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商业帝国的雏形-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七章 商业帝国的雏形

第二十七章 商业帝国的雏形2017-11-8 23:44:28Ctrl+D 收藏本站

    子将兰姐三人送到家时已经过了十二点,唐逸好笑的看着一瘸一拐的兰姐,问道:“咋啦?被狼咬啦?”

    宝儿扶着她妈妈的手,眼眶里泪珠在打转,唐逸忙整整脸色,说:“宝儿,扶你妈进屋歇着。现在宝儿可是渐渐大了,自己再在她面前表现的对兰姐太凶的话怕是小丫头会不理自己。

    军子走上前将夏大勇讹诈兰姐的事对唐逸讲了一遍,又说:“哥,卓大勇那小兔崽子没啥出息,吓唬几句也就蔫了,就怕卓大军出来给您添麻烦,听说卓大军也是动刀动枪的主儿?”

    唐逸不由得摸摸小腹,虽然令他奇怪的是,结的疤很浅,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但当时伤口却是极深的。

    军子走后,唐逸就坐在沙发上品茶琢磨卓大军的事儿,卓大军是抢劫加严重伤人进去的,就算在里面表现的再突出,也应该有个几年才能出来。

    唐逸拿起手机,就准备拨给陈方圆,他却是想起了陈方圆的红颜王慧娟,她的爱人陆检就是省院负责管理所有监所的检察官,令陈达和出面透透话,将卓大军这一辈子都按在里面是没有问题的,办这种事就找最基层的工作人员最好,不会牵涉到太多的人和事,也不会被抖出来,但又一细想,如果有朝一日王慧娟的爱人发现了陈方圆和王慧娟的戏码呢?如果陆检是性情刚烈的那种人,怕是会和陈方圆玉石俱焚而将这件事抖出来。

    正犹豫,宝儿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坐到了唐逸旁边,和以往一样,小身子坐得笔直,拿起茶几底下的报纸看,唐逸微微一笑,摸了摸她漂亮的蝴蝶结,就将电话放了下来。不管怎么说,也是宝儿的亲生父亲,给他个出来改过的机会。如果他真的不懂得好好把握,自己也就不用在他身上费心了,炮制他有千百种办法,不过看在宝儿份上尽量不让他的下场太凄惨就是,但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可得瞒宝儿一辈子。

    拿起茶品了一口,偷偷凑过去看宝儿手里的报纸,却见宝儿聚精会神盯着地标题是《省委省政府关于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暂行条例》。唐逸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抓了抓宝儿头发,笑道:“未来的领导人,快去睡觉!”

    宝儿嘻嘻一笑。跳下沙发,抱着唐逸亲了一口,蹦蹦跳跳向自己房间跑去,唐逸却是喊道:“宝儿,今晚要不要去睡叔叔的大床?”这些日子,宝儿一步也不上二楼,唐逸却是有些不得劲。

    宝儿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还是可怜兮兮地回了句:“不要。”就跑进了房,兰姐刚刚换上一套宽松的衣服。正扭着柔软的小腰肢在镜子前左顾右盼,却见宝儿关上门,笑嘻嘻跑过来抱住自己亲了一口,奇怪的问:“又干啥?”

    宝儿却不再理她。自己爬上小床,拉上粉红色的漂亮被子,美滋滋闭上了眼睛。

    宝儿走后,唐逸拿起报纸,见到有中美就知识产权进行谈判的报道,就扫了几眼,唐逸知道。今年年初。长达二十个月的知识产权谈判会落下帷幕,从今年起。知识产权这个新名词也就渐渐被国人接受,但和港澳西方国家不同,国人心目中还是没形成用盗版可耻的价值观,其实主要还是因为经济原因,就说电脑上地东西吧,操作系统,各种软件游戏,如果全部用正版的话真不知道有多少家庭负担得起。

    翻到第四版,一条消息却是吸引了唐逸,诺基亚有意在国内建立第一家大规模生产G**系统设备和手机的合资企业,唐逸马上想到的就是,如果这家合资企业落户安东经合区,那安东地名气可说马上就打了出去,但想想却是绝无可能,轻轻叹口气,放下报纸,突然想到,诺基亚,现在可不是世纪初的诺基亚,90年,诺基亚却是濒临破产的边缘,卖掉大多数附属公司,只保留手机业务苦心经营五年后,现在才小有所成,但G**刚刚起步,诺基亚虽然处于上升期,却也和十几年后的全球品牌价值前十,资产前一百的诺基亚相差甚远。

    恩,是不是要老妈和诺基亚决策层谈谈,现今的诺基亚与摩托罗拉在全球市场的拼杀刚刚开始,尚处于绝对劣势,如果老妈肯注资的话想来诺基亚决策层应该是求之不得吧?而只要老妈不插手公司事务,诺基亚按原定轨道发展,有了庞大资金支持的诺基亚想来会更快的击败摩托罗拉成为全球手机市场地王者。

    正琢磨呢,手机突然滴滴滴的响了起来,唐逸拿过来一看,是北京的号码,接起后笑道:“老婆?”

