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相亲-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十六章 相亲

十六章 相亲2017-11-8 23:43:22Ctrl+D 收藏本站

    路灯的灯光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唐逸和陈珂默默穿行在省委黑黝黝的楼群中,向停车场走去。

    “哥,你是不是一直拿我当妹妹看?”陈珂打破了宁静。

    唐逸轻轻点头,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对陈珂到底是什么感情。

    “那,在宾馆那一次,你,你干嘛要那样?”陈珂脸有些红,说话时也有些结巴,但说出来后却是勇敢的看着唐逸,嘴角,有一丝俏皮的笑意。

    唐逸这个窘啊,伸手就给陈珂了一个爆栗:“大姑娘家家的羞不羞,怎么脸皮这么厚了?”

    和若干年前一样,陈珂呲牙咧嘴捂着头,却大声说:“你不要转移话题,说,那时候你是不是把我当女人看啦?”

    唐逸无奈,陈珂倔强起来,愣头愣脑的实在难以应付,只好指了指四周:“别被人听到。”

    果然,陈珂吐吐舌头,就不再说。

    可惜好景没维系多长时间,上了唐逸的车,坐在副驾驶上,陈珂侧头又说:“哥,其实你也挺虚伪的是不是?”

    唐逸额头冒汗,板起脸道:“靠边点,身上臭死啦!”

    陈珂啊了一声,忙去闻运动衫的味道,其实少女的汗香沁人心脾,又哪里臭了?

    唐逸哈哈一笑,却瞥到陈珂额头的一块乌青,想问她痛不痛,终于忍住。

    在拐向检察院的路口停了车。是陈珂要求地。看着陈珂燕子般轻盈地闪进大院阴影中,唐逸心里叹口气,慢慢发动了机车。小雨来福楼用餐,看到唐逸细心的帮宝儿和小雨切肉。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笑嘻嘻享受着唐逸的服务,桌旁送上红酒的法兰西女孩儿忍不住赞叹道:“先生,您真有绅士风度,两位漂亮地小公主真可爱。”近来福楼餐厅的法兰西侍者的口语也渐渐流利起来。

    唐逸笑笑,心说兰姐听了怕是会气死,出门时就看到兰姐眼里的希翼,但唐逸就是没说带她来。不知道兰姐现在有没有将自己的枕头当撒气桶。

    看着宝儿拿着小叉子向嘴里塞肉。小嘴巴鼓鼓的咀嚼,唐逸就是一阵开心,不经意转头间,却是一愕,窗边的十字路口上,正逢红灯,一辆蓝色跑车慢慢随着车流停下,车篷敞开,李天华坐在副驾驶上。一脸阴暗地扫了福楼餐厅一眼,但唐逸吃惊地是,驾驶位的人,却是田朝明的儿子田卫兵,自己和小妹去田家拜年时曾经见过一面。

    绿灯亮。蓝色跑车慢慢启动加速。“哄”一声疾驰而出,灵巧的拐弯超过一辆又一辆汽车。渐渐消失在车流中。

    唐逸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蓝色跑车,默默思索起来。

    “叔叔,给妈妈带一块面包吧。”宝儿怯生生张了嘴,她知道唐叔叔不怎么喜欢妈妈,可是妈妈又特别喜欢吃西餐,就可怜兮兮的帮妈妈要一块面包。

    唐逸微笑,兰姐闹了一次后,宝儿却知道疼她了,虽然还是时常和兰姐顶嘴,但重大事件例如吃西餐上还是会记得帮兰姐说话的。

    唐逸就要了一套商务套餐外带,对宝儿说:“你帮妈妈要的,一会儿你来拿。”

    宝儿开始欣喜的点头,但看到一个个纸盒送上桌后,却是苦了脸,唐逸心里偷笑,也不理她,径自向外走,宝儿和小雨就大纸盒小纸盒地抱在怀里,还是女侍者看得发笑,忙帮她们的忙,用大塑料袋装起来送出了餐厅,一直帮她们送到唐逸车上。

    开着车,宝儿不敢和唐逸说话,以为唐逸在生自己的气,唐逸从后视镜见到宝儿的可怜模样,笑着伸手摸摸她小脸:“小家伙,回去陪叔叔看动画片。”宝儿这才嘻嘻笑着点头。

    唐逸摸出手机,塞上耳机,拨通了刘飞的电话,“刘飞,我唐逸。”

