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管委会主任-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章 管委会主任

第三章 管委会主任2017-11-8 23:44:1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一呆,心里暗叹,真不知道你是凌波仙子或是魅惑众生的妖精。

    愣了会儿,唐逸才回身给王小凤介绍小妹认识,方才小妹和唐逸嘻嘻哈哈的说话王小凤几人没听清,但见两人神态亲昵,已经猜到两人关系。

    林国柱和黄琳再次对视一眼,京城贵族,这气质与生俱来,真是学不来的。黄琳早就得王小凤授意,跑二期资金时的细节回去不许乱讲,黄琳自然明白市长大人的言外之意。

    王小凤微笑和小妹握手,赞叹道:“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宁小姐,几时和我们唐书记成亲

    小妹就把目光投向唐逸,唐逸笑道:“今年年底前吧,本来应该这个月,工作调动给耽搁了。”

    王小凤微笑道:“那你可得抓紧,宁小姐这么出色的姑娘花落安东,很令人期待啊!”

    唐逸笑着点头,又说:“今天算赶巧了,那就我和小妹尽地主之谊,市长大人,咱去北京饭店搓一顿?私人宴请,不**。”

    王小凤被逗得一笑:“那就北京饭店,不过呀,我们政府这边请客,以后怕是还少不得麻烦唐书记呢。”

    唐逸摆摆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市长这么说可见外了。”

    出了锦江饭店,小妹的红色宝马又令安东的这些干部眼前一亮,但随之而来的震撼却是在北京饭店。

    请客人第一次来北京饭店用餐,自然要吃谭家菜,谭家菜是唯一保存下来,由北京饭店独家经营的官府菜,“长于干货发制”,“精于高汤老火烹饪海八珍”。五十年代被总理安排进北京饭店西七楼,发展至今日,谭家菜已经不仅仅是一个菜系那么简单。从共和国烹饪历史角度说,谭家菜是一块活化石,提供了一份研究前朝官府菜的最完整而准确的资料。

    包厢是厅堂格局,室雅花香,古朴典雅,就好像置身于古代帝王人家的豪华饭厅。服务小姐红色短襟,成排的漂亮旗扣,各个美丽大方,观之赏心悦目,甚至令人飘飘然有被侍女服侍的感觉。

    谭家菜最出色的是燕窝和鱼翅,唐逸点地黄焖鱼翅,小妹点了清汤燕菜,但这两道菜都是慢火细作。尤其是小妹那道清汤燕菜,吊汤就要熬上几日,是以吃谭家招牌菜大多要预定。

    服务员小姐为难的解释,王小凤几人面面相觑,那几名驻京办干部更是咋舌,在北京呆了这许久,也时常出去大吃大喝。却不知道有这般讲究的膳食。

    小妹看了看表,对服务小姐说:“你们有备菜的,你和谭经理说,给我们上。”

    为了预防不时之需,比如领导人宴请重要客人临时决定来北京饭店吃谭家菜,几道最着名也最难做的招牌菜后厨每天都作上几道的,一般九点左右出厨,现在八点多,时间却是刚刚好。

    服务小姐听得宁小妹知道备菜,态度更加拘谨起来。说我去问问。

    服务小姐出厅堂不大一会儿,珠帘一挑,一名矮胖地中年人走进来,正是谭家菜掌门人,现在的谭家菜餐厅经理谭笑天,他先祖名厨花名“叫天”,他就自号笑天,见到宁小妹他马上咧嘴笑起来:“宁小姐啊,欢迎欢迎,咦?”却是看到了唐逸。唐逸来这里吃饭时候不多,近年就陪爷爷来过一次,谭笑天却记人甚准,更见他和小妹在一起,马上记起了唐逸是哪位公子。热情的和唐逸握手:“唐先生。大驾光临也不知会我一声,怠慢了怠慢了!”

