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作之合-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七章 天作之合

第十七章 天作之合2017-11-8 23:44:17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和小妹的婚礼在钓鱼台国宾馆18号楼宴会厅拉开了帷幕,虽说新世纪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和钓鱼台国宾馆均已经解开神秘的面纱,部分对民间开放,并承办民间的婚礼酒会,但18号楼,却永远是普通人眼中神秘的禁区。

    宴会厅大理石铺地,四周的明柱和壁柱用桃红色大理石镶砌,庄严肃穆,此时却又衬托出一股子喜庆,华灯闪亮,蓬荜生辉,两根两米多高的红色巨烛伫立在婚礼台两旁,衬托出一股浓浓的婚宴背景,还有高挂在婚礼台旁直径过两米的大红灯笼,晶莹剔透的香槟塔,墙上那盛开的九朵红牡丹,无不营造出一种浓烈的喜庆气氛。

    军政歌舞团三位美若天仙的少女在婚礼台上弹奏着古筝琵琶等古乐,筝笛交替,丝竹悠扬。

    宴会厅中政要云集,将星璀璨,出席婚礼的宾客只有一百余人,但每一个走出去莫不是跺跺脚四方乱颤的人物,尤其是中顾委的那些老头子,哪一个不是声威赫赫?此时各个兴高采烈,愉快的交谈着,这场婚礼对他们的意义更像一个老朋友老战友叙旧的聚会,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或许很久很久没有一条丝带能将他们像今天这样串成一条线,回首往日,笑谈江山。

    几名政治局常委包括舅爷爷或许公务繁忙,或许为了避嫌,均没有到场,但都遣人送来了贺礼,当然。政治局常委之一的宁老爷子却是笑容满面的和唐老太爷从后厅转出来,同老战友,老部下们打着招呼,两位老爷子身边,是萧金华等几位直系亲属相陪。

    “唐老”“唐老好”

    “宁主席”“宁老”

    致意声络绎不绝,当然。叫“老唐”“老宁”地也有那么几位,都是中顾委的老头子。

    唐逸一身深黑色礼服,卓雅不凡。在堂弟陪同下一桌桌致意答礼,首先自然是唐。宁老爷子就坐的中顾委那一桌,宁老爷子看唐逸的目光无疑是慈祥的,一名童心尚存的老头子开唐逸玩笑时宁老爷子更为唐逸挡了驾,使得那老头子笑骂老宁更像一个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欢喜。

    军方那边端坐了满满两桌将军,那明灿灿地两桌将军肩章耀花了唐逸的眼,军队和政坛有一定的联系,却又自成一家,有其**地游戏规则。派系的划分远不如政坛复杂。大多是历史沿革下来,从最早地一方面军到四方面军的几个派系,到后来的几个野战集团军派系,建国初期,主席就对军队方面的山头倾向进行过强烈批评,但古今中外,包括西方民主国家。军队由于其特殊性。派系的存在都是不可能避免的,而且军人有军人的原则。在遵守最高游戏准则的前提下,派系的存在也无伤大雅。

    当来到东三省这一桌时,唐逸倒怔了一下,田朝明地到来或许在唐逸地意料之中,令唐逸诧异的是省委组织部长包衡也携夫人出席,包衡没多说什么,只是同唐逸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田朝明却是和唐逸开了几句玩笑,显得十分熟络。

    东南经济重区几位重量级人物的出席令唐逸有些鼓舞,回头看了看居中而坐,满面红光的唐老太爷,才再次回头同宾客致谢。

    婚礼正式开始,当一袭红色盛装的小妹出场时,场中一片惊叹,唐逸更是脑袋眩晕,从来没见过小妹这般艳丽打扮,绚丽夺目的红色长裙,传统而又时尚,长发高高盘起,青丝如云,靓丽端庄。

    清丽得如画中琼瑶仙子,披上艳丽的红礼服,就好像洁白高傲地雪莲被嫣红地霞光缠绕,如梦如幻,带给人永生难忘的震撼。

    司仪宣布唐逸和小妹正式结为夫妻时,会场中响起热烈地掌声和祝福声,那一瞬,唐逸突然发现,这一刻,自己才知道婚姻的意义,它是庄重的,是一生一世的承诺,自己婚前所谓的要去追陈珂在现在想来却是那么的荒唐,唉,顺其自然吧。唐逸轻轻叹了口气。

