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章 工作调动-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四十八章 工作调动

四十八章 工作调动2017-11-8 23:43:58Ctrl+D 收藏本站

    陈珂新居装修的很雅致,地砖色彩明丽,白色蕾丝窗帘有点梦幻般的童话味道。

    茶几上烛光朦胧,几道小菜,一瓶红酒,唐逸哑然失笑:“玩浪漫吗?”

    陈珂穿了一条黄色的碎花小裙,柔纱的面料,贴在她刚刚发育成熟的身子上,更显得陈珂的身体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白色的高跟水晶凉鞋,没有穿丝袜的小脚,白白嫩嫩的。脚趾都俏皮的向上翘着。

    唐逸干咳一声,从陈珂身上收回自己的目光,陈珂嘻嘻一笑:“再不看可看不到了哦。”

    唐逸默然,想说话,陈珂已经为他送上一杯红红的葡萄酒:“哥,我敬你。再过些日子,你可就见不到我了。”

    突然意识到自己会真的和陈珂离别,唐逸拿着酒杯,下意识的喝了一口,有些苦。

    两人都有些沉默,一口一口的饮酒,看到陈珂为自己倒第五杯的时候唐逸忍不住从她手里抢下红酒,说:“别喝了。”

    良久后,陈珂慢慢坐到了唐逸身边,轻轻靠进了唐逸怀里:“哥,我没和你打招呼就下基层你是不是生气啦?”有点醉意的陈珂小脸红扑扑的,更显得娇俏迷人。

    唐逸晃着酒杯,轻轻摇头。

    “我,我就是想努力,努力的追赶你的步伐,想,想再配得上你一点……”陈珂痴痴的看着唐逸,目光,有些无助,有些迷茫。

    唐逸心中一紧,轻轻揽紧她,没有说话。心里叹口气,陈珂啊,我没有那么好,在你面前。我甚至卑微的无地自容。

    “哥,答应我,不要走得太快,等等我好吗?”陈珂伸出了小手指,唐逸嗓子有些堵,轻轻点头。伸手和陈珂的小手指勾在了一起。

    陈珂慢慢睡了过去,甚至来不及进行她的献身计划,靠在唐逸怀里,她还在呢喃:“哥,今晚我,我是你的……”

    唐逸有些好笑,更多的却是心酸,纯纯傻傻的陈珂。叫自己情何以堪?

    以后的日子唐逸再也没见到陈珂,但和马大姐地通话中,他知道陈珂现在很努力,很勤奋,以培训班第一名的成绩顺利结业。

    然后,他接到了陈珂的电话,“哥。这个周日,你要为我饯行哦,我周一就要去宁边了。”

    听着陈珂欢快的话语,唐逸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知道啦。”

    “说定了哦。”陈珂挂了电话。

    唐逸心神有些恍惚,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放下电话,他总觉得,有什么自己不想看到的事即将发生。

    然后,在周四。他接到了二叔的电话,这周双休,老太爷要见他,唐逸琢磨了一下时间,就打电话告诉陈珂自己周六回北京,周日晚上才能为她饯行。

    陈珂嘻嘻笑道:“好啊,我在家等你哦,不见不散。”

    唐逸周五晚上坐火车回了北京,到北京地时候已经是早晨,二叔派司机接他回了那神秘的复式四合院。

    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饭时分,老太爷却是不在家,听保姆李婶说去和老战友叙旧了。

    吃过午饭,唐万东却是进了唐逸的房间,几个月不见。唐万东却已经添了几根华发。脸也有些消瘦,唐逸微微一愕。在部委不称心么?

    见到唐逸唐万东却是温和的笑起来:“小家伙,最近表现很抢眼嘛,再过几年,怕是就把你二叔我比下去啦。”

    拉着唐逸在茶几旁坐下,唐万东就问:“怎么样?有没有去南方或者来部委发展的想法?老爷子也希望你动一动。”

    唐逸霍然抬头,自己,终于得到老太爷的认可了,爷爷开始关心自己的仕途就是一个明确地信号,但唐逸可不想自己的发展一步步按部就班的被家族束缚,毕竟,爷爷再睿智,却是想不到自己与生俱来的优势的。

