第三十九章 铁娘子-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九章 铁娘子

第三十九章 铁娘子2017-11-8 23:44:42Ctrl+D 收藏本站

    走了一系列过场,在摄像机前进行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唐逸一行才结束了教育局之行,一辆辆轿车驶离教育局,唐逸的桑塔纳是最后一个离开的,驶出教育局大院,唐逸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多,拍拍军子肩膀:“喝杯东西解解渴。”

    教育局对面就有一家冷饮店,军子将车停在冷饮店门前,唐逸推开车门,又回头道:“今天不是小娜生日吗?你这就去吧,替我说声生日快乐。”

    军子脸上闪过一丝感激,点点头,在唐逸进冷饮店后,起车驶离。

    冷饮店空调冷气很足,从烈日炎炎的户外走进去,马上全身清爽,座位都是红绿塑料椅,还有绿藤缠绕的秋千式情侣座,唐逸随便找个角落坐下,要了一杯酸梅汤,含住吸管轻轻一吸,一丝凉线沿着喉咙直下脾胃,精神立时一振。

    很快酸梅汤下肚,唐逸结账离开,推开冷饮店的门,唐逸就是一怔,就见教育局大院前市电视台采访车旁,停着几辆挂着检察院牌子的小车,接着就见主持人舒婕钻进一辆小车,然后检察院的车慢慢启动离开,剩下的几名电视台记者互相看看,议论了好一会儿,才纷纷上车。

    唐逸怔住,不是因为舒婕被检察院带走,而是远远的看去,检察官中有一条身影好像很熟悉,好像,好像……唐逸摇摇头,怎么可能呢,恍惚间进了旁边的小饭店,服务员同他打招呼才猛地回神,随即叹口气,既来之则安之,上楼进二楼包间,要菜要饭。服务员小姐听得唐逸只要一盘蟹黄豆角和一碗米饭,有些奇怪的问:“先生,您就一个人?”

    唐逸点头。服务员脸色可就有些不好看,说:“对不起先生,我们的包间不对单人开放,至少四位以上才能坐包间。”

    唐逸虽然不习惯坐大堂。但听到是人家的规矩,还是起身说:“那我去楼下吃。”却听服务员嘀咕:“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要一盘菜还跟大爷似的!”

    唐逸笑笑,也懒得跟她一般见识。出了包厢,正准备下楼,旁边包间门一开,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兰姐穿着吊带红裙。水晶高跟,性感妩媚,突然见到唐逸,兰姐吓了一跳,飞快的回身想进包间。

    “跑什么跑!”唐逸本想和她打个招呼离开,毕竟唐逸也希望兰姐有自己地交际***,但见兰姐见到自己缩头缩脑的小样,就是一肚子火,喊了她一声。

    兰姐站定,转身。送上讨好的迷人笑容:“唐书记。”

    唐逸蹙眉问:“和谁吃饭呢?”

    兰姐声音甜甜地:“小霞,还有一位朋友,三个人,您要不要进来坐唐逸就回头问服务员:“不是说要四个人才能坐包间?”

    服务员也没心思听两人说话,正等得不耐,听唐逸问话翻个白眼道:“人家要了一桌子菜。你自己也要七八个菜的话我就破例让你坐包间!”

    不等唐逸说话。兰姐一下就翻了,瞪着服务员道:“你怎么说话呢?有病吧?”

    服务员也不是善茬。硬邦邦回道:“那我咋说话,就许你横?”

    兰姐杏眼圆睁,大声道:“叫你们经理来,你们这破饭店不想开了吧?”

    听兰姐口气这么硬,服务员倒一下心虚起来,嘴上还是不服软:“是你先骂人的。”

    兰姐还要撒泼,唐逸笑着摆摆手,说:“算了。”回头对服务员说:“去忙你的吧。”服务员忙不迭下楼,兰姐恨恨看着她背影,气哼哼道:“现在地小女孩儿,素质真低。”

    唐逸一阵好笑,不过见兰姐为自己“出头”倒没多大反感,只觉得她狐假虎威起来也挺有意思。

    唐逸就问兰姐:“那个朋友我认识不?要不我进去蹭口饭?”唐逸却是第一个琢磨不会是任铁石吧,听兰姐说过,任铁石资助了一个困难生,与宝儿读同一家小学,与兰姐倒见过几次面,听说还一起吃过次饭。

    兰姐却是想不到黑面神真要同自己一起吃饭,期期艾艾的,脸上有些犯难。

    唐逸蹙眉道:“得啦,那我去大厅坐。”

    “不是,我,我说了您可别骂我……”兰姐吓了一跳,忙拦住唐逸,结结巴巴道:“是,是教育局一个副处长,小霞,小霞参加了考试,笔试,授课面试都通过了,可是最后的,最后的面试他们说小霞太黑,像,像农民,不适合,不适合进市属小学……”

    唐逸啊了一声,原来小霞也参加了这次地教师招聘考核,听说过,小霞是高中辍学,听说以前学习是极好的,作小学教师应该可以胜任。

    最后的面试被刷下来了,想来兰姐就请客帮她活动,唐逸皱起眉头:“不是打着我的名号吧?”