    “你这小子,想老婆想疯啦?”电话里是一个略有些威严的声音,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我,军科院彭占山。”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唐逸可就有些窘,彭院长和唐逸见过几面,是个很严谨地老人,不大喜欢开玩笑。

    唐逸忙连声抱歉,彭院长却是笑呵呵说:“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红星计划已经成功。”

    唐逸一怔,随即惊喜的道:“真的?”红星计划就是军方根据唐逸提供的资料**开发操作系统的一项秘密计划,虽说进展有些慢,但听到这个消息唐逸还是抑制不住有些激动。

    彭院长心情很好,笑道:“我找你除了通知你这大功臣好消息,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红星最原始的产品红星一号,我琢磨着是不是交给民间软件公司,进行民用操作系统的研发,毕竟你是源代码提供者,我们也要参考下你地意见。”

    彭院长又接着给唐逸讲解红星一号,其实就是研发小组根据唐逸提供地源代码和理念,最早写出的图形操作系统,在此基础上,又经过近一年地研发,正式版红星操作系统才得以面世。

    唐逸犹豫着问:“泄露了红星一号的源代码不会对红星系统造成什么影响吧?”随即就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如果有泄密的可能。彭院长又怎么可能将它交给民间企业。

    果然彭院长说无妨。

    唐逸心里就是一动,略一琢磨,就笑道:“彭院长。你知道我母亲在美国经商吧?”

    “略有耳闻。”

    唐逸说:“我是这样想的,红星一号就算交给国内民营企业,以现在国内软件开发力度,只怕也是昙花一现,不说国内软件人才地缺乏,就说国外PC商家,他们是不会放心使用国产操作系统的,就算提供给他们源代码。但只要美国国内有了类似软件,他们也势必会抛弃我们的产品。”

    彭院长恩了一声,认可了唐逸地分析。

    “所以我看干脆将红星一号交到我母亲手里,她是思科的大股东。与思科总裁钱伯斯关系极好,钱伯斯肯帮忙的话,是完全有能力挖来大批软件人才,成立一家可以持续运行下去的软件公司,而且凭借思科与IBM,苹果等PC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将红星绑定PC销售应该问题不大。我相信,在可以预期的未来,红星系列产品必定会在全球操作系统上占有一席之地。”

    彭院长考虑了好久,说:“交给美国公司的话。我需要上报军委,当然,没你的源代码也就不会有红星一号,而且红星一号和我们正式版红星操作系统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地产品。我会慎重向军委说明的。”

    唐逸笑道:“应该的应该的,另外彭院长,如果您同意将红星一号交给我母亲,相信她也不会白白占国家地便宜,应该能拿出一千到两千万美元,资助军科院的研发事业。”现在国内军工正是痛苦的转型期,因为国家要这些军工企业自负盈亏。许多军工企业的研究所都被迫关闭。当然,军科院是不会遇到这种窘境的。但国内经济刚刚高速发展,每年的研究经费确实有些拮据。

    彭院长呵呵笑道:“小家伙,威逼利诱,等我的消息吧!”

    第二天彭院长就打来了电话,军科院同意以一千万美元的价格将红星一号源代码转让,唐逸听了微微一笑,早就在他意料之中,不过一一千万美元拿到红星的源代码,到底占了多大便宜唐逸还真的计算不清。

    根据新世纪编程理念,军科院计算机专家联手打造出地图形操作系统啊!怎么着也能媲美windows95吧?而微软的windows95,却是要七八个月后才正式问世,在WIN95面世前,有充足的时间成立一家软件公司并且和IBM,苹果,康柏等几家最大的PC商搞定新操作系统和P绑定销售地谈判,现在的IBM等PC商,已经很忌惮微软的强势垄断,双方分分和和闹个不休,现在多出一个选择,那些PC商还不趋之若鹜?更别说新图形操作系统给他们带来的商机了。

