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 延山风云(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十四章 延山风云(下)

十四章 延山风云(下)2017-11-8 23:43:20Ctrl+D 收藏本站

    几天后,马专员从延山打来了电话,情绪有些不好:“郑建军这个家伙,真是不争气,原来他真的去了娱乐城享受特殊服务,自己刚刚承认了。”

    郑建军就是在延山天上人间被公安机关捉个现形的副处级督察专员。

    唐逸微微一怔,他知道这件事确实属实,而且也知道郑建军会出现在延山天上人间应该是姓万的为了和督察组拉关系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认识了他,又为他提供**服务,但如果能遮掩过去,唐逸还是觉得保一保他的好,毕竟事关督查室的面子,唐逸准备事情平息后再找个由头将他调离督查室,却没想到陈达和那里应付了过去,他自己却承认下来,按理说不应该,老万那儿再怎么收买他,也不可能拿出的利益会令他可以放弃大好的前途。

    唐逸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但马上知道陈达和会面对多大的压力,虽然他肯定已经安排好,会有人帮他顶黑锅,但负面影响却是不可避免的,何况,替罪羊那里又会不会出问题?

    现在郑建军交代问题的信息陈达和应该还不知道,马专员是第一时间通知了自己,怎么走下面的棋呢。

    唐逸沉吟了一会儿,拨通了陈达和的电话,略微露了点口风,陈达和心领神会,也没有多说,就挂了电话。

    晚上,唐逸回了家,逗弄了一会儿宝儿,拽着宝儿不许她去写作业,急得宝儿张开小嘴咬唐逸,两排小牙倒咬得唐逸疼的叫了一声,兰姐心里解恨,面上还装模作样骂宝儿,宝儿却是马上捧着唐逸的手帮他吹气。

    唐逸就笑。唐逸答应了宝儿如果这次她期末考试不再是班级后十名,就带她去美国玩儿。宝儿开始也不大明白。但在学校的时候,和同学间谈论暑假会怎么过,就随便提了一嘴:“叔叔说我考得好就带我去美国旅游呢。”惹得同学惊诧,一些家庭比较好。懂得的多一些的小朋友羡慕的不得了,每天都唧唧喳喳围在宝儿身边,宝儿这才知道原来能去美国玩儿这么了不起,而宝儿的好朋友们现在最喜欢听的就是宝儿讲地那些新鲜事,例如在福楼吃西餐啊,看各种动画片录像啊,宝儿俨然是二年级三班的小公主。

    宝儿知道去美国是多么了不起地事后。这才开始发奋用功。要搁以前,唐逸拽着她不许她去写作业她肯定赖在唐逸怀里不动了。

    “叔叔,那我陪你玩吧,我不去美国了。”宝儿吹着唐逸的手就猫儿似的依偎在了唐逸怀里,唐逸一阵好笑,却也摸摸她小脑袋,说:“去写作业吧,叔叔逗你呢。”

    宝儿这才欢喜的进屋去写作业,看她婀娜多姿地健康成长。是唐逸现在的精神寄托。

    兰姐帮唐逸削水果,见唐逸有些疲惫的揉太阳穴,就问:“唐书记,要不要我帮你作个头部按摩?”

    唐逸摇摇头,他是心有些累。却不是身体上的按摩能缓解的。

    手机突然急促的响起来。唐逸接过电话,马专员有些焦急的声音传来:“唐书记。出事啦,郑建军被车撞了,伤势很严重,现在还在医院紧急抢救呢!”

