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章 延山风云(上)-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十三章 延山风云(上)

十三章 延山风云(上)2017-11-8 23:43:19Ctrl+D 收藏本站

    秦成业是个很小心谨慎的人,唐逸见他第一眼就得出了这个结论,话很少,甚至对自己这小字辈说起话来也透着拘谨,或许是他在宁家这个大族一向没什么地位吧。听说当初宁老爷子就不同意这桩婚事,但宁二姑却是铁了心嫁他,毕竟和封建大族不同,宁二姑最后倒也拗过了父母,只是秦成业每次来宁家可就没那么舒服了。

    四个人喝酒聊天,宁德诚却是很亲热的和秦成业聊天,秦成业是在西部某偏远县任副县长,宁德诚问起西部风光,聊起那广阔的沙漠,兴致一起,还即兴作了一首小诗,博得几人一阵喝彩。

    宁德忠不怎么喜欢说话,有着大哥的威严,长兄如父,宁家老二和两个姑爷话里也都对他很尊重。

    周克强执意和唐逸干了一杯,笑道:“你们翁婿还真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沉稳干练,好啊!”

    秦成业也笑:“是啊,小逸一看就是有出息的孩子。”说完似乎就觉得自己话有些托大,赶忙道:“也不用看了,现在就是厅级干部了,将来可不知道会不会进中央序列。”

    宁德忠微微皱眉:“不谈这个,还是喝酒吧。”这些话可是涉及到唐家了,怎么能随便谈论,别说唐逸和小妹还没成婚,就算真的成了一家人,也不代表宁家和唐家就是风雨同路了。

    秦成业悻悻住口,表面看,只怕宁家老二在他心里会更亲近。睛。就听到敲门声。保姆小李脆生生道:“唐大哥,宁小姐在客厅等您呢。”唐逸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昨天在宁家喝得不少,自己酒量不大,幸好没有露怯。

    穿衣服,洗漱刷牙,然后来到客厅,宁小妹正背对自己,看着墙上挂得几幅山水,唐逸咳嗽一声。宁小妹轻盈转身,唐逸瞬间有个感觉,眉目如画的她却似乎不应该留在凡间,更应该和身后那淡雅的山水融为一体。

    宁小妹轻轻走过来拉住唐逸地手,好像唐逸地手是什么精贵物事,令她极为眷恋。

    唐逸用另一只手挠挠头,还真有些不习惯。难道如诗如画的淡雅小妹真的对自己有了好感?唐逸却是有些不相信。

    “唐逸,我作了可乐鸡翅,你吃吧。”宁小妹说着指了指桌上的白色饭盒。

    唐逸“啊”了一声,问:“你吃过早饭了?”宁小妹点头。

    宁小妹的手艺还不错,唐逸吃得舒畅,说:“快赶上我的厨艺了。”宁小妹也不知道谦虚:“我觉得比你作得好吃呢。”唐逸苦笑。

    吃过早餐,唐逸就提议逛街,宁小妹轻轻点头,于是一上午,宁小妹用宝马载着唐逸逛遍了王府井的商场。初夏降至,商场热卖的大多是夏装,唐逸花钱如流水,直把商场里的售货员看得傻了眼,唐逸也不叫宁小妹试穿,看到觉得漂亮的女装,就一概包起,到中午回家时,足足买了几十套女装,十几双鞋子。宁小妹却不说话,只是静静跟着唐逸。

    回到家,唐逸在保姆地帮忙下跑了几趟才将衣服鞋子搬回自己房间,倒令保姆小李咋舌,心说原来唐少爷是个纨绔性子。怪不得不喜欢回家。是怕老太爷管教吧。

    唐逸将小妹叫进自己房间,说:“试试吧。有合意的就留下。”

    宁小妹看着摊了一床的衣服,五彩斑斓各种款式的裙子,牛仔裤,七分裤,衬衫,针织衫,微微有些愣神,犹豫了一下,说:“我不喜欢呢。”

    唐逸笑道:“在男朋友买了衣服后,你应该说谢谢。”

    宁小妹“啊”了一声:“谢谢你,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呢。”

    唐逸一阵头疼,昨天下了决心要好好对待她,要让她体验到俗世的快乐,尽量成为一个正常点儿的女孩,没想到第一炮就落,真是有些有劲儿没处使地感觉。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正色道:“小妹,你是我的女朋友吧,作为女朋友,就应该哄男朋友开心啊,这是你的义务。”心说也只能连蒙带骗了,还不信唬不了你。

    宁小妹微微蹙起眉头,看得出她极不情愿,唐逸没办法,只有退而求其次,从床上拿起一件黑色针织衫,一条黑色牛仔裤,又挑了一双黑色高跟凉鞋,说:“那就试这一套。”

    宁小妹犹豫了好久,终于点了点头,唐逸就笑着出屋,说:“换好了叫我一声!”