    别看红星只是抢先了一步,但就是这一步,就会带动其它软件公司开发软件时会以红星操作系统作为标准,计算机等数字行业的大鳄们争的却就是这个标准,胜者垄断市场,败者则要重新制定企业战略,其带来的沉重打击可想而知,至于这次地标准之争,如果红星真地胜出的话,无疑会给一直全力秘密开发windows95地微软公司一次致命的打击。

    而有雄厚人才支持的红星软件,会一代代继续下去,唐逸甚至一瞬间已经有了老妈商业帝国未来二三十年的发展战略,如果老妈注资诺基亚成功的话,则就算自己不可预知的未来,老妈的商业帝国完全可以高速发展下去。

    想着想着唐逸就有些热血沸腾,想来新世纪二三十年代,会是移动手机电脑化的时代,最强大的移动品牌和PC软件公司亲密携手,未来移动手机和移动软件市场势必被华逸集团从天而降的双翼笼罩。

    唐逸兴奋的喝了几大口凉茶,拿起手机拨通了萧金华的电话。

    “儿子,还没睡?”萧金华慈祥的话语响起。

    唐逸笑道:“妈,我有东西交给你,不能邮寄,过几天我会去汉城。咱汉城见吧!”

    “汉城?急事?能不能由露丝转给我,我后几天有点事,怕是走不开。露丝在汉城进行纽约大酒店亚洲扩张计划呢。”

    “不成,必须和你当面谈。”唐逸的回答斩钉截铁。

    萧金华格格笑起来:“傻小子,想妈啦?那我明天飞去见你。”

    唐逸就有些无奈:“我明天要去北京拿文件。”

    萧金华微微一笑:“那我晚上到。”

    挂了电话,唐逸渐渐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的预想不过是最理想状态,前途却是困难重重,就说微软吧。它的掌舵人是何许人物?红星软件和微软斗?胜算其实并不大。或许初期出奇制胜,可以给微软造成一些打击,但等微软缓过劲儿,重新制定战略。红星地处境必定很艰难。

    不过唐逸却也没想过红星会如同微软一样垄断操作系统市场,只要能分得一杯羹就足矣。

    最不济就是红星惨败,损失也不过几千万,这点点风险与可能获得的利益比较,却是微不足道。

    恩,红星这个名字却是要改一改,很明显就带有红色色彩。

    唐逸胡思乱想着,却是在沙发上沉沉睡去,半夜朦朦胧胧间兰姐偷偷给他盖了条毛毯,唐逸当时就想训斥她。为啥不叫醒自己进房睡?但看到自己睁开眼睛后兰姐吓得后退几步险些摔倒的滑稽场面,唐逸就摇摇头,将毛毯扔给兰姐,上楼睡觉。

    兰姐手忙脚乱将罩在头上地毛毯扯下来。看着唐逸的背影就是一阵气恼,不管作多大官,黑面神还是这么喜欢欺负人。

    第二天唐逸一大早就飞去北京,拿到源代码后赶回安东,萧金华是晚上七点多到的安东,唐逸和老妈在书房密议了三个来小时,将自己的计划和老妈细细讲解。萧金华却是笑道:“和微软硬碰硬没有胜算的。不过嘛你放心,这块金疙瘩我会好生用的。”

    唐逸微微点头。知道老妈这几年下来,手握几十亿美元纵横捭阖,早已不是几年前的老妈,对商业战场的认知却是不知比自己高明多少。自己只不过提供个大地构想,至于具体操作老妈自然心里有数,不用自己操心。

    兰姐和李婶却是一直在等萧金华唐逸吃饭,萧金华下楼就忙给她们道歉,吃饭时更夸兰姐手艺好,兰姐心里这个美啊,脸上挂着甜笑谦虚。

    唐逸就笑:“妈,你吃不到正宗中餐吧?就这手艺也叫好?回头我给你做几道菜。”

    萧金华拿筷子就敲了唐逸头:“越大越不懂谦逊!”唐逸大窘,兰姐却险些笑出声,忙低头扒饭,不敢看黑面神窘状。

    吃过饭,萧金华却是跑到宝儿房间逗弄宝儿,宝儿可爱漂亮,嘴又甜,把萧金华哄得抱着宝儿亲个不停,更回头叫唐逸快些给他生个乖孙。

    最后萧金华就将脖子上的钻石项链摘下来系到宝儿脖子上,将兰姐看得眼睛都直了,那流光溢彩的蓝色钻石,电视杂志也未曾见,兰姐杏眼如丝,几欲晕倒。

    唐逸却是一皱眉:“妈,宝儿还小,给她戴项链干嘛?”

