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章 左右逢源-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二十四章 左右逢源

二十四章 左右逢源2017-11-8 23:43:31Ctrl+D 收藏本站

    坐在陈珂的香车里,唐逸默默思索着刚才的谈话,很显然孙浩小曼并不知道这次周律师在帮田卫兵策划什么,唐逸相信自己的套话技巧,他们应该不是对自己刻意隐瞒,不过谈话中,小曼倒是说起这次来春城带了大量股份制公司的资料,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却是不得要领。

    “哥,想什么呢?”打转方向盘,陈珂瞥了眼沉思的唐逸。

    唐逸摇摇头,“一点小事。”想起一件事,“对了,你那房子装修得进度怎么样了?”

    “不知道,答应我一个月装修好的。”

    唐逸“哦”了一声,掐算了一下日子,道:“七月底装修好的话,再通通气,八月中旬就可以搬进去,恩,就怕我那时候不在春城。”

    陈珂奇道:“不在春城?”

    唐逸笑笑:“省委月底组织个青年干部赴美培训考察团,我报了名,当然,也不见得就能进名单,听说竞争很激烈。”

    陈珂撇撇嘴:“什么培训考察团,就是变相出国旅游嘛。”

    唐逸就笑:“可不能这么说,省委下了文件,这次的考察团严禁带家属的。”

    陈珂白了唐逸一眼:“越来越会打官腔!”

    唐逸就伸手捻她秀美的耳垂,陈珂小脸通红,挣开唐逸的手,再不敢说话。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客厅漆黑一片,唐逸也就没开灯,换上拖鞋,准备洗个澡睡觉。却忽然发现自己卧室门开着一条缝,橘黄的灯光从门缝透出,唐逸笑笑。定是宝儿在自己卧室玩忘了关灯。

    唐逸走过去,推开卧室的门,却是怔住,就见床头柜前,兰姐正专心致志的敲动键盘,却是在玩大富翁,她背对唐逸。半跪半坐地姿势使得红裙绷紧,柔软的腰肢,圆润的翘臀,诱人地曲线一览无遗,性感的翘臀下,雪白如葱的脚趾忽隐忽现,姿态煞是撩人。

    唐逸咳嗽了一声。正玩得津津有味的兰姐猛地惊觉回头。看到唐逸兰姐脸都吓白了,急忙起身,结结巴巴的说:“唐,唐书记,我……”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

    唐逸有些惊异的问:“你会开机进游戏?”

    兰姐低着头,轻轻点了点。

    唐逸一阵好笑,看不出吃喝玩乐她还真有些天赋,如果正儿八经叫她记dos命令怕是她半个都记不住,倒是怎么进游戏记了个纯熟。想来这几日她都偷偷摸摸溜进自己房间玩游戏。今天玩得上瘾,却是忘了时间了。

    唐逸脑子里挺多事儿需要想,也就没找她麻烦,琢磨了一下道:“明天我将电脑放客厅去,不要老往我卧房跑。成什么样子!”

    兰姐喜上心头。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是点头。

    唐逸却是琢磨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没一个朋友,每天就在家里呆着也实在无聊,能给她找点感兴趣地消遣也不错。唐逸却不知道兰姐可从来没觉得无聊,每天好吃好喝,看看电视,听听音乐,轻轻松松就是一天,兰姐小日子过得可不知道多惬意。

    唐逸又道:“不过我可跟你说,你玩归玩,别耽误了买菜烧饭!”

    兰姐忙送上甜甜的笑容:“不会的,您放心吧。”

    唐逸摆摆手,兰姐如得大赦,马上溜出了唐逸房间,回到自己房间才长出了一口气,拍拍胸口,刚才,险些没吓死。到秘书室的电话,秘书长要见他。

    秘书长的办公室在综合办公楼五楼,唐逸进去的时候黄伟正埋头写着什么,见到唐逸进来就停了笔,示意唐逸坐。

    黄伟说话很干练,开门见山:“省委对亨利案的处理意见已经达成了一致,就按八个字方针,低调处理,严格执法。你们督查室还是要跟一跟,按这八个字地精神来办。”

    唐逸微微点头,看来省委大佬们已经达成了共识,处理意见和自己地看法不谋而合,所以黄伟才会叫自己跟一跟,因为他知道自己肯定懂得这八个字的含义。

    听黄伟说完,唐逸站起来道:“秘书长,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出去了。”

    黄伟却是摆摆手,说:“坐,还有件事,你申请了参加这次青年干部培训团是吧?”

