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章 大过年-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五章 大过年

五章 大过年2017-11-8 23:43:10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早上醒来,唐逸就打电话请了病假,小腿摸上去已经不如昨天疼痛,但却肿得越发厉害,等唐逸一瘸一拐的坐上餐桌,李婶和兰姐就吓了一跳。

    见李婶和兰姐都关切的问自己,唐逸笑着说就是崴了一下,没什么大碍,兰姐心里咋舌,不是自己诅咒的吧,昨晚上自己还诅咒他走雪地摔跟头呢,不由得心里就有些不落忍,自己好像怪对不起黑面神似的,心中刚有丝柔软,却见黑面神将粥碗往桌上一放,皱眉道:“怎么煮的?硬的硌牙,喂猪呢?”兰姐气结,心里就骂自己真是贱骨头,每天挨骂还能记黑面神的好儿。

    宝儿刚刚刷完牙,从洗漱间跑出来,笑嘻嘻就跳到唐逸腿上,对着唐逸的脸哈气:“叔叔,闻闻宝儿的嘴香不香。”

    唐逸马上换上笑脸:“香,我们宝儿当然香啦,宝儿啊,叔叔今天不能送你去上学啦,让妈妈送你好不好?”

    “不好,妈妈笨死了,都不会骑车。”宝儿苦了脸,低声嘀咕,唐逸心说也不怪宝儿嘀咕,兰姐也是,自行车都骑不好,接送宝儿就是和宝儿一起走着上下学。

    唐逸笑道:“妈妈笨没办法,改天叔叔给你买个三轮子的小自行车,你学会了载着妈妈上街。”宝儿拍手叫好,兰姐却气歪了鼻子。

    兰姐瞪眼训斥宝儿:“快给我下来!没见叔叔脚崴了吗?一点儿不懂事!”她又哪里关心唐逸了,不过借机会骂宝儿。

    宝儿听了刺溜一下滑下唐逸的腿,蹲下小身子去看唐逸的脚,说:“叔叔,疼不疼,宝儿帮你吹吹。”

    唐逸哈哈一笑,就将她抱回自己怀里,说:“没事,叔叔不疼。来,咱喝粥。”

    李婶笑眯眯看着唐逸溺爱的一勺勺喂宝儿喝粥,问:“小逸,昨天小妹来了,见到你了吧,说去图书馆找你的。”

    唐逸恩了一声,李婶问:“人呢,还没起吗?”

    唐逸微怔,随即有些尴尬。说:“李婶,她怎么可能睡我房里,她住宾馆呢。”

    李婶明显松了口气:“我就说嘛。小妹不是这样的孩子。”唐逸有些郁闷,难道我是这样的男人?

    李婶又说:“小妹说在咱这里过年,这些天就不走了,也不能老让她住宾馆。唉。家里确实窄了些。”

    唐逸说:“让小妹住我房间吧,以后我在客厅搭床。“

    李婶就笑了:“好,等小妹来了我和她说,这闺女可是想死我了。”

    唐逸有些无奈,在李婶眼里,自己和小妹比起来,不过是三等公民。

    等小妹登门时兰姐已经送宝儿回来,唐逸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当时节目不多,唐逸正看中央二台的nba集锦,看着迈克尔乔丹在人群中飞来飞去,唐逸心中有些羡慕,自己在官场能这般游刃有余就好了。

    宁小妹手里拿着一包中药贴膏。是刚刚从中药店买来地。

    宁小妹在唐逸身边坐下。李婶就唠唠叨叨和小妹说话,小妹静静听着。偶尔回应一句,兰姐心理这才平衡,敢情不只对宝儿这样,对她自己的干娘也是这样平淡。

    李婶倒是习惯宁小妹的性子,笑眯眯看着沙发上并排而坐的唐逸和宁小妹,越看越觉得他俩般配。

    宁小妹解开塑料袋,拿出一帖药膏,对唐逸说:“来,我帮你贴上。”也不管唐逸同意不同意,就拉着唐逸的腿放到了自己膝盖上,挽起裤腿就开始贴药膏。

    李婶说:“你们聊,我出去散散步。“起身就对兰姐使眼色,本来兰姐还煞有滋味想看看两个闷葫芦怎么谈恋爱,见到李婶的眼色,只好说我也去散步,跟在了李婶身后出门。

    宁小妹帮唐逸贴好药膏,就将唐逸的腿放下,唐逸竟突然生出一丝不舍,宁小妹膝头小巧圆润而又弹力十足,搁在上面实在是很舒服。

    这时唐逸卧室的手机响起来,宁小妹就去帮他拿电话,唐逸心里叹息,以前老听最难消受美人恩,今天才真的应了这句话,从昨天晚上,自己好像对小妹就有些许想法,是什么想法呢?唐逸却不敢深想。

