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章 突发事件-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二十二章 突发事件

二十二章 突发事件2017-11-8 23:43:29Ctrl+D 收藏本站

    (www.piaotian.com.com   周五晚上刚回到家,唐逸接到了宁小妹的电话,淡雅的声音令人心情宁静:“唐逸,军科院信息中心换一批新电脑……”说到这儿顿了一下,接着传来纸张哗啦的响声,唐逸莞尔,记在纸上了么?

    “啊,是康柏486,彭院长说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帮你配备一台。”

    唐逸意兴阑珊,486?dos系统,实在没什么好玩儿的。

    这时宝儿从房间跑出来,大概是写作业写累了去拿水喝,却也不忘嘟嘟嘟的跑到唐逸身边,在唐逸脸上亲了一口,又笑嘻嘻跑向厨房。

    唐逸灵机一动,就说:“那就帮我搞一台吧,不过钱我自己出,你先帮我垫上。”

    宁小妹哦了一声,就准备挂掉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下,忙说:“等等,你再帮我买些电脑游戏来,用笔记一下。”

    “大富翁,没有三代的话就买二代,文明,三国志二代”琢磨了半天,唐逸也就想起了这几个游戏,都是经典系列游戏,这些老版本唐逸也都玩过,当时感觉还不错,现在用来打发时间也好。

    听着宁小妹唰唰的用笔书写的声音,唐逸心中宁静。

    “去哪里买呢?”宁小妹问。

    唐逸随口道:“联邦软件!”说完才想起这个年代也不知道联邦软件存在不存在。沉吟下道:“你自己找找吧,卖电脑软件地地方应该就有卖,新华书店应该有卖吧。”

    宁小妹嗯了一声,随即挂了电话。

    小宝儿拿着大杯子在厨房咕咚咕咚喝水,看得唐逸一阵好笑,就喊:“宝儿,拿来,给叔叔喝两口。”这也许是心理作用。看到可爱的宝儿大口喝水的样子,唐逸还真的觉得自己有些渴。妹电话,说是在新华书店买到了这些软件。明天就和电脑一起给唐逸送过来。唐逸就笑眯眯夸宁小妹:“小姑娘,挺能干嘛!”说完心里一惊,自己最近好像有朝口花花发展的趋势,宁小妹都敢挑逗了。

    宁小妹滞了一会儿,才淡淡道:“我挂了。”

    刚刚结束和宁小妹的电话,手机就滴滴滴的响起来,接通电话。是王泰成。他声音有些惶急,“唐先生,亨利被公安抓了。”

    唐逸一蹙眉,前些日子见到亨利那德行就怕他早晚会出事,只是想不到这么快。

    “他是在春城酒店被抓的,昨天他休息,听公安说。昨晚他在春城酒店招妓,将那流莺打了个半死,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呢。”

    唐逸嘿了一声。竟然是在春城酒店被抓,看来他被抓可不是巧合,不管亨利会不会获罪,福楼餐厅地声誉都毁了,有心人再挑动一下民族情绪的话。福楼餐厅也就不用开了。而春城酒店竟然成了嫖客和妓女的交易场所。更出现了妓女被嫖客重伤的恶**件,怕是想不易主都不可能了。

    “唐先生。我再跟进一下,有了新情况再向您汇报。”

    唐逸沉吟了一下道:“如果这件事是真地,就作最坏打算。”

    王泰成一愕,最坏打算?结业?

    唐逸不再多说,挂了电话就拨通了齐洁的号码。

    “老公?”齐洁惊喜的叫道。

    唐逸愕然,说:“我还没说话呢。”

    “我能听出你的呼吸声啊。”

    虽然齐洁只是随口一说,唐逸却是默然,心里好像堵了什么东西似的,自己,其实最对不起的就是齐洁了。

    “老公,有事吧?”

    唐逸嗯了一声,齐洁却敏锐的感觉出唐逸情绪有些低落,轻声问:“怎么了?遇到麻烦了?”