    唐逸忙和他寒暄几句。谭笑天也不惹人厌,亲热的问候几句,就笑着说:“你们坐,吃好喝好,我去给几位张罗。”

    谭笑天走后,服务小姐开始送上冷拼,王小凤笑着对唐逸道:“唐书记,以后再有什么项目要跑部委,我可非得拉上你!”

    唐逸笑笑,王小凤又对宁小妹道:“宁小姐,我每次都拉上唐书记来北京好不好?”

    小妹轻轻点头,自顾喝茶,王小凤也不以为意。

    草菇蒸酥,麻蓉包,蔡花鸭子等热菜陆续被送上,林国柱张罗着倒酒布菜,忙得不亦乐乎,心里这个顺畅啊,颇有主荣奴贵的感觉,现在他唯一的心事就是怎么能跟定唐书记,成为唐书记的自己人。

    唐逸和王小凤说话,王小凤却怕冷落了小妹,轻声说:“和宁小姐说说话吧。”唐逸轻笑道:“她就那性子,坐着就好,您可别介意。”王小凤微微点头,看了眼静静品茶的小妹,倒觉得她比那种特能张罗亲热地官宦夫人可亲许多。

    厅堂外,突然传来气愤的男子声音:“谁,谁抢了我的鱼翅?我就要看看是哪个!”

    珠帘一挑,一名服务小姐端着黄灿灿的盅盘进来,一脸的为难,在她身后,跟进来一名满脸气愤的英俊青年。

    小妹秀眉微蹙,平头青年的目光也瞅到了宁小妹和唐逸,脸色马上变了,哈哈一笑:“啊,是唐老弟,宁小姐……”似乎想和唐逸说几句话,但看到宁小妹有些不耐,忙说:“您几位吃好,叨扰了,叨扰了。”就笑着忙不迭地退了出去。

    唐逸隐隐有个印象,或者说是养父的记忆,这厮倒是自己幼儿园时的同班。

    服务小姐见状,微觉诧异,但态度就更为恭谨起来。

    酒到中途,林国柱上洗手间,在走廊里却是遇到了那位上菜的服务小姐,林国柱心下一动,就叫住她,微笑道:“小姐,您送鱼翅时跟进来那位是谁啊?”

    服务小姐见他态度和蔼,人也亲切,看看周围无人,小声说:“您不知道吗?他是……的孙子。”说了一个人名,听得林国柱后脊梁发麻,再联想到那贵公子前倨后恭的神态。林国柱狂喜之余却更生出了一些忐忑,唐书记的山头,似乎高不可攀。

    结账时唐逸执意买单,王小凤也就由了他,毕竟这餐鱼翅宴用公费的话太奢侈,怎么也觉得说不过去。

    第二天。唐逸和宁小妹又陪同王小凤购物,小妹送了王小凤王府井石人斋的一套茶具,送了黄琳一件LV包,送了林国柱一套化妆品,当时林国柱脸色就一变,唐逸微微诧异,说:“给你爱人的。”林国柱这才平整神色,笑着谢过了宁小妹。

    王小凤觉得有点不妥。就说:“等你和宁小姐成亲,我将我家那古董花瓶作贺礼。”

    唐逸就笑:“那我可赚到了。”又对黄琳和林国柱说:“你们地礼金到时候厚重点,可别让我们小妹赔本。”

    黄琳和林国柱都笑着说是,王小凤莞尔一笑,别人说这话或许会被理解为变相受贿,但唐逸却是为了将送下属礼物规范在礼尚往来的范围。进入西单商场时唐逸和宁小妹落在了后面,唐逸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小妹。有些抱歉地说:“今年生日怕是不能为你庆祝了,自己买点东西吧。”

    小妹恩了一声接过,唐逸说:“别不开心,不管钱也好,自己动手作得礼物也好,都代表了我的心意,不分高低贵贱的。”

    小妹略有些诧异:“为什么不开心呢?”

    唐逸无语,挠挠头,心说小妹真的不能以常理推测的,但又一次被她打败就觉得不忿。就凑到她耳边偷笑道:“那是现在开心还是电影院包厢里开心?”