    唐逸讶然,看了看黄伟脸色,看不出什么端倪,难道自己太激进了,不该去争这个名额?

    黄伟缓声道:“督查室的工作确实很复杂,你们应该多出去开开眼界。吸收国外的先进经验,去其糟粕,学其精华,省委恰巧收到华盛顿州金县的公文,刚刚当选县长的骆家辉邀请我省派出代表团进行友好访问。”说到这儿顿了顿,就笑了笑:“华人县长。我们的华人在美国的地位有所提高啊!”

    唐逸轻轻点了点头。

    黄伟见唐逸脸上没有什么诧异地表情,就问道:“你知道骆家辉?”

    唐逸当然知道,几年后,骆家辉可是当选为华盛顿州州长,成为第一个华人州长,他的事迹唐逸可说如数家珍。但唐逸并不卖弄,只是微微点头,说:“有过耳闻,华裔移民第二代,听说他作了十一年州议员,很有能力,一个华人,能成为华盛顿州第一大县的县长,很艰辛吧!”

    黄伟赞许的点点头,却是想不到唐逸很有些见识,反而有些高级干部,孤陋寡闻,美国的行政体制都搞不清楚,例如对于美国县市地区分,还以为如同国内一样,县是市地下一级行政区呢。常委会上可不是有位老同志就闹了笑话?想到这儿黄伟不禁玩味的笑笑。

    黄伟拿起茶杯吟了一口,就说:“省委决定接受骆家辉县长地邀请,派出一个经贸代表团对金县进行友好访问。团长由经贸委主任田毅同志担任,你作副团长,在外面多看看,开阔一下眼界。”

    唐逸微愕,自己去参加经贸团,怎么觉得有些不伦不类,不过想想也就释然。这个代表团里不知道多少和经济贸易半点边儿也沾不上的同志,只是借这个机会出国旅游而已。

    黄伟似乎知道他的疑惑,沉吟着道:“多看看,多学学,没坏处,而且下面风评你抓经济很有一套,也有和外商谈判地经验。所以你一定要协助田毅同志将这个团带好。”

    说着又轻笑起来。看着唐逸道:“也给美国官员看看我们的高级年轻干部嘛!”

    唐逸就渐渐听明白了,因为代表团是访问对方的县市,所以规格就定为了厅级干部领队,如果是访问州府,一般情况下就会由省委领导带队了。

    但听着话风经贸委的田主任应该涉外交际不多,而自己在延山时敲打高丽棒子的事怕是省委领导都有耳闻,加上自己是年轻干部,放自己进经贸团也有作秀的成分,那就是告诉美国人。我们省委同样不拘一格用人才,只要有能力,年轻干部我们就会破格提拔,所以综合多种因素,自己就成了这个经贸团的副团长。

    “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挑起这个担子?”黄伟微笑问唐逸。

    唐逸点了点头。

    黄伟就笑了:“看你对美国还是很熟悉地。平时挺注意这方面的资讯?”

    唐逸老老实实道:“我母亲在美国做生意。所以对美国社会了解多一些。”自己生活有些奢侈,随着职位的升迁。也是时候透露一些信息了,免得会被人怀疑受贿,倒不是怕被人举报使小动作,毕竟自己清清白白,最怕的就是领导心里猜疑,觉得你有问题。

    黄伟听了唐逸的话一愕,随口问道:“那你母亲肯定挺忙了,十天半个月也见不到一面吧?”

