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很麻烦-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章 很麻烦

第十章 很麻烦2017-11-8 23:44:9Ctrl+D 收藏本站

    白日的香港给人的感觉是水泥森林,街上的巴士向来都是行色匆匆,甚至电梯的速度也是惊人的快,快的来不及等待,整个香港就好像一部高速运转的机器,行走其间,令人略有些压抑。

    而晚上的香港却展露出它真正的妩媚,华灯初上,刚刚竣工不久的时代广场是最亮丽的色彩,流光溢彩的霓虹,人潮中那一抹抹裸露的香艳,而尖沙咀的海边,信步在星光大道上,视野中是港岛举世闻名的阑珊夜景。美轮美奂的景致被同样梦境般迷离的维多利亚湾映衬出倒影,使人仿佛置身于童话的国度。

    考察团来香港已经是第六天,投住在三星级酒店圣格力亚酒店,此时唐逸就站在窗前,望着香港的夜景出神。

    来香港前,唐逸接到了老妈的电话,说是在美国为唐逸买了栋别墅,问唐逸喜欢什么风格的装修,唐逸说当然看是怎样的别墅,萧金华就笑着说是一栋二层小楼,总面积不到三百平米,唐逸有些纳闷,但见老妈有兴致,倒也和她讨论了一个多小时。

    现在想起来,唐逸还是有些奇怪,买三百坪的小别墅作礼物,似乎不符老妈的风格,莫非是纽约时代广场附近的超豪华住宅区?

    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但考察团大部分成员尚未归来,其中也包括兰姐。说起来,给兰姐一天办好护照还真的是费了好大的力气,当天晚上,唐逸就派林国柱将兰姐的照片送到延山。至于档案资料。就由陈达和填写,延山公安局第二天早上九点就将资料填写齐全,送往省公安厅审核,唐逸和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处处长吃过饭,打了个电话,下午三点,省公安厅就将护照办理好,发还给延山公安局。等林国柱拿到护照赶回安东,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

    兰姐当天晚上大概是搂着护照进入地梦乡,这个年代,虽然比八十年代开放了许多,但一本护照。外国签字。也是代表了相当地意义。

    想到兰姐。唐逸就不禁想到了新华酒店的谣言,其实到了自己这个层面,升迁的问题已经不是随便传一些作风问题能影响得了的,除非作风问题真的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造成很恶劣的影响,比如省委组织部考察时多个干部反映该市委领导的作风问题。这不同于县城或者在省委大院。在省委大院里,一点风吹草动也会吹进领导的耳朵里。所以比较有潜力地厅干处干最担心的就是作风问题上被抹黑,给领导留下一些坏印象。

    是以唐逸才会觉得新华酒店的谣言并不是有人蓄意散播的,但阴差阳错下自己成了绯闻主角,李金蓉没有认真对待也是事实,如果古忻明的花边新闻,只怕李金蓉早就给平息了下去,不会闹到服务员直接找市领导谈话这样可笑地境地。

    不过其中地隐情唐逸倒真地很想知道,那个小红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为什么男主角就成了自己?

    不过想归想,唐逸却实在有心无力,在安东多年来已经形成的固有体系面前,唐逸更不知道该如何着手,将自己的影响力慢慢渗透进这棵参天大树。

    轻轻叹了口气,唐逸刚想洗澡睡觉,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唐逸接起,话筒里是兰姐惊惶的声音:“唐书记,任,任局长被香港警察抓了!”

