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章 小麻烦-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四十四章 小麻烦

四十四章 小麻烦2017-11-8 23:43:53Ctrl+D 收藏本站

    94年的春天悄无声息的来临,年假过后,省委大院又恢复了往日的忙碌,只是,平静中却偶尔溅起那么一丝涟漪,因为,一批中组部下挂到辽东的干部已经结束了挂职锻炼,而或多或少的,地方县市会有些位置空出来,不免就吸引了一些处干厅干的眼球儿。不过令唐逸奇怪的是,张震是最早盯上这个契机的,中组部的挂职同志也终于回了北京,他的人事任命却迟迟没有消息。

    月日-月日,全国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国务委员兼国务院扶贫开发工作领导小组组长陈汉江在会上宣布:国务院决定从今年起实施《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力争到本世纪末最后的七年内基本解决目前全国八千万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

    督查室这期的工作重点就是监督全省扶贫工作的进展。

    3月5号礼拜六,新工时制第一个休息日来临,当时还不是真正的双休日,而是五天半工作日,隔周休息一个礼拜六。

    唐逸早就接到了雷浩的电话说周六要来看他,所以也早早通知了齐洁,这个周六就不要来了,而从年后还没见过唐逸的齐洁一阵娇嗔,害得唐逸哄了她好半天,承诺下个双休日的时候两天的时间全留给她,齐洁这才撒着娇挂了电话。

    周六早上,唐逸坐在沙发上看新闻,怀里,宝儿伏在他胸口,懒洋洋的好似一只小猫。

    兰姐早早就出去买菜了,李婶也喜欢逛菜市场,一起跟了出去。

    唐逸却是回想着过年前后发生的一幕幕,在自己和高于真的努力下,王凤起被判有期徒刑两年,缓期一年执行。暂时免了牢狱之苦,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了。王凤起是个明白人,处于缓刑期,再不和唐逸和高于真联络。唐逸也打听了一下他的情况,他分配的住房被收回,已经搬去了妻子的娘家。暂时和他们挤在一处,虽然惨了点,但还不至于落到无家可归的地步。

    唐逸郁闷地心情总算在北京得到了舒解,北京有爷爷,老太爷随随便便几句话,却总是能令唐逸心气一振,阴霾一扫而空。北京还有小妹,和小妹面对面坐下静静品茶。什么话都不用说,唐逸却总是心中平安喜乐,心神也仿佛沉浸在那淡淡萦绕的宁静之中。

    唯一遗憾的是今年过年母亲没有来北京一起团圆,唐逸希望明年能真正说服母亲,重新融入唐家,不为别人,就算为老太爷。也要一家开开心心才是。

    宝儿张开小嘴打了一个小哈欠,可爱的小模样使得唐逸忍不住一笑,捏捏她小脸:“小猪猪,还没睡醒啊?”

    宝儿穿着过年的新衣,粉红色的小旗袍,旗袍上绣了一串串地粉色梅花,即漂亮又可爱,衬托的宝儿更加粉雕玉琢,要多讨喜就有多讨喜,看得唐逸都想抱着她用力咬上几口。

    宝儿也特别喜欢她的小旗袍。见唐逸心情好,就笑嘻嘻搂着唐逸的脖子:“叔叔,我明天穿新衣服去上学好不好?”

    唐逸捏了捏她粉嫩的小下巴,笑道:“再说,今天也不许你穿了!”

    宝儿愁眉苦脸的低头看自己的小旗袍,显然极为舍不得脱下它。

    唐逸就笑,其实宝儿的衣服都是自己挑选或者给她订做地,平日的打扮已经有些超前了,再穿着小旗袍去学校,不说冷不冷吧。只怕学校教师马上会家访,看看宝儿的家长是不是前卫的过了头。

    其实给宝儿作旗袍也是有原因的,是唐逸想起了当初的往事,当时他和宝儿一起逛街,看到巨型广告牌上某保险公司的宣传画。广告牌上。就是一个漂亮地小女孩儿,穿着小旗袍给大家拜年。十分秀气可爱,宝儿当时就羡慕的说,她小时候能穿着小旗袍过年就好了,唐逸也不过是成全她一个心愿。

    见宝儿闷闷不乐,唐逸摩挲着她的小脑袋,笑道:“回家见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了吗?”

