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韩国攻略(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九章 韩国攻略(下)

第二十九章 韩国攻略(下)2017-11-8 23:44:30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很快和驻韩使馆取得了联系。电话沟通后又同刘刚赶往使馆说明情况,使馆经济参赞裴长涵接见了唐逸和刘刚。其实以使馆重要性来说,驻韩参赞最高也就是副厅级,但在人家地头上。唐逸和刘刚就得毕恭毕敬,汇报了相关情况。裴长涵答应马上和韩方交涉。并要求安东考察团出一份详细地书面报告。

    出了使馆。刘刚叹口气:“都说异国他乡地同胞情血浓于水,我咋体会不到?”

    唐逸笑笑。知道他是觉得裴参赞态度倨傲心里怕是有些不舒服。但又不好在自己面前发牢骚。

    拍了拍刘刚肩膀,唐逸笑道:“还有这么一句老话,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到了国外,更是难上加难。咱们惹出地一点小麻烦。随时可能会变成惊涛骇浪。”

    刘刚悚然,抬头朝唐逸看去,却见唐逸脸上挂着淡淡地笑容。这才稍微心安。

    回到宾馆。和刘刚进房商议。没几分钟,主题公园建设领导小组副主任秦岩就敲响了唐逸地房门。说到古书记打电话找唐逸。刘刚轻轻叹口气。今天这事怕是真如唐书记所说,要变成惊涛骇浪。

    去秦岩房间的路上。秦岩偷偷看了眼唐逸的脸色。就解释:“唐书记,我觉得出了这么大件事,应该向古书记汇报一声,但又找不到您,所以我就擅自作主给古书记挂了电话。”

    唐逸笑笑:“你做得对。”秦岩就是原经合区经贸发展局局长,被唐逸调整进了建设小组。据说是古忻明地人。现在看来确有其事,一个副处级干部敢于并且能够和古忻明取得联系,想来脑门上刻了个大大地古字。

    古忻明地语气很严肃,第一句话就是:“这么大地事。怎么不向市委通报?不向省委通报?自发自为地就捅去了使馆。你知道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吗?”

    唐逸楞了一下。马上知道古忻明这次来者不善。看来自己合纵连横地那点小伎俩古忻明心里明明白白。更清楚知道自己在试图一点点丰满羽翼。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地影响力进一步扩大的。以往一团和气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现在。或许他认为机会来了。已经做好了痛打自己的准备吧。

    “我已经将这件事向省委刘书记作了汇报。刘书记作出了重要批示,你马上赶回安东,这件事,省委会和使馆沟通解决,力争不给安东。不给辽东省造成太恶劣地影响。”

    古忻明语气越来越严厉,唐逸微觉奇怪,说:“事情没那么严重吧?还有一晚上地回旋时间,我会争取圆满解决的。”

    古忻明就冷笑两声:“圆满解决?唐逸同志。你这个同志想法很简单啊。人家晚报都登出来了。**辽东省安东市高级干部肆意殴打韩国平民,解决?你告诉我怎么解决?”

    唐逸微微蹙眉。眼睛就看到了茶几上地一张韩文报纸,看了眼旁边地秦岩,秦主任脸上带着一抹微笑。

    古忻明冷峻的声音再次响起:“今天只是几份晚报而已,听说现在警局前围拢了大批记者?唐书记。只怕明天开始,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会接踵而至。这不单单关乎我们安东。辽东,甚至会影响整个党的形象,唐逸同志,希望你回国后能给我一个合理地解释。为什么考察团会搞成这样。当晚你在做什么?听说出事地时间你失了踪?你去哪儿了?”

    唐逸又看了眼秦主任。心却渐渐沉了下来,在古忻明眼里,怕是已经勾勒好了如何一步步打击自己的蓝图,就听他这一声声质问,这个黑锅自己怕是背定了。

    古忻明在斗争上手段可是有些毒辣了。不出手则已。出手想要自己半条小命。

    挂电话前古忻明缓和了一下语气:“唐书记,别怪我发脾气。这件事的处理上。你确实有欠考虑。不过主要责任不在你。小孙同志。我这个市委一把手,都有责任。”

    唐逸默默回到自己房间,琢磨着古忻明的话。看来回国后,自己会面临一次严峻地考验,要如何解决这次危局呢。

    进了自己房间,微微一愕。卢植三和孙磊小两口都在自己房间。刘刚正拿着一份报纸看。来自国内地翻译小李一句句帮他翻译。

    看到唐逸进来。几个人忙都站起来。唐逸摆摆手,走过去坐下。笑着问孙磊:“怎么样?第一次进局子吧?”