    出屋后带上门,唐逸轻轻叹了口气,不再三心二意了,感情更不是逃避就能理清的,自己以后好好对小妹,毕竟,她会成为自己的妻子,自己要努力去疼她,爱她,这也是一个男人的本分。

    齐洁呢?想起那千里之外的伊人,或许,随着情人身份的尘埃落定,她终究会离开自己吧,尤其是在她拥有了大大的天空后,又怎么会真的甘心永远作自己地情人。小妹说的对,一切都会过去的。

    “唐逸,我换好啦。”宁小妹清雅的声音响起。

    唐逸甩了一下头,过去种种,就随风而逝吧。

    转身推门进屋,唐逸却猛地怔住,揉了揉眼睛,却不是自己眼花,屋中,多了一位靓丽清雅的时尚少女,而且,那种感觉很难说,清丽的少女突然变得性感诱惑无比,会给人的感官带来怎样的冲击?黑色针织纱有些小,却是紧紧裹住宁小妹苗条的腰身,更露出一抹雪白细腻的纤腰,和那完美无瑕地肚脐。黑色牛仔裤的长腿,看起来细细地,却是多少穿女仔裤地少女梦寐以求的效果。裤脚下。精致性感地黑色高跟鞋中,一双洁白无暇地玉足,却因为高跟鞋的关系,翘起一个优美地曲线。

    宁小妹有些不安的往下拉着黑色小紧身衫,试图掩盖露出的肌肤,看得唐逸笑了起来。

    “我,我不喜欢呢。”第一次,宁小妹说话有些局促。

    唐逸走过去,说:“慌什么,看。头发都乱了。”伸手帮宁小妹抚了抚额前的秀发,离得近了,沁人的清香飘入鼻端,看着突然变得性感地宁小妹,唐逸觉得喉咙有些发干。

    唐逸仿佛控制不住自己,突然冒出一句话:“小妹,我想亲你一下。”

    宁小妹怔住。不知所措的道:“亲,亲?……”

    唐逸看着略有些惊惶的小妹,看着她近在咫尺的淡淡红唇,更是有些头晕脑胀,觉得自己宛若邪恶的大灰狼,却又觉得刺激无比。

    “闭上眼睛,将舌头吐出来。”唐逸的声音充满蛊惑味道,他慢慢向宁小妹的脸上贴去,却见宁小妹果然紧紧闭上眼睛,慢慢。慢慢将嫩嫩地小舌头从红唇中吐出来。

    唐逸心砰砰乱跳,嘴就凑了过去,嘴唇眼看就要碰触到那嫩嫩的香舌,甚至唐逸都能感觉到嘴唇前淡淡的清香时,却觉胸前一沉,已经被一对柔软而有力的小手推开,宁小妹有些惊惶的退了几步:“我,我不想啊。”

    胸口一痛,唐逸脑袋也清醒过来,立时有些不好意思。虽说两人是未婚夫妻,但宁小妹明显什么都不太懂,自己却是有些哄骗的意味了。

    唉,自己怎么就色迷心窍了?是宁小妹突然改变的装束太令自己觉得刺激了吧?唐逸心安理得的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对不起啊。“宁小妹恢复了平静,略带着歉意的对唐逸说。

    唐逸摇摇头。“没事。是我胡闹而已。”

    宁小妹犹豫了一下说:“我想换回原来的裙子。”

    唐逸无奈点头,看着宁小妹清丽淡雅地容颜。心神却有些恍惚,难道真有一天宁小妹会成为自己的妻子?怎么都觉得有些亵渎佳人的感觉。

    五月初的第一个周日,福楼餐厅正式开业,没有铺天盖地的做广告,没有疲劳轰炸春城市民的视觉,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开业了,唯一的宣传就是福楼餐厅前那块电子屏,反复播放着福楼的宣传短片,介绍着法国福楼的悠久历史和其正宗地法国风味,并且反复宣传,福楼餐厅的原料都会是从法国空运而来,在福楼,才能真正吃到原汁原味的法国菜。