    接通宁小妹递上地电话,却是办公室打来的,副主任王凤起的电话。

    “唐主任啊,我王凤起啊,是这样,高主任对文化厅袁有才地处理意见有些不满意,你不在,就和我谈了几句,你看,咱们督查室的处理意见是不是要和高主任保持步调一致?如果你同意,我就帮你改一下。”

    唐逸微微蹙眉,淡淡道:“我保留我的意见,王主任觉得改一下合适的话那就注明一下,是你地个人意见。”

    王凤起楞了一下,马上笑着道:“怎么会呢?咱们督查室当然要保持意见一致,那我就帮你好好向高主任解释下。”

    唐逸道:“谢谢王主任,等我上班后会和高主任沟通地。”挂了电话心里就有些气,这个王凤起,还真拿自己当孩子啊,就算修改处理意见,也由不到你作主,落我的面子,树立你能左右科室的形象,还顺便讨好了高主任,想得真美,但也太幼稚了,真把我唐逸当成刚进机关的小毛头了。

    宁小妹静静品着茶,看着电视上一堆黑人抢皮球,说:“不好看。”

    唐逸扑哧一笑,“就你的猫和老鼠好看?”

    宁小妹就不吱声。

    唐逸拨了几个台,也没找到动画片,无奈道:“没办法,又没有录像机,没带子看了。”

    又说:“李婶就是太会过日子,我也不敢添置电器。”

    宁小妹站起身:“我去买。”唐逸笑道:“好啊,用我的钱吧,我的存折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密码是五个八”心说李婶这下可怪不到自己了。

    宁小妹身上带得钱不多。也就不和唐逸客气,进屋拿出了唐逸的存折,却看着上面地一连串数字有些发呆。

    “一千多万?”宁小妹出来指了指存折。

    唐逸笑笑,就有些得意,能让宁小妹露出吃惊的表情确实值得得意。这钱是萧金华寄的,一百万美金的生日礼物,加上以前林林总总汇来地,总共一千一百多万。

    “伯母真能干。”宁小妹由衷地夸赞了一句,唐逸却是一阵郁闷。是啊,再多钱,别人看来也是老妈地本事。和自己却是沾不上边儿的。

    宁小妹办事干净利落,更是来去如风,一个多小时,就抱着两个箱子回来。一个箱子里是录像机。还有一箱录影带。

    唐逸翻检着录像带,却见多半是港台枪战片,只有几部动画片,不由得奇道:“你也喜欢看枪战片了?”

    “给你地啊。”

    李婶和兰姐回来准备午饭时,却见唐逸和宁小妹一人捧着一杯茶,安安静静的看动画片呢,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心说这一对儿真有夫妻相。

    午饭时李婶就劝宁小妹住下来,唐逸也帮了说了几句。宁小妹也就答应下来。

    接下来几天,唐逸就住进了客厅,宝儿放了寒假,却吵着要和唐逸一起睡沙发,搞得唐逸哭笑不得。兰姐更责骂她几次。但宝儿也有主意,常常在客厅写作业写到深夜。兰姐叫她睡觉,她就苦着脸说“作业多”,兰姐也没有办法,宝儿写困了就往沙发上一躺,唐逸每次只好抱她进李婶房间,有一次唐逸却是睡得早,宝儿就掀开唐逸毛巾被钻进唐逸怀里,结果唐逸睡觉喜欢翻身,一下将宝儿挤下了沙发,宝儿额头磕了个大包,痛得大声哭起来,半夜吵醒了一屋人,将唐逸尴尬的无地自容。

    兰姐心疼的搂着宝儿进屋,哄了几句,却听宝儿说还要去和唐叔叔睡,气得就给了她两巴掌:“你老妈就这么不招你待见,被人摔个大包还吵着人家好,你脑子有病吧!”宝儿赌气推开她,扭过身子躺在小枕头上,不再理兰姐。

    就在唐逸准备隔天就去上班的时候,家里却来了位不速之客,一个四十多岁年纪地男人,身材魁梧,声音洪亮,给人一种豪爽的感觉,听他自报家门唐逸才知道,原来他就是文化厅副厅长袁有才。

    李婶去郊区看亲戚,宁小妹又去了军区办事,兰姐更早借口带宝儿买衣服出去逛街,家里只有唐逸一个人。

    看唐逸走路姿势有些别扭,袁有才忙阻止唐逸倒茶的动作,笑着说:“哎呀,唐主任别客气,我这人就一点儿好,不喜欢见外,听说你腿受伤了,没大碍吧?”