    小妹清丽淡雅,静静看着唐逸,很认真的回答:“现在。”快走两步,追上了王小凤,令本想看她可爱窘状地唐逸又是一阵气闷。

    王小凤唐逸一行回到安东,古忻明马上开了一次常委碰头会,三个副书记,古忻明,王小凤,组织部长钱一鸣。另外还有常务副市长曾怀民,这是王小凤指定要求的,其时没有兼任副书记地常务市长是不大有机会参加这种碰头会的。

    古忻明看起来心情不错,满脸微笑:“大家知道,安东经济合作区这个项目已经搞了两年多了。凝聚了安东所有干部和老百姓的心血和期盼。这是安东经济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一件喜事。我建议,请有关新闻媒体。迅速全面地报道安东边境经济合作区二期建设的情况,真实地反映安东经济建设地成就。使老百姓看到我们地班子是团结的有战斗力地,能带领全市人民奔向小康社会的坚强的领导班子。”

    古忻明说完看了看大家,副书记兼宣传部长金向阳立即表态说马上组织日报晚报和电视台,搞一个系列节目。古忻明插话道:“不仅仅要搞经济合作区,还要全面发映安东这几年来的经济社会变化。宣传力度要大,节目制作上既要宏观,也要微观。要突出小凤市长。”

    唐逸默默听着,古忻明,所表现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地大公无私,甚至唐逸心里,都对他升起了好感,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领导,通常情况下,就是个高明的领导,

    在官场上,如果说没有一定的手腕,只靠着老老实实地干,一般情况下,想有更大的作为,是不太可能的。聪明的人,要么先打击对方,要么先安抚对方。只有对方稳了,才能为实现自己的想法找到通道。

    而古忻明的手腕无疑更加高明,能令安东班子平稳有序的运转四五年,在体现他这个书记意志地同时将矛盾最小化,不得不说,他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很多。

    唐逸默默观察着古忻明,来安东,不虚此行。

    王小凤喝了口茶水后开了腔:“忻明书记,我有个提议。”

    古忻明微笑着虚托手掌,示意王小凤讲。

    王小凤看了眼唐逸,目光又转向了古忻明:“我提议由唐逸书记兼任安东边境经济合作区管委会主任,党组书记。”

    唐逸一怔,抬头看去,王小凤侧着脸,却是看不到她的表情。

    经济合作区一向是政府那边的项目,由副市长顾春明兼任管委会主任,唐逸这个经济副书记分管了清和经济开发区和安东工业园。但边境经济合作区市府却不肯撤手,可见政府那边对经合区的重视,现在王小凤的提议无疑令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古忻明托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说:“省委组织部关于唐逸书记的材料我看过,唐书记的能力我了解,经合区这么大一个项目。交给唐书记咱们更放心一些。但春明市长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资金,现在换了他……”有些犹豫,就看向了唐逸,“唐书记,谈谈你的看法?”

    唐逸笑笑道:“我服从组织分配。”

    古忻明略有些诧异,或许,他以为唐逸会自谦推掉吧。却不知道唐逸的原则一向是该争地就要争到手,经合区的意义唐逸清楚得很。而且凭借自己的见识和关系网络,唐逸深信自己会将经合区搞得有声有色。现在难得小凤市长看重,自己打退堂鼓反而辜负了她。而古忻明最大的顾虑怕是猜不透王小凤的想法,自己却知道,小凤市长地提议是真心诚意地。

    听唐逸这么说,别的常委就不好说话了,有不同看法明显就会得罪了唐逸。

    古忻明笑道:“那就照小凤市长地意见办。”转头微笑看向唐逸:“那我就试目以待了!”

    唐逸微笑点头。

    接下来又过了几个议题。古忻明期间插话说:“小凤市长,党委班子又多了名新成员,原省委秘书处的张震同志你还没见到吧,这届副市长候选人,你们政府那边又添了名干将啊!”