    兰姐恨不得对天发誓,急急道:“哪能呢?是我陪小霞来面试,那个王处长就是面试小霞的主考,我好不容易说动他来吃这顿饭地。”

    唐逸满意的点点头,说:“那就好。”

    “您就一起吃吧。”见唐逸没有见怪,兰姐心里一安,却是马上就想明白了其中的诀窍,既然黑面神没骂自己,说明他对小霞考教师还是不反对的,那么,请他进去吃饭,不管那王处长认不认得黑面神,黑面神只要肯说话,小霞这事儿就算办成了。

    兰姐的那点小心思唐逸又怎么不知道,想想小霞这孩子确实挺淳朴的,也未必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

    唐逸微微点头,兰姐欢天喜地的开门将唐逸让进去。

    圆桌旁,坐着一名胖胖的中年人,看到唐逸并没有起身,却是皱了下眉头。

    小霞见到唐逸忙站起来,说:“唐书记。”

    唐逸摆摆手,就坐了个空位。兰姐美滋滋坐到唐逸身边,解释说:“王处,这是市委唐书记。咱一起吃吧?”

    王处长脑袋大概全是浆糊,却没意识到这个唐书记是哪个,不过对兰姐倒是态度挺亲切,胖脸上挂笑:“你弟弟吧?市委书记?外号挺有意思的。哈哈,哈哈。”

    兰姐干笑两声,也懒得进一步解释,心说你这种副科级小官能与市委书记同桌吃饭。是姑奶奶我给你地面子。

    唐逸不大说话,闷头吃饭,却见王处长目光不时在兰姐雪白的肩头,白皙地小腿上转悠,不由得有些好笑。不想兰姐这根草到了外面,却是人人都当宝,简直成了人见人爱的尤物。王处长肯吃这顿饭,八成就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在兰姐身上沾点便宜吧。

    唐逸坐下后,兰姐就不大理会王处长了,也不再提小霞考试的话茬,而是专心致志伺候唐逸用餐,斟茶倒水,夹菜去骨,照顾地无微不至。

    王处长就有些郁闷。主动提起了这话茬:“夏小姐,你说得那事儿小霞姑娘地学历太低,难度很大啊!”

    兰姐无所谓地道:“难度大就不办了,无所谓。”

    王处长一滞,随即又拿起酒杯笑道:“夏小姐,来。干一杯?”

    兰姐正站起身。够着桌子远角的菜,用卫生筷夹了几片煎红薯片放进唐逸地吃碟。放下筷子,又忙着帮唐逸续上茶水,却是没理王处长这茬儿。

    唐逸微微蹙眉,心说你请的人家吃饭,就算现在用不到人家了也不能就无视吧?过河拆桥,真是市侩到了极点。

    小霞是个淳厚孩子,见王处长尴尬就拿起茶杯说:“王处,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茶水有啥喝的?”王处长不耐的皱皱眉头,将酒杯放下。

    唐逸摇摇头,这人更没啥品,想来方才兰姐虚与伪蛇时也觉得憋闷吧,是以自己一到,就不再给他好脸。

    用过饭,郁闷地王处长一言不发的离开,唐逸和兰姐小霞出了小饭店,兰姐问唐逸:“您回家睡午觉还是回单位?”

    唐逸说:“打车一起走吧。”又对小霞道:“考试的事别愁,回家好好温习功课。”

    正说话,手机响了起来,唐逸接过,却是曾怀民,唐逸就笑:“刚吃过饭,呵呵,蹭了一顿饭,吃的挺好,……不去你那儿了。”

    兰姐听得撇嘴,方才唐逸却是叫兰姐结账,令本以为省下一笔钱的兰姐颇为郁闷。

    曾怀民好像满腹心事,叹口气,犹豫了一下问:“唐书记,听说舒婕被检察院带走了?您当时在不在现场?”

    唐逸微微一愕,说:“不在,怎么?你认识舒婕?”

