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归家-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一章 归家

第十一章 归家2017-11-8 23:44:10Ctrl+D 收藏本站

    托马斯脸上是公式化的微笑:“唐先生,按照香港的法律,任铁石先生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伤害罪,很抱歉,他没有外交豁免权,我们只有依法起诉他。”

    唐逸轻轻点头,说:“我尊重香港的法律,所以,等我的律师来我们再谈,”

    托马斯微微诧异,大概想不到**官员遇到事会请律师,但只是耸耸肩,作了个无奈的表情,说:“那好,您自便。”

    托马斯开始翻阅桌上的案宗,唐逸微微一笑,也不在意,起身坐到墙边的沙发上,拿起报纸翻看,是英文报纸,财经版上,却是有华逸基金的信息,唐逸微微一笑,现在华逸基金好响的名头,香港报纸的财经报都喜欢写一些华逸基金的花边新闻来吸引眼球,

    为什么说是花边?因为华逸基金的大方向萧金华和唐逸沟通过几次,都认为就按共同基金模式经营,而报纸上却是说华逸基金即将筹划成立对冲基金,却不由得令唐逸摇头,对冲基金确实有对冲基金的优势,例如逃税,例如美国政府不进行监管,但熟悉大趋势的唐逸却是知道未来两年没什么巨大的经济震荡,成立对冲基金去炒期货不过赚些小利,每年能达到50%的利润就相当不错了。

    而这两年,华逸基金将把目光投注在网络产业之上,例如现在,华逸基金已经开始和雅虎接触,唐逸可是记得,明年雅虎上市时,第一天的股票总价达到5亿美元。而雅虎明年的营业额不过130万美元。实际亏损63万美元,直到1996年底,才赚了区区9万美元,网络泡沫股即将出现,唐逸自然要令华逸基金在网络泡沫破碎前赚个钵满盆圆,未来几年将会有几只网络神话股出现,华逸基金可是不会放过它们,而98年的GOOGLE更是重头戏。说实话。只要这几只网络神话股能操作好,比金融风暴时打劫舒服惬意多了,就算自己先知先觉,但投机总是有风险地,虽说老妈现在对基金地操作已经近乎完美。但人总会有失手的时候。只要是投机就要承担失败的风险。相反经营那几只网络股的风险微乎其微。

    当然,话是这么说,到亚洲金融风暴时唐逸也不介意老妈临时同一些财阀组织个庞大的对冲基金,去东南亚市场上大捞一票,甚至可以利用香港政府救市宰量子基金一刀。

    唐逸琢磨着老妈未来的资产,不算俄罗斯的庞大固定资产,不知道到2001年网络泡沫破碎时能不能达到一千亿。想了想就笑了起来。世界首富的继承人,也很令人期待啊。

    敲门声打断了唐逸地幻想。托马斯一句请进后,门被推开,走进来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西方男子,不用想也知道是PAUL到了,跟在他身后,是一名金发碧眼的美女,应该是他的助手。

    唐逸站起来,伸手:“PAUL,你好,我是唐逸。“

    本来满脸冷峻的PAUL马上换上副笑脸,和唐逸握手问好,看来露丝这个朋友地分量还真地很重,不过想想也是,能和华逸基金大老板心腹做朋友地大律师,想来也不会是碌碌之辈。

    看到PAUL进来,托马斯就有些发呆,PAUL不但是香港赫赫有名的大律师,而且和城中名流交往密切,更是警务处处长Edehu的座上宾客,Edeh今年刚刚就任,是第二任华人警务处长,英人探员这些年再不如以前吃香,托马斯已经准备调离香港回英国本土,而对内地的偏见使得他接到任铁石的案子后马上就起了刁难之心,谁知道**官员变戏法似的请来了PAUL,令他错愕,更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个世界真的乱套了,托马斯清楚地记得,PAUL政治观点应该是典型地保守派,是最仇视**的,不止一次发表过诋毁大陆地言论,见到他友好的和**官员握手,托马斯就觉得神经有些错乱。

    PAUL却是不识得托马斯,将自己名片递给他,说:“警官,我请求和我的当事人单独谈谈。”

    托马斯当然不能阻止律师的正当要求,更得为人家安排不受人打扰的空间,就走出去,叫任铁石几个人进来。

    唐逸为任铁石介绍这是自己一方的律师时,任铁石和托马斯一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任铁石几个人在外面时,却是听说了PAUL的身份,因为PAUL进了托马斯办公室后,那几名探员马上议论起来,都猜测这个经常在报纸上见到的大律师为了什么大案子来见托马斯督察,更有个女警好像追星族一样,满脸崇拜的发花痴。

    这时听说PAUL是唐逸请来的律师,任铁石几个人当然有些震惊。

    兰姐却是感慨的看着黑面神,是不是所有的难题在他手里都不是问题,做人能做到黑面神这种境界,这一生也就值了。不过看到唐逸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嘴里发出的口型好像是“北姑”,兰姐满心敬仰马上无影无踪,低下头,心里开始诅咒黑面神出门摔个大跟头。