    唐逸一惊,猛地坐直了身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人为还是不小心?”因为涉及万老板,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没这么巧地事儿。

    马专员说:“现在还不知道,但刚刚要开始对延山公安局地调查,郑建军就出了事,很蹊跷啊,不过我想是巧合吧?毕竟公安局就算真的徇私,也不至于为了丁点事儿闹到这个地步,但是纪检的同志却认为有内幕,要一查到底。”

    唐逸微愕,是啊,自己想到的是老万,别人却会将矛头对准延山县局呢。

    挂了电话,唐逸靠在沙发上,拿起电话想拨给陈达和,却又停了手,如果真出了人命,而又和陈达和有关,怕是以后他的通话记录会被查询。

    琢磨了一下,起身下楼,不管怎么说,也要听听陈达和的解释,自己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开车过了几个路口,才找了家公用电话亭去打电话,虽说自己以前也有和陈达和通话,而且出了人命省城马上又有电话打给他会使得人们猜疑自己,但也没办法,自己现在必须和陈达和沟通,谁会知道一丁点儿小事越闹越大。

    陈达和接了电话,听到唐逸的声音,就说:“我正琢磨要不要和你通话呢,娘的,这是什么事儿啊!”

    唐逸心里一沉:“郑建军的事和你有关?”

    陈达和声音有些懊恼:“我也不知道,不过刚刚我是找了两个兔崽子去和郑建军套话,郑建军这几天经常去夜朦胧喝酒,我是叫那两个兔崽子找机会和他攀攀交情,将他灌多了套话,妈地,我就是想搞搞,弄明白姓郑的怎么那么听老万的话,谁知道就出了这么个事儿,两个小兔崽子也不见了,妈的不是他俩失手干的吧?”

    唐逸皱眉,这不是胡闹吗,不过想想也不怨陈达和,毕竟他在县上横行惯了,吃了鳖就像找拨回来,自己又何尝不想知道老万钳制郑建军地手段?但现在纪委还在调查中,虽然郑建军这个不算什么大错误,也不会有什么监控控制,但现在就接触郑建军实在有些不明智。

    听唐逸半晌不说话,陈达和以为唐逸不相信他,大声道:“唐书记,我可真没有那么混账,多大点事儿啊?我会至于找人对付国家干部?就算公安系统徇私放掉了他,也是杨队他们地事儿,我可一点腥沾不上。”

    唐逸笑笑;“我当然相信你,急啥,跟个炮筒子似的。”

    陈达和呵呵笑了起来:“放心吧,没事地,就算是那俩兔崽子干的,我也有办法脱身,倒是你。这段时间注意些。”

    唐逸微微点头,挂了电话。

    回了家。就听兰姐说李婶明天去老邻居那里串门,唐逸知道李婶住这里没人聊天有些闷,微微点头,吩咐兰姐出去买些水果给李婶拿上。兰姐当然是麻利的答应,她最喜欢帮唐逸跑腿,每次都能密下十块二十块的不等,取决于买得东西贵重与否,看着兰姐扭搭着柔软的小腰肢,迈着小高跟鞋蹬蹬蹬走出去,唐逸就一阵好笑。就那么爱美吗?大晚上也不怕摔个好歹。

    第二天上班。唐逸就觉得督查室的气氛不对,人人脸上都有些异样,唐逸知道,定是郑建军被车撞地消息已经被消息灵通人士得知进行了传播,唐逸也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等着马专员的信息,现在,陈达和完全处于被动,但。天上人间和延山,陈达和纠葛在一起地乱麻,自己想完全置身事外,就必须要帮陈达和扭转这个局面,而且从私人感情上。唐逸也不可能不帮陈达和一把。只是怎么帮?唐逸却是心里一点谱也没有。

    中午回到家,却发现来了一位小客人。是宝儿的同学,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就是衣服有些破旧,虽然还不至于打补丁,但绿色的小军装,胳膊肘和膝盖都磨得起了线,和时下小公主们色彩斑斓地裙子比起来,就好像不属于这个时代。

    不过小女孩儿穿得朴素,却是很干净,小绿军装穿在身上,透着一股机灵劲儿,挺招人喜欢的。

    小女孩儿有些怕生,见到唐逸也不知道说话,坐到餐桌上,唐逸就笑着问宝儿:“这是谁呀?我们宝儿的好朋友?”