    王小凤轻笑道:“我们还不都是你手下的兵?”

    古忻明哈哈一笑:“谦虚,小凤市长这点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啊!”

    唐逸微笑,却知道自己方才的表现可能令古忻明有些反感。

    结束会议前的最后一个议题是经贸委主任的人选,前主任即将退下来,组织部长钱一鸣早准备好了候选人名单,给几位常委过目。两名候选人,一个是经贸委副主任李奇,一个是发改委副主任赵海光。

    唐逸对他俩没任何了解,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只有聆听地份儿。王小凤微微蹙眉,显然这两个候选人是她在北京期间组织部搞出来的,没事先和她打招呼,令她略微有些不满。

    古忻明摩挲了一把自己的平头,拿着名单看了几眼,说:“难以抉择啊。这两名同志我都有一定的了解,都是干事业的同志。”就转向了王小凤:“小凤市长,你看呢?哪个更合适经贸的工作?或者,你有没有更适合的人选?”

    王小凤看着两个人地简历,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说:“李奇吧。老经贸,工作经验丰富。也有很强的事业心,这个同志任经贸一把手,我认为合适。”

    齐茂林也适时插话:“我同意小凤市长的意见,李奇同志是个不错的同志,去年的那个技术创新招标会就是他搞得嘛,很有新意。李奇同志是个人才啊!”

    古忻明就点点头:“那就月底常委会过一下。”

    唐逸喝了口茶水,再次好奇的打量着古忻明,不得不说,他就算是搞一言堂也搞得很有水准,考虑事情面面俱到,在通过自己意志的同时又不会引起王小凤的反感,很有领导艺术,不是那种动辄拍桌子显露霸气的老式干部。

    不过听林国柱说,古忻明在常委会上却是发过几次火,想来重要议题不能贯彻他的意志时,他就会显露出自己强势地一面。

    回到办公室,市政协副主席,侨联主席陈秋菊正等他汇报工作,侨联全称是归国华侨联合会,主要就是处理归国华侨,侨眷的相关事项,维护归侨,侨眷的利益。

    安东的归侨却和别地大不相同,安东归国华侨多是朝鲜族,从北朝鲜归来,贫困的多,能为家乡投资出力的少,每年慰问安东特困归侨是市委和省侨联必做的工作。果然,陈秋菊汇报工作时又提出为特困归侨解决工作就业等老大难问题。

    唐逸也不推诿,说:“现时条件下为他们解决就业问题是很困难的,再等等吧,经合区二期资金马上就能到位,等经合区发展起来。这些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陈秋菊倒对这直言不讳的书记升起了一丝好感,说:“那我就先代归侨们谢谢唐书记了。”

    送走陈秋菊,唐逸就叫林国柱进自己办公室,问他:“李奇这人你了解不?”见林国柱有些迷惑,就说:“经贸委副主任。”以后自己和经贸委,发改委打交道地机会很多,当然要了解一下这个即将上任地经贸委一把手。

    林国柱啊了一声:“他啊,齐书记一手提起来的。齐书记作元宝区区长时,李奇是元宝区区委办公室主任。”

    唐逸微微点头,不过有些诧异林国柱的直言不讳,去北京前,他讲这些话还是遮遮掩掩呢?

    大有深意的看了林国柱一眼,唐逸又说:“听说他很有些工作能力。”

    林国柱笑着说:“书记,是不是齐书记又提那个什么技术创新招标会?整天挂嘴边。那个招标会是很成功,有两个受益企业发展的挺不错,不过那项目是经贸下面科室地一个主任搞出来地,李奇揽了成果,倒成了优秀干部了?要我说他,他跟我似的写写工作报告行,搞经济贸易?完全一个门外汉。”

    唐逸就笑:“别胡说,你还挺能了!”

