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希望-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五章 希望

第三十五章 希望2017-11-8 23:44:37Ctrl+D 收藏本站

    情圣却仿佛没听见唐逸的话,只是狠狠盯着白燕身边那文质彬彬的学生,骂骂咧咧道:“妈的,看他是活腻味了!”

    唐逸一阵好笑,他对白燕虽然没啥好印象,但白燕这个人是很正直的,自然也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就算她与林国柱生活不幸福,却也不会搞什么婚外情,更别说和这些小屁孩纠缠了,就是不知道情圣和才子会不会为了她决斗,轻轻摇摇头,铃声响起,唐逸没有再进教室,出了校园,在公用电话亭拨了林国柱家的电话。

    林国柱果然在家,听到唐逸声音他忙问:“书记,有文件落办公室啦?”这么晚,想来是要他跑腿拿文件。

    唐逸就笑:“怎么?不是公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出来吧,和你喝一杯。”

    对自己这个下属的生活怎么也要关怀一下,给他提个醒,对白燕多多关心,和那些小孩儿擦不出火花不代表和别人擦不出,长时间对爱人不闻不问,别闹得她精神出轨。

    林国柱来到中国城三楼包厢,看到唐逸那身打扮时不由得惊讶的睁大眼睛,随即就拍起了马屁:“书记,您是越来越年轻了。”

    唐逸摆摆手,示意林国柱坐过来,嘴上说:“去安大听课来着,法律学。”

    林国柱就是一怔,说:“白燕也在安大学法律。”

    唐逸笑笑不语。

    包厢内夜灯幽暗,唐逸随便选了几首歌,调低音量,听着那或缠绵或激昂的音乐,轻轻叹口气,拿起茶几上扎啤杯,咂了一小口。

    林国柱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在唐逸面前,他是很拘束的。但突然见到唐书记有些意兴阑珊的叹气,林国柱可就有些不习惯,他可是看着唐书记一步步在安东博弈,对唐书记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表面看起来唐书记身边风波不断,时常处于风口浪尖,但其实细细品来,每一次风波过后,唐书记总是会巧妙的将自己的利益进行最大化。就说最近的两次风波,韩国事件后,唐书记马上借机提起了一批中层干部,如今这批唐书记的嫡系在经济部门地话语权越来越重。盗版风波又使得唐书记和毛海山关系更进一步,在食堂用餐时。经常可以见到两人坐在一起讨论问题,碰头会上听闻毛书记也是支持唐书记的多,反对的少,在妥协中将利益最大化,唐书记可说深得其精髓。

    越是深入的思考,林国柱越发对唐书记敬畏,作为一个外来户。一步步进入安东权力核心层,不到半年时间,就扭转了古书记一言堂的局面,虽说小凤市长和唐书记如今还略处于劣势,但重大事件的决策上,很明显政府的话语权越发响亮,当然,这也与大气候有关,从中央来说,这些年党政分离的探索。也使得政府一方的话语权逐渐得到提高。虽然暂时还未出现新世纪那种强势政府一把压倒党委一把地特例,但政府的影响力确实在与日俱增。

    “书记,心情不好?”林国柱小心翼翼的问。

    唐逸摆摆手,看了眼林国柱,摇头道:“没啥,有个对我很重要的人暂时跟我分开了,有些想她。”

    林国柱嗯了一声。也不敢细问。琢磨着大概是唐书记的情人吧,唐书记为了打开安东局面。不被人拿住把柄,忍痛和情人分手,想想不由得心里叹息,书记也挺不容易地,又想到唐书记这些私话都能跟自己倾吐一二,林国柱又莫名的兴奋起来,只是见唐逸情绪有些低落,不敢表现出来。

    唐逸咂了口啤酒,说:“说说你爱人吧,你也不去送她上下学,不大好吧?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同志。”

    林国柱叹口气:“我倒想去,她不干啊。”

    唐逸就不再说,话点到即止,没必要讨论人家夫妻的相处方式,又与林国柱聊了几句,唐逸看看表,说:“走了!”