    PAUL听到唐逸和任铁石都是内地干部后,明显一怔,但热情不减,详细询问任铁石当时的情况,又问了兰姐,任凤娇两名成年目击者,然后微笑对唐逸说:“唐先生,小案子,有两个途径可以解决,第一个方案,就是我和警方交涉,利用您和任先生的身份向警方施压,事情应该能够在一个礼拜内解决,就算真的打上法庭,我有99%的把握打下这个官司。第二个方案,是和受害者和解。价钱我可以帮唐先生谈。保证不会超过一万港币。”

    唐逸笑道:“就用第二个办法吧。”能快速而又悄无声息的解决当然是最好地方案。想想又觉得好笑,PAUL这样地大律师谈低于一万元的和解费怕是第一次吧?

    任铁石却是一呆,问:“唐书记,一万港元?这……”对PAUL来说一万港元以下的和解费就等于没有和解费,对任铁石却不同了,几千块人民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唐逸摆摆手:“钱我先借给你,以后慢慢还。”心说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什么问题。

    PAUL对女助手使个眼色。女助手就开门,请托马斯警官进来,托马斯刚刚进来,PAUL已经沉下脸:“托马斯警官,我对您扣留我当事人的作法表示强烈的不解。”

    托马斯不卑不亢道:“威廉先生。我所作的一切都依循香港法律。所以对你的指责我有些迷惑。”

    PAUL冷哼一声:“难道你不知道我地当事人的身份吗?人民中国的官员。和你我的价值观是不同的,涉及这类案子,遵循本土法律地同时更要考虑两种价值观碰撞造成地误解,人民中国地道德观是很严谨古老的,或许用我们的价值观来看,首先动手打人的一方是施暴者,但用人民中国的价值观来看。当李先生。陈先生几个喊出北姑这种污蔑性字眼,就已经比殴打我当事人严重了几百倍。就如同您在美国街头,对美国黑人喊黑鬼的性质一样,属于**裸的挑衅和侮辱,是以我地当事者动手打人或许有过错,但绝不应该被当作施暴者扣押,相反,对人民中国古老文明地价值观我们应该表示充分的尊重。”

    托马斯差点没气死,听着这个顽固地**分子夸奖人民中国的价值观,更振振有词的质问自己,托马斯真恨不得一枪崩了他,再将前几天他发表**言论的那张报纸塞进他的臭嘴里。但和律师斗嘴从来是自讨苦吃,托马斯只好闭口不语,等着听PAUL的要求。

    果然PUAL有理有节的教育了托马斯后,说:“但我的当事人宽宏大度,表示不再追究李先生等人的责任,并愿意赔偿一定的医药费给李先生,陈先生。所以我提议和解。”

    托马斯心里窝火,伸手作个请便的手势:“只要受害者同意和解,我们警方没有异议。”

    PAUL吓唬几个街头痞子还不简单,不出五分钟,事情谈妥,五千块医药费,几个小痞子在和解协议上签了字。

    出了警署,PAUL和唐逸握手告别,并给了唐逸一张私人名片,上面有他的住址,邀请唐逸明天晚上来他家作客。

    唐逸笑道:“有时间我会去的。”PAUL坐进自己的蓝色保时捷,慢慢发动,驶出。

    任铁石这才有些惭愧的对唐逸道:“唐书记,我太冲动了,向您检讨。”

    唐逸摆摆手,说:“不怪你,要是我在现场,一样会动手。”

    任铁石大为感激,有哪个市委领导会这样说话,唐书记虽然年轻,但也有年青的优点,做事有干劲。敢打敢拼。

    兰姐却是撇撇嘴,丝毫不为唐逸的话所动,心说黑面神我还不知道你?看到别人那样对待我,你最多也就是在旁边幸灾乐祸,不趁机骂我几句已经算你有点良心了。

    第二天晚上,唐逸没有去PAUL家里做客,不熟悉的人,又知道自己官员的身份,打交道自然要小心,不过唐逸给PAUL打了个电话,表示了歉意,PAUL表示理解,更邀请唐逸随时可以去他家做客,对这个多少港人会羡慕不已的邀请,唐逸只作耳边风。

    打电话表扬了露丝几句,倒令露丝芳心大悦,挂电话前更亲了少东一口,令唐逸一阵郁闷,露丝是那种典型的性开放女孩儿,保持情人关系的怕就不下两三个,偶尔的一夜情更是不在话下,不过想来她也不敢将自己看作狩猎目标。

    刚刚挂了露丝的电话,宝儿的小脑袋就从卫生间冒出来,唐逸就笑:“洗完澡啦?”宝儿房间地洗漱间被兰姐霸占洗澡。她就跑来唐逸房间洗澡。

    “叔叔。你别看!”宝儿围着小白浴巾出来,唐逸哑然失笑,就扭过头,听着宝儿地换衣服。

    过了一会儿,宝儿说:“叔叔,你可以转过头了!”