    林国柱就住了嘴,笑着说:“我去准备明天开会地材料。”明天唐逸会召开一个经济战线的会议,唐逸主管的经济部门和负责联系的经济单位一把手都会出席。

    林国柱走了两步。又回头,说:“书记,组织创新技术招标会的幕后功臣是经贸委企业处处长刘刚。”

    唐逸没有作声,林国柱就走了出去。了新华酒店,唐逸饥肠辘辘,自然去了酒店餐厅一楼大堂,要了个鱼香肉丝,一碗米饭,就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吃了没几口。就听旁边一个男人嘎嘎笑道:“老弟,又见面了!”

    唐逸侧头,就见旁边立着个精瘦男人,满脸红光,看来喝得不少。正是孙向前。

    唐逸不由得皱起眉头。现在他对安东走私大体有了一个了解,走私商人大多和朝鲜边防军熟络。从朝鲜走私铁屑,铁器,或者文物,国内走私商人可以用人民币,也可以用粮食交换,但朝鲜人最喜欢还是巧克力香烟等以物换物的方式,朝鲜香烟匮乏,烟民却众多,国内的低档香烟在朝鲜深受中高阶层的欢迎,当然,朝鲜所谓的中产阶级也就是温饱无忧,手头有几个钱花用,大多数民众挣扎在饥饿线以下,尤其是从去年开始朝鲜闹起了饥荒,而唐逸记得,今明两年朝鲜更是会爆发特大饥荒,想想饿殍遍野的惨状,唐逸就叹了口气。

    孙向前却不管唐逸的脸色,自顾坐了下来,打着酒嗝道:“喂,兄弟,你找到发财地路子没?”

    唐逸斜眼看着他,心里暗忖,从孙向前不受欢迎的程度看,他应该不是那种小走私商,不过唐逸也不会无聊到搞无间道去接近他破获什么走私案,他只想快点打发走孙向前。

    埋头吃饭,也不理孙向前,听着孙向前醉意朦胧的叨唠着,什么崔宝珠身材好,金阳子脸蛋俊俏等等,大概都是那朝鲜饭店的服务员,孙向前却是念念不忘。

    唐逸极快的将饭菜一扫而光,就想走掉。

    孙向前晃了晃头,酒意却是散去不少,一眼看到面前的唐逸,笑道:“哈,兄弟,又见面啦!今天我做东,咱去喝两杯!”

    拽着唐逸的胳膊就向外走,服务员过来买单,唐逸从手包取钱时孙向前瞥了一眼,看到唐逸包里成打的人民币,咽了口口水,更以为唐逸是来安东找门路发财的商人,就更加了几分亲热。

    唐逸被孙向前抱着肩头向外走,心里别扭的紧,斜眼看着孙向前。就琢磨是不是想个一劳永逸地法子,干脆和政法委毛书记打个招呼,找个名目将他送进去?

    孙向前自然不知道唐逸的恶毒念头,亲热的说着话:“兄弟,我知道你是正派人,那这样。老哥哥今天带你去正经酒吧喝酒。”

    唐逸甩开他的手,他又搂上来,唐逸一阵无奈,自己总不能打他一顿吧?

    出了新华餐厅玻璃门,唐逸就一阵头疼,外面路边警车上,下来几名橄榄绿的干警,很明显是来新华餐厅吃饭。边走边说菜式,酸辣等等,但不巧地是,其中一名英姿飒爽的美丽女警,正是上次有过一面之缘的白队。

    唐逸就抻着孙向前向旁边走,免得和他们撞个正着,谁知道白队一眼就看到他和孙向前。马上柳眉一竖:“站住!”唐逸躲躲藏藏的行径一下就令她的侦探细胞全方位活跃起来。

    挥挥手,和几名警察就将唐逸和孙向前围住。

    唐逸无奈地道:“又怎么啦?我,我说那个,那个什么队长?”他平时待人接物冷静,从不会这样讲话,但偏偏被孙向前和这个女警缠地郁闷难当,一时之间倒真想不起那漂亮女警的姓氏,话一出口,倒显得他十分嚣张一样,看到女警满脸杀气。唐逸更是头痛。

    白队清叱:“搜搜他们!”恨恨盯着唐逸,心说你别和我拽,看一会儿搜出证据怎么收拾你!

