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团结和斗争-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章 团结和斗争

第三十章 团结和斗争2017-11-8 23:44:31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回到安东后。古忻明没有食言。在新华酒店十一层地豪华包间为唐逸庆功,十一名常委悉数到齐,算是对唐逸大大地褒奖。

    吃过饭,有几名常委告辞,古忻明却是兴致不减,同唐逸。齐茂林。金向阳。曾怀民以及秘书长高天来到了小歌舞厅,李金蓉早已安排好清一色漂亮地服务员,陪领导跳舞。

    唐逸和一名年青女孩儿跳了一曲。就坐回茶座上休息。对来邀请他跳舞地女孩一一婉拒,陪其他领导跳舞这些女孩子或许有些无奈。有些厌恶,但邀请唐逸。却各个很是兴奋,充满期待。

    唐逸咂了口茶,觉得味道有些不对,就推到了一旁。点上了一颗烟,看着那些或矮胖,或衰老地身躯每人搂着一名年青活泼的女孩儿在场里打转。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

    李金蓉挂着讨好的笑容坐到了唐逸身边,问:“唐书记。为啥不跳了?”

    唐逸摇摇头:“有些累,再说。这些女孩子是自愿地吗?多少有些行政命令的强迫吧?这不是什么好风气!我看你们酒店应该就这件事重新研究,怎么样能在完成接待任务的情况下保证尊重每一个职工自己的意愿。”

    李金蓉笑容僵住。却是想不到唐逸突然抨击起领导干部跳交谊舞这种小事。

    唐逸就是想借她的口将自己地话传出去。几个月的风风雨雨,自己不就是为了争得现在的话语权吗?

    唐逸回安东后,已经从林国柱口中得知古忻明开了一次意图将自己削权的常委会议心知这么一闹。古忻明颜面尽失,必定将自己视为极大的威胁。现在自己只有尽量站进王小风的队列。在王小风庇护下夹缝求存。同时也尽量帮王小风争得最大地话语权。

    古忻明地手段自己见识了,不到他认为可以出手击倒自己地时机。他是不会贸然出手地。而经过这几次较量,他怕是会更加谨慎。而且不管怎么说。几次较量后,古忻明的威望或多或少会受到损害。其它常委未必没有新的想法。

    不过唐逸最喜欢的还是能与古忻明和解,唐逸更想的是双赢。将安东经济搞上去,古忻明和王小风也会是受益者。互相倾轧。却是必定会影响安东地发展。

    但唐逸也知道一句话。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古忻明或许官场斗争经验丰富。手段高明。但目光却不够深远。想更进一步成为省部领导。那是难上加难,和一些市县一把手同样地通病。只知道打击可能威胁自己地位的人,却不知道通盘全局,利用和棋来为自己争得最大利益。

    李金蓉讪讪离去。高天却又走过来坐下,他这个大管家一直在旁边操持,却是没怎么跳舞。

    “唐书记。这茶不合你口味吧?”高天笑呵呵的道。“是古书记最喜欢地毛尖。”

    唐逸听了微笑着道:“也不是不合口味。一时间育些不适应而已。”拿过茶杯,咂了一口,微微点头:“细细品尝,也算是一杯好茶。”

    高天赞许地笑笑。拿起自己地茶杯喝了一口,说:“就是茶叶的味道冲了一点。但用心品尝。比唐书记喜欢喝的大红袍也不差的。”

    唐逸笑道:“这我可不认同。你也要细细品过才能下结论吧!”

    高天一笑,转开了话题,说:“唐书记对林秘书的表现还满意吧?”

    唐逸点点头:“恩,工作很称职,很能干。是个好苗子。”

    高天就说:“既然这样,林秘书的行政级别问题是时候解决一下了,作为市委主要领导地专职秘书,工作又得到领导地肯定。却一直以来卡在副科级。这不说明我们市委办的工作有问题吗?”说到后来就笑了起来。

    唐逸微微一笑。正想说话。却听舞曲毕,接着古忻明几人说笑走过来。高天站起来迎了上去。

    中午几名秘书

    又在食堂碰了

    面。这一次几人

    地心情迥异。林国柱接到办公室通知。自己地级别调为正科心情大好,去食堂的路上遇到黄琳,黄琳连说恭喜。并要他请客,两人说笑着进了小餐厅。惯例去5号包厢。却见阚国立小蔡几个已经坐里面了。

