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春夏之交-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八章 春夏之交

第三十八章 春夏之交2017-11-8 23:44:40Ctrl+D 收藏本站

    狗肉锅热气腾腾,香味四溢,陈达和吃的赞不绝口,唐逸只是浅浅尝了一块,就将注意力放在了蔬菜冷拼上,菠菜炸辣子,很是爽口,对肉类,尤其是狗肉等一些看似聪颖动物的肉,唐逸本来就不怎么碰,这两年下来,更是对海鲜畜肉兴趣大减,有时候也在想,或许几年后,自己会慢慢变成素食者吧?

    陪陈达和来吃狗肉,主要还是不想扫了他的兴致。

    郭士达恭谨的为唐逸倒酒,他现在可是真正见识了唐书记在市委的能量,传言不虚啊,自己不过去唐书记家里坐了坐,没几天,市委组织部就下来了考察组,组织部里自己的熟人也传出了风,自己有很大可能被提为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如此种种,使得郭士达不得不对唐逸死心塌地的佩服。

    唐逸浅浅酌了一口酒,笑着问郭士达:“宽城县城很热闹嘛,八点多,开门营业的商店很有一些,看来私营经济发展的不错。”

    郭士达说:“杨县长抓经济还是很有办法的,就是亲族观念太强,才会铸下大错唐逸却是想不到他敢于为一个刚刚被撤职,而且自己很可能顶替他位子的干部说话,深深看了郭士达一眼,说:“私营经济的发展是衡量一个地区经济指标的重要一环,从前年起,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和全国工商联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等机构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问卷调查,今年的问卷调查在进行中吧?可不能小视这每年一次的问卷调查啊!”,w1U3s7h-

    郭士达连连点头,他自然知道唐书记年纪轻轻身居要职,背后定是有很深的关系网的,从他嘴里透露出的每一点信息自己都需认真琢磨。

    “银耳什锦!”,门帘一挑,俏丽的老板娘端着一盘凉菜进来,郭士达忙接过,亲自摆在唐逸面前。这菜是唐逸点的,老板娘诧异的看了眼唐逸,又看看郭县长,虽然郭县长只是个挂名副县长,没有什么实权,但毕竟是县领导。这么巴结一个年轻人,使得老板娘猜度起唐逸地身份,心说莫非是市委哪位领导家的公子?

    唐逸看着面前这盘什锦银耳,心中突然就有些失落,点点头。喃喃道:“什锦银耳,恩,什锦银耳。”

    陈达和却是笑道:“是拆的罐头吧?延山陈家坨那罐头厂的罐头?”

    老板娘娇笑道:“这位大哥真识货,银耳什锦就属这家罐头作得好,作了好几年的老字号呢,其它罐头厂现在一窝蜂也上,但味道就是不纯。”

    唐逸拿着筷子有些发怔。慢慢夹起一片银耳放进嘴里,咀嚼。

    “小家伙儿,你是在将我的军啊,将我地话写入建议书里,我不同意的话那不就是反对我自己吗?”。自己抓住一名明艳绝伦的少女笑骂少女破罐子破摔,理直气壮扬起小脑袋分辩:“我这是活学活用!”

    自己“噔”一下。弹了她响亮的一个爆栗,在她呲牙咧嘴的时候笑着离去,只留下恨恨看着自己背影地明艳少女。*

    喝了口酒,有些苦。

    陈达和夹了一块银耳,赞叹道:“这点子,是唐书记想出来的呢!”\

    郭士达诧异的看了唐逸一眼,他知道唐逸在延山作过县委书记。却是想不到延山的经济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杨县长,马涛马县长来了,在隔壁,您要不要过去看看?”出门前,老板娘好心的提醒郭士达,老板娘虽然识得许多县里的头头脑脑,但郭士达刚刚被考察不久。尚未传出他会被提拔地风声。而熟悉宽城官场的人都知道,杨大海倒了。肯定是马县长上,老板娘对平日话不多,为人谦逊的郭士达很有好感,是以才好心的提醒郭士达i

    郭士达说:“免了吧,我这有贵客。”

    老板娘就退了出去,却是想,郭县长就是不懂得变通,在一个馆子里吃饭,都不知道同马县长套套近乎,也难怪这个副县长作得窝囊,几个局的头头提起他都不怎么放在眼里。唐逸慢慢咀嚼银耳,心思没在这里,陈达和皱眉道:“士达,怎么还跟在部队上一样倔,哪能当不知道呢?我看,咱们一起去敬杯酒。”

    郭士达摇摇头,颇为坚持

    陈达和也看出了因头,就问:“死对头?”

