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纯属意外-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二章 纯属意外

第二十二章 纯属意外2017-11-8 23:44:2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这样拒绝了曾怀民的要求的话,怕是他以后心里就会生根刺,肯定是以为自己故意刁难,而只怕那几个年轻人求到他时他虽然不可能明确表态,但无疑会给几个年轻人没什么问题的信号,因为就算自己,换位思考,也想不出自己拒绝他的理由。

    唐逸品口茶,就说:“这样吧曾市长,这个项目可以上,但是不是再帮他们贷点款,将工厂搞大些,将可能对环境造成的污染降到最低?”

    曾怀民微微蹙眉,几百万的贷款不是个小数目,以那几个年轻人的实力银行不可能放贷,曾怀民出面的话或许能勉强贷下来,但曾怀民对他们只是欣赏,远未到会帮他们做什么的地步。至于进经合区,本以为就是说句话的事儿。

    唐逸当然明白,说:“曾市长,你知道飞燕电器吧,听说他们倒是对电池这方面很感兴趣,当然,商人就是商人,没有利益的事人家不会做,这样,咱们介绍他们互相接触一下,具体细节他们自己谈,如果能合作的话事情就算顺利解决。”

    曾怀民愕然,想不到谈来谈去谈出这么个结果,随即笑道:“那成,还是唐书记有办法。”

    唐逸也不管曾怀民到底怎么想,只要结果过得去就成,接下来和曾怀民品茶聊天,倒也聊得投机。下发了安东市重特大雪灾城市除雪紧急预案的通知,概因几天前一场大雪使得春边高速延庆至安东段发生连环追尾事件,于是在唐逸的提议下,紧急预案出台,其时共和国尚没有建立突发事件应对法,安东此举可算超前,获得了省委领导的高度赞扬。倒也令各常委对唐逸又高看了一眼,这年青的书记还真的有点儿水平。

    唐逸现在满脑子琢磨的却是经合区的建设。说实话。或许外人看来经合区招商引资情况如火如荼,形势一片大好,但却远远没达到唐逸的期待。唐逸却是盘算着,从哪敲几笔巨额投资。

    下班坐进桑塔纳,军子就问:“哥,晚上有安排没?”

    唐逸摇头,问:“有事?”

    军子挠挠头:“是小娜。想请您吃饭,我都说不用了,她这人,唉。总跟个小孩儿似地,她哪知道您有多忙?”

    唐逸就笑:“再忙吃顿饭地时间还是有的,快两年不见了吧?这顿饭我是一定要去吃的。”

    军子听了自然高兴,说:“那我呼她。”

    李红娜被调进了文体局,她的工作唐逸倒是费了一番思量,想了想也不用太好的单位,军子跟了自己也不会缺钱,进个清闲点,体面点的单位最好,最后就安排进了文体局。

    军子征询了唐逸的意见。和李红娜讲,朝鲜饭店。让她快去占包间,自从有了民族歌舞表演,朝鲜饭店生意更加火爆,这个时间,去晚一点,怕是就没有包厢坐。

    李红娜已经不是过去那爱玩地疯丫头,已经蜕变成有些小妩媚的少妇。只是性子还是那么直爽。见了唐逸就开玩笑:“哥,越来越帅了!”

    见她不太拘束唐逸就有些开心。笑着点点头,坐下后叫服务员上菜。

    席上随意的说着话,唐逸就问李红娜:“工作还顺心吧?”

    李红娜笑道:“哪能不顺心呢,都知道我爱人是市委书记的司机,各个巴结我呢。”

    军子皱眉道:“不是不叫你乱说吗?”

    李红娜撇撇嘴:“不说?听说孙局长是个大色狼,最喜欢祸害大姑娘小媳妇,我就是给他提个醒,别乱打主意。”

    军子气道:“别胡说,刚上班几天,你就知道他是啥人了?”

    李红娜就有些不服气:“单位都这么传!”

