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龙凤呈祥-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八章 龙凤呈祥

第十八章 龙凤呈祥2017-11-8 23:44:18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早上醒来,唐逸却发现小妹芳踪杳然,床头柜上,有一张字条,娟秀的小字“唐逸,我去办事。”

    唐逸苦笑,这个小妹,新婚第二天就跑出去疯,管她是不是什么紧急任务,看回来怎么收拾她。

    冲了澡去鼓捣早饭,才发现餐厅的餐桌上有煎蛋和牛奶,唐逸这才笑笑,算她还知道作老婆的本分。

    去车库看了看,小妹的法拉利已经不在,唐逸却是一笑,那就不是什么紧急军事任务,不然不可能驱车从安东去北京。

    中午小妹还是没有回来,唐逸百无聊赖,恨的牙根有些痒痒,自己煮了碗方便面,心说宁小妹,今天你最好别回来。

    下午三四点钟,唐逸躺在客厅沙发上,迷迷糊糊看着电视,半睡半醒之间,突然客厅门哗啦一响,接着就听细碎的脚步声跑进来,童音欢喜的大叫:“叔叔!叔叔!”

    唐逸猛地清醒坐起,却见面前,粉雕玉琢的可爱女孩儿不是宝儿却是哪个?宝儿张开小手,一下就扑进唐逸怀里,搂着唐逸的脖子大叫:“叔叔,宝儿想你了。”

    唐逸正晕晕乎乎,却见门又被推开,穿着紧身红色皮裙,黑色棉袜,性感靓丽的兰姐和满脸笑容,慈祥可亲的李婶一起走了进来。

    兰姐眼睛都直了,打量着客厅内奢华的陈设,一瞬间竟然有置身皇家宫殿的错觉。

    唐逸忙站起来和李婶打招呼,更想训斥兰姐。大冬天地什么打扮?刚想说话,却见最后面,白衣胜雪,风姿卓绝的小妹慢慢踱了进来。

    李婶有些局促的说:“小逸,我不想来的,但又忍不住想看看你的新房。你可别嫌我烦。”

    唐逸忙说:“李婶,你这样说可是没将我当女婿,伤我心啊!”

    李婶温和的笑了。当小妹邀请她参加婚礼时,她听说婚礼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这才吃了一惊,问起小妹和唐逸地家世,李婶却是被吓到了,婚礼自然不敢参加,再见到唐逸,更有些拘谨起来,毕竟唐逸和小妹这样的家世,对于她这个普通的妇女来说,实在显得高不可攀。

    不过见唐逸还是一如往昔。李婶心中一暖。看了眼小妹,小妹虽然性子冷,但自己和他有哺育之情,是以一直真心尊重自己倒不稀奇,倒是唐逸地表现尤为难能可贵,小妹有夫若此,总算上天怜见。找到了一个好归宿。

    兰姐却在那边惊叹:“宁小姐的车里就够暖和了。怎么这么大地房间,比宁小姐的车里还热呢?”

    唐逸看了眼她搭在胳膊上的风衣。没有理她,却是抱着宝儿亲亲她的小脸,笑道:“宝儿,来,叔叔带你看看咱们的新家。”

    宝儿欢喜的拍手:“叔叔,宝儿以后也和叔叔住一起吗?”

    唐逸一滞,他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却不想宝儿作了真。

    “宝儿,你以后就住这里。”清脆悦耳的声音正是小妹。

    宝儿小脸笑成了一朵花:“谢谢干妈。”

    唐逸微愕,看向了小妹,小妹清声道:“我和伯母……妈说过了。”

    唐逸微微点头,估计自己在安东会有一段时间,小妹自然要将李婶接过来,而且有了李婶和兰姐,想来保姆警卫的倒也不用安排了。

    看了看小妹,突然又有些明白,小妹是为了李婶,又何尝不是为了自己和宝儿,当然,或许她那小心思里,怕也有不愿意每天只自己和她两个人在一起的念头吧,担心自己不分白日黑夜地骚扰她?