    宝儿恩了一声,嘟起小嘴说:“爷爷奶奶不好,骂我和妈妈。”

    唐逸叹口气,揉了揉她的头,说:“那外公外婆?舅舅他们呢?”唐逸认识宝儿的时候,宝儿就和母亲相依为命,那时候她外公外婆已经去世,但宝儿从来没提到过她原来还有几个舅舅,想来是关系不好,渐渐就不再来往。不过现在大概会有些变化吧。

    宝儿还是嘟着嘴:“外公外婆开始对妈妈很凶,后来妈妈给了钱,他们就对妈妈好了起来。”

    唐逸摇摇头,猜也猜得出,兰姐那么早怀孕,嫁得又是卓大军那样的人,宝儿的外公外婆还能对她好得了?不过有些时候,钱真的能解决很多问题,就算是亲情,有时候也需要用金钱来衡量的。

    唐逸就问:“舅舅们呢,对你好不好?”

    宝儿就嘻嘻笑起来:“他们可疼宝儿啦,还有哥哥姐姐,小弟小妹,都喜欢听宝儿讲故事。”

    唐逸笑笑,这个小宝儿,那是你没看到妈妈给舅舅钱吧,再怎么说,你外公外婆对你母女也要比那几个舅舅强。

    “叔叔,我告诉你个秘密哦。”宝儿将小嘴凑到了唐逸耳边,小声说:“妈妈就知道吹牛,说她赚生意赚了好多钱,说我的,我地户,户……”宝儿皱着小眉头,却是忘了词儿。

    唐逸就笑:“户口?”

    宝儿用力点着小脑袋:“恩,说我的户口也是她花钱买的,叔叔,什么是户口啊?你叫妈妈买给我,谁叫她吹牛,说话也不算数。”宝儿很有些小愤愤不平,逗得唐逸又是一阵笑。

    唐逸就笑着问:“你没和外公他们说妈妈吹牛吧?”

    宝儿苦着脸:“宝儿不敢,妈妈会打我的,叔叔又不在。”

    唐逸笑着拧拧她小脸:“以后回家要听妈妈的话,不许和妈妈唱反调知道不?”

    宝儿哦了一声。又钻进了唐逸怀里,说:“叔叔,宝儿说话说累了,再睡一会儿。”

    唐逸无语,比长大了还懒,说话也能累着?只好抱住她。任由她在自己怀里打盹。

    雷浩和陈达和午饭前按响了门铃,唐逸开门就笑:“再不来我可就自己吃了。”

    看着餐桌上丰盛的菜肴,陈达和就是猛咽口水,呵呵笑着:“唐书记,从你来省城,我可是好久没解馋了。”

    唐逸笑骂道:“得了,少装模作样,你这大局长啥吃不到?”

    雷浩也笑:“唐书记。老陈现在可风光了,去年底被评为延庆公安系统优秀干部呢。”他也喜欢喊唐逸唐书记,大概觉得这样喊更亲切吧。

    兰姐摆上两瓶五粮液,就拽着宝儿回屋里和李婶一起吃,兰姐屋里摆了一小桌,每样菜都有,是李婶的主意。李婶也渐渐看出来了,唐逸这个领导级别不低,自然不想耽误他们说正事

    宝儿不情不愿的被兰姐拉进屋,唐逸本来想留下宝儿,但想想李婶执意去屋里吃,然后自己把宝儿留在桌上,就算亲如一家人没说的,总归是不好,也就没有说话,只是偷偷对宝儿眨了眨眼睛。也没啥特别含义,哄孩子嘛,让她以为自己和她有什么默契,果然,宝儿就开心的笑了,顺从地跟在兰姐身后进屋。

    好久没和陈达和见面,唐逸真的有些挂念他,可惜雷浩在场,很多话都不能透开说。

    三人先干了一杯,然后就喝着酒。闲聊起来,唐逸琢磨着雷浩就应该有什么事儿,也不问,只是说着一些闲话。

    雷浩咂了口酒,说:“唐书记。我这次来是有事求你的。”

    唐逸点点头道:“你说。我如果能帮上忙一定帮。”

    雷浩说:“是为高速公路的事儿。”

    唐逸一听就明白了,去年下半年。辽东开始修建省内第一条高速公诉,从省城至边境口岸三百多公里的一条高速公路,也是省委省政府地重点工程项目,雷浩,应该是希望高速公路能修到延山吧。