    金向阳地秘书小金也是朝鲜族人。或许生活环境地问题,人比较质朴,这几个秘书里大概他是花花肠子最少地一个,见林国柱进来。马上跟着黄琳一起起哄要林国柱请客加菜,林国柱满口答应,说实话林国柱最近手头宽裕许多。唐书记每月给他定的招待标准是2000。年后更是从来几十条烟酒,加之现在巴结他的人也越来越多,林秘书倒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作大领导秘书的好处。

    尤其是招待费一项上。其实领导的专职秘书根本没有固定招待费用,却是唐逸不大用公家地接待费。又不好显得太突出,就划出一部分招待费给林秘书。由他吃喝拿了发票去行财科销账。就当自己用了那笔接待费。

    林秘书有时候琢磨,作秘书作到整天占领导便宜的份上。大概自己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吧?也为此。他更觉自己有先见之明,紧跟唐书记步伐。前程必定一片光明。

    小金张罗自己请客。林秘书自然豪爽的答应,加了几道菜。小餐厅服务员都是很漂亮地妹子。高天亲自从新华酒店挑选地,而能进市委市政府地小餐厅。不但工资待遇翻一番。最主要地是每三年合同期满后。都能被解决正式工作甚或户口问题。也就难怪这些小姑娘对小餐厅工作趋之若骛了。

    “啊,还有。唐书记在这里不是留了几斤美国鸽肉吗?切一半给炒个麻辣鸽。”林国柱突然想起唐书记说过放在食堂地鸽子肉他不怎么喜欢吃。要自己有时间给消灭掉。今天可不是高兴的日子。开开荤。尝尝美国地鸽子肉。

    漂亮地服务员答应着,记下菜名,去后厨下单。

    黄琳却是不放心地说:“国柱。可别得意忘形,唐书记地鸽肉是留着招待客人的吧?”

    林国柱笑道:“我有分寸的。唐书记早上和我说地。今天加盘炒鸽,算是慰劳慰劳我,大家一会儿别客气啊。美国鸽肉。听说几百块钱一斤呢。今天都尝尝鲜。”

    这些秘书哪知道林国柱是吹牛。都是又羡又妒,唐书记阔绰他们都知道,不说传闻中装修地好似皇宫般豪华。就说食堂用餐,唐书记经常放食堂一些珍稀的山珍海味留待他招待客人时用,这一点。就是古书记也比不得。现在看。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带着林国柱也抖了起来,却是能吃到几位常委也品尝不到地美味。

    黄琳就笑:“好啊。那我们就跟着你沾沾光,尝尝美利坚地鸽子是啥味道。”

    林国柱心满意足地回了办公室,或许是因为是舶来品,鸽肉的味道吃起来鲜美异常。几个秘书都是赞不绝口,再想起方才小蔡铁青的脸,阚国立的尴尬表情,林国柱心里就是一阵快意,总算报了当初地一箭之仇。

    趴在办公桌上眯了一小觉,办公室门响,他马上条件反射般坐直,唐逸笑着摆摆手:“继续睡。我来得早了。”

    林国柱忙去洗了把脸。回来后向唐逸汇报下午地行程。今天下午三点是全市新农村经济会议。唐逸提议召开地。市委农办,发改委。抉贫办。农业局,交通局。财政局,林业局,水利局国土资源局粮食局供销社农机局畜牧兽医局,农村信用合作社等市直机关。企事业局的一把手。以及各县抓农业的党政领导均会出席。

    汇报完工作,林国柱琢磨了一下,觉得还是同唐书记说一声好,就道:“书记,您放食堂的鸽子肉今天被我消灭了一半。”

    唐逸就是一笑:“味道怎么样?”

    林国柱忙不迭点头:“好吃。肉味鲜美。我舌头差点吞下去。”

    唐逸笑笑,就低头看文件。林国柱忙退了出去。

    其实那鸽子肉不过是美国普通地肉食鸽,唐逸尝了尝。觉得肉有些糙。就再懒得碰。这些日子却是险些将它忘掉。

    今天林国柱一提。唐逸倒是想起来。自己当初却是准备从美国引进肉食鸽养殖,后来和相关专家请教了下,肉食鸽养殖适合产业化发展,以农村户小单位养殖却是成本高。收益小。唐逸也就将这事放下了。不过琢磨一下,发展几个肉食鸽基地,不管怎么说。附近农民也会受益。只是鸽肉的销路是个问题,是,自己可以将肉食鸽基地搞成特供纽约大酒店集团地供货商,但这不是什么好办法。总不能自己每到一处施政,就要靠海外的强大实力来为当地民众造福吧?最主要地还是要想办法真正推动农村的第三产业。尽力缩小农村改革中出现的贫富差距。使得大多数农民能从改革中获益,则自己也就问心无愧。

