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合纵-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五章 合纵

第二十五章 合纵2017-11-8 23:44:26Ctrl+D 收藏本站

    初六,唐逸和小妹回了安东,过年这些日子,累坏了唐逸,宁家唐家两大家族的直系旁系亲属,和宁家唐家关系密切的权贵,哪一家不走走都说不过去,几乎每天二十四小时,有十七八个小时在走亲戚拜年,而许多人家又是必须留下吃饭的,有时候一天要应酬七八桌饭局,这段时间,害得他都没办法和老妈好好聊一聊,唯一的一次深谈也只不过持续了半个小时,萧金华同唐逸谈了谈未来投资的构想,讲了一下资产转移的情况,又说起转移了一部分资金进入纽约大酒店,而纽约大酒店也开始策划在亚洲几个新兴旅游城市进行扩张。

    唐逸对这点倒没有异议,金融风暴也好,大萧条也好,酒店业受到的冲击从来不是最大的,充其量低价运营,利润少一些,有雄厚资金支撑的纽约大酒店联盟挺过那些难关不是什么难事,而从长远看,作实业的话酒店业是不错的投资方向,不是暴利行业,胜在一个稳字上,何况对萧金华和唐逸来说,作酒店不是为了赚钱,更多的意味是为闲置的资金保值,就好像二十世纪初富人储备黄金,新世纪初购买楼房的道理差不多,只不过萧金华和唐逸闲置的资金多一点,搞起保值动静大一些而已。

    不过唐逸也在想一个问题,就是老妈庞大资金的最后出路,大多数资金固然可以隐匿在维京群岛的注册公司中,但最好还是能将一部分资金投在某种欣欣向荣的实业上,这样老妈的商业帝国才能高效有序的运转下去。

    思科公司的股份是注定要卖掉的,毕竟当总价值五千亿美元时不趁机赚一笔,而是股价暴跌后硬撑到思科恢复元气,算上通货膨胀的差额,怕是要等几百年才能从分红中得到卖掉股票赢得地利润。

    在唐逸和萧金华还没有谈出一个结果的时候就被堂弟打断,那次是唐逸和老妈单独相处最长的一次。也不过半个多小时。

    不过不管怎么说,老妈回了北京,唐家三十晚上倒是来了一次大团圆家宴,而且唐家大房地位更是突然间飙升。概因老妈心情好,和唐逸商量后就送了唐逸表兄表姐,堂弟堂妹们每人一份厚礼,甚至老太爷都有些吃惊,却是不知道萧金华在美国赚了这许多钱。

    唐老太爷亲生的三子两女,大姑和二姑均比唐逸亡父年龄大,萧金华送给第三代地表亲堂亲们每人十万美金,言道已经工作的用来买车,尚在求学的用来作学费。

    老一辈的革命家对物质要求不高。但老太爷却也不反对子孙后代自己动手发家致富,何况能赚美国佬的钱,更说明大儿媳有本事,是以老太爷倒是表扬了大儿媳几句。第三代们自然也是开开心心收下萧金华的厚礼,大姑和二姑更明显对萧金华亲热了些。

    不过这次家宴的主角很明显是唐逸和小妹,老太爷看到这对金童玉女时脸上就会情不自禁浮现出慈祥的笑容。仿佛整个人也突然间年轻了起来。

    唐逸和小妹都是不喜欢热闹的人,老太爷却是很体谅他俩,在两人走访过知亲故旧后,老太爷就放话,要唐逸和小妹回了安东,自然是为了小两口在这难得地假期里甜甜蜜蜜的过几日二人世界。

    回到安东,却不想第二天初七。来拜年的干部就打断了两人甜蜜的二人世界,令唐逸徒呼奈何,也不知道这些干部是来撞大运,还是真的有千里眼顺风耳。知道自己回了安东。

    上午接待了三拨来拜年的干部,中午吃过小妹煮地饭,唐逸就拉着小妹上楼睡午觉,小妹知道唐逸的龌龊心思,却也只能逆来顺受,陪唐逸上楼。

    美其名曰睡午觉,唐逸却不过是想抱着小妹亵玩而已。

    被唐逸抱在怀里。无赖般侵犯着。小妹也不吱声,咬着红唇忍受唐逸的侵犯。只有觉得唐逸过份时才伸手去推拒,作着例行的抵抗。

    唐逸也不敢太过份,虽然婚后自己欺负小妹成了家常便饭,但真的惹恼这小丫头动手给自己一拳,那自己苦头可就吃大了。是以唐逸倒也适可而止,把玩了小妹雪白小袜一会儿后,轻轻放开,轻笑道:“睡吧,下午去江边走走。”