    “恩,朋友,算了没事,改天再和你聊。”曾怀民挂了电话。

    唐逸看着手机,就有些出神。

    曾怀民调往省城任教育厅副厅级巡视员地消息是在常委会上宣布的,这也是曾怀民最后一次出席安东的常委会,看来他早就有思想准备,散会时笑容满面的与常委们握手话别。

    唐逸早就收到了风,前两天更与曾怀民吃了一次晚饭算是送别,但这时候握着曾怀民的手,唐逸还是叹口气,萧索的感觉涌上心头,在官场,谁又能知道明天自己会怎样?

    曾怀民露出的是真心的笑容:“解脱了,我会跟舒婕在省城结婚,有时间来喝我们的喜酒。还有,谢谢!”用力握紧了唐逸的手。

    唐逸默默点头,或许,这是自己能帮曾怀民争取到地最好结果吧。

    舒婕和曾怀民被双双举报,经查,舒婕在安东的豪宅是父母留下的古董变卖后所得,与曾怀民的经济问题无关,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有了舒婕这么个因头,曾怀民却是被查出了一些经济问题,唐逸帮他争取过,但省城却是执意有人想动他,能全身而退。调整工作进省厅唐逸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赵部长吗?唐逸望着曾怀民远去的身影,慢慢点燃了一根烟。

    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回头。是小凤市长,“别忘了一会儿地碰头会。”

    唐逸轻轻点头,在曾怀民被调离地过程中,小凤市长又是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呢?田朝明满口答应帮自己尽力争取。实际上他又是怎么运作地呢?古忻明,刘书记呢?

    一个个疑问涌上心头,唐逸知道,在包衡调往中组部后。唐系在辽东的影响力越发微弱,而自己,对省城的局势也看不大清了。

    小会议室,唐逸,小凤市长。忻明书记,齐茂林,金向阳,毛海山,钱一鸣七名常委参加了碰头会。

    古忻明首先发了言,对曾怀民在安东地成绩作出了肯定,对他的调离表示了惋惜,跟着又提议唐逸书记暂时将曾市长的工作抓起来,等省委确定新的副市长人选后再重新调整工作。

    他说地是“副市长”而不是“常务副市长”,然后笑着道:“关于常务副市长人选。我和小凤市长已经向省委提名唐逸同志担任,省委批复同意,等接替怀民市长的人选到任后,一块在人大表决。”

    “当然,新的副市长虽然不会是常务,但还是会进常委的。”古忻明笑呵呵看了小凤市长一眼。目光里地含义大家都明白。安东历史上,政府方面第一次出现了非常务副市长的常委。

    曾怀民被拿下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小凤市长的因素。但古忻明在里面是肯定不会起好作用的,而新的副市长会是亲近古忻明还是小凤市长却是个未知数,省城,大概也在进行着新一轮地角力吧。

    唐逸对自己会担任常务略有耳闻,谦逊了几句,请小凤市长以后多多关照。

    散了碰头会,已经将近七点,出了小会议室,毛海山走快几步和唐逸并肩而行,笑呵呵道:“明天去钓鱼怎么样?临江市有一家鱼池,环境挺好。”

    唐逸微微点头,去散散心也好。

    毛海山又感慨的说:“有人说钓鱼是满足人们的欺骗**,所以人类才会乐此不疲,虽然尖刻,却很有道理啊!”

    唐逸笑笑:“毛书记,你越发像哲学家了。”毛海山一拍脑门,也哈哈大笑起来。

    出了办公楼,刚刚坐上军子的车,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陈达和,约唐逸喝酒,唐逸爽快的答应。

    桑塔纳开往新华酒店的路上,唐逸拨通了田朝明的电话,“田叔,我唐逸。”

    田朝明语调很亲切,笑道:“什么时候有时间来省城看看我这老家伙?”

    唐逸说:“过几天吧,跟卫兵说好了,下周去和他聚聚。”

    田朝明爽朗的笑:“那很好嘛,你们年轻人就应该多联络,小逸,你可得帮我多说说他,就当自己人,说深说浅都没关系。别看他比你大了几岁,比你可差远了。”

    唐逸只好谦逊。

    田朝明自然知道唐逸打电话的用意,最后叹口气说:“安东最近发展很好,人事上方方面面关注的很多啊!”