    新农村经济会议在市委地小礼堂召开。市电视台也派出了摄制组,领头地记者舒婕漂亮大方。齐耳短发。穿着一身秀气的白西装,标准地都市白领丽人。

    唐逸主持会议。此外列席参加会议的还有秘书长高天,人大常务副主任江浩然。财政副县长李国起,农业副县长朱国涛等市委市政府领导。

    市农办主任谷祥恩作了会议报告,主要就是全市29个部委办局围绕9个面上专题和5个重点专题。深人农村开展调研获得的成果。

    唐逸也讲了话。这种大范围会议无非就是套话空话,唐逸认为。报告客观地反映了我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工作的开展情况。肯定了近期新农村建设取得的成效,并且指出。安东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进展较快。但仍存在一些急需解决的问题,例如市县新农村建设机构普遍力量单薄,人员较少,办公经费缺乏,难以发挥综合协调作用等等。

    会议结束,唐逸留下部委局办一把手,在县委会议室召开小范围座谈会。

    舒婕却是燕子般跳到唐逸身前。一脸清新明快地笑容。“唐书记,我能不能对您作个专题采访?新农村建设,说得真好,我看过您许多的会议讲话,您地理论总是这么新颖,”

    唐逸看看表:“改天吧。你和我地秘书约时间。”

    舒婕甜甜地说声谢谢。

    二楼会议室地座谈会才是今天唐逸地目标。进会议室时,十几名部委局办地一把手和两个县级市副市长。一名满族自治县常务副县长已经在椭圆会议桌旁坐好。

    唐逸坐下后眉头就是一皱。好大地酒味。扫了一眼,右数第四个位子上,那名满族自治县的副县长脸色通红,双眼还有些朦胧迷离。

    唐逸收回目光。清清嗓子说:“大家都是有丰富农村工作经验地干部,对农村改革地利弊都有着清醒的认识,这次地座谈会我就是想听听大家的心里话,大家不要有顾虑。畅所欲言,如何才能更好地推进安东农村改革?都谈谈自己地看法。”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低着头,拿着笔在笔记本上专心地记录着什么。

    唐逸微微蹙眉。抉贫办刘存看了眼唐逸脸色,第一个开了口:“我谈谈我地看法吧,我呢。一直与农村困难户打交道。尤其是偏远山区的困难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地生活是很难想象地。五难户。没水吃,没电用。甚至有的困难家庭一家人合穿一条裤子,这不是开玩笑,是我亲眼所见,所以我认为吧,进行新农村建设时。首先就是解决这些困难户地生活问题。”

    “第二点。前些年市里曾经推动山区养殖业。主要就是养貂。开始两年最先吃螃蟹地人确实致富了。但等农民们看到了收益,开始大面积养殖时,国际市场貂皮地价格下滑,使得大量农户赔光了棺材本,是以这两年政府号召农民搞第三产业。搞荒山种植,挨家挨户地宣传,收效却很小。为什么?怕了!认为政府是糊弄人,想推动农村建设,就要消除农户心里的疙瘩。”

    唐逸看着刘存侃侃而谈。微微点头。还记得那次和齐洁在游戏室玩游戏时听过对他地风传,但这人却是很有些眼光。不管是为自己解围争得自己地好感还是他条理分明的谈话。都说明这个人确实不容小觑。

    有刘存起头,其它部委局办的一把手们也纷纷谈了谈自己地看法,唐逸默默在笔记本上记录着,思索着。

    “呼……”突然一个不协调地声音响起,唐逸转眼看去。却是宽城自治县杨副县长坐着就打起了瞌睡,更要命的是。头一点点下垂时竟然发出了呼噜声。

    杨县长身边地干部急忙用胳膊捅他。唐逸微微一笑,说:“会议也差不多了,如果大家没其它意见。散了吧。至于杨县长,明天应该醒酒了吧?小李,给他发个通知。明天叫他来纪委干教室报道,我看这名同志,应该重新进行党性。党风和党纪的教育。”最后一句话是吩咐记录地秘书。

    在场的干部都有些吃惊,这些人大多消息灵通。对唐书记几次捋古书记虎须都略有所闻,对这位年青地书记感到好奇之余又都有些畏惧。果不其然,杨县长撞到了枪口上,纪委干教室报道?进行党纪再教育?大家都憋着笑,装出一副认真整理笔记地模样,等唐逸出了会议室,才有和杨县长相熟的过去叫醒他。在他耳边低语,杨县长脸色一下惨白。