    小妹这才松了口气,就将头枕在了唐逸臂弯,轻盈的身体靠进唐逸怀里。

    “滴滴滴”,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唐逸无奈的叹口气,接起了电话,是曾怀民,却是和唐逸商量过几日去韩国地事,曾怀民和唐逸是主题公园建设领导小组的组长,当然,两位组长只是名义上的领导而已,真正负责的常务组长是经贸委副主任刘刚,唐逸亲自点地将。

    不过去韩国考察这种美差名义上的两名组长自然有份,曾怀民打电话却是和唐逸说他老家有点变故,他现在还在南方老家,大概要半个月才能赶回来,怕是赶不上去韩国的考察,唐逸告诉他只管安心处理家务事就是,然后挂了电话。

    小妹见唐逸微微蹙眉,就有些关切,问:“怎么啦?”

    唐逸摇摇头,听话里曾怀民透出的口风,好像他要离婚,在官场上,这可就很有些玄妙了,他在安东的私生活势必会成为焦点,有心人就会开始调查他在安东是不是有了情人,其实很多时候,有情人不要紧,但为了情人导致家变,再被有心人利用,例如曝光他和某某的情人关系,甚或撺掇原配来市委闹上几场,则曾怀民身上就会沾上一个大大的污点。

    这个曾怀民,搞什么名堂,唐逸轻叹口气,毕竟常委中,曾怀民还算是与自己走得近地一个。

    下午,经贸委副主任刘刚和爱人拎着烟酒来给唐书记拜年,刘刚戴着副眼镜,很有些知识分子地味道。但说话很爽利,没有文化人的酸气,刘刚爱人是中学教师,白白净净地。看得出年轻时候应该很漂亮,有些风韵犹存的感觉。

    两口子坐在沙发上就有些拘束,虽然唐书记家里的电器家具等品牌两口子大多不识得,但那扑面而来地豪华之气却是遮掩不住的,两人对望,眼中都有些惊诧。

    刘刚却是不知道新任的唐书记为什么突然点名要自己主管这项亿元投资的大项目,而且看得出,程主任和自己谈话时眼里地那份羡慕,甚或嫉妒。

    回家和爱人商量了一下。刘刚的爱人任凤霞虽然是教师,心思却很活泛,就提议两口子买些烟酒给唐书记拜个年,一来表示感谢,二来看看是不是能搭上唐书记这根线,朝里有人好做官。刘刚本事是有,一直得不到提拔就是因为他不会巴结领导,难得有市委的大领导看重,任凤霞当然希望爱人能靠上这条线飞黄腾达。

    刘刚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这些年在经贸委也算见过了人情冷暖,知道自己走老路子没有前途,更对提拔自己的唐书记有份感激。加上爱人撺掇,就忍痛花四五百块钱买了烟酒,和爱人来看唐书记,但他不知道的是。爱人任凤霞却是觉得这点东西实在拿不出手,就从存折上拿出两千块钱,买了万宝超市的购物券,偷偷压在了烟酒下面。

    看到唐书记家的贵气,刘刚两口子均有些惊骇,虽然他俩没去过市委领导的家,但想来也没有唐书记家这般奢华的。

    再见到唐书记清丽无边地娇妻。两人更恍然生出一种错觉。唐书记小两口和安东似乎有些脱节,更确切的感觉就是人家俩根本和安东干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倒更像居高临下俯视安东。

    唐逸自然是心疼小妹的,不是必要的应酬,叫小妹只是露了个小脸,就回二楼休息,自己给刘刚两口子倒茶,和蔼的笑道:“这几天累坏她了,就不陪你们坐了。”

    任凤霞忙说应该地应该的,大过年的还来打扰领导,实在过意不去。

    唐逸态度可亲,刘刚也渐渐放得开了,而唐逸不失时机的提到了他以前负责的那个技术招标会,说自己仔细看了材料,搞得不错。刘刚这才知道唐书记提拔自己的原因,确实是因为自己的工作能力,立时心里涌起一股从没感觉过地情绪,被领导看重,知遇之情,提携之恩,挺大个老爷们眼圈都红了,一旁的任凤霞也是唏嘘不已,看架势,自己的爱人算是苦尽甘来,终于遇到伯乐了。

    而见识到唐书记的家境后,任凤霞就知道自己怕是犯了一个大错误,唐书记是不会将几千块钱地礼品看在眼里的,他收下烟酒不过是个姿态,自己塞得购物券怕是会弄巧成拙,但任凤霞却也不敢现在将购物卷拿出来,心里七上八下的,告辞出门,见到爱人脸上从未有过的神采,任凤霞更是后悔,担心自己的莽撞行为会给爱人带来不好的影响,但她终究不敢将购物券的事讲给爱人听。