    林国柱忙站起来:“我买单。”

    唐逸微微点头,径自离去。

    林国柱叫服务员进来结单,付了钱,又要服务员开发票,嘱咐她票头写“会议用餐”,服务小姐笑着说好。

    服务小姐出包厢后,林国柱坐了一会儿,懒得再等,就走出包厢,准备直接下大堂去拿发票。

    刚刚出屋,香风扑面,一条娇躯撞在他身上,高跟鞋一崴,就向旁边跌去,林国柱下意识伸手抱住她,是名很漂亮的女人,打扮入时,黑色羊绒套裙,身材丰满性感,抱在手里肉嘟嘟的,很舒适。

    林国柱忙放开她,黑裙女人站定,连声说对不起,嘴里有淡淡的酒味,林国柱看她装扮就知道是中国城陪唱陪喝酒的小姐,毕竟安东寒春,虽然已经三月份,这身单薄地打扮还是穿不出去的。

    摆摆手,林国柱说:“没事。”就想转身下楼。

    “你,你是林国柱?”黑裙女子打量着林国柱,有些迟疑的问。

    林国柱一愕,回首看她,“我,我是乔莉莉啊!”黑裙女子双手将额前垂下的头发向两边分,让林国柱看得更仔细些。

    “啊,乔莉莉?”林国柱眼前浮现出一张清纯笑脸,慢慢与眼前黑裙女子的容颜重合。

    “你怎么在这儿?”林国柱有些吃惊的问,其实他更想问的是你怎么做起了这行。

    乔莉莉是林国柱的高中同学,也是当时班级里最喜欢打扮的女生,对于情窦初开的少男来说,有着致命地吸引力,班上地男同学大概都暗恋过她,也包括林国柱,思及那从未讲出口的初恋,林国柱就摇摇头,学生时代的纯情,却是一去不复返喽。

    乔莉莉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随即隐去。说:“能,能和你聊聊吗?”

    林国柱点点头,推开包厢门,说:“进来坐会吧。”

    坐在沙发上,两人一时无言,这时包厢门被敲响,服务小姐送进了发票,林国柱对她说:“我们再坐会儿,送盘果盘进来。”又问乔莉莉:“要不要喝点酒?”乔莉莉摇头。

    服务小姐出去后。乔莉莉叹口气:“你经常来这里消费?发了吧?”

    林国柱自得的笑笑:“有啥发不发的?公费报销。”突然见到以前的梦中情人落魄,小心翼翼和自己说话,林国柱心里就很有些得意。

    乔莉莉恍然,说:“啊,想起来了。前些年我就听说你进了市政府,混得还不错吧?”

    林国柱摆摆手:“一般啦,别听人乱说。”看了眼乔莉莉,说:“你这是?”

    乔莉莉脸就一红,低头说:“我,我离婚了,去年下了岗。一直找不到工作,听说,听说这里赚钱挺多,就,就来试试。”

    “离婚?”林国柱本来想问怎么会离婚,记得大学刚毕业时他们这些同学还搞过一次聚会,乔莉莉没考上大学,当时已经结了婚,她婆家好像挺有些家世的,怎么会闹到离婚没工作来作三陪小姐呢?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来。

    乔莉莉却是渐渐放开了。拿起桌上地啤酒用牙咬开。就灌了小半瓶下去,看得林国柱直皱眉,心底深处地玉女形象轰然倒塌。

    “我吧,以为找到了好归宿,他家里有钱有势,可是又怎么样?这些年每天都出去玩女人,回来就打我骂我。后来我忍受不了就和他离了婚。你知道的,我没学历。去年单位优化组合我就下了岗,一直找不到工作……”说到这儿乔莉莉嫣然一笑:“怎么样老同学,是不是很看不起我?”

    林国柱摆摆手,看着昔日地这位老同学,猛然间体会到,自己,和这些昔日同学再不是一路人,当他们中的一些人为了日子过得好一点而苦苦挣扎的时候,自己却是在研究省委市委的动向,在参与市委权力中枢的角逐。

    正说着话,包厢门被轻轻敲响,结账的那位服务小姐推门进来,对林国柱道:“先生,对不起,思思小姐被别人点了钟,时间还没到呢。”

    林国柱一愕,乔莉莉却是脸色一变,随即说:“我不去,那人毛手毛脚地,我说了我不出台,他,他就要在包厢,总之我不去,合同上不是说明,我的义务就是陪酒陪唱歌吗?”

