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章 组织召见-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四十五章 组织召见

四十五章 组织召见2017-11-8 23:43:54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急忙跟了进去,包厢里人大概都吓了一跳,惊讶的看着刘飞。唐逸眼睛一扫,已经看清包厢内的情形,不但陈珂和刘颖在,马大姐也在,另外还有一名胖乎乎的中年人,嘴里叼着块金钱鸡,怔怔看着刘飞。

    陈珂先站了起来:“唐哥。”小姑娘穿着检察制服,英秀逼人。

    唐逸微笑点了点头,又伸手和马姐握手:“马姐,又见面了!”

    马大姐回过神,也笑着站起来和唐逸握手,唐逸又一把拽过刘飞,笑道:“我朋友刘飞,这家伙就爱恶作剧,各位可别和他一般见识。”

    马大姐见到刘飞神色一变,却没有说什么,唐逸却是心下雪亮,只怕马大姐认得刘飞。

    唐逸猜得没错,马姐以前在检察院远远见过刘飞,有知情的人就给她讲了刘飞的身份,虽然几个月过去,但刘飞那个吊儿郎当的神态给她印象很深,再次见面,又听唐逸报了刘飞名字,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但见唐逸拽着刘飞好像拽着阿猫阿狗那样随便,马大姐心中更是惊讶,心说看来这年轻人真是不简单啊。

    马姐笑着对唐逸道:“是我叫陈珂打的电话,早就想感谢你了!一直没机会,今天陈珂和小刘非说要请我吃饭,我就想到了你,不打扰吧?”

    唐逸忙说不打扰不打扰,那边刘飞翻着白眼想说话,唐逸对他一瞪眼睛,刘飞又乖乖把话咽进了肚子,看得马姐忍俊不禁。

    马姐又给唐逸介绍那个中年胖子,省化工总厂的厂长杜博亚,唐逸和他握握手,省内重量级国企的领头人,应该是正厅级干部。

    杜博亚听说唐逸是督查室主任,马上亲热起来。倒是对刘飞只是靠着唐逸的面子和他握了握手。刘飞毫不在意,心思也没在这儿,只是朝陈珂和刘颖打量,而且马上心里有了谱,估计那漂亮的检察官就是唐逸说的“朋友”,当然。也不排除两个女孩儿都是唐逸的“朋友”。心里就有些憋闷,妈的这小子不言不语的,却是闷骚型,认识地“朋友”都是极品。

    唐逸当然不知道刘飞的龌龊想法,简单给刘飞介绍了陈珂和刘颖,刘飞倒也识趣,只是嘿嘿笑着打了招呼,没说些杂七杂八的话。但那笑容却令陈珂一阵讨厌,心说哥什么时候开始认识这样的朋友了,可别被带坏了!却不知道感情方面,刘飞却比她的情郎哥哥纯净多了。

    几个人重新坐下,杜博亚就笑着问刘飞:“小老弟,你刚才说嫂子啥的是啥意思,这里面不会是有唐主任地女朋友吧?”

    刘飞一翻白眼:“关你屁事!”

    杜博亚笑容僵住。却见唐逸并没有申斥刘飞,只是对自己抱歉笑笑:“不好意思,他就这脾气。”心中更是冒火,脸色就有些难看起来。

    马姐心中却大呼过瘾,今天,刘颖托陈珂出面,请马姐吃饭,马姐当然赴约,却不想到了富豪酒店,就遇到了杜博亚。

    杜博亚是马姐通过丈夫沈广文认识的。杜博亚和以前的税务一把手是铁子,一直就和沈广文不对盘,而现在分税制启动,沈广文掌了国税这一摊的舵,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几个国企不怎么配合,对国税关于财务报表部分下的文阳奉阴违,其中最喜欢给沈广文出难题的就是杜博亚,沈广文大为头疼,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因为人家是大型国企。各个是国家干部,和私企完全不同,委实不怎么怕他这个国税一把手。

    杜博亚一定要请马姐吃饭,马姐没办法就和陈珂刘颖同他坐了一桌,后来琢磨了一下。就叫陈珂打电话请唐逸来。说起来,唐逸这个最年轻地厅级干部还真是一个好的门面。可以为朋友增色许多。