    唐逸叹口气,默然道:“从我上初中就很少见面了,这三四年更是只靠电话联系。”想起老妈,唐逸心神一阵飘摇,戚戚然怔了一会儿,随即蓦然一惊,忙站起来道:“秘书长,如果没其他事,我就出去了。”

    黄伟沉吟了一会儿,缓缓道:“我准你个假吧,可以在美国多逗留几天,陪陪你母亲。”随即摆摆手:“去忙吧。”

    唐逸诚挚的谢过秘书长,出了办公室才兴奋的握了握拳头,却是想不到不但能赴美考察,就算见老妈都得到了领导批准,倒不用为这个问题伤脑筋了。

    唐逸刚刚回了办公室,就接到了田朝明地电话,田朝明声音里有丝琢磨不定:“小逸啊,你那份对亨利案地调研结果我看了,写得不错嘛!惩治恶徒,又不影响大局,很好啊!”

    唐逸知道估计常委们在上午讨论了亨利案的议题,听田朝明的语气,秘书长却是将自己的调研报告分发给了众常委看,虽然猜到黄伟就可能有这个举动,唐逸还是微微蹙眉,秘书长可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更不像看上去那么可亲。

    想来秘书长能猜到田朝明提议督查室调研亨利案的用意,将自己的意见摆给田朝明,摆明就是告诉田朝明自己和他不是一条

    不过唐逸又笑笑,有得就有失,总不能天下的便宜全叫自己占了,处处能左右逢源?人家秘书长凭什么就不将你的调研报告给田书记看呢,这也是正常程序,自己在基层占便宜占上了瘾,却是有些太想当然了。

    唐逸心里胡乱琢磨,嘴上却是很欣慰的道:“刚刚秘书长下了指示,省委地意见是依法严办,总算如田叔所愿啊!”

    “恩,是啊!”田朝明滞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又说:“小逸啊,最近工作作得不错,好好干!”

    挂了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会儿,老狐狸应该想不出自己不和他一心的理由,应该是觉得自己不明白他的意思吧?毕竟他绝对猜不到自己对春城饭店和亨利一案之间的关系洞若观火。但想来他也会有了戒备之心,以后会更细微的观察自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觉得看透了自己。

    接下来唐逸就开始跟进亨利一案,当唐逸在春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刘有余,省检察院高级检察官王效林等一大票公检执法人员陪同下浩浩荡荡来到福楼餐厅时,王泰成却是怔住了,已经来过多次地刘有余和王泰成很熟。就给王泰成介绍唐逸,省委督查室主任,专案组领导小组成员,负责指导专案组地各项处理工作。

    王泰成听得模模糊糊,但总算能听明白了,说白了就等于省委的钦差大臣,对亨利案地侦破处理进行全程监控。

    王泰成忙将唐逸接进办公室。这几天都没接到唐逸的电话。唐逸最后留给他的信息是再等等,王泰成还犯嘀咕呢,这都停业一周多了,再等下去可不是办法,不想唐逸转眼就换了个身份登门。

    在王泰成的办公室,唐逸面无表情的听着王泰成汇报情况,王泰成的话无非就是希望公安机关早日将事情调查清楚,更说就算亨利触犯了法律和福楼的经营也没有任何联系,恳请专案组允许福楼早日正常营业。

    正说着话。唐逸地手机“滴滴滴”的响起来,唐逸挥挥手,打断王泰成的讲话,对王泰成说声抱歉,然后接起电话。声音很熟悉。更自报家门:“唐主任,我是田卫兵啊。”

    唐逸恩了一声。隐约猜到了田卫兵打电话的意图,至于自己督办亨利案不是什么秘密,他能知晓也在情理之中,如果收不到风才奇怪。

    果然,田卫兵寒暄了几句后将话引入了正题,他毕竟不是官场上的人,说话也不太讲究什么技巧,“唐主任啊,不瞒你说,我和福楼餐厅有点小过节,听说福楼惹了点麻烦,而且犯到了你手里?哈哈,真是巧啊!”他总算没拿出公子哥那一套,直接叫唐逸给福楼点苦头吃。

    唐逸笑道:“这样啊,我会看着办的。”

