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章 “包养”进行时-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二十章 “包养”进行时

二十章 “包养”进行时2017-11-8 23:43:27Ctrl+D 收藏本站

    南风区工商局刘局长怎么也想不到飞来横祸,自己会被记过,党内警告处分。

    起因就是在贯彻省委一系列干部公职人员配偶子女经商问题的文件时,有个规定时限,要求这些干部亲属在时限内退股或者结束公司业务,而刘局长儿子刘飞,正是在刘局长管辖范围内经营音像书籍批发业务。

    其实省委一系列文件大多是针对处级以上干部,而且主要对象是党委和政府领导,像刘局长这种级别的干部并没有专门提及,但有时候越含糊不明的文件越被执行者喜欢,就好像这一次,刘新违规经商一事督察组通报给省工商局也就无可厚非,反而不伤筋动骨抓了个典型,更令省委办公厅的头头脑脑们满意。

    唐逸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但也不喜欢老被苍蝇骚扰,就随便给刘新找点事作,免得他经常在自己耳边鼓噪,想来现在刘新已经无暇他顾,而是急着去找新的赚钱门路了。

    周末的时候,唐逸接到了陈珂的电话,说是拿到了房钥匙,要唐逸第二天帮她搬家,唐逸不由得暗暗咋舌,不亏是省委书记的门路,一个女孩子,又是刚刚参加工作,却马上分配了住房。

    周日一大早,唐逸就来到了省检的大院门口,虽然不怕被人见到,唐逸还是穿上了黑色休闲装,带上太阳帽,就算是熟人,不仔细看也很难认出一副滑板少年打扮的小青年就是督查室主任唐逸。

    十几分钟后,陈珂的白色捷达慢慢驶出大院,在唐逸身边停下。唐逸上车,看到后座上有两个旅行包和一捆被褥,不由得奇道:“今天就搬?不将新房子装修一下?”

    “是老家属区,装修好的,随便买张钢丝床先住进去,唉,住宿舍楼太不方便,进进出出谁都能看到,下班了还觉得是在工作。”

    唐逸深有同感。如果吃住睡全在单位,确实精神上得不到放松。

    看看后座上那点儿行李,唐逸就笑:“自己拿不动啊,非要我作苦力。”

    陈珂撅起小嘴:“别忘了你现在地身份!”

    唐逸马上闭嘴,虽然自己没明确答应和陈珂恋爱,但行动上无疑已经默认。只是两人都很默契的不捅破那层窗户纸,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相处。

    “哥,下午咱去哪玩儿?”陈珂快速的打着方向盘,在红灯亮起的瞬间已经拐上了新华道,比唐逸的车技可是强了许多。

    唐逸挠挠头,“晚上我准备请友谊路派出所的老郑吃饭。一起吧。”

    陈珂一愣:“一起?”奇怪的看了唐逸一眼。

    唐逸忙说:“别有负担,是以朋友身份列席。”陈珂气得白了唐逸一眼:“少来,我有鬼负担!是你自己怕!”

    唐逸哈哈一笑,伸手捏了捏她娇嫩光滑的小脸,害得陈珂又是一阵娇嗔。

    唐逸早想过了。如果以后经常和陈珂见面。早晚会被人撞到,倒不如在别人面前大大方方以朋友身份相处,毕竟自己和陈珂都是延山出来地,同事加半个老乡,在省城走得近点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倒是自己掩饰的话才会惹人注目。

    过了一会儿陈珂道;“我还想你陪我去运动呢。哥。你们作领导的更要注意身体的保养,脑子累。每天坐办公室,我看报纸上说,有一种办公室综合症,就是这样来的。”

    唐逸心说我体质好的紧,不劳你操心。看了眼陈珂,可不是,小姑娘穿了一身白色休闲运动装,显得英气勃勃,脚上是秀气地白色休闲鞋,果然是青春活力的运动女孩装束。

    唐逸就笑:“喂,咱俩穿得倒好像情侣装呢!”

    “情侣装?”陈珂嗤的一笑,“亏你想得出。”却看得出,小姑娘美滋滋的,还得意的看了看自己的运动装,大概觉得自己穿这一身出来,很有先见之明吧。

    其时国内还没有流行情侣装,唐逸说完倒升起一个念头,现在创造个情侣装品牌会不会火呢?宣传到位地话,以后怕是会霸占情侣装的市场,随即就摇了摇头,赚这小钱也没啥意思,等有机会将这点子和齐洁念叨念叨,算是启发她的经营思路。

    白色捷达很快就拐进了一片家属区,看着有些古旧的楼群,唐逸就是一蹙眉,说:“环境不怎么好啊!检察院不止这一片家属区吧?”

