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游戏入场券-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四章 游戏入场券

第十四章 游戏入场券2017-11-8 23:44:13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的常委会上,古忻明的提议毫无阻滞的通过,出会场时毛海山铁青着脸,王小凤也是眉头紧锁,唐逸跟在毛海山身后,两人要进行工作交接,除了政法文件的交接,还要将唐逸负责的科协,文教卫等工作交给毛海山。

    进了毛海山的办公室,毛海山绷紧的脸慢慢松弛下来,亲自动手给唐逸泡了杯茶,叹口气道:“安东水深啊。”

    唐逸能理解他的感慨,十年的经营,说被拿下顷刻间就倒了,不由得不令毛海山有些茫然,而他能极快的调整好心态倒也不易,毕竟官场混得越久,对权力的追求越是热衷。

    唐逸品着茶,看着毛海山收拾桌头的文件,心里却是叹口气,自己确实将安东官场敲出了几条缝,看出了一些门道,但却是为他人作了嫁衣,进一步消弱了王小凤的影响,当然,唐逸并不后悔,政法系统里既然出了一个江浩,就不排除还有“李浩”,“王浩”。该治理还是要治理的,现在的问题是,自己如何在当前的局面下争得最大利益,抗衡下古忻明的影响,一把和二把分庭抗礼才能使得自己工作起来有最大的回旋空间,如果安东完全成了古忻明的天下,自己怕是再也放不开手脚做事。

    毛海山突然开口:“唐书记,我给你推荐个人选吧,估计过些日子我就不能兼管公安那一摊了,现在的副局长刘铁,是个好同志。业务上比任铁石精,做事也有魄力。”

    唐逸喝了口茶,说:“毛书记,不要太早下结论,也许过几天事情平息,您还是作您的政法书记。我还是管我地经济呢?

    毛海山摇摇头:“唐老弟,你就不用宽慰我了,我的事我知道……”称呼上。却是和唐逸更近了一步。

    唐逸叹口气,道:“不管怎么说吧。公安这个大摊子,唉……”

    毛海山微微点头,明白唐逸的意思,就算自己的公安局长真的被拿下,新任公安局长的任命怕是也轮不到唐逸作主。

    唐逸却是知道,只怕新一任公安局长会是任铁石,当然,肯定是首先代理局长职位,在得到公安厅首肯后才能提交人大表决。成为正印局长。

    晚上回到宾馆。唐逸品着茶,坐了一会儿,就拿起了电话,拨号,不一会,话筒里传出小妹清雅地声音:“你好。”

    唐逸呵呵一笑:“应该说老公好。”

    小妹就不吱声,唐逸嘿嘿笑道:“老婆。老公遇到难题了。需要你帮忙。”

    “说,”小妹的回答简洁有力。

    唐逸哈哈一笑。心里就有幸福荡溢,他知道,无论如何,小妹,齐洁这两个红颜都会无怨无悔的支持自己,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结束了和小妹地通话,唐逸就去洗澡,准备舒舒服服睡上一觉,刚刚进洗手间,手机就响了起来,唐逸忙又回到客厅接电话。

    “唐主任,哈,不对,现在应该叫唐书记,我是苏梅啊!“苏梅软绵绵的声音从话筒传出。

    唐逸笑道:“苏经理,这么得空啊?”

    苏梅格格笑道:“我时间有地是,不像唐书记您,位高权重的大忙人。”

    唐逸笑笑,就听苏梅又说:“唐书记,我在安东呢,电力宾馆301,您来看看我?”说着轻笑起来,轻媚笑声中的暧昧令人**。

    电力宾馆是电力局的产业,也是安东除去新华酒店外最好的宾馆,电力局的接待宾馆,想来苏梅是来同张震幽会,新华酒店却是经常接待领各级导,人多眼杂,未免被人撞破,苏梅才住进了电力宾馆。

    唐逸笑道:“我就不去了,啊,张市长最近还好吧?都是省委大院下来的,也没时间和他沟通一下。”

    苏梅娇笑:“那就今晚您和他见见?他呀,最近老上火了,张省长不像以前那样宠他了,新秘书小林过去和他就有矛盾,现在两人争宠,小林近水楼台,咯咯,张震头疼着呢。”

    苏梅倒是合格的眼线,唐逸听到这信息却是精神一振,或许,自己的机会来了。

    那边苏梅又有些撒娇地道:“唐书记,我介绍您和张震认识成不成?您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嘛,以后叫我做牛做马,我都答应您……”

