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章 陈珂的心思-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四十七章 陈珂的心思

四十七章 陈珂的心思2017-11-8 23:43:57Ctrl+D 收藏本站

    几辆黑色小车缓缓驶入了沙角村,望着慢慢停下的轿车,村长兼党支部书记高会新心就嘭嘭跳了起来,他早就接到了通知,省委的领导会来沙角村视察,长这么大,他还没见过省里的大官是啥模样,看到轿车在村委会门前停下,他急忙迎了上去,走了两步,又回头,对傻呆呆的会计,副书记等几名村干部低声骂道:“傻愣着作死啊,还不快过来。”几名村干部这才快步跟上来,看他们一个个不提气的德行,高会新心里又是一通乱骂,平时叫驴一样蹦的欢,遇到大场面就都跟王八似的蔫巴了。

    第一辆小车下来的人高会新认识,县委副书记焦作龙,县里开大会听他讲过几次话。

    高会新颠颠来到车前,却不知道该怎么开腔,他从来没单独接待过县委的领导,心里就怨起其省委的领导,搞什么特殊,为啥不许镇干部陪同视察?

    唐逸下乡前作了几点要求,不搞形式主义,要深入到群众中去,镇干部不许下到各村参与接待,不影响县委领导工作,督察组随便在几个贫困村转转,不必搞得人仰马翻,可以事前通知,但不许弄虚作假,督察组会随机进农家谈话,不得由村委安排指定的谈话对象。

    王涛满口答应下来,心中却想,唐主任不亏是基层干过的,知道安排什么突击检查,不事先通知这一套都是形式主义,而督察组随机进农户的话,不管事先怎么教这些农户说话,总会能了解到一些真实情况。

    县委也就遵照唐逸的要求,只派出了焦书记陪同督察组下乡,程建军却是早已经回了延庆。

    “老高,来。”焦作龙对高会新招招手,令高会新一阵激动,想不到焦书记竟然认得自己。忙颠颠跑上两步,将手在裤子上抹了抹,和焦作龙握手:“焦书记好。”

    第二辆小车,下来一个清清秀秀的青年,焦作龙带着丝恭敬回头说:“唐主任,这就是沙角村支部书记高会新。退伍军人,刚刚担任村支书不久。”又回头对高会新道:“这是省委督查室的唐主任,来咱县调研。”

    唐逸看了眼这个拘谨的村干部,笑着伸出了手,高会新心里狐疑,咋看着年纪还没自己儿子大呢?脸上挂笑,伸手和唐逸握手。

    唐逸笑道:“高支书,打扰你们了。”

    在高会新和几名村干部陪同下。唐逸就挑着院户比较破败的农家进里面和农户谈话,高会新心里紧绷绷的,但见焦作龙一直笑呵呵陪在唐逸身边,才算有些底。

    沙角村是延山有名的贫困村,距离县城五十多里,历来是穷山恶水,不毛之地。在石门村得益于延山旅游业地产业链摘掉贫困村的帽子后,沙角,就成了延山最贫困的山村。

    庄稼人在唐逸面前都很拘谨,说话更是小心翼翼,生怕说错了什么话闯祸,出了一家农户,唐逸就叹口气:“焦书记啊,我们是来调研的,不是找茬挑刺的,不用这么小心翼翼吧?”

    焦作龙笑笑没有说话。基层的这一套自己不说唐主任也知道,村干部肯定早早开了村民大会,将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吩咐了下去,甚至层层包干,利用亲族关系找一些长辈牵头负责,确保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督查室是调研不假,但别说村里,就是县委,又何尝愿意被省委专员看到工作上地弊端?

    唐逸又回头问高会新:“你们村确实有你们村的难处。扶贫也不是短期就能见效的工作,但除了财政上的补助外,农业局农办畜牧局扶贫办等相关单位就没给你们支支招?”

    这话可把高会新问住了,愣了半晌,说:“支了支了。县里很重视我们村的工作呢。”

    唐逸就问:“都给你们支了啥招?”