    陈珂嘻嘻一笑:“知道你财大气粗,可也不带这么打击人的,这是我第一套房子呢。”

    唐逸就闭上了嘴,心说也是,多少人想分到这样地住房而不可得呢。

    陈珂数着楼栋号,将车停下,指了指旁边一栋楼,说:“是这里了,二门101。”

    唐逸本来还想嘟囔怎么是一楼,但看到陈珂兴奋地表情就将话咽进了肚子。

    陈珂和唐逸一前一后进了房,是小型居室,虽说也是两室一厅,但面积也就四十多坪,看样子以前的主人刚刚搬走,房间都空荡荡的,地砖上散乱着各种垃圾杂物,陈珂却是兴奋的打开一间间房间,巡视着她未来的小天地。

    见她蹦蹦跳跳开心的样子,唐逸倒觉得自己有些俗,好像沾染了公子哥地纨绔气。

    “哥,去买钢丝床吧!”陈珂在各个房间转了一圈儿,出来后欢快地对唐逸说。

    唐逸点头,和陈珂两个出了屋,陈珂刚刚带上防盗门,对面门一响,走出来一名美貌的少妇,二十七八年纪,穿着件蓝裙子,皮肤很白皙。陈珂就笑吟吟打招呼;“姐,我是新搬来地,叫陈珂,以后请多多关照。”

    美貌少妇扫了陈珂一眼,冷哼了一声,理也不理,转身就出了楼口。

    陈珂抓抓头:“这人,真没礼貌。”但毕竟满心兴奋,也没太在意。唐逸却是微微蹙眉。

    上了车,唐逸就对陈珂说:“分了房,你没打听下邻居都是谁么?”

    陈珂茫然摇头,随即笑道:“哥,不会她不理我你就生气了吧?怎么,要教训人家啊?”

    唐逸无奈道:“你有那么招人疼吗?我问你正经事呢。少没个正行。”

    陈珂嘻嘻一笑,说:“我不招人疼吗?”说着小手就勾起了唐逸的下巴,清澈地大眼睛眨呀眨的,作挑逗状,虽是装模作样,但清纯俏脸突然流露的小妩媚却看得唐逸一呆。忙打落她的手,“去,不和你说了!”

    陈珂得意的一笑,伸过手:“手机借我用一下。”

    陈珂拿着唐逸的手机就拨通了电话,听称呼是找的一个叫马姐的人。聊了好半天。挂了电话就皱起眉头:“哥,你说得没错,这里面还真有些说道,我说呢,马姐听说我分到这套住房后不但没祝贺我,反而看起来怪怪的。她以前可是最照顾我地。”

    “就102那户。姓陆,父亲是以前省院培训中心主任。现在办的病退,他儿子吧也进了检察院,结婚快三年了,还没分配到住房,一家三代就挤在两居室里,分给我的这套房子以前的主人,在一年前就从检察院调进了公安局,却一直占着省院的房,陆家早就盯上了这套房,一直向省院反应,谁知道人家是将房子交出来了,却被省院分给了我,也不怪陆大嫂对我那态度。”

    说完陈珂叹口气,就有些发愁,也没了开始叫嚣着去买钢丝床的兴奋。

    “哥,你说咋办?”陈珂愁眉苦脸地问唐逸。

    唐逸笑笑:“很简单啊,将房子交出来,该争得咱一争到底,不该争的碰也不碰,为了物质利益跟人结怨不值得。”

    陈珂点了点小脑袋,“恩,我听你的。”情绪却有些低落。

    唐逸笑着摸摸她秀气的短发,说:“哥给你买套房子吧。”说着心里就是一颤,这话说出来怎么这么奇怪呢?

    陈珂笑嘻嘻抬头:“你真想包我啊?”

    唐逸捏捏她鼻子:“包你?你本钱够不够?”

    陈珂打掉他的手,咬着嘴唇吐出两个字:“色狼!”那可爱的小模样又令唐逸心里一颤。唐逸看看表,说:“走吧,去天华房产,帮你选套房,那边地户型设计很好的,理念很潮流,我现在还后悔买房买早了呢。”

    陈珂甩甩头发,就打火,说:“我挑个最贵的,心疼死你!”