    “知道,怎么?又有事找我帮忙?”刘飞有些懒洋洋地话语响起,接着话筒里传出女孩子娇滴滴地声音:“讨厌,快来嘛。”

    唐逸无奈的摇头。

    “啪”似乎是拍了那女孩儿屁股一把,刘飞又说:“快说,啥事儿,我这忙着呢。”

    “刘飞,你认识田卫兵这个人不?”为了心里地疑问,唐逸只有耐着性子和他说话。

    “田卫兵,是田朝明那混蛋儿子吧?听说过,没见过,怎么啦?”电话里簌簌的声音很暧昧,唐逸甚至能想象到刘飞正在解那女孩儿的腰带。

    唐逸只有加快问话的节奏:“没见过,为什么说他是混蛋?还是跟你有点过节吧?”

    “什么啊,那混蛋不是人着呢,当初和我哥同时追我嫂子,啥损招子都用,我哥和我嫂子意见闹大了,险些分手,后来结了婚才知道许多误会是那王八蛋搞出来的。”刘飞说着话,喘息开始粗重起来。

    唐逸只好说了声:“再见”挂了电话,本来想劝他回来的话也憋在了心里。

    不过唐逸却隐隐知道,自己距离一些事的真相已经越来越近。

    在一片申奥的声浪中,唐逸却知道,今年九月份的投票胜者是悉尼,但形式上,也不得不在督查室搞了一些为申奥加油的活动。

    省直机关篮球赛闭幕后几天,根据中央文件精神,省委出台了《关于地县两级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干部配偶子女个人经商办企业的具体规定(试行)》,其实关于干部亲属经商,就算十几年后。中央也没真正拿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法律法规。但大多数干部都知道潜规则,尽力不让家属碰触这个雷区。

    在辽东省委地规定中,主要就是这么几点,领导干部地配偶子女不能在该领导干部管辖的地区及管辖的业务范围内经商办企业,不准从事经营性歌厅舞厅夜总会等娱乐业。洗浴按摩等行业的经营活动;不准从事其他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活动等等。

    接下来督查室地工作重点就是监督各市县对省委文件的执行情况,几个督察组又下放到各县市调研。

    这段时间,陈珂也会偶尔和唐逸通次电话,唐逸对她的近况倒是很清楚,回上海参加了毕业典礼,将关系转进了省检察院,正式成为省人民检察院公诉处的一名检察官。

    而陈珂参与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对万大年的公诉。万大年除了诬陷国家干部。组织妇女卖淫,贿赂等罪名外,经调查,又多了十几条罪状,例如组织暴力集团的几桩恶性群体斗殴事件,逼迫妇女卖淫,非法禁锢,伤害他人身体等等等等,看模样。大概是要坐一辈子牢房了。

    这天晚上唐逸回到家,却见厨房里兰姐俏丽地身影还在忙碌,更从厨房飘出河蟹特有地香味,宝儿如同往常一样,跑过来帮唐逸拿拖鞋。拿包。唐逸笑呵呵抱起她亲了一口,被唐逸硬硬的胡子茬扎到。痒得宝儿咯咯笑起来,小腿乱蹬,脚上小绣花拖鞋飞出老远,看着唐逸和宝儿亲昵神态,正在客厅看电视的李婶慈爱的微笑。

    唐逸将宝儿放下地,宝儿也不去穿鞋,惬意的踩着地板跳,够唐逸高高举起的包,宝儿穿着一件粉红色蕾丝花裙,套着白色的长筒棉袜,就好像芭比公主一样可爱,不过兰姐从来是暴敛天物的,当从厨房出来看到客厅角落一边一只的小拖鞋,就对宝儿喊:“脏死啦!快去穿鞋,找打啊!”

    宝儿嘟着嘴去穿鞋,唐逸就对李婶笑道:“婶,今天什么好日子,要你破费?”兰姐没接到自己电话通知是不敢随便加菜地。

    “家里来客人,就是检察院那个女孩儿。”李婶喜欢喝白开水,一边喝一边随意的说。

    唐逸一愣,陈珂?她怎么会来?

