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圈外游戏-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九章 圈外游戏

第十九章 圈外游戏2017-11-8 23:44:19Ctrl+D 收藏本站

    新华酒店208,唐逸和小妹宴请安东几位常委,穿着秀气的白色夹克,白色直筒裤,小妹清丽淡雅,虽然刚刚经历了**洗礼,但却仿佛更多了几分出尘气息,看着这位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唐逸真的很难将昨晚在自己怀中婉转承欢的那个小妹和现在的她联系在一起。

    古忻明,王小凤,齐茂林,金向阳等等延山十名常委悉数到齐,至于军分区政委李雷,早在婚前,唐逸和小妹就登门拜访了,今天倒也给他打了电话,但他却是在沈阳,也只得作罢。

    席上自然是祝福声不断,唐逸被逼着多喝了几杯,唐逸却是暗暗观察着几位常委的反应,他知道,如果古忻明北京真的有门路的话,那经过这场震动京城的联姻,他是必定会知道自己的身份的,但观察了一会儿,古忻明对自己的态度一如往昔,并没有什么转变,倒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其实唐逸也不是想刻意隐瞒身份,尤其是已经到了市委书记的任上,瞒不瞒身份的也无所谓,不过因为父亲早逝,虽说从小在爷爷身边长大,但毕竟不如一些父母活跃在政坛的第三代子弟显眼,如今渐渐崭露头角,尤其是此次联姻后,京城权贵怕是再没人不知道唐逸这个唐家第三代,但地方上,信息量当然要差许多。

    如今唐逸倒渐渐体会出自己不显山不露水的好处,博弈之时,往往可以出奇制胜。如果自己的身份底牌对手全晓得,那和自己博弈时就会考虑这些因素,出招时自己盘旋地余地就小许多,这也是很多官员虽然喜欢向外传话,显得自己靠山多么多么的硬,路子多么多么的广。但你要他真的暴露自己后面的关系,那是万万不能的,官场上就讲究个讳莫如深。

    现在自己这状态就挺好。人人都知道自己有背景,却又都猜不到自己到底是什么背景。当然,唐逸也知道,这种状况是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地,没有不透风的墙,随着自己地位的攀升,自己地身世也会被慢慢的揭露。

    酒宴尽欢而散,出了酒店,小妹拉了拉唐逸地手,回身坐进红色跑车。嗡一声。绝尘而去。

    望着远去的红色闪电,唐逸怔了好一会儿,心里突然间空落落的。

    “夫妻很恩爱嘛!”王小凤走到唐逸身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唐逸笑笑,回身和几个常委话别。

    唐逸很快又开始了以前繁重琐碎的工作,虽然经唐逸提议,常委会已经将工作重新分工。统战工作交给了顾占东。但政法和经济是两个大摊子,做领导的不必事必躬亲。将权力稍微下放才是领导之术,但偏偏现在政法和经济工作都是关键时刻,牵动了唐逸每一根神经,如果不盯紧点很可能会使得自己以前的心血白费。

    果不其然,这天的政法委委员会议上,任铁石就出了妖蛾子,对张震在工作中的失误提出批评,张震刚刚接手公安工作,任铁石想令他犯些工作上地错误简直易如反掌,但通常情况下,副局长是不可能在公开会议上抨击正印局长地,任铁石敢这么肆意妄为,毫无疑问得到了古忻明的支持,一点点打压张震的影响力,一个常常在业务上犯错误的公安局长,只怕时间不长,古忻明就会提议换掉。

    唐逸看着脸色铁青的张震,知道他的难处,和自己一样,很多事他必须亲力亲为,不可能将工作全部推给任铁石,是以被任铁石下了个套。

    唐逸当然要作足姿态批评了张震几句,更表扬了任铁石实事求是,勇于质疑领导不足的优秀品质。

    散会后,唐逸刚刚走出会议室,任铁石笑呵呵凑过来:“唐书记,赏个脸,晚上我请你吃饭。”

    唐逸笑笑:“我晚上有点事。”政坛上没有永远地敌人,但任铁石还不够资格和自己讨价还价,共坐一条船,既然摆明开始打压他,最起码要打压到任铁石没了脾气,真正告饶时再考虑是不是给他个表现地机会。而现在任铁石自以为稳操胜券来讲和,唐逸却是注定不会赏他面子的。

    任铁石微微一笑:“那改天。”

