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章 春城饭店(上)-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四十章 春城饭店(上)

四十章 春城饭店(上)2017-11-8 23:43:49Ctrl+D 收藏本站

    见唐逸看着药品说明书皱眉,高小兰娇笑道:“主任,你还记得这些洋文啊,我可忘得差不多了,不过呢,找朋友翻译过,说得都挺在理的。”

    唐逸可是见多了这个,经历过九十年代的人,谁没被搞传销的烦过?新世纪各种保健药更是风起云涌,而且各个说得头头是道,哪些营养元素是人体哪个部分所需的啊,哪种营养成分对人体有什么作用啊等等等等,都是很有科学道理的,但问题是,按他们这种分析,就算一根胡萝卜同样蕴含了很多人体不可或缺的营养元素,那些营养元素哪种不是起调理身体的作用?胡萝卜素就有养肝去火的功效,总不能说每天吃几个胡萝卜就不会得肝硬化吧?

    “主任,你用用看,不管用的话就拉倒,这袋够你用一个月的,有没有效果吃了就知道。”高小兰将纸袋推到了唐逸面前。

    唐逸却是摇了摇头,说:“小兰啊,这药还是别给秘书长吃了,没经过药检的保健药,谁知道里面是什么成分?”新世纪的那些保健药就算顶不了什么事儿,大部分也不会产生啥副作用,而且很多保健药还是有一定的调理作用的,只是性价比有些离谱而已,但九十年代的一些传销保健药品,可是良莠不齐,更有过一种挺有名的传销药吃死人的案例,这才使得国家重视起来,开始打击非法传销。

    高小兰就有些不高兴:“主任,我那朋友和我挺铁的,他怎么会拿假药骗人?”

    唐逸笑笑,知道高小兰以为淘到什么好东西,好心来送自己,肯定满心兴奋,却被自己浇了一头冷水,自然是不开心。

    唐逸就说:“这样吧,以防万一。咱们送省药检检查一下,好不好?”

    高小兰撅起了嘴,如果是别人,她早就将纸袋夺回来,爱吃不吃呗,好心当驴肝肺!但对唐逸。她是即尊重又佩服的,虽然不情愿,还是点了点头。

    唐逸又说:“结果出来前,别给你那同学打电话,知道不?”

    高小兰哦了一声,说:“主任,那我走了。”闷闷不乐的出了唐逸办公室。

    几天后,药检结果被送到了唐逸办公室。唐逸特意叫来高小兰,听药检局的同志讲解,当听到药物中有一种激素成分,副作用很严重后,高小兰一下就急了,拿起桌上电话就拨高于真的号,唐逸一下按住电话。高小兰却是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抬头看着唐逸,唐逸摇摇头道:“不差这一会儿,这药秘书长不是就在家里吃吗?等中午再通知他,顺便下午去作个体检,我咨询了药检的专家,这种激素成分不多,服用日子短的话并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你就放心吧。”

    高小兰眼圈红红地,顺从的点了点头。此时她彷徨无计,一切都听唐逸的安排。

    唐逸又说:“这种传销怕是违法的,你和你那朋友到底是什么关系?”

    高小兰气愤的道:“什么朋友,带这样骗人的朋友吗?我这就报案抓他!”又要去拿办公桌上地电话。

    唐逸就笑:“得啦得啦,这也不是个着急的事儿,你这也太翻脸无情了吧?前几天还为这朋友和我较劲呢。”

    高小兰脸一红,低头道:“对不起啊主任。”

    唐逸笑笑,说:“你去忙吧,传销药的事儿交给我办。”话。高秘书长有请,请唐逸去家里坐坐,唐逸当然欣然赴约。

    这次会面高于真的笑容真诚了许多,他穿着很随便,没有穿外套。穿了件格子毛衣在客厅和唐逸闲聊。这无疑就给了唐逸一个好的信号。

    刚刚见到唐逸时高于真就握着唐逸的手笑:“哈,我的救命恩人来啦!”唐逸只得谦逊几句。

    虽然和高于真言谈甚欢。但唐逸却知道,高于真可不仅仅是为了传销药就会对自己改变态度,最重要的,怕是王凤起再没在他跟前发什么牢骚了吧,使得他有些惊奇,更想进一步认识自己。

