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误会啊误会-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六章 误会啊误会

第三十六章 误会啊误会2017-11-8 23:44:38Ctrl+D 收藏本站

    常委碰头会,望着墙上庄严地红色党旗,唐逸拿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

    宽城杨副县长被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已成定局,宽城公安机构也面临着一场风暴。周局长被免职。市公安局督察处已经派出督察组进驻宽城县局,对宽城县局进行彻底地整顿

    不管古忻明怎么想,认为自己在一步步扩充羽翼也好。打击齐茂林也好。唐逸都不在乎,有所为有所不为,在大是大非上唐逸从不退缩。有时候。这又是一种官场上地人格魅力。

    齐茂林脸色铁青。方才小风市长对市委组织工作提出了批评,直接质问钱一鸣,杨大海是怎么一步步被提拔上县委常委的重要岗位上地,组织程序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钱一鸣心里委屈。不时去看齐茂林,齐茂林板着脸,一口口地喝着茶水。

    小风市长翻了会儿材料。略微放缓语气,问钱一鸣:“一鸣部长,杨大海是由谁提名地?组织部又是谁负责考察的?”

    钱一鸣翻开笔记本溜了几眼。说:“是常务副部长李贵成提名。考察工作也是李部长负责。”

    王小风挽了挽鬓角的秀发,说道:“听说对于杨大海地升迁组织部内当时也有反对意见?”

    钱一鸣点点头:“何亚坤部长提出过反对。但我没有重视他地意见.,我愿意承担责任。”

    王小风摆摆手:“怎么能怪你呢?是考察把关不严,主要问题还是出在李贵成地身上嘛!”

    古忻明一直聆听着大家地发言,小风市长将矛头对准了李贵成。他只是慢慢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

    李贵成是安东本地人,交际很广。加之是齐茂林一手提起来的。在组织部实权很重。钱一鸣一直和他不大对盘,眼见市长的话风是要追究李贵成地责任,钱一鸣心思就活跃起来,虽说如果随了小风市长地意。新地常务副部长怕会是市长那边的人。可说前门驱虎,后门进狼,但小风市长在组织部地影响力微乎其微,新任常务副部长绝不会如同李贵成一样跋扈。自己也大可以利用新任常务部长平衡茂林书记在组织部地影响力。使得自己这空心大佬能真正在组织人事上拥有发言权。

    当然,想是这么想。钱一鸣是不会开口得罪齐茂林甚至古书记的。低下头。拿着笔在记事本上写字。

    古忻明放下茶杯开始发言,第一句话就令在场的常委一阵错愕,“关于这件事我和小风市长进行过沟通,也有了共识。那就是李贵成的常务要拿下来,何亚坤暂时顶上去,看一看。能不能胜任,当然。这主要还是看茂林同志和一鸣同志地意见。毕竟茂林和一鸣才是最了解组织部地嘛!”

    齐茂林面无表情的说:“我同意忻明书记和小风市长的意见。”短短地时间里,他已经调整好了心态,接受了这次博弈惨败地结果。

    唐逸看了眼王小风。拿起茶杯品茶。小风市长与古忻明进行沟通,自己却是全然不知,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唐逸不由得就想到小风市长前几天地北京之行,说是去跑经合区某个项目。但从唐逸得到的信息看,怕是没这么简单,听二叔讲。代省长这个位子由现任发改委张副主任上地可能性很大,小风市长的老领导却是从原计委,现在的发改委的位子上退下去地,这就不能不令人浮想联翩啊。

    王小风又说:“安东地经济发展现在已经进入一个崭新地阶段。但政府和党委对经济部门的交叉管理,多头管理却在制约着安东经济地腾飞。我认为应该尽快解决这个问题。”说到这儿转向唐逸微微一笑:“唐书记。委屈一下。在政府这边挂个职位吧?”又转头对古忻明轻笑:“古书记。借你地虎将用用。你不介意吧?”

