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误会-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二章 误会

第十二章 误会2017-11-8 23:44:11Ctrl+D 收藏本站

    如同唐逸料想的一样,回到安东时,经合区区直各部门,行政单位,事业局的一把手人选基本已经尘埃落定,一份份人事任命文件放在唐逸的办公桌桌头,等待唐逸过目。

    不过其中一份人事任命突然吸引了唐逸的注意,是经贸委副主任的任命,刘刚,林国柱和他提起这个人的时候唐逸看似不动声色,其实已经记在了脑中,却是想不到没等自己和他接触,程昆已经提名他为经贸委副主任,看来这个程昆,虽然人品不太好,但在知人善任上却有自己的一套,是个作领导的料子,作为一个领导,不要求你事必躬亲,通晓百事,其实只要作到“知人善任”这四个字,就已经很了不起,知人善任,看似简单,实则大有学问,充分发挥手下人的聪明才智,合适的人才放在合适的位子上,做到人尽其才,知道哪种人可以用,用到哪种程度,最能体现一个优秀领导的智慧。

    说程昆人品不好是因为程昆在唐逸面前编排林国柱的不是,在香港那几日,程昆和唐逸接触的最多,或许是见唐逸谦和,一次饭局上,他喝的有点高,就半开玩笑般认真的说:“唐书记,你几时换掉林总管啊?”

    唐逸也曾经听过有人背后叫林国柱林总管,但也没放在心上,见程昆这样说,就笑着问为什么。

    程昆借着酒劲就将林国柱的陈年旧事抖了出来,原来几年前林国柱出过一次车祸,据说下体严重受创,那时候林国柱尚是齐茂林的秘书,本来前途光明,少年得志,谁知道出了这桩事后。齐茂林觉得一个“太监”作自己的秘书太不吉利,咨询了某位算命大师后,就将林国柱发配回了秘书处,就这样。林国柱被彻底打入了冷宫。

    唐逸却是想不到齐茂林还信这一套,从心理学角度,看起来他属于乐天派。整天笑呵呵的,不应该迷信鬼神风水,而现在看,却是不然,分析了一下他的心理,若不是有亏心事,就是官迷,当然,唐逸用的官迷这个词汇并不是贬义词。而是说热衷于追求进步地官员。

    唐逸这才知道为什么林国柱八面玲珑,却得不到重用。再想想,林国柱好像真的没有胡子,又不禁想起在北京时小妹送他化妆品他不正常的表现,或许,程昆的话还真有些谱。

    不过林国柱当程昆是死党,程昆却在自己面前编排林国柱,这话别人可以说,却绝对不应该从你程昆地嘴里说出来。

    看着刘刚的任命。唐逸琢磨着程昆。琢磨着林国柱,就有些入神,直到林国柱接进一个电话,唐逸才哑然失笑,却是想得多了,接起电话,是管委会办公室。确认唐书记要不要参加下午的会议。

    中午。唐逸回到宾馆准备睡个午觉,小憩一下。刚刚躺下,就听门铃响,唐逸心下奇怪,穿上外套,出卧房开门。

    门外,是一名英挺地帅气男人,应该不到三十岁,唐逸见过他一面,新华酒店副总赵青天,此时的赵青天微笑和唐逸问好,神态不卑不亢,倒令唐逸对他有了一丝好感。

    “随便坐。”赵青天进了客厅后唐逸指了指沙发,自己也笑眯眯坐到了茶几对面。

    赵青天客气的询问了几句唐书记觉得新华酒店住宿条件如何,哪里需要改进的套话后,看了看唐逸,将话引入了正题:“唐书记,我这次来是有些情况向你汇报的。”

    唐逸早就胸有成竹,微微点头,点燃了一颗烟,慢慢靠在沙发里,审视着赵青天。当对方讲话时,凝视他的效果就是可以捕捉他心理的波动,普通人总是不太会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

    赵青天却是毫不畏惧的迎视着唐逸地目光:“唐书记,新华酒店需要大力气整顿,现在的新华酒店已经成了藏污纳垢,甚至是地痞无赖的乐园。”

    唐逸不动声色的吸烟。

    赵青天继续往下说:“唐书记,您知道程晓红这个人吧?”