    唐逸琢磨了一下,说:“我还是想在辽东多锻炼几年。”唐万东点头笑道:“不错,你这个年纪确实应该在下面多磨砺,对你的成长很有益处,不过小逸啊,你马上就要和宁家姑娘成亲了,总不能刚刚结婚就两地分居吧?我觉得你还是暂时回部委发展好一点。以后的事等稳定了再说。”

    唐逸却是彻底地怔住,结婚?唐万东的话好像晴天霹雳,令唐逸耳朵嗡嗡作响,好半天没回过神。

    “宁老爷子和咱家老太爷早谈过了,今年宁姑娘生日前将你们婚事办了,对你也有益处,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成家了。”唐万东笑吟吟拿起了茶杯,看得出,他对这桩婚事很是期待。

    唐逸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作出什么样的反应,却听二叔接着道:“这几天呢,就和宁家姑娘去串串亲戚,我已经帮你向辽东方面打招呼了,请了几天假。婚前准备嘛,琐事少不了的。”

    唐逸木然的听着唐万东说话,心里,却一片迷茫,他并不抗拒和小妹的婚事,也知道这是迟早会来的,但事到临头,唐逸却迷茫了,因为他知道,真的结了婚,很多事,都会发生改变。

    唐万东看出唐逸心神不属,拍拍他肩膀:“你自己想想吧。”起身走了出去。逸面前,她永远都好像冰山上的雪莲,孤傲而又夺目。

    于是这一日,唐逸就好像被无形的线操控地木偶一样,跟着宁小妹拜访着自己认得,或不认得的人,有宁家的亲戚好友,也有唐家的三亲两旧。所到之处耳边尽是赞美祝福,金童玉女,不知道耀花了多少人的眼,家族荣耀,更不知道会令京城政坛怎样的震动。

    夜幕降临时。红色跑车慢慢停在了那片神秘四合院住宅区的路口,看着副驾驶上一言不发地唐逸,宁小妹轻声问:“累啦?”

    唐逸默默摇头,要说累,最不喜欢应酬这种琐事的小妹怕是比自己更累,唐逸也知道自己不该给小妹脸色看。但心里,却是压抑的厉害,委实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出来。

    “去打电玩?”小妹轻声提议。

    唐逸摇摇头,看看表,已经七点多了,又看了看自己地小手指,小手指上仿佛还有那滑嫩的温婉,还有那信誓旦旦的承诺。

    唐逸推开车门下车。缓步走进了神秘地胡同,看着他的背影,宁小妹怔了好一会儿,才打火,慢慢发动起了跑车。

    风格简朴地书房中,唐逸第一次对老太爷地决定表达了自己不同的看法:“爷爷,我觉得现在结婚还不是时候。六月份,辽东各市县地换届工作就会开始,八月份结束,这段时间我不能浪费在筹办婚事上,我觉得,婚期应该延后。”

    老太爷凝视了唐逸好一会儿,唐逸那满腔勇气在老太爷温和的目光下竟然慢慢的消散,终于,唐逸低下了头。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小逸啊,我对你很失望。”

    老太爷再不理唐逸,在书案地书毡上铺展开一张宣纸,然后从笔架里选择一只比较粗大的毛笔,打开砚台用石墨研了两下,这才用毛笔轻微而均匀地蘸起墨来。

    唐逸愣了一会儿,转身慢慢走出了书房,警卫员轻轻拉上书房的门,那一刻,唐逸的心也颤抖了一下。他知道,自己让爷爷失望了。

    迷迷糊糊回了自己的房间,死人般向床上一躺,看着手腕上的手表,看着床头柜上的电话。唐逸犹豫不决。打电话?可是自己说什么?我要结婚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每一刻唐逸都在忍受着巨大的煎熬。

    春城某个风情怡人的小区院口。陈珂穿着唐逸为她买的Burberry白色格子风衣,风姿绰约的站在白色捷达旁。

    她不时看看表,拿下呼机晃晃,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当当”远远的金钟大厦敲响十二点的钟声在风中传来,陈珂痴痴望着远方的路,轻声的自语,“哥说话不会不算数的,不会地……”

    终于,她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坐进车内,打火,发动,向着不可预知的未来驶去……

    唐逸周三下午回到了春城,回来之前二叔传了老爷子的话,婚期可以暂时搁置,但今年内必须完婚,唐万东更语重心长的说:“小逸,你要记住,你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

    第二天,唐逸刚刚上班,高小兰就神秘兮兮的进了他的办公室,好奇的问:“主任,你要结婚了?”