    不但唐逸来了,随身还带了个重量级纨绔,马姐当然乐于见到杜博亚的气势被压下去。

    趁人不注意,唐逸却是对陈珂瞪起了眼睛,心说小丫头现在我你都敢骗了!就琢磨着是不是用这个借口对陈珂施行“打屁股”的惩罚,想到这儿,不但心有些热,手都微微出汗,更忍不住偷偷朝陈珂蓝裤紧裹曲线诱人的翘臀瞄了一眼。

    陈珂本来吐吐舌头,偷偷低下了头,却不妨就见到唐逸色色的目光,脸一红,心里有些甜,却是瞪了唐逸一眼,清咳一声:“唐哥,我敬你一杯!”举起了酒杯,“我干了你随意!”说完就一饮而尽。

    马大姐,刘颖都大声叫好,刘飞哪还有不起哄的,叫道:“大美女敬酒,你怎么也得喝三杯啊!”

    被陈珂挤兑,唐逸气得够呛,只好拿起酒杯干了,刘飞就帮他倒酒,嘿嘿笑着说:“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感情厚,喝不够。请好了你!”

    唐逸没办法又拿起酒杯,那边儿杜博亚说话了,他一笑就露出黄板牙,很猥琐地感觉:“陈检,你这敬酒的办法不对,给领导敬酒,应该这么说,领导在上我在下,您说来几下来几下。哈哈,唐主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唐逸笑笑,说:“随意啦。”拿着酒杯就干了下去,心中却是有些火气,想来刚刚酒桌上杜博亚的话也不是那么规矩,这才使得陈珂说什么被骚扰,但作为一个女干部,这种情况是难免会遇到的,也只能靠陈珂自己解决。

    刘飞却是不再给唐逸倒酒,转眼看向了杜博亚,举起酒杯嘿嘿笑道:“杜厂长,来,我敬你一杯。”

    杜博亚虽然不大看得起他,但碍于面子也只能拿起酒杯,刘飞摇摇晃晃站起来,一定要与他碰杯,杜博亚无奈,只有举杯和他碰去,却不防刘飞手一抖,杯子碰了个空,一杯酒就泼在了杜博亚胸口。甚至脸上也溅了几滴,杜博亚再也坐不住了,腾一下站起,怒道:“你干什么?!”

    刘飞满脸委屈:“啊,对不起对不起,不过这可不赖我。我站着,你坐着,结果就这样啦?”

    杜博亚气极,脸一沉,就要发作,马大姐却正等这个机会呢,拉拉他衣袖,站起来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自然是说了刘飞的身份,也不忘附带一句我的朋友云云。

    杜博亚脸色又变了,看看刘飞,又看看唐逸,突然呵呵笑起来:“对,是我不对,该罚。该罚啊!刘老弟,你看,我该罚几杯呢?”

    刘飞翻个白眼,还想闹腾,唐逸踢了他一脚,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人家都这样服软了,再不依不饶,可就是刘飞和自己的不是了。彻底结下一个冤家,何苦来哉。

    刘飞嘿嘿一笑,就说:“那就罚三杯吧!”

    杜博亚果然一杯一杯的灌酒,而且看起来,还挺开心,唐逸摇摇头,却正瞥到刘颖,见她正打量自己,唐逸微微一笑,刘颖急忙转过了头。

    在刘飞张罗下。这酒喝得倒也热闹,刘飞不犯浑的话,插科打诨,倒是挺能调节气氛,喝到最后。马姐喝得不见了踪影。却是架不住刘飞磨,喝的有点高。早早地就顶不住,逃离了酒桌。

    刘飞就缠着杜博亚喝酒,杜博亚酒到杯干,倒和刘飞喝得热火朝天,舌头渐渐大了起来,唐逸在旁边劝了一次,刘飞却对他眨眨眼,回头又醉态可掬的和杜博亚拼酒。

    唐逸笑了笑,就对陈珂和刘颖道:“咱走吧,别陪这两个酒鬼发疯。”

    出了富豪酒店,唐逸就揉着太阳穴,一副头疼地模样,果然陈珂关切的道:“唐哥,你刚喝得不少,别自己开车了,我送你回家吧。”

    唐逸故作无奈的点点头。

    唐逸坐上副驾驶,惬意的深深吸了一口气,陈珂车里,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萦绕。

    陈珂提议先送刘颖,唐逸当然求之不得,刘颖坐在后座,不怎么说话,在唐逸面前,明显拘束起来,或许是步入社会后,渐渐体味到了唐逸的能量,再不能像以前那样用平和地心态面对唐逸。

    开着车,陈珂很随意的问:“唐哥,你那朋友有来头吧?我怎么感觉杜厂长挺怕他地。”唐逸笑笑:“恩,省委刘书记的儿子,和陈叔挺熟,以后你肯定还能见到他。”

    陈珂撇撇嘴:“就是辽东的太子党啦?我就说嘛,太子党里哪有好人?哥,你可别跟他混一块儿去,小心学坏了。”

    唐逸瞪了陈珂一眼,这不当着和尚骂秃子吗?