    唐逸笑着摆摆手,结束了他们之间地战斗:“说了也好,少些麻烦。”心里就琢磨还真的是人言可畏,想想文体局孙局长三十多岁的正处,可说前途一片大好,应该不会这么饥不择食,在局里乱搞,但这话传来传去的,就算领导不相信,对他的提拔也会多一些顾虑。

    李红娜却又笑眯眯转向唐逸:“哥,我昨天给齐洁姐打电话了,她说过年来安东过,我和军子也商量了,将爸妈接安东来。”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在军子面前,唐逸现在不大喜欢提齐洁,毕竟自己结婚了,军子心里怕是会不舒服。

    军子又瞪了李红娜一眼,但对这个娇妻他还真的管束不住,或许这是军子彪悍的人生之中最大的污点吧。

    提起齐洁,唐逸就有些恍惚,拿起茶杯,默默喝了一口,有些苦。

    吃饭的间隙,军子和小娜出去结账,唐逸也由得他们,却是思量着李红娜的话,齐洁,要来安东吗?

    唐逸能觉察出婚后自己心态地变化,就是要遵循婚礼上一生一世的承诺,但想起齐洁,心中总会涌现淡淡地温馨,却是怎么也割舍不下。

    就在出神之际,突然听到外面一片吵闹,男人吵嚷声,女子尖叫声,唐逸本不想理,却突然听到女孩儿的尖叫声中有李红娜的声音。

    唐逸微愕,随即推开包厢门,却正好看到了那一幕,军子狠狠一拳捅在一个白脸青年的腹部,那白脸青年捂着肚子慢慢跪倒,唐逸一蹙眉,接着就见几个肥胖的男人向军子扑过来,被军子一一撂倒。

    唐逸点上颗烟,默默看着,他相信现在的军子不是以前那意气用事的江湖青年,他这么作肯定有他自己地理由。

    果然,李红楠看到了唐逸,回身跑过来,唐逸能清晰看到李红娜脸上五道淡红地指印。

    李红娜急急火火的说:“哥,你快走,别被人看到。”

    唐逸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这种纠纷,自己不在场更好处理。

    上了出租车,唐逸就呼了张震,没两分钟,张震电话就打了过来:“书记,有事儿?”

    唐逸恩了一声:“军子,就是我那个司机遇到点小麻烦。在朝鲜饭店,你看着处理一下。”

    张震忙不迭答应。

    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兰姐又来请示要不要泡脚。唐逸摆摆手,呼了军子一下,却没有接到回音。

    不一会儿张震地电话就打了过来:“事情有点麻烦,齐军打得都是韩国商人,而且金书记的孩子在里面,伤得挺重,脾脏出血,在医院急救呢。”

    唐逸蹙眉:“军子呢?”

    张震说:“在我这儿,我叫他来。”

    军子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哥,又给您惹麻烦了。”语气有些歉疚。

    唐逸语气很平淡。听不出喜怒,“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军子就将事情讲述了一遍,原来,军子和小娜出去结账时,那一桌韩国人正缠着一名朝鲜服务员不放,逼着朝鲜服务员喝酒,小娜看不过去就指责了两句,却被那年青人也就是金向阳地儿子劈手就来了一嘴巴。军子当然见不得这个。这才动了手。

    唐逸听了笑笑:“没啥,男儿天职保家眷。”

    军子听了就是一振。但随即说:“哥,那个小白脸是金向阳地儿子。”

    唐逸说:“把电话交给张震。”

    张震刚刚接起话筒,唐逸就道:“录份口供,先放人。”

    张震就有些犹豫:“金向阳的秘书就在我办公室呢……”

    唐逸啧了一声,随即道:“他想怎样?”

    张震也是左右为难:“听说金成是他的独子,金向阳和他老婆宠着呢,您没看到金向阳那脸色,一定要我现在就将打人凶手逮捕,我说正在调查,他那表情,恨不得吃了我。”

    唐逸就问:“那你想怎么处理?”

    张震叹口气:“最要命的是餐厅服务员的口供,都是说齐军主动挑衅殴打金成和韩国客人,金向阳的秘书就在市局盯着,唉……”

    “不过您放心,我会看着办的,最迟明天早上,我肯定将事情办利索。”

    唐逸微微点头,最后这句话还像那么回事儿,就说:“那就拜托你了。”将电话挂掉,就开始寻思事情始末,唐逸知道,这些年韩国经济发展飞快,安东有极少地一部分朝鲜族就处处以韩国人自居,穿着打扮向韩国人看齐,倒好象他们高人一等似的,现在来看,金成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位,又由于他特殊的身份,自然就更喜欢和韩国商人混在一起。

    想起一脸冷酷地金向阳,唐逸摇摇头,教育子女上,他作得可是太失败了。

    要不要和他沟通下,唐逸正琢磨呢,张震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书记,医院来电话了,金成没有生命危险。”

    唐逸就问:“在哪家医院?”