    中国城三楼地包厢,唐逸懒洋洋靠在沙发上。拿着精致地小啤酒瓶和陈达和碰了碰。一仰头。灌进了小半瓶,也就和陈达和在一起。唐逸才能得到难得的放松。

    “过几天我去延山谈高速公路,有啥要办地事儿没?”唐逸笑呵呵问陈达和。

    陈达和嘿嘿一笑:“没有,这个月底就将我的老丈母娘接过来,延山。也没啥可挂念地。”

    唐逸摇摇头。笑道:“你呀。我都险些被你骗了。你要说王珊做生意地话。我帮你琢磨个好点的路子啊。”

    陈达和讪讪道:“怕你批评我。再说了。也不指望她赚啥钱。体面清闲,赚个零花钱就行,搞太大容易招苍蝇。”

    唐逸赞许地点头:“老陈。政治上比以前成熟多了。我看将来你可以更进一步。”

    陈达和挠挠头:“再进一步,厅级?唐书记我和你不说瞎话,我老陈做梦可都没梦到过。”

    唐逸就笑。拿起啤酒喝了几口。

    “唐书记。听说最近你和古忻明闹得很不愉快?”

    唐逸好笑的看了陈达和一眼。这个老陈,也学会转弯抹角套话了,也不瞒他。说:“恩。所以你要处理好同他地关系,要谨慎谦虚。”

    陈达和哈哈一笑:“我老陈一向很谦虚的。”

    唐逸摇摇头,提起古忻明。就觉得有些头疼。不过遇到一时难以击垮的政治对手时。与其在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中做到共存。是每个当权者都要面对地课题。

    处理和古忻明的关系甚至得到了老太爷地关注,叫二叔专程打电话问了下为什么和当地一把手关系搞得如此之僵。

    唐逸也知道自己有些急进,作为五六把手地副书记。经过一系列动作隐然成为古忻明,王小风两极之外的第三极,也难怪古忻明将自己看作了威胁,老太爷大概也觉得自己不够稳吧?

    当然。二叔电话地另一层意思自然是看看自己需不需要帮助,如果关系真地恶化到你死我活地境地。唐逸又应付不来的话,唐家自然会出手。唐逸笑着说自己会看着办。总不可能每次遇到想打击自己的政治对手。就要靠家族帮忙,随着自己地位地提升。家族并不是万能地,而且靠唐家打击东北一个小地级市上的政治对手。自己可是唐家第三代中的佼佼者,身上地光环未免会黯淡许多。

    田朝明也打过电话关心了一下唐逸,透露了一下他在常委会上提议调整古忻明地工作。刘书记却力保古忻明的情形。当然。话是不可能讲明的,只要唐逸能领会就成。

    唐逸就更有些挠头。不说古忻明背后的关系。就说明面上支持他的刘书记。虽说几年后就会退休,但却是老而弥坚。中央地面子都不大卖。

    当然,刘书记没能进入中央人大或者政协。田朝明自然满腹怨言,硬生生就被压了这一届,是以田朝明地话唐逸也不尽信。

    想起这些天京城。省城的电话。唐逸就又叹口气。拿起啤酒咂了一口。

    “老陈,我叫你查的事怎么样了?关于抉贫办刘存那档子事。”唐逸突然想起了这事。

    陈达和撇撇嘴:“强奸啥地纯属胡说八道,自由恋爱,搞大了肚子,准备退学结婚。”

    唐逸点点头。陈达和又道:“不过刘存这个人风评不大好,都传他的经济上有问题,检察院和纪委收到过一些匿名信,也进行过调查,最后不了了之。”

    唐逸笑笑:“风评,是个值得研究地字眼啊!”

    回到家已经十一点多,却见兰姐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唐逸回来忙快步走来帮唐逸拿包。兰姐地睡衣睡裤是质地很好的白色羊绒织成,紧紧寒在身上,胸脯高耸,屁股翘翘地,走过来时柔软地小腰股扭动,极为性感撩人。

    唐逸现在倒有些适应兰姐地殷勤,将包交给她,双手一张,兰姐将他身上风衣脱掉。挂在旁边地衣架上

    唐逸坐到沙发上,兰姐马上冲上一杯香茗。又在唐逸身边坐下。送上讨好地笑容:“唐书记。泡泡脚吧。”

    唐逸摆摆手心里也好笑。这话每天兰姐都要说一遍。不累吗?随即道:“那些药你怕过期地话就自己用吧。改天让我看看能泡出啥好样子!”说着话不由自主低头扫了眼。兰姐最喜欢穿那双粉红色地小绣花拖鞋。雪白的小脚被衬得更为好看诱人。

    注意到唐逸地目光,兰姐将粉嫩的小脚向后偷偷缩了缩,唐逸楞了一下。随即就是一阵火气涌上来,难道在兰姐心里自己是个色狼,甚至有可能非礼她?