    郭士达看了眼唐逸,见唐书记心事重重,似乎没在意两人的谈话,就说:“谈不上,不过马涛这个人,我不想和他拉上什么关系。”

    场面上地正常交际都不愿意,陈达和自然猜出这里面有隐情,郭士达不想说,陈达和也就不再问,举杯道:“不去就不去,喝酒。”又笑道:“唐书记,别老想公事,今天放松一天成不成?”

    唐逸回神,歉意的笑笑,就举杯和他们碰了一杯-

    随意的尝了几口菜,唐逸却是想起一件事,问陈达和:“任铁石最近表现怎么样?”对这个任铁石,唐逸总是有些不放心,直觉上他会给陈达和制造一些麻烦。

    果然陈达和微微皱起眉头:“这小子,最近顾占东挺得意他,前天的局党委会特意点名叫他参加。”

    唐逸没有说话,任铁石是很有些个人魅力的,尤其善于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的清廉刚正,自己当初可不是险些被他蒙蔽?看来需要给顾占东提提醒,不能令任铁石有翻身的机会。郭士达不愿意过去打招呼,马涛却是得到信自己凑了过来,陈达和要去洗手间,郭士达领路,两人刚刚走出包厢,迎面就撞到了马涛。

    马涛喝得有点高,脸涨红,瞪着郭士达道:“士达,行啊。高升啦?以前我可看错你啦,都说我马涛奸诈,我看你郭士达比我还奸诈,背后捅刀子地本事不小啊!”

    郭士达板起脸看看四周,沉声道:“马县长,注意影响。”

    马涛一脸冷笑:“影响?我告诉你郭士达。有我在县委的一天,你就别想起来!”

    陈达和听得一个劲儿皱眉,哪有个县领导的样子,不过也听得出,两人关系极为恶劣。有点苦大仇深的意思。

    老板娘刚好端了一盘菜上楼,见状忙将菜交到服务员手里,过来劝:“哎呦,两位领导,咱进去说,你们都是尊贵人,别吓坏了其它客人。来进屋说。”

    !

    推推搡搡将马涛和郭士达推进包厢,陈达和无奈的跟了进来。

    唐逸听到了外面的吵闹,本来不想理会,但马涛进了包厢,却是不理都不成。

    老板娘还在劝马涛:“马县长,算了算了。啥大不了的事儿,来馆子喝酒就是图个乐呵,闹得不愉快干啥?”她有所耳闻,马涛几次给郭士达下绊子整治郭士达,两人一直不和,以为现在马涛又借题发挥,找郭士达麻烦呢。她对马涛耍酒疯已经习以为常,说起来,有些农村乡镇提上来地干部,喝点小酒,啥鸟样她没见过?马涛却是一进屋就见到了唐逸,脑袋嗡一声,立时满头冷汗。酒意醒了七八分。“唐,唐书记。”马涛结结巴巴打招呼。

    唐逸笑笑。作个请坐地手势:“坐,都坐!”抬头说:“达和,你不去洗手间吗?请老板娘带你去!”一直对郭士达不依不饶的马涛顷刻间嘴巴好像被人缝死,乖乖坐下,郭士达也在另一边坐好。

    老板娘领陈达和出了包厢,就悄悄问:“大哥,里面那位是谁啊?我看马县长和郭县长都挺怕他,是孙老书记地孙子?不对啊?那马县长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吧?”

    陈达和呵呵一笑:“是市委唐书记,你说他们怕不怕?”