    兰姐系着的围裙都透着娇俏,她从厨房里冒出头,说:“婶,要说这事你就不该管,有咱啥事啊,成不成的最后别落埋怨。”

    唐逸更是不明所以,李婶就对唐逸解释:“是这样的,那位姑娘不是帮刘局长儿子打赢了官司吗?他家想谢谢人家姑娘,请姑娘吃个饭,可是老刘几次去检察院请人家姑娘吃饭,姑娘都推辞了,最后老刘就找到我,说那姑娘和我挺聊得来,托我出面请她来家吃个饭,我也挺喜欢那姑娘地,也就答应下来,去找了那姑娘几次,最后人家答应今天来吃饭,我就通知了老刘,老刘这才跟我说实话,说是他家孩子看上了那姑娘,还让我帮撮合撮合,唉,说起来我就生气,就他那儿子,人虽然不错,长得也不难看,可是惹过官非地人,怎么配的起人家,我这不骗了人家姑娘吗,来了来了却是相亲,可也不能现在告诉人家不要来。”

    唐逸听了就是挠头,咋看上陈珂那愣头青地人越来越多了?

    兰姐就接话:“要我说啊,您就给老刘打电话,就说这事儿咱帮不了,叫他爷俩也别来了,那位陈检察官多漂亮,又能干,就老刘那儿子配得上吗?”

    唐逸第一次觉得兰姐的话悦耳,刚想夸兰姐两句却听门铃响,宝儿个小事儿精就跑过去从猫眼看,然后稚声稚气喊:“是刘爷爷。”对门住了几个月,宝儿倒认得刘局长。

    李婶就叫宝儿开门,自己也过去迎接。

    刘局长和大多数局长一样,身材有些胖,啤酒肚,戴着眼镜的小眼睛中目光有些浑浊。

    儿子刘新二十多岁,长得不赖,挺周正的一个年轻人,穿着也很时髦,小领口黑色西装,看起来精神利落。

    刘局目光首先就看向了唐逸。早听说李婶有个能干的干女婿。虽然不知道做什么工作,但能在盛泰花园买得起三居室,也确实有点本事,不过刘局却也没怎么放在眼里,毕竟自己儿子也在经商。凭自己的关系,几年下来,也赚了几十万,买两三套这样地三居室也绰绰有余。

    不过刘局还是客气地和唐逸握手,随便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去和李婶说等小陈姑娘来了怎么怎么的。

    唐逸见刘局神气,微微蹙眉。看得出。刘局对李婶不怎么尊重,话里不时还打打官腔,倒好象是李婶求他办事一样。

    这人眼光有些窄,怪不得儿子落难一点力气用不上,不堪大用,没什么本事。唐逸马上就得出了结论,心里也有些无奈,自己已经习惯性的见到陌生人就进行一番品评,这样活得实在有些累。

    不知道为啥。唐逸看着刘新也是咋看咋不顺眼,自顾自喝茶,也懒得理他。

    刘新也是傲气的很,更不主动和唐逸说话,微笑对宝儿招手说:“小朋友几年级啦。来。叔叔抱抱。”想逗弄一下这个可爱的小公主,宝儿却是撇撇嘴。“我不认识你。”然后就坐到唐逸身边正襟危坐,陪唐逸看新闻,把刘新闹得一阵无趣。要不是今天有求与李婶,怕是他地纨绔性子早就发作。

    不一会儿,陈珂也翩然而至,她换了一袭淡黄色的连衣裙,黑底紫带的高跟凉鞋,即灵动诱人又稍微有几分小性感,刘新的目光马上炙热起来。

    陈珂进屋就忙和李婶道歉:“对不起啊阿姨,单位有点事,耽搁了。”转头见到客厅里这老多人就是露出疑惑的神色。

    李婶忙说没关系,让进客厅,给陈珂介绍刘局和他的宝贝儿子,陈珂礼貌而又含蓄的和他俩点头示意,见唐逸大咧咧坐在沙发上不理自己,就撅起了小嘴,随即看看刘局和刘新,就有些明白李婶请自己来吃饭地含义,再看唐逸时,陈珂不由得偷偷一笑。

    坐在餐桌上,刘局就开始套陈珂地家庭啊啥的,宝儿懒得听他嘶哑的声音说个没完,皱皱小眉头,就抱着小碗跳下椅子,说:“我去茶几上吃。”

    唐逸对兰姐使个眼色,虽然兰姐最喜欢看热闹,正笑眯眯等着看刘局长怎么进入话题,但见到唐逸眼色,也只有无奈的盛了几道菜,去坐到沙发上去陪宝儿吃,心里嘀咕着这死孩子,等黑面神睡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问了几句陈珂家庭学校的情况,刘局就说:“小陈同志,你有没有交男朋友啊?”

