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章 突发意外-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四十三章 突发意外

四十三章 突发意外2017-11-8 23:43:5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没有说话,端着茶杯喝茶,静静看着苏梅。

    苏梅拨了拨鬓角的秀发,娇笑道:“我还有个信息,张震要去宁边作副书记了。”

    唐逸微微一愕,宁边是辽东第二大城市,有着浑厚的重工业基础,其装备制造业在建国初期曾经为新中国的发展作出过巨大的贡献,但时过境迁,现在这些企业无不面临着设备老化,资金缺乏的困境,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宁边这个重工业城市在辽东还是有着其特殊地位的。

    张震级别是副厅,是几个书记省长秘书中级别最高的,就算刘书记的秘书,也不过是正处而已,而且张震作省长秘书已经五年了,按惯例,省委大佬的专属秘书四五年就会动一动,显然,张省长对张震爱护有加,竟然想将他放到宁边副书记的位置上。

    苏梅似乎在等待唐逸消化这个信息,过了好一会儿又接着道:“不过这事儿还没彻底定下来,听说省委常委的协调会议上包部长持明确反对态度,组织部部委会的意见是张震去宁边担任副市长。”

    常委协调会就是俗称的碰头会,是对一些重要议题提到常委会讨论前的协调,碰头会的结果基本就左右了常委会的基调。重要的人事任命的话,碰头会一般是刘书记,张省长,其余三个副书记还有组织部部长参加。

    唐逸眼前不由得浮现出那个矮小精瘦,不苟言笑的老头,省委组织部部长包衡,唐逸和他没接触过,但他的传说听过一些,他是有名的“一本正”,更有人戏称他“包公”。概因其刚正不阿的名声在省委大院是出了名的。

    三年前,包衡刚刚担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第一次主持召开部务会。研究几名省直部门干部的任职问题。上午召开的会议,下午就有一名干部来找包衡,请求自己的任职事宜在未上省委常委会之前能够再重新研究一下。这个干部当时是省政府研究室副主任,下一步拟安排他到省统计局担任副局长,而他本人想到省财政厅担任副厅长。包衡听完干部地来意,当时脸子就撂了下来。追问是谁告诉来人要到省统计局任职的。那个干部在包衡严厉的追问下,只好将告诉他消息的一位相熟的副部长的名字说了出来。结果,包衡把这件事汇报给省委书记刘琦,对那位副部长在干部考察研究时“跑风漏气”地问题进行了严肃处理,将副部长调离省委组织部,安排到省行政干部学院担任副院长,想要担任省财政厅副厅长的干部因“要官”问题而原位未动,依旧在省政府研究室担任副主任。而且两年内不能提拔。此事震动了全省政界。包衡反对?唐逸不禁微微一笑,那可就有趣了。

    苏梅又接着道:“听说田书记还提出了新的人选,不过张震说这个人太年青,基本没有任何可能影响到他。”

    唐逸一愕,无疑,田朝明提到的人就是自己,正如苏梅所说。自己资历太浅,田朝明提自己可不是真的想为自己争这个位置,其中的用意可就深了。

    唐逸笑了笑,这个老狐狸,倒是变着花样的利用自己为他争利益。

    看看苏梅,唐逸却是重新审视起她来,就算是张震的情人吧,但能得到这些消息可真地太不简单了,最起码,张震可以说极为信任她。而一名官员信任自己情人到这种程度,只能说,这女人,实在是很有一套。

    苏梅慢慢拿起了果汁,现在,她在等唐逸衡量她的价值。

    唐逸微微一笑:“你投靠我,怕是得不到什么好处的,我看你是聪明过了头。”唐逸说的是实话,他和张震不一样,是不会作些违法的事帮苏梅敛财的。而且看得出,苏梅这个女人野心不小,张震这样的人物作靠山她都不满足,见到更高地枝头马上就向上攀。

    苏梅好似知道唐逸的想法,微笑道:“真聪明假聪明日子长了就知道。我一向相信自己的眼光。而且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可怕。张震离开省城,我换个码头而已。”

    唐逸品着茶。却是在寻思怎么摆脱这个麻烦的女人,她和张震,只怕都不太干净,自己和她搅合到一起无异于与虎谋皮,虽然能获得短期的利益,可以靠她打听出许多省府秘闻,但目光放长远的话,绝对是得不偿失。

