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招商引资-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五章 招商引资

第五章 招商引资2017-11-8 23:44:3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回到招待所房间时,朴中尉已经恢复了英姿飒爽的神态,见唐逸满脸伤痕,一身泥土的进来,朴中尉就是一呆,急忙拿起纸巾过来帮唐逸擦拭面部,动作轻柔,令唐逸感觉不到一点疼痛。

    “首长……”朴中尉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格守纪律没有问出口,但无疑,看到唐逸现在的模样她有些迷惑。

    唐逸摆摆手,坐到了沙发上,刚想说话,朴中尉已经用清亮的声音汇报刚才的反省:“首长,我知道我作的不够好,但我会努力的!请首长放心!”

    唐逸心里叹口气,这是个正常女孩要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男人的心态吗?这只不过是冷冰冰的政治任务,冰冷得令唐逸心颤。

    唐逸看着这个明艳的女军人,目光终于趋于柔和,轻轻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坐。”

    朴中尉慢慢走过来,坐到了唐逸身边。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却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鼓励她寻找自己的爱情?未免幼稚到可笑。告诉她光武的心意?那她恐怕第一时间就会上报给组织。面对这样一个畸形教育的产物。唐逸真的不知道如何与她相处。

    唐逸叹口气,“你……你……”你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本来想问你快乐吗?但看着朴中尉略带红晕的小脸,无疑,现在的她,心情不错。

    唐逸又摸出一根皱巴巴的烟,刚刚放在嘴边,“叮”一声,朴中尉已经点燃了火机,为他点烟。

    唐逸默默的抽着烟,当烟蒂燃到手指的时候,朴中尉已经拿起烟灰缸,送到了唐逸面前。

    唐逸无奈的笑笑,将烟蒂塞进了烟灰缸。

    “首长。您睡吧,我在客厅,您需要我的话就叫我,我五点走,不会被人看到。”

    唐逸轻声道:“不睡了,你回去休息。我有点事需要想想。”

    朴中尉起身,行了个军礼,刚刚迈起军步,唐逸就苦笑:“你能不能正常走路?表演歌舞时不是很好吗?”朴中尉犹豫了一下,接受了唐逸的建议,收起军姿,步履轻盈的走了出去。

    唐逸一晚没睡,一颗又一颗的吸烟。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第二天一早,唐逸就和李光武告辞,说要回去汇同代表团,不再住在军分区招待所。

    李光武表示理解,亲自开车送唐逸,林国柱和翻译上了后面地吉普。

    开着车,李光武看着副驾驶上一言不发的唐逸。笑了起来:“就算生气也不该给我脸色看吧?真正该生气的是我!”

    唐逸轻叹口气:“我不是生气,是太多事我想不通,太多事不明白。”李光武微微一笑:“那就不要想,顺其自然,等你什么事都能想明白的那天,你也就老喽!”

    唐逸轻轻点头。

    李光武又笑道:“和你说个高兴事吧,朴中尉过几天就会被授衔上尉,担任军政歌舞团顾问,再不用出场表演了。住房也分配了,如果她喜欢。天天在家里呆着也没人能管到她。”

    唐逸叹口气:“不寂寞吗?”要一个十七岁的女孩每天守着空荡荡的房子,无疑是极为残忍地。

    李光武哈哈一笑:“现在就体恤起她了,好兆头啊?怕她寂寞的话你就多来看看她嘛!”

    唐逸点燃了一根烟,来了朝鲜,又重新染上了烟瘾。

    李光武看了看他脸色,渐渐收起笑容,正色道:“希望你不要看轻朴中尉,也不要看轻我们人民军,是,这件事你可能理解不了。但我们人民军没那么多乌烟瘴气的内幕,而且我告诉你,我们大多数朝鲜女人思想很传统,从一而终,比你们那个修正主义国家教育出的女人不知道可敬多少倍。尤其是朴中尉这样的军人。更不可能出现作风上的问题。”

    唐逸苦笑,看了李光武一眼。有些无奈,很显然他误解了自己说的“寂寞”。

    唐逸叹口气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总之我希望我不会影响到她的生活……”说着就住了嘴,自己已经很强势地介入了她的生活,不影响她?好像在开玩笑。

    李光武沉吟了一下,“那我适量给她这个顾问安排些工作,不让她太清闲。”

    唐逸微微点头,吸了几口烟,问道:“你们的米酒是用泉水酿造的吧,味道很好。”

    李光武就有些自豪:“没有工业污染,我们境内可供酿酒的山泉很多的,妙香山上的妙香泉更是清甜可口,你们能吃到美国巧克力,法国蛋糕,可喝不到这里地清泉,水,才是生命之源嘛!”

