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争斗的开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三章 争斗的开始

第十三章 争斗的开始2017-11-8 23:44:1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总算将鼻血擦净,林国柱找来一面小镜子,举在唐逸眼前,唐逸照了照,点头说:“没事没事,误会,你也别再骂白警官。”眼睛瞥到白燕还是一脸不忿的看着自己,知道自己在她心目中已经定了格,色狼书记。唐逸也不在意,放下纸巾,说:“我去洗把脸。”

    林国柱殷勤的领唐逸去洗手间,更说:“唐书记真是宰相肚量,我们家白燕就这臭脾气,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白燕见到爱人卑躬屈膝的模样,更是气愤难当,拿起杯子咕咚咕咚喝水。

    唐逸洗了脸,回沙发上坐下,就问白燕:“那天和孙向前谈买卖的是江浩?你们公安局刑侦大队江浩?”

    白燕扭过脸,恩了一声,林国柱就训斥:“不会说话啊?什么态度你?”

    唐逸摆摆手,说:“国柱,我和白警官有些误会,她一时转不过弯,也是情有可原。你就不要说她了。”

    林国柱忙点头,心里狐疑,不知道自己爱人为什么看到唐书记好像见到仇人一般,她虽然做事冲动,却也并不是没有脑子啊?不至于这点轻重都不晓得。

    唐逸略一琢磨,就问林国柱:“你说你们家这些天收到骚扰电话?还接到恐吓信?”

    林国柱点头,看了白燕一眼,板着脸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唐逸笑笑:“白警官,你应该是将你的重大发现汇报给了上级吧?是不是跑到市局督察处反映情况啦?”

    白燕一怔,虽然气愤唐逸加重语气的讥讽。但却想不到唐逸竟然会猜到自己地举动。白燕是疾恶如仇的性子,冲动派,想到就作的那种,但不代表她傻,她听爱人说过,唐书记是从省委下来的。是以和安东的犯罪集团应该没什么牵连,换个思维,如果唐书记真的和孙向前。江浩是一伙,那他就应该是最大地幕后主使。怎么可能明目张胆和孙向前走到一起,孙向前在他面前更不敢那样大咧咧说话。

    不过这个唐书记是个色狼就对了。白燕恨恨的想。

    见白燕又点头,唐逸不由得蹙眉:“白警官,你做事太不讲究方式方法,冲动,甚至往难听里说就是幼稚!你以为江浩犯罪集团这些年在安东一直安然无事,会是从来没被人发现什么蛛丝马迹?那可能吗?没有天衣无缝的罪行,却是有无所不在地保护网。”

    白燕听唐逸批评自己,本来满腔火气。但听到唐逸说“江浩犯罪集团”。再顾不得生气,有些惊喜的道:“你,您相信我地话?”

    唐逸蹙眉道:“我信不信并不重要,问题是毛书记信不信。”

    白燕撇嘴道:“他?我看他就是最大的黑手。”或许是因为唐逸年青,更和她发生过说不清道不明的绮旎接触,是以白燕在这位市委书记面前一点也不拘束,更是口无遮拦。想到什么说什么。

    林国柱这个急啊。一个劲儿在旁边使眼色,白燕就是装作看不见。

    见唐逸不说话。白燕索性竹筒倒豆子,将心里话全倒出来。

    这些天她已经憋得够难受了,前几天她听线人说孙向前的销赃窝点可能是春江饭店,未免泄露消息,她就自己穿了便装去侦察,结果无意中却是发现和孙向前接头的是市局刑侦大队长江浩,

    白燕回到局里,就向局里的督察处反应了江浩的问题,谁知道第二天就挨了督察处黄处长的严厉批评,批评白燕只凭道听途说,随便污蔑自己的同志,并被勒令检查,白燕不服气,当天晚上就给纪委写了信,却如石沉大海,然后这几天,骚扰电话不断,更收到封死亡恐吓信,白燕却也猛然间发现,原来安东地天空却是被乌云笼罩,自己这个小警察却是根本无能为力。

    或许面前地唐书记是自己唯一的机会吧?虽然这家伙很色,但最起码,他刚刚来安东,不会和江浩一伙同流合污。

    “唐,唐书记,其实我没你想得那么愚蠢,我为什么向督察处反应江浩的问题,因为据我所知,督察处黄处长一直被江浩打压,最近督察处要换新处长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所以,我以为将信息透露给黄处,他一定会利用这个机会对付江浩,谁知道,这个黄处这么胆小?”