    接下来几日,李婶三人就算住了进来,三人住一楼,李婶一间房,兰姐和宝儿一间。这几天,最兴奋地莫过于兰姐,这些奢侈品牌有的她在杂志上见过,有的没见过,但毫无疑问,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国外富人阶层才能拥有的生活,这些牌子在国内根本都见不到的。

    除了第三日回了次娘家,唐逸和小妹就在新居过起了蜜月生活。

    而唐逸惯例每天晚上骚扰小妹,白日清丽脱俗的小妹到了晚上,就变成了可怜巴巴地小绵羊,忍受着唐逸地轻薄,不过小妹似乎也渐渐习惯了唐逸的骚扰,每次唐逸例行骚扰之后,她倒是又会凑到唐逸臂弯,喜欢被唐逸揽着睡觉。

    一晃唐逸和小妹地婚假已经接近尾声,这天晚上,唐逸和小妹同往常一样,躺在软软的大床上看星星,可惜今日乌云密布,没有半点星光,阴沉沉的天气就如同唐逸的心情,因为明天,小妹就要回北京了,明天中午唐逸和小妹会请市委几个领导吃饭,下午,小妹就会赶回北京。

    这几日和小妹相处下来,唐逸渐渐发现,她仿佛成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如果冷不丁离开,心理上真的有些无法接受。

    “唐逸,等你真正稳定了我就会调动工作,和你在一起。”小妹躺在唐逸的臂弯,轻轻的说。

    唐逸默默点了点头,心情终究还是不能开朗。

    “咦,唐逸你看,真美。”小妹兴奋的指着天空。

    唐逸抬头,就见空中飘着雪花,小小的白羽毛,又像吹落的梨花瓣,零零落落,先是小朵小朵的雪花,柳絮般轻轻地飘扬;然后越下越大,一阵紧似一阵,一团团一簇簇的雪飞落下来,仿佛无数扯碎了的白云从天空翻滚而下,景象美且壮观。唐逸看得心中一畅,是啊,乌云过后,尽是彩虹。患得患失,自怨自艾,整天为儿女情长伤神,自己却是落了俗套了。

    回头看向小妹,小妹眼中闪着欢喜,静静看着这从未见过的奇景。

    唐逸心中一动。轻声道:“小妹,我们接吻吧。”说完就笑,这也太没情调了。接吻还需要商量着来的。

    小妹静静看了唐逸一眼,慢慢闭上了眼睛。

    唐逸看着小妹薄薄地红唇。心剧烈跳动起来,慢慢凑过去,嘴巴轻轻噙住小妹的小嘴,香软酥痒的感觉令唐逸的心一颤,唐逸舌头慢慢伸进去,顶开小妹的贝齿,含住那香软的小舌头,用力吸吮起来,小妹眉头紧蹙。却不知道怎么反应。有些不适,又有些说不出地舒服,想推开唐逸,却又想抱紧唐逸,小妹彻底迷茫了,两只小手用力抓着床单,忍受着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唐逸却是血脉喷张。眼角就瞥到小妹有些凌乱的睡袍胸口那一抹雪白。时隐时现地白丝带束胸,唐逸再忍不住。手抓了上去,凝脂般的滑腻,无法言喻地弹绵,唐逸的手剧烈颤动起来,一翻身压在了小妹的身上,**蚀骨的感觉马上充斥进每个毛孔。

    唐逸方想再进一步动作,却见小妹神色间有丝无奈,有些逆来顺受,有些彷徨,总之本不该出现在她那张清丽脱俗面庞上的表情一一浮现,唐逸一愕,刚刚的满腔欲火马上飞到了九霄云外。

    忙不迭从小妹身上下来,轻轻捏了捏小妹鲜嫩的脸蛋,然后平躺下来,看着慢慢被雪白笼罩的玻璃屋顶,此时的玻璃屋顶就好像童话中地场景一样晶莹剔透,美轮美奂。

    “唐逸,谢谢。”小妹轻轻将头枕在了唐逸臂弯。

    唐逸扭头在她清香地额头轻轻亲了一口,柔声道:“我会等的,不过小妹,夫妻间总是要更进一步的,你不要怕,那是很美妙的时刻,不会像你想的那么可怕。”

    小妹没有说话,慢慢将身子贴近了唐逸。

    唐逸轻轻揽住她,过了一会儿,轻声道:“对不起。”

    “这几天我就像个色狼,小妹,吓到你了吧?”唐逸微笑着说,“现在是不是松口气了?终于可以脱离我这个大色狼的魔爪了,是不是?”

