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听课-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四章 听课

第三十四章 听课2017-11-8 23:44:36Ctrl+D 收藏本站

    袁有才琢磨了一下,微微点头。

    就在这时候,房间门被轻轻敲响,田庆斌走过去开门,却见安东市委毛副书记与一名中年男子站在门外,毛海山进房间介绍他身旁的男人,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张震,一通握手寒暄后,毛海山笑道:“好消息,昨晚市公安局,文体局联合行动,捣毁了一起盗版光盘销售团伙,安东市90%的盗版光盘都是他们销售的,而且有些新情况,经突击审问,已经审明该团伙在辽东的光碟工厂,地点在延庆市,市局与延庆市已经取得联系,力争将这个制假贩假的团伙一网打尽。”

    “这与督察组各位同志的监督和支持是分不开的,没有督察组的到来,我们也不可能下大决心,大力气来搞这么一次越界突击。”

    毛海山笑呵呵又说:“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唐书记的一席话令我茅塞顿开,打击盗版,就是要从根源着手,砍了他们的树根,则多么茂密的盗版网络都会枯萎。”

    田庆斌就一蹙眉,心说这又关唐逸什么事?

    毛海山就回头请张震通报一下情况,张震话不多,简单扼要的将捣毁盗版团伙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却是在唐书记保姆劝说下,一名曾经被施以重罚的下岗女工主动向市局提供线索,市公安局和文体局顺藤摸瓜,顺利捣毁这个盗版集团毛海山又说:“这次来,我主要还是作自我检讨,我刚刚接手文化工作不久,对文体局内部问题没有深入透彻的了解,例如执法大队工作作风粗暴,对罚款的强制执行,当街拉人等等,问题很严重啊,多亏唐书记为我敲了警钟。”

    昨天,张震突然联系他。同他沟通公安文化联合部署捣毁盗版集团的行动。话里话外透漏出是唐书记提到此次行动公安文化联合才会显得声势浩大。

    唐逸送他一件大大的人情,他当然要投桃报李,更恨恨道:“执法大队只有五名编内职工。具体实施执法有十几名编制外临时工执行。我调查了下,临时工许多都是街痞流氓,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混进执法大队的,看来,需要深层次找原因喽。”

    毛海山和张震走后,田庆斌叹口气:“看来我有些主观啊,袁厅长,这次的报告还是你来起草吧。”

    袁有才微微点头。

    新华酒店十一楼的小包厢。唐逸笑吟吟与督察组三位领导推杯换盏,他心情确实不错,小凤市长已经率领相关专业人士与大星电子进入实质性谈判阶段,而前两天接到老妈电话,注资诺基亚的谈判很顺利,大概不出一个月老妈就会正式成为诺基亚的大股东。

    至于安东最近地风起云涌。他洞若观火,更接到了马明宇和袁有才几次电话通报情况,没办法,硬着头皮吩咐兰姐去给小霞母亲做工作,为防兰姐出工不出力,更许诺了种种好处,却不知道兰姐听到能帮黑面神做事可不知道有多兴奋。当晚就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失眠。对于好吃懒做,没心没肺地兰姐来说。可是破天荒第一遭。

    唐逸知道,只要能拉拢下毛海山,文化系统内对自己产生的不利因素他是肯定能解决的,果不其然,毛海山不但为唐逸正名,更是借机整顿文体局,将分管文化执法地廖局长调整了工作,将自己地影响力真正渗透进了文化系统。

    回到安东,唐逸当然要与老熟人聚聚,就在小包厢宴请田庆斌三人,笑呵呵说起往事,就问袁有才:“袁厅长,最近可没再被通报批评吧?”

    袁有才连连摆手:“哪能呢?”

    酒席上,田庆斌一直笑容满面,唐逸自也与他虚与伪蛇,官场上有时候莫名其妙的就会结下仇,看来无端端在省委多出了一个敌人,唐逸也有些无奈,而田庆斌平调进督查室,自然是为了镀金,想来一两年的时间,就会另有所用。

    督察组回省城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唐逸站在办公室窗前,看着窗外柳树上绽放的嫩芽,鼻腔里仿佛能嗅到那清新的绿意,心神也随之一畅。

    回到座位,看看台历上用红笔圈起的三月三十一号,齐洁的生日又要到了,今年却是送她什么礼物呢?