    宝儿恩了一声,说:“是我同桌,叫小雨。”

    唐逸见小雨怯怯的也不敢跟自己说话,就问她:“宝儿是不是很淘气,老欺负你吧?”

    小雨摇摇头,结结巴巴说:“没,没有,宝儿最好啦,有人欺负我,宝儿就帮我打他们。”

    宝儿嘘了一声,伸出小手去捂小雨的嘴,就怕唐逸觉得自己不乖。

    唐逸却是哈哈一笑,想起了宝儿上次说帮同桌打哭两个男同学的事,原来是为了新交的朋友。

    兰姐将一道道精美地菜肴端上桌,看着满桌子菜,小雨咽了口口水,兰姐就说:“你们先吃吧,宝儿,帮你朋友夹菜。”唐逸笑着摇摇头,兰姐倒是知道有这么个小客人,加什么菜自己也没意见,借机会解解馋,又哪是真心招待这小姑娘了,当然,或许也有那么一丁点喜欢这小姑娘地原因,但只能是一丁点。

    兰姐最后端着清蒸黄花鱼从厨房出来,放上桌,然后帮几个人盛饭,嘴上和唐逸解释:“我今天去接宝儿的时候就见到小雨一个人在教室啃冷馒头呢,宝儿说过好几次请她吃饭,以前我没见过小雨,就没同意,没想到真是个怪可怜见的孩子,家里条件不好,舍不得坐公交,中午经常不回家的,又交不起学校的午餐费,只好自己带些馒头啥的吃。”

    唐逸“哦”了一声,“那以后中午就接来咱家吃吧。”

    兰姐点头,拿过一个小碟,用卫生筷剔鱼骨,嘴里说:“今天我打车回来的呢,照顾两个孩子,坐公交怕看不过来。”搬新家后,却是不能走着接送了,每天兰姐只好坐起了公交。

    唐逸无语,看了兰姐几眼,说:“那你以后打车吧,钱我出,你这心机可够深的,现在都学会拿宝儿的小朋友说事儿了,懒就是懒,找那么些借口干嘛?你累不累你?”

    兰姐咯咯一笑,丝毫不在意唐逸地奚落,将碟子里剔去鱼骨的鱼肉送到了唐逸面前:“给,没刺了,看你一直不喜欢吃鱼,是懒得弄鱼刺吧?”

    唐逸叹口气,也没有推拒,不过指了指宝儿和小雨:“她们这么小,你就不怕她们吃鱼噎住啊?”

    本来兰姐送出小马屁是为了唐逸兑现允许自己打车的承诺,却不想从这儿以后,倒成了规矩,每次桌上有鱼的时候她都要先忙活着帮唐逸和宝儿摘鱼刺,将兰姐气得银牙咬碎,这还是李婶心肠好,也不喜欢被人伺候。才免了她同时帮一家老小去刺之苦。

    宝儿也不帮小雨夹菜,而且振振有词的和小雨说:“自己地事自己作。吃不饱就饿着!”唐逸微笑,看来宝儿和小雨交朋友可不是同情怜悯她,这点令唐逸最开心,如果是基于同情怜悯地友情。最后是不会长久的,等两个孩子长大了,如果小雨心眼小一些,只怕还会从心里记恨嫉妒宝儿。

    吃着饭,小雨就渐渐活泼起来,或许是因为唐逸吧,和兰姐不同。他和小雨说话从不夹杂任何同情地口吻。很自然的问她地生活和学习,说:“家庭困难不要紧,能不能有出息是看你自己的努力,现在对你和宝儿来说,就是要努力学习,更好地为建设国家出力的同时,也比大多数人生活的好。”他不忌讳和小孩子说这些,倒是觉得整天和小孩子说努力学习建设四化也太让人没动力,健康世界观的形成不见得就是从不和小孩子说物质地享受。

    小雨怔怔看着唐逸。比划了个手势,说:“叔叔,我好好学习的话也会有这么大的房子住吗?”