    唐逸怔住,兰姐说的任局长就是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任铁石,因为公安局长是政法书记毛海山兼任,实际上公安局日常工作大多由任铁石主持,前不久华润撤资事件也使得任铁石背了黑锅,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是以任铁石刚刚见到唐逸时,表现地并不怎么友善。

    不过令唐逸没想到地是,几天下来,任铁石明显对兰姐有了好感,任铁石今年四十二岁,正处级干部,曾经是安东最年轻的科级干部,最年轻地处级干部,前途可谓一片光明,但几年前和毛海山角逐公安局长宝座时,却恰逢妻子和他闹离婚,升迁的关键时刻离婚,这可是大忌,是以最后毛海山被提拔,并且后来又顺风顺水的成为政法委书记,市委常委,而任铁石这个曾经的三十二岁的正处,十年来再也没有能够获得迁升的机会。

    兰姐是以唐逸女朋友的姐姐的身份出现在考察团的,而任铁石,随行的是他的妹妹和妹妹的女儿,因为他的独生子正在念初三,自然不会为了一次旅游机会耽搁学业。

    通过几天的接触,任铁石明显对唐书记的未来妻姐有了好感,兰姐因为有十岁大的宝儿在身边,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二十八岁,报年龄报的是三十四,和丈夫离异,大概这也是使得任铁石最初觉得和她同病相怜的原因吧,同样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经历,使得任铁石和兰姐的话题多了起来。

    而任铁石的妹妹任凤娇明显看出了哥哥的意图,就蓄意制造兰姐和任铁石相处的时间,这几天,任凤娇和兰姐相处的情同姐妹,甚至昨晚同住了一间房,当然,任家三人和兰姐母女一起逛街也就变得理所当然。

    兰姐虽然是农村出身,但这几年跟着唐逸也算开阔了眼界,她又尤为喜欢小资情调,说起各种品牌头头是道,咖啡红酒的各种品味无一不晓,或许十年后这种女人会被认为是庸俗不堪,但现在却是令接触面大多是规矩朴实女人的任铁石惊奇不已,只觉得兰姐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更何况兰姐说起电脑游戏,瑜伽,就令任铁石和任凤娇只能叹为观止了,这种层次的女人自己兄妹以前又哪里见过?

    见到堂堂一个市的公安局长被自己迷得晕头转向,兰姐无疑是极为得意的,心里。却对黑面神更加崇敬。这些年,自己不过跟着黑面神学了个皮毛,但在别人看来,自己却仿佛多了惊人地魅力风情,想想兰姐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此时地兰姐显然心情糟糕透顶,在电话里期期艾艾的说:“唐,唐书记,他们香港警察好凶……”电话里传出粤语的呵斥声。唐逸微微蹙眉,就说:“说吧,在哪?我马上过去。”

    “我在,我在旺角警署。”

    唐逸恩了一声:“不要怕,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下。就拨号服务台。要总机开了国际长途,翻开通讯录,拨通了露丝的号码,露丝现在是纽约大酒店的总裁特别助理,是唐逸和纽约大酒店的沟通桥梁,等同于纽约酒店大老板的钦差大臣,就算纽约大酒店的总经理史密斯。也要看露丝几分眼色。不过唐逸这个幕后老板和露丝沟通不多。一两个月才通一次电话。

    听到唐逸地声音,露丝甜甜的笑起来:“唐先生。还没睡吗?”

    唐逸笑笑,说:“我在香港遇到点麻烦,怎么样,在香港你认识出名的律师吗?”

    露丝马上紧张起来:“唐先生,什么麻烦?杀人?严重肇事?袭警?啊,对不起,不是我喜欢探听您的私隐,我需要知道是什么样的麻烦,才能确定律师团专家地名单。”

    唐逸苦笑,想来也是,自己遇到地麻烦在露丝眼里,肯定是杀人之类地严重罪行才能称得上麻烦吧?西方人心直口快,不太掩饰心里的想法,在露丝眼里,自己和其它富豪第二代也没有什么区别?喜欢招惹刺激的麻烦?