    唐逸就明白,新常委地人选还没定下来呢,安东发展迅猛,争这个位子的人就多,关注的省委领导也多,人选就有些难产。

    现在安东韩国城的建设已经进入中期,再有几个月就能竣工,至延山高速的建设进度也很快,看起来能在韩国城竣工前通车,而经合区的几家大型企业已经开始试生产,中小企业更是红红火火,诺基亚生产基地正式落户安东,已经开始了一期工程地筹备。

    形势一片大好,自然成为省里注目地焦点。

    不过自己的风风火火倒惹得爷爷批评了几句,说自己“风头太劲,不好”。当然,爷爷是笑着下评语地,听得出,老太爷对自己这个孙子是很满意的,甚至很有些自豪,二叔都打电话来抱怨,说老太爷偏心,用衡量你的标准来看我,批评二叔没有建树。

    唐逸琢磨着。老太爷的批评也对,在那些很注意自己的京城大佬眼里,自己怕是成了经济超人。刚刚上任不到一年就搞出这么多项目,将安东搞得风起云涌,自己都觉得有些脚下无根的感觉,饭。是要一口一口吃的。

    结束了和田朝明地通话,桑塔纳也稳稳停在了新华酒店的金色玻璃转门前,唐逸边推车门下车边道:“将车送停车场,你也来喝两杯。”

    新华酒店的停车场就在酒店大楼东侧。距离玻璃转门十几步远,军子恩了一声,拽了下后视镜,随即向后看去,急急地说:“哥。你看看停车场那边儿,邱四儿好像出事儿了。”

    邱四儿是陈达和的司机,原名唐逸不大记得,只知道陈达和喊他邱四儿,好像很得陈达和信任,有一次酒桌上陈达和特意叫邱四儿进来敬了唐逸一杯酒,由此可见在陈达和心目中,邱四儿是百分百的自己人。

    唐逸转头向停车场看去,果然,是陈达和的车。邱四儿刚刚从车上下来,就被几名穿着深蓝制服地检察官围拢,为首的检察官掏证件问他问题,邱四儿很慌张,却也见到了刚刚下车的唐逸和军子,马上大喊:“军子。军子。来!啊,唐。唐书记!”

    军子见唐逸点头,就快步跑了过去,玻璃门旁迎宾服务员认得唐逸,对唐逸车后狂按喇叭的皇冠瞪眼喊道:“消停消停!”

    和一些星级宾馆一样,新华酒店玻璃转门前是单行坡道,前一辆车离开,后一辆才能顶上下客人,日本皇冠车在当时地安东可是有点扎眼,能开得起皇冠的自然是牛人,本来见前面桑塔纳不动就有些上火,更见服务员小弟都敢冲自己大声喊,车门一开,下来两个胖男人,骂骂咧咧就朝小弟走过去,一胖子劈手就给了小弟一嘴巴,骂道:“妈的作死啊,再叫?再叫老子整死你信不?”

    服务员捂着脸看唐逸,唐逸蹙眉,却见那边军子和检察官们搭上了话,回头对小弟道:“打电话报警。”

    “哎!”小弟就想跑回大堂打电话,胖男人骂道:“报你妈啊!”一脚踢在小弟腰眼,将小弟踹了个跟斗,更回头骂唐逸:“你他妈有病吧?快把你破车开走!”

    另一名胖男人却是叽里呱啦说了一通韩语,看起来也不是客气话。

    大堂里面的服务员都跑出来,他们大多识得唐逸,眼见那粗鲁的男人去拽唐逸脖领子,有个挺爱惹事地服务员大概是愤青类型,冲过去就是一脚,立时场面就混乱起来,拉架的有,动手的有,老成持重喊“这是市委唐书记”的也有。

    “住手,都给我住手!”清脆的喊声有着说不出的威严,服务员们回头看,却见旁边多了几名穿着深蓝制服的检察官,忙都停了手,两个胖子已经鼻青脸肿,那会说国语的胖子捂着脸喊:“快,快把这些暴徒抓起来!”

    唐逸却是怔怔看着为首的女检察官,再说不出话。

    深蓝色的检察官制服,苗条地身段,飘逸的风姿,容态殊丽,婀娜秀洁,一鼙一动,无不优雅秀美,此时的她神态严肃,那女检察官独有的威仪更为她添了几分难言的迷人。

    陈珂,竟然是陈珂。

    “去打电话报警!”陈珂话音刚落,一名检察官就匆匆跑进了大堂。

    军子凑到了唐逸身前,低声说:“邱四儿犯事儿了,收受贿赂,没办成事儿,人家将他告了,这是市检察院反贪局的检察官,带队地是侦查一科科长,姓陈,外号铁娘子。”

    唐逸微微点头,看了眼垂头丧气在一旁发呆地邱四儿,又看看陈珂,铁娘子?唐逸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陈珂回头对唐逸道:“唐书记,借一步说话?”她身后的检察官就有人惊讶地看向唐逸,那是不识得唐逸的。

    唐逸和陈珂一前一后,拐到酒店大楼的角落,停下脚步。

    唐逸看着陈珂就笑:“小丫头,怎么来安东了?”