    市委书记?老板娘脑袋出现了暂时的停滞,这也太年青了,而且,又那么俊俏?老板娘不是啥正经人家,嘴里就有点流口水,能和这样的小哥睡上一宿,这一辈子才叫没白活呢。#

    陈达和和老板娘回包厢后,就见唐逸与两位县长谈笑风生,马涛和郭士达脸色也都缓和下来,恭恭敬敬回答唐书记的问题。

    唐逸似乎谈得兴起,见老板娘跟了进来,就对她招招手,说:“刚好,谈到你们县地私营经济呢,你作为一个私营主,也谈谈感想,就从你自身经营感受出发,觉得政府的工作还有哪些需要改进的?不要有顾虑,大胆的说。”`+

    被唐逸笑眯眯看了一眼,久经人事的老板娘脸竟然有些热,绞尽脑汁地想,希望能给这位年青的书记提供点帮助,憋了半天憋出了一句话:“我吧,我本身,我觉得政府机关最好不要赊的账一年一结,像我这店有时候都周转不开,更别说其它小店了,我看月结就挺好。”,

    唐逸哑然失笑,这个年代,能拉得动政府机关公费吃喝的饭店可以说都很赚钱,就算是赊账,那些饭店哪个不是趋之若鹜?当然,也有小饭店因为公费赊账周转不灵倒闭,但那是极少的特例,大多发生在乡镇。

    这个老板娘,还真有些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架势。

    唐逸微微点头:“这个问题的根源还是公费消费这四个字上,公费招待,不是给领导干部大吃大喝,要严把招待费报销关,堵住公费消费地黑洞。”

    马涛和郭士达连声附和,马涛瞪了老板娘一眼,老板娘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讪讪的帮几位领导倒了杯酒,退了出去。

    说了会话,马涛识趣的告辞,唐逸看看表,却是十点多了,陈达和舔着脸笑:“吃了一身汗,唐书记,咱去蒸个桑拿?”唐逸摆摆手,现在不同于延山,任何时候自己都要自律自爱,休闲娱乐场所,还是避而远之为妙,尤其和陈达和在一起,他十九就会搞些小妹来按摩搓澡等名堂。

    离开宽城前,唐逸示意陈达和与郭士达私下聊了几句。主要就是了解郭士达与马涛的恩怨,回去的路上,陈达和就呵呵笑道:“这可真叫十冤九仇,士达复员就进了政府,和马涛一个科室,两人一起追士达的爱人。士达追到了手,一起竞争副主任,又是士达争了先,从那儿就作下了仇,马涛这些年靠得杨大海挺近。一直给士达小鞋穿,我看啊,他们俩这疙瘩不好解开。”

    唐逸恩了一声,就不再理这茬儿,扔给陈达和一根烟,说:“任铁石这人不简单。”

    陈达和点上烟,点了点头。

    客厅灯光明亮。唐逸倒有些诧异,进了客厅,却见健身房地门敞开,兰姐穿着性感的红色紧身健身装,身子被裹得紧紧的,诱惑的身段前凸后翘。曲线诱人,膝盖下,露出雪白的两截小腿,正作出一个个比较有难度地瑜伽姿势。5x4R8S6Z2x!P

    唐逸咳嗽了一声,兰姐正扳着性感的雪白小脚向头上放,听到咳嗽声回头,吓得哎呦一声。摔在了垫子上。

    唐逸无奈地摇头,回身坐到了沙发上,不一会儿兰姐就出了健身房,忙着给唐逸泡茶,期期艾艾的说:“我,我以为您不回来呢。”

    唐逸问:“没去看宝儿?”

    “恩,和宝儿说好了。以后一三五去陪她睡。唉,这孩子。现在不喜欢跟我一起睡了。”唐逸笑笑:“总有长大的一天的。”

    难得黑面神心平气和与自己聊天,兰姐颇有些受宠若惊,说:“可不知道她长大后漂亮不漂亮。”

    “很漂亮,很漂亮地……”唐逸叹口气,慢慢拿起了茶杯。

    “唐书记,我帮您泡泡脚吧?”兰姐见唐逸今天态度和蔼,觉得机会来了。

    唐逸摆摆手,现在他真的有些累,作作足部按摩解解乏也不错,但正思及长大后的宝儿,突然意识到兰姐乃是自己前世地岳母,虽与今生无关,但叫兰姐给自己按摩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不过想想,前世时和兰姐没见过几面,却不知道她这般好吃懒做,想着又有些好笑,看看拘谨地坐在自己旁边地兰姐,唐逸温言道:“兰姐,去睡吧,刚做完运动,歇会汗再洗澡,不然对身体不好。”此时心态地问题,话里就有几分尊敬。兰姐刚刚想给自己泡杯茶,正拎起暖壶向茶杯里倒热水,突然听到唐逸略带些尊敬关怀的说话,身子就是一抖,“啊”一声,热水就倒在了茶几上,唐逸刚刚放茶几上的一份报纸马上湿透。