    果然雷浩说:“唐书记,你也知道咱们延山地情况,想再次获得腾飞,高速公路就是一个契机,如果春边高速公路能稍微向北偏移,就可以将延山链接为它的节点,至不济,也可以修建一段延庆到延山地高速,使得延山能真正进入全省一盘棋。”

    唐逸却是叹口气,春边高速虽然已经立项开始修建,但现在委实是个烂摊子,甚至是火药桶。

    立项前,这条高速公路被省里寄予厚望,主管副省长跑“部”进京奔波了半年,刘琦更多次亲自进京,终于有了些眉目,国家有关部门决定在资金上给予支持,加上银行贷款,将预算中的建设资金全部筹集齐,但辽东省修高速毕竟没有前例可循,开始动工才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建筑材料涨价就使得成本一下多出了几亿,征地拆迁时更是阻力重重,听说现在资金缺口已经达到十几亿,有一家中标公司更是携款私逃,当然这些都是传闻,但无风不起浪,这条高速公路能不能如期完工都是个问题,更别说多加出一段延庆至延山的路段了,那真是难上加难。

    看唐逸面有难色,雷浩就笑道:“算啦,我也没抱多大希望,来喝酒吧。”

    陈达和瞪着牛眼道:“狗屁,没抱希望你巴巴跑来说啥,尽为难唐书记。”

    雷浩笑道:“老陈,是不是那次喝酒被我灌多了不服气?别不服,你酒量就是不行。”

    陈达和梗着脖子刚想反驳,唐逸摆摆手,说:“这事啊,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要等春边高速完工再说,春边高速不完工,就别乱折腾。

    等那边儿完工,你们就打报告申请修建延庆至延山的高速,我可以帮点忙。立项没有问题,一定的资金支持也没有问题,但大头,还是要延山自己掏。”

    雷浩就小心翼翼问:“那延山需要自己筹措多少资金?”

    唐逸琢磨了一下:“延山路况不好,属于半山地半平原,五十公里高速的话。按现在地物价,大概需要五亿到十亿吧,我这只是估算啊,但大体上差不多吧。”

    雷浩挠着头,喃喃自语:“五亿到十亿……”

    唐逸就笑:“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想收获就要有付出嘛!修路架桥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是百年大计,如果只是为面子工程那干脆就别搞。”

    雷浩脸一红。举酒杯道:“唐书记说的对,我该罚!”说着自己干了一杯。

    唐逸又说:“中央下的文件看了吧,今年工作重点是扶贫,延山虽然经济腾飞,但贫富差距怕是在进一步拉大,雷县长,你可得多想办法。别让经济起飞只使得少数人受益,要让大多数人都能感受到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只要能作好这项工作,就算高速修不到延山,咱也无怨无悔不是?”

    雷浩默默点头,知道唐逸说得可不是场面话,而是金石良言。

    唐逸又笑道:“督查室地工作组可是都派出去了,明察暗访,说不准我也会去各县看看,只怕也少不了延山。你们可得给我小心点,别让我挥泪斩马谡。”

    雷浩和陈达和都笑起来。

    送走了雷浩和陈达和,酒后有点困,唐逸回卧室小眯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分。

    唐逸拉开卧室门,却见客厅里只有兰姐在看电视,她也是穿着过年地新装,大红的旗袍,小开叉下,露出藕白的两截小腿。穿着红色高跟皮鞋,倒也性感漂亮,但唐逸怎么看她怎么像酒店前的迎宾小姐。

    给宝儿订作旗袍时兰姐也跟去了,不知道怎么就自己偷偷掏钱订做了一件,令唐逸哭笑不得。

    “你不冷啊?赶紧换一件衣服。看得我眼晕!”唐逸蹙起眉头。

    兰姐哦了一声。就乖乖回房换衣,唐逸当仁不让地霸占了沙发。往沙发上一躺,将电视拨到了中央二台,看起了经济节目。

    兰姐怯生生从房间出来,问:“唐书记,我,我这身可以吗?”从那晚之后,她却是越来越怕唐逸。

    唐逸回头,却见兰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低头看着脚上的红皮鞋,薄薄的红羊绒衫紧紧包裹着窈窕却又丰腴的身躯,身上峰峦起伏跌宕有致,小红裤子又窄又瘦,使得翘臀绷紧的曲线更为诱人。

    唐逸又好气又好笑,在自己面前扮可怜吗?再者说了天天打扮地花里胡哨的,哪有个保姆地样子?