    唐逸怔住,心说消息真快。

    高小兰笑道:“听我爸说的,你请假筹备婚事,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

    唐逸摇摇头,不想谈论这个话题,高小兰却嘟起了嘴:“主任,你可真不够意思,我就和你女朋友见过一面,还真有些想她呢,啥时候带来让大家再开开眼嘛!我说多漂亮多漂亮他们都不信呢!”

    唐逸只好敷衍道:“成,哪天带来让大家见见。”

    高小兰心满意足地离去,中午下班前,唐逸接到了马大姐的电话,马大姐笑着说:“怎么,听说你要结婚了?”

    唐逸啊了一声,直觉告诉他有些不妙,果然马大姐就说:“听陈珂说的,她到了宁边后,给你办公室打电话报平安,听你办公室的人讲在筹办婚事。”

    唐逸默然,这种话,竟然不是自己亲口说出来的,陈珂,会是怎样地心情?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陈珂怎么样?”

    马姐笑道:“很好啊,看来对新工作很适应,心情不错,和我唠了一个多小时,哈,我以前可不知道她话这么多。”

    唐逸哦了一声,在接受了马大姐地祝福后挂了电话。

    怔了一会儿,又拿起电话。拨了“126”,寻呼小姐甜甜的声音传来:“您好,寻呼员361号为您服务,请问您传呼地号码?”

    唐逸呆了一下,又将电话按上,深深的叹了口气。慢慢靠在了椅子上。

    晚上下班前齐洁打来了电话,第一句话也是:“要结婚了?”

    唐逸苦笑,说:“为什么我总不是第一个告诉你们的人?”

    “我们?”齐洁咯咯笑起来,“几个啦?”

    唐逸叹口气,说:“没几个,我累死了,你什么时候来看看我?”

    齐洁第一次听到唐逸这般意兴阑珊,马上就紧张起来:“老公。你没事吧?结婚是喜事,你要开心啊!”

    听着齐洁的话,唐逸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更多的还是感动,现在这时候,不应该是自己哄齐洁开心吗?

    “老公。你结婚后我还能喊你老公吧?”齐洁怯怯的问。

    唐逸却笑起来:“去你地,我不叫你喊你就不喊啦?你几时这么听话过?”

    齐洁咯咯一笑:“我一向听你的话啊,你是光芒万丈的太阳,我就是小小的地球,永远围着你转。”

    唐逸无奈的道:“你呀,现在都学会拍马屁了。”齐洁略微有点委屈的道:“我说地是真心话呢!”

    唐逸叹口气,轻声道:“齐洁,谢谢你。”

    齐洁柔声道:“老公,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支持你!所以。不要不开心好吗?”

    唐逸恩了一声。

    齐洁又轻声道:“老公,听妈说了,现在是你事业的关键期,这段日子我就不去看你了,你也多陪陪,多陪陪未婚妻。”

    唐逸默然,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辽东市县的换届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首先是村,镇乡,然后是县党委和政府。最后是市一级的党委和政府,而党委的换届要比政府提前几个月。

    唐逸也果断的给田朝明打了电话,不能事事等人家开口,而且由于自己身份的特殊,求求田朝明只会拉近两人地关系。

    果然。田朝明也不遮遮掩掩。聊了几句唐逸结婚的话题,就笑着问:“小逸。想去哪个市?”