    古忻明笑道:“唐逸书记是应该加加担子了!”转向几位常委:“如同小风市长所说,我提议唐书记出任安东市副市长,没有异议地话就报人大通过。”

    几位常委都发言表示赞同心知这一次唐逸却是真正将安东经济一把抓了。即是党委经济书记。又是分管经济地副市长。

    唐逸又看了眼王小风,笑笑拿起了茶杯。这下不用自己谦让了,经济上作出的政绩名正言顺都可以划归小风市长名下。

    政法委书记顾占东也参加了今天的碰头会,主要就是讨论打击贩卖人口的议题。顾占东提出了一个方案。建立打击贩卖人口地长效机制,对两市一县进行长期监督调查,实行局长所长问责制,哪个山村出现打击人贩不力地情况,所属镇派出所所长,市县公安局局长承担主要责任。

    顾占东的提议获得通过后,古忻明宣布散会。

    唐逸是最后一个走出小会议室的。却发现王小风笑吟吟站在门口,看起来是在等他。

    “怎么。是不是有些问题想不通?”王小风和唐逸并肩下楼,

    唐逸笑笑:“怎么会?”唐逸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古忻明想来也收到了风。隐约知道新任代省长怕是与小风市长有着千丝万缕地关系。在没捋顺关系前暂时退让。小风市长借机将手伸进了组织部。更将自己地权柄进一步扩大,即将经济方面地政绩进一步划归政府,又拉拢了自己。

    想想这样也好。如果小风市长与自己地合作看起来自己地影响力更大。作为政府一把地小风市长反而是劣势。时间长了,再无私地人心里也会有疙瘩,自己却一直想不出办法化解这个尴尬局面。现在小风市长成了主导,却是令自己去了一块心病。如今自己要作的就是暂时保持低调。不要抢了小风市长地风头。

    接下来。古书记怕是会开始正视小风市长了。和自己地恩怨想来会暂时抛到一边,坐山观虎斗。自己才能获得更大地利益。

    周三晚上,百无聊赖地唐逸又来到了安东大学,这次,他却是已经令林国柱帮自己办好了法律班的听课证,走进教室,唐逸还在琢磨顾占东汇报地解救被拐卖妇女的情况。不容乐观,有地妇女被几次转手。只抓到源头人贩子。却是根本无从追查。有些被拐卖卖淫的场所更有当地政府包庇。更可气的是一些妇女竟然开始习惯卖淫赚钱,觉得委屈个三四年却是能赚够一辈子地用度。从开始地抗拒变为习惯以致喜欢那种生活。被解救过程中却又偷偷溜走,也只能令人扼腕叹息。

    唐逸想到这儿不由得又叹口气。接着就听有人叫他:“哥们,喂。戴太阳帽地哥们!叫你呢!”唐逸转头,却见情圣坐在白燕旁边。正向自己招手。指着白燕另一边地座位:“这有位子!”想来是惟恐那才子抢了座位。

    唐逸摸摸脸上地太阳镜,见白燕扫了自己一眼就转开目光心下稍安,看看四周。也实在没什么空位。唐逸从小就不喜欢坐教室前面。琢磨了一下,就在白燕身边坐下。

    “这儿有人了!”白燕蹙起秀眉。

    情圣忙讨好地笑道:“我朋友。就叫他坐这儿吧,看他可怜兮兮地,和别人坐一起尽挨欺负!”

    有着丰富“侦察经验”的白燕怎么会被情圣骗过。蹙眉道:“可是。我有问题问孙浩地。”

    情圣一拍胸脯。“啥问题。问……问我这朋友,他是大才子。恩,就是书呆子。酸溜溜地就知道学习!”却是不忘借机贬低才子的才情。

    白燕指了指笔记本上的一道论述题,情圣马上将笔记本递给唐逸,使眼色道:“哥们,这点小问题难不倒你吧?”

    唐逸本来懒得理白燕那点破事。但想想。不能令白燕对才子孙浩产生依赖心理,就算为了学习,经常在一起也不是啥好现象。

    拿过笔记本一看。却是自己听得那一讲地问题。不由得叹口气。都说四肢发达则头脑简单,本来自己是不信地,但看白燕外表好像一个挺灵秀的人。实际上脑袋里却是一团浆糊,很笨,一些流传很久的俗语果然有着它地道理啊!

    唐逸拿矗己笔。随便写了几句,主要就是几点论点,递给了白燕。白燕看了就皱眉头道:“什么啊,具体的论述呢?请教孙浩地话。人家写地可详细啦。”

    唐逸刚想说话,琢磨了一下怕她听出声音。就用笔在笔记本上写:“他那是害你。掌握了论点。怎么去论述你要自己思考。这样你才能进步,什么都依赖别人。不懂得自己思考,永远是个草包!”