    婚礼进行中,令所有人想不到的是南巡首长的突然驾临,自从今年新年巡视上海之后,南巡首长再没有在公共场合露过面,谁也想不到,他会出席这场婚礼。

    唐老太爷和宁老爷子亲自将他迎进了宴会厅。

    面对那份淡定从容的威严,唐逸几乎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但小妹,永远是那么冷静淡然,在南巡首长面前,也只是很淡淡的问了声好,唐逸有时候真忍不住想敲开小妹的脑壳,看看里面的神经到底是怎样的构成。

    首长送来了一幅他亲手写的字“天作之合”,在唐逸和小妹对他问好后更宽慰的微笑:“佳儿佳妇,好,好。”

    首长和唐老太爷,宁老爷子去后堂叙话,这边婚礼继续进行,到后来唐逸只记得自己一桌桌敬酒,虽然是兑了水的茅台,但一杯杯下去,唐逸渐渐麻木,只是机械的动作着……

    唐逸清醒过来时却是发现自己在飞机上,小妹一袭白衣,俏生生坐在他的身边,正帮他揉头,见他醒来忙缩回了手。

    唐逸却是有些吃惊:“怎么回事?咱们去哪?”

    小妹拿出一封信,交给唐逸,是老妈的笔迹,却是告诉自己可以安心度蜜月了,婚礼其它的琐事不需自己操心,不过别忘了和小妹“三朝回门”。

    度蜜月?唐逸满头雾水,再往下看才明白,自己和小妹现在在回安东的专机上,老妈帮自己和小妹布置的爱巢就在安东,“金辉小区”。唐逸哑然失笑,那是安东市郊新兴起的别墅区,环境确实不错,安东有钱人地聚集地,不过老妈买这么一套房子作自己婚后新居未免太小气了吧?

    唐逸这个念头在进入自己的二层小楼后却是不翼而飞,金辉小区由几十座二层小别墅组成。小区里花池喷泉,环境优雅,每栋小楼都有**的院落。白色秀气的铁艺栅栏,洁白色的二层小楼。格调倒也雅致。

    唐逸和小妹是被一名清秀女孩从机场接来的,清秀女孩领着他俩熟悉新居地环境。

    封闭式的后院,车库里停放着两辆崭新的跑车,唐逸虽然不大懂车,但看到这两辆跑车还是忍不住眼睛一亮,尤其是那辆红色跑车,曲线造型冷酷地吓人,唐逸走过去看了看车上的卡片,是老妈送给小妹地。这才松口气。幸好不是给自己的,这辆跑车太张扬了,就好像她的新主人,高傲得令人不可逼视。

    另一辆银色跑车就儒雅得多,气质内敛,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很舒服。很平实。但多看几眼,才会发现它的卓越不凡。

    看了看标志。小妹的车是法拉利,自己的是spyer,唐逸对车没什么研究,就有些挠头,那种感觉就好像发现了一座宝库却不得其门而入,心里埋怨老妈不会送礼,最起码介绍下这两款车嘛!虽说自己不在乎,但最起码要知道礼物物值几何呀!

    清秀女孩将钥匙交给小妹和唐逸,问:“要不要试车?”

    唐逸摇摇头,问她:“小三,这车是你送来的?”

    清秀女孩就点点头,开口为他们介绍车型:“宁小姐这辆车是法拉利F40的改装订做版,专门为宁小姐量身打造的,萧女士总共用了一百五十万美元,其中五十万美元支付给了对方地设计师,唐先生地车是荷兰世爵公司出产,同样是为唐先生量身定做,全手工打造,去年一月份萧女士订车,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今年九月份才收到成车,所以就作为了您的新婚礼物,价值大概一百万美元左右。”

    唐逸正听得点头,清秀女孩却又说:“唐先生,我是小五。”

    唐逸对她善意的笑笑,说了声对不起,又仔细看了她几眼,心说下次可别再将她们弄错了。

    小妹对这些身外之物并不怎么在乎,看了自己的新跑车几眼,说:“回家看看。”

    听到小妹说“回家”,唐逸心中突然升腾起一股巨大的幸福感,点了点头:“恩,回家!”