    唐逸笑笑,就不再说。

    回到安东的第二天,刚刚上班,林国柱就神秘兮兮进了唐逸办公室,随手关上了门。

    唐逸微微蹙眉,说:“事无不可对人言,鬼鬼祟祟干嘛?”

    林国柱笑着说是是,却凑到办公桌前说:“书记,出大事儿了,李奇闯祸了。”似乎知道唐逸肯定训斥自己,所以一口气说完:“经贸委副主任程昆是我铁哥们,他同我说,华润公司准备撤离安东,这事儿李奇脱不了责任!”

    唐逸摆摆手:“小道消息!不要胡乱传播!”

    林国柱连声说是,回了自己的秘书室。

    唐逸就翻起了桌上厚厚的卷宗,果然,有关于华润公司撤离安东的相关文件,唐逸大体看了一下,起因是被华润公司终止合同的二十几名职工到到市政府信访办集体上访。市信访办根据分口负责的原则,责成市经贸委处理,最后不知道怎么搞的,上访人员回去后就将华润公司大小门上锁,禁止公司人员出入厂区,并围困公司经理和相关工作人员。封锁华润公司厂区长达3小时,华润公司最终决定撤离安东,

    华润公司是生产车床零件的轻工企业。市里扶持的重点企业之一,也是安东为数不多地几家外企。

    唐逸微微蹙眉,就拿起电话拨通了信访办,信访办马主任可能最近被批的厉害,满肚子苦水,听唐逸和颜悦色问起。就委屈的道:“唐书记,我们信访办地工作难做啊,深了不行,浅了也不行,这一出事就全是我们的责任,您是知道信访原则的,分口负责,是经贸委信访接待人员政治水平不够。将矛盾闹大,结果现在的烂摊子就推到了我们头上。”

    唐逸笑道:“我在省委时督查室民情科和信访工作类似,你们的难处我也切身体会过,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但这也是革命分工嘛!信访地工作就是调和矛盾,上为领导排忧解难。下为百姓奔走呼号,既要贯彻领导意志,又要体察百姓疾苦,不可能作得面面俱到,但只要问心无愧,就足矣。”

    马主任心暖暖地,大起知己之感,连声谢谢唐书记的理解。

    唐逸翻阅了一会儿文件,想了想,就拨通了王小凤的电话。

    古忻明见到唐逸进自己办公室。明显有些诧异,随即又热情的亲自给唐逸泡了杯茶,说:“怎么样?援朝工作辛苦吧?感觉累就休息几天。”

    唐逸笑道:“没啥,不过是跑跑腿,古书记这总指挥才是真的累。”

    古忻明哈哈一笑,就说:“要说你来安东,可一直就没什么消停,前几天地电视纪录片,你这经合区主任都没机会露露脸,小凤市长地意思是等你回来再拍摄专题。但我想,作战就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趁着经合区资金到位地东风。宣传一定要跟上。这场仗咱们必须赢!”

    唐逸笑着点点头。说:“我就是来给古书记添弹药地,商务局。经贸委等部门有一个招商会的计划,你给过过目?”

    说着就将几页文件递给了古忻明,古忻明拿起来仔细翻看着,微微点头:“很不错嘛,交州招商以前咱们也搞过几次,效果不大,不过咱们有了经合区的优惠政策,这次招商很令人期待啊!”

    唐逸喝了口茶,琢磨了一下,说道:“听说华润公司要撤资?”古忻明脸色就沉重起来,“是啊,我在尽力做工作,华润撤资,对咱们安东负面影响很大啊!”