    唐逸点点头,夹着包离开了会场。

    回到家逗弄了一会宝儿,这几天宝儿被兰姐骂得天天哭,自然是因为小妹走地那天,大早上宝儿跑上去敲门,兰姐更给宝儿定下死规矩,以后再不许上二楼,当然,兰姐和李婶是绝对不会走上二楼一步的。

    唐逸这几天回来晚,却不知道有这么场风波,看到宝儿眼睛红红的向自己道歉,唐逸心疼极了,瞪了兰姐一眼,说:“宝儿喜欢上楼就上楼,你不用管了!”兰姐不敢再说话,来到新居后,兰姐越发发觉自己和黑面神的差距,现在已经不单单是惧怕唐逸那么简单了,而是发展到不管唐逸说什么,她都是俯首听命,甚至心里,也不敢再诅咒黑面神,当然,或许这是因为刚刚换了新环境,日子久了,和黑面神熟络起来,或者她在这种环境呆久了,习惯了,自觉层次又提高了几档时,想来也就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拘束了。

    宝儿依偎在唐逸怀里,怯生生问:“叔叔,干妈是不是讨厌宝儿才不来的?宝儿再也不上二楼啦,干妈会回来的,是不是?”

    唐逸笑着捏捏她小鼻子:“不是,干妈要去工作的,过些日子你就能看到她啦。”

    宝儿哦了一声,小心思里,却是告诉自己再不上二楼了。干妈会讨厌的。现在的宝儿已经十岁了,再不是以前天真无邪地孩童,却是有了自己的想法。

    宝儿已经转到了安东实验小学,是林国柱出面办的。

    “唐书记,来,放松放松。”兰姐却是从健身房将脚部按摩器搬了过来。放在唐逸脚边,帮唐逸脱拖鞋,一次次的被震撼后。她却是已经俨然将自己当作使唤丫头了。

    唐逸哭笑不得,心说那个泼辣又有些小聪明的兰姐跑哪去了?怎么这些日子好像自己身边的人都在开始转性。不好,这可不是什么好苗头,代表着自己渐渐向孤家寡人地阶层靠拢,高处不胜寒,站得越高,可以说话的人就会越少,身边的人也会慢慢以畏惧地心态来看自己,现在兰姐就是在进行着这样的转变。

    如果李婶告知兰姐自己地家世,还真不知道她会作出什么事。不会将宝儿也教育成小使唤丫头吧?看了眼怀里眯着大眼睛打盹。一脸小幸福的宝儿,唐逸就有些不寒而栗,如果出现这种苗头,自己一定要扼杀在摇篮中。

    虽说兰姐乖巧听话些也好,最起码自己的话她会放心上,不会胡乱闯祸。但这么殷勤,就好像古代大户人家的使唤丫头一样服侍自己。唐逸可是接受不了。轻轻摆了摆手,说:“算啦。我累了,洗个澡就去睡觉。”

    兰姐忙不迭点头,又吃力的将按摩器搬回健身房,看得唐逸一阵好笑。

    回到二楼卧室,躺在软软的床上,开了天棚,遥望星空,身边仿佛还留有小妹的清香,但伊人却远在千里之外。

    唐逸轻轻叹了口气,在身边的枕头上用力嗅了嗅,抱在了怀里。

    随即却又想起了齐洁,有一个月吧,没和她联系了,这些天每当想起婚姻这个字眼,心情都有些沉重,却是怎么也回复不到以前的心情和齐洁联系。

    想了想,拿起手机,按了一个号,就停了手,先放放吧,刚结婚地自己很累很累,等等吧,等等吧……

    想起齐洁,唐逸不由得又想起在延山地日子,陈达和在春城还好吧?军子,唐逸脑海里猛地闪过军子的笑脸,似乎想到了什么,一闪之间却又过去。

    仔细想了想,是了,自己不是为司机的人选犯愁吗?这可不就是一个最适合的人选?

    拿起手机,就开始拨号,齐老爹的宅电,电话是齐洁妈接起的,唐逸说大妈,我找军子。

    齐洁妈却一下听出了唐逸的声音,惊喜地问:“是唐书记吧?你,你最近好吗?”

    唐逸轻叹口气,说:“大妈,是我,您和伯父身体都挺好地吧?”

    齐洁妈欣慰的笑了,说:“挺好挺好。”又问:“唐书记,你还在省城?”