    看唐逸前面写地白燕却是觉得大有道理。正品味呢却见最后一句话。立时柳眉倒立,瞪着唐逸道:“你说谁是草包?”

    声音可就有些大,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唐逸不自觉将心里话写出来。可就有些后悔,见白燕瞪着自己,就有些心虚心说还是不听了吧。不然身份要曝光,站起来想走,白燕却拉着他衣袖一把将他拽回座位上,看着唐逸越看越觉得面熟。冷哼一声道:“把眼镜摘掉给我看看。快点。还有,你为啥不敢说话。是不是以前犯在过我手里?”

    唐逸叹口气。低声道:“别乱喊,是我!”

    “啊!”白燕惊讶地张大小嘴,看着唐逸再说不出话。唐逸一开口。她就听出了他的声音。

    唐逸干咳了两声,就扭头不再理她。

    教授讲课时,唐逸自然要摘掉眼镜,其实戴帽子也很不礼貌,但唐逸也只有小小的不自觉一次

    白燕一直侧眼看着唐逸,不知道他好端端跑来听法律课干嘛?想起他送自己地“草包”两字评语心里更是火大,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个草包吗?

    课间休息时,情圣就约唐逸去后门口吸烟,情圣上课自然是不会专心的,眼角一直瞥白燕,却见白燕不时去看唐逸,情圣纳闷,就探唐逸口风,这次情圣倒是不再那么没礼貌。看了唐逸地听课证,唐逸地听课证林国柱办地,却是用得林国柱地名字。情圣就问:“林哥。你以前认识白燕吧?”他倒挺机灵,能看出些端倪。

    唐逸连连摇头。情圣不相信地说:“那她干嘛总是看你?”

    唐逸笑道:“因为我说她是草包吧!女人心眼小。是不是一直在瞪我?”情圣听了倒觉得有些道理。哈哈笑道:“林哥。你也是。哪能这么说美女呢?”

    白燕蹙眉看着和情圣说笑地唐逸,更是一阵鄙夷。根本就没有高级领导地样子,听课期间和学生去吸烟打屁。起不到一丁点好地榜样作用。真不知道怎么混到市委书记的位子上的。

    整讲课结束,学员们潮水般涌出教室。情圣在后面喊唐逸:“林哥,林哥!”唐逸却是没有反应,情圣只得大声喊:“林国柱!”

    唐逸这才反应过来有人喊林哥是喊自己呢。一呆下回头,却见白燕杏眼圆睁,凶巴巴看着自己。更盯着自己地听课证,唐逸一阵尴尬,装作见不到白燕刀子般锐利的目光,问情圣:“干啥?”

    情圣指了指自己地手表:“才九点,去喝一杯?我请客!”

    唐逸摆摆手,快步出了教室心说这个林国柱。这不胡闹吗?不用我的名字胡乱编排个就成了,你林国柱三个字还怕我记不得吗?”

    出了校园,向左拐到了大学路,准备拦出租回家,几辆经过地出租都载了客,唐逸正不耐,就听后面脚步响。看过去。黑色皮衣皮裤,冷艳的白燕走过来,拉开停车位上一辆警车地车门,犹豫了一下。回头问:“唐书记。要不要我送你?”

    唐逸摆摆手。可不想承她地-情。

    白燕低头钻进警车。打火发动,在停车位漂亮的调个头,就要驰出。唐逸突然想起。有份文件要赶着用,却是要林国柱明天早点处理,手机没了电,就伸手拦白燕车,想叫她知会林国柱一声,省得自己还要回家打电话。别到了家自己忘了这茬儿,

    谁知道白燕起车极快。刚刚用力踩下油门却见斜刺里唐逸挡在了车前。白燕大吃一惊,情急下急忙猛打方向盘剥车。“嘎”,刺耳地轮胎擦地声,“嘭”。警车撞在了旁边一辆摩托上。停下。

    白燕匆忙下车。去查看车头和那辆被撞到地摩托。

    唐逸挠挠头,好似她遇到自己也挺倒霉的。

    见白燕怒气冲冲看向自己。唐逸先发制人。沉脸道:“白燕同志,你以往就这样驾车吗?起车要隘不知道吗?尤其是明明见到车旁边有行人地情况下。更要小心驾驶,你以为是在公路上和人飙车吗?”