    晚上军子和李红娜来看唐逸时,唐逸正好笑地看着小妹围着围裙,拖着吸尘器打扫房间,唐逸本来要自己动手,小妹却只是淡淡说:“这是女人活。”

    但看着小妹作这种工作唐逸心里感觉十分怪异,这才肯定了新居保姆地必要性和重要性,第一次觉得兰姐倒也是新居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兰姐和宝儿回老家过年,却是将李婶也带了去,自然是免得李婶一个人孤零零。

    军子和李红娜都是第一次见到小妹,以往,李红娜心里还不服气,心说唐书记真是委屈了,不知道是不是娶了个母夜叉,却不能和齐洁姐共结连理。

    见到清丽淡雅到无法描述,宛如画中仙子地小妹,李红娜却是睁大了眼睛,第一个念头就是也只有这种人物,才能配得上唐书记。

    不过李红娜对小妹还是有些敌意的,她不知道唐逸和齐洁现在还保持着情人关系,以为小妹的加入使得齐洁黯然退出,说话间就不自觉提到了军子是齐洁的弟弟。

    军子当时就脸色一变,他是真的生气了,就有狠狠抽李红娜一耳光的冲动。但在唐逸和小妹面前,又不好发作。

    唐逸拿着茶杯品了口茶,却也不去看身边小妹脸色,小妹的心事他猜不透。至于小妹清丽面容,是绝对不会流露出一丝异样的。

    李红娜说完也后悔,更见军子脸色铁青,心里就有些害怕,说:“我去帮哥干点活。”跑过去鼓捣吸尘器,想将小妹未干完地家务完成,却不想对这新家什却是不会操控。

    小妹对李红娜招招手,说:“你来。”

    看军子也对自己使眼色,李红娜讪讪的坐回了沙发。小妹说:“没关系的,我知道的。”

    李红娜有些羞愧,和人家地气度比起来,自己可真的有些俗了。

    唐逸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一突,她知道的?意思仅仅是知道自己和齐洁以前的关系吗?还是现在自己与齐洁的联系她也知道?

    正有些忐忑。却觉手上一凉,却是小妹晶莹细腻的小手伸过来,轻轻拉了拉自己的手,唐逸愕然,偷偷瞄了眼小妹,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小妹放下茶杯,说:“你们坐。”回身上楼。

    李红娜长长吐出一口气。脸红红的向唐逸道歉:“哥,对不起。“

    军子沉着脸,也不说话,李红娜更是心下害怕。

    唐逸摆摆手。更对军子笑道:“干嘛?想吃人?回家不许闹什么矛盾。”心里却是琢磨着小妹到底知道些什么,因为李红娜的话,唐逸才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小妹知道自己和齐洁地关系,她会怎么想?怎么做?

    说了会儿话,军子就有些局促的问:“哥,明天能不能放我一天假。延山一个铁哥们结婚。”

    唐逸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正月十五前虽说正式办公,但从心理上来说。大多数干部职工都是半休假状态,基本上没什么紧迫重要的工作,而去韩国的考察团正月十三启程,启程前这几天要为没有护照的同志办护照,准备一些相关材料,基本上考察团的成员都不会有正常办公地时间,唐逸也准备借机会多休息几天,何况明天他也要参加一个婚礼,金向阳亲侄子的婚礼,本来不过是旁系亲属,按道理金向阳不应该给唐逸送请柬,想来是古忻明的暗示,要他和唐逸缓和关系。不然以金向阳的臭脾气,想来是不会主动向唐逸示好的。

    和军子小娜又闲聊了一阵,就在军子准备告辞的时候又来了客人,却是林国柱,唐逸笑着将他迎进来,林国柱进屋就道歉:“唐书记,白燕工作太忙,等改天我再带她来看您。”白燕不是忙,是不愿意来,不然的话林国柱昨天就来了,劝了白燕一天无果,林国柱只好自己登门。

    唐逸心里明镜似地,笑着说不妨。

    军子和林国柱打过招呼,就起身告辞,唐逸指了指茶几旁刘刚两口子拿来的烟酒,说:“这个,还有那个小吧台后面那些别人送的烟酒,拿过来和国柱分分,帮我处理掉。”

    军子也不推辞,咧嘴一笑,说:“哥,我送你的你可得收下。”

    唐逸笑着点头。

    军子去小酒吧地吧台后搬出来几个纸箱,里面都是烟酒,就问林国柱:“林秘书,你喜欢喝茅台还是五粮液?”

