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再次聚首-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章 再次聚首

第二十章 再次聚首2017-11-8 23:44:20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看着省厅下来的文件,不由得微微一笑,陈达和赫然在名单里,而且省厅下来的其它干部都是建议由市局党委安排职务再上报给省厅,唯有陈达和的任命省厅提出了明确的建议,建议陈达和同志出任安东市公安局副局长,政委,安东武警边防支队党委书记,第一政委,兼任市局督察处处长。

    唐逸微笑,看来陈达和用钱用得不错,短短时间成了黄厅长眼里的大红人,当然,从这份任命建议也可以看出省厅对安东市局的工作极不满意,特别申明了建议陈达和兼任督察处处长就是明显的信号,更何况,武警支队第一政委惯例是由局长兼任的,武警是一股很特殊的力量,由地方政府和军方双重领导,地方公安机关对武警支队的领导就体现在这个第一政委的任命上。现在省厅提议陈达和出任安东武警边防支队第一政委,也表明了省厅对安东市局在打击走私集团行动中措施不力的不满。

    看来要好好摆一桌给老陈接风洗尘喽!唐逸笑笑,却是一个想不到的大馅饼,如果市局采纳省厅的建议,则陈达和在安东市局俨然可以和张震分庭抗礼,现在的情况下,市局也没有选择的余地,省厅没有插手强行任命已经给市局留了面子。这可是老陈送给自己新婚最好的礼物吧。

    唐逸第二件开心事就是回到家,却发现客厅沙发上,小妹正与宝儿说话。尤其是见到小妹捏了捏宝儿小脸,正换拖鞋的唐逸差点没一个趔趄摔倒,宝儿更是小脸笑得开了花。

    兰姐和李婶买菜去了,宝儿亲昵得抱着唐逸缠了一会儿,就回屋做功课,倒把大大的客厅留给了唐逸和小妹两个人。

    唐逸刚刚坐到小妹身边。小妹就一滞,向旁边挪了挪。

    唐逸哈哈一笑,伸手捏了捏小妹清丽地脸蛋。说:“干嘛?都老夫老妻了。”

    小妹也不吱声,拿起茶几上的杂志翻看。

    唐逸微笑。有时候觉得和小妹相处真的挺有趣的。着小妹躺在软软的大床上看星星。

    接下来的节目自然就是唐逸蠢蠢欲动,百般花言巧语哄骗小妹,以满足自己地**,唐逸发现自己真的迷上和小妹作爱了,看着清丽的小妹似痛苦似喜欢地表情,感受着小妹令人寸寸酥麻的身子,那种奇妙地感觉令唐逸欲仙欲死,魂儿更不知飘荡到了何方。

    “唐逸。你是不是就是书上说的色狼。”早上。小妹清澈的大眼睛凝视着唐逸,很认真的问。

    唐逸也极认真的点了点头:“知我者娘子也。”手就又伸了过去,小妹却一翻身轻盈下床,走去洗漱间洗澡,唐逸笑着喊道:“喂,只此一次,下次再敢用功夫对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妹住了两天就赶回北京。年前,军区一样有大堆的事务。和上次离别一样,唐逸李婶兰姐在后院送她时,她只是拉了拉唐逸的手,回身坐进红色跑车,发动驶出。

    唐逸看着自己的手,却是知道,这是小妹对自己不舍的表达方式,唉,想想,小妹既不会说情话哄自己开心,更不会表现出小女人地一面来取悦自己,但这些天下来,自己却是爱煞了她,竟是希望她能日日夜夜陪在自己身边。

    陈达和来报到地当天晚上,唐逸就在新华酒店二楼宴请他,两人的关系没什么可隐瞒的,履历上清清楚楚,在延山共事过,遮遮掩掩反而令人疑心。

    包厢里只有三个人,唐逸,陈达和和军子,陈达和感慨的道:“唉,唐书记,我咋感觉又回了延山呢?”