    服务小姐对乔莉莉就没什么好脸色了,鄙夷的道:“思思大姐,别挑肥拣瘦了,306的客人来头你应该知道,惹恼了他是什么后果你自己琢磨琢磨,再说,来这里坐台,还装什么三贞九烈!”

    林国柱脸就沉了下来,咳嗽了一声:“小姐,思思小姐是我的同学,她说不想去就是不想去,我现在不是以客人地身份点思思小姐的钟,而是以朋友的身份在和她聊天,希望你别再打搅我们。”

    林国柱张嘴朋友朋友的,服务小姐却一下就想岔了,虽然不敢顶撞林国柱,心里却更是不屑,原来是个小白脸,坐台费都不想出。也不多说,道:“那我去和客人解释。”转身走了出去。

    乔莉莉就紧张起来,说:“国柱,你快走吧,那人你惹不起的。”

    林国柱摆摆手:“不理他,咱们接着聊。”

    乔莉莉却是站起来拉林国柱起身,林国柱一蹙眉:“我说没事就没事,坐下!”乔莉莉怔了一下,就乖乖的坐好,林国柱心里一阵舒畅,男人的自尊得到极大地满足,在这个不知情的老同学面前,林国柱才真正觉得自己像个男人,而不管在单位或是在家里,就算别人对他再怎么客气,林国柱心里却总是有根刺。

    杂乱的脚步声,接着嘭一声门被人踢开,走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指着乔莉莉就骂:“妈的骚娘们,这里是洗手间?你他妈在这儿给老子洒泡尿老子就饶了你!”

    乔莉莉吓得脸色苍白,慢慢站了起来。

    魁梧男人身后跟着那女服务员,幸灾乐祸的看着林国柱和乔莉莉。

    包厢内夜灯昏暗,魁梧男人骂完才见到稳稳坐定的林国柱,魁梧男人就更是火大,瞪着林国柱骂道:“你***小白脸……咦?”魁梧男人突然觉得林国柱有些面熟。走上两步,有些迟疑的道:“你,你是?”

    林国柱刚想叫服务员去叫老板,却见凶汉好像认得自己,就说:“我姓林,市委工作!”

    “啊,真的是你,林秘书,啊。啊这怎么话说地。”魁梧男人马上换上了笑脸,他叫刘三,本来是安东地大地痞,在安东挺吃得开,去年拉扯着一帮兄弟搞起了一家装修公司。既然上了岸,自然钻窟窿盗洞的托关系希望能真正漂白,在某位副局长家的婚礼上刘三远远见过林国柱,更见识过这位市委书记秘书的威风,一向将自己当三孙子般呼来喝去的副局长在这位林秘书面前,那阿谀奉迎的笑脸就跟自己讨好他一般无异,刘三也就将林国柱相貌牢牢记住。

    林国柱当然不会记得这么一号人物。蹙眉问:“你是?”

    “啊,我是刘三啊,林秘书,在高局长儿子的婚礼上我向您敬过酒。”刘三满脸奉承地笑。

    林国柱哦了一声,摆摆手,很大度地说:“给我朋友道个歉,回去继续喝你地酒。”

    刘三谦卑地笑:“是啊是啊,我这酒真的喝高了,张嘴就冒臭气。”转头对乔莉莉陪笑道:“思思小姐,对不起。您海涵。”

    乔莉莉慌得连连摆手。

    “不打搅二位了。您二位聊。”刘三很识时务,马上赔笑告退,出了包厢门,就听“啪”一声响和女孩子的哭泣声,想来是刘三抽了那服务小姐一嘴巴。

    林国柱皱眉:“欺软怕硬,什么东西?哪天收拾收拾他。”

    乔莉莉却是怅然看着这位昔日毫不起眼的老同学,半晌无语。

    林国柱笑道:“坐下啊。傻站着干嘛?”