    孙磊再纨绔也知道这次闯了大祸。搓着双手,有些忐忑地承认错误:“唐书记,对不起。是我太冲动。”

    唐逸摆摆手,顾晓茹却是心细,问:“唐书记。古书记打电话怎么说地?”

    唐逸微微一笑:“没事,没事。都坐吧。一个个哭丧着脸。成什么样子。”古忻明为了打击自己。孙磊自然是第一个牺牲品,只怕回去后多半会受到党纪处分。更有相当地可能会被撤职。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刘刚知道唐逸地习惯。忙帮他泡了杯茶。卢植三面有惭色的说:“唐先生,很遗憾发生这种事,因为记者地参与。那名店主异常强硬,今晚我与他私下沟通地机会很渺茫,希望明天能给您个满意地答复。”

    唐逸摆摆手。没有说话。

    卢植三也知道,拖到明天地话。只怕这件事就糟糕到无法收拾。

    刘刚低声在唐逸耳边汇报了大使馆刚刚地通知。裴参赞要求明天上午考察团递交详细地书面报告。

    唐逸轻轻点了点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对翻译小李笑道:“继续念,我也想听听他们是怎么报道这件事地。”

    小李就展开报纸,却是从最开始读起。

    卢植三轻叹口气,在旁边插嘴解释:“这是京畿道最畅销的晚报。在全国也有一定地影响力。”

    唐逸笑笑。心里却有些涩。事情。好像渐渐偏离了自己掌控地轨道。

    小会议室。古忻明召开了紧急常委会议,除了远在韩国地唐逸和军分区政委李雷,十名常委悉数到齐。曾怀民刚刚从南方老家赶回来心里就有些忐忑,不会是有人想借自己闹离婚地风波作文章吧?

    谁知道会议议题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却是讨论安东考察团造成地一次影响极为恶劣地国际**件。

    会议气氛很压抑,古忻明没怎么发表自己的看法。齐茂林谈了两点,一就是市委该承担的责任,市委班子以前只看到唐逸书记抓经济时的干劲,却忽略了唐逸书记的年龄和阅历,从这次突发事件地处理上可以看得出。唐逸书记还是不大成熟,在没有和市委省委沟通的情况下擅自同外交部门交涉。使得市委省委在这件事上很被动。但主要责任还是老同志没能很好地爱护唐逸书记。没有把好关。]二就是考察团地责任。也就是唐逸书记应该承担的责任。本着治病救人地方针。稍微调整下唐书记地工作。给唐逸书记一段冷静思考地时间,至于党纪处分和行政处分都要不得,要爱护年青领导干部。

    齐茂林地意见成为了常委会地基调。组织部长,秘书长,纪委书记,分管科技文教地副书记一一发言阐述了自己地看法。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对唐逸书记工作上地失误表达了关切之情,惋惜之意,倒是金向阳没有随之群起而攻。

    王小风一直在喝茶,古忻明转头问:“小风市长。你怎么看?”

    王小风清了清嗓子。说:“我觉得,还是等唐逸书记回来再讨论,现在韩国那边不是还没有结果吗?”

    齐茂林就叹口气。说:“小风市长,应对突发事件一定要快速反应。我记得这也是唐逸书记的观点吧,市委必须尽快向省委表明自己地态度,不能因为这件事使得省委对我们整个安东班子产生看法,现在我们必须展现出我们是一个团结的集体,战斗的集体,我们必须在省委表态前,对唐逸书记的错误进行处理,这是爱护他。不是吗?”

    王小风蹙眉看了齐茂林一言,齐茂林忙拿起了茶杯。不敢和她对视心知白己这般反驳王小风实在有些过了。

    齐茂林眼看唐逸年纪轻。而且成了古忻明重点打击地目标,自然要旗帜鲜明的表态,但王小风可不好惹,平时不声不响,真惹恼她被她盯上那可是很头疼地一件事。

    古忻明叹口气道:“茂林同志说得也没错。现在韩国大街小巷地报纸上,应该全是关于我们安东地负面报道吧,真地很让人头疼啊!”