    电话叮铃铃响起来,唐逸接起,田卫兵的声音响起:“唐书记,看来我不和你联系你是想不起问候老朋友啊!”

    唐逸就笑:“哪能呢?”

    两人互相问候了几句最近地工作生活等闲话,田卫兵就问:“听说小田得罪你了?”

    小田?唐逸微微蹙眉。

    “啊,就是田庆斌,他是我一远房亲戚,昨天我才听说的,这人,唉,你就大人大量,别和他计较?”

    唐逸就笑:“田家出人才啊!”

    听这话,田卫兵可就有些紧张,“八竿子打不着的一远房,多少年没走动了,今年过年时我回老家,才认得这么一个哥。”

    唐逸笑道:“开玩笑呢,没啥,就那点事,你不提我都忘了。”

    田卫兵哈哈笑道:“还是你宽厚,要搁我,非把这小子折磨的死去活来,要不老头子说我成不了大器呢?”

    唐逸笑笑,心说我倒也想,不过他远在省委大院,却是无从下手罢了,督查室搁着这么一号人物,总是有些隐患的。

    这时田卫兵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道:“张省长过些日子就会病退,你知道吧?”

    唐逸听二叔的电话里隐晦地提到过,张省长到底还是垮了,不过中央为了安定团结,却是给他留了颜面,用病退这个还算体面的理由结束他的政治生涯。

    唐逸知道,接下来,辽东省甚至更高一层就会展开一场博弈,想来田朝明却是盯上了这个位子。

    “喂,你就没收到啥风?”田卫兵想来是想打探下上面对这个位子。对田朝明是怎么个看法。

    唐逸笑道:“我现在两耳不闻窗外事。”

    田卫兵知道他不肯说。也不会说,给唐逸打电话其实主要还是解释田庆斌的事,寒暄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唐逸却是微微蹙眉。田朝明对这个位子很心热,但从自己收到的种种消息分析,这个位子花落谁家实在是个未知数,但不管怎么排,怕也排不到田朝明,就不知道到时候他会不会产生什么抵触情绪。

    正琢磨辽东省委的事儿,林国柱轻轻敲响了门,进来后汇报了下午的行程安排。最后想起唐书记地吩咐,提醒说:“唐书记,顾主任搞得经济理论辅导班开讲了,您以前不说过会去听听吗?”

    顾主任就是市委办公室主任顾喜武,挺有创新意识地一名干部,最近联系安东大学经济学教授。给市委机关干部辅导辅导市场经济知识,此举得到了古忻明大力支持,针对一些党员干部经济知识薄弱地问题,中央多次下文要求加强机关干部地理论教育,顾主任此举却是走在了全省的前列,古忻明自然会大开绿灯,全力支持。

    唐逸从后门进入小礼堂。找个位子坐下。旁边地干部见到他,慌得手足无措打招呼。唐逸作个噤声地手势,指了指台上的教授,示意继续听讲。

    台上头发花白的教授正在通俗易懂的讲解市场经济的好处:“为什么要搞市场经济?因为现在全世界所有的发达国家,搞的都是市场经济,事实证明,搞计划经济不行。不管哪一种社会制度,归根结底,要能够满足老百姓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生活地需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像前苏联,老百姓连面包都吃不饱,还谈什么建设社会主义!结果一夜之间,就垮台了。”

    “市场经济为什么能够促进社会的发展,是因为它在满足每个人私利的同时,极大地促进了社会的发展,增进了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让这个蛋糕越做越大。比如你是生产牛奶的,我是生产面包地。为了发财,你要生产最好的牛奶,这样才有销路;而我是生产面包的,我为了自己发财,也要生产最好的面包。做牛奶是你最擅长的事,而做面包是我最擅长的事。通过交换,你吃上了最好的面包,我喝上了最好地牛奶,我们干地是自己最喜欢的工作,我们很有成就感,不知不觉中就发了财,这就是市场地好处,交换的好处,可以让各种生产要素在全球自由地流动,以最少的投入,最低廉的价格,提供质量最好的产品!”