    唐逸笑笑:“这里可不是延山,你那脾气得改改。”

    陈达和呵呵一笑:“我看啊,早晚也成延山。”

    唐逸微微摇头,正色道:“老陈,你要搞好上下级关系,尤其是古书记那儿,他统筹安东全局多年,很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你对他可不要阳奉阴违。陈达和挠挠自己的大脑袋,笑呵呵点了点头。

    军子给两人倒酒,陈达和就笑:“这小子,我那些天还正琢磨把他调省里去呢,打电话才知道来了安东,比我脑子快!”

    军子笑笑,也不接声,虽然姐姐和唐书记是情人关系,但军子却知道在这种场合,自己就要多听少说,更不能和陈达和没大没小的乱开玩笑。

    陈达和又问军子:“喂,小娜跟你一起过来地?咋没叫来一起吃饭?”

    军子摇摇头:“小娜在延山呢。”

    陈达和就是一皱眉:“两地分居?”

    唐逸微愕,随即暗叫一声惭愧,问军子:“你和小娜结婚了?”果然军子点头。

    唐逸倒有些不好意思,军子结婚自己都不知道,想起用人家就叫他过来,生活上却是从没关心过他。

    唐逸琢磨了一下道:“这样,小娜地工作我帮你安排,你也不用等分房了,过两天我帮你买一套,算是结婚贺礼吧。”

    陈达和就哈哈大笑:“唐书记,那你的结婚礼物我和军子可没法置办了,这也拿不出手啊!”

    唐逸微微一笑:“那就欠着,慢慢来。”扭头对军子道:“你明天给小娜打电话,叫她来一起挑房。”

    军子恩了一声,心中微微有些激动,虽说买一套房子地钱只要和姐姐张嘴,是没有问题的,但军子知道姐姐的钱其实就是唐书记地钱。而由唐书记开声送套房子更多意义上是承认了自己的价值。

    对于唐逸和齐洁的关系,军子也不再多想了,尤其是见到姐姐在南方的风光以后,军子知道,唐书记这样的人物,是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的。至于娶自己姐姐,那更加不可能,只要疼爱姐姐。姐姐也心甘情愿,自己又何必多想?

    结账出包间地时候陈达和一下与人撞到了一起。那人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头发微秃,脸上有淡淡的老人斑,但脾气却烈,瞪着陈达和就骂:“你小子没长眼睛啊?”

    陈达和皱了下眉头,看了眼身旁地唐逸,规规矩矩给老头道歉,老头冷哼一声,骂骂咧咧的走开。唐逸就笑:“老陈。五讲四美,有进步。”

    在酒店门口和陈达和话别,陈达和暂时被安排在了公安招待所,为领导准备地房间环境却也不亚于新华酒店的豪华套房。

    坐在桑塔纳里,唐逸默默点了颗烟,有陈达和在,自己倒不用太操心公安那一块了。倒不是说陈达和多精明。一来业务熟练,二十多年的老公安。二来省厅下来的,暂时也不会有人想动他。

    军子开车极稳,甚至什么时候进得小区唐逸都不晓得,等唐逸回过神,军子已经停了车,却是到了龙凤居前。

    为了不太惹眼,唐逸并没有用太小号的车牌,他没有住进市委领导住宅区,如果太张扬,人人都知道市委书记住在金辉小区,那怕会惹出什么麻烦,毕竟金辉小区的保安措施再怎么严密,有心人想进来还是没问题的,这个年代仇恨社会的人很多,冤假错案受害者啦,生活异常艰难的下岗职工啦,经济高速发展中,又有着种种社会不公。也最容易滋生仇视社会地人群。

    且不说这些人会不会有极端分子抱着仇恨地心态来制造麻烦,就说市委书记住在金辉小区的消息传扬出去,每天来告状的人只怕就会令唐逸应付不来。

    军子停车很讲究技巧,没有一丝涩滞的感觉,唐逸拍拍他肩膀,就想下车,却又怔住,就见白色铁艺围栏前,一男一女正在说话,女的是兰姐,穿着红色风衣,高翘的红皮鞋,倒也韵味十足,男人却是任铁石,手里拎着一袋东西。