    唐逸当然知道,轻轻点头。赵青天道:“程晓红是被人强奸的,但她不敢说,在查出她怀孕后,毛主任和李经理同她谈过心,然后,就传出了她和……”不再往下说,唐书记能明白就好。

    唐逸微微蹙眉:“强奸,藏污纳垢,地痞无赖的乐园,你的措词很严重啊!”

    赵青天说:“我讲的都是实话,而且我猜测,程晓红是被江浩强奸的。”也不等唐逸问,就解释:“江浩是政法委毛书记地外甥,现任市局刑侦大队大队长,依仗毛书记地势力作威作福,安东人提起他没有不骂的,而毛志炜为了讨好他,经常带他来新华酒店玩,威逼利诱女服务员陪宿。”

    唐逸吸着烟,一言不发,心里,却是有些震惊,如果情况真的如同赵青天所讲,安东的公安系统可是有大问题,有些市县的公安系统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就算有害群之马,也不敢坏在表面上,还没听说过有市级刑侦大队长好像衙内般明目张胆称王称霸的,而且上梁不正,刑侦大队长这般离谱,那下面人地表现也就可想而知。

    “唐书记,我今天和你说这些话,就没打算再干下去,我只希望您能早日还新华酒店一片清朗。”

    看着大义凛然地赵青天,唐逸深吸了几口烟,对赵青天的动机,他不想猜测,真地如同他表现的这般正气也好,或者是和李金蓉争斗中一败涂地,是以垂死挣扎也好,都不关自己的事,现在唐逸需要的是分析刚刚得到的信息真假,以及背后蕴含的含义。

    如果赵青天说的属实,程晓红在同毛志炜,李金蓉谈话后谣言就慢慢转了风向,吹到了自己头上。那说明,最起码毛志炜在新华酒店,尚不能一手遮天,需要将这件丑事塞给一个大领导。这样才能有借口压制住底下人的议论,但想来毛志炜没想到地是,谣言却是愈传愈烈。最后使得他不得不将程晓红赶出新华酒店,平息这场风波。

    那使得谣言愈传愈烈的又是谁呢?面前的赵青天?李金蓉?还是其他人?

    唐逸看了眼赵青山,问道:“你说的事李经理不知道么?”

    赵青天恨恨道:“她,她虽然还不至于和毛志炜同流合污干这种龌龊事,但她地屁股也不干净,这些年,不知道贪污了多少钱!”

    唐逸蹙眉道:“你上面说的话,都有证据吗?”

    赵青天滞了一下,随即叹口气。说:“有证据的话我早就捅到市委了。”

    唐逸正色道:“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作甚么?信口雌黄,诬陷国家干部,这些话我可以当没听过,但不要让我再听到这些谣言。”

    赵青天盯了唐逸半晌,站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唐逸摇摇头,基本上,唐逸可以判断出赵青天说地话应该有些靠谱,最起码,在赵青天眼里是真实的。但没有证据的事。说不准就有什么因素遮盖住赵青天的双眼,是以真正的事实也许与他讲的大相径庭。

    不过最起码从赵青天的话里可以知道,李金蓉和毛志炜应该不是一条路,而且两人应该有些矛盾,只是两人怕都不太干净,是以投鼠忌器,都不好对对方下手。

    而程晓红那个谣言就容易解释的通了。毛志炜拉出自己的名头想压下这件事。李金蓉却是不配合,只怕还在其中推波助澜。最后终于传到了自己耳朵里,想借自己地刀杀人吗?

    手一痛,却是烟蒂燃到了手指间,唐逸忙将烟蒂扔进烟灰缸,轻轻叹了口气,在安东,自己竟然成为两个小干部手里的棋子,真是有些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

    下午去参加了经合区管委会的会议,唐逸却满脑子都是赵青天所说的话,如果是事实,唐逸是绝不允许自己眼皮底下有这般丑恶的存在,当然,怎么拿下江浩却是需要思量了,一来自己管不到政法系统,再一个,打击敌人的同时更要保护好自己,现在的唐逸已经不再是以前那热血冲动的青年。

    散会后唐逸在经合区官员地陪同下参观了经合区拔地而起地高楼施工现场,参观结束时已经六点多,坐上桑塔纳,唐逸就叫谢师傅送自己去春江饭店,就是林国柱带他去过的那家饭店,那里的饭菜挺合唐逸口味。