    唐逸笑笑:“是啊,比叔叔还要住得好呢,而且还可以帮助很多的人。你说好不好?”

    小雨拍手说好。唐逸又笑道:“宝儿要老是这个成绩,将来就要作乞丐喽。端着小饭碗去和你讨饭!”

    宝儿撅起了小嘴儿,说:“我比小雨学习好呢。”

    唐逸差点没晕过去,潜意识里,条件不好的家庭出来的孩子学习成绩都差不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嘛,懂事早,学习就不会太差,但这一客观规律和宝儿沾上边儿,却是行不通了。

    唐逸只有苦笑道:“那你们两个一起努力吧。”

    就在联合调查组等待县公安局对郑建军被撞一案地调查结果时,省纪委接到了重料,延庆天上人间地万老板提供出十几张照片,就是郑建军和娱乐城小姐欢好的照片,还有该小姐提供的口头证明,证实郑建军当天就在延山天上人间,而万老板据此揭露延山公安局有黑幕,为了掩盖事实他们已经疯狂到袭击国家干部杀人灭口,其行为已经疯狂到丧心病狂。

    省纪委震动,更引起了省委高层的关注,于是第二天,唐逸就接到了纪委副书记孔祥恩的电话,在进行了沟通后纪委向省委打了份报告,建议成立省纪委,省委督查室和省公安厅联合调查组,彻底查清楚扑朔迷离的延山事件。

    省委批示后,由省纪委副书记孔祥恩,省委督查室主任唐逸和公安厅监察处处长黄昊天领导的联合调查组成立,奔赴延山展开调查。

    唐逸去延山前,在办公室收拾文件时,却意外的接到了萧日的电话,萧日关切地话语令唐逸一阵心暖:“小家伙,没事吧?”

    唐逸和萧日是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状态,平日也不怎么见面,过年也只是互相打个电话问候一声,似乎两人有了一种奇怪的默契,少见面,但对对方的关注却是很不少的。

    唐逸笑着说没事。

    萧日道:“遇到沟沟坎坎是好事,你这一路顺风顺水,却是太顺了一点儿,何况,现在遇到地只是小难题。”

    唐逸恩了一声,说:“放心,没事。”

    挂了电话,唐逸却觉得脑筋异常地清晰,或许有时候,朋友一句淡淡的关心却能带给人最原始地动力吧。

    唐逸坐在椅子上,开始思考整件事,不消说,万老板是狗急跳墙了,一身匪气的他动了血性,竟是要趁机将陈达和一打到底,这种疯狂的举动,未必得到了市委胡书记和延山县委书记王涛的默许,但既然万老板发疯,他们借机会落井下石是避免不了的,不过想来这次不管成败如何,他们也会抛弃万老板,这样的商人,谁敢和他绑在一起?除非万老板已经极快的将双方的利益纠缠在了一起。

    万老板再精明,终究是江湖人物。好吧,你要火烧陈达和,我就给你加把火。

    唐逸渐渐有了主意。

    再次来到延山,唐逸感慨良多。调查组住进了县委招待所,县委招待所有两栋搂。其中一栋三层楼是留给政府部门专用的,现在整个三层,除了调查组别人禁止入住。

    调查组的工作首先就是调查郑建军是怎么被撞的,肇事司机已经被延山公安局监控。当然,调查组又重新进行了审讯,结果和延山公安机关的笔录基本一致,郑建军是突然间冲出马路地,肇事司机没注意到有没有人从背后推他,调查了肇事司机的背景,很简单。某个工厂地货运司机。没有什么问题。

    郑建军还在昏迷中,胃部也发现了大量酒精,手术后还不得不进行了洗胃,身上并没有被殴打的痕迹。

    于是在看过一系列调查报告后,三人领导小组在孔书记的房间开了个碰头会,公安厅黄处长首先谈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吧,这件事意外地可能性最大,按常理推测,郑建军同志情绪低落。借酒浇愁是很正常的反应,饮酒过量导致了这次意外。当然,延山公安局徇私隐瞒郑建军同志嫖娼一事是基本成立的,应该严肃查处。”

    孔祥恩微微点头,就问唐逸:“唐主任。你怎么看?”