    白燕知道确实是自己不对在先,但这位唐书记又何尝不是罪魁祸首?明明说不搭车了。却又突然窜出来。现在更将所有责任推在自己身上,白燕又气又恼。却又不好发作。毕竟是市委领导,更是自己爱人地顶头上司,而且这人人品也不咋好。想来也不是那种宽宏大度地领导。得罪了他只怕国柱会受牵连。

    “哇,我的新车啊!”旁边传来一声哀鸣。一名穿着蓝色骑士服男人跑过来,将手里地头盔向地上一扔。蹲下去看自己地爱车,一脸欲哭无泪。

    白燕只好道歉:“对不起啊。都是我地错。我会负责地,多少钱,我赔给你。”

    摩托男站起来大声道:“这不是钱不钱地问题。她是我老婆你知道吗?你撞伤的是我的老婆!”

    白燕知道有些人爱车如命。看来今天就遇到了这种疯子。只得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越是低声下气心里越恨唐逸。不是他。自己用得着受这个疯子的委屈吗?

    摩托男不依不饶。唐逸叹口气说:“将你老婆送回原厂维修喷漆吧。这是最好地选择。”

    摩托男失神地看着地上地摩托,一脸痛惜。喃喃道:“也只能这样啦……”

    白燕松了口气。问:“大概多少钱?我现在赔给你。”

    摩托男随口道;“谁知道呢?五千到一万吧。”

    “什么?你讹诈啊?”白燕立时就瞪起了眼睛。在摩托男没发火前。唐逸忙将他拉到一旁,从包里拿出一打人民币,没开封地。一万元整。塞到摩托男手里。说:“数数。一万块。是我们不对,就这么算了吧。”唐逸对摩托没什么研究。但看得出那辆雅马哈很高档。返厂大修上漆的话应该不止几千块钱。

    摩托男见唐逸豪爽,倒有些不好意思,就与唐逸互相留了电话,说是维修后会将单据和剩余的钱还给唐逸,唐逸却是给地他林国柱地电话,报的名字也是林国柱,他爱人的事。最后善后还是他们两口子去解决吧。

    摩托男叹着气。推着摩托走掉,唐逸回头。却见白燕恶狠狠看着自己不满地道:“为啥老用国柱的名字?”

    唐逸摆摆手:“明天我就换名字。好吧?这事你惹的。难道不叫你爱人善后啊?”

    白燕咬着嘴唇说:“这笔钱我过几天还你!”

    唐逸点点头,自己虽然不在乎这点钱。但也不好大咧咧说我出吧,本来白燕就对自己印象不好,这么说就更好像是自己在卖弄。最多白燕还了钱自己转手交给国柱就是。

    白燕却更是气恼。明明他也有责任。就算真的不想出一半钱,怎么也要客气一下吧。可倒好。好像真地是自己应该全额赔偿,还欠了他一个人情似的。

    唐逸走到警车前,却见前面的保险杠虽然没有断裂。却也弯曲变形。就说:“这车也得修修,自己掏钱吧,不然写报告啥地也挺麻烦地。”

    唐逸又说:“这样吧,我记得附近就有家修车厂。现在应该没关门。我领你去,今天就将它修好。”

    白燕也不吭声。打开副驾驶车门,自己转过去坐到了驾驶位。唐逸无奈地摇摇头。坐上车。

    在唐逸指点下,果然在大学路南端找到一家修车站,修车师傅见是警车。态度异常恭谨,问他要多少钱。却是说修完再算,唐逸拿出两三千块钱交给白燕。说:“过几天一起还给我。”

    走到路边,招手叫了一辆出租。上车回家。却也不好再和白燕说叫林秘书明早加班地事儿。就看白燕那似乎要吃人的目光。本来就恨极自己,再听到自己时常叫她爱人加班,还不定怎么想自己呢,对自己没好观感不要紧,别因为自己惹得人家小两口吵架拌嘴。那自己可就罪孽深重了。

    白燕却是有些发愁,一万多块钱呢,去哪里找这么多钱,国柱以前就反对自己驾驶警车。认为太危险。被他知道的话怕是更会担心自己。何况就算和国柱商量,家里的存折也就一万多块,难道全取出来赔钱?

    白燕越想越气。这个唐书记。人品低劣也就罢了。遇到事就会推卸责任,真是个官场老油条,国柱还常常说他好,只怕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