    “没事。s”唐逸一边说,还是从茶几下摸出茶杯,帮袁有才冲了杯茶。

    袁有才满脸感激地道:“以前就听说唐主任年青有为,敢于坚持原则,没想到唐主任还是这么随和的一个人。”

    “你可别夸我,我这人容易骄傲。”唐逸笑着打量袁有才,心里琢磨他的来意。

    袁有才由衷的道:“我可不是说瞎话,早就想上门感谢你了,就怕惹得人误会,对唐主任有什么影响,但我憋了几天,还是忍不住,觉得怎么也要和你当面道谢一声。”

    唐逸不知道他地来意,也不做声,听他地下文。

    袁有才接着道:“这次多亏唐主任坚持原则,我才只闹了一个通报批评的处分,我知道,省委有人想整我,办公厅老高更是我的对头,听说老高就极为不满意督查室的处理意见,但唐主任还是顶住压力,作出了公平公正的处罚,唐主任,我谢谢你。”

    唐逸听着袁有才的话却是一愣,想不到省里的处理意见这么快就发了,自己还以为上班后可以再和高主任沟通一下呢。这个袁有才,看起来也是被打击的有些心灰意冷,说起话来就很直白,直接爆出他和高主任以及某个省委领导有过节,根本就不避忌谈论这个话题。

    唐逸可不想掺和进这种事儿,笑笑道:“袁厅长,督查室当然要对每一位犯了错误的同志公平公正。这也是我应该作地,不过高厅长打击报复你这种说法不准确吧,难道我这小小的督察主任还能拗得过部门主管领导?”

    “您就别谦虚了,这事儿啊省委都传遍了,不然我怎么会听到风儿?唉,老高这人心胸狭窄,唐主任,你以后可要多加小心啊。”

    唐逸说:“怎么会?高主任可不是那种人。”心里知道,肯定是王凤起放的风了。就算高于真本来对自己没意见,但这风声一出来,还能看自己顺眼吗?

    袁有才一直说感激的话。唐逸却实在不想和他搅在一起,当然,面子上肯定是笑呵呵跟他闲扯,不会让他觉得受了冷落。

    袁有才走后。唐逸一阵叹息。机关大院,更是个巨大地漩涡啊。

    晚上吃饭地时候,唐逸就提议今年给领导拜年由宁小妹陪着,毕竟小两口拜年给人一种重视地感觉,宁小妹点头答应,李婶就笑呵呵接茬,说是要带唐逸和宁小妹去左邻右舍串门,炫耀炫耀自己的干闺女和女婿。

    唐逸年前上了几天班,汇报工作地时候也看不出高于真的喜怒哀乐。但唐逸心里知道,高于真心里肯定对自己起了疙瘩。

    年三十,唐逸让兰姐好好张罗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有小妹在,李婶对花钱的事就没啥意见。大概觉得不能屈了干闺女吧。

    93年春晚赵本山的小品是《老拜年》。看得兰姐李婶咯咯直笑,唐逸重温一遍。也觉得挺有意思,只有小妹,眼睛都不瞥一眼,自顾自地品着茶,偶尔夹一口菜。

    宝儿也不看小品,喝着柠檬果汁,也是偶尔夹口菜,却浑不似以前狼吞虎咽,像极了小淑女。

    唐逸目光瞥到她,就是一阵好笑,小孩子都有模仿心理,宁小妹在宝儿心目中地位肯定是高高在上,所以宝儿学宁小妹举动也无可厚非,不过唐逸却不担心她养成宁小妹那冷性子,倒是如果宝儿真能学得淑女一点儿,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宁小妹夹什么菜,宝儿也夹什么菜,宁小妹看了宝儿一眼,终于,夹起一块鱼肉送到了宝儿碗里:“小孩子要多吃肉。”