    乔莉莉随即将心头地惆怅抛开。笑眯眯帮林国柱开了一瓶啤酒,递给他:“老同学。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帮我解围,你现在可老威风啦,开句玩笑,我当初嫁你就好了。咯咯”说着就咯咯笑起来,和林国柱的手接触时,指甲在林国柱手心轻轻搔了一下。林国柱心里叹口气,在这里久了,人总是会变的,想不到以前的青春玉女因为生活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三哥叫你林秘书,说说,你这大秘书都管啥?”乔莉莉杏眼如丝的套话。

    林国柱干笑两声:“狐假虎威罢了,我现在是市委唐书记的专职秘书。”对女人地献媚,他心里也不知道是啥滋味,大口的喝了口酒,将落寞掩在心底。

    “唐书记,是谁,不是古书记吗?”看来乔莉莉对市委市政府的权力架构一无所知,不过也难怪,挣扎在最底层的人又有谁有心思关心这些。

    林国柱笑道:“过些日子你就只会听说唐书记,忘掉古书记了!”他心里,也在期待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桑塔纳颠簸着,七拐八拐地进入宽城小唐镇隘口村,一段崎岖的山路后,唐逸被颠的头晕晕的,身子好像都散了架。

    军子熄了火,皱眉道:“书记,回去怕是要大修。”

    扶贫办刘存已经吐得胃里再没有东西可吐,脸色白得有些渗得慌,车一停,就靠在后座上大口喘气,一副随时会晕过去的样子。

    村里很多人跑出来,围着汽车和汽车上下来的人转来转去,感到好奇和新鲜。隘口村距安东市约150公里,村里仅有三十多户人家两百来口人,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是宽城满族自治县最为贫困落后地村庄之一。

    唐逸没有知会宽城县委县政府,轻车简从,只叫上了扶贫办刘存,来宽城偏僻地山村调研。

    进了村,经人介绍,唐逸来到了村党支部书记博西勒家,唐逸自报的身份是记者,博西勒汉语很流利,介绍了山村的情况。没通电,饮用河沟的污水,至于庄稼作物,山坡薄地,一年只能种些包谷,而且因为山高天寒,收成很不好,幸亏种子由县农站免费提供,不然那点收成种子钱都不够。至于蔬菜种植,山高路远,没有人来收购,自己也不划算出去卖,自己吃不完。只能眼看着白白烂掉。全村人均收入仅100元左右,是个实实在在的贫困村。

    唐逸又向博西勒打问最为贫困偏远的山村。博西勒道:“我们这里的人都不富,不过最艰难地地方应当算是梁山沟。在山沟里面,不过那个地方太艰苦了,当地干部都不太去,你们地小车可能上不去。”

    唐逸微微点头,出了博西勒家。唐逸问刘存:“你怎么看?”

    缓了好半天,刘存脸色稍微有了丝血色,叹口气说:“我去过梁山沟,那儿就是我说的全家穿一条裤子地山村,这种偏僻山村的贫困不是我们随便想想办法就能解决的,唐书记就算去看看也看不出啥。”

    唐逸恩了一声,“那就不去看了,歇一会儿回安东。你既然作过全面调研,就好生琢磨一下,怎么令这些山村尽快的……。不说脱贫吧。生活好一点,总能做到吧?不管是要人要物,要成果,林业局不是有适合山坡栽植的树苗吗?你看看,能不能在这里作个试点,至于交通问题,如果大面积桃林的话。就算用马车拉出山。便宜卖到县城,总比烂掉好吧?”

    刘存连连点头。倒是有些诧异,本以为唐书记定会去最贫困山村看看呢,走过场嘛,却是想不到他倒是痛快的答应回安东。

    三个人慢慢向村口溜达,几名嬉闹地山村孩童从他们身边跑过,一名孩童突然哎呦一声摔倒,唐逸就笑着掺起她,是个小女孩,花棉袄棉裤上补丁摞补丁,脸上脏兮兮的,但看得出是个清秀妹子。

    小女孩有些羞怯的挣脱唐逸的手,唐逸笑着问:“几岁啦?叫啥?”