    唐逸笑笑:“没啥,就是想你了。”

    话筒那边没了声息,好久后,齐洁柔声道:“你,你好像不讨厌我了。”

    唐逸叹口气:“我这些日子想了许多,过去在感情上我像个没长大地孩子,想法太幼稚,害得你受苦,齐洁啊,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放开我地手,我就不会放开你的手。”

    齐洁没有说话,话筒那边慢慢传来了压抑的抽泣声。

    唐逸沉默着,就这样默默听着她抽泣的声音。

    “老公,我想去看你。”良久后,齐洁幽幽道。

    “好啊,下周日吧。”唐逸笑着说,“最好你每个礼拜都来一次。”

    齐洁就咯咯笑起来:“傻老公,是不是周边美女如云,有些熬不住了?”

    唐逸被齐洁说破心事,却不觉得尴尬,只是笑了笑,在齐洁面前,自己是不需要任何遮羞布的。

    不过唐逸,确实很思念齐洁,思念她的一切。

    “啊,老公,我十点还有个会,我现在叫秘书推迟一下时间。”

    唐逸忙说:“不必了,我这儿就几句话的事,其他事晚上咱俩再聊。”也不等齐洁接口,就说:“是福楼出了点儿问题,很可能被逼得结业,我看你投进来的钱怕是要打水漂。”

    齐洁微愕,潜意识里,却是没唐逸搞不定的事,就问:“很棘手,要不要我帮你想办法。”

    唐逸就把亨利地事儿说了一遍,最后道:“如果这事儿是真的,我不想插手,帮福楼就要为亨利翻案,我做不到。”

    齐洁嗯了一声,随即就问:“那要不要我再找一家西餐连锁?”

    唐逸哈哈大笑。他还真有这想法,不过太疯狂了,就怕到时候那些李公子啥公子地会被活活气死。千辛万苦把福楼搞垮了,没几天,原地址又开了一家新的西餐厅,价格更实惠,味道更美妙,李公子会气得吐血吧?

    “算了算了。我说你怎么比我还喜欢胡闹?”

    齐洁也是扑哧一笑。

    两人又情意绵绵的说了几句情话,挂电话前唐逸在话筒上“啵“地亲了一口。

    挂了电话,齐洁痴了好久,才温婉一笑。站起身,看着镜子中一袭黑裙,妖媚万种地丽人,优雅的转了一个圈,只觉全身充满了从没有过地活力。城,第一次来新居。却是唐逸去接的她。

    唐逸在卧室安装电脑。宁小妹白裙似雪,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听李婶说话,当然,就是李婶嘘寒问暖,问长问短,宁小妹端着精致地白瓷茶杯,静静品茶,偶尔轻声回应几句。

    李婶全不在意。只是一脸慈爱的看着小妹,好像怎么看也看不够。

    宝儿学着宁小妹的风姿,挺着小腰板直直的,双手抱着大大地水杯,偶尔喝上一口。却不小心将水洒在了胸口。漂亮的红色蕾丝裙湿了一大片,吓得她忙拿纸巾用力擦。就怕妈妈骂她,兰姐在宁小妹面前却是十足的温柔慈母,伸手去帮宝儿擦胸口的水渍,宝儿眨着大眼睛呆呆看着兰姐,险些问妈妈是不是早上没睡醒。

    没有电脑桌,唐逸只好将电脑放在床头柜上,笨重的显示器总算勉强搁得下,连接好数据线和电源线,唐逸盘腿坐在床头柜前,键盘和鼠标放在怀里,开机。

    dos系统,黑黑的屏幕,唐逸将大富翁的3.5游戏盘插进软驱,开始运行游戏。

    这台康柏486要两万多块,当时中低档电脑还处于单色显示屏时代,也就是俗称地黑白屏,主流是12,而这台康柏机是1彩色显示屏,在当时是相当奢侈了,但唐逸看着游戏画面那模糊地256色分辨,想起后世的高清,绚丽,高亮等各种技术的显示屏不由得摇头苦笑。

    不过大富翁2代虽然是93年初的产品,却是很经典的游戏,除了画面不够精致外,游戏的内涵,可玩度却是很不错,相比下,后世的单机游戏却是走进了死胡同,一味追求画面的绚丽,游戏内容却越发空洞,一个几g的大游戏,能耐心玩一遍就不错了,更别说几次几十次地通关了。

    不过大富翁2的游戏音乐用pc喇叭来表现,委实称不上悦耳动听。

    宝儿被“叮咚”的音乐声吸引到门口,好奇看着唐逸:“叔叔,你干嘛呢?”

