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章 困局-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三十六章 困局

三十六章 困局2017-11-8 23:43:44Ctrl+D 收藏本站

    李天华的父亲李亨通是一名精瘦的老人,双眼炯炯有神,握手时苍劲有力,他本来是广东人,六十年代偷渡到香港,白手起家,创下这亿万家业,也是一时的传奇人物。

    唐逸对他,还是很尊重的,握过手,唐逸就说:“打扰李老先生了,我们这次来主要想详细了解一下情况,省委很重视这桩案子,批示我们一定要快速而准确的破案,所以李老先生放心,我们的执法部门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拖延的意图的。”

    李亨通微微点头,打量着唐逸,心中有些诧异,他是督办的领导?看年纪,好像比自己儿子还小呢。

    唐逸又说:“不介意的话,我想问小李先生几个问题。”

    李亨通忙说不介意不介意,请便。

    李天华无神的看着唐逸,可能这位娇生惯养的公子哥从来没受到过这么大的打击,听说自己会成为瘸子后他歇斯底里的发作了一场,然后就变成了这副痴痴呆呆的模样。

    “小李先生,请问你和刘飞以前有过节吗?”唐逸走到病床前,温言问李天华,王湛生急忙拿出笔记录。

    李天华却是不言不语,慢慢将头转了开去。

    唐逸微微蹙眉,回头对李亨通道:“李老先生,不然我们等令公子好转一些再来?”

    李亨通叹口气,看得出儿子的事令他颇为闹心,关心则乱,任他睿智,看到一夜间仿佛变成痴呆的儿子,李亨通却是一筹莫展。

    雅轩犹豫了一下,走上两步,说:“唐先生,不介意的话我来回答吧。天华和刘先生的恩怨我略微知道一些。”

    “哦?”唐逸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说:“那就麻烦雅轩小姐了。”

    看样子雅轩倒是真的知道刘飞和李天华结怨的内幕,不过在她嘴里,就变成两个好朋友追一个女孩儿,结果李天华追到了手,令刘飞怀恨在心。两个好朋友反目成仇。

    唐逸很认真的听完雅轩地讲述,说:“这理由似乎牵强了些。”

    雅轩叹口气:“唐先生没听说过冲冠一怒为红颜吗?”

    唐逸轻轻点头,又问了雅轩几个问题,向李亨通略微表示了一下关心,这才领着大票人马告辞,李亨通将他们送出了医院,目送几辆小车启动消失在视线中,李亨通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在寻思什么。的门,恰好见到张嘉嘉步履轻盈的从隔壁走出来,唐逸叫住了她:“嘉嘉,一起走吧!”

    张嘉嘉有些迷茫:“去

    唐逸摇摇头,叹气道:“看来有的人是不欢迎我给她过生日啊,那我还是回家吧。张嘉嘉一怔。更有些不知所措:“对,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是,是我爸给你打的电话?”想起父亲昨天晚上神秘兮兮说自己生日有个想不到的客人,原来说得却是唐主任。

    难得唐逸和自己开起了玩笑,张嘉嘉心里一阵雀跃,第一次知道能获得单位领导地青睐却是比什么都来的开心。

    坐上唐逸的车,张嘉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主任,如果你忙可以不去的。我爸就那样,啥事都喜欢瞎张罗。”

    唐逸笑笑:“那是疼你,你可得知足。”

    张明山住在南风区省委家属楼,这片家属楼是去年的新楼,深黄的楼体,片片的花池,环境很是不错。

    嘉嘉领着唐逸上楼,按响门铃,一名气质典雅地妇人开门,张嘉嘉介绍这是她母亲。

    唐逸和张嘉嘉却是比张明山先到。半个多小时后。张明山才说说笑笑开门进屋,他身边的人唐逸认识,办公厅副主任高于真,两人进屋时,唐逸正在沙发上看相册。张嘉嘉津津有味的介绍着那些照片。哪个是他父亲年轻时,那些小学生里哪个是她等等。

    张明山笑道:“唐主任。害你久等了!”