    唐逸心知这不是他口气大,如果没有宁边那码子事,自己想外放进市领导班子还真的拿捏不准,但经过那次碰头会的闹腾,自己这次调动可就轻松了许多,不说田朝明和包部长,只怕张省长都会表态支持自己的。

    唐逸就说:“我当然是想回延庆,那里的情况我很了解,工作起来也能很快上手。”

    田朝明笑道:“我就知道你是这想法,那成,我尽量争取吧。”官场上就算有十分把握,也从不会轻易承诺。

    晚上回到家,和往常一样,宝儿扎着小手跑过来,将宝儿抱起,亲昵的亲了一口,宝儿搂住唐逸脖子,就回亲了唐逸一口。

    唐逸呵呵笑着,看着天真可爱地宝儿,突然,想起了一个念头,自己走的话,以后再见宝儿可就难了,毕竟,自己不能再带着兰姐和宝儿跟自己去上任吧?就算说服李婶一起去,但频繁更换环境,对宝儿的健康成长也是不利的。

    兰姐知道黑面神这些天心情很差,也不敢往跟前凑,唐逸却是大声叫她:“兰姐,兰姐,你过来一下。”

    唐逸抱着宝儿坐到沙发上,看到怯怯走过来的兰姐时,就是一阵皱眉,兰姐只穿着一件短袖的白色背心,明显没有带胸罩,一对**在胸前饱满的挺立着,下身穿了一条淡黄色的花裙子,裙下一截粉白的小腿笔直浑圆,娇俏的小脚穿着一双红色地带着蓝色花的可爱的小拖鞋。

    叹口气,反正过些日子也见不到她了,唐逸忍着没有训斥兰姐,只是说:“兰姐,这些天我想和宝儿一起睡,成不成?”

    兰姐心里一阵撇嘴,我说不行你就听了?脸上挂着甜笑:“当然好了,我自己睡乐得安静呢,不过唐主任。宝儿睡觉可没老实,有时候乱踢乱蹬的,您可得有心理准备。”

    唐逸微微点头,就问宝儿:“宝儿,和叔叔一个房间睡好不好?”

    宝儿欢喜的用力点头,不过又摸了摸额头。小声说:“叔叔,你可不许再把宝儿推地上去。”

    唐逸哑然失笑,宝儿还记得那件事,上次自己沙发上睡,她硬往自己怀里钻,结果被挤得掉在地板上,额头摔了一个大包。

    唐逸呵呵笑着抱紧宝儿,说:“怎么会。叔叔的床可大了,你没见过吗?”

    宝儿嘻嘻一笑,低着小脑袋似乎琢磨了一下,又趴在唐逸耳边说:“叔叔,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在你床上睡过的,宝儿最喜欢叔叔的床了。”

    唐逸无奈的捏捏她秀气地鼻子,心里一片温馨。

    不过现实总是比幻想来得残酷。和宝儿地甜蜜接触也只不过维系到宝儿睡着以前,和唐逸并肩躺在大大的床上,宝儿一脸小幸福,拉着自己的粉色小毛巾被盖在脸上,一会又掀下来,如此折腾数次,满心温馨看着宝儿的唐逸终于忍不住问:“干嘛呢?”

    “羞死人啦,好像我嫁给叔叔了呢。”宝儿又好像很羞涩地将小毛巾被拉到了自己脸上。

    唐逸险些没岔过气去,捏捏宝儿露在毛巾被外粉嘟嘟地小胳膊,笑着说:“人小鬼大!”心里。却是甜滋滋地。

    不过这份甜蜜在宝儿睡着以后荡然无存,唐逸刚刚朦朦胧胧睡过去,小腹突遭重击,腾一下醒来,却是宝儿粉嫩地小脚,力道还不小,唐逸呲牙咧嘴的捂着肚子,好半天才缓过劲儿。

    这一晚,唐逸都没睡好,宝儿简直是满床打滚。小拳头捶下来也挺疼的,唐逸又不敢下床睡,怕没了自己这个肉垫,宝儿会摔下地。

    也幸亏唐逸一向精力充沛,早起后照照镜子。没有黑眼圈。

    一觉醒来的宝儿打着小哈欠。就跳进唐逸怀里,唐逸苦笑。睡着时的宝儿可真的不怎么可爱。

    吃早餐时兰姐不时低头笑,唐逸气得够呛,她肯定深悉宝儿的恶习,知道自己昨晚吃了苦头。

    唐逸也不好低下头向兰姐请教怎么和宝儿睡一张床,只好闷闷不乐地去上班。

    尽管这样,当晚唐逸还是当仁不让的继续和宝儿同床,连续几天下来,唐逸渐渐摸到了窍门,当自己抱着宝儿睡时,她就会老实许多,往往像个小猫似的再不动一下,就好像很多很多年前那个宝儿一样,在唐逸怀里,睡得很香很香。电话,几分钟后,他第二次坐到了包衡面前,同样的房间,同样的人,唐逸心情却截然不同,因为他知道,这次包部长为什么召见他。