    春江饭店位置挺偏僻,毗邻一处市郊老住宅区,狭窄的双车道马路,马路两旁光秃秃的垂柳枝条迎风摆动,和延山老城区倒有几分相像。

    唐逸却是想,大概林国柱也挺喜欢吃喝吧,这般偏僻的饭店都能被开发出来,应该是好口贪杯的人物,但林国柱身上偏偏看不到这样地缺点。

    进饭店前唐逸要谢师傅回转,说自己打车回去即可,说起来,领导身边地秘书和司机,其实应该是最贴心的人,一个负责工作,一个负责生活。但唐逸却怎么也不能和谢师傅产生什么共鸣,或许是谢师傅这人太严谨,不会讨好领导,岁数又比唐逸大两轮,唐逸也不好意思使唤他作这个干那个,自然培养不来上下级水溶胶合地那种感觉。

    应该换个年青点的司机,唐逸上楼前琢磨着,如果说官面上秘书一定程度上代表了领导,那么私底下,司机就是领导的代言人,别看司机这个岗位地位不高,一般都是些粗人,没有哪个学历好的知识分子肯去作司机,但很多领导最亲近的人就是司机,秘书不知道的领导**司机却知道,论亲密程度,司机是要高过秘书的,领导的秘书,大概四到五年会换一下,但有的司机,却是会跟领导直到退休。

    照例同服务员要了三楼的包厢,但刚刚上到三楼,唐逸就是一呆,却见一间包厢门一开,走出一名美女,白皙的脸蛋。明秀的五官,穿着件玫红色双排扣束腰风衣,洋气修身,头发盘在脑后。一枚长长的木质发卡缀着几朵小花,少妇风情,如同熟透的桃子味美水多。比之少女地甜脆,更加的引人入胜。

    唐逸却是没有吃桃子的心情,看到这美少妇,唐逸暗叫一声苦也,冤家路窄,对面的大美女,正是两次找唐逸麻烦地白队。

    唐逸叹口气,也不看她,目视前方。向自己要的包厢走去。

    “败类!“经过白队身边时,美少妇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唐逸蹙眉,瞪了她一眼,却见大美女眼睛瞪得比自己还大,恶狠狠看着自己。

    唐逸无奈的笑笑,转身进了包间,心里叹口气,怎么无端端惹出这么个麻烦?

    要了两道小菜。一瓶啤酒。一碗米饭,唐逸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安东的菜比北方菜多甜辣,少油盐,最是下饭,唐逸风卷残云般吃净,叫服务员买单。毕竟自己一个人霸占整个包间。要得饭菜不过十几元钱,速度再不快点免不了吃服务生白眼。

    出了包间。见走廊中没那女警踪影,唐逸才松口气,心说看来自己要快些想办法解释清误会,免得那女警每次和自己见面都好像见到自己杀父仇人一样。

    刚刚走没几步,唐逸就是苦笑,二楼上来一个人,正是孙向前,转念一想,怕是白队又是来蹲点等他吧?不然安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至于老是叫自己遇到她。

    孙向前一眼就瞥到唐逸,马上笑呵呵凑过来,说:“兄弟,咱还真是有缘啊!”

    唐逸不欲再与他纠缠,但还没说话,孙向前已经拉住他胳膊,说:“走走走,你能来这儿就是缘分,有笔买卖我和你商量下,来来,咱们上搂。”

    唐逸本想推开他,但听他说上楼,却是一怔,春江饭店是三层楼,四楼不过是角楼,怎么可能对外开放?难道孙向前是春江的幕后老板,甚至这里是孙向前销赃的窝点?

    思虑间,已经被孙向前拽着上了四楼角楼,角楼走廊狭窄,没有几个房间,大多上锁,孙向前打开一间屋,拽着唐逸进屋。

    房间不大,摆设很简单,红色大衣柜,床,两张椅子,看床上尚有被子,估计是孙向前的小窝。

    孙向前干笑两声:“兄弟,最近有笔大买卖,有没有兴趣入伙?包赚不赔。唐逸心说哪有包赚不赔的买卖,违法勾当风险更大,被抓一次就血本无归。

    唐逸虽然很想知道孙向前的幕后老板是谁,但知道孙向前这种人精是不会被自己套出来的,也就不耐和他废话,刚想冷下脸和他说清楚,以后不要再纠缠自己,突然孙向前腰间的呼机响了起来,孙向前摘下来一看就变了脸色:“糟了,他怎么来了?”神色竟然有些惊惶,随即看看四周,猛地过去打开了衣柜,说:“兄弟,快进来!”