    唐逸回头看了刘颖一眼,问:“你应该见过刘飞的,他认识叶思曼,你们没见过?”

    刘颖啊了一声,“啊,是他啊,我说怎么有点面熟呢?”心里却是有些惊骇,她可不知道叶思曼以前的男朋友是省委书记地儿子,再看看唐逸和陈珂,心里更叹口气,他们,距离自己实在很遥远。

    送刘颖到了税务局宿舍大院,唐逸关心了刘颖几句工作,这才上了车,舒舒服服躺在副驾驶上,绑上安全带,大咧咧说:“四处转转!”陈珂地车窗玻璃贴了贴膜,和她招摇过市,也不怕被人从外面见到。

    陈珂好笑的看了唐逸一眼,突然伸手在唐逸脸上扭了一把,娇笑道:“可爱死了!”

    唐逸笑笑,也不说话。

    白色捷达慢慢驶进了文化路,汇入车流,慢慢向东风路驶去,陈珂一边专注地驾车,一边问:“哥,你直接回家吗?……啊……”娇呼一声,却是唐逸的大手伸到了她纤长的腿上,慢慢揉捏。

    唐逸笑道:“我可爱吧?”手慢慢动着,虽然隔着薄薄的羊绒毛裤,唐逸还是能真切的感受到陈珂长腿地柔滑和弹力。

    陈珂脸红红的,小声道:“哥,别这样,太危险……”却不知道制服美女软语哀求,对唐逸的冲击力有多大。

    唐逸笑道:“那我来开车,你坐我身上?”

    想起那次遇险的绮旎,陈珂小脸一下通红,再不敢说话。忍受着唐逸的骚扰,勉力将精神集中到驾车上来。

    唐逸大乐,但陈珂毕竟驾车,唐逸也不敢太过份,捏了陈珂秀腿一下,在陈珂的娇呼声中缩回了手。

    陈珂这才松了一口气。

    白色捷达慢慢停靠在盛泰花园小区入口的花池旁。陈珂如释重负地道:“哥,到了。”

    唐逸解开安全带,却是皱眉道:“哎呀,我这头还是晕晕的,不行,动不了。”

    陈珂无奈的看着唐逸,知道他肯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但也只好问:“那怎么办?”

    唐逸说:“这样吧。你帮我醒醒酒,刚才可是你灌地我,你得负责。”

    陈珂啊了一声,“那我去给你买醒酒药。”就想推门下车,却被唐逸拉住,回头,看着唐逸的微笑。陈珂就觉得心嘭嘭乱跳。

    唐逸笑着说:“亲我一下,我的酒就醒了!”

    陈珂脸一红,转了下眼珠,说:“那你闭上眼。”

    想不到陈珂这般听说,唐逸就美滋滋闭上眼睛,等着享受美女检察官地温柔。淡淡的香味飘入鼻腔,唐逸惬意的呼吸了一口,更能感觉到陈珂的红唇慢慢贴在了自己耳边,轻声叫了声:“哥。”清脆的声音带着丝妩媚,就仿佛莺啼。香湿的气息扑到耳朵里,酥酥的,麻麻地。唐逸心中一团火热,颤声道:“陈珂……”正情浓之时,却觉大腿猛地一痛,不由地“啊”了一声,睁眼,陈珂却已经咯咯笑着下了车。

    唐逸笑了笑,只好推车门下车,陈珂对他眨眨眼:“哥。舒服不?”

    唐逸点点头,一阵好笑,说:“我走啦!”就转身向小区里走去。

    唐逸刚刚进了屋,电话就响了起来,接起。是陈珂清脆悦耳的声音:“哥。你没生气吧?”

    唐逸挠挠头,这么快?陈珂肯定是寻的街边公用电话打来的。以为自己生气了么?