    也懒得理她,随便摆摆手,说:“恩,去帮我泡杯茶!啊,李婶和宝儿呢?”

    “去对面串门了。”兰姐一边帮唐逸冲茶,一边小心回答。

    看完经济半小时的重播,唐逸就坐了起来,拿起茶杯,刚刚好,浸了一口,说:“晚饭我不吃了,有点头疼,去睡觉。”

    兰姐哦了一声,请示道:“唐,唐主任,我,我今晚想多看一会儿电视。”

    唐逸品着茶,说:“那把电视音量调小点儿,别打扰宝儿写作业。”

    兰姐马上甜甜笑起来:“谢谢唐书记。”

    看她这么开心,唐逸摇头道:“又是看什么南韩剧吧?爱得死去活来,墨墨迹迹的,也不知道有啥好看的,这次女主角是瞎了眼还是绝症啊?多大岁数了?还喜欢看这种东西,真幼稚。”

    兰姐小声分辩:“不是的,是雪妮的mv。”

    唐逸微微一愕:“雪妮?哪个雪妮?”

    终于懂得黑面神不知道的知识,兰姐异常兴奋,就从茶几底下拿出一本杂志翻开,递给唐逸:“喏,就她,美国现在最有名地少女歌星,唱地歌可好听了。”

    唐逸接过杂志,是兰姐最喜欢买的《女人》,有些小资情调,最喜欢介绍各种款式的新装,女人该怎么保养等等。其时国内名牌大多还不太懂得包装,杂志里最多介绍的是国外品牌,兰姐很多品牌知识就是从这里看到的。

    唐逸目光却是盯在了被兰姐摊开地彩页上,天使地脸蛋,深邃地碧眼,纯净柔顺地金色长发。充满异国情调地美少女,唐逸不由得轻轻叹口气,她,终于成功了吗?

    兰姐唠唠叨叨的解释唐逸全没听进去,回想着和雪妮相识的一幕幕,不由得莞尔一笑。

    彩页后面,有关于雪妮的一篇文章,看了几眼唐逸不由得摇摇头。前面明显是胡编乱造,现在地文章,就算是小资杂志吧,也有党宣的痕迹,例如说雪妮如何如何追逐自己的梦,如何锲而不舍的在各个酒吧表演,终于被唱片公司挖掘等等。不过想来后面的内容应该是真实的,在纽约电台一个娱乐节目中,雪妮凭借一曲《miss》打动了所有听众地心,点播率一礼拜都在榜首,雪妮签约的唱片公司顺势为她推出了一个mv《miss》,在各大娱乐台黄金时段播放,《miss》很快在billboard地单曲周榜上稳稳坐上了榜首的位置,连续三周第一,雪妮一夜成名。

    十一月,雪妮的第一张专辑《magician》面世。这张专辑马上就轰动了全美,主流乐坛评论或质朴,或华丽。“用心在创作,用心在演唱”,“天籁之音”,“天才少女用天才歌喉演绎她梦幻地心”……等等等等。但无一不是赞美有加。

    就算最最严谨古板地传统音乐人也纷纷低下了他们高贵的头,热情洋溢地赞美着这位乐坛地天才少女,凭借一曲《magician》,雪妮一跃成为美国乐坛最具人气的清纯天后。

    《magician》的销量直线般上升,打破了一系列单周最高销量。单月最高销量等等女歌手专辑销售的记录,截止一月底,已经卖出了七百多万张。一名音乐人感慨,照这个势头,雪妮打破麦当娜的神话并不是幻想。

    而该专辑主打歌《magician》在billboard的单曲周榜上已经连续十周第一。

    唐逸轻轻叹口气。这个小丫头。倒是比自己想的还要厉害,magician?魔术师吗?唐逸一阵偷笑。她倒挺会找灵感的。

    抬头,见兰姐满是期待的看着自己,就笑笑:“看吧看吧!”回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唐逸终于忍不住又回了客厅,兰姐吓了一跳,以为黑面神又变卦来赶自己呢,委委屈屈地站起来,就准备回房,唐逸笑道:“干嘛?我也是来看雪妮的。”

    六点半,春城电视台的《每日一歌》节目开始,主持人异常兴奋的介绍这次会播放雪妮的m《magician》,又开始唠唠叨叨的介绍雪妮其人其事,唐逸听得不耐,叹气道:“唉,真烦,听你介绍完我都不知道我还认识不认识雪妮了!”