    唐逸忙站起来和高于真张明山握手,高小兰却是走在最后,进客厅和唐逸打声招呼后,就和张嘉嘉亲密的进房聊天,客厅留给了唐逸三人。

    唐逸是第一次私底下和高于真接触,虽说督查室调整为副厅级后,高于真就渐渐放了手,不再怎么理会督查室的事儿,但毕竟是名义上的领导,唐逸在他面前还是表现的很矜持,和两人打了招呼后,就静静坐在一边品茶,听着张明山和高于真说话,不怎么插言。

    高于真和张明山私交很好,两人聊了几句,高于真就转向了唐逸,笑道:“我们两个老头子说话你挺没意思吧?”

    唐逸就笑:“怎么能说是老头子呢,那我在小兰和嘉嘉面前可不也是叔叔辈了?”

    话题就渐渐转到唐逸头上,唐逸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俩聊着,说着话,高于真就笑着问唐逸:“凤起最近表现怎么样?”

    唐逸微微一愕,随即说:“王主任是老督查,我很多方面都要向他学习的,他也一直是我们督查室的顶梁柱。”

    高于真就不再提这个话题,唐逸却是明白,王凤起看来真的和高于真走得挺近的,高于真这是拿话点自己呢,或许王凤起和他发过牢骚,使得他不得不过问一声。

    唐逸抬眼看了看张明山,心说难道叫我来就是为了听高于真这一句话?那你这事儿办的可不地道啊,但见张明山听了高于真的话,微微蹙了蹙眉,显然也有些不满意,但却没有多说,他和高于真是老相识,常委办又俨然处于秘书长黄伟的直接领导下,是以两人并没有上下级那种隔阂。

    吃饭时张明山就刻意对唐逸亲热了一些,唐逸明白,他是担心本来好意结交却被自己误会。

    吃过饭高于真父女就走掉,坐了一会儿。,唐逸也想告辞,张明山却热情的挽留,更从卧房拿出珍藏的极品龙井帮唐逸泡了一杯茶,笑着说:“怎么也得尝尝我地珍藏再走!”

    那边镜子前,张嘉嘉正拿着lv手袋翻来覆去的摆着造型。张明山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被我宠坏了,哪有客人没走就拆礼物的?”

    唐逸笑笑:“看她这么喜欢,我这送礼的才心里踏实呢,最怕地就是送出去,人家转手就丢到了一边儿,那才叫人扫兴呢,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张明山笑着点头:“也是,不过唐主任,你就别老您您的了,叫我老张吧,我托大喊你一声唐逸老弟。”看了眼张嘉嘉,又问唐逸:“那包儿,得不少钱吧?”

    唐逸就笑:“别人送的。价钱我还真的不清楚。”

    张明山微微点头,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看了眼唐逸,好似很随意的道:“大概一个多月前吧,我在南湖公园门口见过你。唐逸微微一愕,南湖公园?那就是自己和小妹在一起地那天了,张明山可不仅仅是见了自己吧,这话地意思,肯定是自己和小妹驾着跑车招摇过市被他见到了。

    唐逸微笑道:“哦。那是女朋友来看我,咱春城,也就只能去南湖了,张主任也是和嫂子去南湖公园罗曼蒂克来着?”

    张明山就笑:“恩,当时没别人,我也就没和你打招呼。怎么样?那天玩得开心吧?”

    唐逸笑着点点头,拿起了茶杯。心说以后小妹再来,可不能太过招摇了。

    张明山喝着茶,好似不在意的道:“老弟,省委正拟定处级挂职干部名单吧?”

    唐逸就笑:“是。怎么?张哥想动动?去下面受受累?”

    张明山摇摇头:“下面的事都是吃力不讨好,我老婆孩子都在省城,可不想下去遭罪。”

    唐逸就笑:“也不能这么说,张哥的年纪,年富力强又有经验。正是加担子地时候。我看啊,您也该动动了!”