    却不想小妹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令唐逸一阵气恼,笑骂道:“死丫头,真这么想地啊!看你下次来我怎么收拾你!”

    小妹却嫣然一笑,身子贴近唐逸,抱住了他,轻声说:“唐逸,我想通了。”

    唐逸愕然:“什么?”随即明白小妹地意思,捏了捏她小脸,笑笑,又回头看天窗风景,却是不想勉强小妹。

    就在这时候,一只柔软嫩滑的小手突然滑进唐逸地睡袍,犹豫着,胆怯着,却终于勇敢的伸向了下面,甫一接触,就如同被火燎了一样,飞快的缩回。

    但虽然只是极短极短时间的接触,唐逸脑袋却嗡的一声,就好像火药桶被点燃,马上能感觉到下面的急速澎湃,毕竟,夜夜搂着天仙般的美女却不能真正付诸行动,唐逸忍得极苦。

    转头,却见小妹羞怯的将头埋进自己怀里,耳根火红一片。

    唐逸再不多说,轻轻解开小妹的睡袍,束胸,一具完美的不带一丝瑕疵的**慢慢展现在唐逸面前,肤若凝脂,温凉如玉,小妹紧张的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敢动,脸,就如红霞般鲜艳。

    唐逸慢慢贴过去,尽情的轻薄着她,这几天积攒的**仿佛在一瞬间迸发。

    “啊!”小妹痛苦的蹙着眉头,泪水突然淌落,刚刚进入小妹身体,正飘飘欲仙的唐逸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我,我……“想打退堂鼓,那紧紧吸附包裹的湿滑却带给他从未享受过的**蚀骨,竟是再舍不得离开。

    “痛!”小妹还在不住的掉泪,唐逸这才松了口气,却不是因为自己占有了她令她感到耻辱,却是痛得哭了起来,随即更为好笑,小妹竟然会因为疼痛哭出声?看着小妹伸手抹眼泪,唐逸又爱又怜,好笑的伸手帮她抹泪,轻轻亲吻她的脸蛋,柔声道:“别怕,别怕,以后就好了。”

    好久好久之后,唐逸才慢慢运动起来,小妹用力咬着红唇,似乎都要咬出血来,两只白嫩的小手紧紧抓着床单,忍受着那火辣辣的痛,尽力不令唐逸扫兴。

    唐逸虽然很想拼命冲刺,那奇妙的感觉似乎令唐逸骨头都一阵阵酥痒,更想用尽全身力气去向那奇妙冲刺,肆无忌惮的冲刺,但看到小妹痛苦表情,唐逸只好忍着心中那团火,慢慢的动着,尽管唐逸动作很慢,但唐逸每动一下,小妹总是会用力吸口冷气,清丽的小脸也随之抽搐一下,虽令唐逸爱怜大增,但随之而来的,看着清丽天仙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心中更有一种邪恶的征服感油然而起。

    小妹紧绷的身子渐渐松弛下来,接着唐逸就是一怔,小妹那轻轻碰到自己都会令自己**蚀骨的一双妙腿慢慢夹在了自己腰间,那种感觉,简直奇妙难言,唐逸再忍不住,用力抱起小妹拼老命疯狂的冲刺,似乎恨不得将她身子揉碎冲散……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薄的雪落下,卧室中的陈设仿佛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亮丽。

    唐逸慢慢睁开眼睛,却见小妹已经穿好了睡袍躺在自己身边,脸红红的看着自己,在她身后的床头柜上,有一块折叠好的白布,想来是她从女孩儿到女人的见证。见到唐逸醒来,小妹脸更红,飞快的转过了头。

    唐逸伸手轻轻搂住她奇妙无比的身子,笑着说:“早。”拥着这具只应天上有的风情,唐逸不由得又有些蠢蠢欲动。

    昨晚却是只作了一次,在小妹突然轻轻发出了呻吟后,唐逸就再忍不住,一泄如注,小妹那清清淡淡的呻吟此时仿佛还在耳边,令唐逸心头一片火热。

    “叔叔!吃早餐啦!”宝儿轻轻的敲门声令唐逸一阵苦笑,看来这次如坠仙境般的蜜月生活也就到此为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