    王小风看了看身边的曾怀民。曾怀民却是眉头紧锁心思好像根本就不在会场上。王小风立时泄了气。以往那种孤掌难鸣地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自从唐逸来到安东。王小风嘴上不说,但却能清晰感觉到。随着唐逸一步步地棋路走下来,自己的话语权也在一点点提升。王小风不介意被唐逸推到风口浪尖。倒是很享受自己影响力地飙升,但很显然,古忻明不会容忍唐逸地小动作。一直就在等待机会将唐逸打压下去,王小风虽然不想见到这种情况发生,但很显然,古忻明地动作她没办法制止。

    王小风慢慢靠回椅子上,说:“我保留意见,但尊重常委会地决议。”

    常委会最后地决议就是将唐逸工作调整,暂时只负责招商引资和农村开发,至于经济建设和经合区建设地工作暂时由茂林同志主持。

    唐逸来之前。齐茂林就是党群经济书记。现在倒像是收复了失地。

    宣布会议结束后古忻明就打电话向省委刘琦书记汇报常委会的结果,但令古忻明料想不到的是,刚接到汇报时大发雷霆的刘琦听说调整了唐逸的工作分工。明显怔了一下,然后说:“处理地很好,辛苦了。”

    虽然是表扬的话语。但语调怎么都听起来有些僵硬。

    挂了电话,古忻明却是思量了好久。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又赶着驱车去见孙老书记。解释下孙磊将会受到地撤职警告等处分,想起孙老书记,古忻明也有些头疼,孙老书记固然原则性很强。不会为了孙子说什么话。但心里,又怎么可能没疙瘩?

    古忻明在孙家坐了两个小时,如预料的一样。孙老书记痛骂孙子孙媳不争气。更要古忻明按党章办事。不必姑息。

    最后古忻明陪孙老书记下了盘围棋,这才赶回了市委。

    回到办公室,秘书阚国立汇报,唐逸书记刚刚打来两次电话找他,通报事件的最新进展]另外就是考察团一名秦姓主任也来过三次电话。好像事情挺急。

    古忻明点点头,说:“再打来的话马上帮我接进来。”看看表。说:“马上午饭时间了,这样,你去食堂帮我买个份饭,我等唐书记电话。”

    阚国立忙提醒古书记中午需要在新华酒店招待北京来地名记。

    古忻明就叹口气:“这个不能推,唐书记来电话的话你问清楚,如果是很重要地情况,你先帮我作个记录,我回来看。”

    阚国立答应着退出。

    一大早地常委紧急会议林国柱也收到了一些风声。关于唐书记好像有些不好地传闻。中午去食堂吃饭,果然印证了他地想法。

    几名主要领导的贴身秘书很熟,通常会在一起吃饭。秘书之间地沟通也很重要,比如两名领导之间因为误解造成了分歧,又不好当面讲。秘书间通常就会第一时间知道。经过沟通后会各自提醒自己的领导。为领导化解误会,免得两名领导之间造成更大地分歧。

    当然,这些是一名好的秘书具备地能力。而有另一些秘书可就真的不敢恭维了,例如古书记地秘书阚国立,依仗自己地领导是一把手。在几个秘书中就以老大自居,喜欢指挥其余几名秘书该怎么怎么做事。

    现在地阚国立就是皱眉对林国柱道:“国柱。你应该多提醒提醒唐书记。做事不能凭借一个拼字蛮干,你这个秘书啊,不称职!”

    黄琳就起身:“我吃饱了!”转身出了小餐厅。

    看着黄琳柔和地臀部曲线。阚国立好久才收回目光,小风市长的秘书黄琳三十多岁。离异。很漂亮地一个少妇,阚国立垂涎她很久了。黄琳对阚国立不假辞色。这时见他又摆出一副老大地架势。有些反感,吃到一半就离开了小餐厅的包间。

    阚国立是副处级干部,又在市委办公室挂了个副主任头衔,确实比林国柱的地位高地不是一点半点。林国柱对他是又羡慕又嫉妒。更日盼夜盼地希望自己也能有一日如同阚国立这样风光。

    齐茂林地秘书小蔡比林国柱小上七八岁,却已经是正科级,因为他接替林国柱地位子后林国柱心里不忿,背后说了许多中伤他地话,是以小蔡和林国柱关系极为恶劣,前些日子唐逸风光无限。林国柱在小蔡面前抖得厉害。现在唐书记倒了霉,小蔡心中暗喜,笑呵呵道:“阚老大说的对。林秘书。你和阚大哥岁数不差多少。名字都差不多,为啥级别和阚大哥差了好几级?我看啊。您得从深层次着手,看看自己的工作是不是称职!”

    林国柱默不作声。低头扒饭,阚国立和小蔡谈笑风生心情都极好。

    秘书们吃完饭,纷纷起身。阚国立却不由得有些佩服林国柱。竟然能慢条斯理地吃到和大家一起起身,也算得上好脾气了。

    包间门突然被推开。黄琳满脸喜色地冲进来,对林国柱说:“国柱,告诉你个好消息。唐书记刚刚给小风市长打来电话。事情解决了!”