    兰姐撇撇嘴,心说想不到黑面神也会吹牛,真是意外。

    当主持人兴奋的提到该mv是中国版,专门为中国观众录制时,兰姐就笑:“啊,雪妮挺喜欢中国吧?”

    唐逸瞥了她一眼,心说看来不管是哪种心态的人,民族自豪感却是天性啊。

    主持人又说了许多没营养的废话后,终于说:“下面,我们就来欣赏雪妮的《magician》!”

    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一名美如天使地金发少女慢慢出现在屏幕前,她手里拿着一叠小小的扑克。

    唐逸哑然失笑,轻轻端起了茶杯,在电视上,欣赏雪妮的美丽,又是另一种心情。

    “魔术师,谢谢你!”雪妮的中文发音虽然很生硬,但悦耳动听,别有一种吸引力。

    唐逸慢慢饮茶,心里回了句,不用谢。

    雪妮清澈如碧波的大眼睛眨了眨,“魔术师,现在我提出我地第二个愿望,就是我想见到你!”

    “谢谢你给我地一切,谢谢你的魔术。”

    音乐潺潺,雪妮清丽地歌喉慢慢唱起:“magicianis

    电视屏幕上有中文翻译,歌词大意描述着魔术师的神秘和飘渺。魔术师可以操纵凡人的生死,凡人想接近魔术师却是遥不可及。

    歌声中有一种淡淡的哀伤,那种面对强大魔术师地无力,渴望接近魔术师却发现它高不可攀的绝望,被凄美而神秘的歌声表现的淋漓尽致,这是一首能打动人心灵的歌。

    歌声停歇好久。唐逸才回过神,轻轻一笑,这个小雪妮,歌唱得真是一级棒。

    兰姐在那正感慨雪妮唱得多么好,唐逸斜了她一样,心说你又能听得懂了?车行选车,接到了陈珂的电话。“哥,一起吃饭啊?”伴随着陈珂地声音,还有噪杂的汽车鸣笛声,想来她在外面打的电话。

    唐逸看看表,却是十一点多了,就说:“好,等我选好车就过去。”

    陈珂却压低声音说:“哥。别选了,过来接我,我和刘颖被人骚扰了!你再不来我可和他们吵架了!”

    唐逸一愕,忙说:“等等,我马上去,你在哪儿?”

    “富豪酒家306。”陈珂说完挂了电话,唐逸一阵好笑,小丫头又骗自己呢吧?现在还有人敢骚扰她?

    不过佳人告急,就算被骗唐逸也得火速赶去啊,就对刘飞道:“我有点事。先走了!”

    刘飞鼻子差点没气歪,骂骂咧咧道:“你小子有病啊?大早上给老子打电话叫我来和你一起选车,妈的来了又告诉我我可以走了,你当我是你的狗啊?”

    唐逸嘿嘿笑着,就向外走,刘飞却一屁股坐进刚刚试过的桑塔纳里,就打火,大声说:“你走!今天你敢撇下老子老子就将车开走,小姐,去打电话报警。就说有两个人抢车!”

    售车小姐吓了一跳,忙赔笑说:“先生,别开玩笑了。”

    刘飞一瞪眼睛:“老子像开玩笑吗?”

    唐逸又好气又好笑,但真拿他这惫懒脾气没办法,只好笑着对他招招手:“一起走!“

    刘飞这才得意洋洋的下车。能拿唐逸一把。好似颇为面上有光。上了唐逸那越发破烂的桑塔纳,刘飞撇撇嘴:“这车。坐一次短寿十年!”

    唐逸无奈摇头,说:“你这可是咒我死呢。”

    刘飞贱笑一声,道:“喂,咱们去哪?是见你地小情人吧?”

    唐逸摇头:“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总之一会儿你见到她们别说些不着调的话,不然我可生气的。”拍了拍刘飞的肩头。刘飞是聪明人,应该从自己的语气能听出要见的女孩儿他调戏不得。

    唐逸也是没办法,不给刘飞提醒刘飞见到陈珂肯定口花花,虽说刘飞其实就是口花花,没啥恶意,但听了也不舒服。

    而且刘飞和陈方圆关系越发近了起来,陈方圆地万宝超市已经开业,好像刘飞在里面也有干股,刘飞不可能永远见不到陈珂,提前带他见见也好,免得以后他见到陈珂真的发动什么鲜花攻势。

    至于刘飞会不会怀疑自己和陈珂的关系,那也只能随他。

    开着车,唐逸随口问:“叶思曼最近还好吧?”