    唐逸就哼了一声:“你说呢,叫你作什么都不听,你说我生气没生气?”

    陈珂却嘻嘻一笑:“没生气,那我就放心啦!”

    唐逸愕然。

    “哥,睡个好觉,一定要梦到我哦!”陈珂轻声说完,挂了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下,这小丫头大概看出来了,自己和她在一起时不开心也会扮作开心,反而是从来不会生气发脾气,听到自己气呼呼说话她就知道自己没生气。

    唐逸躺进软软地床,轻轻叹口气,现在地日子很开心,但以后呢?拉过毛巾被盖在身上,慢慢睡了过去。

    一觉就睡到了晚上吃饭,还是宝儿叫醒他的,说叔叔身上臭臭地,不许再睡了!

    唐逸闻着身上的酒味,自然训斥了兰姐几句,“为啥不叫醒我?没宝儿的话我岂不是要这样睡一晚?”

    兰姐心下委屈,却不敢顶撞,只有唯唯诺诺,心说我敢再去你房间吗?你这个黑面神不但平时霸道,就算作起那种事也那么霸道,真是坏到家了。

    唐逸就抱起宝儿一通“心肝宝贝”乱叫,说“我们宝儿最好,最乖”,宝儿欢喜的咯咯笑,兰姐咬着红唇低声嘟囔着,被唐逸瞪了一眼,只好乖乖去放水。

    周一刚刚上班,就接到组织部的通知,组织部将对督查室正处级以上干部进行考察,唐逸当时就是一怔,他可是一点风也没有收到,盘算了一下督查室这些正处和副厅,难道里面竟然有深藏不漏的人物,在督查室镀金之后有了新的去向?

    不过疑惑归疑惑,唐逸却是不动声色的通知了督查室正科级以上干部,依次去会议室谈话,唐逸坐在办公室里,拿着笔写文件,心里却有些乱,毕竟自己督查室的干部有变动,自己事先却没得到任何信号,说明自己这一把手的工作并不到家。

    “叮叮”办公室门被敲响,高小兰一拧门走了进来,她娇笑道:“主任,你还真是稳坐钓鱼台啊?”

    唐逸笑笑,放下笔。问:“有事儿?”

    高小兰回身关上了门,又几步走到唐逸办公桌前,神秘兮兮道:“主任,想不想知道组织部和人事处地那帮家伙问了什么?”

    唐逸摇头,说:“别传播小道消息!谈话内容要保密你不知道吗?”

    高小兰吐吐舌头,说:“所以啊。我就讲给你一个人听。他们吧,主要是问了你,马明宇,刘建国,李成柱的情况,而且呀,关于你的情况问的最多。”

    “啊,不说了。我走了,刚问完我呢,被人看到不好。”高小兰说完,就偷偷溜了出去。

    唐逸笑笑,有时候不得不说,高小兰别看是个女孩子家家的,对自己的帮助却不小。

    又回思着高小兰地话。问自己的情况最多?恐怕是高小兰自己的感觉,组织部考察的是谁呢?高小兰提到地四个人中,自己和马明宇是副厅,刘建国和李成柱是正处,组织部不可能是来考察自己的,至于马明宇,已经即将退休,当然也排除在外,那考察地就是刘建国和李成柱其中之一,唐逸脑海里飞快的过着这两个人的档案。一个是副主任,一个是正处级督查员,都是四十多岁年龄,工作踏踏实实,从来没听过他们上面有什么人。

    琢磨了一会儿,不得端倪,唐逸心里叹口气,自己还是嫩啊,眼皮底下地干部,却是根本没摸清人家地门路。

    唐逸深信他们其中之一上面有人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打通了天地线,提拔自己手下地干部,组织部是不可能不和自己通风的,没有自己地推荐,又没有门路的话。人事处和组织部也不可能巴巴的来考察干部。

    唐逸有些烦躁。就起身泡了杯茶,是小妹的那不知名白茶叶。闻着茶香,仿佛小妹就在身边,唐逸心神渐渐松弛下来,一片宁静。

    自己不是什么通天的大人物,不可能事事都逃不过自己的眼睛,更不是事事都在自己操控之中,而且随着位子的升迁,以后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毕竟院子越大,水就越深,不像在延山,随便打听打听就知道所有人地底细,所以自己要作的就是淡然面对,面对不可预知的事物,自己只需冷眼旁观就是。

    唐逸心中祥和,慢慢品了口茶,随即微微一笑。

    当刘建国敲门说组织部和人事处的同志等着见您时,唐逸笑盈盈走出,刘建国一阵诧异,偷偷问唐逸:“主任,是你要升了吗?”