    正常男人听了苏梅娇媚地软语哀求,只怕骨头就会轻了半边,唐逸却是不为所动,心里琢磨,这女人倒是会审时度势,她应该看得出自己对她的身体没兴趣,是以只能抱紧张震这棵大树,而见张震似乎有在张省长面前失宠的危险,她就准备为张震另觅靠山,而且想到的人选就是自己。她又将张震的所有**透露给自己,则自己可以放心的用张震,她又可以和自己保持一种互相依赖的关系。

    唐逸一瞬间就有了主意,笑道:“成,我也挺想和张市长沟通,这样,你安排地点时间。”

    苏梅娇笑道:“谢谢唐书记!小女子无以为报,献上香吻一个!”大力亲了一口话筒。

    电力宾馆二楼餐厅包间,环境雅致,空调暖风轻轻流动,室内温暖如春。

    苏梅脱去了外面地白色风衣,薄薄地红羊绒衫紧紧包裹着窈窕却又丰腴的身躯,身上峰峦起伏跌宕有致。

    挨着唐逸坐下,苏梅就帮唐逸倒茶,美目含春,笑孜孜说:“唐书记,您想我做什么?我可是说了,做牛做马无怨无悔,要不要我作您地宝马?”

    话里充满挑逗意味,唐逸笑笑。摆摆手道:“苏经理,说话办事,过犹不及啊!”

    苏梅马上明白了唐逸的意思,咯咯一笑,就说:“小女子记下了。”

    唐逸看了看表,就问:“张市长呢?”

    苏梅浅笑道:“我同他讲地是九点。还有一刻钟呢。”

    唐逸知道苏梅应该是有些不能被张震听到的话向自己交代,就微微点头,拿起茶杯品茶。

    “唐书记。我在您面前一是一,二是二。说话不绕弯子,说对说错的您多包涵批评。”

    唐逸就笑:“你也知道什么是谦虚?”

    苏梅微微一笑,说:“张震这个人吧,能力是有的,不过小道道也不少,爱掉花枪,当然,我会帮您看着他的。”

    唐逸笑笑,这些话说出来可就落了下乘。苏梅毕竟是个女人。用女人武器不奏效,表忠心时就有些迫不及待,急躁。

    苏梅又说:“所以唐书记,您只管放心大胆的用他,有我在,包他服服帖帖。”

    唐逸微微摇头:“什么用不用地,我是副书记。他是副市长。省委下来的俩落魄鬼,谁也不比谁好多少。”

    苏梅咯咯笑道:“唐书记。我可是知道您的,早晚一飞冲天,您能用张震,是他地福气。”

    唐逸摆了摆手,拿起茶杯喝茶,苏梅就不再说。

    等了好久,张震还是没到,唐逸微微蹙眉,苏梅也有些着急,说:“他一向很守时的啊?”

    唐逸就问:“不会是不好打车吧。”

    苏梅摇头:“不是,他有车。”说到这儿就笑:“也不怪张省长对他有意见,你说他一个副市长,哪有配专车地道理?他可倒好,自己从省委批来的购车款,买了辆新车,比市长的车都金贵,小林能不趁机打他的小报告?”

    唐逸听了一笑,其实副市长配专车并不稀奇,虽然新世纪中央发文作了配车要求,市委主要领导才配置专车,但现在这个年代,别说副市长,就算市委机关头头脑脑,正处级干部,配置专车的也不在少数,所以在中央下文后,才会出现后来的拍卖公车热潮。

    倒是安东市委市政府不给张震配车,明显是张震遭遇了同自己一样的待遇,被固有体系排挤,所以张震气愤下,自己跑去省委批了购车款。

    又等了七八分钟,门嘭得被推开,张震满脸气愤的走进来,唐逸和他见过几次面,四十多岁的年纪,清清秀秀地,从面相上很容易给人好感,这也是张省长喜欢他地原因之一吧,有时候长的好看确实是一种优势。

    满脸铁青的张震看到唐逸才缓和了一下脸色,说:“唐书记,劳你久等了。”

    唐逸笑道:“没啥。”

    苏梅却是问:“咋回事?看你气得脖子都冒青筋了。”走过去毫不避忌的挽住张震胳膊,拉他坐到唐逸身边,张震皱了下眉头,看了眼唐逸,没有说话。虽说他也能猜到唐逸会隐约知道自己同苏梅的关系,但在唐逸面前明显的亲昵毕竟有些不妥。