    况且,她说的话又怎么做得了准,谁敢保证她不是和张震串通,在自己面前做戏,尤其是张震是张省长贴身秘书,只怕知道自己身份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张震知道自己的底细,就更不能排除苏梅做戏地可能。

    舞曲停,男男女女纷纷回座位喝饮料休息。

    唐逸眼睛一瞥,却见到服务员端向另一桌的盘子里有一种易拉罐的饮料,上面绿色的字体很显眼“pada”,唐逸微微一怔,却是想不到pada,中文注册为“奇葩”的饮料已经进入春城饭店饮品系列,看来发展的不错。

    “唐主任想换换口味儿?”苏梅却是一直在注意着唐逸的表情。

    唐逸微微摇头,说:“经常改变自己口味的人我一向不喜欢。“

    苏梅咯咯一笑:“你这是在拒绝我喽?”

    唐逸笑笑,又拿起了茶杯。

    这时候舞曲响起,苏梅站起来,伸出纤手:“唐主任,我请你跳一曲唐逸微微点头,放下茶杯,牵着苏梅的手进了舞池,苏梅的舞跳得很好,在唐逸地怀中转来转去活像一条在网中挣扎着逃跑的大鱼。

    跳着舞,苏梅轻声在唐逸耳边道:“感觉没感觉出来,咱俩挺合拍的?”

    说着话,身子更慢慢粘在了唐逸身上,唐逸隔着薄薄的衣衫能够非常清晰地触摸到她滑腻丰腴的肌肤,更能嗅着她身上淡淡地体香。

    感觉苏梅贴地越来越紧,唐逸微微退了退,以便拉开自己敏感部位跟她的接触。苏梅却又娇媚万分地贴了上来,并且在唐逸耳边轻声说:“不好么?”

    唐逸笑笑,这是自己第一次被色诱吧?

    唐逸没有黑着脸甩手离去或者推开苏梅,更不会回应苏梅地挑逗,只是很专注的和苏梅跳完这一曲,而苏梅也就渐渐知趣的将身子和唐逸拉开了一点距离。

    回到座位上。苏梅招呼服务员为唐逸换热茶,看了眼慢慢拿起凉茶品味的唐逸,眼里有了抹深思。

    工作组撤离的当天,唐逸来到了苏梅的办公室,苏梅当时娇笑道:“我是不是该觉得受宠若惊呢?”

    苏梅地办公室很宽敞,苏梅招呼唐逸在沙发上坐下,更亲手为唐逸泡了杯茶,唐逸琢磨了一下。就道:“我觉得道义上应该同你说一声,关于拆分春城饭店的建议书我已经写好了,回去后就会上报到办公厅。”

    苏梅在唐逸对面坐下,好整以暇的拿起茶杯,微笑道:“随便啊,我早料到了。”

    唐逸略一沉吟,又道:“我给你提个建议。关于酒店的经营,我觉得你还没完全挖掘本省资源优势,例如,每星期一次去往延山的南韩旅游团,你完全可以和延山的旅行社合作,使得春城酒店成为他们的合作方,其实南韩游客刚刚下了飞机,就马上坐大巴赶往延山,对游客来说,是很疲累的。如果能在春城饭店下榻一晚,第二天赶往延山,则对游客,对春城饭店,对延山旅行社都是有好处地,可谓一举三得。”

    唐逸又笑道:“如果苏经理有意的话,我可以负责介绍金秋旅行社的负责人和苏经理认识,具体合作细节你们自己谈。”

    听了苏梅泄露出的许多信息,唐逸也得稍稍回报一下,免得她怀恨在心。给自己下绊子,女人,是很麻烦的生物,真的被惹恼的话是一点理智也没有地。

    苏梅娇笑:“那我可是求之不得,谢谢唐主任了。”想了想。又说:“唐主任不介意将手机号码留给我吧?”