    张震说:“工人。”

    唐逸挂了电话,去后车库拿车,这还是他第一次坐进自己的银色跑车,但刚刚坐下就又摇摇头,从车里出来,自己不是去耀武扬威的,既然金成没什么大碍,自己就去放低姿态和解,如果真的伤得太重结下了仇怨,自己就完全是另一种姿态了。

    要让反对你的人理解你,要让理解你的人支持你,要让支持你的人忠诚你,要让忠诚你的人扞卫你。允许有人不喜欢你,但不能让他恨你。万一他要恨你,也要让他怕你。这就是现在唐逸上位后的处世哲学。唐逸是打车赶到工人医院地,在接待台向护士亮出工作证,马上在护士惊愕化为甜笑的转变中拿到了金成地病房号码。

    “唐书记。”病房外的金向阳看到唐逸赶来并没有吃惊的表情浮现,只是淡淡点头打了个招呼,显然,他是知道打伤爱子的凶手是哪一位的。

    唐逸脸上表情有些沉重,叹口气道:“发生这样的事真令人遗憾。”

    金向阳指了指靠墙的长条椅,自己先坐了上去,没邀请唐逸进病房,无疑是个很不友好地信号。

    唐逸没吱声。走过去坐下。摸出一颗烟递给金向阳,金向阳摆摆手,唐逸就自己点上,深吸了一口,问:“金成没事吧?”

    金向阳铁青着脸:“没什么大碍,躺几个月而已。”

    唐逸微微蹙眉,火药味很浓。

    唐逸叹口气。道:“一场误会,害得金老弟遭罪,军子这事儿办地,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平辈称呼金成。姿态已经摆得足够低。

    金向阳点点头:“齐军确实应该受到教训,受到法律的制裁。”

    唐逸叹口气道:“他也是一时糊涂,这样,回头叫他来陪个罪,多少医药费让他掏……”

    金向阳摆摆手:“唐书记,我不缺钱。”

    唐逸看着他,就笑了,点点头,站起来向外走,下楼后拿起手机。拨了张震地号儿:“马上放人!”

    张震第一次听唐逸这般严峻的语气,不自觉就答应:“好。”

    唐逸又拨去了朝鲜。找到李光武,李光武就笑:“咋了,是不是担心你那位啊,忘了告诉你,她那已经安装了电话,电话号码是……“说了个号,又笑:”以后别再找我做传声筒。”

    朴上尉。唐逸却又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怎么安置她好,想帮她洗脑。又哪有时间?再说日久生情,自己经常跑过去也不妥。

    随即将那纯净美丽的笑脸抛到一边儿,说:“我找你的,是这样,你们那个朝鲜饭店,几个服务员的证供你叫她们改一下。”

    虽然不知道朝鲜饭店地“组织”出于什么考虑命令服务员作伪证,但想来李光武应该有足够的能量来影响朝鲜饭店的组织。

    李光武就笑:“咋回事?”

    唐逸说:“我司机,在那儿伤了人,你叫她们说实话就成。”

    李光武满口答应。

    唐逸却又灵机一动,问:“光武,你看我们深圳发展的怎么样?你们就没有在新义州设立经济特区地想法?有什么内部消息没?”

    随即知道现在谈不合时宜,就说:“这事儿改天坐下再聊,先帮我办事,光武,谢了啊!”