    瞪眼道:“你干嘛!”

    好久没见黑面神横眉冷目。兰姐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没。没干啥……”

    唐逸冷哼一声:“拿我当什么人?把脚伸出来!”

    兰姐犹豫着,但见到唐逸严肃地脸色。低下头。咬着红唇。慢慢将一对雪白娇嫩地小脚从拖鞋里拿出来,委委屈屈地向唐逸伸了过去。

    唐逸怔了一下。随即气道:“搞什么?我地意思是你大大方方坐着就得了。别搞那些小动作!”

    兰姐啊了一声,忙将粉足伸进拖鞋里心里却也有些冒火。古代说伴君如伴虎,这个黑面神。比皇帝还不好伺候,官越大心思越难琢磨!

    唐逸生气之余。又觉得好笑。唉。这个兰姐,真是个活宝。

    掀开茶杯盖,茶香四溢。却是可以喝了,唐逸品了一口。笑道:“要说我还是喜欢大红袍。”

    兰姐见唐逸终于露出笑脸,忙将自己盘桓好久的想法说出来:“唐,唐书记,我。我有点事想,想和您商量下。”

    唐逸恩了一声:“说。”

    “是。是关于宝儿地,我,我想送她去寄宿学校。”

    唐逸就皱起了眉头:“你没搞错吧?她才多大,就去读寄宿学校。小孩子就该健康活泼地在家人身边成长。寄宿学校?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

    见唐逸真的发了火。兰姐吓得低下头,半天不敢说话。

    唐逸随即知道自己反应有点过激。兰姐是宝儿地母亲。不管她地想法对不对。也不带自己这样骂人地。

    缓和下语气。说:“为啥有了这个想法?”

    “我,我看到广告说,那所。那所学校管理很好。百分之,百分之九十的学生都可以考上一中……”

    唐逸摆摆手:“上不上一中能咋了?再说,宝儿上啥学校还用你操心?”

    兰姐不敢再说,咬着嘴唇小声嘀咕:“你总不能管她一辈子吧?”

    唐逸却是听得清楚,怔了一下。随即慢慢思索起这句话。

    “宝儿。宝儿学习不好,就。就喜欢和您一起看报纸,而且。而且也没有朋友,她,她带朋友回家,第二天人家就。就不和她玩了。我怕,我怕这样下去。她,她长大了……”兰姐确实很担心,宝儿受唐书记影响很大,不咋喜欢学习,整天看些乱七八糟地知识,也不合群。因为和同龄的小朋友根本说不到一起去,仅有地几个和她玩地朋友。来家里做客后就渐渐疏远她,如果唐书记真能永远带着宝儿还成,如果有一天唐书记不需要自己作保姆了,那宝儿以后怎么办?童年经历了这么豪华奢侈地生活,她能过的下粗茶淡饭地日子吗?

    唐逸很快就明白了兰姐的心思。轻轻点点头,兰姐的想法还真地有些道理。宝儿固然聪明懂事。但在形成初步地世界观和价值观地年纪。过着被溺爱地小公主生活。对她的成长确实不利。学习成绩固然不重要。但从小养成一种竞争意识。让她体验到什么是失败却是必须的。如果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一路顺风顺水,宝儿长大后。如何在社会上立足?

    唐逸看了眼兰姐,这个小女人。倒是很有些想法。

    “唐书记。放她在寄宿学校地话,寒假暑假还是能来看您的。”兰姐低声下气的哀求,倒好像宝儿是唐逸的亲骨肉。

    或许?真的应该将宝儿放进寄宿学校去受受苦?一般来说。这么小的孩子放进寄宿学校真的是有害无利。但宝儿情况特殊,放进寄宿学校未必是坏事。

    唐逸思索了好久。道:“这样吧。我再想想。如果实在没好办法就叫宝儿去寄宿,好不好?”

    兰姐笑靥如花。说:“谢谢唐书记,谢谢唐书记。”

    兰姐迈着性感的小步子回房。唐逸又琢磨了好一会儿宝儿地事,最后叹口气,明天的事情解决后再说吧。

    拿起手包。从里面翻出几页材料,是经济部门一些有潜力地干部,唐逸慢慢翻着,琢磨着杨副县长地处理情况。明天地碰头会,又会是一场艰难的交锋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