    他很早前就听张省长提起过唐逸,知道唐逸京城里很有些背景,再见到唐逸火箭般蹿升的速度,羡慕之余就有些嫉妒,尤其是听苏梅提起她认识唐逸,春城饭店能进金钥匙也是唐逸帮忙后,他更是对唐逸生出了仇视之心,甚至本来生出了在安东和唐逸较较劲地想法,但想不到来到安东后,遭遇地境况和他所想的大相径庭,人家根本就不大将他这省长嫡系看在眼里,分配工作是工业经济,各部门头头却大多阳奉阴违,完全就是一个被架空地挂名市长,如今更有在张省长面前失宠的危险,张震早就没有了和唐逸争雄之心。

    虽说苏梅在唐逸面前和自己表现的太过亲昵有些不妥,但至少,张震心里舒服了些,又见苏梅将自己拉在唐逸身边,她又坐了自己身侧,张震一直以来心头的那根刺倒淡了。

    苏梅笑着说:“您二位都是鼎力支持我的恩人,今天这顿饭,我请客。”就走出包厢要服务员上菜。

    有苏梅说话凑趣。气氛渐渐融洽起来,说话间苏梅就问张震:“我说市长大人,你刚进来的时候脸色咋那难看?谁惹您啦?”

    张震本来正笑呵呵和唐逸碰杯,听到苏梅问话脸就是一沉,有些气恼地道:“几个小交警,起车快了一点。硬说我闯红灯,我没带工作证,将身份证给他们看。说我是副市长张震,你猜他们几个怎么说?说没听说过有姓张的市长!”说着就恨恨将杯里酒干了。显然来安东的这段日子,令本来在省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张震很是郁闷。

    苏梅就娇笑:“你这市长作得也忒没意思,听说这里市委书记姓古?”

    张震点头:“古忻明。”看了唐逸一眼,就说:“是刘书记提起来的。”

    苏梅娇笑:“刘书记几年就退了,你这省长面前的大红人,古忻明会不给面子?”

    张震摇摇头,说:“听说他上面有人地。”

    这个上面自然是指的京城,唐逸听到这些话也不接声。张震在辽东多年。对各市的一二把手应该有一定地了解,比起这些信息,他倒是比唐逸灵通多了,唐逸却是想不到古忻明是刘书记提起来的,换句话说,可能是刘书记地人,当然。也可能在省里另有门路。至于说他北京有关系,这种话却也只能虚虚实实。姑妄听之。不是他本人,谁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关系有哪些。

    苏梅见提起古忻明气氛有些沉重,显然这个古忻明是压在两位外来户心头的巨石,就笑着提议和唐逸,张震一人喝一杯交杯酒。

    唐逸摆摆手:“我酒量有限,算了吧。”

    张震当然也要表现的庄重,也出言婉拒。唐逸倒是笑道:“张市长,说起交警,你知道市局最近出了些变动吧?”

    张震点头:“听说毛书记出了点问题,被挂了起来。”

    唐逸沉吟了一下,就说:“市公安局是个大摊子啊,如果毛书记真有问题,公安系统怕是也患了重疾啊,想根治的话难喽,除非由外来人担纲,没有那些盘根错节的约束,大刀阔斧的进行整治。”

    张震听得就心中一动,抬眼看了看唐逸。

    苏梅也听出了话音,娇笑道:“唐书记,您总归不是想张震降职,去做公安局长吧?”

    唐逸就笑;“副市长就不能兼局长啦?”说着就举杯和张震喝酒,不再提这个话茬。

    张震却是寻思着唐逸的话,他知道政法委工作现在由唐逸挂帅,但张震也知道,唐逸铁定是个过渡人物,几个月后古忻明肯定想办法提自己的人作政法书记,至于公安局长,唐逸更不可能在这种重大人事任命上有什么话语权。

    琢磨着,刚刚有些热地心又凉了下来,毕竟如果由张震兼任公安局长,他可真地是求之不得,公安局长岗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能兼任这么重要的领导岗位,则自己在安东的影响力会马上暴涨,再不是别人眼里可有可无的挂名市长。