    如果说和豪宅比起来,金辉小区的二层小别墅只能说是败絮其外,但唐逸和小妹地爱巢可就是真正地金玉其中了,完全改装后的一座豪华住宅,唐逸看得笑笑,老妈也算用心良苦了,既不惹人注目却又可以拥有超豪华地享受,这也是一种大隐隐于市吧。

    客厅的门楣上雕刻着三个金色楷体小字,“龙凤阁”,小五见唐逸盯着那三个字,忙给他解释:“是香港的龙师傅亲笔题写的。”

    唐逸蹙蹙眉,给自己的爱巢起个这么俗气的名字,这老头有点不地道。

    龙凤阁上下两层,下面一层包括客厅,餐厅,两间卧房,厨房和洗漱间,二层就是书房,主卧室,侧卧室,洗漱间等。

    地面上铺着厚厚的深红纯毛地毯,人走在上面好像突然都变成了猫,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房间的墙上贴着樟木护墙板,使小楼里散发出淡淡的樟木芳香。客厅里,意大利进口的真皮沙发围成一圈,茶几和其他家具都是正宗南美橡木制作的意大利原装货。靠墙脚摆着一台B&0的最新产品背投高清晰度大屏幕彩电,还有一整套JBL合成音响设备。真正的顶级奢侈电器,日立东芝这些日本品牌却是比不得的。

    整个龙凤阁简直就是奢侈品的集结地,均是采用国外奢侈品牌的顶级产品,厨房里一台普普通通的嘉格纳烤箱,都要十来万块钱,至于空调,冰箱,每一件没有几十万是下不来的,客厅角落里的那个小酒吧的酒柜却是要近百万,小五更解释,就算墙壁内嵌地插座。也是英国王室御用电气公司出产。

    唐逸微微点头,其实对于国外年收入几十万美元的家庭来说,这不过稍微奢侈点的生活,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客厅的角落有一个小酒吧,有冰箱酒柜等等,酒柜上摆着各色红酒白酒。唐逸注意看了看,有拉图尔一等品,路易十八皇家礼炮波拿巴等等。另外也有国产白酒,茅台五粮液。吧台有一套咖啡壶具。还有一套银质餐具和一套紫砂泥壶,唐逸知道肯定均是价值不菲,也不多问。

    唐逸又看了二楼书房,巨大的紫檀木写字台就像一张单人床,写字台上摆着日历石英钟纸笔等等办公用品,还有一台电脑,唐逸看了看型号,康柏地586。写字台的前面摆着真皮高靠背大转椅,对着写字台还有几张沙发座椅。

    接着就来到了主卧室。卧室里摆着一张巨大的双人床。用一床金黄绣花地绸缎床罩蒙了起来,看不出床上的其他卧具。卧室地墙面是用淡粉色的皱纹绸裱糊起来的,上面有暗花,整个房间显得格外宁静温馨。床的两头各有一个床头柜,上面摆着镀金底座的台灯,在房间的角落里还有一个镀金底座的落地灯,床边放着一组小沙发小茶几。床的对面有一个电视柜。摆着电视机VCD播放机等等。

    小五按了墙壁上一个按钮,淡黄色天花板突然向两边分开。整个屋顶变成了一块巨大的透明玻璃,小五说:“和窗户玻璃同样地质地,是高强度防弹玻璃钢,而且外面看不到里面。”

    唐逸对小妹回头笑道:“晚上咱俩看星星?”小妹却不吱声,但明显对这超现代化地设计有些好奇。

    小五又按下按钮,玻璃罩上最顶层的金属板首先合拢,然后天花板又慢慢合拢。

    卫生间的面积跟卧室的面积差不多,装潢精美,洗面台跟一张写字台差不多大,是用纯白大理石铺砌的,上面准备好了各种洗浴用品。地面跟墙壁都是乳黄色的大理石,小五介绍是防滑地板,唐逸用脚蹭了蹭地面,果然涩涩的一点也不滑,可是看上去地面却非常光滑。