    唐逸却是不知道任铁石惹上了什么麻烦,但警方既然知道任铁石的身份仍然将其扣留,那就是两个原因,一就是任铁石惹上了大麻烦,二就是遇到了讲究原则的香港皇家警察。不管是哪个原因,都需要律师出面,如果请共和国驻港机构出面,事情就复杂了,不到万不得已,唐逸不想自己这个团成为曝光焦点,反面典型。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说:“不是我,是我的一个朋友,也不用什么律师团,应该不是什么大麻烦。”如果真的是大麻烦,自己也管不了,交给国家处理就是,当然,后果会很严重,说不定安东考察团以考察为名游山玩水地黑锅就要自己来背。

    露丝略微沉吟一下,说:“那我帮您联络一下,我虽然不认识香港地律师,但我在美国有几名关系很好的大律师,他们应该能帮到您。”

    唐逸说:“好,等我再给你电话。”

    唐逸洗了把脸,就匆匆出了酒店,在接待处询问了一下手机出租,酒店倒是有这项业务,不过押金要两万港元,外加五千港元地话费,唐逸却是没兑换多少港元,只好作罢。

    打车赶到旺角警署,在警署前的电话亭再次给露丝打过去,果然,半个小时,露丝已经将事情办妥,托朋友联系了香港ERI律师行的大律师PAUL,露丝简单介绍了一下,PAUL是英国人,是香港很有名气的大律师,并说请唐先生放心,PAUL没有摆不平的官司。

    唐逸知道,十年前的话,英国律师比香港本土律师地位高了不知道多少倍,甚至华人法官都很稀少,到88年才有第一位华人首席**官,这几年随着香港回归的临近,法律界华人律师地位上升,但最有名气的几个律师行仍然是英国大牌律师坐镇。想来这个PAUL就是其中之一。

    按露丝给的电话,唐逸拨通了PAUL的手机,PAUL的中文并不流利,但唐逸倒能听明白,随即有些感慨,现在的香港法庭,仍然在使用英文审理案件,大概要明年后年,一些案件才得以用中文审理。PAUL态度很亲热,说:“唐先生,我正在等您的电话,啊,您在旺角警署,我马上赶过去。”

    唐逸心里知道,什么CACE都不问清楚,大律师就亲自出马,当然是看在露丝委托的朋友面上。

    旺角警署的警员还算礼貌,虽然开始听到唐逸的普通话态度有些不太友好,但查看了唐逸的公务护照,就明显多了几分客气,唐逸知道,这个年代,港人对内地是很不认同的,如果自己是因私普通护照,只怕警员马上就会带上有色眼镜来看自己。

    唐逸按警员的指引上了三楼,看到英文标示“旺角警署特遣组”,唐逸就一阵挠头,看港剧好像有印象,这个特遣组处理的案子很杂,什么虐儿啦,家庭暴力,甚至扫黄,抓贼,好像它都有份岑与,不同时期旺角警署对这个特遣组有不同的任务安排。

    推开门,长长方方的桌子后,坐着几名便衣探员,正在审讯几名头发染成红绿的小青年,有一名小青年头上缠着绷带。

    “唐书记。”兰姐怯怯的声音响起,唐逸转头,墙角长椅上,任铁石,任凤娇,宝儿,兰姐,还有任凤娇的女儿丹丹,是名十三四的小女孩,几个人都坐在长椅上,看到唐逸,兰姐怯生生站起来打招呼,宝儿眼圈一红,扑进了唐逸的怀里。唐逸抱着宝儿,问任铁石:“怎么回事?”

    任铁石身材魁梧,退伍军人,这么多年也不改其军人作风,站有站姿,坐有坐姿,成熟中带着份矫健,可以说是很有魅力的一个中年人。

    现在的任铁石却是有些尴尬的站起来,毕竟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惹了官非可不是他自己脸面的问题。但他明显还是有些气愤,指了指那几名正被问话的小青年:“他们几个,叫小兰是北姑,还问,还问……”看了眼兰姐,没再往下说。

    唐逸微微点头,看任铁石脸上的伤痕,自然是气不过所以动手和那几个小青年打了起来。

    旁边走过来一名金发碧眼的警官,用英文自我介绍是旺角警署特遣组高级督察MR托马斯,看了唐逸的护照和香港某政府机构的邀请函后,又用不太流利的英文请唐逸进自己办公室谈。

    唐逸放下宝儿,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和托马斯进了办公室,坐下后微笑道:“托马斯警官,我是安东经贸团负责人,一切问题您都可以和我沟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