    刘飞一翻白眼:“你自己去问她,问我干嘛?”

    叶思曼进了财政局,如果说刘飞没出力唐逸可是绝不会相信,看了眼刘飞,唐逸淡淡道:“你也该安定下来了,李天华成了瘸子,回香港了,你总该好好想想以后了。”刘飞笑了笑,突然问道:“喂,你最近跟田卫兵走得挺近是吧?”

    唐逸点点头,他早有这种思想准备,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刘飞就不再说话。

    唐逸打着方向盘,笑笑道:“我是从政的,在不损害做人原则前提下,我考虑的是个人利益最大化,如果你觉得我这个政客挺没劲的,我也承认。”

    刘飞一笑,露出好看的两排白牙,“你的来头我知道了。唉,你呀,累吧?”

    唐逸微微点头,有时候他还真羡慕刘飞,可以随心所欲的过活,想想,如果自己不是官员,而是以唐家少爷地身份来春城,只怕砸了半个春城也没人管自己吧,现在呢,却只能谨小慎微的步步为营。想到这儿,唐逸又轻轻叹口气。

    不过唐逸随即又想,刘飞能知道自己和田卫兵接触,那田卫兵呢?田朝明呢?自己和陈方圆,和刘飞的关系又能瞒得过他们吗?想想也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田朝明,对自己和陈方圆的关系肯定洞若观火吧,毕竟陈方圆是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

    那自己和陈珂的关系呢?

    唐逸想想就有些头疼,算了,摇了摇头,自己追求利益最大化,田朝明又何尝不是,而且现在,自己和田朝明的利益还是有一部分重叠的,被他知道些什么也没什么大不了,而且,如果他误以为自己和陈方圆有利益纠葛,那就更好,想想,自己还真需要作些事把他的思路引导一下,给他设置个小误区也不错。

    至于和陈珂地关系,唐逸从来就没担心过,政治斗争,历来是从经济下手,女人只是被串联出来的附属品,如果真到了你死我活的一天,没人会上门查你有几个情妇的,而且自己和陈珂现在还清清白白,没啥可担心的。

    想到这儿唐逸突然笑了一声,这也不尽然啊,以前网络上可不是见到一名官员有一百多号情妇?管理不善引发了争风吃醋,害得官员落马,而也有手腕高明地,一名官员全国各地都有情妇,记了满满一笔记本,他却手段高明,打理地井井有条,直到因为经济出了问题才被揭发出来,想想实在有些好笑。,

    “笑啥呢?”刘飞瞪起了眼睛,“我有那么可笑吗?”

    唐逸莫名其妙,斜了他一眼,也不理他,只觉得用对付兰姐的办法对付他最合适不过。

    刘飞又好奇地问:“喂,你的小情人为啥找你?吃饭?那等将车定了再去也成啊?”

    唐逸蹙眉:“她只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

    刘飞随口道:“好吧,朋友,我说你那朋友咋了?”

    唐逸就笑:“她说被人骚扰了刘飞腾一下就坐直了身子:“什么?!”

    更大声道:“我说你小子也太窝囊了吧?小情……朋友被人骚扰,你还有心思和我笑?唉,唉,唉,你干嘛?停车干嘛?越说你越上劲是不?”

    唐逸无奈的指了指路口的标志灯:“红灯!”

    刘飞大声道:“红灯咋了?来,我开!气死我了!”回身就解安全带要和唐逸换座。

    扫了眼岗楼里的交警,唐逸一把将刘飞按了回去:“坐好!”

    看着刘飞满脸的兴奋,唐逸就有些后悔,不应该告诉他的,真的不应该告诉他的。

    富豪酒店在春城属于比较高档的饭店,金黄的柱门上,挂着成串的红灯笼,洋溢着年后的喜庆气派。

    唐逸和刘飞直上三楼,来到六号房外,唐逸刚想敲门,刘飞已经嘭的一脚踹开门,大声骂道:“妈的!谁欺负我嫂子呢!”

    唐逸无语的看着他的背影,带这个惹事的祖宗来,真的有点失误。爬-飘天文学-文字首发站,注册会员就能下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