    宝儿一呆,甚至唐逸都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接着就见宝儿喜笑颜开,“谢谢干妈。”夹了几枚松子递到宁小妹碗里,说:“干妈,松子美容。”

    宁小妹恩了一声,倒没把松子给宝儿送回去。

    93年,正是各大城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年头,春城也不例外,但十二时钟声敲响时,还是隐隐能听到响起地爆竹声。

    三十晚上睡觉前,按北方惯例,要包饺子,第二天早晨第一顿饭就是吃饺子,手脚麻利的包着三鲜馅,兰姐心里就叹息,往年哪能吃到这种饺子,看那饺子馅里大块的鲜红虾肉,兰姐就有些流口水。

    唐逸和小妹对这些都不喜欢沾手,但为了好兆头,在李婶坚持下,唐逸和小妹就每人包了一只,看着宁小妹包出的饺子比自己包地还要丑陋难看,唐逸就哈哈大笑,宝儿包了一只小饺子,却是得到了一致夸奖,别看她年纪小,学起作活却快,包地小饺子似模似样的。兰姐没敢说是自己去年和前年都逼着宝儿和自己包饺子着,不然以宝儿现在受的宠爱,自己肯定成众矢之的。

    几个人其乐融融,当然,唐逸要给母亲和北京打电话问候,更偷偷抓空给齐洁也拨了个电话,更在齐洁甜言蜜语下,无奈的亲了她一口,一回身,却愕然发现小妹就在身后。

    宁小妹没说什么,只是伸手道:“借我电话用用。”当时各省漫游没开通,宁小妹的手机出了京城就不能用。

    看着一脸平静的宁小妹,唐逸更是窘迫,将手机塞给她就急匆匆回了客厅。

    接下来几天,唐逸和宁小妹就开始去领导家拜年,第一个去的就是高于真家,高小兰见到宁小妹,马上惊为天人,想拉宁小妹的手坐沙发上聊天,却一下拉了个空。不由得愣住,唐逸心中苦笑,也不知道带宁小妹拜年是不是会适得其反。

    幸好说几句话后,高小兰已经知道宁小妹地脾气,对开始的尴尬一笑置之,她和宁小妹去二楼聊天,将唐逸和高于真留到了客厅里,高于真笑笑:“这丫头,一点儿不懂事。也不知道帮咱们泡杯茶,老娘子又去乡下看亲戚了,你可别在意。”

    唐逸笑道:“我自己动手好了。”自己倒水泡茶。还帮高于真泡了一杯,高于真点点头,他隐隐听说过唐逸身后背景很深,很可能是京里的哪位大老。但此时见唐逸态度谦和。早前的一点不满也就渐渐淡了,再说话,就明显亲切起来。

    二楼,高小兰第一句却是:“你姐姐好漂亮,当时我就想,唐主任不选姐姐选了妹妹,是不是太没眼光呢,看到你,我才知道唐主任为什么不选姐姐啦。”

    宁小妹开始一愣。随即轻轻点了点头,说:“是我表姐。”

    高小兰本来还奇怪呢,为啥姐俩不是一个姓,这才心下恍然。

    呆了多半个小时,唐逸和宁小妹才告辞。高于真当然客套几句留他们吃饭。唐逸婉拒。

    唐逸和宁小妹走后,高小兰才打开他俩拿来地大纸袋看。随即娇笑:“唐主任也太小气啦,我还以为会送点现金呢。”

    高于真斥道:“去,别胡说。”看着高小兰拿出地六条中华和六瓶装地一小箱高度五粮液,却是轻轻点了点头。

    唐逸给几位领导都是一样的待遇,即价值不菲,也不会有什么行贿地嫌疑,而且数字也很吉利,六六大顺。

    出了高主任家门,宁小妹说:“我和高小兰说了,齐洁是我表姐。”

    唐逸一愣,偷偷看了宁小妹一眼,又赶紧将脸转开,咳嗽两声下楼。

    几位副主任家都很顺利,至于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黄伟,唐逸倒没带宁小妹登门,但毕竟名义上是自己部门正管,去看看也不突兀,唐逸决定过了初十自己去他家拜访一下。

    最后当然要去省委副书记田朝明家拜年,唐逸事先也没打电话,挑了初七的日子,琢磨着明天就开始上班,田朝明今天应该在家。

    省委常委和副省级的住宅区位于东风路,俗称一号院,高耸的红砖墙围着十几栋二层小楼,门口有武警战士站岗,唐逸有田朝明为他办的红色通行证,倒也畅通无阻,武警战士行礼放行。