    唐逸对宝儿招手,笑道:“来,叔叔教你玩电脑。”

    宝儿以为又是学习功课,但又舍不得赖唐逸怀里的机会,愁眉苦脸的走过来,见画面上小人动,睁大眼睛问:“是动画片吗?”

    唐逸笑道:“差不多吧,不过是咱们可以控制地动画片!”转头向外面喊:“小妹,来,和我玩游戏。”

    小妹“哦”了一声,就走了进来,兰姐好热闹,也跟过来,在门口偷偷向里张望。

    唐逸给小妹讲解游戏规则,怎么用键盘控制人物等等,《大富翁2》不用鼠标也可以操控,在视窗操作系统没正式成为主流操作系统前,鼠标本就是可有可无地设备。

    开始游戏,唐逸选择阿土伯,宁小妹当然就是用孙小美,却不想宁小妹运气极差,孙小美不是被狗咬,就是进监狱,宁小妹开始还矜持的坐在床边,后来就索性挤到唐逸身边斜身坐下,用力按着键盘,看得出,小姑娘有些气愤,或许也是她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吧,就说街机游戏吧,凭她灵敏地反应和一点点第六感,不一会儿就可以完全掌控局面,但电脑策略游戏,她的这些优势却丝毫派不上用场。

    一个多小时后,孙小美就正式破产,被天上掉下的金币砸死,唐逸哈哈大笑,宝儿也鼓掌:“叔叔好厉害!”其实她根本就看不懂。就是赖在唐逸怀里小憩。

    宁小妹愣了一会儿,说:“再来!”

    唐逸好笑,又不想再赢她令一向骄傲地她太难堪,回头,却一眼见到门边好奇的看着电脑屏幕的兰姐,就笑道:“兰姐,你也来玩啊!”找个垫背的,想来兰姐笨笨的肯定会死得很惨。

    兰姐愣住了。心里雀跃,黑面神竟然叫我和他们一起玩?但兰姐却不敢真的过去凑这个热闹,赔着笑道;“我不会玩啦。”

    唐逸一瞪眼睛:“叫你来就来,嗦什么?”要的就是你不会。

    宁小妹也对兰姐点了点头。兰姐只好战战兢兢走过去,坐到了唐逸另一边,自从第一次见面,还没距离黑面神这般近过,兰姐小心肝嘭嘭跳,就怕黑面神骂自己哪又出错。

    宁小妹用清丽灵动的孙小美,兰姐想选妩媚地钱夫人。唐逸却帮她选了一脸猥琐的大老千。兰姐也只有忍气吞声,不敢说半个不字,

    兰姐确实很笨,宝儿都能看出来买地才能赚钱,她却就是舍不得投资,唐逸就笑:“你就捂着钱袋子给我们送钱吧。”

    这一次宁小妹运气却是惊人的好,竟然在一条路上接连抛出一点,将那一整片地全买了下来,第二次和第三次经过她买的地。更是不是一点就是两点,很快建起了一片高档商业区,兰姐首先中招,经过宁小妹地地盘时头上冒出一串大大的数字“18600”,兰姐险些没晕过去。攒了半天钱一下就交了一万多的过路费。兰姐这才知道了买地的重要性,就赶紧卖掉股票换钱。置办地产。

    接着唐逸也中招了,经过宁小妹地头时也交了一万多块,看看,自己的钱大多买了地产,交了一万多块后,只剩了几百块现金,如果下几步不能走到银行提出存款,竟然有破产的危险。