    “没有,我现在在安东,市委副书记。”和他们没什么可隐瞒地。

    齐洁妈就叹口气:“可惜齐洁没这个福分,这孩子,唉……”虽然齐洁赚了许多钱,但齐洁妈和齐老爹却心知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想来自己的闺女也是被南方哪个巨贾包了,是以对唐逸和齐洁的姻缘总是十分惋惜。

    不一会儿,军子就抢过了话筒,想来听到是唐逸,担心母亲胡乱说话令唐逸伤神。

    “哥,你找我?”

    唐逸略一沉吟,说:“来安东吧,给我作司机,考虑一下?”

    军子一听马上笑了:“哥,你说的是真的吧?可别骗我。”

    唐逸笑笑:“别这么快答应,你现在是刑侦中队长,来给我作司机可委屈了,仔细考虑考虑再给我答复。”

    “哥,你知道我肯定答应的,您帮我转关系吧。”军子做事爽快,这也是唐逸喜欢他的原因。

    唐逸就笑:“那成,以后后悔别埋怨我。“

    就在军子来报道的那天,任铁石再一次出招,越过唐逸,直接向小凤市长反映张震在工作中的一次重大失误,工作上不认真沟通,搞刑讯逼供,破坏了一起市局重要的行动。

    唐逸接到小凤市长的电话。默默听着小凤市长地处理意见,要唐逸重新衡量张震到底适合不适合公安局长的职位。

    挂了电话,唐逸点了一颗烟,或许张震在官面的争斗中驾轻就熟,但完全不熟悉公安业务的他突然和一个上有市委一把撑腰,下有十年根基的常务局长斗。还真的是困难重重,不过唐逸却是不相信张震没有翻身之力,自己要再等等。等合适地机会。

    吸着烟,唐逸又忍不住拉开抽屉。翻出了那张介绍任铁石事迹的报纸,一个字一个字的研读,清廉如水而又热衷于权力,他地弱点又在哪里呢?

    电话很突然的响起来,唐逸接起,任铁石地声音响起:“唐书记,小凤市长批评我了,我向你做一下检讨。”

    电话里作检讨,可想而知任铁石的诚意。想来是唐逸拒绝了他的饭局。他也就不大在乎唐逸的看法了。抱紧古老大的腿,看唐逸能将他怎样!

    唐逸笑笑:“你反映的问题明天咱们再研究。”

    任铁石连声说好。

    第二天唐逸驱车赶到公安局,召集局长会议。

    会议在公安局五楼的小会议室举行,张震,任铁石和几名副局长出席,会议上任铁石和刘铁发言,对案件进行了自我检讨。但或多或少都有影射张震的意思。唐逸就打量了刘铁几眼,毛海山当初对自己推荐的人选就是他。现在看来,已经和任铁石坐到了一条船上。刘铁人黑黝黝地,身材魁梧,倒和他地名字很相称。

    唐逸默不作声的翻着卷宗,接着就是一愕,被刑讯逼供的受害者却是孙向前,看了看事件经过,却是张震抓了孙向前和一位朝鲜人,严刑逼供,卷宗里张震的解释是经侦查发现,孙向前和境外走私集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孙向前和朝鲜走私商金某接触时,公安干警将之当场抓获,按照正常手续审问。而任铁石的报告里说明,孙向前是以线人身份接触金某,本来就是市局布局要将对方的走私集团打掉地,更有部署这次行动地秘密会议记录为证,参加会议的赫然就有白燕。

    唐逸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蹙眉道:“看来工作地沟通是个大问题啊!”

    任铁石深有同感的点头:“唐书记说的对,市局很多工作都有时效性和紧迫性,就好像这一次,我们的会议记录是送到了局长办公室的,可是时间紧,张震市长又要兼顾政府的工作,所以没看到很正常,说到底还是沟通问题。唐逸微微点头,说:“铁石同志,你回去仔细想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三天时间,我要看到你的报告,你是老公安,疑难杂症当然要交给你。”

    任铁石笑着点点头,说:“那我试试。”

    桑塔纳慢慢驶出市局大门,唐逸点上一颗烟,深深吸了一口,低头翻阅刚才的卷宗。

    军子看了看后视镜,没有说话,虽然看得出唐逸遇到难题,但唐逸不说,他是不会冒失到去主动问询的。

    手机滴滴滴的响了起来,唐逸接起,是张震的电话,“唐书记,孙向前很有问题,可靠人士向我透露,孙向前和任铁石有秘密协议,所以……不过孙向前骨头很硬,唉,是我失算……”