    唐逸拿着茶杯。沉吟着,最后缓缓道:“我觉得。结论不能下太早,等过两天见过万大年,听听他的说法,咱们才能有一个更清晰的脉络,毕竟他表面上是唯一的知情者。”

    孔祥恩深深看了唐逸一眼,说:“那好,就等咱们见过这位延庆的风云人物万老板再下结论。”

    他地话里流露出一丝不满,也难怪,纪委主导地第一个调查组来调查,结果被调查干部险些闹出人命,令他这主管书记大为面上无光,偏偏这个老万还在加火,本来一件很小的事却使得纪委不得不用高规格对待,纪委副书记下县,高射炮打蚊子,倒显得纪委无人可用一样。

    孔祥恩是知道老万和唐逸有些不对盘的,唐逸来省委前老万可是投材料检举过唐逸和延山公安局,当时措词很激烈,如果唐逸认真计较的话告他诬陷都可以,想不到不到一年,他又跳了出来,也使得孔书记对老万有些反感,对他的所谓黑幕从心里就持怀疑态度。但据说张省长好像关注了这件事,孔祥恩只有亲自带队,当成大事来办。

    如今听唐逸说话,孔书记微微点头,这年轻人沉得住气,是块料子。

    第二天,万老板就赶到了延山,随行的还有那名曾经与郑建军有一夕之欢的按摩女,和他谈话时孔书记,唐逸和黄处长都在座,唐逸和万老板握手时万老板微微用力,大笑道:“唐书记,咱们又见面了,真是山水有相逢啊。”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回到座上揉自己的手,黄处长就是一皱眉,毕竟唐逸清秀文雅,没有利益冲突时,唐逸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极好地,黄处长见老万欺负唐逸手劲就有些不忿。

    万老板浑不知自己给调查组的第一印象有多么不佳,就开始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老生常谈,说得都是上诉材料里写到的问题,黄处长打断了他的话:“这些问题我们都知道,而且你措词有些问题,什么叫你觉得?你认为?你地话就是证据吗?”

    万老板滞了一下,说:“我带了小翠来,要不你问问她?”

    黄处长皱眉道:“车祸事发时小翠在场?”

    万老板摇头,黄处长就不再说话。万老板总算看出来了,调查组对自己很不感冒,看看那边一脸平静喝茶地唐逸,心里就一阵悔,早知道会弄到这一步,老子还不如当初就作了你呢。

    万老板犹豫好久,终于决定亮出底牌:“各位领导,我说延山公安系统有黑幕可不是我空口白话,我有两个证人,就在事发当晚,接到公安局刑侦大队杨队的电话,要他俩去找郑建军同志地麻烦。”

    一石激起千层浪,万老板这话一出口,调查组就有人开始议论起来,黄处长却不为所动,问道:“这两名证人呢。你是怎么认识的?”

    万老板道:“在我延庆的娱乐城躲着呢,他俩吧。说实话就是地痞无赖,但认识我那娱乐城一个保安,遇到这种事,他俩不敢去做。又怕公安局那个杨队报复,所以才躲到了延山,和保安提了提这个事儿,保安又告诉了我。”

    黄处点头:“那好,明天我们派人陪你将证人带过来,我们调查组听取下事情经过。”

    万老板点头,临走前得意的看了唐逸一眼。挑衅的意味很足。唐逸品着茶,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第二天下午,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就被带到了县委招待所,说的话和万老板如出一辙,一口咬定公安局杨队给他们打过电话要他俩去找郑建军地麻烦,一名青年舔着脸赔笑道:“我们偷鸡摸狗也做过,但杀人放火?我们可不是那块料。”