    张明山微笑:“是吗?”端起茶杯喝茶。

    唐逸渐渐明白了张明山地意图。怕是张明山真的有意动动了。而挂职无疑是个最佳地途径。

    挂职地奥秘在于它往往能关系到挂职者的将来升迁,自从八十年代破格提拔年轻干部风潮后,这些年,仅仅靠在机关上呆着来提拔,难度越来越大。特别是一些到了处级这个坎上的干部,再想上就更难了。处干们的年龄都在四十来岁边上,一长溜的,排得让人绝望。要从这条长龙中,挤出来,爬到副厅,可谓是难上加难。

    挂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成了一条奇妙的通道。

    早些年,干部一听说要下去挂职,总是抱怨。而这几年来,辽东省委地处干们,为了下去挂职,想尽了法子,使出了浑身解数。一旦下去了,干个两年,回来不是提成实职副厅,也多少能解决一个副厅级巡视员。一辈子泡在行政的河水里,谁不指望能再升一级?到老了,还是个处干,在别的不知情的人的眼里,也许了不得了。可是对于一些知情的人来说,就很让人不太瞧得起了。

    张明山正是四十多岁,处于处级干部的这个坎上,而常委办副主任,说起来显赫,是最接近领导的那拨干部,但升迁起来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主要还得看秘书长的看法,而从张明山要靠挂职的办法来走升迁之路看,只怕秘书长心里,对张明山不大看得上,也难怪,秘书长到任时,张明山早就已经是常委办副主任,秘书长后来又提了一个副主任,没把张明山换掉,已经算是很客气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不是?

    不过唐逸奇怪地是张明山和自己谈这个问题的用意,挂职干部名单是要从督查室过一下,但也不过是个过场,主要还是要看组织部的意见,张明山想挂职,应该问题不大,他是办公厅实职正处,本身就是一种优势,加之经常在领导面前晃悠。总得来说,还是加分的。

    接下来张明山就不再说这个话题,而是和唐逸聊起了春城风土人情,笑着说:“你这京里人在东北呆了两年多了吧?惯不惯?”

    听他话头似乎他隐约知道自己的一点背景,加之瞥到自己和小妹驾着宝马招摇过市,有心和自己接触亲近也就可以理解。

    等挂职干部名单确定后唐逸才大致明白张明山和自己谈挂职的用意。张明山却是下挂到延山作副书记,这又无疑是个美差,延山经济蒸蒸日上,去延山挂职,怎么也能捞到些政绩,回来后提拔为实职副厅的几率会更大一些。看到这份名单,唐逸又摇摇头,自己可再不能通过表象看人看事了。看来,张明山和秘书长的关系未必就不怎么融洽。

    而张明山是希望自己牵线为他在延山铺铺路吧,使得他在延山能更好地铺开工作。

    果然,第二天唐逸就接到了张明山的电话,张明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延山可是你的大本营,看来以后我这个外乡人可就要靠你多多照顾了,可别叫你的老部下们欺生!”

    唐逸也笑呵呵开玩笑道:“没问题。就怕延山没人认得我喽,张主任这一去,我倒是有落脚的地了。”

    和张明山开了几句玩笑,挂了电话。当然,唐逸又拨通了雷浩地电话,张明山既然找了自己,自己怎么也要作个姿态回报,不能让人觉得热脸贴上了冷屁股。

    唐逸大略说了一下张明山地情况,雷浩就笑:“我还正琢磨,省委下来挂职地张书记到底是何方神圣。既然是唐书记的朋友,那就没说地了。我会看着安排的。”

    唐逸心中苦笑,也不知道介绍张明山和雷浩认识是对是错,只怕雷浩多半会拉拢张明山和王涛对着干,不过这些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

    刚刚撂下电话,办公室门被急促敲响,接着小王急匆匆走了进来,唐逸微一皱眉,慌慌张张的,实在不是什么好苗子。

    “主任。这下怕是麻烦了,可能捅娄子了。”

    唐逸指了指沙发:“坐下说,别急。”

    小王唉了一声,坐到沙发上,不安地搓着双手。说:“这些日子我不和王主任催办李天华那案子吗?王主任让我跟公安的线儿。公安局刑侦大队那个刘队特别热情,经常和我在一起喝酒。昨天我喝得有点高,就随口说凶手八成就是刘飞,刘飞的证人都是在作伪证,谁知道刘队就当真了,真的将那些证人提来重审,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两名酒吧女就翻供了,唉,这,这可怎么好啊,当时我和刘队可都是喝多了!现在他也愁呢!还一个劲儿埋怨我!”