    唐逸一蹙眉,孙向前已经拽他向柜子里推,更有些求肯地道:“兄弟唉,你就帮帮忙吧,要来的这个人可不像哥哥我这么好说话,看见我带人来这儿,不宰了咱俩我就跟你姓,快点,快点进去,算哥哥我求您啦,一会不管听到什么,千万别出声,把耳朵堵上,堵上!”

    唐逸微愕,见他哭丧着脸煞有其事,也就将信将疑的进了大衣柜,接着柜子被关上,有柜子缝隙透进的光亮,倒也能看清柜子里,挂了几件西装,想来是孙向前的衣服。

    孙向前走出去不久,门就一响,唐逸心说来得好快,倒也依孙向前之言屏住呼吸,心里却是哭笑不得,自己这是在干嘛呢?和一个走私商人纠缠不清,甚至还有可能被狠角色发现,生命会受到威胁?一阵摇头。

    脚步声很轻盈,好像是高跟鞋的声音,唐逸微愕,就在这时候,衣柜的门突然一开,一条身影就跳了进来,一下撞在唐逸身上,两人一起惊呼。

    唐逸定睛看去,却见一只脚跨进衣柜的不是别人,正是那美艳的女警,唐逸刚想说话,却听外面脚步声响。接着就觉脑袋一凉,一杆黑洞洞地枪口对准了自己。

    “别出声!”白队冷冰冰看着唐逸,看模样唐逸如果敢叫,她真地会开枪。

    接着白队另一只脚也跨进衣柜。轻轻将衣柜门拉上。

    衣柜狭窄的空间一下挤进两个人,两人的身体马上就紧紧贴在了一起,白队努力地转身面向衣柜门。似乎是想从缝隙看门外动静,但手枪却是从肋下伸出,顶在了唐逸胸口,低叱:“闪开点!”唐逸无奈的挪动身子,却哪里动得了分毫。

    门声响,两个人的脚步声,孙向前的声音响了起来:“江队,时间地点咱不说好了?还劳烦您老人家跑一趟,真不值。”

    接着响起一个略微沙哑阴沉地声音:“这批猪猡数目大。你给我小心点!出一点岔子老子要你地命。”

    孙向前忙笑着说是是,那被称为江队的人就和孙向前确认交易细节,看得出,他对孙向前不怎么放心,或者说对这次地买卖有些重视。当然,不是先入为主的话,是听不出两人谈论的是走私买卖的。

    江队?唐逸琢磨着,莫非是江浩?那个据说劣迹斑斑的刑侦大队长?但自己没见过他,也没听过他的声音。也不能凭一个江队就认定是他。不说这个江队的称呼是不是花名,就算真的是职务,公安系统姓江的队长就一个吗?何况城管,工商,甚至文体局等行政部门,基本都有执法大队,自己也是上午刚刚听过了这么个江队。印象深刻。倒一下就想起了他。

    孙向前和江队确认了一些细节后,又开始扯些闲话。唐逸边听着他们谈话,边努力将思绪向别处引。

    柜子很窄,两人不可避免贴地很紧很紧,白队沁人的幽香飘入唐逸鼻端,柔软的身子紧紧贴在唐逸身上,虽然隔着两层秋装,唐逸却能清晰感受到白队身体的柔滑和弹力。尤其是白队那不大不小,弹力惊人的翘臀,紧紧挤压着唐逸的下体,令唐逸一阵阵发热,心神荡溢,身体也慢慢的起了变化。

    白队应该能感觉到唐逸身体某个部位的变化,她的翘臀不由得微微动了动,想离开唐逸地身体,却哪里有空间?只是给唐逸无端地增加了摩擦的快感。

    看着白队的抢微微颤抖,想来是极为气愤,却又不敢弄出大的响动,唐逸想起她这几次遇到自己时对自己恶劣的态度,现在却无端端的被自己占便宜,满心气愤却不敢发作,不由得一阵好笑,更恶作剧似的向前拱了几下,那柔软而又弹绵地感觉,简直令人飘飘欲仙,有阵子没过性生活地唐逸真的有了那么些搂住白队轻薄地冲动,但唐逸随即咬了下嘴唇,一阵疼痛后,唐逸神智一清。

    就在这时候,白队突然推开门,接着一把将唐逸拽了出去,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孙向前和江队已经离开。