    唐逸笑着摇头,心里有了底,刘建国表情不似作伪,如果是他要升迁,这时候也没必要和自己作伪,不然只会使得自己这个顶头上司对他不满,看来要得到提拔的是李主任。

    二楼会议室,组织部和省委办公厅人事处的干部坐在椭圆会议桌的一侧,唐逸坐到了另一侧。

    代表人事处的是副处长言维国,和唐逸很熟,言处长又介绍了组织部的同志,领头的是组织部干部二处地处长黄立本。

    黄立本和言维国同唐逸握手寒暄后,谈话的重点就集中在唐逸对马明宇,刘建国和李成柱的看法上,唐逸当然充分的给予了他们肯定,大体介绍了他们的工作表现,谈了几件实事,都是他们工作比较出彩的事。

    黄处长听得连连点头,最后就问:“唐主任,不知道你对自己的工作表现怎么看?”

    唐逸沉默了半晌,说:“问心无愧。”

    言处长奇道:“这就完啦?”

    黄处长合上笔记本,微微笑道:“好了,谢谢唐主任的配合。希望唐主任遵守组织原则,我们跟唐主任谈的内容唐主任不要对外讲。”组织部的人走后,督查室自然炸了锅一样,人人都在猜测到底是谁要动,要动去哪里?更有好事者去人事处打听,人家却三缄其口。

    高小兰愤愤进了唐逸地办公室,说:“这个言维国,我派嘉嘉过去打听,他却一点风不透,亏平时对嘉嘉那么好呢,还想嘉嘉作他儿媳妇?我看他就是做梦,哼。”

    唐逸笑道:“嘉嘉想嫁的话你能拦得住。快回去工作,再这样我可批评你了,不就考察次干部吗?用得着整个督查室都人心惶惶吗?”

    高小兰瞪大眼睛道:“主任,你说的轻巧,是组织部考察干部,不是人事处哦!干部二处负责考察的对象你应该知道。地市领导班子和后备干部呢!咱们省委大院的这些处干厅干,哪个不想被干部二处考察?你可倒好,好像佛爷似地坐着,干啥?我爸说你稳,我看啊,你是太稳了,都没一丁点儿朝气了!”

    唐逸一蹙眉,高小兰也意识到自己口气太不尊重。有批评唐逸地嫌疑,吐吐舌头,飞快的溜掉。

    唐逸笑笑,不过想想高小兰地话,也有些道理,在省委大院呆得越久,自己的性子越是沉稳。但锐气,也在一点点消散,真不知道自己以后能主政一方时,是不是还有当初的热血沸腾,是不是还能充满干劲的挥动手臂,大声呐喊。

    不过唐逸没有后悔进入省委大院,官员就如同汤圆,讲究外圆内方,自己的锐气棱角磨上一磨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就打电话叫李成柱过自己办公室一下。

    李成拄高高瘦瘦的。戴着副眼镜,有点学者地派头,但他做事可不带书生气,很有些雷厉风行的架势。唐逸一向觉得,对于一名政府官员,书卷气是很有用的,书生气却有害。

    唐逸请李成柱坐下,就唠家常似的询问他最近的工作生活,李成柱有些惊讶,但却也有问必答。王凤起被拿下后,督查室三名副主任关系很微妙,都急于在工作上表现自己,而李成柱也和平时表现的一样,谈起工作滔滔不绝。尽力在唐逸面前展露自己的工作能力。

    唐逸心里却有些不快。不管怎么说,我是你的顶头上司。如果说开始你隐瞒还有情可原地话,现在组织部都已经谈过话,你还是一点口风不露,未免对我有些不太尊重。

    谈了半个多小时,也不见李成柱将话题向组织部考察干部这件事上引,唐逸就笑着结束了谈话。意想不到的电话,组织部办公室来电,包部长有请。

    唐逸当时就怔住,包衡?自己和他可从来没接触过,他这个省委常委,好端端见自己干嘛?最近省委需要协调的文件可没有关于组织部的内容,何况就算有什么交代给督查室抓的工作,也不用他亲自向自己交代啊。

    不解归不解,唐逸还是赶忙将手头的工作向几位副主任交代了一声,急匆匆赶往二号楼,党群,宣传等部门在二号楼办公。

    从外表看,包衡干干瘦瘦,头发花白,就好似寻常的农家老头,但坐在他对面,很快就能感受到他带给人地压力,炯炯的目光时常紧紧注视着你,好似你的一切想法都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此刻,唐逸就坐在他面前,感受着他不怒而威的气压。

    “唐逸同志,如果放你下去锻炼锻炼,例如去宁边挂个副市长,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接受挑战?”