    唐逸皱着眉头也不说话,心里一阵狐疑,就算真是刘飞做的吧?要多大的利益才能使得两个酒吧女不担心刘飞***地报复翻供?李家给的起吗?那个刘队又是得到了谁的授意?

    小王见唐逸眉头紧锁,也不敢说话,真遇到事儿,他平日的机灵劲儿却是消失不见。

    这时门又被敲响,王凤起笑呵呵走了进来,将一份卷宗递给唐逸,说:“主任,有新线索了,李亨通在报上登了启事,说是会重奖九月十三日金穗停车场伤人案的目击者,反响不错,有几份证供好像也挺真实,咱督查室这回可露脸了,听说小王那边也有进展了?主任还真是领导有方啊,我们在您的指示下办事也得心应手,呵呵。”

    唐逸笑笑,就翻起了卷宗,登报悬赏?也亏王凤起想得出来,自己这下可要头痛了,不管王凤起和小王怎么折腾出的事儿,别人看来,自己肯定是第一责任人,也怪自己大意了,觉得这案子也就只能拖着,等李家不耐了再想办法落案,却不想被王凤起阴了一道,而且是你死我活的那种阴招,前提是自己没有任何背景的情况下。

    看来那次他拜访却没见到自己,肯定以为自己心里已经恨极了他,就打定主意要和自己斗下去了,其实他只要再等等,再变得温顺些,真的顺服了自己,自己又哪会有时间和他过不去?但想来自己传递地信号令他理解错误,也是因为自己年青,他多半以为自己和所有年轻气盛的干部一样,会将不对盘的人一竿子打死吧。

    现在唐逸倒真的有些挠头了,眼见证据渐渐对刘飞极为不利,又都是督查室的“功劳”,现在局面可就复杂了,真的查下去,就不说刘书记会不会迁怒自己吧,就说由于自己特殊的身份,会不会给省委大佬们传递出错误的信号?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查?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呢,可不是自己能压得住的。

    唐逸不由得瞥了眼王凤起,却见王凤起正襟危坐地喝茶,全无半丝得意,又恢复了刚刚见到他时那冷静从容的姿态。

    唐逸微微冷笑,真的斗下去,我还怕了你这地头蛇吗?

    唐逸将卷宗放下,说:“我看过了,作得很好,你们三科继续跟进,我还是那个原则,不管牵涉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王凤--飘天文学--头,站起来道:“主任,放心吧,对你的原则我时刻牢记在心!那我再去市局跑一趟。”

    唐逸微微点头,王凤起走后,小王诚惶诚恐的站起来:“主任,怎么办?”

    唐逸摆摆手,说:“你就安心办案,去忙吧,没事!”

    见唐逸平淡地表情,小王此时越发觉得唐主任高山仰止,心里渐渐安定下来,应了一声,转身出门。

    唐逸却是蹙起了眉头,自己,该怎么扭转局面?又想,难道那事儿真是刘飞作得?那这小子现在心机可是够深地了,对自己,也不透一点儿话风。

    正琢磨呢,电话响了起来,唐逸接起,田卫兵的声音传来,他爽朗地笑着:“老弟啊,你还真是刚直不阿啊,天华的案子可就真的拜托你了。”

    唐逸有些奇怪,还是不动声色的说:“田哥,你又收到什么风了?”

    田卫兵“咦”了一声:“不是找到新线索了吗?王主任明明说过的。”

    唐逸就笑:“你又认识凤起了?”

    田卫兵恩了一声:“认识时间不长,不过这个王主任,办事利落,很有一套,哈哈,你手下还真都是精兵强将啊!”

    唐逸就笑:“是啊,他可是我第一号爱将。”心中思忖,怕是田卫兵见自己迟迟没有动静,就通过关系找到了王凤起打听消息,王凤起呢,就刚好借他的势安排了这个局,例如刑侦大队那个刘队,没有田卫兵,他王凤起和人关系再铁,那个刘队也不会帮他追查下去的。田卫兵呢,或许是蒙在鼓里,或许也隐隐能猜到王凤起在给自己出难题,但他当然装糊涂,借王凤起的手催办这个案子。爬-飘天文学-文字首发站,注册会员就能下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