    “啊!”兰姐手忙脚乱的放下暖壶,拿起报纸抖,却又将水溅了唐逸身上。

    唐逸无奈的摇摇头,径自起身上楼,听得兰姐还在后面诚惶诚恐的喊:“唐,唐书记,两分钟,两分钟我帮您晾干……”

    唐逸回头瞪了她一眼:“自己看吧你!”

    被黑面神训斥一句,兰姐心里反而舒坦起来,浑不似刚刚听黑面神关怀话语时地满身不自在,兰姐拿纸巾慢慢擦拭着报纸上的水,却也有些瞧不起自己,真是天生丫头命,一句好话都受落不起-想到,没听林国柱同自己提过这事儿的话头,更想起白燕要自己同林国柱保密,难道她没和国柱讲这事儿?在林国柱汇报工作时唐逸就随意的问道:“国柱,你家里经济最近没啥问题吧?”.

    林国柱一愣,说:“没有,怎么,唐书记需要钱周转?”他心思敏锐,一般人无端端问起别人的经济状况,大半是为了借钱,虽然觉得唐书记手头拮据地可能性微乎其微,林国柱还是张嘴问了一句。唐逸摆摆手:“不是!那没事了。”心说白燕看来还真是瞒着她爱人了,这个年代双职工家庭,好似白燕和林国柱这种好单位,会过日子的都有几万块的存款,是以唐逸开始对这事没怎么往心里去,但见白燕分期向自己偿还,唐逸却是猛地醒过味,她不同爱人商量的话,这些钱只怕是东借西凑。不知道多伤神呢。

    想起与白燕的第一次见面,一次次的误会,唐逸无奈的摇摇头,两人地误会好像很大责任在自己,虽然白燕确实草包了点,最大的误会还不是因为那次在柜子里自己犯错?这才使得白燕一心以为自己是个色狼书记。再有什么纠葛她也就不会朝好地方面想。

    恩,是时候缓解一下和她的关系了,只是怎么缓解,还真是有些伤脑筋。!

    这一次唐逸很守时,六点十五就到了安大东门。白燕却是没到

    军子开车离开,唐逸点了一颗烟,刚吸了几口,却见一辆警车飞快驰来,到近前慢慢减速,最后停在唐逸身前,一身绿警服。英姿飒爽的白燕从警车里钻出,手里拎着个纸袋。

    白燕走过来,将纸袋递给唐逸,说:“数数,三千块,我还欠你四千七百块钱。再给我几天时间。”

    唐逸接过纸袋,说:“我算下,开始是给了那个周先生一万,后来给你的是………”

    “两千七。”白燕记得很清楚。

    唐逸哦了一声,就从纸袋里数出一千七百块,递给白燕,说:“接着。咱们的账就算清了。”

    白燕一愕,疑惑地看着唐逸。

    h

    唐逸笑笑:“其实我也应该承担一半责任地,一万两千七,一人一半就是六千三,你上次给了我五千,这次一千三,刚好清帐。”

    白燕看着唐逸。不知道这色狼书记又打什么鬼主意。但看色狼书记倒是一脸端正,眼神也很清澈。白燕告诫自己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能中他地圈套。

    唐逸举着钱,微微蹙眉:“接着啊,人家都看呢,再被人影了像,上个小报啥的,大标题公安接受贿赂,我被抹黑不要紧,你们市局的形象放哪里摆?”白燕就接过钱,却见唐逸摆摆手转身离开,思量了好久,终于喊道:“唐书记。”

    唐逸回头,白燕跑上两步,颇有些难为情,犹豫了一下说:“其实,其实没用那许多钱,修车时就用了几百块,还有周先生那里,退回了一千多块。”说着话俏脸就有些红,色狼书记固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自己占人家便宜,好像也挺无赖地。

    唐逸摆摆手:“算啦,就当给国柱发奖金吧。”

    “那怎么成?等我算算,一人一半的话应该是……”白燕皱着眉头算数,却是越算越糊涂,就说:“等等,我去车上拿纸笔。”说着就跑回警车。+\

    唐逸摇摇头,见来往行人甚多,不时侧目看过来,走过去问白燕:“你今天值班?”

