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 权力初始化-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二章 权力初始化

二章 权力初始化2017-11-8 23:43:7Ctrl+D 收藏本站

    春城华联商厦五楼,是电器卖场,唐逸也不知道齐洁为什么要将自己拽到这里来,但见齐洁兴致很高,也就听之任之。

    看着电视专柜上大大小小的电视机同时播放温兆伦的《我本善良》,唐逸停下了脚步,这是他小时候最爱看的电视剧之一,齐洁也盯着电视屏幕,轻声道:“我觉得你和它的主人公性子挺像的,外人看,你沉默,冷酷的时候又很可怕,其实,你却是世上最温柔的男人。”

    唐逸笑道:“去,少拍马屁,也不怕别人听了笑话。”唐逸和齐洁走在商场里确实是一对儿壁人,也时常惹来注意的目光,一身黑色休闲装,儒雅而又清秀的男士,粉红风衣,靓丽夺目的美女,走在哪里都是注目的焦点。

    齐洁笑着偷偷掐了唐逸的腰一把,自从进了商场后,她就放开了挽着唐逸的胳膊,虽然是省城,但也难保唐逸不被人注意。

    “哈,这里也有啊,来,你看看这个。”齐洁突然拉着唐逸朝另一个柜台走去。

    唐逸顺着齐洁手指的方向也看到了,那是一台vcd,刚刚诞生不久的vcd,品牌名叫“万燕”。

    唐逸说:“vcd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齐洁低笑道:“我老公什么都知道呢,老公,我很奇怪啊。”南方的舶来词“老公”被齐洁清脆娇媚的吐出来,每次都会听得唐逸心里痒痒的。

    唐逸随口问:“奇怪啥?”

    “这世界上有你不懂的事儿吗?你咋啥都知道呢?”

    唐逸气得瞪了她一眼,齐洁脸皮越来越厚,越发喜欢吹捧自己。唐逸真怕和她呆久了自己会飘飘然,有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

    齐洁嘻嘻一笑,又说:“是这样的,有位部门主管提出个报告,就是关于vcd的,认为它的前景很看好,万燕偏偏没有申请专利。他说可以买下万燕申请专利,集团可以趁机进军电器市场。老公,你觉得可行吗?”

    唐逸奇道:“你前阵子不是说集团主营房地产。不适宜扩张吗?”

    “主营房地产是肯定的啦,但如果肯定赚钱的生意就不要放过嘛,钱多又不咬手。给我老公多赚点钱花嘛!”

    唐逸笑笑:“随便你啦,你觉得赚钱就上。”

    齐洁点头,两人又走了几步,齐洁看唐逸有些无精打采。于是拉着唐逸来到了楼梯口附近地长椅上。笑着说:“老公,你坐会儿,我去帮你买饮料。”也不等唐逸说话,就蹬蹬下楼,唐逸无奈摇头,要三楼休息区才有饮料卖,自己个大男人在这儿坐着享受,倒要个小女人跑上跑下买饮料,还真有些不像话。

    看着柜台通道中熙熙攘攘来往的人群。唐逸也有些感触,随着市场经济一步步深入人心,北方的经济也在快速地发展着。

    “唐主任,你怎么自己在这儿坐着呢?”旁边走过来一男一女,是高小兰和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两人手拉手。一副甜蜜情侣的架势。

    高小兰给小伙子介绍唐逸:“看看,这就是我说地唐主任。帅吧,才二十四,就是正处级呢,来我们科室前可是县委书记呢。”

    小伙子礼貌的和唐逸握手,看得出,两人感情很好,高小兰这样夸唐逸小伙子也没露出一丝不满。

    高小兰又给唐逸介绍他对象,叫蔡明,春城市工商局工作,和高小兰是大学同学,学长,早一年毕业。

    唐逸问他俩买什么,高小兰笑道:“我们布置新房呢,准备过完年结婚,这不,买几件电器。”

    唐逸忙说恭喜恭喜,蔡明更约请唐逸结婚时一定要来捧场云云,三个人说笑,聊得倒也投机,高小兰和蔡明也坐在长椅上,开始讨论买什么电器,当时二十五寸进口彩电要八千多,国产上海牌彩电也要五千多,与日常消费比起来,电器价格昂贵的吓人。

    高小兰比较精打细算,和蔡明商量就买个21寸上海,再买台洗衣机,冰箱等两人攒一年钱再买,蔡明性子温和,高小兰说啥,他就点头答应,看得唐逸好笑,又有些羡慕人家妇唱夫随,自己的感情帐一塌糊涂。

    “呦,这不高小兰吗?”小两口正讨论地热烈,旁边传来一声阴阳怪气地男声,高小兰转头就是一皱眉,唐逸循声看去,旁边走来一男一女,穿着都很考究,男的西装革履,皮鞋锃亮,三七分头,胸前别着精致的胸针,是那时候很有品味的装束,女的穿着黑色皮大衣,戴着副大大的墨镜。

    高小兰和蔡明都认识来人,站起来握手,高小兰回头对唐逸道:“唐主任,他以前也是咱单位的,叫张鹏。”又给张鹏介绍唐逸。

    张鹏笑呵呵和唐逸握手,然后就感慨起来:“好年青的处级干部啊,不过有能力嘛,多赚钱点才是真本事,唐主任,有没有兴趣和哥哥我下海玩一票?”

    其时正是解放思想,下海捞钱的年代,许多企事业有些门路而又头脑灵活地干部职工,敢于抛弃工作下海,成了先富起来的人,张鹏无疑就是其中一员,大概以前在单位郁郁不得志,是以才在老同事面前刻意卖弄。

    高小兰对他很不感冒,鼻子里嗤了一声:“人家唐主任是省委最年青的处级干部,将来是作市长省长的人,会在乎你那俩小钱儿?”