    开业第一天,主打菜特价黑松露番茄伴鲜蚝,价格却是低得吓人,仅仅和维也纳餐厅的同类菜持平,那可是刚刚从法国空运而来的牛蚝,而不是如同维也纳餐厅一样采用罐头装地原料。

    福楼餐厅就拉来了大批客人,去西餐厅用餐地人形形色色,有真喜欢西式风味的,有附庸风雅地,但不管哪一种吧,去福楼餐厅却是更能满足他们,尤其是在价钱相差不多的情况下。

    唐逸和宝儿也凑了回热闹,带着宝儿来到福楼餐厅,找了家靠窗的位置,就叫宝儿点菜,宝儿看着那精致的羊皮菜谱就皱起了小眉头,没有图片,中文也是繁体字,宝儿却是不认识几个。

    服务小姐大半是金发碧眼的法国姑娘,都有些汉语底子,来大陆前又进行了强化训练,但毕竟时日尚短,还不能同客人熟练的交流,这,大概是福楼餐厅唯一的瑕疵。

    为唐逸和宝儿服务的也是名法国女孩儿,有些复古的侍者装,打着蝴蝶结,黑色肩带套裤,白色衬衫,系带黑色皮鞋,显得可爱活泼又不失大气。

    女侍者见宝儿拿着菜单愁眉苦脸的翻,就帮她介绍几道菜,宝儿却听不大明白她那生硬怪异的汉语,但总算有人解围,就笑嘻嘻比划着:“好吃的,都要。”

    本来笑眯眯作弄宝儿的唐逸吓了一跳,这要女侍者真照她说的来,吃破一万块都有可能,忙伸手从宝儿手里抢过菜单点菜。

    上菜时宝儿的菜当然是唐逸帮她处理。她只需拿着刀叉向小嘴里送。

    唐逸这一餐吃地津津有味儿。餐前烤面包外焦里嫩,配金枪鱼酱很好吃;鹅肝入口即化;蜗牛口感嫩滑;和维也纳比起来,确实要高出一个档次。

    看对面,宝儿用白餐巾抹着小嘴,惬意地打了一个小饱嗝。唐逸就笑了,和宝儿在一起,他心情总是这么开朗。

    结单后,牵着宝儿的小手向外走,却不防见到一名端着盘子的女侍应很面熟,仔细看去。可不正是叶思曼。

    唐逸微笑,她,是想克服过去的阴影吧,所以才会来面对心头的梦噩,或许,每一次抬头见到对面维也纳的招牌,她心中的那团乌云就会消散几分。

    经过叶思曼身边时唐逸没有惊动她。拉着宝儿的手和她擦肩而过,心里默默祝福这个历经磨难的姑娘会有一个好的归宿。

    五月初,省委省政府发出了旨在规范娱乐场所地一一七号文件,随之公安厅文化厅等部门开始进行“扫黄打非”的专项治理活动,督查室也派出督察组分赴各市调研,对省委文件的贯彻落实情况进行监督调查。

    唐逸也接到了李婶一个好消息,工商局刘局儿子那案子检察院已经推翻了以前的结论,重新立案调查,李婶好好夸了陈珂一番,更问唐逸知道她住哪里不。说是刘局长想上门道谢。唐逸用不知道搪塞过去,提起陈珂,心里还是很乱。

    接踵而来的一件意外事件却令唐逸没有了胡思乱想的时间,在督查室派往延庆的督察组中,据说一名副处级督察专员却在延山公安机关地一次扫黄行动中被抓,事情很快不知道透过什么途径传到了省纪委,引起了高层的注意,很快,由省纪委和省委督查室组成的调查组成立,准备进驻延山调查这起案件。

    其实在省纪委获悉事件的前一天唐逸就接到了陈达和的电话。抓人时执法人员并不知道对方是督查室的督察专员,在拘留室单独问话时督察员才亮出身份,干警不敢怠慢,马上向陈达和报告,陈达和赶紧下令放人。又打电话知会唐逸。不管怎么说,如果这事传出去对督查室的形象极为不利。是会给唐逸脸上抹黑的。