    唐逸微微点头。

    令唐逸没想到的是。王凤起出事了,工作组撤回没几天。唐逸的办公室就来了几名不速之客,省委办公厅纪检组的李组长,省纪委的王处长,一个高高瘦瘦,一个矮矮胖胖,这两人搭档在一起,还真的挺有喜剧效果。

    另外就是几名纪检组和纪委的随员。

    李组长开门见山,说我们俩是来向王凤起主任调查情况的,唐逸随口就问什么事,王处长说对不起唐主任,我们有保密纪律,不能说。唐逸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王凤起这次,惹的事儿不小。

    唐逸就微微蹙眉:“你们立案了?”如果没有立案调查地话,自己这主管领导完全可以了解一下情况的,何况就算已经立案,按惯例,最起码也应该将大致情况向自己通报一声。何况自己这个督查室本身和纪委就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与其它省直机关还是有些不同的。

    李组长看出唐逸脸色不悦,看了王处长一眼,想了想就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到了唐逸桌上。

    是公安局转给纪委的材料,李组长就解释,原来公安机关在打击传销组织的过程中,成功捣毁了制造“阿尔匹林“的地下工厂,逮捕了工厂负责人,在调查中,该负责人交代,工厂受到了督查室副主任王凤起的庇护,从十月份,该负责人每个月都会打进王凤起户头五千块钱。公安机关马上将涉及王凤起的材料转到了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反贪局又转给了纪委,李组长他们这次来就是先了解下情况。

    李组长又说:“根据工厂负责人介绍,他和王凤起是在十月份认识的,当时督查室接到群众举报,该工厂制造地噪音令周围居民不堪骚扰,负责处理的就是王凤起主任,而收到工厂主的贿赂后,王凤起主任就充当了该工厂的保护伞,更曾经给该管区派出所打过招呼,要他们多多照顾。唐主任。我们想了解一下去年十月份,王凤起主任是不是处理过该工厂所处小区居民的投诉。”

    唐逸就说:“我查一下。”给高小兰和档案室打了电话,一查档案,果然有这码事。

    李组长和王处长交换了一下眼色,就说:“我们和凤起同志谈谈。”

    唐逸微微点头,纪委地人客气地感谢了唐逸地配合。就出了唐逸办公室,高小兰跟出去,不一会儿又跑回来,大惊小怪道:“唐主任,他们把王叔带到纪检组去了。”

    唐逸恩了一声,倒有些好笑,怎么和自己斗地时候他摊不上这倒霉事呢,保证他马上就老老实实。现在刺快被自己磨光了,倒又惹上了这么个大麻烦。

    高小兰焦急的问:“主任,王叔到底犯啥事儿了?”唐逸说:“这我可不知道,不过你放心,纪委的同志不会冤枉好人的。”

    高小兰一撇嘴:“那可说不定。”唐逸好气又好笑,知道她的脾气,也不好说她。

    “主任。王叔这人是好强,好面子,但他不是坏人,我不信他会贪污**。”高小兰一脸不平。

    唐逸点点头:“放心吧,不会有事地。”

    高小兰怏怏不乐的出门,唐逸接着看起了文件,脑子里,却尽是王凤起的这档子事,高小兰说得没错,王凤起收些小钱。靠职权之便办些私事肯定是免不了的,但收上万元的贿赂,王凤起应该没这么糊涂,不过也难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自己又不是王凤起肚子里的蛔虫,哪知道他的想法。

    最容易出问题的干部就是认为自己已经干到头地干部,没有上升空间了,就容易追逐个人的私利,说不定王凤起被自己打压下。就产生了这种心态呢?

    胡思乱想间,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唐逸接起,话筒里传来苍劲有力的男音:“唐主任吧?我纪检老孔啊!”

    纪委副书记孔祥恩,办延山案子时和唐逸合作过。唐逸忙客气的和他寒暄。心知他定是为王凤起的案子打的电话,或许是因为督查室地敏感性。所以这位副书记才亲自打电话沟通。

    果然,孔祥恩叹了口气:“我们已经在工商银行核实,王凤起同志的银行卡里确实从十月份,每月五号都会汇进五千元,累计共两万元,和举报人交代的材料完全吻合。”

    唐逸又是一愣,今天带给他的意外一件跟着一件,有些目不暇接的感觉。

    孔祥恩又道:“纪委办案同志的意见是,王凤起同志暂时停职接受调查,当然,也要听听你这个主管领导的意见。”

    唐逸沉吟了一会儿,说:“我同意纪委同志的意见。”

    孔祥恩又和唐逸闲聊了几句,约了周日一起吃个便饭,这才挂了电话。

    唐逸拿起笔写报告,却怎么写怎么觉得别扭,叹口气,放下了笔,心有些乱,因为凭直觉,唐逸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但现在自己能做的也就是等待纪委的调查结果。