    其实唐逸上任之初,高于真对唐逸并没有什么好地观感,他隐约听到些风声,知道唐逸是京里的人,很多从底层一步步艰苦奋斗爬上来的干部对涉足官场的京城子弟从心里就有一种排斥,高于真就是其中一位,可不是,一个毛头小子转眼就和自己平级,高于真心里可就不怎么舒服,但自从被提为副秘书长后,高于真却觉得自己心态就有些变了,要说以前,高于真和王凤起的心态大概也没什么不同,都是老机关,慢慢往上熬,没在县市基层掌过印,一路都是在省委谨小慎微的熬资历,和不对眼的人斗斗,巴结巴结领导,一辈子能熬到厅级退休也就算没白活。

    要知道省委里,处级干部多如牛毛,尤其是大多数处干都是虚衔和处级待遇,就算实职正处,在省委大院呆地久了,大多也是夹着尾巴作人,和县里掌印的处级领导可完全不同,心态委实和县里各科室的小头头也没什么不同。

    高于真虽然熬到了办公厅副主任,但琢磨着自己也就到头了,年近五十的副厅级,又不是秘书长的嫡系,自己一直追随的老领导现在在省顾委,虽说还有一定的影响力,对自己的升迁却是再说不上话了,何况老领导一向刚正,也不会为自己升迁的事找组织提什么要求。

    所以高于着寻思自己再干几年,充其量领导体恤,最后可以放到省直厅局作个厅长风光最后几年,那就是最好的结局。但却不想转眼间就被提为副秘书长,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提拔,组织部找他谈话也没露出口风,秘书长也只是语重心长地叫他好好干,别辜负了组织的期望。

    虽然高于真对自己的升迁有些迷糊,但他看问题的角度却突然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对唐逸这个年青的下属。他也开始慢慢观察起来,而不再仅仅是排斥。

    这段日子,高于真更发现王凤起偶尔来家里坐时,再不像以前一样发牢骚,编排唐逸的不是,高于真可就奇怪了。王凤起这人他清楚,韧劲很足,而且从来就不服谁,就算督查室前任主任,一个德高望重地老同志,王凤起也经常和人闹矛盾,但现在看,唐逸这个刚刚进了省委一年的年青督查室主任。竟然压住了他?这就不由得不令高于真重新审视唐逸了。

    “不亏是皇城根出来的人啊,见多识广,小兰那朋友给我介绍药效地时候我可是听得云里雾里,还当真了呢!”高于真愉快的笑着,高小兰也很开心,自从唐逸作上督查室主任后,她就和王叔渐渐远了。不知道是为什么,大概心里就觉得自己应该和唐主任站在一边吧,虽然是个表面嘻嘻哈哈的女孩子,但对科室里地气氛还是很敏感的。

    但她这些日子却发现父亲说起督查室地工作,脸色总是有些不好看,也偶尔听到王叔和父亲聊天说唐逸地不是,她心里就很不开心,但她也知道,父亲的事,自己是不好插嘴地。

    今天终于见到父亲和唐逸言笑甚欢。高小兰心情也就开朗起来,在一边斟茶倒水的,高于真就更是奇怪,自己这女儿,在家娇生惯养,结了婚更是骄纵,对丈夫从来是呼来喝去的,哪儿这般勤快过?唐逸什么时候降服住了她?怪不得有时候回娘家,看到自己和凤起坐一起,她就板着脸不说话。原来小丫头也知道站队了?

    高于真喝着女儿斟地茶,突然就有些吃味,自己平时可难得有机会喝小兰沏的茶,却是沾了唐逸的光。

    高于真就问高小兰:“给小蔡打电话了吧?别又回了娘家都不知道打个电话。”

    高小兰一拍脑门:“啊,我真的忘了。”忙跑到写字台边打电话。

    高于真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小蔡。人精明能干,没啥缺点。可就是一点不好,到了结婚也没能将小兰治住,

    高于真回头看着静静品茶的唐逸,琢磨了一下,问道:“打击非法传销的进展怎么样?”

    唐逸略有些奇怪,今天明显高于真是不和自己谈工作地,为啥突然挑起这个话题?嘴上回道:“还不错,公安那边捣毁了几个窝点了,但这东西,和黄赌毒一样,一茬一茬的,永远清理不干净。”

    高于真就笑:“慢慢来,不能急,既然一时清理不干净,就暂时放放。督查室人手本来就紧张,没必要跟着公安机关去作长期斗争,”

    唐逸说:“凤起盯着呢,再跟进一段时间就撤回来。”

    高于真微微点头,沉吟了一下道:“昨天春城宾馆那档子事转到你们督查室了吧?”