    高会新憋红了脸。好半天才憋出来几个字:“养猪,造。造林……”

    焦作龙脸色就有些尴尬,唐逸点点头,没有再问,起步向前走,一大票各级干部忙跟在后面。唐逸突然在一家红墙绿铁门的院子前停下,说:“去这家看看。”高会新脸色一下就变了,忙阻止:“唐,唐主任,这家是我们村的富裕户,就,就不用看了吧?”

    唐逸笑笑:“富裕户就更得看看了,和人家取取经,看看怎么才能发家致富。”

    高会新还想再说,焦作龙脸已经沉下来:“还不去敲门?”

    高会新无奈,只好过去拍打铁门,过了一会儿,门被拉开一条线,一名老翁探出头,看到高会新,怔了一下,高会新就急急道:“唐主任来看你们,快叫大家准备准备。”

    三间正房,几件厢房,都是红砖砌成的,在沙角村,这样规整地人家可不多见。

    堂屋里,唐逸见到了户主,开门的老翁,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两位老人颤悠悠给唐逸搬椅子,唐逸忙拦下,请他们俩坐了,笑道:“就是随便唠唠家常,如果两位老人家不方便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两个老人就转头看高会新脸色,将高会新气得够呛,更见唐主任似有意似无意的扫了自己一眼,心下一怯,就低下了头。

    就在这时候,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吵闹声,高会新脸色就有些白,忙说:“我去看看!”说完就跑了出去。

    唐逸就对焦作龙道:“走吧,没啥好谈的了。”他已经看出来了,自己这次调研又来了一次形式主义,应付上级检查的花招唐逸也知道不少,沙角村却是作得更绝,那些住贫困屋地住户只怕都不是原来的主人,而是高支书找得信得过的农户假扮的,就说面前这两位老人,只怕就是贫困户的一员,因为东屋镜框里的照片,跟本没有这两位老人的身影。

    不过唐逸也懒得拆穿他们。一来于事无补,二来上行下派,国情如此,不是自己能改变地,而且自己也要顾及延山班子的脸面,只要给他们信号。知道自己的不满就是。

    唐逸沉着脸向外走,焦作龙叹口气,只好跟了上去。

    出了院子,却见远处拐角处,高会新一伸手,将一名妇女推倒在地,更大声地训斥着什么。

    唐逸脸沉似水,一言不发的上了车。焦作龙拉开车门,说:“唐主任,我和你坐一起?”

    唐逸微微点头,知道他肯定是有话要说,对副驾驶上刘建国说:“你去坐焦书记的车。”

    车队缓缓启动,焦作龙斟酌着用词,道:“高支书是高县长地本家亲戚。以前就听说有人反映他工作粗暴,但都被高县长压了下来。”

    唐逸蹙眉:“哪个高县长?”

    “哦,王书记提的,以前的企业局局长。”焦作龙又想了一下,说:“好像高县长有什么亲戚在市检察院。”

    见唐逸还是不吱声,焦作龙又道:“雷县长现在工作压力很大……”

    唐逸蹙眉摆摆手,焦作龙就不再说话。

    进了县委大院下车后,唐逸才发现最后面警车下来的公安干警中,军子也在里面,唐逸微微对他点点头。回身进了县委办公楼。

    “齐队,看到没,唐主任和我们打招呼呢,哈,省城的领导就是有风度,哪像县委大院里那些爷,官不大,各个尾巴翘天上去!”刚刚调到齐军手下的小赵笑嘿嘿的说。齐军现在已经是刑侦大队中队长。

    齐军只是笑笑,没有说话,每次见到唐逸。他都会有些感触,似乎他,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办公楼三楼地会议室里,正在召开延山县扶贫工作座谈会,也是督察组离开延山前最后一个工作会议。除了在南方赶不及回来地雷浩。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差不多悉数到齐。

    会上,王涛作着不痛不痒的发言。重点是肯定督查室这些天的调研工作,其次介绍延山扶贫工作的下一步计划。

    最后他笑着对唐逸道:“唐主任,您给讲几句,当局者迷,您这些天调研后,肯定能看到许多我们看不到地问题。”唐逸也不客气,微微点头:“那我就讲几句。”

    督查室秘书小赵忙打开笔记本记录,往往唐主任随便讲几句,稍微整理下就可以在省委内刊上发表,小赵有时候真是佩服他们这个年青地主任到五体投地。

    唐逸扫视了一下会场,慢慢开了口,声音有些低沉,却很有些威压,“这几天,我走访了延山的一些贫困村,有些感触,不吐不快。”