    “顿珠,十三。”小女孩怯怯的回答,唐逸却是一怔,看起来却是比宝儿还小,想来是生活艰辛导致发育不良。

    唐逸摸了摸身上,军子马上会意,说:“车上有火腿面包,我去拿。”快步向村口跑去。

    唐逸蹲下身和顿珠聊天,聊了几句,心情越发沉重,这里地孩子却是没书读的,最近的小学也在几十里外,何况学费书费虽然才几十块,但对这个山村的村民来说,却是一笔庞大的开支。

    顿珠很快对刘存上衣口袋的笔产生了兴趣,小眼睛巴巴的看着,说:“叔叔,我会写字,就是没用过钢笔。”

    唐逸伸手,刘存无奈地将笔递到唐逸手上,唐逸刚想交给顿珠,却见旁边跑过来一个衣衫褴褛的大婶,大叫着:“顿珠,快来,快来!”

    顿珠叫了声妈,就跑了过去,大婶牵着顿珠的手就向家走,边走边说:“快,把脸洗干净,一会要笑知道吗?”

    唐逸站起身,看了看手里的钢笔,惆怅的叹口气,转头对刘存道:“送我作个纪念吧。”

    刘存微微点头,却是新奇的看着这位市委书记,年青人都很感性吧,表现在这位官场上纵横辟阖的年轻书记身上,却令他多了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唐逸和刘存向村口走,却见村口围了一圈人,一胖一瘦两个男人看来是外乡人,正跟博西勒说着什么。三人旁边,围了小半圈山民,女多男少,几名十几岁的小女孩哭哭啼啼,父母在旁边宽慰。另外还有几名二三十岁的女人笑逐颜开地说话,再旁边,就是看热闹地村民。

    军子走到唐逸身边,低声说:“是人贩子。”

    唐逸微微蹙眉,回头看了眼刘存,刘存叹口气,说:“是这里的陋习,女孩子没人喜欢留在山沟里,都希望嫁到外地过上好日子,每年都有一些北方的人贩子通过介绍人来附近山区挑姑娘,大多数嫁去了中部地区的农村,模样好的能卖几千块,岁数大的寡妇或者丑的一两千地也有,不过落到这些村民手里,就没几个钱了。”

    正说话,就见顿珠妈拉着顿珠跑过来,挤进人群。胖胖地人贩子看到顿珠眼睛就一亮,伸手在顿珠脸上捏了一把,嘿嘿笑着露出一嘴黄牙:“这个好!”

    顿珠哭了起来,顿珠妈哄她:“乖,别哭,跟他们走,吃香的喝辣地。”

    唐逸哼了一声,看了刘存一眼,脸上已经满是责备。刘存忙解释:“我只是听说的,没亲眼见过,听说这里的政府部门对打击贩卖人口还是很尽心尽力的。”

    唐逸明白,不消除贫困,这种现象就很难杜绝。看着乱哄哄的人群,尤其是看到一些女孩子脸上的笑容,唐逸心里无比沉重。

    军子挤了过去,对博西勒道:“这样作违法你不知道吗?”

    胖男人一翻白眼,沉脸道:“你他妈谁啊?”

    博西勒拉拉胖男人衣袖,说:“就是我说的记者。”胖男人冷哼一声,瞪着军子道:“老子正大光明搞婚姻介绍。你管得着吗?外面那破车是你的吧,告诉你,说话小心点,走路也给老子小心点。”

    唐逸却是已经走到顿珠身边,摸摸她的小脑袋,回头对胖男人道:“她才十三岁,你想介绍给谁?”顿珠马上躲到了唐逸身后。

    胖男人骂骂咧咧道:“妈地今天真撞邪了,老子送她去读几年书咋了?小高,把他们先拷起来,我看这几个人很可疑!”

    瘦子小高看来是跟班。竟然一伸手从腰后拿出了一副锃亮的手铐。又从口袋摸出个红袖章系在胳膊上,“联防”。

    唐逸就笑了,回头又看了眼刘存,刘存脸色就有些尴尬,知道唐书记是问自己,这就是你说的政府部门尽心尽力的打击贩卖人口?

    瘦子指了指唐逸几个人,骂咧咧道:“都蹲下。抱头。我是镇派出所联防,蹲下!”走过来就想抓唐逸。手刚刚伸出,已经被军子抓住,接着用力一扭,“咔吧”关节脆响,瘦子惨叫一声,再被军子对着小腹一脚,马上蹲地上打滚,再起不得身。

    胖子脸色变了,骂道:“妈的你们想造反咋地?”