    唐逸微微点头,不是那些枯燥的理论知识就好,不然这些机关干部能听得进去才怪,那才真的成了走过场。

    讲课结束,李教授更笑呵呵道:“每周一和周三我会在安东大学综合楼阶梯教室讲市场经济学,欢迎大家来听听,不过,不是免费的,每学期每人三百,在这点上,我是完全遵循市场规律的。”

    礼堂里爆发出一阵掌声和欢笑声,唐逸站起来,悄悄退了出去。

    晚上回到家,立时觉得家里冷清清的,没了宝儿的家仿佛一瞬间就失去了欢笑。

    吃过晚饭,兰姐帮唐逸泡好茶,就小心翼翼请示:“唐书记,我想去看宝儿,今晚不回来了,明天早上五点我来给您作早餐。”

    宝儿却是被寄宿在了小霞家,这是唐逸想出的折衷办法,兰姐可以隔三差五的晚上去看她,使得宝儿既不会想妈妈,又可以和小朋友们真正玩到一起,作为一名普通的小女孩健康成长,只是想起临别时宝儿泪汪汪的双眼,唐逸心里就一阵疼,自己,可是真的将宝儿弄得伤心了,她大概以为自己不喜欢她,不再要她了吧?

    “宝儿,宝儿最近好吗?”唐逸端起茶杯,脸色很平静,谁又知道他现在心里的落寞和刺痛?

    “挺,挺好的。”兰姐心里却叹息,宝儿自从去了小霞家。虽然很快就适应了新生活。每天笑嘻嘻和小霞妹妹一起玩儿,一起上学,好像很快乐的样子。但宝儿却是再也不提唐叔叔。就好像遗忘了唐逸这个人一样。从这点看。可不知道小丫头心里有多伤心。现在兰姐却是有些后悔,不该提议叫宝儿去读寄宿。

    唐逸本来想问宝儿有没有提自己,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喝了口茶,说:“也不用那么早回来,赶得上给李婶作早餐就成,我去单位食堂吃,你。你把宝儿的早餐作好一点。”

    兰姐走后,唐逸慢慢靠在了沙发上,眼前浮现出宝儿可爱的笑脸,一股深深的疲惫袭上心头,唐逸轻轻叹了口气。

    百无聊赖的傻坐了好久,唐逸拿起电话。拨通了林国柱家的号,“国柱,帮我办一张安东大学李教授周一周三晚上那个听课证,恩,就这事。”

    挂了电话,望着偌大地客厅,那孤寂地感觉却压得他仿佛气也喘不上来。唐逸快步上楼。直到躺在床上,点开天棚。看着那满天星光,心胸才为之一畅。

    拿起电话分别给小妹和齐洁打了个电话,感受着小妹的清雅宁静,齐洁的如水柔情,唐逸才渐渐进入梦乡。

    唐逸打车赶到了安东大学,此时地他穿着黑色休闲装,头上太阳帽压得低低地,看起来十足就是一个清秀的学生,其实就算他摘掉帽子,大学里又有几个人能认识他?毕竟大学生很少有人会看当地新闻报刊,对市委某个副书记更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兴趣。

    综合楼两座阶梯教室是安东大学最大的教室,可以容纳三四百学生,马列哲学等公共课通常七八个班在阶梯教室一起教学。

    李教授在安东很有名气,他的经济学辅导班学员成分很杂,不但有大一到大四不同专业的学生,更有校外在职人员,阶梯教室几乎爆满。

    唐逸在最后排角落坐下,听着教室里嗡嗡的噪音,心情却很不错,如果每天晚上再叫自己孤零零呆在那大客厅里,只怕早晚会发疯,或许,只有慢慢适应了没有宝儿的日子,才能恢复以前古井不波地心境。

    香风扑鼻,身边有人坐下,唐逸眼角瞄了一眼,就是叹口气,真是撞邪了,忙转过头,将帽子又向下拉了拉。

    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白燕俏丽而妩媚,拿出笔记本,蓝色钢笔,大概是温习上堂课的内容,很用心的样子。