    调查组又通过邮电部门查询了一名青年家的电话记录,果然,有从公安局杨队长办公室打过去地电话。唐逸见了调查结果默然,看来万老板也早托关系查过记录了,所以才这么笃定,若不然,就凭这俩流子嘴上随便这么一说。根本就不足信。

    唐逸心中渐渐有了脉络。其实这种事交给军子找人办最稳妥,但陈达和却是不让军子参与这种事。自然是怕出纰漏对不起自己,想到这儿唐逸叹口气,这个老陈,心思倒也细腻啊。

    至于杨队找得这两个流子,想来在天上人间进入延山后,也认识了那边的流氓保安,办事前或许和他们喝了几杯小酒,嘴又不严露了话风,被万老板知道,就给收买了过去。

    只是郑建军被撞的真相却仍是扑朔迷离,到底是被这两个流氓得万老板授意下真的推进了车底,还是本来两个流氓只是去套话,郑建军被撞只是巧合,却被万老板用来做文章呢?

    这问题大概只有郑建军醒来才能知道真相了,幸好,唐逸想要地并不是真相。

    第二天晚上,唐逸刚刚在房间洗过澡准备就寝,屋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唐逸开门,却见孔书记拿着一张白纸走进来,脸色很有些难看。

    唐逸忙请他坐,给他泡茶,孔书记将手里的纸张递给唐逸,说:“看看,这是今天春城晚报的文章。”

    唐逸接过,这是复印的报纸文章,文章题目就很醒目《触目惊心》,文章里,采用的均是匿名方式,采访了某位知情人讲述的某县公安局袭击省委调查组领导干部地秘闻,虽然最后记者声明真相正在调查中,而文章栏目也是《八面来风》,属于百家争鸣,较不得真地栏目,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篇文章讲的是哪里,是什么事儿。

    孔书记就问唐逸:“有什么感想?“

    唐逸蹙眉:“我看这个知情人很像万老板的口吻嘛!“

    孔书记就冷笑起来:“有钱的老板啊,这样给我们施压,很有先锋意识嘛!前阵子省委下的文,提倡新闻自由,放松审核机制,他就给用上了,很好啊!”

    唐逸默默不语,随手拿起了茶杯。

    因为春城晚饭的隐晦报道,调查组的工作暂时陷入停滞状态,因为晚报虽然不是党报,影响力却很大,省委领导大多都在看,调查组就在等省委和省纪委的调子。

    几天后,唐逸慢慢接到了省里的反馈,据说刘书记发了火,批评了省纪委地工作,听到这个消息后,唐逸微笑。

    一切都在朝唐逸预料的方向发展,果然,孔书记接连几天都黑着脸,想来就是受到了上层的批评,当然,唐逸也接到了高于真的电话,高于真虽然碍于情面不好和唐逸疾言厉色,却也对唐逸郑重的说,尽快将事情妥善处理。

    调查组一时间气氛一变,思路竟然高度团结起来,晚上开了个短会统一思想,孔书记要求大家放下包袱,一定要秉公办事,不能迫于外界地压力就草率下结论。

    第二天,万老板几个人又被挨个叫来谈话,第一个就是叫进来地万老板,万老板毕竟是老油条。一进来就发现气氛不对,上次谈话虽说调查组也没人给自己好脸。但可不像现在凝重。

    黄处长礼貌的请万老板坐,说:“我们就是有些问题需要核实,不必紧张。”

    于是,一名纪委干部就开始问话。万老板一句句回答着,还是那些陈词滥调,黄处长又一次打断了他地话:“万老板,我有一点不明白,你那些照片是怎么来的?偷拍?”