    萧金华一瞪眼睛:“我喜欢宝儿,咋啦?”

    唐逸无奈的道:“你这是溺爱,这么小就戴项链,会变得虚荣地!”

    萧金华撇撇嘴:“女孩子虚荣点有什么不好?咱唐家大房出来的,又不是虚荣不起。”

    唐逸气得没法,又不敢顶撞老妈,小声嘀咕:“送礼都不会送,看人家小妹,送块玉多好,你这都是啥啊!”

    萧金华瞪着唐逸道:“有了媳妇忘了娘是吧?”唐逸语塞。

    宝儿却是将项链摘下来,还给萧金华,说:“奶奶,我不要。”

    萧金华微笑:“为啥?”

    宝儿怯怯的看了唐逸一眼,说:“叔叔不喜欢。”

    萧金华就笑:“那宝儿喜欢不喜欢?”

    宝儿看着那漂亮的钻石,摇了摇头。

    萧金华捏捏宝儿的小脸,说:“别怕他,赶明奶奶带宝儿去美国好不好?以后你就在美国读书上学,陪奶奶玩,宝儿喜欢啥奶奶就买给你好不?”

    宝儿一听却是嘟起了嘴,从萧金华怀里挣脱,跑到了唐逸身后,探出小脑袋说:“宝儿要和叔叔在一起,才不去美国呢,奶奶不好,坏死了。”

    萧金华咯咯的笑起来,轻轻摇摇头:“这孩子,真好。”

    唐逸叹口气:“妈,你实在无聊的话就搬来一起住,那边生意叫人打理就是。”

    萧金华摇摇头,见老妈情绪有些低落,唐逸就在宝儿耳边说了几句话,宝儿就笑嘻嘻跑过去搂着萧金华亲热,萧金华抱起宝儿,却回头瞪了唐逸一眼,说:“老妈不食嗟来之食,我住几天,看我走的时候宝儿是和你亲还是同我亲!”

    唐逸无奈的揉揉鼻子,和自己在一起,老妈总是会变成大小孩儿。

    萧金华在唐逸准备去汉城的前一天离开了安东,尽情享受了几天天伦之乐地她走时容光焕发,宝儿果然被奶奶哄得和她难分难离,红着眼圈送她走,萧金华虽然也是心下难受,但还是对唐逸作了个胜利的手势,害得唐逸一阵郁闷无奈。

    吃过晚饭,唐逸刚刚上楼,就接到了老妈的电话,言道在北京机场候机,又笑着说:“弄假成真,那条项链我忘在宝儿房间了,好像那天放进了抽屉。“

    唐逸一怔,就说:“那我给你送过去,你晚一天再走。”

    萧金华说:“算啦,来得匆忙,没给宝儿带礼物,就当送她的礼物吧。”

    唐逸讶然,如果是自己送宝儿,自然不心疼,但别人看来,宝儿不过是自己保姆地女儿,虽说有小妹这层关系,但送这般厚重的礼物,也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毕竟老妈就是再不喜欢奢华,每日出入最上流社会,戴的项链还能差了?

    萧金华似乎知道唐逸的心思,笑道:“你以为那是几十万几百万美金的项链吧?”

    唐逸奇道:“不然值多少?”

    萧金华说:“几千美元而已。”

    唐逸哑然失笑,说:“妈,那你吝啬的名头在华尔街是不是很出名?”

    萧金华咯咯一笑:“谁说的?我那项链是高仿品,戴在我身上谁敢说是假货?难道有鉴赏家敢近身来验证?”

    唐逸微微一笑,道:“是啊,老妈你自己就是名牌。”

    萧金华傲然一笑:“儿子,你这话算说对啦。”

    唐逸又说:“不过妈,你也不要太吝啬,留那么些钱干嘛?”

    萧金华沉默了一下,说:“你爸留给我唯一地首饰是一个玉镯子,也是我首饰里唯一地真品。”

    唐逸轻轻叹口气,再说不出话。下兰姐焦急的喊。

    正沉浸在伤感中地唐逸皱皱眉,起身下楼,走到楼梯拐角,就见一楼楼梯口兰姐手里拿着那条蓝色项链,俏脸诚惶诚恐,好似手里拿得是烫手山芋。

    唐逸皱眉道:“喊啥,那是送给宝儿的,你先收着吧。”再懒得理她,转身上楼。

    兰姐呆呆看着手里的项链,杏眼渐渐迷离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