    王凤起地办公室空了,唐逸却感觉不到一丝喜悦,每次从他办公室前走过,唐逸总会向里面看上一眼,也不知道自己想看到什么。

    一月底,纪委和省委办公厅下文,王凤起被撤职,开除党籍,移交检察机关法办。

    令唐逸想不到的是,王凤起被关押期间提要求要见自己,检察机关批准了他的请求,于是在两名检察院同志陪同下,唐逸在检察院羁押室,一间干净的单间里见到了王凤起。

    王凤起很憔悴,胡子拉碴,仿佛苍老了十岁。

    王凤起见到唐逸的一瞬间仿佛有了神采,愉快的笑起来:“知道我为什么能见到你吗?因为我坦白从宽了。”

    唐逸苦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我什么也没作过。”王凤起还是不停的笑,两名检察员大声训斥他,唐逸微微皱眉,拉过房间唯一的椅子到王凤起身边,说:“你坐!“回身又去帮王凤起倒了杯开水,两名检察员见到唐逸的作派,对望了一眼,就走到了门边,不再管疯疯癫癫的王凤起。

    王凤起接过唐逸递来地水杯,深深叹了口气:“主任,谢谢你来看我。”

    唐逸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其实,我知道是谁害我的,还记得刘飞那个案子吗?我认识了一位大人物,也是因为这个案子,我得罪了他。”

    唐逸自然知道他说得是谁,没有接声,只是静静聆听,许多事,自己也要好好想一想。

    “追查阿尔匹林这个传销组织的时候,其实我就发现了些蛛丝马迹,阿尔匹林的供货商应该就是这个人,我怕了,用小花招阻挠公安机关查案,还偷偷销毁了一些证据,没想到,还是没有逃过这一劫。”“他大概早就想搞垮我了,所以刘飞案子结束后,他就开始往我的银行卡里汇钱,那张卡,唉,就是工行那次,为咱们省委职工每人都办了一张,我回家就扔进了抽屉,从来就没有用过。”

    “接下来地事儿你也知道了,如果没有阿尔匹林这件案子,过一两个月,大概我会成为其它案子地受贿者吧?”王凤起苦笑摇头。

    唐逸默默听着,渐渐脑海里就有了清晰的脉络,田卫兵要搞掉王凤起从几个月前就开始策划了,本来大概是想给他编织个受贿地名目,谁知道就这么巧,阿尔匹林案又牵涉到田卫兵,于是田卫兵就顺水推舟,叫自己的手下也就是那制药厂负责人举报王凤起,偏偏王凤起以前接触过该负责人,只怕真的收了什么好处,关照过当地相关部门对这家小工厂照顾一下,当然,王凤起那时候是不会知道这是一家假药制造厂的。

    但一连串的巧合,使得王凤起受贿的证据变得铁证如山,如若不然,单凭银行卡里多出来的存款是难以将王凤起定罪的。

    但这一切也仅仅是自己的猜想,是通过王凤起的话推断出来的结论,而王凤起的话,可信吗?

    王凤起也问出了相同的问题:“主任,你信不信我的话?”

    唐逸凝视王凤起,终于轻轻点了点头。凤起欣慰的笑了,伸了个懒腰,笑道:“说出来就轻松多了,主任,以后可别忘了来探我的监。”

    唐逸蹙眉,问道:“你为啥不和纪委的同志说清楚?”

    “说清楚?谁会信?”王凤起笑着看向唐逸,“主任,说心里话,你信吗?”

    唐逸看着他,没有说话。

    “再说了,这些年我收的好处价值应该比两万块只多不少吧?算起来,我还赚了!”王凤起又愉快的笑起来。

    出了羁押室,一名检察员终于忍不住问唐逸:“唐主任,你真相信他的话?什么大人物,诬陷,我怎么觉得跟小说似的?”

    唐逸笑笑,指了指自己的脑子:“你们没发现他这里有问题吗?”心里,却压抑的难受,或许,王凤起真的是罪有应得,但自己心底,为什么有种莫名的悲哀呢?

    两名检察员如释重负的笑起来,一个说:“别说,他这故事还编的够离奇的,一般的人可编不出来。”

    另一个笑了一会,却又皱紧眉头:“他不是装疯卖傻吧?想装病逃脱法律的制裁?”

    唐逸笑笑:“谁知道呢?”

    走出检察院大院时,唐逸回头,看了那三楼那小小的窗户一眼,转身,慢慢走了出去。爬-飘天文学-文字首发站,注册会员就能下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