    唐逸听得苦笑,这不是胆大胆小的问题,一则没有任何证明的口头信息,黄处怎么和背后有毛海山作靠山的江浩斗?拿到这个信息,黄处怕是第一时间就用来和江浩交易,作为进阶筹码,努力地融进人家地体系。

    白燕看到唐逸脸上又露出那不以为然的可恶笑容,咬了咬嘴唇,忍着没有说话。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问:“你有没有向任局长汇报?”

    白燕一撇嘴:“他?就是毛书记地一条……,他做什么事都看毛书记眼色的,软的要死,局里几个大队长,处长就没有一个将他放在眼里的,和他说根本没有用!”

    唐逸微怔,却是看不出任铁石这般能隐忍,和任铁石接触过,唐逸却是不相信十年的时光,任铁石会被消磨的没了志气,会没有一点想法。

    听到白燕说任铁石在局里给人的是这种形象,唐逸更是心下笃定,坚忍若此,任铁石不简单啊。

    唐逸想了想道:“你这样,写个详细的报告交给任局长,按我说的办!还有,新华酒店以前有个叫程晓红的女孩子,现在被开除了,找到她或许会对你们有所帮助。”

    白燕嘴唇动了动,有些怀疑唐逸的判断力。但最后终于点点头。市委书记的主意总归有他地用意,这个色狼人品虽然不咋好,但二十多岁就作到市委书记,想来也有其过人之处。

    唐逸说着话就站起来:“国柱啊,这顿饭我就不吃了,等为白警官庆功时我请你和白警官吃顿好的。”

    林国柱忙说是是。

    林国柱虽然听不大明白白燕和唐书记在说什么。但他恪守一个原则,既然唐书记不说,自己就绝不多嘴问。但唐书记怎么会和白燕这么熟络呢?林国柱却是疑惑不解,而且。更有些说不出的滋味,自从遭遇车祸后,虽然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碰过白燕了,两人更分房而睡,但,白燕却是对他体恤有加,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对他更比以前还要好上几分,林国柱对爱人。除了感激。更有一种变态的依赖,他是绝对不会允许白燕离开自己的,如果白燕也离开了自己,那,自己岂不是成了一个真正的废人?以后在人前再也抬不起头,最起码现在,白燕还能作为自己最后地一块遮羞布。

    林国柱对白燕的感情是复杂的。渐渐地。这一二年,更变得有些疑神疑鬼。就怕白燕有什么外遇,今天见到唐逸和白燕显然有些自己不知道的秘密,林国柱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或许,酸甜苦辣,俱在心头吧。

    唐逸出门前,想起一事,对林国柱道:“国柱,你这几天在家休息,我会向秘书处临时抽掉人手来代替你地位子。”

    林国柱脸色一下就白了,唐逸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说:“等白警官的事情过去,你再回来,我离不得你的。”

    最后这句话可是相当高的褒奖了,林国柱一瞬间仿佛从地狱升上了天堂,心思也机敏起来,结合方才唐书记和白燕的话,可以知道唐书记是利用白燕作件事,最近白燕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如果自己还每天跟在唐书记身边,怕是会使得对方投鼠忌器,不中圈套。

    唐逸回到宾馆,草草吃了口饭,回了房间,就琢磨怎么逼得任铁石出手,他隐忍这许久,如果没有相当的把握是绝对不会轻易起衅的,当然,唐逸相信毛海山不会糊涂到参与江浩的这种小买卖里面,但动江浩就等于在毛海山脸上重重删了一巴掌,任铁石肯定会借机扩大在公安系统的影响力,毛海山虽然是市委常委,但如果任铁石这个常务局长能得到强力支持,在公安系统内,是完全可以和毛海山掰掰手腕地,从此公安系统风云变幻,毛海山一动,自然会牵扯到其它常委地动,自己就可以大体看出常委结构里的一点门道。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令任铁石觉得有了强力后援,使得他甘心出手。

    自己的分量轻了点,安东这些老油子现在怕是都不大将自己看在眼里,想想常委里,如果说在政法系统还能和毛海山分庭抗礼的话那就只有两个人,党委一把或者政府一把,唐逸首先就想到了王小凤王市长,但通过和王小凤的接触唐逸知道,王小凤这个人其实很稳,别看她从北京回来后经过几件事向自己示好,但如果自己铁了心要和某个常委斗,她也未必会支持自己,更何况是要说服她撑任铁石?