    卫生间地浴盆硕大宽敞,一次洗上两三个人一点都没有问题。浴盆上有很多坑坑洼洼地不锈钢喷头和机械玩意儿,小五介绍说:“这是健康按摩浴缸,放满水了,人躺进去可以自由选择按摩方式,有海浪式河流式风动式,还有人工按摩式。唐逸倒有些喜欢,适当的放松也很重要。

    小五又指着一间跟电话亭相似地不锈钢房间说:“这是芬兰进口的全自动桑拿室。”

    唐逸笑着点头。

    小五临走前又说:“保姆和警卫工作萧女士过几天会安排,您不用担心。”

    想想也是,没有点保安措施的话,溜进来一个贼随便拿件东西损失也不小啊。

    只剩下唐逸和小妹两个人,气氛反而尴尬起来,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外面天已经擦黑,唐逸看看表,晚上五点多了,就问小妹:“吃点啥?我去煮。”

    小妹说:“我煮。”就起身走向厨房。

    空调的暖风吹得室内温暖如春,唐逸就说:“有点热,我去洗个澡,换件衣服,你不热吗?”

    小妹说:“吃过饭我再洗澡。”

    唐逸听得心中就是一阵异样,想想这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今晚竟然会成为自己的新娘,唐逸就有些燥热。

    去二楼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围着浴巾出来,打开卧室衣柜,果然各种男装女装琳琅满目,唐逸随便找了套休闲装换上,就下楼帮小妹做菜。

    吃过晚饭,小妹去二楼洗澡,唐逸却是觉得穿休闲装都有些热,就在一楼冲了个澡,洗漱了一遍,穿了件睡袍,来到客厅看电视。

    轻轻的脚步声响,唐逸抬头看去,清丽淡雅的小妹从二楼走下来,她穿着一件雪白的睡袍,胸口的扣子全部扣得紧紧的,腰间系了一条带子。脚上却是穿着白色地皮鞋,虽然看似穿的随意,却是不露半点春光。

    唐逸一阵好笑,小妹却也见到了唐逸,睡袍半敞,胸口裸露。大咧咧坐在沙发上,小妹就是一呆,犹豫了一下。似乎准备上楼,唐逸就对她招手。“来,一起看电视。”

    小妹无奈,只好走下来,离唐逸远远的坐下。

    安东电视台正播放《倚天屠龙记》,大侠和魔头殊死的搏斗。

    唐逸却慢慢挪到了小妹身边,手臂挨着手臂,大腿挨着大腿,感受着肌肤的弹性和热力,小妹身体明显一僵。似乎就想躲开。唐逸的手却已经轻轻挽在小妹地腰上,她的腰果然盈盈一握,唐逸明显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浑身地肌肉都绷紧了,可是一时却不敢乱动。唐逸笑道:“干嘛?我是老虎啊?”见小妹竟然怕了自己,不由得大为得意,低头。却不防见到小妹那曲线柔美的脖颈。雪白细嫩地仿佛是凝结着的牛奶,唐逸再忍不住。凑过去轻轻亲了一口。清香扑鼻,嘴唇上是一片柔滑,唐逸呼吸马上急促起来。小妹“啊”了一声,轻轻推开唐逸,说:“我,我去睡觉。”竟然有些结巴,然后起身,快步上楼,唐逸一阵好笑,就回头看电视。

    但一个人看电视实在无聊,半个小时后,唐逸摇摇头,关了电视,琢磨和小妹去说说话。

    到了二楼,唐逸就是一呆,却见主卧房里空荡荡的,而侧卧室房门紧闭,显然小妹躲进了里面。

    唐逸敲门,小妹却不吭声,唐逸不由得气道:“喂,你知道咱俩现在是什么关系吧?有你这么作老婆的吗?出来,快点,听话!”其实从唐逸心理来说,还真的没想今晚把小妹怎么样,毕竟小妹对于性问题的认识上,心理年龄怕是不怎么成熟,是以自己和她的关系总觉得差点什么,远远没有水到渠成。今晚自己圆房的话怎么都有一种亵渎强奸她的感觉。