    军子拾起地上的手铐,走过去一脚,胖子捂着小腹蹲下,军子异常利落的将他手腕扭到身后铐住。

    村民们吃惊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如何反应,博西勒瞪眼睛道:“喂,你们干嘛,记者也不能胡来吧?”

    一些村民也跟着吵嚷,顿珠妈也在里面,从唐逸身后拉过顿珠,对唐逸喊:“你们干啥打小五,他又不是做坏事!”

    军子眼睛一瞪:“都喊什么喊,再喊全把你们拷起来!”

    村民眼见在他们眼里很有来头的人被军子三两下就打成了猪头,更见军子凶神恶煞般一瞪眼,立时人人噤若寒蝉。

    那胖男人缓过口气,大骂道:“妈的,你知道我是谁吗?快放开我,不然老子叫你们从宽城消失。

    唐逸就笑,对军子道:“带他去打电话叫人。”

    军子住胖男人后脖颈,向村外走去,唐逸的手机在车上,但这里没有信号,怕是要开出十几里才能有微弱地信号吧。

    唐逸掏出烟,掂了几颗出来,一颗扔给刘存,一颗扔给博西勒。

    刘存忙帮唐逸点烟,那边博西勒看到烟上的字,倒吸口冷气,他毕竟见过些世面,知道中华烟是很昂贵的一种烟,一包怕是抵得上村里贫困户一年的收入了。

    唐逸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吸烟,一些村民就慢慢散了,但也有三五人等着看热闹,顿珠妈想抻着顿珠回家,顿珠却是挣脱,跑到唐逸身边,好奇的看着唐逸吐烟圈。

    唐逸笑笑,蹲下身,问道:“顿珠,想不想上学?”

    “想!”顿珠眼睛里满是渴望。

    唐逸点点头:“叔叔答应你,马上就给你们盖座希望小学,叫你们人人有书读好不好?”顿珠拍手叫好,那边顿珠妈撇撇嘴:“骗小孩子!顿珠,过来,别和吹牛的人一起玩。”碍于刚才军子的威势,却是不敢靠近这些外乡人。

    顿珠回头说:“妈,这个叔叔是好人,不会骗人的。”

    唐逸摸摸她的头。回头对刘存说:“贫困暂时不能消除,但最起码要给这些山里的孩子看看外面地世界,消除愚昧落后,才能真正消除贫困。”

    刘存微微点头,就琢磨大概唐书记这座希望小学又要从扶贫款里出了,也没啥,一座希望小学最多二十万,而看这山村及附近山村地孩童数量看,学校规模也不用太大。几万块就够了,就是师资力量不好解决,但唐书记开声给予来山村教学的教师特殊照顾地话,例如教学五年可安排子女就业等等政策,怕是那些教师会趋之若鹜。

    唐逸又说:“刘主任。回去后你与团委,教育局等相关部门实地考察一下,不但是这座山村,也不仅仅是宽城的落后山村,要将咱们安东师资力量达不到的山村进行认真的考察,作个计划书,看看多少座希望小学能够解决山村孩子上学难的问题。”

    刘存就是一愕。这,怕是没有三四十座希望小学是办不到地,那可就是一笔巨款了,现在安东每年从省委得来地扶贫款大概在二百万上下,一年的扶贫款也不够唐书记这么折腾啊?

    唐逸看到刘存脸上地难色,摆摆手:“钱和师资力量我会想办法,不会动你地扶贫款。”如果不能从那些财团手里抠出资金,就自己来掏这笔钱好了,唐逸没有作救世主的想法,不会满世界乱撒钱去资助贫困儿童。毕竟很多事不是说你资助些钱就能改变什么。但既然是自己可控制范围,能拿出些钱做点好事,心里总会安乐些。

    夕阳渐渐落山,村民们都已经散去,村口只留下博西勒,唐逸,刘存。以及顿珠。那名联防员缓过劲儿后,也早就跑掉。

    唐逸笑呵呵和顿珠作着游戏。“石头剪子布”,输了的就被弹脑壳,小顿珠被唐逸弹得呲牙咧嘴,却是笑个不停。

    就在这时候,远远的几辆车颠簸着驶来,到了村口停下,车门打开,满城县县委李书记,政府刘县长等一大票县委领导急匆匆下车,警车上,却是满脸惶恐的满城县公安局周局长,军子和那胖子也从警车上下来,胖子已经脸如死灰,想来知道了唐逸地身份。