    陈珂挑房的时候唐逸没进售楼处,只是将包里的钱给了她,在车里等了半个多小时才见陈珂地靓影出来,回到车上,陈珂说:“交了一万块钱订金,明天来签购房合同。”

    唐逸恩了一声,就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陈珂,说:“钱在里面,自己取,密码是五个

    陈珂就接过卡,默不作声地打火开车,唐逸却敏锐的发觉陈珂的情绪不对头,就偷偷打量她,陈珂突然转头笑道:“看什么呢?”

    唐逸轻声道:“怎么了?有什么心事?说出来。”

    陈珂摇头:“哪有。”

    唐逸琢磨了一下,问:“是不是拿我的钱心里不舒服?”

    陈珂被唐逸说中心事,眼圈一下就红了,将车拐到一家店铺前停下,偷偷看了看唐逸,低声说:“对不起,哥,你,你是不是不开心了?其实,其实我拿到车的时候真的好高兴,可是,可是你现在又买房,又给我钱,我,我知道你是想对我好,可是,可是……”陈珂说着话,泪珠就从眼角滴落。陈珂抹着泪哽咽:“我真地不想你不开心,对……对不起……”

    看着陈珂可怜巴巴地抹着眼泪说对不起,唐逸的心仿佛刀割般难受,这个小丫头。自己说给她买房时心里不定多委屈,却强颜欢笑,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心里那么委屈,却跟自己道歉,这份情意,又叫自己如何承担?

    唐逸轻轻叹口气,伸手轻轻帮陈珂抹眼泪,柔声道:“是我不好。没顾虑你地感受,别哭,是我不对。”

    陈珂听话地用力点头。

    唐逸轻轻拉起陈珂的手,道:“陈珂啊,其实你也知道的,我不是个好男人。我,我是注定不能和你结婚的,我……我不知道要怎么同你说……我……”

    陈珂伸出小手捂住了唐逸的嘴,轻声道:“哥,别想这些了,咱们都不想。好吗?”

    唐逸却想不到一转眼成了陈珂宽慰自己,看着陈珂清澈的眼睛,精神一振,笑道:“好啊,不去想了。大不了你给我作情人!”

    陈珂一翻白眼:“想得美。”随即嘻嘻笑道:“哥。你脸皮真的越来越厚了。”

    唐逸又笑道:“你要是心疼我,我给你的钱啊,房子啊就统统收下,安安心心被我包养,不然我可真跟个怨妇似的,每天都和你幽怨一番。”

    陈珂白了唐逸一眼。却也点了点头。

    陈珂重新打火。车驶向东风路,唐逸这才正色道:“其实我就是想你日子过得舒坦点儿。真地没有拿钱应付你的意思。再说你真缺钱的话,陈叔又怎会不给你?”

    陈珂轻轻点头,扬起青春的笑容:“哥,我转过弯儿来啦,试着从你的角度看问题的话,其实就能想通了,哥,不过我发现个秘密啊,你是不是特有钱特有钱?只有这样我才能理解你地作法,不然,你就是真的想包养我!”

    唐逸摸摸鼻子,恩了一声。

    陈珂就好奇的问:“你有多少钱?”

    唐逸给她个爆栗:“反正花不完就是了!快开你的车吧。”

    陈珂摸摸头,嘻嘻一笑,就不再问。

    晚上派出所老郑兴冲冲赶到了金秋酒家,省委督查室唐主任有请,他还能不兴奋?

    在包厢见到陈珂时唐逸就介绍:“这是我老乡兼前同事,也是我很好的朋友,陈珂,在省检察院工作。”

    老郑看着这对俊男美女,休闲运动装一黑一白,都是青春活力十足的打扮,哪看得出一个是厅级干部,权柄滔天,另一个又是印象中严肃认真地检察官,心里一阵感慨,老喽,这世界可是眼前这些年轻人的喽。

    饭菜很简单,六菜一汤,两个冷拼,四个热炒,外加西红柿鸡蛋汤,唐逸笑着说:“简单了点,不过家常菜更合胃

    老郑却是心里一安,暗叹领导再年轻也是领导,做事确实火候十足,自己来得时候兴奋是兴奋,可也忐忑不安,即怕唐主任破费,又怕自己露怯,可是唐逸要得菜,说的话一下就将两人距离拉近,使得老郑再没有刚开始的惶恐。