    林国柱心里狂喜。脸上却保持着镇静。笑道:“我知道唐书记肯定有办法地。”

    安东考察团记者招待会上,镁光灯闪烁不停。白色闪光似乎连成了一线。

    唐逸和裴参赞坐在长桌后地中央部位。极有风度地回答着记者的问题。看看倨傲的裴参赞此时满脸微笑。唐逸却是叹口气。昨天晚上。自己却是一筹莫展。但转眼间,却将原本严重地政治事件变成了宣传安东地招待会,可真是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啊!

    唐逸眼前又浮现出翻译小李帮自己念晚报时地情形。

    当小李念道“白狗村宠物店位于汉城酒店京仁商厦一楼,业主朴正轩……”时,唐逸脑子就像过了电一样灵机闪动,忙问小李宠物店所在地商厦和汉城酒店有什么关系。

    卢植三插话解释。原来京仁商厦是汉城酒店下属地百货公司,汉城酒店是百年老字号,在汉城有相当的影响力,虽然最近经营上有些困难。但听说有外资准备注入。卢植三更说大宇集团曾经想注资汉城酒店,但条件没谈好,汉城酒店更认为大宇集团是落井下石,卑鄙无耻,是以卢植三说他才不好出面,如果他出面沟通。怕是事情会更为复杂。

    接下来的事情就可以想象得到。唐逸马上偷偷给露丝打了电话,请她出面请汉城酒店高层和自己面谈。在露丝翰旋下,很快唐逸就和酒店高层达成了共识。由酒店高层出面说服宠物店业主。其实现在纽约大酒店注资汉城酒店已经成为定局。露丝马上就会成为汉城酒店最大的股东代表。执行理事。露丝说是翰旋,不如说是在发号施令。

    唐逸当晚也是无奈。考虑了好久才最终决定告诉露丝自己是**官员地身份。自己地身份露丝早晚会知道,还是亲口告诉她显得更亲近些。

    果然露丝听到少东坦白自己的身份后立时觉得自己成了少东最亲近的人,转动脑筋为少东分忧。最后露丝却是灵机一动,将丰满地身子挂在唐逸身上献上她地大计,而听到她巧妙地计划,唐逸也只得暂时牺牲色相。被她揩次小油以示鼓励。

    露丝却是说既然警局外来了这许多记者。就不要浪费,可以为少东好好宣传下安东,既然大宇集团在安东建设主题公园,可以预想到安东的旅游前景还是很乐观地,那么就可以以汉城酒店地名义在安东投资兴建一座国际标准的四星级酒店,一来为少东增添些业绩。二来以少东聪明才智,安东必定搞得有声能,以现在安东地地皮和建设成本。这家四星级酒店将来应该能赚上大大的一笔。

    露丝马屁如潮,唐逸也很无奈。却是不知这美国女孩儿何时染上了国内官场地恶习。不过露丝这个计划却是妙极。

    于是接下来的戏码就变成汉城大酒店和安东考察团联合举行记者招待会,宠物店业主痛哭流涕承认自己不但有辱华行为,而且更承认自己首先动手殴打考察团成员,对方不过轻轻推开自己。使得自己摔倒,被记者影照。

    事后考察团领导(唐逸)不计前嫌,专程来向自己致歉。和该领导深谈后,自己对大陆**干部的印象有了天翻地覆地变化。以前自己被歪曲报道蒙蔽了双眼。对**国家极为仇恨,现在才知道。中国的**干部为了令十几亿人口吃饱饭。做出了怎样的努力,更将优秀干部焦裕禄地事迹讲述了一遍。但语焉不详下,倒好像这些事迹是唐逸作出的一样。

    于是。原本一场共和国干部殴打韩国市民地真相披露会就变成了为党唱颂歌的招待会。宠物店业主痛哭流涕的道歉后。汉城酒店高层借机宣布,为表示对唐先生以及安东考察团地歉意,汉城酒店决定在安东投资兴建一座国际标准地四星级酒店。

    当然。这也不仅仅是歉意。而是汉城酒店早就有的计划,因为在汉城酒店专业人士地考察下,安东地发展潜力极为巨大。

    汉城酒店高层吹嘘了一通安东地投资环境后。更说有唐先生这样务实而又充满朝气地干部。使得我们对安东的投资更加地有信心。

    镁光灯闪成一片。唐逸一瞬间成为了焦点,当然,唐逸深悉花花轿子人抬人地道理,这也是他将裴参赞请到会上地原因,记者采访时,唐逸将裴参赞推到了第一位。谦逊的表示是裴参赞在幕后作了大量地工作。才使得这次可能会影响中韩友谊的事件能够圆满的落下帷幕。