    但想想也是自己白日做梦,也就笑着和唐逸碰杯喝酒,闲聊起来。

    毛海山的问题很快就有了结论,任铁石反映的情况大部分属实,而古忻明也没有赶尽杀绝,给毛海山什么处分或者上报省纪委,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地方针,毛海山只是被调整了分工,免去了公安局长一职,成为了分管文教卫地专职副书记,至于公安局日常工作,由常务副局长任铁石主持,看起来任铁石前途一片大好,期间他也给唐逸挂了个电话,请唐逸吃饭。

    唐逸自然要给这位最近炙手可热的红人面子,外面盛传,任铁石不但会担任公安局长,甚至会在未来出任政法委书记。

    唐逸和任铁石地这餐饭是在新华酒店二层包间吃的,任铁石频频给唐逸敬酒,说了些感谢的话,言道没有唐逸的支持,自己不可能破获江浩重大走私集团。

    唐逸微笑,连说客气。

    任铁石又说,林秘书的爱人白燕队长在这次战役中有重大立功表现。已经被提为刑侦大队大队长。

    唐逸不由得轻轻摇头,就那个冲动派?去作刑侦队队长?不是开玩笑吧?而且白燕属于越级提升,从中队长直接跃升为大队长,没有副队的过渡,当然,从级别来说。倒是按部就班,由科级正职提为副处,警衔由一级警司晋升为三级警督。

    任铁石喝高了一点。脸微红,说着话又问起了兰姐:“唐书记。最近和小兰有没有联系?”

    唐逸已经不再被他单纯地外表所欺骗,虽说看样子他对感情确实真挚,但一个城府如此之深的人,谁又能担保他不是作假?

    兰姐别看市侩狡猾,其实是小精明,人还是很单纯的,和任铁石真的不是良配。

    唐逸就笑:“有,不过铁石同志,还是算了吧。缘分这东西强求不得。”

    任铁石看了看唐逸。就敬唐逸酒,说:“唐书记,我真心希望能再见小兰一面,我就不信打动不了她,再说了,我也想和唐书记的关系更上一层楼呢!”

    唐逸听了微笑,说:“我也希望如此。”任铁石话里的意思自然是告诉唐逸。他和小兰地事能成的话则他会无条件倒向唐逸。

    唐逸看了眼任铁石。脸上挂笑,慢慢喝下了杯中酒。任铁石自然看不出。从这一刻,他已经被唐逸宣判了死刑。

    十一月份常委会议前的例行碰头会还有一个小时召开,唐逸却是正与统战部长顾占东谈话,顾占东大概是分量最轻地市委常委了,统战这一摊虽说是党一直以来就很重要的工作,但统战部对市委市政府各权力部门根本没什么影响力,和组织部宣传部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说统战部长没有专职副书记领导还好,有专职副书记领导地统战部长,更是话语权小的可怜。

    顾占东无疑就是这种情况,上有唐逸这个主管书记,则统战部管辖的侨联,非公有制经济,宗教事务等等部门协会很多时候都是越过他,直接向唐书记汇报工作,顾占东就好像夹心饼,两头没着落。

    顾占东就哀叹自己的命运,本来这次换届,他这个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很有机会被提为副书记,但偏偏省里空降来了个唐书记,令他的美梦破碎,但他并不怨怪唐逸,他知道,是自己没操作好,所谓唐书记挡了他的路不过是借口,如果古忻明或者王小凤真的有心思提拔他为副书记,向省里提下名,基本就没什么大问题,自己本来就是市委常委,不过加个副书记的头衔,副书记兼任统战部长,分管统战工作,和唐书记的到来并不冲突,顾占东也看得出,唐书记对统战这一摊实在没什么兴趣,不会野心勃勃到手里抓得权力越多越好。

    汇报完工作,唐逸就看看表,顾占东笑道:“书记要去参加碰头会吧?”

    唐逸微微点头,想了想说:“占东,过些日子我准备辞去分管地统战工作,我分管地摊子太多,最近又加了政法工作,真的有些忙不过来啊!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

    顾占东微愕,就抬头看向唐逸。唐逸却不再说,拍了拍顾占东肩膀,拿起一叠文件走了出去。

    顾占东有些迷糊,他要将统战工作完全交给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心里划了个大大的问号向外走,出了书记办公室,却见林国柱正在埋头写材料,就笑着过去搭讪:“国柱,忙啥呢?”