    陈珂蹙了蹙眉头,但还是摇了摇头,李婶女人心细,已经看出陈珂不满意了,心里也埋怨老刘,你还真以为是你挑儿媳妇啊,刨根问底的,再者说了,有没有男朋友是你该问的吗?就算想往这话题上引,也该由我这女人开口啊。

    李婶忙截住话题,说:“吃菜吃菜,小陈姑娘是贵客,多吃点儿,话呀,等吃完了再说也不迟。”

    刘局长刚准备往下说就被李婶打断,心里就有些不满,其实他心眼很小,两家住对门多年不相往来也是他妻子看他的眼色,他现在还有些记恨老局长,还记得老局长经常骂自己,更记得自己送礼时被李婶拒之门外狠狠批评了几句的场景,这在他心里,可一直是奇耻大辱。

    这时候陈珂说话了:“刘叔,你也不用往下说了,你地意思我明白,对不起,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来了。”

    刘局脸色就垮了下来,心说这丫头也太不给面子了,你有啥骄傲的,老家不还是农村的吗?

    其实刘新的案子刘局一直在找关系向检察院里用钱,所以他也一直觉得儿子能翻案是自己托关系的缘故,当然,实际情况到底怎么样,是因为刘局托关系还是陈珂他们地努力,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也只有检察院经手这件案子地当事人知道了。

    不管怎么说吧,刘局长对陈珂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谢之心,主要还是自己儿子见过陈珂后就念念不忘,他琢磨着如果省检察院的检察官作自己儿媳妇地话自己也面上有光,这才帮儿子出头,谁知道小陈同志这般不给面子,直接当面拒绝,令他颇有些下不了台。

    唐逸挠挠头,这个愣头青,怎么进了社会,还是不改改自己的脾气。

    李婶忙笑着圆场:“来,吃菜,吃菜,吃河蟹吧,新鲜的很呢,买来的时候活蹦乱跳的。”

    刘新一直谦谦君子的模样,不怎么说话,这时却笑了起来:“对,吃蟹吃蟹,这一盘河蟹啊,如果在维也纳,怕是要上百块呢,以前我在维也纳住过一段日子,那钱花的我这个心疼啊。”见陈珂对他第一印象不佳,却是换了一种策略,开始透露自己的身家,看能不能吸引到这位看起来骄傲又倔强的女孩

    李婶哪知道这些社会油子的心思,就好奇的问:“你为啥要去那住啊,你在绿达小区不是买了房吗?听说有一百五十坪?”

    刘新见李婶挺配合自己,却是一阵得意,更要表现的自己品质优良,手上掰开蟹肉,说:“婶,你吃这个,这个黄多”递给了李婶,又道:“谈生意呗,那是次大买卖,将近二十万的生意呢,不住维也纳,人家客户第一印象就瞧不起咱。”

    李婶由衷的赞叹:“你才多大啊,就作几十万的大买卖了,可真能干,比我们小逸还能干呢。”

    说比唐逸能干,陈珂听了就嗤的一笑,随即说:“婶,几十万是什么大生意了,而且这做生意啊,听起来都是数目大的吓人,其实刨根问底的话,生意人都是负资产,就说我们家老陈同志吧,就我爸啊,一说作得都是几百万的生意,就说他在县城开得超市吧,叫万宝,建搂装修到开始进货,因为第一次嘛,所以很多商家都是要先付款人家才送货,说起来他这一折腾,弄这个超市用了一两百万呢,结果怎么着,全是银行贷款,如果现在银行逼他还贷,我看老陈同志就要跳楼。”

    刘新一下噎住,遇到富家女了,开始听她家是农村的还以为露露财会有点效果呢,现在不由心下大悔,富家女那肯定见多了有钱人,自己这种卖弄人家一眼就能看穿心思,自己太失策了,失误失误。

    兰姐耳朵一直竖着呢,她听说了陈珂是延山老乡,和黑面神早就认识,这时听陈珂说起万宝超市,却是扭头惊讶的道:“妹子,万宝超市是你家的啊,天啊,听说万宝超市老板贼有钱,是咱延山数一数二的财主,我说呢,你这大学刚毕业就能进省城,进检察院,有这么个好爹,那还有什么说的?”

    陈珂没怎么和兰姐聊过天,听了兰姐的话奇怪的问:“姐,你也是延山人?”

    兰姐点头,笑道:“妹妹,你可得给我张贵宾卡,打八折的那种,我回老家探亲时用。”

    陈珂点头说好。

    听两个女人絮絮叨叨,刘新这个无趣啊,敢情自己这个小公司老板和人家比起来,却是不如人家的腿毛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