    一号院外,有四五辆车被武警堵在外面,看车牌都是市县地,估计就是下面的领导来送礼,但没有通行证,就是说破嘴武警也不让他们进院。

    唐逸和宁小妹找到田朝明的十二号楼,按门铃后是保姆开地门,唐逸报上名字,是督查室主任,叫唐逸,来拜访田书记。

    保姆就将唐逸和宁小妹让进屋,边走边说:“田书记不在家,您坐会儿。”

    一楼客厅很宽敞,色彩淡雅的沙发围了半圈,电视柜上是一台二十五寸的彩电,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人,听来人也没抬头,自顾看着录像,看架势年轻人应该是田朝明的儿子。

    唐逸换拖鞋,宁小妹却道:“我不喜欢穿别人家地拖鞋。”保姆一阵诧异,这看领导地怎么比领导谱儿还大?

    听到宁小妹清冽的声音年轻人却是回过了头,见到宁小妹眼睛就是一亮,马上站起来笑道:“来客人了啊,进进,看我爸的吧,他不在家,估计半小时才能回来,来过来坐,我叫田卫兵。”

    唐逸和他握手问好,田卫兵又将手伸向宁小妹,宁小妹却只是对他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田卫兵哈哈一笑,看起来也不在意,请唐逸和宁小妹坐沙发,又叫保姆泡茶,就开始打听唐逸的职务,当听说唐逸是科室主任时笑道:“正科级吧?看你这年纪,也算很难得了,用我家老爷子的话就是进步挺快。”

    虽然田卫兵表现的有些倨傲,但唐逸也没放心上,毕竟是省委书记家的孩子。能用这个态度对待机关来的客人也算平易近人,但看他打量宁小妹的目光,唐逸却是有些厌恶。

    田卫兵又转头问宁小妹:“小姐贵姓?在哪里高就。”

    宁小妹指指唐逸,却是话都懒得和田卫兵说,只怕不是因为唐逸,早就扭头走了。

    田卫兵笑道:“哈,你这小女朋友挺有意思地嘛,是瞧不起我吧?哈哈”

    他以为唐逸肯定会解释,或者叫宁小妹道歉。谁知道唐逸只是淡淡道:“她就这性子,田哥就包涵些吧。”

    田卫兵就是一阵怒气,这人真没眼力见。看不出眉眼高低吗?

    不过他看了眼有些笃定的唐逸,心里也有些狐疑,莫非这家伙有些背景,才不大将自己放眼里?对摸不清底细地人。田卫兵是绝不会主动招惹的。压下火气,又换上笑脸和唐逸聊天。

    唐逸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着,田卫兵也觉得挺没意思,最后拿出两张名片,递给唐逸和宁小妹,说:“这是我地名片,以后常联系,你们坐,我还有点儿事。就不陪二位了。”

    唐逸接过名片一看,是某个公司地名誉顾问,但唐逸知道,该公司实际上肯定是田卫兵的,只是因为最近中央三令五申地文件。才不得已挂了别人的名字。

    宁小妹也没伸手接名片。又指了指唐逸,意思是他有就够了。

    田卫兵可真有些恼了。你就算有天大的背景吧,总不能将我当空气吧?在辽东,田卫兵可从来没这样被无视过。

    田卫兵阴沉着脸,看向了唐逸,唐逸却还是笑笑,接过他手里地名片:“两张我全收了。”

    田卫兵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就准备上楼,心说等我查清你背景咱再慢慢算账。

    这时候,门铃响,从玻璃窗,可以看到一身运动装的田朝明站在铁栅艺门外按门铃。

    保姆马上开门,田朝明笑呵呵走进来,刚散了步,心情大好,进屋就看到唐逸和宁小妹,更是开心,笑道:“小逸,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等久了吧?”再见到宁小妹,更是和颜悦色道:“啊,你就是宁家那姑娘吧,早听说过你,和小逸真是人中龙凤,天造地设地一对儿啊,哈哈,老领导们后继有人,我甚感欣慰啊!”