    林国柱没见过这架势,有些拘束的说:“我就不要了吧。”心里却有些激动,很明显,唐书记将自己当成了自己人。

    李红娜将刘刚夫妻俩的烟酒往纸箱里拾掇时却发现了袋里的购物券,看了眼林国柱,就偷偷凑到唐逸跟前将自己的发现低声说了,唐逸微微蹙眉,想了想,对李红娜道:“这样,我给你刘刚的电话,你和他爱人联系一下,将这些购物券还给她……“又一想,摆摆手:”直接给她钱吧,购物券你和军子用。”

    李红娜连连点头答应,唐逸又吩咐军子:“把这些烟都拆开看看,有没有卷钱的。”心里就有些无奈,自己没将这些礼品当回事儿,就全堆到了一起。就算有卷钱地自己怕是也不知道是谁送地。

    军子答应一声,一条条拆开,林国柱也上来帮忙,两人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每条烟都开封拆开一盒,还好,倒没有在烟里卷钱的。

    唐逸松了口气,如果不是心血来潮将过年收地礼让军子处理,怕是那两千块购物券不知道会堆在角落里多长时间,时间一长,自己怕是更会忘掉是谁送的。

    想到这儿却想起了兰姐,不由得有些好笑,以前兰姐在。看她总是将哪个纸袋哪条烟是谁送得记得清清楚楚,自己还训斥过她,现在看来,兰姐处理琐事时还真有些小机灵劲儿,而她的用处也需要重新评估一下。离开了安东。起床后百无聊赖地唐逸就研究起自己的跑车,在安东街头转了一圈,感觉很不错,世爵C7的量身定做版,运动起来轻松洒脱,使用轻型而坚固全铝合金车身架构,将现代技术完美地融入光彩照人线条流畅车身之中。而且世爵跑车一直就是荷兰皇室的皇家跑车,经过全手工打造地每辆跑车,骨子里仿佛都融进了其独特的高贵和奢华。

    看看表,八点多。唐逸就驱车赶往新华酒店,去吃个早餐,想到早餐唐逸嘴角就浮现出一丝微笑,本来昨晚小妹就说了,今天要五点起床,帮自己煮了早餐就走,谁知道六点多自己醒来。小妹还赖在自己怀里酣睡。想起她被叫醒时的窘态,唐逸又忍不住哈哈一笑。也怪自己,昨晚有些疯,估计今早是这么多年来小妹第一次赖床吧?

    金家的婚礼也在新华酒店举行,唐逸在大堂吃早点的时候就见东厅和北厅的两座小宴会厅厅前彩球飘飘,两排绚烂的花篮姹紫嫣红,一派喜庆气氛。

    金家是东厅,却不知道北厅是哪家,正月初八,结婚的倒蛮多的。

    喝下皮蛋粥,唐逸伸个懒腰,就向外走,在巨大地玻璃旋转门前,却和金向阳走了个对脸,金向阳脸色有些难看,正对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小伙子发火:“再去找!我就不信安东找不到一辆好车。”

    也难怪金向阳发火,八点多了,婚车车队的头车还是没有着落,本来和婚庆公司早早预定好的奔驰S320被别人抢了去,叫他怎么不窝火,偏偏抢去头车的这人他还惹不得,老地委书记孙敬群,古忻明的恩师,对古忻明有提携之恩,知遇之情,不说这层关系,就说现在地孙家也不简单,孙书记是安东市顾问委员会主任,孙书记的大儿子孙玉河是宁边市市长,和古忻明更是多年好友,是以孙书记虽然人已走,茶却未凉,每年春节,去给老书记拜年的干部络绎不绝,老书记在安东还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尤其是在顾委的位子上,不再有那么多顾虑,说话直来直去,对看不惯的干部和看不惯的东西直言不讳,有一次孙老书记就曾经当面批评古忻明搞得市委大院浪费成风,令古忻明好不尴尬,说起来金向阳还真有些惧这位老书记。

    至于婚车头车之争,其实责任在婚庆公司,缘满婚庆是安东最好地婚庆公司,经理郭宏宇也是安东不大不小的名人,本来婚庆公司只有一辆奔驰S320,但郭宏宇自恃识得临市一位富豪,能借得他的S320,就将金家和孙家的头车都应了下来,谁知道到了今天早上才得到确切消息,他那朋友却是赶不回来了,车也在北京。