    宁小妹有四万多块现金,十万块钱存款,几大片土地,富得流油,兰姐呢,虽然一块土地也没有,但刚刚从股市套现,却是有十一万现金。

    唐逸一皱眉,就对兰姐道:“分我点钱!这样,你点那个均富卡,你的现金就会分我一半。”

    听到黑面神这么无耻地命令,兰姐险些没气晕过去,却不敢违拗唐逸地意思,只好忍气吞声,委委屈屈的用了均富卡。

    兰姐没房没地,又被唐逸分去了一半现金,不一会儿就破产被淘汰出局,宝儿嘻嘻笑道:“妈妈真笨。”兰姐这个火大啊,咬着银牙在心里发誓,以后再不听黑面神撺掇和他玩什么游戏,明摆了他会欺负自己。

    兰姐败阵后,唐逸很快也捉襟见肘,十几分钟后宣布破产,兰姐心里这个痛快啊,脸上却不敢有丝毫表现,而是忙着帮唐逸和宁小妹拿水果。

    见宁小妹玩得津津有味,唐逸又教宁小妹怎么开机,怎么进游戏,笑着说:“晚上要不要玩通宵?”记得自己刚刚接触电脑游戏时可是激动得天天通宵。

    宁小妹摇摇头,清丽绝伦的脸上有一丝遗憾:“晚上我要回北京。”

    唐逸“奥”一声,就抱着宝儿给她讲dos系统的操作,没讲几句,宝儿已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唐逸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这家长作得好像也有些揠苗助长。的电话,据他说,亨利不承认自己触犯了法律,因为那名小姐在事前已经与他有了共识,他也很明确的同中间人讲,要他同那位应召小姐讲清楚自己的**好,所以他不觉得自己犯有伤害罪。法国福楼那边也和王泰成紧急磋商,商量解决这次危机地办法。

    听王泰成讲,法国福楼深怕此次事件影响到这个国际品牌的声誉,甚至已经与驻华使馆取得联系,要他们同辽东方面进行沟通。

    挂了王泰成的电话,唐逸脸色就有些不好看,虽说看起来是有人从中作梗,很可能是那名亨利嘴里的中间人误导了提供性服务的小姐,但不管事情到底是怎样发生地。亨利殴打女孩致重伤是事实,女孩中间肯定经过激烈地反抗,才使得亨利那么兴奋,险些闹出人命。如果亨利真的就这样安然无恙地返回法国,那自己岂不成了引狼入室的罪魁祸首?

    正琢磨呢,电话响了起来,唐逸接起电话,田朝明亲切的声音响起:“小逸啊。忙啥呢?”

    唐逸稳了稳心神,笑道:“没啥,最近挺清闲。”

    田朝明就叹了口气:“有桩法国人伤人案你听说了没?”

    “法国人?伤人?”唐逸声音很疑惑。

    “是啊,唉。惨绝人寰的一个案子,事情很复杂啊,法国领事也来了春城,咱们这边也有人要捂住这件事,我很痛心,很失望啊!”

    田朝明听起来很有些意兴阑珊,沉默了一会儿。他就提高了嗓门:“外国人怎么啦?外国人就可以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霸道?这是一百年前地旧社会吗!”说着就听“嘭”一声。似乎他拍了桌子。

    如果唐逸不是凑巧看到田卫兵和李天华走到一起,而有些怀疑李家的支持者是田朝明,又或者唐逸不是凑巧听嘴快的高小兰说起,李家要入主春城饭店,或许唐逸还真的会被田朝明地义愤填膺所感染,但现在,唐逸只是冷静的分析着整件事情。

    “唉,我有些激动,失态。”田朝明深深叹口气。又说:“省委虽然原则上将这件案子交由检察公安等执法机关秘密调查,但也必须对这件案子的侦办过程全程监控,经我提议,省委已经同意由督查室派出督察组跟进。下午卷宗应该就能送到你那儿。”

    听了田朝明的话,唐逸心下雪亮。田朝明是在借自己的势呢。

    田朝明虽然和唐家靠近。却也只是近而已,政坛上分分和和。谁也不敢确定谁就会永远是自己的盟友,田朝明这样的高级干部,更不能就明确说他是某某系地人,期间人事错综复杂,不是本人,谁又知道谁真正地根底?