    林国柱忙站起来向顾部长问好。

    顾占东就叹口气:“刚刚听唐书记说他准备不再分管统战工作,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工作令唐书记失望了。”

    林国柱哪知道唐逸的用意,但见顾部长来打探口风,略一猜测就知道唐书记可能想拉拢顾部长,就笑道:“啊,我听说唐书记准备和古书记王市长建议,向省委提名你为党委副书记呢。”这种人情话就胡编呗,最后没有信儿那也是王市长或者古书记不同意,和我们唐书记无关。

    顾占东微愕,随即笑笑道:“这怎么可能,我可没那个能力。”笑呵呵出了门。虽然也知道林国柱地话不能尽信,但人地心理就这样,总是有意无意地更加愿意相信好消息。是以顾占东倒也心气倍增,对手头地工作突然就多了几分热诚。

    碰头会还是照例在小会议室,简单的过了下明天常委会的议题,明天的主要议题就是讨论研究加快安东经济发展。大力优化发展环境,进一步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努力让一批新项目大项目落户安东。唐逸简单介绍了经合区获得的投资项目。倒令几位常委一阵诧异,却是想不到。唐逸鼓捣了几个月,已经拉来了几千万投资,而且意向中正在谈地项目不在少数。齐胖子和金向阳看唐逸目光就有些变,大概没想到唐逸在招商引资上颇有一套吧。

    却不知唐逸为了尽快做出点成绩,有几个大项目却都是和齐洁要的,几个过千万项目的投资中,有三个是华逸集团地控股公司投资。

    古忻明也满意的点头,说:“看来咱们地唐书记真是管理经济的高手啊。”齐茂林点头附和,唐逸就谦逊了几句。

    古忻明又问唐逸:“怎么样。政法工作还顺手吧?”

    唐逸笑道:“门外汉。多亏新民检察长内外兼修,政法委员会的工作才运转的开。”

    古忻明点头,刚想借机说唐逸说的对,政法书记还是应该政法系统出身,却见唐逸拿出了几份文件,说:“不过我最近倒是对市公安局的一些情况作了深入的调查,我觉得。市局存在很多问题。甚至有些积重难返,尤其是社会上。江浩事件后,市局的公信力已经降到近几年的最低点,形势堪忧啊!”将文件分发给古忻明,王小凤几人,这里面地材料当然是唐逸托白燕写地,他又哪里有时间去研究市公安局的问题。

    古忻明微微一愕,翻着文件,眉头就锁了起来,说:“问题真这么严重?”

    唐逸就说:“或许是我一叶障目,但不管怎么说吧,我认为对市局的治理已经迫在眉睫,而铁石局长怕是有心无力,我不是质疑铁石局长的能力,但在一个系统呆久了,就不可避免的会有形形色色的人际关系约束住他,重病就要用猛药,但我怕铁石局长却是举不起手术刀!”

    古忻明这才慢慢听明白了唐逸的意思,敢情他想插手公安局长地人选安排,古忻明微微蹙眉,就拿起了茶杯,大口喝了几口,显然琢磨不透唐逸地路子。

    齐茂林和金向阳对望一眼,两人都有啼笑皆非的感觉,这个唐书记,幼稚地可爱,作了临时政法书记没几天就想插手公安局长的任命,真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啊!

    唐逸也不管他们的反应,就说:“我认为,是时候提名公安局长了,而新任公安局长最好是用外来户,和安东司法系统没有任何牵连的人选,只有用这样的同志,才能大刀阔斧的对安东市局进行整治。”

    古忻明放下茶杯,微笑道:“唐书记是想自己兼管市局?”其它几名常委都一般心思,看向唐逸。

    唐逸却笑道:“不是的,我现在分管的工作就有些多,还想和古书记请辞呢,关于市局局长,我心目中有个人选,就是市政府的张震同志,他早年就在司法系统工作过,后来调入省委秘书处,工作能力很强,也符合我上面所说的条件,完全可以胜任市局的工作,我也相信他有能力领导市局走出目前的困境。”

    古忻明拿起茶杯喝茶,王小凤慢慢翻着手里的材料,叹气道:“真是触目惊心啊,我同意唐逸书记的观点,重病需要猛药,施药的人更不能和患者有亲属关系,否则会瞻前顾后,施展不开!”

    齐茂林出声反对:“我说说我的看法吧,对张震市长的工作能力我是信任的,但公安系统事关全市的治安,安东地理位置特殊,是非法入境者和走私商人的中转站,可以说,治安工作难度很大,而张震市长刚刚来安东不久,不熟悉安东情况,怕是不能统筹全局。很容易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金向阳也表示反对。

    古忻明喝了几口茶水,就笑道:“看来同志们的意见分歧很大啊,小凤市长,这事就搁下吧,好不好?”