    宁小妹客气的和田朝明打招呼:“田叔叔过年好。”引得田朝明更是一阵大笑,心说这可怎么说的,唐家宁家的孩子都来给我拜年,我这面子可真不小啊。

    田卫兵一见父亲对唐逸两人地态度,马上就知道这两人不简单,怕是自己惹不起,再听田朝明说什么老领导后继有人,心中笃定,这二位,是京里地人。

    田朝明这时就对他喊:“小兵,刚见过小逸和宁姑娘了吧,过来再打个招呼,你啊,得和人家多学习。”

    田卫兵马上换上笑脸,对唐逸道:“哥,刚才我失礼了,您别和我一般见识。”

    唐逸说:“我可没你大,没事,刚才误会而已。”心说他能屈能伸,倒也是个人物。

    听唐逸说话,田卫兵不由一阵憋气,他故意含糊说什么刚才失礼来道歉,就是不想被父亲知道刚才的事儿,但唐逸来了句“误会而已”,摆明是一定要田朝明刨根问底了。

    果然田朝明脸上笑容就渐渐没了,问田卫兵:“怎么回事

    田卫兵别看快三十了,却是最怕老爹,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田朝明心里却渐渐有了谱,这个儿子他最清楚,为人精明,但就是有一个软肋,就是女人,不然也不会挑花了眼,都二十七八了也没结婚,肯定是看宁家姑娘漂亮,干了什么让人家不舒服的事儿,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是肯定不会轻易得罪上门的客人的。

    田朝明脸就沉了下来,厉声训斥道:“你看你天天的,啥正经事不懂,都快三十了还跟个孩子似的,给我上楼,三天不许出门,等客人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田卫兵乖乖上楼,却听唐逸笑着劝:“没什么。都过去了,有些错可一不可二,只要有记性就好。”

    田卫兵知道,这是给自己话听呢,心里又气又惧,这小子年纪不大,却实在厉害,更是睚眦必报,自己以后还是躲远点吧。妈的真是晦气,省城咋突然来了这么一号儿人物。

    唐逸知道,对这种公子哥不像官场讲究外圆内方。你表现的太宽厚他反而会觉得你好欺负,何况方才唐逸也确实有些生气。

    接下来,和田朝明之间地谈话就愉快多了,宁小妹只是静静听着。从不插话。

    正说话呢。唐逸的电话响了起来,唐逸忙告个罪,拿起电话到门旁接通,电话是陈方圆打来地,问了唐主任过年好后,就说:“本来想带陈珂去给你拜年的,不过陈珂这丫头就是不听话,唉,气死我了!”

    “怎么啦?”唐逸有些奇怪。很少听到陈方圆数落陈珂的不是。

    “这孩子不是今年夏天毕业吗?我说让她回延山,托托关系进检察院,她说啥也不听,偏要做什么律师,那能有公检法好?听我说去省城找您托关系。她就死活不肯去。真是气死我了,这不。年后实习也要去什么律师行。”

    唐逸先是一愣,陈珂都要毕业了?算算可不是,她上地中专升大专,两年地学业,到今年夏天可不就毕业了么。

    律师确实是个好职业,但唐逸内心,却也是希望陈珂进检察院,毕竟检察官比律师轻松,一个女孩子,想成为知名大律师可不容易,要付出比男人十倍的艰辛。而只要能力够,作个出色地检察官比律师更能办实事,也更容易达成目标。

    唐逸想了想就道:“叔,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我会找时间和陈珂谈,工作的事儿也包我身上。”

    陈方圆大喜,一遍遍感谢唐逸,搞得唐逸怪有些不好意思。

    挂了电话,唐逸坐回到沙发上,明显感觉到了冷场,不由得好笑,小妹啊小妹,你就不能稍微话多一点吗?

    好不容易来了救星,田朝明总算松了口气,和宁小妹单独坐一起实在尴尬,他是长辈,又是高官,却偏偏不知道和这个清冷的女孩子说什么。

    田朝明就问唐逸:“谁来地电话?”

    “延山的老朋友,孩子要毕业了,有点小问题。”

    田朝明点点头,就说:“是毕业证或是学位证拿不下?”

    唐逸摇摇头,看了看田朝明,却是有了主意,“田叔,现在省检察院好进不?是政法的大专,今年夏天毕业。”

    田朝明笑着说:“那把他地名字学校给我,我看着安排。”在唐逸面前,他当然不必转弯抹角,拿出官场上那种姿态,唐逸能求他办事,更令他觉得唐逸没拿自己当外人。

    “好,我晚点将她的资料发给你。”唐逸求田朝明办事,说起来很奇怪,却是为了拉近两人的关系,不然以唐逸现在的职位,走走门路,安排陈珂进省检察院还是大有希望地。

    说了几句话,田朝明突然问唐逸:“文化厅袁有才你认识?”