    田卫兵忙说谢谢,回头请唐逸喝酒啥的,听田朝明说了唐逸地身份,他倒是极为希望和唐逸结交地,这可是棵参天大树啊。

    挂了电话,唐逸就示意王泰成接着往下讲,心里就琢磨开来,其实田卫兵的电话唐逸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福楼和维也纳的竞争,其实根本就是公子哥在角力,田朝明估计都不知道有这么码子事,也不会理这种小事,高层关心亨利案,是为了春城饭店,是为了争夺春城饭店的主导权,其实,更深的原因估计是田朝明想借春城饭店主导权之争在常委里扩大影响,却不是真正想为李家拿下春城饭店,商人的利益纠葛不过是权力斗争的副产品。

    所以福楼的开业与否田朝明是肯定不会关心的,要触动也只是触动田卫兵地神经。但就算这样,田卫兵既然来了电话,自己却是要处理好,不能让田卫兵从第一次和自己处事就生出反感,生出戒备之心。

    那边王泰成的喋喋不休终于停了下来,唐逸就问刘队长和王检察官:“你们怎么看?”

    刘队小心翼翼道:“我看这件案子应该和福楼餐厅无关,让他们重新开始营业也合情合理,当然,毕竟案子还没了解,需要审慎对待。”王检微微点头,赞同刘队的说法。

    唐逸一阵无语,这是真正的滑头,说了半天等于和没说一样,就是怎么处理都合理。

    唐逸就摆摆手:“那就先放一放吧!”

    王泰成一副愁眉苦脸,心里却越发笃定,想不到唐先生竟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深,年纪轻轻好像在省委就有了一定地地位,唉,自从跟随了齐总,才知道天地之大啊。

    唐逸起身就向外走,公安检察一大票人忙跟上,几名公安小跑到前面开路,唐逸倒是十足地过了次官瘾。

    “啊”一声惊呼从旁边传来,唐逸侧侧头,看到大堂墙壁的角落。叶思曼正捂着小嘴惊讶地看着自己。

    唐逸面无表情的转回头,在人群簇拥下向外走去。

    下午刚刚下班,唐逸接到了刘飞地电话。说在金太阳等他,有急事。

    驱车赶往金太阳的路上,唐逸接到了田卫兵的电话,田卫兵哈哈笑道:“唐主任真够朋友,谢了啊!”

    唐逸道:“田哥,你也别抱太大希望,省委地意思是低调处理。所以不可能永远给福楼停业,时间长了就算国内媒体可以管制吧,也难保境外媒体不报道,毕竟福楼是国际性企业,刚才我也只是公事公办,案子没落前审慎对待而已,过几天我看就得解禁。”

    田卫兵听了呵呵笑道:“不管怎么说吧。我还是要谢谢你。咱俩喝一杯?”打了个电话唐逸果然给他面子,不管最后福楼能不能重新开业,田卫兵心里是很舒坦的。

    唐逸一笑:“今晚我有点事,明天吧,明天晚上,春城怎么样?”

    田卫兵连声答应。

    金太阳二号包厢,刘飞一个人坐在沙发里,一口一口的吸烟。

    大大的玻璃茶几上,摆着一瓶红酒和几盘水果小吃。

    见到唐逸刘飞将烟蒂按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站起来就给了唐逸一个熊抱。

    唐逸一把将看起来魁梧,实际上没有二两气力的他推回了沙发,刘飞瞪眼道:“你小子仗着劲儿大欺负人是吧?”

    唐逸笑着坐到沙发里,自己倒了杯红酒,摇晃着玻璃杯。随口道:“是为了福楼的事找我吧?”

    刘飞挑起大拇指。笑道:“有时候我想不佩服你都不成!刚才刘队给我打电话,说他极力争取要福楼重新开业。但领导金口一开,放放吧,这事儿就算压下了,我问他领导是哪个,才知道是你小子!”