    “贫困,是从古至今施政者都想消灭地现象,不仅仅是我们的党员干部,就算封建社会的统治者,又有几个不想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民富则安嘛!贫困历来是动乱的导火索。

    当政者应为民众根本利益着想,施大恩于民众。古人说: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虽说我们党员干部自称是公仆,但老百姓还是把我们当作父母。这也是我们文化的特征,民众的思想根深蒂固,不是一代两代就能扭转的。

    那我们要怎么样作好人民的父母呢?首先就要端正思想,不要真的将自己当父母官,而是要时刻警醒自己,我们是公仆,不是老百姓的父母。

    回到那个话题,贫困,只要我们坚持走有中国特色地社会主义道路,我坚信,消灭贫困是必然的结果,是历史发展的趋势,但消灭贫困就是一切了吗?

    扶贫,怎么样扶贫?扶贫就是简简单单的解决贫困户的温饱吗?我觉得不是。我们扶贫的对象可以称为弱势群体,首先我们要正视这个群体,不能歧视这个群体,解决他们温饱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观念的改变,给予其尊重,越是面对弱者,越不能呼呼喝喝,摆官老爷的臭架子!更别说动手打人了!”

    听着唐逸严肃地话语,王涛脸色难看起来。他看向了身边的焦作龙,焦作龙就低低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王涛脸色越发难看,扫了高县长一眼,拿起茶杯喝茶。

    唐逸大概讲了十几分钟才收住话茬,王涛想了想。带头鼓掌,会议室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虽然唐逸没点名,但人人都觉得面上无光,高县长更是铁青着脸,泥塑般坐在那里。

    出了会议室,小赵紧走几步,跟上唐逸。低声说:“主任,我想以《关爱弱势群体》为标题,将您刚才讲话地内容整理一下,投给办公厅秘书处,应该能在内参上发表,弱势群体,嘻嘻。秘书长看了又要说咱们唐主任用词考究了。”

    走在唐逸身边的王涛脸色更是难看,怎么?还要上内参?那延山班子这脸可丢大了。更听小赵地意思,难道省委秘书长对唐主任青睐有加?

    唐逸微微点头,说:“敏感地内容去掉。”王涛这才稍微心安。

    回到省城后,自然是将督查室的调研结果总结归纳,然后写成报告呈给省委,这项工作就很有讲究了,就算想反映基层地弊端,用词也要温和,大方向一定要一片光明。

    忙了一天。下班后却接到了马大姐地电话,随意聊了几句,马大姐就问:“唐主任,你知道不?最高检下了文,倡议培养年轻干部充实基层力量,省院就搞了个青年检察官培训班,培训结束就会选择成绩优异的下基层锻炼,陈珂也报了名。”

    唐逸一愕,这阵子忙,都没怎么和陈珂通过电话。却不想小丫头这么大的决定都不和自己商量一下。

    唐逸就笑道:“这是好事儿,不过她可没跟我说,看来我这妹妹真长大了,呵呵。”

    马大姐也笑了几声,说:“可不是咋的。最近我看她废寝忘食的。都有黑眼圈了。”

    唐逸想了想,问道:“马姐。那你看她有希望下基层不?”

    马大姐不假思索:“我看没问题。”

    唐逸琢磨着也是,陈珂能力自己也见识过,加上后台强硬,拿个指标应该不在话下。

    “不过唐主任,我觉得你还是劝劝她好,说实话基层和省院是两个概念,她在省院表现的优秀,到了基层可未必就能被领导青睐,基层可是比省院复杂啊,我就怕她被耽误了。”

    唐逸轻轻点头,知道马大姐的意思,省院领导大多知道陈珂的关系,但到了基层可就没人知道你有省委书记地大靠山,何况天高皇帝远,人家基层领导未必会理睬你那高高在上的后台,县官不如现管不是?