    不过令唐逸没想到的是事情还是很快被捅到了纪委,唐逸于是又一次拨通了陈达和的电话,让他将事件始末详细讲给自己听。

    陈大合听说事情捅到了纪委,马上气得骂娘:“妈地等我查出是哪个兔崽子将消息泄露出去看我怎么整他。”

    又说:“不用问了,肯定是天上人间那些王八蛋干的,就是不知道局里他们的眼线是哪个王八羔子。”

    “天上人间?”唐逸就是一愣。

    陈达和有些气愤的道:“是啊,以前怕你生气,没和你说,天上人间又在延山开了分店,是那个新书记王涛拍板决定的,雷浩争了争,没争过他,我们私下也议论,唐书记清出去的娱乐城他又给请回来,这不是落唐书记面子吗?我也没好和你说,怕你生气。不过老子也不叫他好受,三天两头就查他,这不,前几天就抓了他们个现形,那位张督察员就是在天上人间被揪出来的,现在天上人间还被停着业呢,以前重罚了几次,屡教不改,本来我他妈想这次给他整个狠得,让他关门了事呢。看来事情复杂了啊,事情应该就是天上人间姓万的觉得吃了亏,索性把事情闹大,捅到了纪委,不是将督查室搞臭就是让我惹一身骚嘛!”

    唐逸微微点头,陈达和分析的**不离十,不过想来天上人间却是想借督查室的手给延山公安局难堪吧,督查室干部被拘留后轻描淡写地放人,这件事可是一箭双雕,弄不好,自己和陈达和都被抹一脸黑。

    挂了电话,唐逸又琢磨起天上人间来,天上人间能再次进延山未必是王涛为了落自己面子,虽然或多或少有消除自己在延山的影响力的因素,但最主要的,怕是天上人间重新搭上了新市委飘天文学,使他们尽量为己所用。

    唐逸摇摇头,天上人间,怎么还就真地和自己卯上了?山,此次调查组由省纪委委员,纪检第一监察室主任林向南和督查室副厅级督察专员马明宇组成两人领导小组,抽调了四五名纪检和督察的干部,从力量配备上看,纪委和督查室是极为重视此次事件了。

    唐逸虽然每天仍然照常工作,看不出什么异样,心里却是挂记着延山,马明宇刚刚进入督查室不久,已近花甲之年,属于被放进来发挥余热的老同志,唐逸和他没什么过多接触,却是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这天,唐逸正处理着文件,电话铃响了起来,接起电话,是个略微苍老的声音,说了几句话唐逸才反应过来,是马明宇,“主任,调查组排查了公安局当天的审讯记录,没什么大问题,应该是诬告。”

    唐逸心中一定,陈达和作得还不错。

    马明宇又说:“不过纪检那边认为还有点疑点,明天会和派往延庆的督察组几名同志谈话,我觉得这有些不妥,这不是拿我们督查室的人当嫌犯了吗?省纪委成立调查组我就持反对意见,怎么会因为娱乐城老板的投诉和不知名的举报信就怀疑自己的同志呢?我认为这种风气很不对头,林向南同志的作风也有问题,比较霸道,听不得不同意见,我觉得督查室应该向省厅领导提提意见,请纪检派出作风素质过硬的同志来负责调查组的工作。”

    听着老马吐苦水,唐逸心中一笑,老同志就这点好,山头主义比较严重,不喜欢自己的部门出事,这刚才督查室多久啊,就将督查室看作了自己的圈圈,不容的别人踩进来。

    唐逸略一沉吟,说:“咱们还是尽量配合纪检的工作,早日查清楚问题,还我们同志一个清白嘛!”

    老马却是老而弥坚,说:“主任,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保留我的意见。”

    唐逸呵呵一笑:“保留意见也得执行命令,谁叫我是主任呢?”

    老马楞了一下,随即也笑了两声,立时觉得和这个年青的主任关系近了许多。

    唐逸又说:“马老,您干革命的时候我还穿开裆裤呢,您资格老,有些过激的意见也没人会和您较真,但督查室刚刚升格儿,咱们工作能不能胜任呢?省委很多人看着咱们呢,有人持怀疑态度是很正常的,咱们就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配合兄弟部门的工作,不能被人家说闲话。”

    老马轻轻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会配合好纪检的工作。”

    唐逸微笑:“那一切就拜托马专员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