    唐逸推门下车,兰姐和任铁石也听到动静回头,兰姐小跑过来帮唐逸拿手包,低声说:“唐书记,我不知道让不让他进屋好,给您打电话打不通,就在外面陪他说话。”

    唐逸微微点头,兰姐有时候是有些小机灵劲儿,她认得任铁石是公安局长,自然不能冷落了他,但又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什么态度,还有自己家里的豪华摆设见不见得光?是以只有陪他在外面说话等自己回来。

    任铁石满脸堆笑走过来:“唐书记,几次约您吃饭您都没时间,我就先斩后奏,直接找上门了,来得唐突,莫怪莫怪。”

    唐逸微微一笑:“没啥,来,进去说话。”其实按照惯例现在就应该是训斥兰姐不懂事,为啥不叫人进屋地戏码,但想了想在任铁石心目中自己是很尊重兰姐地,唐逸也就只是嗔怪的对兰姐说:“任局长不是外人,干啥不叫人进屋?”

    任铁石忙笑:“无妨地,无妨的。”

    任铁石进了客厅,就是一阵眼花缭乱,虽然他极力掩饰,但眼中的震惊却还是流露出来。

    唐逸亲热的将任铁石让到沙发上,兰姐忙着沏茶倒水。

    唐逸就问:“李婶和宝儿呢?”其实是故意问的,李婶最喜欢躺在卧房里的按摩椅上听收音机,宝儿这个时间自然是在写作业。

    兰姐当然心领神会,笑着说:“都在屋呢。”说着话将茶杯摆在唐逸面前,又拿起客人用的茶杯帮任铁石泡了一杯茶,解释道:“任局长,杯子用完就消毒的,很干净,您放心用。”

    任铁石哦哦了两声,突然有种自己在人家面前是贫下中农的感觉,哪这么讲究的,还客人专用的杯子,用完就消毒?自己一家三口的杯子还经常混用呢。

    任铁石又瞅了眼兰姐,进屋后兰姐就将风衣脱了,红色紧身皮裙,黑色棉袜,将的身段完全的展现出来,前凸后翘,说不出的风情动人,脚上红色绣花的小拖鞋纤巧可爱,更为兰姐增添了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

    兰姐见任铁石目光在自己身上打转,心里就有些厌恶,老男人,还挺色的!在这儿住了几日,兰姐心气就又高了几分,却是连任铁石这个公安局长都不大看在眼里了。

    任铁石品了口茶,就是一愕,真个是齿颊留香,甘润生津,赞了声:“好茶!”

    主子不好说话,兰姐当然要帮主子卖弄,说:“是极品大红袍,武夷山母树的茶叶呢。”似乎怕任铁石不懂,又解释:“武夷山大红袍母树只有三棵的,一斤茶叶要十几万块钱呢。”

    任铁石啊了一声,却有些将信将疑,他略微了解兰姐一点性格,说话喜欢夸张,但不管怎么说,想来这茶肯定是极为昂贵的,任铁石不由得低头扫了眼自己拿来的礼物,两瓶茅台,两条小熊猫,又看看客厅角落那个小酒吧,自己这两瓶低度茅台却是根本拿不出手!

    唐逸这时对兰姐使个眼色,吓吓任铁石无妨,但不能太露白。

    兰姐就说:“我回房监督宝儿做功课,有事再叫我。”

    任铁石被调整为调研员后,痛定思痛,觉得自己必须和唐书记缓和关系,虽说不知道孙向前发哪门子神经突然爆料整自己,但任铁石猜想多半是张震给他开出了什么更好的条件,没准儿里面就有唐书记的影子,琢磨了好久,任铁石才忍痛取出大半积蓄,买了礼物来看唐逸,要说,任铁石日子过得确实挺清贫,和老婆离婚后,既要赡养两位老人,又要抚育儿子,他又一向高姿态的清廉,只靠工资度日,自然过得艰难。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