    枚红色的风衣下,白队高耸的胸脯剧烈的起伏,俏脸通红,美目几乎喷出火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唐逸,看情形,真的准备照唐逸的大腿来上一枪。

    唐逸也有些愁,这误会是越来越大了,就算以后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怕自己在她心目中也是色狼书记,唉,玩笑真是开大了。

    就在尴尬时候,门突然被推开,孙向前笑呵呵走进来,嘴里说:“兄弟,怎么样,准备入多少股?”猛然见到白队,孙向前一下怔住,接着转身就跑,白队低叱一声:“你给我站住!”跟在后面就追了出去。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唐逸马上也跟出去,却见白队追着孙向前进了一间包厢,唐逸忙急匆匆下楼,出了大堂,上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新华酒店,出粗车慢慢驶出,唐逸回头看了眼渐渐远离的春江饭店,无奈的摇头。

    距离春江饭店事件已经两天了,唐逸却琢磨着孙向前走私猪猡和江队这个称呼,猪猡真的是猪肉吗?江队到底是谁?

    下午下班,唐逸出了办公室,却见林国柱坐在座位上发呆,林国柱好像有什么心事,这两天都无精打采的。

    唐逸叫了一声他,林国柱茫然抬起头。见到唐逸就是一惊,忙站起来:“唐书记。”

    唐逸微微蹙眉:“怎么回事?”

    林国柱犹豫了一下道:“家里出了点事,书记,您放心。我会很快调整好状态的。”

    唐逸说:“回家休息几天吧,虽然这两天工作没出错,但如果真的出现问题可不好补救。要记得你工作岗位的重要性!”

    林国柱却是吓了一跳,正值关键时刻,他可不能令唐书记失望,想了想,就说了实话:“是我爱人,得罪人了,这两天我们家不但收到骚扰电话,还接到封恐吓信,唉。她又不肯说到底怎么回事,就是自己生闷气……对不起啊唐书记,我,我太紧张她了……”经过和唐逸接触,林国柱知道唐逸是个很讲感情的人,自己表现地对爱人感情越好,唐书记越发会欣赏自己。

    唐逸却是一怔,说:“我记得你爱人是市局的警察林国柱点头,唐逸心中就是一动。自己何不见见林国柱的爱人。打听一下她对江浩的看法,比听赵青天地一面之辞更为客观。

    唐逸就说:“人民警察嘛,随时有可能面对坏人的打击报复,但邪不胜正,不用担心。这样,今晚我请你和你爱人吃饭,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国柱大喜。唐书记提议和自己一家吃饭。那就说明自己在他心目中,已经是很亲近的人。

    林国柱如同吃了兴奋剂。精神抖索,连忙提议:“这样,去我家吃吧,叫我爱人作上几个菜,她手艺不错地。”

    期待的看着唐书记,当看到唐书记点头后林国柱长长吐出口气,终于,这段日子的努力没有白费,看情形,自己这个书记秘书的地位,已经正式的确立下来,唐书记应该没有换人的意图。

    打量着林国柱家雅致的客厅,唐逸微微点头,说:“国柱,家里环境不错,有品味。”

    林国柱拨电话,却总是不通,不由得叹口气:“这个白燕,今天倒没加班,也不知道去哪啦?”抬头看了看挂钟,说:“书记,我去买点菜。”

    唐逸笑道:“别破费,我就喜欢家常菜。”

    林国柱答应一声,喜滋滋开门下楼。唐逸坐在沙发上,品着林国柱给自己泡的茶,打量着客厅,林国柱家的环境还是不错地,二十寸的彩电,红木组合柜,淡雅的兰花地砖,雍容的黑皮沙发,坐起来挺舒适的,就算不是真皮高档沙发,价位也太差不了。

    想想,没有小孩儿,两口子的工资加起来一千多块,加上各种福利和奖金,以现在的消费物价,过得也蛮惬意了。

    卧室门敞着,唐逸却是一眼瞥到双人床头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幅结婚照,新郎西装革履,风度扁扁,新娘穿着白色婚纱,妩媚动人,想来是这两年补照的。

    看着婚纱照,唐逸突然一怔,怎么觉得新娘这么面熟呢?站起来,走到卧室门口,仔细打量,越看越是觉得在哪见过,正琢磨呢,就听门响,一个女子清脆地声音:“国柱,你今天回来地挺早呀。”