    而田朝明这一次,很可能借亨利一案,和省委某些大佬进行了直面的较量,而且看样子落了下风,就想到了自己,要借这件事将自己绑上他的战车,虽然自己没什么力量,但他要的只是一个姿态,毕竟在辽东,外人看来,自己一定意义上代表了唐家,田朝明此举,却是要借自己的势,给人造成一种错觉,那就是他和唐家亲密无间,使得一些不愿和唐家交恶或者对唐家印象不错的大佬放弃原本的立场,就算不支持他,但也不再发对他,更使得他的死敌,姑且算他有死敌吧,顺带着恨上了唐家,成为唐家的对立面。

    而且看来田朝明虽然和自己接触不多,却也通过种种途径将自己地性情摸得差不多,可不是,就亨利这种案子,自己是必定会支持将亨利获罪的。

    这些念头在唐逸脑海一闪而逝,听了田朝明的话,却是马上道:“田叔,你放心吧,那这案子我会自己来办。”

    田朝明那边又叹口气,说:“好,好,……”

    唐逸挂了电话,慢慢靠到椅子上,也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案宗送到督查室后,唐逸几天不眠不休的跟进,发现事情和自己想象的差不多,亨利是被中间人摆了一道,但这所谓地中间人却早已经人间蒸发,不知所踪。

    唐逸也渐渐清楚了省委地两种声音,一种意见就是严惩,绝不姑息,更要追究春城饭店负责人的责任,这应该是田朝明一方地意见,第二种意见就是为了中法关系,和辽东商贸大计,对这案子要审慎对待。这第二种声音唐逸可就不知道是哪些大佬的意见了。

    周五下午,唐逸敲响了秘书长黄伟办公室的门。

    见到唐逸走进来,黄伟只是点点头,放下手里的文件,示意唐逸坐沙发。

    秘书小李过来帮唐逸倒茶,然后走了出去。唐逸捧着茶杯,就措词怎么说。

    黄伟却是先开了口:“是来谈亨利那件案子的吧,来得正好,我早就想听听你的意见。说说吧,你怎么看?”

    唐逸看着黄伟嘴角琢磨不定地笑意,心中却是渐渐淡定,自己分析来分析去,就是想知道黄伟的立场来调整自己的说辞,却一直不得端倪,其实何必呢,心正则直。

    “秘书长。我详细了解了案情,我认为这件案子应该依法对亨利进行判决,必须让他在中国的土地上伏法,而不能仅仅将其驱逐出境了事。”

    “哦?”黄伟大有深意的盯了唐逸一眼。慢慢靠到了椅背上。

    唐逸知道,他应该是觉得自己和田朝明走到一路了。

    唐逸喝了口茶,接着往下说:“但一些顾虑也是对的,法国福楼是一家很有影响力的国际性企业,如果他们借西方媒体的笔对整件事进行歪曲报道,确实会使得一些投资者对我省地投资环境失去信心,影响会很严重。”

    说到这儿唐逸抬头。说:“秘书长。我说话直,如果哪说错了你批评。”

    黄伟却是饶有趣味的听着,抬抬手:“往下说。”

    唐逸就道:“我是这么想的,在严惩亨利的同时我们尽量将事情低调处理,尽量不对媒体发布信息,而我分析过,我觉得法国福楼其实并不是一定要保住亨利,他们只是担心自己地声誉受到影响,我们低调处理的话。他们绝不会打自己的脸,再将这件事闹大。”

    说着唐逸拿起茶几上的文件,走上两步送到黄伟桌上,说:“秘书长,这是我对整件事的看法和处理建议。”