    白燕恩了一声,在警车里翻了许久,却是找不到纸笔,目光瞥到大学路上那一排小餐馆,白燕说:“唐书记,你等等,我去借纸笔。”

    唐逸看着这个风风火火的刑侦队长,心里叹口气,当初自己怎么会有提她跟任铁石斗的想法呢?眼光实在有些差。

    “走吧,我请你吃饭,你到时候再好好算算这笔帐,不用急!”唐逸指了指马路对面一家小餐馆,就走了过去。,Uf-V*~-Y:白燕就蹙起秀眉,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餐馆虽小,五脏俱全,倒是用木板扎出了两个小雅间,唐逸和白燕要了靠窗的雅间,进去坐下后,服务员倒茶,唐逸就和她借纸笔,又随便要了两盘炒菜,两碗米饭。

    在米饭炒菜没送来前,白燕算出了结果,一人一半的话每人承担四千二,但因为退回了四千三百块,所以白燕应该付给唐逸八千五,白燕又将那一千七交给唐逸,说:“我还欠你五百块,明天给你。”

    唐逸微微点头,白燕就站起来,说:“唐书记您慢慢吃,我先走了。”看着满脸警惕的白燕,唐逸不由得苦笑,点点头,白燕转身走了出去。

    唐逸自己自然是吃不了这许多饭菜地,将一碗米饭一盘菜吃掉,另外两盘菜和米饭却是没动,要服务员打了包.出了餐馆,打车回家-x

    知了在树上噪杂的叫嚣,令烈日下的行人更加浮躁。六月的安东热浪袭人,车流似乎也变得慵懒缓慢。

    唐逸穿着短袖黑衬衣,在一大票干部的陪同下巡视教育局面试现场,市电视台派出了报道组,由市电视台的明星主持人舒婕带队,舒婕穿着一件碎花吊带裙。飘逸洒脱,她手拿话筒,紧紧跟着唐逸地步伐,她身后,是扛着摄像机地摄影记者。文字记者以及几名助手。

    虽然希望小学尚在建设中,但安东市面向社会的教师招聘考核却已经接近尾声,毕竟就算最终聘任的教师,也要进行短期的上岗培训,这次的教师招聘,不仅仅是招聘希望小学教师,因为响应市委市政府和教育局的号召。一些市属中小学地教师也甘愿下到贫困山村的希望小学任教,是以市属中小学也出现了空缺的教师岗位,不得不从社会暂时进行招聘,当然,招聘的教师多为临时工,尽管如此。竞争却是极为激烈的。

    同时间建造三十五座希望小学,这在全国都是第一遭,虽然市委宣传部并没有怎么大做文章,市电视台还是派出专门地摄制组,连篇累牍对安东希望工程的大手笔进行深入报道。

    毛海山走在唐逸身边,此时地他无疑是极为得意地,被发配分管文教卫。却不想马上就遇到这么件值得大书特书的政绩,虽然从希望小学地策划,到拉资金,搞教师招聘都是唐书记牵头办下来的,但唐书记这人不怎么爱出风头,一转眼,这些成绩就成了扶贫办。团委。教育系统等多家携手地成果,看着跟在身后那些团委。市委办等黑压压的一票干部,想来这些人的心思跟自己一样吧,那就是唐书记这人愣是要得。

    虽然天气很热,但现在唐逸无疑心情很舒畅,不仅仅是为了希望小学一座座落成,自己终于能够作出了一些实事,更重要的是林业局的东风一号桃树苗已经在山区被推广种植,虽然短时间很难令这些山民脱贫,但最起码,可以略微提高他们的收入,一定程度上解决他们地温饱问题,山坡地,听说种上八亩地的收成仅仅能维系一家三口人家的口粮,算上种子钱,却是真的有些得不偿失。