    王小凤微微蹙眉,唐逸却是说:“古书记。不如作为一个议题,明天地常委会表决一下,毕竟公安系统出现的问题是现在安东的焦点。所有常委的意见咱们都要听听,兼听则明嘛!”

    古忻明又拿起了茶杯。大有深意的看了唐逸一眼,微笑道:“好啊,兼听则明,就按唐逸书记的意见办。”

    唐逸没想到地是,第二天例行的月底常委会却是被古忻明开成了扩大会议,除了十二名常委,政协主席李博远人大常务副主任江浩然列席,还有十几名市委委员列席旁听,这些市委委员里。有几名副市长。也有行政单位的一把手,张震赫然在里面。

    进入会场时唐逸和张震握了握手,张震尚不知道这次常委会事关他地前途,和唐逸握手后,就坐在了窗户前的长椅上,端着茶杯悠闲地喝茶。唐逸坐在椭圆会议桌前,心里却是知道。古忻明是对自己相当不满意了。决心给自己点颜色看看,是以才召开扩大会议。将安东重量级市委委员召集,看自己是如何丢丑。想想也是,一个刚刚到任的五六把手副书记,就想进入安东的权力场,参与人家的权力游戏,分明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古忻明要借这次常委会给自己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唐逸静静品着茶,打量着其余的十一名常委,市委书记古忻明,市长王小凤,副书记齐茂林,副书记金向阳,纪委书记商国民,组织部长钱一鸣,常务副市长曾怀民,秘书长高天,副书记毛海山,统战部长顾占东,军分区政委李雷,加上自己,一共十二名常委。

    古忻明主持会议,他笑呵呵开了口:“在会议开始前,有一项人事任命需要表决,就是关于市公安局代理局长的人选,咱们这些常委口头表决一下吧。”

    唐逸面无表情的喝茶,古忻明作得可是有点绝,本来人事议题一般压在会议的尾部,他却第一个议,是存心令唐逸带着难堪开完这次常委会。

    古忻明继续微笑道:“是这样,唐逸书记提名张震同志兼任市公安局局党委书记,代理局长,大家都谈谈看法吧。”提名代理局长是因为常委会通过后,却是要省公安厅和市人大通过,才能正式任命为公安局长。

    张震一下怔住,那些列席地市委委员也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看向唐逸地目光中有幸灾乐祸,有不屑,也有同情……

    唐逸默不作声,低头喝茶。

    主管组织的齐茂林第一个开口:“我已经阐述过我的意见,安东治安形势复杂,我不同意张震同志兼任市局局长,当然,张震同志的能力我是完全认同的。”

    金向阳发言,赞同齐茂林的意见。

    王小凤却是将唐逸的理由复述了一遍,最后道:“同志们啊,要恢复市民对我们地信心,只有大刀阔斧地整治,我认为张震同志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接着常务副市长曾怀民表示同意小凤市长地意见。

    纪委书记商国民笑呵呵道:“我弃权。”

    组织部部长钱一鸣沉吟着,说了些模棱两可的话,既不表示支持也不表示反对,等于弃权。

    张震紧张的看着局势的发展,对唐逸的勇气,他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才来了几天啊?就敢捋古忻明的虎须。

    现在的情况是2:2,两名常委弃权,张震就看向尚未发言的六名常委,古忻明,唐逸,然后就剩下统战部长顾占东,被架空的副书记毛海山,秘书长高天,军分区政委李雷。

    张震紧张的盘算着目前的局势,接着就是一怔,对比了一下未投票常委的数量对比,竟然有希望!

    毛海山自然是市长一系,但高天却是肯定投反对票的,因为一般来说,秘书长和党委书记都是亲密无间的。3:3。然后剩下四名常委,古忻明,唐逸,顾占东,李雷。

    李雷不用多说,肯定是弃权票。他对地方地政事从来就不参与。

    最后就剩下古忻明,唐逸和顾占东。

    则顾占东这一票可就相当重要了,顾占东支持古忻明的话那自然是书记一派胜利。如果顾占东投了弃权,则双方4:4打和。但因为古忻明是一把手书记,则古忻明那方胜。但如果顾占东投了支持票,那可就有趣了,5:4,市长一系胜利。

    盘算到这里,张震不由得睁大眼睛,奇怪的看着唐逸,简直佩服唐逸到五体投地,听苏梅说过。这个唐书记办事甚稳。想来没有相当的把握不会轻易起衅,难道他已经说服了统战部长顾占东?