    唐逸就说:“信访办调查过,经贸委信访接待人员接待上访职工时,李奇主任在场,他以此事不属经贸委处理范围为由将上访人员支走。”虽然自己是听得林国柱的小道消息,但和古忻明谈话,当然要放在信访办头上,至于是不是马主任和自己说的,古忻明是调查不清的,估计也不会进行什么调查。

    古忻明“哦?”了一声,看了眼唐逸,皱眉说:“这个老马,最喜欢推卸责任。”

    唐逸就喝起了茶水,看来马主任倒是和古忻明反映过这个问题,却被古忻明压了下来。

    古忻明也拿起了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口,问唐逸:“你是什么意见?”

    唐逸沉吟了一下道:“追究李奇地责任,平息华润的怒气。”

    古忻明笑笑,又拿起了茶杯,唐逸继续不动声色的品茶。古忻明又放下茶杯:“那这样,晚点咱们碰碰头,听听大家的意见。”

    唐逸微微点头。

    回到自己办公室,唐逸就叫林国柱进来,问他:“经贸委程昆是你朋友?他的工作能力你了解多少?”

    林国柱眼睛一亮,却斟酌着问题,他知道,不管程昆是自己铁哥们也好,兄弟也好,甚至就算是自己的亲生老子,现在自己也必须极为客观的回答,不然,只怕以后就再没有机会在唐书记面前有这种发言的机会。

    “他啊?怎么说呢,小缺点不少,而且做事太追求完美,所以,束手束脚的,就好像圆规一样。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发现自己还在原地踏步。”

    唐逸被林国柱的比喻逗得一笑,摆摆手,继续处理手上地文件。

    下午四点多,常委碰头会在三楼的小会议室召开,椭圆形的会议桌。坐了三四个常委,唐逸进来地时候古忻明正慢条斯理喝着茶水,唐逸渐渐看出了门道,当古忻明犹豫的时候,他喝茶的频率会更快一些,现在,他是有了决断。

    古忻明热情的招呼唐逸坐到他的身边,又说:“今天这个会不会花很长时间。主要就是讨论华润撤资的问题和相关责任人应该承担地责任,大家畅所欲言,都谈谈自己地看法。”

    唐逸扫视了一眼会场,市长王小凤,副书记齐茂林,组织部长钱一鸣,加上自己和古忻明。一共是五个人,另一名副书记金向阳忙着接待记者,人在外地,没有参加这次碰头会。

    没人说话,几位常委神态各异,齐茂林低着头,不知道在寻思什么,钱一鸣翻着手上的笔记本,王小凤慢慢品茶。

    古忻明也知道,这样的议题不点名是没人先说话的。就点了副书记齐茂林,请他先说,齐茂林挠着头皮,慢吞吞地开了口,“华润其实早就有撤资的想法,不然也不会无端端裁减员工,被裁减员工地过激行为不过是一个导火索,不是华润撤资地主要原因,我地意见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不能自乱阵脚。为了一个挽留不住地企业随意对待下面的干部,令人齿冷啊!”

    古忻明就喝茶,不说话。

    唐逸心里笑了笑,皮球踢给了自己吗?清了清嗓子。就说:“我有点不同意见。或许华润早就有撤资的意图,但我们自己的干部不作为也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公职人员,并不是说不犯错误就万事大吉,我们一些公职人员往往在履行其职责过程中玩忽职守,没有尽职尽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及人民的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地行为。由于其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其危害性常常被低估或忽视。我认为,这种不作为的行为也是一种渎职,而经贸委的同志的行为就是一种典型的不作为,甚至包括市公安局,为什么三十个小时没有任何公安执法人员赶到?当地派出所呢?这不是不作为是什么?”说到后来唐逸严肃了起来,声调也有些高亢。包括王小凤,看向唐逸的目光中都有些诧异,唐逸却不再说话,拿起茶杯喝水。

    古忻明笑了起来:“唐逸书记这个提法好啊,不作为,很贴切,我觉得,我们今后考察干部,作为不作为也应该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古忻明的表态令齐茂林和钱一鸣都是一愣,唐逸也稍微有些意外,但他仍然不动声色的饮茶。

    古忻明又说:“我赞同唐逸书记地意见,李奇同志的任命还没有公布吧?”后一句是问组织部长钱一鸣。

    钱一鸣点头:“袁主任还在办离休手续。”

    古忻明就说:“那就搁下吧。”转头对王小凤说:“小凤市长,你说呢?”