    于是仅有地这一辆S320就成了金家和孙家的争夺对象,开始金向阳的弟弟不识得孙家人,说话有些难听,相骂无好口,两家自然就吵了起来,而孙家老二孙玉江不但抢走了车,更冷嘲热讽金家,话里也捎上了金向阳,恰巧被闻讯赶去的金向阳听到,也就难怪金向阳窝火了,他一向是金家的顶梁柱,侄子结婚这么大件事上触了霉头,他能不恼吗?这时候也不是找婚庆公司算账的时候,就发动人脉找车,却偏偏找不到比奔驰S320档次更好的车,档次稍低地车倒是有。但金向阳咽不下这口气。

    见到唐逸,金向阳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又径自向宴会厅赶去,唐逸叫住那愁眉苦脸地年轻人。问起端倪,年轻人也藏不住话,就将来龙去脉讲了,唐逸就是一笑,孙老书记他见过,老而弥坚的一个人,感觉人挺正气地,不过子嗣怕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唐逸略一琢磨,就走向小宴会厅。却见金向阳正铁青着脸训人,唐逸走过去微笑道:“金书记,大早上就这么大火气啊,对身体可不好。”

    金向阳勉强缓和下脸色,说:“这些人,一点小事也做不好。”挥挥手。挨训地年轻人如蒙大赦,小跑着去布置婚礼台。

    唐逸也不转弯抹角,说:“是为车的事儿着急吧,这事儿啊我听说了,婚庆公司办的不地道,车这东西机动性强,档次好一点的车地车主都是大忙人。不早预定,一两个小时就想找辆好车,就是金书记交际再广,也得看运气不是?”

    这话倒说到金向阳心坎里去了。见唐逸并不是来看笑话,脸色就缓和下来,说:“不行的话就用奥迪A6,勉强也过得去。”

    唐逸就说:“金书记,我倒是有辆车,应该能和对家的奔驰媲美,您看看?”这话就将自己和金向阳拉到了一起。孙家成了对家。

    金向阳一愕。见唐逸神态诚恳,就点点头。说:“去看看。”

    金向阳和唐逸来到酒店前的停车位,一眼就见到婚庆公司老板郭宏宇做贼似的在一辆银色跑车前转悠,金向阳火气腾一下就上来了,走过去沉声道:“郭经理,挺得闲啊!”

    正发呆的郭宏宇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见是金向阳,讪讪道:“金书记,我,我是来向您承认错误的。”

    金向阳哼了一声,也不理他,回头说:“唐书记,您的车呢?”

    提到车郭宏宇眼珠一转,马上道:“金书记金书记,您先别生气,我有办法补救。”

    金向阳“哦?”了一声,回头看向他。唐逸走过来也就不说话,如果郭宏宇真有什么办法,自己就不必为了金向阳得罪孙家,毕竟如果压了孙家风头,孙家早晚会知道那辆车是自己地。

    却见郭宏宇神秘兮兮将金向阳拉到自己的银色跑车前,指着跑车对金向阳道:“金书记,您看看这辆车。”

    金向阳看了看车标,却是不认识,就问:“杂牌跑车?”

    郭宏宇下意识就想撇嘴鄙夷一下,猛地想起面前人的身份,忙挤出副笑脸:“金书记,这是荷兰车,在咱们这没啥名气,但在欧洲贵族眼里,名头可是不逊于劳斯莱斯呢!世爵最早就是为荷兰皇室打造马车的作坊,现在呢,就是为皇室贵族手工打造跑车,一年不过生产几十辆,别说咱亚洲,就是欧美名流想买一辆也特别不容易呢。”

    郭宏宇看着银色跑车的目光是那样贪婪,咽了口口水,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对,说:“咱安东会有世爵车?等等?不是假的吧?”想伸手去摸,又有些畏缩。

    金向阳蹙眉道:“你到底想说啥?”

    郭宏宇讪讪缩回了手,说:“是这样,我是想呢,这车地主人肯定住在新华,金书记和他见见,凭您的面子,应该能说动车主借咱一天,如果真的说下来,那孙老书记孙子结婚的头车就是个渣!”

    金向阳心中一动,只是沉吟着道:“听你这么说,这车很贵?”

    郭宏宇叹口气:“何止贵那么简单,您想啊,王室用车,作婚车头车是多好的兆头?就算光比价钱,估计这车也够买十辆S320的!更别说这车的尊贵和得来不易了!”

    本来金向阳还真被郭宏宇说动了,但听说这车价值十辆奔驰,心中就是一跳,奔驰S320地售价在一百万左右,十辆奔驰?一千万?金向阳眼角就跳了一下,能开得起这种车的人可未必卖自己的面子。

    唐逸知道自己该登场了,方才任由郭宏宇胡侃也是省了自己解释,倒好像自己吹嘘一样。

    唐逸走到银色跑车前,对郭宏宇一笑:“谢谢郭经理青睐我的座驾,不过请您将手拿开,这种习惯可不大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