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章 平衡-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三十九章 平衡

三十九章 平衡2017-11-8 23:43:48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第二天醒来,觉得内裤湿漉漉的,身上更是黏糊糊的,大概是出的酒汗,隐约记得昨晚作了一个春梦,口干的要命,看到床头柜上有碗汤,端起来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冰凉入胃,这才畅快了一些。

    看看天刚蒙蒙亮,关了空调,又去洗了个澡,身子还是有些酸麻,头也有些疼,就回房又小眯了一觉,直到宝儿喊他吃饭才起来。

    饭桌上,见兰姐给自己盛汤时脸有些红,自己接碗时碰到了她的手,兰姐就好像触电一样急忙缩手,幸亏唐逸眼明手快,汤碗才没摔到桌上,唐逸气得就一瞪眼:“没睡醒啊?”

    兰姐委屈的咬着嘴唇,也不敢说话。

    李婶有些看不过去,说:“小兰昨天忙着照顾你了半夜,你又呕又吐的,屋里客厅弄得脏死了,都是小兰忙着收拾的,你还吐了人家一身呢。”

    啊?唐逸有些错愕,看兰姐眼圈红红的,好像真的受了挺大的委屈,以前就算被自己再怎么骂也没露出过这种表情,可能昨晚真的挺受累的吧。

    唐逸就有些内疚,琢磨着自己对兰姐有时候确实太苛刻了。

    吃过早晚,唐逸坐在客厅喝早茶,趁李婶不在,唐逸就对正忙着收拾茶几的兰姐道:“昨晚,辛苦你了啊。”兰姐脸通红,听着唐逸的话就更禁不住有些委屈,吧嗒吧嗒的掉眼泪,唐逸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兰姐就是被自己怎么数落,以前也没这反应的。

    晚上回到家,唐逸却见兰姐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临睡前也没去玩大富翁,而是急急的就想回房,唐逸就更纳闷。琢磨了一下,就对兰姐招招手:“来我房里一趟。”

    兰姐心如鹿撞,以为黑面神又想找自己发泄欲火呢,但又不敢不听,咬着嘴唇跟在黑面神身后进房。

    唐逸在衣柜里翻出一个纸袋,递给兰姐。说:“给你的。”这是一套lv的裙子,去年的款式,唐逸不太懂,当时扫荡买货时就给小妹买了回来,齐洁在周末来时,却是一定要看看唐逸给未婚妻买的服装,唐逸无奈,也就只有给齐洁看了。当时还真怕齐洁将给她们两人买地衣服混淆,然后尽挑自己喜欢的拿,不料齐洁却只是品头论足了一番,更笑话唐逸买的这条裙子看着漂亮,其实已经是去年的旧款,说你堂堂亿万富翁的女朋友,穿出去也不怕被人笑?唐逸心下不以为然。但这裙子还是留下了。

    见兰姐虽然接过纸袋,还是一脸不开心,目光也躲躲闪闪的,唐逸就放缓语调宽慰她几句:“兰姐啊,昨天我喝多了,多亏你照顾我了,是不是我说了啥醉话伤了你?总之你别往心里去,你照看家里家外地我也看在眼里呢,平时说你骂你也是没拿你当外人,你要觉得委屈那我以后注意些。”

    兰姐第一次听黑面神柔声宽慰自己。怔了一下,心神竟然有些飘荡,唐逸接下来的话都没听清楚,尤其是见到黑面神柔和的目光,那满腔委屈更是突然间不翼而飞,竟有些雀跃起来,但一抬头,心就是一跳,唐逸却是转过了身在铺床。

    兰姐有些无奈,但也不敢反抗。再想想,黑面神对自己母女真的是恩比天高,自己伺候他好像也是应该的。

    兰姐犹豫了一下,结结巴巴道:“唐,唐主任。那。那,我。就呆十分钟,十分钟……不,不够的话,二,

    “什么十分钟不十分钟的?刚才我不叫你回去了吗?”唐逸奇怪的回头看着兰姐。

    兰姐啊了一声,如得大赦,忙说“那您休息。”极快地逃掉。

    唐逸本来已经下决心再对兰姐好一点儿,但第二天早起,却是马上叹气,这个兰姐,一天少骂她都不成,

    唐逸走出卧房时,却见兰姐换了新装,在落地镜前左顾右盼,巧笑嫣然,她画了淡妆,薄施脂粉更显得容光焕发妩媚靓丽,裙子是天蓝色的,长及脚踝裙子上面有暗色花纹,是一朵一朵的牡丹,配上短袖纯白衬衫,显得格外靓丽而又雅致。

    唐逸看得就是一皱眉,“几月份了?哪有这时候穿裙子的?你有病啊?”