    包衡微笑看着他:“结婚那天可别忘了邀请我喝喜酒。”

    唐逸怔了一下,随即苦笑,点点头:“一定一定,就怕部长工作忙推辞。”

    包衡微笑道:“人不到,礼金也会到,现在结婚,可是很多人敛财的途径了。”

    听包衡和自己唠家常,唐逸心里不禁有些怪异,但还是笑道:“礼尚往来,国人一贯如此,是美德,一定意义上也是恶习。”

    包衡深有同感的点头,叹气道:“说得好,是美德,也是陋习!多少行贿受贿地勾当用礼尚往来作遮羞布?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唐逸不好插嘴,就静静听着。

    包衡随即笑笑,说:“这次我和你谈话想来你有了思想准备吧。”

    唐逸老实不客气的点头。

    包衡就说:“组织上决定调你任安东市委副书记……”

    包衡第一句话就令唐逸一怔,安东?不是延庆么?但唐逸脸上却不露丝毫声色,只是听包衡讲。

    心里却在快速思索着安东的情况,安东是个轻工业城市,辖区很小,只有一个满族自治县和两个县级市,但在边境城市里是最大的,而且地理环境优越,更甚于延庆,它是东北亚经济圈环渤海经济圈重要交汇点。是连接朝鲜半岛与及欧亚大陆的主要陆路通道,是万里长城的最东端起点和万里海疆的最北端起点,具有沿海沿江沿边的独特优势。东与朝鲜的新义州市隔江相望,南临黄海,西界鞍山营口,北与延庆市接壤。和延庆不同。安东是真正的边境城市,整个城市就建设在鸭绿江旁。

    而且安东有着省内除了省城外唯一地民用机场,虽然机场不大,但却代表了其地理位置的优越,

    安东,从发展的角度看确实大有潜力可挖,但问题是,这次换届。安东的党委班子基本没怎么变动,想来政府换届时主要领导班子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动,在人家领导班子磨合成型的体系下,自己突然插进去,怕是很难受到欢迎。

    包衡简单介绍了一下安东党委地情况,又说:“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接这个担子?”

    唐逸微微点头,心里却渐渐想明白。去不成延庆,怕是包衡坚持的结果,毕竟自己从最基层起,就在延庆,镇,县,如果市一级再回延庆,容易给人经营一地的感觉,地方领导大多异地任职就为了此,而自己在延山多年。说是半个延山人都不为过,包衡肯定本着党性原则,不喜欢看到自己回延庆。

    说来也是,回延庆,就必不可免的会碰触以前地关系网,工作虽然能很快上手,但延庆的官场却会因为自己的加入而变得更为错综复杂。

    结束了和包衡的谈话,唐逸就回了办公室,准备工作地交接,关于安东地工作分工包衡没谈。但想来也应该是分管经济工业那一瘫,在副书记地重要性来说,大概在第二三位,最起码,会次于分管党群组织的副书记。整个常委班子里。应该排在第四五地位置上吧。

    在办公室坐了不一会儿,高小兰就跳了进来。“恭喜啊主任,高升了!”

    唐逸笑笑,想来是和自己谈话后,自己的任命就上了公示栏,被高小兰这个小灵通觅到。

    不大一会儿,办公室就热闹起来,几个副主任,还有能说上话的处级督察员,各科室头头脑脑,都涌来了唐逸办公室,一来为了说上几句讨喜话儿,二来也是想打听下新任督查室主任花落谁家。

    唐逸答应晚上在春城请吃饭,更笑道:“别耽误我交接工作,督查室地工作暂时由高于真主任负责。”

    几名副主任都有些失望,又都有些庆幸。

    看着他们的神色,唐逸轻轻叹口气,琢磨了一下,这几个人,都不大合自己心意,虽然组织部提议自己推荐主任人选也不过是走走过场,但自己也不能就胡乱的将人推荐上去。次见到唐逸的豪气,点了满满一桌菜,怕是要一两千元,高小兰就笑:“主任,你不过啦?”