    不过从个人角度发展来说,陈珂想短期内事业腾飞,这又是一个良好的契机。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笑道:“马姐,晚上我请你吃饭啊,你可别告诉陈珂,就咱俩。在金秋吧,我选好房间再打给你。”

    马大姐爽快的答应:“没问题。”

    坐进自己的桑塔纳,唐逸就一阵头疼,本来下决心买车了,一耽搁心思就淡了,但每次坐上车,买车的念头就会又跳出来。

    唐逸在车上给陈方圆打了个电话,陈珂的事儿自己一个人出头可是有些不合逻辑,叫上陈叔就没问题了。

    在万宝超市楼前地停车场,唐逸就给陈方圆打电话,说有急事,叫他下来一趟,说着话,就见旁边一辆车车门一开,西装革履的陈方圆从车里出来,开关车门间,唐逸却已经见到陈方圆桑塔纳的驾驶位上,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陈方圆下车前她娇笑着拍了陈方圆屁股一下,神态很亲密。

    唐逸微微蹙眉,打开车门,对陈方圆招手:“陈叔,这里。”

    陈方圆看到唐逸的车就停在自己车旁,就有些尴尬,讪讪的上了唐逸的车。

    唐逸没有问陈方圆那女人是谁,只是笑笑道:“陈叔,可别玩出火啊。”

    陈方圆老脸通红,急忙分辩:“想啥呢,那人你不认识吗?王慧娟,咱们一起吃过饭的,陈珂同事的爱人,以前春城饭店那个领班,现在不跟我干呢吗?挺能干的,现在是我们东风路万宝超市地经理。”

    唐逸更是蹙眉,原来是她,这要弄不好可真的会玩出火儿,检察官是那么好欺负的吗?但自己也不好太过问人家的私事,毕竟陈方圆不是自己的泰山。

    陈方圆还在解释:“我们真的没啥,我都能作她爸爸了,我能干啥?她也一直喊我陈叔呢,就是喜欢和我撒娇。”

    唐逸叹口气,希望他说的是真的吧,只是享受那种朦朦胧胧的暧昧,而不是真的和她擦出了什么火花。

    唐逸就换了话题,将陈珂要下基层地事儿和陈方圆说了,听唐逸说完,陈方圆倒是欣然赞同:“好啊,我支持她。”

    唐逸微微有些失望,心底深处,自己却是不愿意陈珂离开春城的。

    “陈叔,我还以为你会反对呢。”唐逸悻悻的说。陈方圆呵呵笑道:“我为啥要反对,我巴不得她早点离开省城,越快越好。”

    唐逸默然,随即苦笑摇头,大概陈叔以为陈珂离开春城就可以摆脱那个给她买车买房的神秘人物了吧。

    唐逸虽然心里不舍,但陈珂的决定他一定会尊重,而且会为她创造最好地条件,不带陈珂来,是不希望她接触官场上地肮脏,很多事,并不是有能力就行的。

    到了金秋,选了308,唐逸又给马大姐办公室去电话,马大姐果然没走呢,笑着说:“我马上来。”

    唐逸挂了电话,对陈方圆道:“马姐是老检察,下面应该认识些人,咱尽量给陈珂争取一个好环境。”

    陈方圆自然心知肚明,说:“吃完饭你先走,我和马姐多唠会儿。”

    唐逸微微点头,马姐能帮忙肯定是帮了,但现在是靠马姐帮陈珂搭关系,不能让人家马姐自己掏腰包吧?

    十几分钟后,马姐欣然而至,唐逸就给两人介绍认识,说着话,唐逸打听马姐地口风,果然,马姐说她和宁边检察院检察长很熟,是同一期培训班毕业,那人也很好,重情重义。

    唐逸心里叹口气,宁边,怎么又是宁边?

    陪马大姐喝了一杯,唐逸电话就响了起来,说了几句,挂电话后抱歉的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唐逸那电话自然是假的,出了金秋,唐逸就给陈珂打了个电话,陈珂在家,接起电话,听到唐逸的声音,语调马上就清朗起来,嘻嘻笑道:“哥,我正想找你呢。”

    唐逸就说:“好啊,我也有事找你,来梦飞吧。”唐逸还记得那酒吧,环境挺清幽的。

    陈珂嘻嘻一笑:“哥,来我家吧,欢迎你光临指导。”

    唐逸微愕,随即笑道:“那你等我,可别让我吃闭门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