    兰姐低头哦了一声,乖乖的回房换衣服。天,就是1994年的元旦了。

    唐逸站在办公室窗前,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槐树,心里就有些萧索,机关地工作没基层复杂,却比基层更累人,尤其是省委办公厅的这些科室,上传下派,想做点真正的实事很难,而省委大院的人际关系更是错综复杂,这一年,自己的心态越发老了,在延山时,不管怎么说,自己却也能作些自己喜欢做的事,现在却很有些身不由己的感觉。

    自从刘飞的案子结了后,唐逸总算轻松了一段时间,王凤起现在除了三科的工作,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权限了,表现也基本正常,组织上怎么说,他就怎么作,当然,督查室里,唐逸就是组织的代名词。

    但唐逸还是压着他,架空他,观察着他。

    这些日子,唐逸又提了一个副主任,原来督察一科科长周建国,唐逸偶尔从小王处知道周建国是和王凤起同期进地督查室,而且曾经同一期争副主任的位子,周建国落选后,事业好像马上就陷入了低谷,王凤起干了七年副处,周建国还在科级的位置上呆着,而且从高小兰进了督查室一科后,周建国更是将所有事都推给了高小兰,俨然成了督查室的闲人一般,直到唐逸调高小兰进了民情科,周建国才渐渐活分起来。

    唐逸也就对周建国留上了心,观察了一段日子,就打了提升报告,组织部对督查室的工作还是很支持的,唐逸上报后。没几天部里就会同办公厅人事处考察完毕,同意了督查室增设副主任配置的申报。

    周建国可是做梦也没想到唐逸会突然提他作副主任,当晚就和爱人登门道谢,唐逸收了他的烟酒,勉励了他几句,嘱咐他用心工作。王主任主抓三科工作后,督查室几名副主任担子就重了些,要周建国多挑挑担子,脏活累活一定要第一个抓起云云。

    周建国对唐逸感激涕零,果然如唐逸所说,工作起来不怕苦不怕累,他这个新扎副主任倒是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树立了权威,这也使得王凤起更加清闲起来。

    唐逸坐回椅子。翻着台历,看似在数着还有几天过年,心里却在盘算什么时候放王凤起出闸呢?想来就算他和自己仍有隔阂,现在可不是他和自己闹矛盾的时候了,他最先要作地,就是要夺回失地,和周建国这个副主任去明争暗斗吧。而想恢复过去地能量。不顺服自己是不可能的。

    想想,其实王凤起憋着劲儿和自己斗,委实是自己上任后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将权力平衡,他这个副主任权力太重,就好像过去的封建社会,宰相权重地话,自然就会影响帝权,平衡之术,也是一门高深地学问,古代帝王喜欢放一“忠”一“奸”在身边也是为此。

    轻轻地敲门声后。高小兰拧门走了进来,她手里拎着个纸袋,笑呵呵说:“主任,我给你拿了点好东西。”

    高于真已经挂上了副秘书长地头衔,到现在,唐逸也搞不清楚高于真到底属于哪个***的,其实市县基层画***划界限最为普遍,到了省一层,尤其是省委大院里,这种现象反而淡化。因为谁也不好明确说谁就是谁的人,不像市县里机关科室的头头,好像人人脑袋上都打了标签似的。但淡化是淡化,***,在哪里都是普遍存在的。只是。看你够不够格接触这个***而已。

    而唐逸由于身份的特殊,却是不愿意过早地去碰触这些***。

    高于真晋升后。督查室的一些干部科员就明显对高小兰巴结起来,四十多岁不到五十的正厅,又是省委办公厅干部,可是很有希望更进一步的,也就不由得人不对高小兰转变态度。

    高小兰倒是还和以前一样,开心果,整日嘻嘻哈哈没个正形。

    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纸袋,唐逸就问:“啥好东西?神神秘秘的?”

    高小兰嫣然一笑,就从纸袋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说:“主任,像你这样地领导干部,常年吃饭不规律,应酬又多,容易落下肝病胃病,这个啊,就是调理内脏的特效药,中西医结合的产品呢,叫阿尔匹林。”

    唐逸啊了一声,就拿起纸盒看,包装精致,就是说明文字都是英文字母,药效写得天花乱坠,好似只要是内脏上的问题,它都能给根治,唐逸微微摇头,现在工商总局尚未下文,几年后,这种只有英文标示的产品却是绝对不允许出售的。

    高小兰又笑道:“这药啊,还真不好买,人家不在各大商场药店出售,说是那样会增加销售成本,我一个朋友是咱省的代理,听说卖的可火爆啦,我爸也用着呢,效果挺好,我就想到了你,怎么样,够意思吧?”爬-飘天文学-文字首发站,注册会员就能下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