    令唐逸舒畅的还有老妈蒸蒸日上的事业,注资诺基亚的成功,更有HY图形操作系统地席卷全球,与IBM,苹果等捆绑销售的HY大受用户欢迎,单独发售的渠道商货架更是连连告竭,多款基于HY的软件游戏已经面世,形势一片大好,就算微软现在推出WINDOWS95,却也输在了起跑线,而老妈新组建的软件公司正在紧锣密鼓的开发HY2.0,力争永远站在技术的最高点。

    老妈却是打来电话说,微软高层与她联系过,商讨合作地可能性,其实想起微软那庞然大物,唐逸也很是头疼,只叫老妈自己看着办,其实就算最后败给微软,也不过将最初地几千万投资输掉而已,倒也没什么大不了。

    至于自己的小商业王国,纽约大酒店联盟,也已经成功登陆四小龙城市与泰国曼谷,露丝电话里惯常会挑逗少东几句,唐逸时常想,幸亏现在不是网络时代,不然与露丝视频通话,怕是她会给自己跳上几段**地脱衣舞,不过对于露丝的勾引,唐逸却并没有什么反感,她就是那开放的性格,并不是指望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小凤市长已经在与诺基亚进行最后的谈判,北京诺基亚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已经正式成立,其大型G**系统和终端的生产基地却是有相当大的可能会落户安东。

    其实有时候唐逸琢磨,在老妈身价倍增之际,美国中情局怕是早已经将老妈的身份查得底掉,但老妈虽然是红色家族媳妇,却很早就拿到绿卡,一直在美国生活,美国政府高层和中情局对老妈的感情想来是复杂的,既希望和老妈进行接触,或多或少的影响红色中国,甚或希望老妈真的喜欢美国的民主制度,到必要时,曝光老妈的红色背景,也可以宣传他们的自由民主是多么令人向往,红色中国的红色家族成员,在华尔街取得巨大成功,这消息无疑是轰动性的。当然,这个必要性就值得探讨了,或许是红色中国的保守派重新取得政权,与西方进行新一轮意识形态的争论,或许是他们认为曝光老妈的背景能获得巨大的利益,总之,老妈的身份背景无疑是中情局和美国政府的高度机密。

    当然,想来现在中情局和美国政府对老妈经济帝国的形成也会持有警惕态度,这也是老妈及早的将一批资金转入免税区的原因,则以后维京群岛的华逸投资天文数字的资金增长再不受美国政府监控。

    当然,现在留在美国的资产也是极为庞大的,华逸基金及其旗下的分公司市值过百亿,而老妈自己的资产大约在三四十亿上下,老妈和自己的想法相同,华逸基金及其控股公司稳步发展,真正赚钱的投资当然交给维京群岛的华逸投资。

    对于老妈的安全,唐逸也考虑过,虽说处于老妈这个层次的人,就算身居所谓的民主国家,同样早已脱离法律监管的范畴,无论哪种政体,公平都是相对的。

    但老妈身份特殊,美国的中情局同样更是世界上最嚣张,最肆无忌惮的黑帮,只要他们认为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就算是比尔盖茨他们也照下手不误。

    监控老妈,这点是肯定的,但老妈身边不但有强悍的雇佣兵,中情局等退役特工保镖,更有神秘的红色护卫,想来中情局对老妈的监控也不能真正碰触到老妈的机密。^

    而老妈的身份也很敏感,中情局应该不敢轻易作出什么举动,一来对中情局,对美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二来甚至可能会影响到中美关系。而影响中国,遏制中国才是美国恒久不变的国策,不管用词怎么变化,“战略合作伙伴”也好,“竞争伙伴关系”也好,其实美国人一直在做的就是八个字:影响中国,遏制中国。,当然,对于老妈接触电脑信息业,美国方面应该会感到不安,但老妈未雨绸缪,因为美国政府机构采购电脑,老妈趁机将HY源代码对美国政府开放,这应该能令他们安心。至于美**方喜欢在计算机里设置后门,想来也只能在硬件上下功夫了,幸好本来大多数后门就是设置在硬件里的,是以老妈进军软件业他们不会太过干涉,如果老妈买下IBM进军计算机实业,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间又一间办公室,今天是面试考核,在办公室外等待的考生们好像被驱赶的鸭子般四散闪躲,惊讶的望着这一行黑压压很有气势的人群。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