    对这点儿万老板早就有准备,就呵呵笑着说:“是郑建军同志自己拍的,有一些留给了小翠。所以我才能拿到。”

    黄处长说:“也就是说。这并不是延山县公安局突击检查你的娱乐城的当天,你自己拍摄地,而是那名叫小翠的女孩儿后来交给你地,你也就不能完全确定时间,只是小翠一个人的说法。她说是突击检查那一天和郑建军的合影。”

    万老板一愣,却也只有点头。

    黄处长说:“我知道了。”

    当那两个流氓进来的时候,黄处长就是一拍桌子,厉声道:“蹲下!”两个流子吓得腿一软,乖乖蹲到了墙角。

    黄处长就回头皱眉道:“这这么两个人物地话也能成为证供?”

    调查组和杨队也谈过了话。杨队应对非常合体,说认识这两个人,两人都有前科,而且都被杨队亲手抓进去过,是重点管教对象。当天杨队确实给他们打过电话。却是想通知他们第二天来提供一桩偷窃案的线索,杨队还有当天下午关于侦破一宗偷窃案的会议记录。记录上果然有干警提议同这两个流子了解些有用的信息。

    黄处长回头很严厉的道:“万大年已经将一切都交代清楚了,你们两个诬陷公安执法人员,知道要判多少年吗?”

    孔书记一皱眉,却也没有说话。

    两个流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他俩见到普通干警都脚软呢,更别说见到了省厅的大干部,上一次谈话调查组和颜悦色两人没觉出啥来,现在被黄处长黑着脸一吓,可马上就慌了神。

    黄处长又说:“好啦,你们出去吧。”对旁边一名省公安厅的干警道:“带羁押室等候处理。两个流子都有些傻眼,长头发那个小心翼翼问:“领导,万老板是咋说地?”

    黄处长道:“我用跟你们交代吗?”

    两个流子不傻,知道黄处长很可能是虚张声势,但两人被万老板收买只是作为证人,当时万老板满嘴打保票,说事情过去后别说杨队,就是陈达和也得下马,两人又知道万老板在延庆能量很大,一来得罪不起,二来鸟为食亡,这才战战兢兢答应了做证人。

    不想风云突变,明显省里地这些大人物要拿万老板开刀,就算是诈唬,两个流子可也吓破了胆,长发青年抢着道:“领导,我俩冤枉啊,我们是接到了杨队的电话……”刚想接着说杨队的意思是盘盘谁的底儿,唐逸就插了话:“杨队长叫你们去杀人了?”

    两流子慌乱的摇头,陪笑说:“那怎么可能,我们俩也不是这块料儿啊,就算杨队想干掉谁,也不会找我们哥俩儿啊……

    “别胡说!”黄处长又瞪起了眼睛:“也就是说,杨队只是叫你俩协助调查一宗盗窃案,你们为什么诬陷杨队找你俩去找人麻烦,甚至暗示杀人?”

    两个流子都愣了一下,盗窃案?但这时候还不政府咋说咋是,忙点头说:“是啊,是万老板每人给了我们两千块钱,让我们出来作证。”

    那边记录员唰唰的记着,黄处长又问了两个流子几个问题,然后叫他俩签字按手印。

    接下来,就是叫小翠的那个按摩女,黄处长第一句话就是:“你说照片是公安局突击检查那一天你和郑建军照得,分明是撒谎,你倒说说看,那天拍的照片,就算相机被郑建军藏了起来,没被公安人员没收,甚或后来公安人员还给了他吧,他又怎么会有心情再送你照片,照片冲印要几天的时间。而第三天,他应该就接到督查室通知。等待调查了吧。”回头问唐逸:“是吧唐主任。”唐逸点头。

    黄处长就转头对小翠冷笑:“你倒和我说说看,一个即将接受调查地干部,还有心情将照片送给罪魁祸首?他对你倒是蛮有情义啊!”

    小翠脸色苍白,黄处长又说:“我们检查了郑建军同志的房间。根本没发现相机,胶片或者冲洗设备,难道这种照片他会拿出去洗?你告诉我,这照片他是怎么洗出来的,相机又在哪

    小翠一个劲摇头,无力的重复:“我不知道……我,我不知道……”

    黄处长合上面前的笔记本。说:“好吧。你可以走了,不过我们正在调查万大年,你知道作伪证诬陷领导干部是什么罪行吗?”