    王小凤轻轻点头。古忻明又说:“至于经贸委主任的人选,一鸣,你和小凤市长再研究一下,这次的考察一定要详细,要客观!”

    钱一鸣脸微微有些热,点了点头,又忍不住看了唐逸一眼。

    唐逸知道,自己这一次却是把组织部长和组织书记一起给得罪了,拿起茶杯喝茶,心里慢慢思量着利弊得失。

    古忻明又道:“鉴于有关人员在此事件中存在严重失职行为,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我提议:纪委,市委督查室和市局督察部门成立联合调查小组,对事件进行详细调查,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王小凤点头:“我同意忻明同志的意见。”

    一二把手都表了态,基调就算定了下来。

    晚上下班陪唐逸吃过饭,林国柱回到自己的二居室,橘黄的灯光下,爱人白燕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小衬衫,上面点缀着几个大大地红花,薄薄的衬衫下隐现蓝色的胸罩,丰挺的一对**在胸前呼之欲出。水蓝色的紧身一步裙紧紧地裹着丰润地屁股,布料应该是那种含有丝质的精纺面料,淡淡地发着丝光,裙下一截粉白的小腿笔直浑圆,娇俏的小脚穿着一双白色地带着蓝色花的可爱的小拖鞋。

    林国柱进屋,她就指了指茶几上的请柬。“新开张的商店,请你去剪彩的。”

    林国柱走过去翻了一眼,冷哼一声:“这个李胖子,一个月前见了我还绕道走呢!”又道:“以后这些老同学啊最好少见,都是些势利眼。”

    白燕也诧异道:“是啊,最近怎么咱家来的人越来越多?”

    林国柱换了拖鞋,坐到沙发上,得意的一笑:“为啥?还不是看唐书记得意我。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这就是给他们这些眼界窄地人一个教训,我倒霉的时候,他们哪个正眼看过我一眼?现在都巴巴的围上来,晚了!”

    白燕好奇的问:“老听你说新来的唐书记,他是个啥样的人?”

    林国柱笑道:“俊俏的小伙子,我看和你挺般配地。信不?”白燕啐了他一口,赌气扭头看起了电视。

    林国柱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然后笑着说:“老同学,恭喜你了,这次经贸委主任我看非你莫属了!”

    “不信?李奇?嘿嘿,我告诉你,李奇这次倒霉倒大了,他呀,等下辈子吧。”

    “我亲耳听到唐书记提得你。还能假的了?”

    “不客气不客气,改天饮茶。”

    挂了电话,林国柱又寻思了一会儿,就拿起了茶杯。

    白燕犹豫了一下,说:“国柱,你这样提前泄露消息不好吧?领导的话,你不应该传出去。”

    林国柱嘿嘿一笑;“你懂个啥?我可没听到唐书记要提名他。”见爱人俏脸上露出一丝困惑,就笑道:“我是照唐书记的意思做事,唐书记呢,和我打听过程昆的情况。我看他有意思要程昆上,而且后来我又听到唐书记和王市长讨论经贸委的问题,他没掩门,那还不是告诉我他准备提程昆吗?市委那边推荐的人出了问题,按照古忻明的风格。接下来自然是政府那边推荐人选。唐书记和王市长应该就是讨论经贸委主任的人选。我看,唐书记八成就会提议程昆。现在唐书记没可用的人,所以就算能力差些,但听唐书记地话,唐书记就会暂时将他提起来。程昆是我的同学,唐书记和我谈话时我又没提他和谁谁走得近,无党派人士,正合唐书记用。”

    “至于我提前和程昆打招呼,就是不想他稀里糊涂被提起来反而不知道自己该站哪一队,就算他没被提拔吧,那也得领唐书记的情,是别人坏了他的事。我想吧,唐书记问我程昆的情况,就是暗示我和程昆接触,给他透透风。”