    唐逸笑笑,刘队?极力争取福楼重新开业?自己还真没看出来。不过唐逸也不会和刘飞讲刘队如何如何,因为大多数人办事都是这样,首先考虑自己地利益,就好像在自己面前,刘队不表态是人情之常,回头和刘飞说自己尽力更是理所应当。只要办他能力范围内力所能及的事时,能派上用场就值得结交。

    唐逸咂了口酒,淡淡道:“这事儿啊,别急,最多不超过一个礼拜,福楼就能正常开业。”

    刘飞这才松了口气,说:“那就好,我还真担心福楼就这样垮了呢,有你这话我就放心啦!福楼的事儿你多帮忙!谢字我就不说了!”说着拿起玻璃杯和唐逸碰了一下,咕咚咕咚干了一杯。

    唐逸微笑:“焚琴煮鹤。”心里也有丝不得劲,觉得怪对不起刘飞似的,福楼是自己的事儿,现在倒好象是刘飞欠了自己人情一样。

    唐逸摇摇头,也只能以后尽量帮帮刘飞了,歉疚感这东西最让人不愉快。

    刘飞重新倒了一小杯酒,靠到沙发上,说:“喂,你听说没有,春城饭店准备接受注资,采取合营的方式进行经营!”

    唐逸摇摇头,最近他挺避忌春城饭店的话题,更不会刻意去探听,倒真没收到风。想来这是周一常委会上地决定,看来田朝明倒也没有输,只是围绕春城饭店地经营权势必有一番龙争虎斗。

    刘飞恨恨道:“李家那些王八蛋早就盯上了这块肥肉,妈的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老子不会让他如愿以偿的。”

    唐逸咂着酒,不说话。

    刘飞突然笑道:“我给老陈打电话了,过几天他就来春城,喂,你说他有没有机会拿下春城饭店的经营权?”

    唐逸没反应过来,随口问:“哪个老陈?”

    “陈方圆啊,不是和你挺熟的吗?”刘飞诧异的看着唐逸。唐逸怔住,蹙眉道:“他哪有注资春城饭店的实力?”

    刘飞笑道:“我早就想好了,帮他贷笔款子,在春城注册家公司,实力是够的,就是不知道春城饭店注资的事儿省里面会怎么操作,怎么筛选。实在不行我就去求老爷子!”

    唐逸默然,却是想不到陈方圆与刘飞走得这般近了,陈叔来省城?那自己和陈珂地关系怕是瞒不住他,唐逸一阵挠头。

    刘飞那边笑道:“愁眉苦脸干啥?我知道你不想插手这些烂事儿,也没打算叫你帮忙,你发哪门子愁?”

    唐逸苦笑,心说你哪知道我愁什么啊?

    虽然心里有些郁闷,唐逸也不会向刘飞下说辞阻止这件事,阻止陈方圆获得发展的机会。心说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和刘飞在金太阳泡了几个小时,唐逸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进了家门,却见客厅的写字台前,兰姐正津津有味的按着键盘。

    唐逸摇摇头,也没有理她,径自回房拿了睡衣进洗漱间洗澡,洗完澡出来却见兰姐正在蹑手蹑脚关机,唐逸叹口气:“玩吧玩吧,你就死电脑里边吧!”说完好笑地摇头,这可不是刚刚接触电脑时陈珂数落自己地话,想起来陈珂可是经常欺负自己,以后定要欺负回来解恨!

    兰姐俏脸送上迷人的笑容,可惜在唐逸眼里如同土鸡瓦狗,申斥道:“笑什么笑?天天跟个傻子似地就知道笑!幸亏宝儿不像你!”

    兰姐低头看着自己粉足上的小绣花拖鞋,也不敢说话。等唐逸施施然回房,兰姐才咬着嘴唇嘟囔:“宝儿不像我难道像你?天天就知道黑着个脸,不怪人家宁小姐都懒得来看你!”

    回了房,换上漂亮的小红丝绸睡衣睡裤,上了床,看着熟睡中宝儿可爱的粉脸,就忍不住轻轻吻了一口,想想,自己小时候,可也是像宝儿一样可爱的。电脑访问:www.piaotian.com.com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