    李光武呵呵一笑,挂了电话。

    唐逸又打车回家,不一会儿,军子电话打了过来,说是和红娜已经暂时被放出来,但还需要随传随到,接受进一步调查。

    唐逸说:“回宾馆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军子的新房还在装修,自从小娜来了安东后,军子就从集体宿舍搬出,两人住进了宾馆。

    军子恩了一声,唐逸略一琢磨,说:“小心点。”毕竟来安东后感觉得出,这里不大太平,很难说金成会不会和涉黑团伙有联系。

    挂了军子的电话不久,张震的电话又打过来,自然是知会唐逸军子夫妻俩的情况。

    回到家,洗过澡,唐逸躺在大大的床上,点开天棚,看那璀璨星辰。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军子的事,却又将心思转回了招商引资上,还有经合区头头脑脑,最近唐逸通过观察试探已经熟悉的差不多,是时候动动了,有两个自持有靠山,对自己阳奉阴违的一把手,过几天将他俩的工作调整一下,安东各行政单位地人事任命自己可以没有发言权,但经合区,就要遵守自己的游戏规则。

    不过要调整地这两个人好像是一个古忻明的人,一个王小凤的人,怎么调整他们才能得到古老大和小凤市长的理解呢?唐逸却是深思起来。

    “滴滴滴”手机响了起来,唐逸接起电话,张震就呵呵笑起来:“书记,您可真有办法,朝鲜饭店的服务员都重新录了口供,被骚扰的服务员正式要求起诉金成以及几名韩国商人,其它服务员也作证说,齐军是见义勇为,并且被拳打脚踢几分钟后才奋起反击,关于金成和齐军的冲突经过是,金成拿啤酒瓶去砸齐军,齐军下意识回手给了他一拳。”

    说完张震又笑:“书记,您厉害。”

    唐逸淡淡道:“是她们说出了真相而已。”又说:“一会儿找法医给军子验个伤。”

    张震满口答应。

    第二天,市局就派出调查组前往医院给金成录口供,并要求他提供那几名韩国商人在安东地落脚点,以便向他们调查非礼朝鲜酒店女服务员一案。

    金向阳当时就在病房,险些没气晕过去,调查组带队地是一名姓白的警官,话风犀利,将金成问地哑口无言,最后金向阳发火,将几名警官训斥一顿,赶出了病房。

    金向阳更马上给张震打电话,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震就为难的说,他也是公事公办,朝鲜饭店女服务员报案,涉外案件,尤其朝鲜方面对大国沙文主义很敏感,是以自己不认真处理的话怕是会引起什么国际纠纷。

    金向阳气极,怒斥张震,说录口供时自己的秘书就在警察局,明明口供里说齐军是蓄意伤人,怎么会变成韩国商人非礼女服务员?

    张震就大惊小怪的问:“金书记,案件调查中,口供是谁拿给您的秘书看的?”

    金向阳语塞,哼了一声挂了电话。

    第二天,公安局干警刘泽源就向市委督查室反映在金成一案中朝鲜饭店服务员的口供前后不一,疑点很大,市局刑侦队有包庇疑犯嫌疑。

    市委督查室准备按规定将案件发回市局督查处查证,却不想接到了金向阳的电话,要求督查室派出督察组进驻市局,督查室主任何振峰忙向秘书长高天请示,高天发话,转市局督查处。

    这两天被金向阳闹将下来,市委大院几乎没有不知道这场风波的,高天的表态无疑预示着古忻明对金向阳有了看法,为了儿子利令智昏,将市委大院吵得不得安生,这是大多数干部的看法,不过看热闹是人类的劣习,尤其是事不关己的干部,人人希望这场好戏继续下去。

    唐逸也很无奈,按理说市局调查组去医院后,金向阳就应该知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悄无声息的压下去这事就算完了,没想到金向阳好像失去了理智似的一定要纠缠下去,溺爱孩子溺爱到这种程度,令唐逸十分不解,尤其是金向阳平日总是给人一种酷酷的感觉,想不到情商低的可怕,真难为他怎么坐到今时今日的位子的,或许,是因为安东比较照顾朝鲜族干部?

    何振峰接到高天电话后,就将电话打到了唐逸办公室,将金向阳的举动和高天的批示向唐逸稍微透露了一点。

    唐逸不大认得何振峰,何振峰却对唐逸印象极深,去省委开督查会议时何振峰就被唐逸的年纪和职位震撼了一把,而唐逸来到安东,更在常委会上小胜古忻明后,何振峰就将目光投向了唐逸,一直就准备找机会和唐逸套套近乎,现在却是终于有了机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