    白燕听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道:“你们政府机关花花门道真多。上次唐书记说表扬我我还挺开心呢,现在看,唐书记也不是什么好人。”

    林国柱正色道:“话不能这么说,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唐书记的座右铭是问心无愧,只要能为百姓做点实事,做点好事,用些手腕是必须的,我是很敬佩唐书记的。我虽然和他接触不多,但我看得出,他立身真的很正,听说性格也很刚烈,以前作县委书记的时候带队收拾过南韩买春团呢,把那些南韩鬼子收拾地鬼哭狼嚎。哪像你们毛局长?见了外国人点头哈腰的,我看了都憋气!”

    白燕拿起茶杯捧在手心,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一个满身正气的老干部形象,领着公安干警威风凛凛的抓捕那些可恶的外国败类,渐渐地痴了,这可是她梦寐以求地领导,不畏强权和压力,秉公执法。对这位刚强的唐书记,她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地尊重。

    正如林国柱所说,随着联合调查小组工作的结束,李奇的经贸委主任梦算是完全破灭,鉴于有关人员在华润事件中存在严重失职行为,安东市委决定:给予市经贸委副主任李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免去其市经贸委党委副书记职务;给予市公安局副局长任铁石党内警告处分;给予正阳派出所原所长宋志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免去其正阳派出所所长职务。

    接下来市委组织部对程昆进行了相关考察,而对程昆的任命下达没多久,经贸委和商务局的招商团就启程赴交州。筹办今年第一次安东招商会。

    周六,副书记办公室。

    唐逸和鸭绿江矿泉水厂厂长高建飞见面,高建飞高高瘦瘦的一个中年男人,面对唐逸很拘谨,唐逸和他握手时发现他满手老茧,不由得笑道:“高厂长也是实干家啊!”

    高建飞憨厚的笑笑。挠着头,坐在了唐逸身旁。

    唐逸听到“鸭绿江”这个品牌就想笑,怎么能有让人喝下去地**呢?难道喝得是江水吗?前几年,矿泉水厂一哄而起,鸭绿江就是其中之一,本来是国企零配件加工,变卖了设备和一块地皮,购进了一些设备。转成了矿泉水厂,本来是安东国企成功转型的范例,现在却濒临倒闭的边缘。

    高建飞不知道唐书记为什么召见自己,电话里林秘书又不肯明说,只说是好事,面对这位年青的书记,高建飞心里忐忑不安。

    唐逸三言两语就进入了正题:“是这样。我在朝鲜新义州发现了一处泉水,挺适合用来作矿泉水的水源,我已经向德国的Fresenu研究所发出了邀请,请他们派出专家进行水质鉴定,如果符合标准,我会和朝鲜方面进行沟通,在新义州取得水源,怎么样?有兴趣吗?”

    新世纪初,朝鲜曾经学习深圳经验,筹备新义州特别行政区。并且准备任命一名中国商人为行政区最高长官,但尚未落实,那名中国商人就在国内被批捕,是以新义州特别行政区计划就被搁置。其实如果特别行政区真地搞起来的话,安东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

    现在这个年代,说服朝鲜政府建立特别行政区似乎不大现实,但光武肯帮忙的话,以优惠政策在新义州获得水源还是没问题的,朝鲜的泉水,这嘘头就够吸引人的了。

    谁知道高建飞听了却面有难色:“书记。那资金呢?还有,水源的价格,朝鲜方面会不会狮子大张口?”

    唐逸一听心就冷了,这不是一个干事业地人,也不耐劝服他。就笑道:“那成。你先回去,我再研究研究。”

    高建飞刚刚出去。电话就响了起来,唐逸接起,对方声音沙哑,没什么印象,报了名字唐逸才知道,是新任经贸委主任程昆。

    “唐书记,我们有可能拿到一个大投资。”程昆话里透着兴奋。

    唐逸就笑;“好事啊,是不是遇到难题了?”

    程昆有些惊讶的道:“唐书记真的是火眼金睛啊,啥也瞒不过您。”

    听他拍起小马屁煞有其事,唐逸笑笑,就说:“说吧,啥困难?”