    唐逸恩了一声,春城宾馆改制,再不是完全的国有,于是就冒出了另一个声音,就是春城宾馆不再适合作为省委省政府的接待宾馆。

    以前省委省政府的接待办管理着三家宾馆,春城饭店,省委第一招待所和第二招待所,春城饭店是其中档次最高的,负责接待省委省政府的重要客人,更成功接待过几次国家领导人的巡查,但现在体制变了,已经不再是招待办的领导之下,作为省委省政府的高规格接待宾馆确实有些不合适了。

    省委下文,要求督查室会同招待办调查研究一下,将意见上报给省委。

    唐逸接到文当时就有些挠头,又是个费心思地差事,这里面肯定牵涉了许多人和事,意见怎么写只怕都会得罪一大票人。

    听高于真问起,唐逸就叹口气:“按理说这事儿应该招待办自己去搞,我们督查室对宾馆的业务又不熟,怎么都有外行指挥内行的感觉。”

    高于真笑笑,听唐逸小小的发句牢骚感觉挺好,两人关系就好像亲密了起来,就说:“省委有省委的想法,既然交给了咱们督查室,咱们就得将工作做好,这事儿我看你得亲自抓。”

    唐逸微微点头。春城饭店虽然是个烫手山芋,但自己是必须顶上的,省委交代下来的事儿当然要用高姿态来表示重视。

    督查室和接待办的联合工作组进入春城饭店后唐逸才知道,自己以前见到的可不是春城饭店地全貌,春城饭店主体楼旁红墙圈起地院落里,却是有一处别墅区。几幢小楼组成的园林式建筑,小楼的高度都不超过四层,都是纯中式建筑,红墙绿瓦飞檐凌空。

    楼和楼之间由蜿蜒曲折的水磨石路面连接起来,路的上空都有回廊,车和人走在路上,晴天可以遮阳,雨天可以挡雨。楼和楼之间地空地上。绿树婆娑,如果夏日,更可见花草争奇斗艳。

    每幢楼四五十个房间,房间大多数都是标准客房,但每幢楼都保留了几个相对豪华地套间,那是专门为接待各级首长用的。在苏梅地带领下工作组进了别墅区,督查室的成员算是开了次眼界。接待办王主任对这里却是驾轻就熟,他不时给唐逸介绍着这处别墅区的各种建筑,走到一处大房子外头,这间房子外头隔了一层玻璃墙,玻璃墙跟房子之间是走廊,王主任敲了敲玻璃对唐逸说:“唐主任,听听这声音,防弹玻璃。”

    唐逸微微点头,这处别墅区,是接待各级领导专用。只怕一年也用不上几次,更叹了口气,督办春城饭店改制时倒是知道有一处别墅区,折了两百万资产,现在看来,却是远远不止啊,祥顺注资一千万获得44%的股权看来可是占了不小的便宜,关键就在这别墅区地折价上。

    苏梅这时候娇笑道:“唐主任,王主任,就靠这别墅区。也不能夺了我们的接待权吧?一招和二招可找不出像这里一样即安全,环境又好的接待处,这里最适合接待各级领导了。”

    王主任对苏梅却没什么好声气,沉着脸道:“你们不是要将这儿打通对外营业吗?还谈什么安全?”

    苏梅一挑秀气的眉毛,诧异的道:“哎呦我的大主任。你这话是打哪听来的。我们啥时候要将这里对外开放了?你这大主任也不核实一下,就将报告打了上去。这不冤枉吗?”

    王主任板着脸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你们汇报不及时,能怪我向上打报告吗?”