    唐逸回身,宝儿已经换上了从香港买的新衣服,嫩黄色的及膝小皮衣。黑色小皮鞋,像个小大人一般,透着别样的可爱。

    “叔叔,陪宝儿去吃麦当劳好不好?”宝儿跑过来,拉着唐逸胳膊摇动。这几天唐逸都没怎么和宝儿他们一起行动。倒是和经贸委程昆还有商务局陆春恩走得近些。现在宝儿却是不依了。

    唐逸就笑:“我不喜欢吃麦当劳。”心里无奈,为啥国内小孩儿都喜欢吃麦当劳肯德基呢?

    安东的麦当劳店正在筹划当中,估计年底开业,安东孩童大多只听说过麦当劳和肯德基,是以任凤娇的女儿丹丹来了香港,第一个愿望就是吃麦当劳,宝儿却也跟着吃的上了瘾。在春城时。唐逸却是没想起带宝儿吃这种快餐食品。

    “叔叔,你就陪宝儿去嘛!”宝儿嘟起了嘴。唐逸一阵奇怪,以前宝儿虽然喜欢缠着自己,但向来听话乖巧,自己说不成的事儿她就算和自己磨蹭也不会撅嘴发脾气。

    宝儿又摇起唐逸胳膊撒娇:“叔叔,你就和宝儿去吧,宝儿不喜欢那个任叔叔!”

    唐逸奇道:“为什么?”

    “任叔叔最喜欢问宝儿幼稚地问题。”宝儿嘟着嘴发牢骚,令唐逸哑然失笑,问道:“他问你啥了?”

    “每天都问宝儿几岁啦,宝儿上几年级啦,宝儿,叔叔给你出道题,你说,一加一等于几?”宝儿稚嫩的童音惟妙惟肖的学任铁石,将唐逸逗得哈哈大笑。

    宝儿却是苦着小脸说:“任叔叔的答案就是王,我说等于一他就说不对,死脑袋骨。”

    唐逸气得敲了她小脑袋一下:“没大没小的,说啥呢!”不过唐逸却也发现,宝儿真地是慢慢长大了,有了自己地好恶,还记得两年前,只要谁对她好,她就喜欢谁地。

    “叔叔!”宝儿又来摇唐逸手臂,唐逸就笑:“好,去吃麦当劳。”宝儿欢呼起来,看她开心,唐逸自也舒畅。

    以后几天,在宝儿鼓动下,唐逸无奈的加入了他们原本的五人行,在外人面前,唐逸表现的对兰姐很尊重,兰姐那个别扭啊,简直是度日如年,每当唐逸叫她“姐”的时候,兰姐就禁不住浑身冒冷汗,幸好这样的日子不算太久,十天的时间一闪即逝,考察团终于坐上了归国地飞机。

    兰姐和宝儿在北京时就和考察团分开,她和宝儿却是坐飞往春城地飞机。

    临别时宝儿抱着唐逸,就是不肯放手,唐逸心里酸酸的,却也只能对兰姐使眼色,让她连哄带骗地将宝儿拉开,拽着去候机,看着宝儿一步三回头的可怜模样,唐逸胸口如同压了块巨石,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上了飞机好久,唐逸才慢慢平稳情绪,宝儿,却是叫自己如何是好,要不要将她接来安东呢?轻轻叹口气,慢慢闭上了双眼。

    从安东机场回市区,任铁石却是坐上了唐逸的车,唐逸翻看着手里的英文报纸,是在香港机场买的,在飞机上自己除了和宝儿聊天,就是睡觉,却是忘了看,翻了几眼,任铁石突然说了话,他有些局促的问:“唐书记,您能不能将小兰的电话号码给我?”

    唐逸微愕,说:“你忘了问她了?”

    任铁石有些沮丧的道:“她不告诉我。”

    唐逸倒是愣住,这个夏小兰,任铁石这样的人物都看不上吗?唐逸看得出,任铁石是个好男人,就凭他现在的表现就知道,他的感情生活还是很纯真的,而公安机构的一把手,受到**诱惑的机会怕是很多很多,看他现在的模样,真想象不到他是在公安机关打滚了二十年的老公安。

    不过是不是好男人和他适合不适合夏小兰是两码事,自己固然可以对兰姐呼来喝去,但兰姐的人生自己却绝对没有插手的权利,虽然自己也很想拉拢任铁石,却也不能靠出卖兰姐的感情。

    唐逸就笑道:“那,我可要尊重她的意见了,有缘的话,自会再见的。”说着拍了拍任铁石肩膀,任铁石叹口气,就不再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