    程昆就说:“是这样,对方负责人要求见见市领导,对我们的话不怎么信服。”

    唐逸蹙眉:“经合区的优惠政策可是红头文件。”

    程昆说:“是啊,不过一些细节真的需要您来谈,上千万的投资呢!”

    唐逸就问:“对方是什么企业?”

    “是飞燕VCD,准备扩资建新厂房,见我们经合区优惠政策很好,就有些动心。”

    唐逸啊了一声,飞燕VCD,现在是挺火爆地,电视上经常见到广告。

    唐逸琢磨了一下说:“成,那我明天飞过去和他们谈谈。”心里却一阵不耐,这个程昆,办事能力有限,千万的投资就搞不定了,还能做什么?

    唐逸飞到交州时程昆和商务局一名姓杜的副局长接机,草草吃了午饭,唐逸就叫程昆联系对方的负责人,对方告知,明天上午九点,总经理会接见他们。唐逸听得一蹙眉,这商人可是有些狂妄了,如果是真心想在安东投资的话是不可能怠慢安东经济部门负责人的,更别说现在还有自己一个堂堂市委副书记。

    瞥了眼忙着召出租车的程昆。心说不会人家随便应付几句你就当真了吧?但想来程昆这样的官场老油条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程昆对有提携之恩的唐书记别提多亲热了,鞍前马后的忙碌,甚至唐逸进酒店房间后关门地业务他都揽了下来。

    第二天,唐逸出门时正听程昆和那名商务局副局长谈论飞燕负责人多么漂亮,那名副局长正嘿嘿笑:“能睡她一晚死了也甘心啊!”

    唐逸出来,两人忙闭了嘴。神色有些尴尬,唐逸皱了皱眉头,看来程昆和这名副局长挺熟,这种黄段子都能唠,对于他们这些处干来说,可不是一般的交情。

    飞燕公司在交州的办公地点位于金茂商业大厦十七楼,唐逸和程昆,杜局出了电梯。就见飞燕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的金色牌匾镶嵌在大理石墙面上。

    走了几步出回廊,漂亮的前台小姐彬彬有礼的和唐逸几人打招呼,听唐逸说明来意,就打电话给秘书室,得到回复后一脸甜笑道:“先生,请你们左拐,最后一间就是总经理地办公室。”

    唐逸几人依言左转。左右是几个大间,业务员们坐在格子式办公桌前忙碌着,电话铃声此起彼伏。

    总经理室前,靓丽的秘书打电话请示了总经理,随即请唐逸几人进总经理办公室,帮他们轻轻推开门,等唐逸几人进去后,又将门轻轻带上。

    办公室很宽敞,硕大的办公桌后,一名极美的丽人正在翻阅文件。丽人长长地头发染成玫瑰红色压着小小的弯卷,自然飞散的垂落着,有着一种成熟女人不落的风情。

    她打扮得也非常靓丽,穿了一身雪白地薄羊绒套裙,上衣地下摆和裙子地下摆上都缀着淡淡的浅蓝色牵牛花,看上去素雅却又活泼。套裙地质地很有弹性,紧紧围裹着窈窕却又丰满的躯体,将胸部和臀部突出地展现了出来,而坠及脚面的长裙又显得飘逸洒脱,两只透明地水晶凉鞋在白嫩的小脚上晃动着。

    唐逸微微蹙眉。回头看看,果然程昆和杜局的目光都盯在大美女那微微晃动的白嫩小脚上,杜局甚至咕噜咽了口口水,见唐逸回头,两人忙不迭将目光转开。

    唐逸这个气啊。回头瞪了那装模作样批阅文件的大美女一眼。心说你又是欠收拾了!