    唐逸渐渐就听出了话音儿,想来是饭店改组后,苏梅就不大听以前这位主管领导地话了,王主任一气之下,就打报告要取消春城饭店的迎宾资格。

    苏梅就将俏脸转向了唐逸,有些委屈的说:“唐主任,你评评这个理,王主任是不是太不仗义,亏以前还是我们的老领导呢,一点儿也不支持我们的工作。”语气里带着撒娇的意味儿,和唐逸第一次见到她时的印象不大相同,或许,她不是故意的,而是一种本能。尤其是在不大不小的官员里打混时,她已经习惯运用自己女人的武器。

    没改制前,春城饭店地总经理是副处级干部,处于接待办直接领导下,而现在的苏梅,显然也觉得自己有和王主任,唐主任平起平坐的资格。

    唐逸就笑:“这我可不知道了,我的工作就是评估,调研,而且主要工作还得王主任来作,我们毕竟是门外汉。”

    听唐逸这么说,王主任更觉得有面子,但也赶忙谦逊一番,说唐主任太客气,我们的工作还是在督查室的领导下云云。

    进了一栋别墅,督查室和接待办的工作组成员就分了组,分别考察厨房,餐厅,客房等场地。

    苏梅和唐逸王主任三人却是进了豪华套间,布局类似于星级宾馆的总统套房,里外三进,房间的层高至少有三米二三,所以让人感到非常敞亮。房间的地面上铺着厚厚地纯毛地毯,房间的墙上贴着樟木护墙板,使房间里散发出淡淡的樟木芳香。外间是会客厅,进口的真皮沙发围成一圈,茶几和其他家具也都古香古色。

    王主任推开卧室的门说:“唐主任,这是卧室,进来看看。”

    卧室里摆着一张巨大地双人床,用一床金黄绣花地绸缎床罩蒙了起来,看不出床上的其他卧具。卧室地墙面是用淡粉色的皱纹绸裱糊起来的,上面有暗花,整个房间显得格外宁静温馨。

    王主任看着就感慨:“唉,我要能在这里面睡一晚,那就值了。”

    苏梅格格娇笑:“下辈子吧。”

    王主任脸一沉,就不再说话。

    从豪华套间出来时苏梅轻轻一拉唐逸胳膊,低声说:“喂,你不记得我啦?”

    唐逸笑笑,点头说:“记得。”

    王主任走了两步,不见有人跟上,回头,见到唐逸和苏梅在门边窃窃私语,想了想,就说:“我去下卫生间。”就快步下楼。

    苏梅努努嘴:“这人,又不定寻思啥呢,唐主任我和你打个赌你敢不敢?”

    唐逸问:“赌啥?”

    苏梅妩媚一笑:“就赌工作组在春城饭店考察这些天,咱俩经常说悄悄话的话,他指定和人说咱俩关系不一般,不信咱就走着瞧!”

    唐逸笑笑:“我可没啥悄悄话和你说,走吧,别叫人等急了。”说着举步先行。

    苏梅咯咯一笑:“怕了不是?”

    唐逸却是在寻思,这个女人在自己和王主任面前泰然自若,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难道心里早就有了底儿?觉得春城饭店的政府迎宾资格是板上钉钉的事

    苏梅跟在唐逸身边,又说:“唐主任,上次我还没多谢你帮忙呢。”这次的语气倒是有些真诚。

    唐逸说:“你不是谢过了吗?”

    苏梅就笑:“那怎么能算谢过,你可是省委的大领导,能为我们小老百姓出头,我得好好回报你。”

    唐逸笑笑,也不接茬,苏梅叹口气:“真看不出,你这么年青就是省委的主任了,是正处级吧?喂,想不想出去作县太爷风光一下?”

    唐逸就笑:“你有门路?”

    苏梅哎了一声:“我要有那门路我还在这儿窝着啊,不过我可知道王大主任想外放都想疯了,可惜啊,他早先得罪过组织部的李部长,想往上爬?难喽。”

    唐逸看了苏梅一眼,没有说话,这个女人倒是挺厉害的,这句话不管是真是假吧,如果督查室主任是其他人,那和王主任合作都会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影响,毕竟一个不招组织部副部长待见的干部,正常情况下,谁都会尽量和他划清界限。

    出了别墅,王主任正在门口吸烟,见唐逸和苏梅出来,就回头扔给了唐逸一颗,苏梅说:“我去里面看看。”又回身进了别墅,想来是厌恶王主任的烟味儿。

    唐逸刚刚将烟点上,王主任就说:“唐主任,这二年张省长都不怎么来春城宾馆你知道不?”

    唐逸微微摇头,王主任就笑:“怕是也怕了她了,被她缠上,那可就麻烦大了。”

    唐逸默然,或许是因为经常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这个王主任,倒更像个市井之徒,当然,省委这样的处干多了,可不像县里面的处干,各个官威十足。爬-飘天文学-文字首发站,注册会员就能下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