    古忻明?唐逸苦笑,毛海山应该和他走得很近吧?不然没可能让毛海山在政法系统一手遮天。

    唐逸就有些犯愁,泡了杯茶,坐在沙发上,慢慢品着。

    想了想,唐逸终于拿起电话,拨通了王小凤住宅电话,嘟嘟两声后,是一个浑厚的男音,应该是王小凤地爱人,唐逸报了自己地名字,男人马上笑起来:“唐书记,您等一下,小凤洗澡呢。”

    唐逸就说:“不忙,那我二十分钟后再打过来。”

    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床头柜,寻思着和王小凤谈话地内容,但真的和王小凤通上话的一瞬,唐逸突然觉得那些转弯抹角的措词太牵强,王小凤这样精明的人物,自己动心机的话只怕适得其反。

    “唐书记,有什么要紧事吧?”王小凤似乎还在用浴巾擦头发,哗哗的响。

    唐逸略一犹豫。就说:“是这样,今天我和铁石同志吃了个便饭,他和我讲了一些情况,我觉得您应该听听。”

    王小凤微怔,马上问:“任铁石?”

    唐逸恩了一声,话筒那边就暂时沉寂下来。唐逸却也有些诧异,铁石,她马上就能想到是任铁石。这可有些值得思量之处,那说明。任铁石这个名字在她心里是很有些痕迹地,公安系统的事她很在意吗?

    几秒种后,王小凤开了腔:“好,叫他明天来我办公室。”

    唐逸说好,两人又聊了几句经合区的建设以及招商引资,结束了通话。

    唐逸又拨通了任铁石的电话,是任铁石自己接得,听到唐逸的声音他似乎有些激动,问:“唐书记。是小兰同意给我她的电话了?”

    唐逸苦笑。说:“不是。”

    能感觉到任铁石地情绪马上黯淡下来,唐逸就说:“我听到一些风声,关于你们市局的……”就不再说。

    任铁石沉默了一会儿,说:“是林秘书爱人的事?”

    唐逸却不回答,笑道:“明天王市长见你,很晚了,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下。又拨通了林国柱家地电话,林国柱接了电话。唐逸郑重嘱咐:“明天早上八点,要你爱人将材料交给任铁石。”

    林国柱当然满口答应。

    结束通话,唐逸又拿起茶杯,如果任铁石真的出手地话,凭借白燕听到的信息,再小心布局,应该能将江浩拿下,但问题是,不知道王小凤明天和任铁石谈成怎么样,会不会暗示支持任铁石呢?

    这些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尽人事,听天命,何况这场争斗和自己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充其量是自己给铁板一块的安东敲出几条缝隙,可以令自己寻找机会加入这场权力游戏。

    唐逸点开电视,却不想安东电视台正播放朝鲜歌舞,唐逸不由自主就想起了允儿同志那清冽的歌喉,曼妙的舞姿,轻轻一笑,拿起茶杯,品茶观舞,渐渐忘俗。

    唐逸不知道王小凤和任铁石谈话的结果,也没有刻意去打听,但林国柱倒是打过来一次电话,说白燕已经被停职,唐逸心中就是一安,任铁石动了。

    果然,十几天后,市局破获一起重大走私案,电视新闻播报的第二天,唐逸又接到林国柱电话,说白燕已经被复职。

    刚刚结束和林国柱地通话,唐逸就接到书记秘书室电话,半个小时后在小会议室召开常委碰头会,唐逸看看表,却是已经快六点了,也就是说,这是一次紧急碰头会。

    市委常委小会议室屋顶地吊灯明晃晃地照亮房间所有的角落,正南的一面墙前,一东一西矗立的两根旗杆挂着鲜红的国旗和党旗,正北的一面墙上悬挂着一面巨大的**手书地“为人民服务”条幅地镜框,使房间充溢着庄严之气。椭圆型的会议桌前,稀疏地坐着几个人,他们分别是市委书记古忻明市长王小凤三位专职副书记和纪委书记商国民,看出席地人选可知道,这次碰头会主题应该是讨论干部纪律问题。