    大美女自然是齐洁,来之前唐逸已经有些怀疑。现在却是作了真。以前唐逸知道齐洁的华逸集团在搞VCD,却不知道原来飞燕就是华逸集团控股的公司,他也不喜欢问齐洁商场上的事儿。

    齐洁这鬼丫头定是看到安东招商会,就客串飞燕负责人,则她故意刁难程昆等人也就可以理解,就是为了见自己一面。

    齐洁抬起头,微笑起身:“啊,对不起,看文件入神了。”

    风情万种的走过来,就请唐逸三人坐候客的沙发上,她坐在了茶几对面,轻笑道:“不好意思啊,让各位领导百忙中还要抽时间来见我。”

    唐逸微笑:“不敢当。”

    有唐逸在,程昆和杜局自然就成了隐形人,除了为双方介绍了一下后,就再没有了发言地权力。

    于是齐洁和唐逸煞有其事的谈起了安东的经济,经合区的优惠政策,唐逸表达了希望飞燕能落户安东的迫切愿望,齐洁就谦逊的表示,唐书记能亲临,足以看出安东方面对自己企业的重视,她受宠若惊的同时也很希望将新厂区迁入安东。

    程昆和杜局对望一眼,心说书记的分量就是比我俩重得多啊!

    中途秘书进来请程昆和杜局去会议室同飞燕的相关负责人洽谈细节。

    程昆和杜局走后,唐逸就靠在了沙发上,拿起茶杯吟了一口茶。笑呵呵道:“能见到齐总真是我地荣幸啊!”

    齐洁马上送上讨好的笑脸,起身坐到了唐逸身边,撒娇道:“我想你了嘛!又不能去安东看你!再说了,你就不能跑来看看我啊!”说着就摇唐逸手臂:“老公,别生气嘛!嗯……”

    最后的鼻音媚意入骨,就令唐逸心中一颤,伸手拉过齐洁轻巧的身子,齐洁格格笑着:“一会儿他们就回来……啊”被唐逸抱起在大腿上,内裤更被一下拉到足踝,接着双腿被分开,骑坐在唐逸双腿上,齐洁脸腾地红了,却知道现在爱郎欲火炽热,阻拦不得,只有小心逢迎,慢慢接纳那火热的庞大。

    唐逸双手一边一只,惬意地把玩着齐洁穿着水晶高跟凉鞋地白嫩小脚,看着齐洁红着脸抱着自己脖颈,慢慢动着,取悦自己,方才的怨气才渐渐消散……怀里,唐逸看看表,微微诧异之余就知道齐洁定是早就布置好了,不知道多少细节需要磋商,怕是一个上午也谈不拢。

    伸手捏捏齐洁嫩嫩地脸蛋,笑道:“小妖精,也不早说,害得我提心吊胆的,就怕他们回来。”

    齐洁动也懒得动,呢喃了几声,唐逸轻轻抱住她,抓了抓她头发,说:“喂,现在赚了多少钱啦?”

    齐洁还是不动,看着衣着靓丽整齐的丽人拥在自己怀里,腿上却感受着丽人大腿的嫩滑,唐逸心再次火热。

    齐洁惊呼一声,抬起了头,告饶道;“老公,会……会被人看到的……”

    唐逸也知道自己不能耽搁太久,一会儿却是要去会议室看看了,在齐洁滑腻的翘臀上捏了一把,笑道:“今天便宜你了!”

    齐洁咯咯一笑,又抱住了唐逸,呢喃道:“老公,再让我抱一会儿!”

    唐逸笑笑,抱紧她,轻轻亲着她柔嫩的脸,嘿嘿笑道:“真是个小妖精,我怎么觉得你的皮肤越来越光滑呢?”

    齐洁呢喃道:“是啊,我也……我也奇怪呢,好像比二十岁的时候还好呢……”

    见她慵懒神态,唐逸捏捏她挺秀的鼻子,轻轻抱紧她香软滑腻的身子,不再说话。有书友说到认识光武的问题,其实我前文提到过几次,唐逸有一些养父的记忆,为了行文流畅,就没有每次见到养父认识的人都要解释一下,以后也就不再解释了,请有疑问的书友理解。

    还有书友提到朝鲜问题,但写书有写书的规则,唐逸有唐逸的角度,所以不可能将现在网络上对朝鲜的观感加入进唐逸的认知的,如果有书友觉得我写的朝鲜和你认知的不同,那很简单,虚拟平行世界,和现实无关!嘿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