    不过那种水到渠成地感觉是要慢慢培养地,如果从新婚第一天两人就分房睡,那这挂名夫妻可真不知道要做到几时。

    过了一会儿,门一开,小妹低着头慢慢走出来,看她模样,唐逸突然觉得一阵心疼,怎么也想不到这骨子里高傲无比的少女会在自己面前流露出怯意,是怕自己硬来吧?她又想尽好妻子的本分,绝对不会有什么反抗的念头。

    唐逸轻轻揉了揉小妹滑顺的青丝,柔声道:“怕啥,我又不会吃了你,来,咱们去看星星。”

    拉起小妹的手,进了主卧房,小妹也不吭声,坐在床边,慢慢解开鞋带,脱掉鞋子,唐逸也不管她,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拿起遥控将一盏盏灯熄灭,又伸手在墙壁上一按,天花板向两旁退去,仰望苍穹,繁星点点,浩瀚无边,心胸也仿佛立时开阔起来。

    唐逸一伸手,已经将小妹拽入了怀里,说:“在我胳膊上躺好。”

    小妹果然跟听话地小猫儿似地,躺在了唐逸臂弯上,但身子却是远远避开。

    唐逸不由得笑道:“你可太不像我认识的小妹啦,怎么还怕起我来啦?”

    小妹就是不吱声。

    唐逸也就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小妹突然说:“真漂亮,唐逸,我喜欢这个玻璃地屋顶。”

    唐逸笑笑:“你喜欢就好!”

    望着点点繁星,唐逸就问:“小妹,你说咱们死掉后是不是真的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说完就有些后悔,这种富有浪漫气息的话可不适合同她讲,只怕她会给自己讲述恒星形成的道理吧?

    谁知道小妹却伸手指着星空,说:“最亮最近的那两颗,我和你。”

    唐逸微微一笑,心中一片温馨,转过头,淡淡银辉下,小妹淡雅清丽,白色睡袍下,裸露出一双欺霜赛雪的玉足,唐逸就笑:“小妹,把脚伸过来给老公摸摸。”

    小妹又不作声,将玉足偷偷向后缩了缩,唐逸却一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薄薄的两层睡袍布料优异,宛如不着一缕,唐逸马上感觉到少女青春健美酮体的惊人弹力。

    小妹惊呼一声,红着脸推拒唐逸,唐逸感受着那令人**蚀骨的身子在怀里轻轻扭动,笑道:“就抱一会儿,你再推我可生气啦。”说到后来就板起了脸。

    果然小妹听到唐逸会生气,犹豫着,慢慢停止了挣扎,唐逸得寸进尺,马上将小妹搂得更加紧了,双腿也盘住了小妹的一条**,那细腻柔滑使得唐逸一下就起了生理反应。

    小妹脸红彤彤的,羞得将头埋在唐逸胸前,低声道:“你,你那,那,我腿硌得难受。”

    唐逸嘿嘿一笑:“那好把!”双腿一松,小妹极快的缩回了腿,却又轻呼一声,唐逸已经将那火热顶在了她的小腹,唐逸更双手紧紧抱住小妹纤秀柔软的腰肢,使得她再逃不开。

    小妹双手伸下去,推唐逸的小腹,却不知那双柔软的小手在唐逸肚皮上的摩擦带给唐逸怎样的刺激。

    唐逸叹口气,再这样可真的忍不住了,就势放开了小妹,捏了捏小妹鼻子,说:“今天先饶了你,明天后天我可就拿不准了。”心里一阵暗爽,却是想不到自己和小妹一结婚,竟然可以随便欺负她,往日那高傲无比的少女突然就好像成了青涩的苹果,任自己予取予求。

    “唐逸,你不是个好丈夫!”唐逸正得意,小妹突然给他下了结论,唐逸吓了一跳,扭头看,却见小妹咬着红唇,恨恨看着自己,那清丽中的小妩媚却是令唐逸一阵心荡神驰。

    “那你说,怎么才是一个好丈夫?”唐逸笑呵呵问,心里觉得实在有趣。

    “我不知道……”小妹有些语塞。

    唐逸捏了捏她清丽的脸蛋,说:“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不骚扰你,咱俩看星星,好不好?”

    小妹恩了一声,却又凑过来将头枕在了唐逸的臂弯,唐逸微微一愕,随即笑笑,轻轻揽住了她肩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