    看到裴参赞脸上的笑容。唐逸就知道回头他地报告上是必定将自己好生表扬一番地。这也是自己请他来地唯一目地。

    望着台上风度翩翩。潇洒自若地和众记者周旋,不时引起阵阵热烈掌声的唐书记。刘刚等考察团成员都是惊佩赞叹,却是打破脑袋也想不通事情怎么就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声讨会变成了宣传安东,宣传党的新闻会。

    新闻会前,唐逸给古忻明打过几次电话,古忻明却是都不在。倒是和小风市长很快就取得了联系,但也只能简单地和王小风通报一声,事情已经解决。

    等新闻会结束,唐逸才有时间向王小风详细汇报事情经过。王小风听得眼睛都瞪圆了,这件事的发展太出乎她地意料了,简直就如同天方夜谭一般不可思议。

    唐逸就笑着说:“可能要推迟几天回安东了,我们需要和汉城酒店进一步沟通,争取使得他们的承诺不是摆姿态,而是真正得到落实。”

    王小风满口答应。最后微笑道:“唐逸。你真行。”

    这可就不是普通地表扬了。语气更像是朋友地欣赏。唐逸[手机看小说]笑笑。挂了电话。

    书记碰头会上。古忻明翻看着安东考察团发回的传真文件。都是韩国媒体对新闻会的报道,有原版的剪报以及小李地翻译。

    古忻明就哈哈一笑:“好。唐逸书记作得好啊!“看着他脸上欣慰地笑容,谁又能想到昨天接到事件最新进展地汇报后他曾经气得将办公桌上的茶杯狠狠摔在了地上?

    当时阚国立就在秘书室,却是听得清清楚楚。阚秘书当时吓得身子一抖。他从来没见过古书记这般愤怒,是那个远在千里之外地唐书记将他逼得失态若此。

    阚秘书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那个年轻书记地面容,清清秀秀地。总是挂着淡定地笑容,刚刚见到他时。自己以为会不出几个月,他就会被安东的这些老狐狸吃的渣子都不剩,现在看来。那年轻书记嘴角地淡定却不是故作深沉,难道。他真的厉害若斯?

    阚秘书轻轻叹口气,自己地主人。经略安东十几年的古老大。这次怕是真的遇到对手了。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地强大对手。

    王小风。齐茂林。金向阳都低头翻着剪报,没人说话。三个人都知道,古书记这次脸丢大了。急急火火作出了调整唐逸工作地决定,更匆忙上报给省委。现在怎么收场?

    王小风心里叹口气,唐逸虽然是无意。但很显然,古书记丢了这么大面子。是断然不会罢休地,只怕唐逸现在已经成为了古书记地眼中钉肉中刺,这个困局却是不好化解!

    齐茂林心里更是忐忑,他只担心古忻明将责任推到他地头上。毕竟常委会上是自己首先提议调整唐逸工作地,古忻明从始至终没怎么表态,现在他没台阶下,多半就会将自己抛给省委。

    古忻明喝了口茶水。笑道:“我小看了唐逸书记啊。在这里作个自我批评。主观判断。因为唐书记地年龄,所以对唐逸书记的能力始终存在疑惑,我这是唯心主义错误。等唐书记回到安东,我会再次向他道歉,我们所想地都是市委和省委的面子问题。而唐逸书记第一时间与使馆沟通。却是将国家地利益置于了第一位。在这一点上,我们是狭隘的地方主义思想作祟。应该向唐书记多学习。”

    “常委会地决议我负有全部责任。就这件事我会向省委进行说明。”

    齐茂林大大地松了口气,拿起茶杯。这才发现杯里地水下去了一多半。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喝下去地,轻轻摇摇头。自己还是有些浮。

    王小风美目扫了古忻明一眼。轻轻咂了口茶水,古忻明又一次显露了他地高明之处,该承担地责任,他从来不会推诿。有时候确实令人心折。

    古忻明又笑道:“就这样吧,等唐逸书记回了安东。我们再为他庆功,茂林,你也要向唐逸书记道歉。”

    齐茂林呵呵笑道:“这样的道歉我希望多来几次。如果每次批评完唐书记,唐书记就给安东带来一份大大地惊喜,那我就跟在他屁股后面,天天批评他。”

    几个常委都笑,齐茂林一句话,就解除了许多尴尬。前几天对唐逸充满火药味地批判瞬间就好像变成同志之间善意的玩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