    包衡的第一句话就令唐逸蓦然一惊,抬头,却见包衡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

    “你一直就是省委重点考察的后备干部,最近干部处也对你的情况进行了细致认真的考察,我仔细看过你的档案,觉得你完全可以胜任组织交给你地任务,你怎么想?”

    唐逸有些措手不及,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突然到自己根本没有一点准备,宁边作副市长?确实很不错,自己在督查室还真的有些腻了,但,事情可是没那么简单吧?宁边,宁边,是张省长在争的位置?倔老头赌气下给了自己?省委大佬们这盘棋又是怎么下的呢?自己可不能稀里糊涂的就插进去,何况副市长不是常务的话,多半是进不了常委班子的,自己如果是正处的话,提个副市长自然是求之不得,就算是什么浑水也就不用管,闭着眼睛冲进去就是,但自己已经是副厅,督查室一把手,去那儿作个权柄不重的副市长,而且是搅合进省委大佬的棋盘,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包衡却是翻着桌上地文件,低沉有力的说着话,“你在招商引资上,目光很独到,奇葩落户省城就是你促成的吧,现在这个企业可是蒸蒸日上,霸占我省国产饮料市场的健力宝已经被其抢去了很多份额,经贸委的专家分析过,明年这个时候,健力宝就会淡出我省市场,而我省地奇葩南下也不是问题!”

    “延山,恩,延山,从南韩引资一个亿,延山经济腾飞地奠基人,唐逸啊,我看你在督查室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屈才了啊!”

    这表扬可太重了,唐逸忙谦逊:“部长,我就是作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

    包衡微微一笑:“不骄不躁,不错!听说你对自己地工作总结就四个字?问心无愧?很好啊!这四个字看着简单!又有几个人能作到?”老头语气里对唐逸越欣赏,唐逸心中越是暗暗叫苦,不得了啦,不会稀里糊涂的就将我塞宁边去吧,包部长,你可得手下留情啊!

    “唐逸,不要有顾虑,我知道,你身份特殊,所以可能对工作调动顾虑就多了一些,但我可以用我的党性保证,这次组织部对你的考察是完全公平公正的,没有任何其它因素参杂在里面,你自己也说过嘛,问心无愧!只要问心无愧,何必管他人目光?”

    包衡可能看到唐逸面有难色,以为他有什么顾虑,就下说辞说服唐逸,更用唐逸自己的话将了唐逸一军。

    唐逸很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表态:“部长,从我自己来说,我是认为我的能力还不足以进入一个重要工业城市的领导班子的,但我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

    包衡找自己谈话,按照组织程序,那就应该是任命已经落实,就等公示后正式下文了。

    包衡欣慰的笑了:“这才像话嘛!年青人就要勇于承担重担,不能畏畏缩缩的撂挑子,既然你自己同意,那我们部委会就作进一步的研究,当然,你也要有两手准备,在没有正式下文前要严格保密,我毕竟还是要尊重部委会的意见嘛!这次和你谈话只是征询你本人的意见,并不是代表组织同你谈话。”

    唐逸可真的怔住了,原来还没有正式决定呢,那包部长可不是坏了自己定的规矩?

    包衡似乎知道他想什么,哼了一声:“难道你会找我跑官要官吗?你情况特殊,我必须亲自同你谈谈,”

    唐逸微微一笑,这个倔强的老头也有其可爱的一面嘛!不过既然事情还没完全决定,那就说明自己还有转机,还有回旋的余地。

    唐逸出门前,包衡语重心长的道:“好好干!别让唐老失望!”

    唐逸用力点点头,对包衡,由衷的升起了好感。包衡是第一个明确提到自己身份的人,更不避忌提到老太爷,但他,才是真正看淡自己身份的人,在他眼里,自己首先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干部,其次才是德高望重的首长的嫡孙。爬-飘天文学-文字首发站,注册会员就能下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