    “如果没其他事。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黄伟点点头。看着唐逸走出办公室,他思索了一会儿。拿起钢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上“言简意赅”四个字,看了一会儿,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然后就翻开唐逸送上的文件认真研读起来。时候唐逸正与齐洁在床上缠绵,齐洁却是喜欢上了周六深夜到访,然后就赖上唐逸地床。

    搂着妖媚的齐洁,看着她淡紫的唇在自己胸口吸吮,唐逸惬意的抚弄着她坚挺的酥胸,轻笑道:“我去拿早餐。”

    就在这时,手机嘀嘀响了起来,唐逸接通电话,陈珂清脆的声音传来;“哥,晚上有空吗?我们同学聚会,来了几名上海的同学,有我很要好的小曼呢,她想见见你。”

    唐逸“啊”了一声,说:“有时间,我现在忙呢,晚点打给你。”就急忙挂了电话,偷偷看了齐洁一眼,不由得有些尴尬,陈珂声音虽然不大,但齐洁肯定听得到。

    齐洁慢慢将头靠在了唐逸胸口,小波浪卷的秀发柔软而又滑顺,香香地,蹭得唐逸胸口一阵痒。

    唐逸揽住她白皙圆润,凝若羊脂的肩头,偷偷看她的脸色。

    厚厚的窗帘遮住了朝阳,但夏日早晨七点多,室内还是亮堂堂的。

    虽然有空调,但连番激战地两人还是将毛巾被掀到了一边,齐洁穿着白色丝绸吊带睡裙,胸脯上露出半截雪白地肌肤,中间的乳沟清晰可见,裙底下,露出一双纤秀地白皙小腿,和那涂了淡淡紫的雪白俏足。

    齐洁将温软如玉的小脚踩在唐逸的脚背上,纤秀的脚趾翘起,调皮的搔唐逸的痒。

    唐逸轻轻搂住她,没有说话。

    “老公,你有几个女人啦?”齐洁突然抬头笑眯眯问唐逸。

    唐逸随口道:“就你一个。”

    齐洁明显愣了一下,然后重新将头埋进唐逸怀里,慢慢搂紧了唐逸。

    “齐洁,去南方,你后悔过吗?”抚摸着齐洁的秀发,唐逸轻声问她。

    “没有,你叫我做得事,我就不会后悔。”齐洁喃喃的低语。

    唐逸嗯了一声,轻轻叹了口气,“是啊,我们都不要后悔,都不后悔!”却觉得嗓子有些发苦。

    沉默了良久,唐逸低声道:“齐洁,答应我一件事,不要离开我,好吗?”

    齐洁身子一下僵硬,抬起头,怔怔看着唐逸。

    唐逸咬着嘴唇,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不想后悔,不想后悔当初的决定。”

    齐洁已经泪流满面,用力的点头,用力的搂紧唐逸。

    风风雨雨,我都会陪你度过的。女朋友吗?怎么喊你哥?”良久之后,齐洁轻声问唐逸。

    搂着伏在自己怀里的柔软娇躯,唐逸沉默了好久才道:“不是,是陈珂,你见过的。”

    齐洁轻轻点头,更用力的抱紧了唐逸。

    唐逸凝视齐洁,轻声道:“齐洁,我不会再和你说对不起。”

    齐洁将头从唐逸怀里探出,将身子向上耸了耸,慢慢将唐逸的头搂进怀里,柔声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其实也很苦,你知道吗?我这些日子常常在想,如果你是皇帝,我是古代的嫔妃,那就好了,你就会理所当然的占有我,就不会有那么些苦恼,也不会为了愧疚而疏远我。”

    “你知道吗?我好怕,好怕你会离开我。”齐洁痴痴说着,“如果你真的离开我,我会活不下去的!”唐逸听着她傻傻的倾诉,心里叹口气,齐洁,遇到我,是你的幸或是不幸呢?

    但我希望,我们慢慢老去时,回眸前尘,你会和我大声说:“遇到唐逸,是我齐洁最大的幸福!”爬飘天文学站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