    古忻明看着手头的文件,眉头紧锁,翻了几页,就递给了王小凤,说:“同志们都看一看。”

    唐逸见王小凤看完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心里就是一愕,材料传到唐逸手里时,唐逸才发现是任铁石写的举报材料,举报政法委书记毛海山在走私案侦办过程中设置重重障碍,而专案组历时十几个日夜的辛劳,抽丝剥茧,终于查明走私案幕后主使是市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江浩,和政法委书记毛海山有亲属关系,是以专案组的意见,毛书记有包庇疑犯的嫌疑。

    材料中,任铁石列出了许多事例来证明毛海山阻挠办案,看样子都是查有实据的。

    唐逸微愕,任铁石不简单啊,借势搞得这么大,但古忻明偏偏很配合,这里面却是另有玄机啊,唐逸慢慢拿起了茶杯。

    古忻明这时候开了口,“国民书记,谈谈你的看法?”市纪委自然是没有权力处置市委常委的,但既然事关干部违纪问题,当然要听听纪委书记的意见。

    商国民喝了口茶水,说:“很棘手啊,我认为需要进行核实。”

    古忻明微微蹙了下眉,唐逸知道他对商国民的回答不满意,看来古忻明却是要动毛海山。

    王小凤开了口:“古书记,我认为就凭一些书面材料就对一名常委的品格进行质疑,这很不公平,也很草率。”

    唐逸慢慢品着茶,终于明白,毛海山却是和王小凤走得近,可能是常委里为数不多的挺王派,是以王小凤对他肯定是极为看重的,这也就能解释毛海山为什么在政法系统可以一手遮天了,古忻明要平衡,就不可能将王小凤变成孤家寡人,加上王小凤的支持,毛海山却是慢慢坐大,这夹缝中求存的手段却是极为高明啊。

    至于王小凤和任铁石见面的谈话内容自己不知道,但想来任铁石是不可能不知道毛海山是市长一系的,他肯定对王小凤耍了滑头,而且很可能自己已经铺好了路,这才将不知道等待了多久的机会用到极致,势要将毛海山拉下马。

    或许,他已经和古忻明谈过了?唐逸默默喝着茶,衡量着利弊得失,心里,却是对任铁石很不满了,看来,安东的干部还真的各个没把自己这外来户看在眼里,却是又被任铁石上了一课。

    唐逸微笑,拿起了茶杯。

    另一边,齐茂林和金向阳都表了态,支持将问题上报到省纪委。

    古忻明却是说了话,看来他早有腹案,摆摆手说:“我看问题也没那么严重,海山同志的一贯表现还是不错的嘛,调查清楚,如果确有其事,咱们还是批评教育为主,如果属于捏造,那就追究铁石同志的责任。“

    古忻明喝了口茶水,又道:“不过调查清楚前,海山同志的工作暂时还是调整一下。我的意见是,海山同志暂时主抓科协和文教卫的工作,至于政法工作暂时请唐逸书记负责,市检察院检察长王新民兼任市政法委主持工作的副书记。”

    唐逸瞬间就明白了古忻明的意图,古忻明用得是蚕食政策,拿下毛海山,将自己顶上,而自己和王小凤走得近一点,能缓和王小凤的反感,而王小凤一定要反对的话,就有可能得罪了自己。

    不过唐逸却是知道,自己就算暂时主抓政法工作也不过是一个摆设,检察长王新民自然是古忻明的人,自己主抓经济,工作本来就繁重,政法系统更是没有什么根底,主持日常工作的王新民想架空自己易如反掌,而且,想来古忻明会慢慢将他扶正吧?

    而现在古忻明所作的,是他市委书记范围内最大的权限,他倒是将自己的权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王小凤看了唐逸一眼,就面无表情的喝水,却没有再出言反对。

    唐逸知道,王小凤可能在怨怪自己,甚至猜测自己是不是也是这场争斗的策划者,或许,这也是古忻明提议自己抓政法工作想要的结果。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散会,明天召开常委会讨论一下。”

    唐逸慢慢走出会场,看着前面王小凤略微消瘦的背影,唐逸默默告诉自己,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