    唐逸一惊,看了看田朝明脸色,说:“没啥交情。”

    田朝明点点头,过了一会儿道:“唉,都是过去地事了,算了吧。”

    唐逸琢磨着,心里忽然有些明白,整治袁有才的那位省委领导怕就是田朝明吧,所以自己提议的通报批评能被很快通过,应该是田朝明见自己和高于真顶牛,以为袁有才和自己有啥关系呢,所以才轻轻放过,如果是其它省委领导,是断然不会顾自己面子的。

    听田朝明语气应该是两人以前有啥过节,但看起来过节也不大,不然田朝明也不会看自己的面子说放下就放下。

    唐逸忙道:“田叔,袁有才那儿我的处理意见是有点草率,回头我作个检查,那个卷宗可以重新审核。”

    田朝明笑起来:“算啦算啦,咱一家人别说两家话,我能让你写检查吗!你这小子!”

    唐逸就讪讪笑。

    晚上天擦黑,唐逸和宁小妹才告辞,田朝明留唐逸吃晚饭,唐逸笑道:“您可不是还要教训我田哥吗?我就怕我在我田哥会挨饿。”

    田朝明哈哈大笑。竟然起身送唐逸出门口。

    晚上吃过晚餐,唐逸抱着宝儿在沙发上看录像带《米老鼠和唐老鸭》,唐逸就叫:“小妹,出来看唐老鸭!”

    等了会儿,却没有动静,唐逸将宝儿放沙发上:“我去叫你干妈!”宝儿欢喜的点头。

    唐逸来到自己卧室前,敲敲门,听到宁小妹恩了一声,就推门进去。却见宁小妹盖着自己那厚厚软软的鹅绒被,仰面看着天花板。

    唐逸也没想到宁小妹会答应睡自己的被褥,大概是因为她觉得自己两个是未婚夫妻。而且进展也不错,所以对自己地待遇又升级了吧。

    宁小妹刚刚洗过澡,头发湿漉漉的,屋子里更有芬芳的香味。唐逸坐到床边问:“怎么了。这么早就躺下?病了?”宁小妹作息时间一向规律,十一点睡觉,六点起床,从来没这么早就躺下的习惯。

    宁小妹说:“有点累呢。”

    看她清丽地脸庞上确实有丝疲惫,唐逸开始微愣,随即就知道,宁小妹最不喜欢应酬,这些天却因为自己和李婶不知道跑了多少户人家,实在让她有些累

    唐逸看着她微微露出地倦容。不由得就将手轻轻搭在她头上,慢慢摩挲她湿漉漉地长发,她,在自己心目中可是铁人一样,永远不知道什么是疲累。永远英姿飒爽的卓然而立啊。

    宁小妹身子僵了一下。头就偏向了一旁,唐逸有些尴尬地缩回手。

    宁小妹慢慢坐起来。唐逸说:“你躺你的啊,如果觉得不方便我就出去。”

    宁小妹摇头,坐起身靠在床头,说:“有些热呢。”就将被子掀到了一边,唐逸吓了一跳,刚想转脸,才发现宁小妹穿得整整齐齐的,甚至雪白的棉夹克,白色直筒裤都穿在了身上,唐逸不由得有些好笑,敢情自己表错情了,还以为她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原来人家天天和衣而卧。

    宁小妹蹙蹙眉头,弓起身去揉自己的脚,说:“怎么有些疼呢?”

    顺她动作看去,唐逸心中就跳了一下,宁小妹慢慢脱下一只脚上地白袜,那柔美的足踝,光洁晶莹的脚背,如葱地脚趾,都暴露在唐逸的目光下。随着宁小妹揉捏的动作,晶莹的小脚慢慢翘起优美地曲线,唐逸心跳得更快,忙将目光转开,站起来说:“我出去看电视。”

    这时候门被敲响,宝儿在外面怯怯道:“叔叔,干妈。”

    “进来。”唐逸话音刚落,门被推开条缝,宝儿伸进了小脑袋,可怜兮兮道:“我自己看没意思,你们出来陪我。”

    宁小妹道:“我有些累。”

    唐逸说:“是啊,我去陪你,叫干妈休息。”

    宝儿推门进来,又回手带上门,静静地看着宁小妹,唐逸刚想拉她出去,却听宝儿道:“叔叔不好。”

    唐逸愕然:“怎么啦?”