    唐逸笑而不语,酒到酣处,唐逸出了包房去洗手间,走到洗手间门外,电话响了起来,唐逸接起,苏梅的笑声传入耳际:“怎么?来吃饭也不和我打声招呼?”

    唐逸笑道:“看到我啦?”

    苏梅娇笑:“唐主任在哪里都鹤立鸡群,我能看不到吗?”又说:“我问服务员了,听说是你高升?去哪儿?”

    唐逸说:“安东,副书记。”

    “啊,这么巧?”苏梅惊呼一声,随即又说:“那可真得恭喜你,这顿算我的,晚点你别走,我再单独为你庆祝?”

    唐逸笑道:“不必了,以后有时间再说吧。”

    苏梅也不强求,就笑着说好,又说:“张震的事儿也定下来了,你猜他去哪儿?”

    唐逸略一琢磨:“不会也是安东吧?”苏梅听自己去安东时就说了句这么巧,自然意有所指。

    苏梅就笑:“你还真猜对了,不过他可就不如你了,副市长,唉,他可比你大二十多岁呢,和你比起来,简直就是个废物,咯咯。”

    己面前直言自己的情人是个废物来拍马屁,或许会心理上得到一些满足,但唐逸听了苏梅的话却是有些厌恶,不过自己和苏梅只是互相利用,她如果不是这种见了高枝就向上攀地性子。自己还和她认识不来呢。

    唐逸就笑了笑:“我挂了,改天再联系。”心里一阵狐疑,怎么张省长又将张震塞进了安东?莫不是安东即将获得什么发展的机会,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终究没有印象,自己的脑袋毕竟不是电脑,对东北城市的发展轨迹又哪里记得?

    刚刚从洗手间出来,却是田卫兵打来了电话。恭喜了唐逸一番,又说请唐逸喝酒,唐逸就和他订了明天。

    走到包厢门前,刘飞的电话也打了过来,唐逸对他可不客气,接了电话就大声道:“喝酒是喝酒,我可告诉你。别找些不三不四的人来!”最近两次和刘飞喝酒,刘飞每次喝多了都打电话叫来一群莺莺燕燕,令唐逸不胜其烦。刘飞却是正儿八经道:“说啥呢,我是那样人吗?明天,我和叶思曼请你吃饭,为你祝贺。”

    唐逸一怔,随即笑道:“成,中午吧!晚上我还有个约。”

    不过第二天中午去赴约时却只有刘飞一个人,问他叶思曼,他顾左右而言它。唐逸也就不再多问,知道他们有些进展就好。

    接下来几天,唐逸地电话几乎就没有停歇过,马大姐,工商郑局长,民政王局长,田朝明的秘书王王浩,纪委副书记孔祥恩,经贸委主任田毅,严书记秘书李振。陈方圆,侯富贵等等等等,唐逸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多人,甚至文化厅那个倒霉的袁有才,也打来电话恭喜外加请吃饭。

    当然。唐逸也接到了雷浩的电话。其实换届工作刚刚开始,雷浩就给唐逸打过电话。就是探探话风,看唐逸回不回延庆,这次又旧事重提,唐逸就笑:“定了,是去安东。”

    雷浩叹口气,显然有些失望,当然,随即又调整心情恭喜唐逸。

    萧日也打了电话,唐逸却是当晚就去了他家,和他好好喝了几杯,萧日拍着唐逸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切小心。”

    唐逸微微点头,自己虽然还是副厅级,但地级市的常委却比省委大院里地科室主任惹眼许多,自己刚刚二十多岁,督查室一年多,工作能力得到了省委的肯定,资历也算是熬得够了,但一下地方,别人是必定会拿有色眼光看自己的。

    其实这要赖一号首长,自己通往正处县级领导地路上比别人节省了几年甚至十几年地时间,是以现在自己就算按部就班的升迁,但到哪儿都会是瞩目地焦点。

    唐逸想到这儿微微一笑,自己怎么赖起他老人家来了,这种机缘,别人可是求都求不来的。

    晚上回到家,宝儿穿着小碎花睡衣睡裤,抱着芭比娃娃,光着雪白地小脚丫,可爱兮兮的盘腿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这些日子,唐逸再舍不得重话说她一句,是以宝儿就大模大样的看起了电视,但看到唐逸进屋,宝儿还是悄悄溜下沙发,跻拉上自己的小花拖鞋,就想溜进自己房里。

    唐逸却开口叫住她:“宝儿,来抱抱!”