    张震正浮想联翩的时候,毛海山发言了,他的话很简练:“我反对!”

    张震地心情马上从天堂落入了地狱,任谁也想不到,刚刚被古忻明打压的靠边站的毛海山会支持古忻明一方。这一下形势马上急转直下,不管怎么算。唐逸一方也输了。

    唐逸更是一怔。不自觉就看向了古忻明,却见古忻明嘴角有一丝莫测高深地笑容。也正向他看过来,唐逸知道,自己又被上了一课,古忻明在告诉自己,政坛上,本就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地利益,这道理自己懂,但却做不到古忻明这般举重若轻,毛海山被打压,古忻明却没有将他彻底拿下,为什么?唐逸以前是以为古忻明照顾王小凤的颜面,现在看,却是毛海山审时度势,投入了古忻明的怀抱。

    王小凤脸色也有些不好看,拿起茶杯喝水,这次常委会,她本来还是抱着很大希望的,自己和常务,唐逸,毛海山四票,如果再有一名常委支持,则很有可能通过唐逸的提案,却想不到,最有把握的一票倒向了古忻明。

    3:2,还有五名常委,古忻明,唐逸,秘书长高天,统战部部长顾占东,军分区政委李雷。

    高天犹豫了一下,宣布弃权。

    顾占东本来心里犹豫不决,不知道自己是支持唐书记呢还是宣布弃权,但现在看大局已定,自己这一票已经可有可无,就再没有心理负担,发言支持唐书记的意见,想来这个时刻,古书记也不会怪自己。

    唐逸慢慢拿起了茶杯,那边王小凤也松了口气,4:4,输的不算太难堪。

    唐逸喝了几口茶水,笑笑道:“我就不用发表意见了吧,我会反对自己的提案吗?”

    市委委员们发出一片善意地笑声,大多对这年轻书记有了丝好感,败不馁,年轻人有几个能作到?

    古忻明微笑,说:“好了,李雷政委也表个态吧,咱们也快点进入下一个议题。”

    李雷点点头:“我支持唐书记地提案。”

    我支持唐书记的提案,声音不大,却令会场马上变得一片沉寂,那一瞬,仿佛掉下根针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古忻明笑容僵住,一时间竟然有些无措,因为近十年来,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从来没遇到过自己不能掌控的局面。

    古忻明怔了会儿,拿起茶杯大口喝了几口,又看向唐逸,唐逸低头喝茶,却是看不到他的表情。

    所有人都在错愕,不知道李雷这个军分区政委为什么会突然支持新书记唐逸,更在一瞬间扭转了局势,令古书记遭遇几年来从未有过的尴尬。王小凤愣了一会儿,看着唐逸,微微点了点头。

    古忻明大口喝着茶水,然后放下茶杯,“当”一声,茶杯和桌子碰撞的声音在静寂的会场是那么刺耳。

    古忻明笑了起来:“好吧,张震同志地任命正式通过,报省公安厅和人大,”

    李雷就站起来,说:“古书记,我军分区还有个紧急会议。”

    古忻明笑着点点头,李雷大步离开了会场,很明显,他来参加这个常委会就是为了支持一下唐逸地提案。

    古忻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宣布进入下一个议题。

    张震轻轻叹了口气,第一次,见识了唐逸的手段,不由得有些庆幸,幸亏自己没有选择与他为敌。

    唐逸静静品着茶,任谁也看不出,这个清秀地青年,刚刚给在安东一手遮天的古书记上了一课,令古忻明体验了一次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骄兵必败。

    唐逸知道,自己终于有资格加入安东的权力游戏,但,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有太多事需要自己思考,虽然早就知道有李雷这颗定海神针支持自己,但今天的常委会却也给了自己太多的启发,而且,只是打了古忻明一个冷不防而已,想和古忻明分庭抗礼,就算王小凤有自己的全力支持,暂时也毫无胜算。

    而且,自己也并没有狂妄到想和古忻明作对手,在传递出自己够资格参加安东权力游戏的信号后,自己要作的,就是尽快修补和古忻明的关系,不能令他真的将自己看作政治对手来重点打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