    陈珂却是满脸严肃,说:“组织分配,唐书记,咱们还是谈谈邱四儿的案子吧,刚刚您的司机说。邱四儿车里那两厢中华烟是您送给陈达和副局长的,是吗?”

    唐逸点点头,恍惚间。眼前一脸正气的陈珂,好像在渐渐离自己远去,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陈珂说:“谢谢唐书记。”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唐逸默默跟在陈珂身后。本来想问问她邱四儿的案情是不是会牵连到陈达和,现在却再问不出口。

    回到玻璃转门前,服务员已经散去,那两名胖男人正抓着一个检察官诉苦。陈达和大概得了信,也下了来。

    陈珂挥挥手,和几名检察官带着邱四走向停车场,上了车,扬长而去。

    陈达和见唐逸对自己使眼色。强忍着没有说话,看检察官走远,不由得骂道:“太不像话了,抓邱四儿也不跟我打声招呼,还将我放眼里吗?”

    唐逸笑笑:“循例调查而已,你急啥?”

    陈达和伸手,唐逸就将手机递给他,陈达和拨号,听起来是找检察院副检察长,反贪局局长穆检。电话里就发起了牢骚,说了好一会儿,挂了电话道:“这个老穆,就是会找借

    唐逸摆摆手,最近安东地局面扑朔迷离,邱四儿的事很难说是突发事件或是有人蓄意对付陈达和。有没有提前通知陈达和却无关紧要。

    “唐书记。我看那个带队的陈检挺面熟地。”陈达和皱眉思索,却是想不起。

    陈珂在镇上时还是个青涩的苹果。本来就跟陈达和接触不多,如今蜕变为一名英气逼人的检察官,陈达和却是根本就认不出了。

    唐逸就笑:“听你刚才问穆检她的来头,怎么说?”

    陈达和撇撇嘴:“说是本来挂在宁边地检察官,破了几个大案子,半个月前从省院下来,任反贪局侦查一科科长,年纪小,名气不小,被省院几次通报表扬,辽东检察系统大多知道她这个铁娘子。”

    随即不屑的道:“我就不信她这个小丫头片子能有啥本事。”

    唐逸笑笑不语,转身向酒店里走,那胖男人却拦住他,说:“你不能走,等警察来说清楚再走!”

    陈达和就一皱眉,问唐逸:“这俩谁啊?”

    唐逸摇摇头:“谁知道,跟服务员发生了一点冲突,刚刚报了警。”

    陈达和正满肚子火气,见那胖子纠缠不休,过去就想伸手抽他一大耳刮,但看了眼唐逸,就悻悻缩回手。

    军子凑过来,和两个胖子说他留下和警方作笔录,胖子见陈达和凶神恶煞的表情,不情愿的点头,唐逸却是没了喝酒地兴致,跟陈达和交代一声,自顾打车回家。

    第二天唐逸才知道,那两个胖子却是有些来头,一个是南方某集团公司的副总,一个是韩国商人,不管陈达和怎么恐吓,就是要告酒店服务员行凶打人。

    邱四儿的案子也有了眉目,却是一名市局联防员,送了邱四儿一万块钱,邱四儿答应帮他转正,但迟迟没有音信,联防员就向邱四儿讨钱,邱四儿赖着不给,这才使得联防员一气下去检察院告了邱四儿。

    两名商人的事倒是好解决,毕竟是他们先动的手,真闹上法庭地话,也不用自己作证。只要军子出面作证人,不管这俩商人有什么关系,想来法院也不敢徇私舞弊。

    邱四儿的事却是很令唐逸伤脑筋,虽然陈达和没啥大毛病,更不会有啥经济问题被邱四儿掌握,但陈达和这个人小毛病不少,想来进娱乐场所风流不会太避忌邱四儿,这种问题,可大可小,真被人死咬着不放,则会名誉扫地,对仕途影响很大。理论上邱四儿不会乱说话,但现在非常时期,曾怀民刚刚垮掉,难保不会有人拿邱四儿作文章来搞臭陈达和。

    周六下午唐逸倒是赴约与毛海山去临江钓了一下午鱼,晚上回到家,用过晚饭唐逸就早早回了卧房,拿着电话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拨通了陈方圆的电话。

    “唐书记,有事儿?”听到唐逸的声音陈方圆很兴奋。

    唐逸恩了一声,说:“陈珂在安东的电话是多少?我想和她联系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