    “道听途说!”唐逸训斥了张震一句,生气的挂了电话,眼睛却一亮。

    想了想,唐逸就从手包里拿出孙向前的名片,又将卷宗上孙向前的照片撕下来,一起递给了军子,说:“这个人,你看看。”

    唐逸知道,张震不是鲁莽行事的人,肯定是有了相当的把握才去动孙向前,却不想被任铁石反咬一口,对付孙向前这类人物对唐逸来说是最简单的,别看刑讯逼供他会装英雄,一副宁死不屈的架势,但一箱子钞票砸过去,你看他说不说。

    孙向前这类人都是有价钱的,只看你开的价钱够不够而已。

    唐逸也猜到孙向前和任铁石可能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但一直也没想过以孙向前为突破口,一来不知道能不能给任铁石造成足够的打击。二来觉得没必要,自己还不至于动用非常手段去和他斗。

    但却没想到张省长那边突然有垮台地迹象,张震的地位一下变得艰难起来,任铁石步步紧逼,如果真被他挤走张震,那自己可就竹篮打水。

    不过你任铁石想不到的是。或许官场上制衡我的力量很多,但官场外的游戏规则你却是玩不起的,既然你进入了官场外地游戏场。就已经等于案板上的肉,任我宰割。波,常务副局长任铁石的线人孙向前突然投案自首,交代了自己和几个大走私集团地所有联系,并坦白承认,自己以前并不是任铁石局长的线人,只是自己和任铁石局长达成共识,自己交代出江浩集团地某些内幕,他就给予自己线人身份。

    这一次,孙向前却是咬出了许多安东公安的蛀虫。例如督察处黄处长。就是江浩走私集团中的一员,孙向前的名单上,列出了十一名安东市局副科级以上干部,都与江浩走私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张震局长不敢擅专,飞快的将案子上报到省公安厅,省厅领导震怒,马上派遣督察组进驻安东市局。对安东市局进行全面整顿。

    闹出这么大动静。安东市领导班子颇觉脸上无光,而十几天调查后。省厅和市检察院联合行动,那些涉案干部起诉的起诉,撤职的撤职。

    事情没有完结,常委碰头会上,任铁石的问题就被提了出来,却是古忻明首先提起了他地问题,也难怪,任铁石和走私贩子进行交易或许不算什么大问题,毕竟为了破案,很多时候是需要讲究方式方法地,和一些有可能打开缺口的从犯谈一些条件也是不可避免,坦白从宽嘛!但任铁石错就错在没有从该从犯口里将资料拿齐,该从犯隐瞒了大量事实,使得省公安厅直接介入,令安东班子完全陷入了被动。

    唐逸却是猜得到,估计任铁石不是没有从孙向前嘴里抠出这些资料,而是他存心隐瞒,将需要打击的干部抖出来,一些觉得可以拉拢的就隐瞒示好,甚至可以要挟他们加入自己的阵营。

    古忻明喝着茶水,字斟字酌的道:“铁石同志能力是够的,想尽快破案地心情也可以理解,但和走私贩子私下交易,使得江浩走私案没有被认真彻底地清查,公安队伍的蛀虫没有被肃清,造成地影响是极为恶劣的。”古忻明喝了口茶水,接着道:“所以我认为,铁石同志的工作安排应该进行调整,向省厅表明我们市委的态度。”

    没有人吱声,唐逸也是默默喝茶。

    古忻明将茶杯放在桌上,手一挥:“我的意见是,报省公安厅,免去铁石同志常务副局长,局党委副书记,政委的职务,改任市局调研员。”

    调研员是正处级,排名却是在副局长前面,但没有任何实权,等于被挂了起来。

    “唐书记,你抓政法,谈谈你的看法。”古忻明笑着问。

    唐逸点点头:“我同意忻明书记的意见。”

    古忻明又道:“为充实市局力量,省厅会抽调一些干部下来。”

    几个常委互相看看,都觉有些脸上无光。

    唐逸却是一愕,随即拿起茶杯喝茶,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感恩的心

    终于月末了,一直压在心里的话可以和大家说说了,怎么说呢,说实话这个月,尤其是到了后半个月,我真的有些诚惶诚恐,本来上月底拉月票以为能进都市前十五就很不错了,却怎么也想不到月初一下就进了总榜十几名,我本来以为是昙花一现,早晚会慢慢掉下去,却不想到了月末最后一天,还在总榜第二十,都市第五。

    唉,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总之就是两个字谢谢!一切尽在不言中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