    宝儿马上嘻嘻笑了,跑过去跳进唐逸怀里,说:“叔叔,闻闻宝儿香不香,宝儿用妈妈的宝贝洗的澡,嘻嘻。”

    唐逸笑着点头,说:“我们宝儿是香香公主!”

    抱着宝儿坐到沙发上,唐逸就叫:“兰姐!兰姐!”

    兰姐急匆匆从房间跑出,看她穿了一套宽松的白色休闲服,唐逸就知道,她在作瑜伽呢。唐逸指了指沙发,说:“坐。”

    对唐逸最近地和颜悦色有些不适应,兰姐总觉得心里怪怪的,乖乖的坐在沙发上,聆听唐逸教诲。

    唐逸说:“也没啥事,和你唠唠嗑,我给你的那张卡有多少钱你看了吧?”

    兰姐想摇头否认,但偷偷看了眼唐逸,还是点了点头。

    唐逸说:“里面是十万,够你们几年的花销了,当然,如果有啥意外情况需要大笔开销的,你再给我打电话拿。”

    兰姐一怔,说:“唐主任,你的意思是,你,你想搬出去?”

    唐逸笑笑:“也不是搬出去,工作有了新安排,我要去安东了。”

    听到安东兰姐就有些不自然,卓大军可是还在安东监狱服刑呢。但随即对唐逸新去向的好奇压过了其它念头,问道:“唐主任,你要去很长时间吗?”

    唐逸点头:“去作安东的市委副书记,怕是要几年吧。”

    兰姐啊了一声,看着唐逸,心中突然不舍起来,最近黑面神的训斥好像成了自己生活地一部分,真的不知道房子里空荡荡就自己和宝儿会是啥感觉。

    宝儿却是睁大了眼睛:“叔叔要去很远的地方吗?去好些年?”

    唐逸微微点头,宝儿马上说:“宝儿也要去!”

    唐逸就笑:“你舍得你的好朋友啊?你那些同学,老师,跟我走,可就再见不到了。”

    宝儿却一下搂住了唐逸的脖子,说:“我不管,我要和叔叔在一起,我谁也不要……呜呜呜……”说着说着,放声大哭起来。

    兰姐也劝:“是啊唐主任,带着李婶一起过去吧,宝儿舍不得您,您就舍得宝儿吗?”眼圈,突然有些发红。

    听着宝儿痛哭,唐逸心里发酸,默默抱紧她。

    兰姐还要再说,唐逸蹙眉,对兰姐摇摇头,低声道:“明天你好好哄哄宝儿。”兰姐就知道,唐逸已经打定了主意,自己再说也是徒劳,就轻轻的点头。

    宝儿哭的累了,慢慢睡了过去,唐逸抱着她入房,帮她盖上毛巾被,呆呆看着她,宝儿咬着嘴唇,皱着眉头,好似在睡梦中也在哭泣,唐逸心中一疼,轻轻叹了口气。

    身后脚步声响,回头,是兰姐,唐逸笑笑:“去睡吧,我再和宝儿睡几晚就还你了。”

    兰姐轻声道:“唐主任,我知道,我什么也做不好,好吃懒做,你看不起我,你收留我也是因为宝儿,但我,我真的挺感激你的。”

    听兰姐正儿八经的表示感激,唐逸还真地不习惯,笑道:“得了,我也没少骂你,我走了,你开心了?不过我可告诉你,我不在你也得把家里家外操持好了,出了差错,我可饶不了你!”

    兰姐轻轻点头,看了唐逸几眼,突然低下了头,结结巴巴道:“那晚,那晚虽然你强迫的我,但,但我……你,你还想的话,我,我就不……”

    唐逸听得莫名其妙,不过快走了也懒得训斥她,打断她的话:“回去休息吧,我去李婶房,和她说一声。”

    兰姐哦了一声,乖乖的回房。

    唐逸微微蹙眉。如果是其它男人,听到一名美女在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