    唐逸一摆手:“慢来?你凭啥搜我?”自己包里有工作证呢,别转眼成了包庇走私商人的嫌疑人,这些小误会,自己找个合适的机会和毛海山谈谈就是。

    白队一簇眉:“凭啥?”

    唐逸就道:“没有搜查证地情况下,除非是现行犯或通缉犯,警察是不得实施搜查行为地。没带身份证不属于现行犯或通缉犯,不能任意进行搜查。”说着话就从包里拿出身份证,说:“我现在有身份证。你更没有权力对我进行搜身!而且你要记得,上次就无缘无故将我拘禁,如果一而再,再而三,我不排除用法律武器解决问题!”

    唐逸又从手包里拿出手机。说:“如果你们一定要对我搜身。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律师。”

    如果唐逸是普通人,这些警察哪吃他这套?耍横?早大耳刮子抽他丫的了!偏偏唐逸看起来很有钱。超级有钱,而且听说话对法律也很有研究,更听说他地同党孙向前很有些背景,招惹不得。几名警察面面相觑,就有些打退堂鼓。

    白队看到手下地反应,更是气愤,沉声道:“动手,出了事我扛着!”

    唐逸冷笑:“你扛?你是黑社会吗?就冲你这句话,人民警察你就作得不合格!还有你们几个!”伸手点了点那几名警察:“发现同僚有失当行为而不加制止的话,我一样可以投诉你们!严重的话就是渎职罪!”

    白队气得俏脸煞白,大声道:“我就不信这个邪,我来搜,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唐逸说:“好!”就开始拨号,几名警察对望一眼,其中一名女警就急忙拉住白队,在她耳边劝说着什么,唐逸就停下手上动作,说:“我再重申一遍,我不认识这个人!”说完推开孙向前,扬长而去。

    孙向前被这场变故搞得头晕目眩,现在才反应过来,大叫道:“老弟,等等我!”心说这家伙是个能人啊,自己够能白话的了,也没想过能唬住警察,他倒好,几句话就将警察镇住,孙向前边大叫着追唐逸,还不忘回头嘿嘿一笑:“喂,姐几个,哥几个,再随便找我麻烦,我老孙的法律问题也不少!”

    被孙向前不伦不类的讥讽,白队拔腿就想追上去,被女警死死拽住,几名干警都劝她消消气,等有了十足把握再找这些人渣晦气。

    白队恨恨一跺脚,瞪了他们一眼,说:“我不吃了!”回身上了警车,呼啸而去,几名干警都苦了脸,不但工作餐报销,看来回家都要打车,打车费?怎么想白队也不会给签字吧?

    第二天唐逸上班,就见林国柱正在椅子上打哈欠,唐逸就笑:“咋了?没睡好?”

    林国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昨晚我爱人哭了一夜,我,我也跟着一夜没睡。”

    唐逸笑道:“夫妻挺恩爱嘛,要不要回家休息休息?”

    林国柱忙说:“不用不用,我洗个冷水脸就好。”

    唐逸微微点头,边走进自己地办公室,边随口问:“咋了,你爱人为啥哭?工作不顺心?”

    林国柱就有些气愤:“可不是,被几个坏人欺负了,唐书记,咱们安东治安不错,但也有挺多阴暗面……”

    唐逸坐到座椅上,笑道:“是啊,多么繁华的城市,都会存在阴暗的角落,你要多鼓励爱人和坏人坏事作斗争,一个女同志作公安不容易,也不简单,就说我说的,口头嘉奖一次!”

    林国柱听得唐书记和自己开玩笑,心下大畅,凑趣道:“谢谢唐书记,我爱人听了肯定开心,工作起来龙精虎猛!”

    唐逸哈哈一笑,又说:“啊,对了,你爱人叫……”这时电话铃响,唐逸就摆摆手,接起了电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