    小翠想站起来,却仿佛全身无力,终于,她犹豫着说:“我,照片是万老板以前偷拍地,我,我早就和他好上了。不过,不过我没撒谎啊,公安局地人检查那天他,他真跟我在一起,也被带进了公安局……”

    黄处长点点头。示意女干警将她带出去。

    小翠向外走了两步。突然回头说:“我,我要立功赎罪。”

    得黄处长眼色。女干警又将小翠按回了椅子,小翠犹豫了一会儿,说:“我,我听说郑大哥承认自己的错误也是,也是被万老板逼得,他用照片要挟郑大哥,其实,郑大哥,郑大哥是个好人,他对我一直都挺好地,我,我也想不到会变成这样……呜呜呜呜”说着脸埋在双手里痛哭起来。

    唐逸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事情似乎可以尘埃落定了,却是比自己预期的还要好。

    春城晚报那篇文章自然是唐逸通过军子找记者写的,当然,刘书记发了雷霆之怒后,现在那名记者已经被开除,当然,他拿到的钱足以弥补带来地损失。

    唐逸深知,现在的大环境下,舆论的压力,永远不可能带来真相,反而会使真相被更深的掩埋,刘书记是发火了,但下面做事的人却知道,如何消除舆论带来的负面影响,那就是错了也要给它扭正,黑的也要给它漂白,这,才是对付上层和舆论地不二法诀。其实,如果是错综复杂地案子,这也是上层希望见到的,毕竟,牵涉到政府形象问题,旷日持久的不予解决才会令人寝食难安。

    相反,如果真的按媒体报纸所言揪出一大串官员或者负面事件,到底是媒体舆论领导党,还是党引导舆论媒体?这个问题,似乎简单到不需要考虑。

    三人领导小组在孔书记房间为整个调查下了结论,基本可以确定大部分事实都是万大年自编自导,其目的就是打击报复,发泄对公安局扫黄打非运动的不满,用心极为歹毒,影响极为恶劣。

    至于延山县公安局,基本无过错,是万大年打击报复进行的诬陷。

    郑建军,是万大年腐蚀拉拢干部的牺牲品,万大年为了维护其淫秽**场所的经营,刻意拉拢腐蚀督察组干部,其用心极为险恶,更用拍裸照地方式胁迫党的干部,这是对党和政府肆意的挑衅。

    如果搁过去,万大年只怕已经被扣上了现行反革命的帽子。

    万大年很快被调查组监控,日以继夜的疲劳轰炸,万大年翻来覆去却总是你们冤枉我,但唐逸看得出,他眼中地神色越来越绝望,直到有一天唐逸和黄处长又一次找他非正式谈话,就是不作笔录地那种谈话。

    万大年被羁押在县委招待所,也是三楼,单人间,环境很不错。看到唐逸万大年眼中就射出怨毒的目光:“我知道,是你在背后搞我!”

    唐逸对黄处长无奈地摇摇头,黄处长也是好笑,这人,明明是我抽丝剥茧一点点发现的疑点,你也能赖别人头上,真是无药可救了。

    黄处长又循例问他套话,万大年却理也不理。

    唐逸笑着递给他手机,说:“给你个机会吧,打电话试试看,有没人会理你。”

    黄处长愕然,却也不好阻拦。

    万大年却是不接,唐逸笑道:“你的天上人间娱乐公司已经因为涉嫌卖淫被查封,我看你也没什么人可以联系了。”

    万大年听了脸色苍白,唐逸过去打开了电视,午间延庆新闻,果然有天上人间被查封的片段,听着女播音员清脆的话语“市公安局,文化局联合行动,一举摧毁了本市最大的卖淫集团……”万大年颓然长叹一声,慢慢靠在了椅背上,喃喃道:“我就知道会这样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