    唐逸回头,怔住,从外面进来一名英姿飒爽的女警,正弯腰换拖鞋,解开黑皮鞋鞋带,向旁边一踢,露出一只穿着雪白棉袜的秀气小脚,接着她就瞧见了呆若木鸡的唐逸,动作停滞,楞了一下后马上伸手拔枪,却摸了个空,才想起没有任务,抢已经上缴。

    唐逸微笑道:“别紧张,我不是坏人。”摊开手作友好状。

    白燕直觉就是,黑暗势力并不仅仅是恐吓,而是真得派人来找自己麻烦,左右打量了一下,只有唐逸一个人,心中稍安,再看唐逸,大咧咧向自己走过来,白燕默默数着他的步子,当唐逸距离白燕三步时白燕突然跳过来,双手闪电般抓住唐逸的双腕,用力一抡,唐逸没有防备,被一下抡倒在沙发上,接着白燕就扑在了唐逸身上,用力扭唐逸的胳膊,准备将他双手反剪制伏。

    唐逸也不好和她厮打,被林国柱看到岂不成笑话了?只是尽力扭动胳膊,免得真被她制伏铐上,蹙眉道:“别闹,一场……误会,我……我是市委书记唐逸,是……是国柱邀请我来地!”说话断断续续,却是挣扎时有些费力。

    白燕却想不到这家伙力气这么大,他腰腹根本没用力,就是尽力将胳膊向后拉,自己却是根本拧不动他地胳膊,心里正急,听到唐逸信口开河,气极,恨不得一枪毙了这个色狼,眼见自己制伏他不住,情急生智,突然脑袋抬起,接着就狠狠砸在唐逸的鼻梁上,雪白地额头和唐逸的鼻梁来了个亲密接触,“啊”唐逸呼痛,鼻子酸痛难当,生理反应,眼泪不自禁就流了出来,双手更是一软,就被白燕用力一扭,身子翻过,双臂反剪在背,白燕拿出手铐,麻利的将唐逸铐住。

    冷哼一声,白燕站起来,却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一会儿,竟然累得她出了一身香汗,摸摸雪白的额头,竟然有些疼,心说这败类鼻子倒挺硬。

    唐逸被倒剪双手按在沙发上,脸埋在沙发里,这个气啊,大声说:“喂,我真不是坏人,你看我茶几上的包,有我的工作证……啊……”话没说完,头发已经被白燕狠狠起,不由自主的仰起头,眼前是白燕俏丽冰冷的脸蛋,“败类,今天抓了你,早晚有一天,就抓你的主子江浩。”

    唐逸一愣,这时门一响,林国柱拎着菜篮笑呵呵走了进来,接着就看到被手铐反剪双手,鼻血缓缓流淌的唐书记,和恶狠狠着唐书记头发的爱人。

    林国柱震惊,无与伦比的震惊,“叮”一声,菜篮掉在地上,酱油瓶摔碎。

    白燕得意洋洋的道:“国柱,你来得正好,打电话给纪委,就说我抓到了江浩的同伙,江浩是不是人贩子,问他就知道!”说着话就指了指唐逸。

    林国柱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是哪跟哪啊?这不要我的命吗?怔了一会,终于回过神,马上瞪起眼睛大声喊:“白燕!你疯啦!快放开唐书记,他是市委唐书记!”

    “啊?”白燕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林国柱已经走过来,一把推开她,冷声道:“钥匙呢!快给我!”

    白燕脑子混乱,下意识拿出手铐钥匙交给林国柱,林国柱忙帮唐逸开锁,结结巴巴道歉:“对,对不起唐书记,这,这是怎么话说的,这……”

    唐逸摆摆手,从茶几上纸盒中抽出纸巾擦拭鼻血,虽然从没遇到过这么窘迫的状况,但唐逸已经完全冷静下来,淡淡道:“一场误会,不过白警官也太冲动了些,这样不好。”

    “是是”林国柱额头冒汗,回头训斥白燕:“还不给唐书记道歉?”

    白燕却是倔强的看着唐逸,咬着嘴唇不说话,看着她,唐逸恍惚间仿佛见到了那一身蓝色制服,英挺秀气的陈珂,杳无音信的陈珂,陈珂受委屈时可不也是这样倔强不屈的表情?唐逸轻轻叹口气,突然,很想陈珂,很想现在打电话,问一声,你还好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