    “干妈是你的女朋友,累了你都不说照顾她,不帮干妈揉脚,叔叔不好。”

    “别胡说,是干妈不用叔叔揉。”唐逸愣了下,赶忙走过去准备拉宝儿出去。

    宝儿却是上来了小脾气,拉着门就是不动,将对抗兰姐的招数用了出来,嘴里嘟囔:“叔叔不疼干妈,是坏叔叔!”

    唐逸有些尴尬,蹲下身子在宝儿耳边道:“别闹,再不听话叔叔可不喜欢你啦。”

    宝儿委屈的嘟着嘴,大眼睛里有泪珠滚动,唐逸吓了一跳,忙说:“叔叔逗你的,叔叔这就帮干妈揉脚,你出去看电视去。”

    宝儿哦了一声,拉开门走出去,突然又回头道:“叔叔你骗我的话宝儿就三天不理你。”

    唐逸好笑,心说我还巴不得呢,大晚上的睡觉还要保持警觉,就怕你挤到沙发上,被我挤下去摔个好歹。

    宁小妹已经停止了动作,说:“宝儿挺可爱的。”

    唐逸诧异的看着她,原来也是一俗人,帮你说话地就是好人,就可爱啊?

    唐逸走到床边坐下,说:“我帮你揉吧。”

    宁小妹淡然道:“不用啊,没关系的。啊……”惊呼一声,唐逸已经抓住了她的小脚。

    柔滑晶莹的小脚抓到手里,唐逸心就剧烈跳动起来,那种触感真是妙不可言,唐逸的手竟然轻轻颤抖起来。

    宁小妹脸就有些红,急着缩脚,说:“放手。”

    唐逸镇静心神,见宁小妹窘迫,突然就觉得自己应该高姿态一点儿,如果现在放开,倒好像自己故意占她便宜一样,笑着道:“我跟兰姐学过足底按摩呢,很正宗地。”

    宁小妹将信将疑地看着唐逸,就不再说话,或许,也是因为被唐逸透着热力的大手抓着地脚很舒适,确实比自己揉捏舒服很多。

    唐逸双手捧着宁小妹的晶莹小脚,心里告诉自己要镇定,要镇定,别往歪处想,但随着洁白细腻的小脚轻轻落在自己膝盖上,唐逸的心颤抖的更厉害。

    轻轻揉捏脚背,唐逸嘴里就胡乱和宁小妹说话,好使得自己的思绪能越飞越高。

    宁小妹倒是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对唐逸的话爱理不理的,偶尔鼻子里“恩”一声,却带着丝慵懒,更令唐逸心跳得厉害。

    唐逸揉捏着她的小脚,颇有点爱不释手的感觉,但渐渐,宁小妹或许觉出了唐逸手法的单一,轻轻睁开眼,问:“你和兰姐学过按摩?”

    唐逸硬撑:“是啊。”

    宁小妹点点头,说:“可以了。”就想缩回脚。

    本来挺有成就感的唐逸就有些郁闷,真拿自己当按摩男工了?哦,觉得不舒服了就炒我鱿鱼?伸手抓住宁小妹的小脚,另一只手就在她脚底搔了一把,笑道:“还没完呢!”

    宁小妹“扑哧”一笑,随即用力挣回脚,极快的将双脚缩了回去。

    唐逸却是一呆,宁小妹的笑容就如清丽百合突然绽放时迸射的魅力,那一瞬,凡间粉黛全无颜色。

    宁小妹已经收起笑容,静静的看了唐逸一眼,掀过被子将自己的双腿盖住。

    唐逸过了一会儿道:“小妹,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以后多笑笑吧。”

    宁小妹恩了一声,唐逸却是莞尔,你如果真的这么听话那就见鬼了。

    “休息吧,要不我帮你揉揉那只脚?”

    宁小妹极快的摇头。

    唐逸来到客厅时,却见宝儿睁着大眼睛紧紧盯着电视屏幕,怕是早将刚刚和自己说的话忘到九霄云外了。

    果然,唐逸坐上沙发,宝儿就靠过来,苦着脸说:“叔叔,唐老鸭的脖子老被拽的那老长,它不痛吗?”

    唐逸无奈的搂住她道:“不痛,它和宝儿不一样,脖子会伸缩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