    唐逸就一阵奇怪,你一个公安跑来学什么经济学,简直是不务正业。

    但等教授上台开始讲课,唐逸却是知道,自己进错了教室,这是张教授的法律班,唐逸摇摇头,遇到白燕就没什么好事,进教室也能进错,李教授的经济班应该是在另一座阶梯教室,而教室门前的学生检查证件也太不仔细,想来是只看了看公章和照片,根本没注意课程名。

    不过张教授娓娓道来,唐逸却渐渐听得入神,现在许多基层干部法律意识薄弱,对这些基层干部进行普法教育是大势所趋,看来,自己需要与政法委顾占东谈谈了。

    唐逸来听经济学,一大半原因是因为今天没有应酬,又不想独守空房,算是出来散散心,顺便充充电,领导干部地脱稿讲话水平通常也被用来衡量这名干部的能力,是以领导干部却是需要各方面理论都涉猎一些,而听张教授**律讲政治,却是令唐逸大有感触,听得连连点头,心说以后有时间倒是可以来听听,法制社会的建设可是新世纪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每天的课程一讲七点至九点,两小时,分为两节课,中间休息十分钟。第一节课结束后,唐逸本想出去抽颗烟,但见白燕与另一边的学生讨论问题,却是动也不动,只好作罢,就在略有些郁闷之时,过道旁走过来一名高大健硕的帅气青年,停在白燕地课桌旁,伸手将两张电影票放在白燕地笔记本上,说:“白燕,明晚我请你吃饭,看电影,《罗马假日》,很经典的爱情故事!”

    唐逸一口气呛到,大声咳嗽起来,那青年皱眉看了眼唐逸,没有说话。

    唐逸却是哭笑不得,看得出,这名青年对约女孩子很老道,丝毫没有新手地那种局促忐忑,加之帅气的外表,约白燕时附近几名女孩的嫉妒和议论,想来也知道这名青年是安东大学的风云人物,所谓情圣级别的人物吧。而现在的白燕装束比较青春活拨,加之少妇独有的妩媚,倒也不难想象为什么“情圣”会被吸引。

    “我没时间!”白燕将票递回去,“谢谢你的好意。”

    情圣倒是很痛快的收回了电影票,又说:“后天晚上,我们跟辽东理工的比赛,你会来给我加油吧?”看来他大概是校队的运动员,想来不是篮球就是足球。

    “不要拒绝,我会等你的。”情圣也不等白燕说话,就大步离开。

    白燕身边那文质彬彬的学生就嘀咕了一句:“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唐逸一怔,仔细看去,却见那学生看白燕时眼神分明就有爱慕和欣赏,白燕却是又小声向他请教问题,学生就耐心给白燕讲解,恩,这个是才子型,唐逸有了结论。

    这个白燕,倒成了少男杀手,唐逸可笑不得的摇摇头。向下拉了拉太阳帽,站起来,白燕和才子就知道唐逸想出去,都站起来让路。

    唐逸来到教室后门,却见七八名学生点了烟过瘾,情圣也在其中。

    唐逸的包已经叫军子送回家,他身上只揣了几百块钱,摸了摸,幸好当时顺手将烟塞进了裤子口袋,唐逸摸出烟,点了一颗,却听情圣咦了一声,凑过来道:“中华?真的假的?”

    唐逸就掂出一颗扔给情圣,情圣将自己手里的烟丢掉,拿着中华在鼻子上嗅了嗅,一脸的陶醉:“真货!”

    唐逸笑笑,也不理他,情圣点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随即问唐逸:“你哪个系的?我以前没见过你。”

    唐逸靠着门框吸烟,随口道:“校外职工。”

    情圣恍然大悟:“和白燕一样啊,嘿嘿,我开始见到白燕也以为她是学生呢,喂,你刚才和白燕坐一起,你认识她?”

    唐逸摇摇头,情圣就向唐逸诉苦水:“你们社会上的女孩就是难追,借口一堆一堆的,这个白燕你猜她说啥,她说自己结婚了!你说说,你信吗?我跟了她几次,都是自己打车回家,也没见有人接她,我看啊,男朋友她都没有。”

    唐逸笑笑:“那可不见得,或许人家爱人工作忙呢。男朋友随身伺候,结了婚的爱人可就不见得那么殷勤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