    唐逸站定,脸色渐渐严峻起来,博西勒却是认得县委书记和县长,惊讶的迎过去,人家却根本不理他,一行人走到唐逸身边,虽然心里打鼓,李书记和刘县长还是硬着头皮和唐逸打招呼,唐逸和他们握了握手,随即笑笑,说:“你们这里倒挺稀奇的,公安机关为人贩子保驾护航,很好嘛!”

    李书记和刘县长满脸羞惭,张嘴作检讨,周局长更是一个劲儿擦额头的汗。军子凑到唐逸身边,说:“都查清楚了,主犯是宽城常务杨副县长的小舅子,杨副县长在这个镇作镇书记的时候他就开始贩卖妇女,有些确实是卖到了中部农村,有些就被卖进大城市的娱乐场所作三陪。”

    唐逸冷哼一声,对博西勒道:“听见了?叫村民们都来听听!”

    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在低头挨训,博西勒见这个架势,哪敢说不,忙小跑着去通知村民,不一会儿村口就汇聚了一圈人。

    军子推了把那胖子,胖子垂头丧气地坦白,讲了那些被他领走的妇女的命运,村民们听得义愤填膺,纷纷怒骂,顿珠妈更是扑上去抠胖子,哭喊道:“你骗人!我大女儿呢!你还我大女儿来!”胖子被抓了个满脸花,却不敢躲闪。

    几名警察忙维持好秩序,将顿珠妈拉开。

    唐逸叹口气,蹙眉看了看这些县委领导,说:“明天我听处理结果。”转身向村外的桑塔纳走去,刘存和军子跟上,一大票黑压压的干部也急忙送他。

    唐逸上了桑塔纳,裤袋兜硌了一下,伸手,却是那只钢笔,不由得转头看向村口,却见人群中,顿珠乌黑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唐逸笑笑,推开车门下车,对顿珠招手:“来!”

    顿珠欢天喜地的跑过来,唐逸蹲下,将钢笔塞进她手里,说:“送你的。”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唐逸揉了揉顿珠的小脑袋,回身上车,桑塔纳带起一团灰尘,扬长而去。

    顿珠紧紧握着钢笔,看着小车渐渐变成黑点,又慢慢消失。

    顿珠妈抹着泪,还在咒骂胖子,李书记却是温言的劝道:“放心,顿珠姐姐地事,我们一定会全力来办,一定会将顿珠姐姐找回来!”

    李书记是个官油子,见唐逸送顿珠钢笔,琢磨着没准日后唐书记视察山村时还会记得这个小女孩,就问了博西勒,才知道那哭喊地妇女就是小女孩母亲,就忙凑过来表态,万一唐书记日后再来,知道自己办实事,总会对自己有个好印象。

    顿珠妈却不知道李书记是谁,博西勒对她皱眉道:“还不快谢谢李书记!”

    顿珠妈红着眼圈道谢,李书记态度可亲的连连摆手,看着顿珠琢磨着要不要自己作她的资助人,想了想不好,会令唐书记觉得自己太刻意,效果反而不美。

    刘县长却是另一番心思,常务杨县长被挂起来后,常务县长的人选一直未定,这一次杨县长怕是再不能翻身,自己却是要趁机提拔自己人来坐这个位子,就琢磨是去市委钱部长那活动一下呢,还是直接找齐书记,不过听说现在唐书记说话也很有分量,但想起方才唐书记冷峻的脸色,摇摇头,还是算了吧,一看就知道这位年轻书记不大好说话。

    颠簸异常的桑塔纳里,唐逸听着军子的汇报,心里却是渐渐有了计较,镇书记地亲属贩卖人口几年,该镇书记不闻不问,甚至起了一定地庇护作用,这样的干部却是官运亨通,被一路提拔,副县长,常务副县长,看来,组织部考察人事上可不大尽职尽责,是不是该给组织部烧把火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