    唐逸和老郑很随意的聊着,老郑虽然是片警,但干公安干了二十多年,对春城市局地情况可说烂熟于胸,虽说不能敞开说话,但唐逸倒也能从他嘴里获取些有用地信息,例如徐局长是市委书记石海川上任后提起来的,以前不过是局内四把手,例如以前的老局长不到年龄就退居二线等等,使得唐逸深信,徐军老爸必然是石海川的人,而且能强行将省城公安局长搞退,石海川在省委分量不轻。

    唐逸在督查室可不光是为了熬资历,进省委本就是为了扩大眼界,多接触些人和事,督查室这个位子可说得其所哉,不但能和各市县各厅局各职能部门的领导干部接触,增加自己的影响力,更能接触到省委领导,唐逸现在倒是极为欣喜走了这么一步,如果一定在延山争个头破血流,就算进步为一把手,再前进时却会遇到更大地阻力,现在自己却是不知不觉就成了副厅,而且是行政级别和职位挂钩地副厅,这样,只要运作得当,到明年底换届时自己进某市委市府并不是没有可能,这,也是自己会极力争取的。

    唐逸现在要作地就是进一步了解省内十几个地级市的***,衡量去哪个地级市更有发展,当然,唐逸最想回的是延庆,毗邻北朝鲜,又和南朝鲜建立起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凭自己的嗅觉,在延庆应该会有可为,但这也只是希望,毕竟不可能事事都朝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

    唐逸和老郑都同陈珂一样要的果汁,闲谈下来,老郑渐渐的不再拘谨,就笑着问唐逸:“唐主任,我请您和陈检察官去唱歌怎么样?金太阳,您以前住小绿楼的话,走东风路应该见过的。”

    唐逸微微点头,笑道:“那片儿是你们所管吧,去了不花钱?”

    老郑慌得忙忙摆手:“哪能呢?正常消费。”

    唐逸看看表,还不到八点,就笑道:“好吧,今天兴致有点高,咱去那喝一杯。”又对陈珂道:“我们去喝酒,你不想去就回宿舍。”

    陈珂喝着果汁,随意的说:“回宿舍也只是看电视,没意思。”有外人在,她就很矜持。

    唐逸就笑;“那就一起去。”

    陈珂驾车,唐逸和老郑坐后座,老郑就忍不住问:“陈检,这车是你的?”

    陈珂专注的看着前方,轻轻点了点头,唐逸就笑道:“她家可有钱,延山最大的超市就是她家的。”

    老郑咋舌,心说人比人可得气死,陈检人长得漂亮,家里还这么有钱,可不知道啥样的男人才会入她的眼,随即看看唐逸,心说莫不是唐主任在和她恋爱吧?不过看来又不像。老郑也知道,有时候多年的异性朋友,如果一开始没有对上眼,太熟悉了反而更加擦不出火花。看来唐主任和陈检就是这种情况。老郑心里倒有些惋惜,这一对儿才叫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呢。

    金太阳比夜朦胧规模稍大点儿,不过人家的包厢里却是也能唱卡拉ok,这点儿可比夜朦胧强,当然,并不是如同十年后的电脑集成点歌,而只是一台电视机,一台卡拉ok机,一大堆光盘,要自己找歌儿,自己放。

    老郑和唐逸要了两杯冰扎啤,给陈珂要了杯可乐,点了两个果盘和一些小点心,等服务生走出去后,陈珂就跑到电视机前翻唱片,唐逸和老郑闲聊,唐逸就笑着说:“片警的工作看起来清闲,可比刑警累吧?人民内部矛盾的琐事,更加难应付。”

    老郑马上觉得找到了知音,叹气道:“是啊,别看我作了二十年片警,可也不敢说就是个合格的片警,工作难做啊,偏偏领导还觉得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出一点纰漏就认为你工作没到家,能力不行,这可真是不下基层,不知道基层难啊。”

    唐逸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又说:“片警升迁也难吧,在派出所,也没啥大案要案,只能熬资历,领导要是再严苛点,就更加难调级。”

    老郑灌了一大口酒,脑袋就有些胀,叹气说:“可不是,我也不知道退休时能不能熬个副科级待遇,至于职务,所长副所长的那是想也不敢想喽。”

    唐逸拍拍他肩膀,笑道:“一辈子平平淡淡也是一种福气,看得开的话怎么过也开心,看不开给他金山银山也没舒心的时候。”

    老郑怔了下,倒看不出唐主任年纪不大,却好像颇有些阅历。

    这时陈珂吹了吹麦克风,说:“唐逸,郑队,我给你们唱首歌好不好?”

    唐逸和老郑忙拍手叫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