    张鹏也不在意,呵呵笑道:“高小兰,你就是这么倔,当初你要答应我的追求,现在日子会有多风光?”

    说着指了指自己身边地女士,“这是我新交地女朋友,张玉莹,你们应该见过。”

    张玉莹却是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以前就这眼光啊?”说着摘下了墨镜。

    本作品piaotian小说网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www.piaotian.com.com   高小兰被他们俩旁若无人的评头论足气得白了脸。刚要发作,仔细看张玉莹时却是一呆,迟疑的道:“你。你是电视上雪花化妆品的代言人?”

    张玉莹满脸傲气地点点头,对这些北方小城市的人,管他什么处长科长,她都瞧不上眼。她事业根基在南方。在她眼里,春城无疑是那种土里土气的小城市。

    高小兰却有些拘谨起来,笑道:“我很喜欢你地广告的,听说你还会进入演艺圈,是吗?”不管哪个时代的女孩子,大概都喜欢看八卦杂志,也对电视电影明星天生就有一种羡慕感。

    张玉莹恩了一声,一副爱搭不理地架势,回头对张鹏道:“不是买空调吗?还不走?”

    张鹏却对高小兰和蔡明道:“一起转转吧。你们不也是来买电器的吗?”

    人家是买空调,自己小两口却是大一点儿的电视都买不起,高小兰有些窘,说:“不去了,我们随便转转的。”

    蔡明心里自然不高兴。但他和高小兰在一起一向唯女朋友马头是瞻。也就默不作声。

    唐逸自然不认得这号大明星,更讨厌张鹏那暴发户地嘴脸。早就坐到了一边,张鹏却很热情地招呼他:“唐主任,你买点啥?别客气,我送你!”

    唐逸笑笑:“不用了,我也没啥想买的。”

    张鹏哈哈一笑:“看你,还和我客气啥,我可是真想交你这个朋友。”走到唐逸身边,笑道:“走啊,别和我客气,除非你瞧不起哥们。”

    唐逸蹙眉,这时蹬蹬蹬高跟鞋响,楼梯口快步上来一名华服美女,蹬蹬蹬来到长椅旁将手里的珍珠奶茶递给唐逸:“给,我跑上来的,尝尝,没凉吧?”

    高小兰张鹏等就是一愣神,这大美女太漂亮了,尤其那高雅的气质,比大明星也不稍逊。

    更听她的话几人目瞪口呆,哪有这样的,怎么感觉身份颠倒了,大美女去给男士买饮料?还是跑上来的,怕奶茶凉掉?

    齐洁递给唐逸奶茶后才发现几个人看着她,心里就是一惊,知道这些人肯定是唐逸单位的人,不由得一阵后悔,不该拉唐逸出来逛街,这么大个省城,也能遇到熟人。林雷

    高小兰先回过味儿,笑道:“唐主任,这是你女朋友吧,真漂亮。”

    唐逸还没开口,齐洁娇笑道:“我可没那福分,你们唐主任地女朋友啊是我妹妹,我可是追过你们唐主任哦,可惜人家看不上我!”

    高小兰和蔡明都笑,心说唐主任这么出色的人肯定不少女孩子追了,但引得姐妹花动心却也是一件趣事,看到姐姐,也知道妹妹肯定也是特漂亮的一女孩

    唐逸越发佩服齐洁的应变,这么一说,就算齐洁对自己表现热情点儿也不会引起他们什么想法,只是想想却有些好笑,小妹的亲戚因为自己也忒多了点,真是委屈了人家。

    “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热闹?”齐洁笑着问他们。

    看着齐洁娇艳地笑容张鹏愣了愣神,随即又赶紧显摆:“小姐贵姓?我是唐主任刚认识地朋友,和唐主任一见如故,这不正琢磨买件礼物送给唐主任吗,您来得正好,人人有份。”

    齐洁听着心里就不悦,但在唐逸面前她一向温顺,只是扭头,也不理张鹏。

    张鹏碰了一鼻子灰,就有些不爽,揽住张玉莹的腰,笑道:“一起逛吧,认识玉莹吧,是我女朋友,这位小姐,看你也挺漂亮地,没有没进娱乐圈发展的想法?玉莹可以帮帮你嘛,作几年玉莹的跟班,保你跟着大红。”

    本来在发呆的张玉莹突然一把推开张鹏:“别胡说八道!”然后小心翼翼对齐洁道:“您,您是齐总?华逸集团的齐总吗?”

    齐洁一愣,回头看了张玉莹几眼:“你是谁?”

    张玉莹有些紧张:“我,我是天华模特公司的模特,您,您骂过我的。”

    众人绝倒,谁也想不到牛气十足的张玉莹突然怯怯的冒出这么句话。唐逸更好笑的看向齐洁,倒也想见识见识齐洁骂人地小模样。

    齐洁骂过的人多了。对她更没啥印象,淡淡道:“哦,是你啊。”也懒得理她。回头柔声问唐逸:“凉了么?要不要加糖,我去帮你拿。”说完就后悔,自己太张扬了。但情之所至。在唐逸身边,齐洁实在控制不住。

    别人再吃惊不如张玉莹吃惊,她可是见识过齐洁的威风,天华模特公司为华逸集团广告部拍摄温馨家居广告。有一次自己迟到。结果恰好齐总去视察,自己公司老板被齐洁骂得差点没瘫那儿,就知道一个劲儿擦汗,当时地场景张玉莹可是铭心刻骨,在她以前的心思里,她公司老板可是位大人物,在南方娱乐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想到被一个女人骂地跟狗似的,那这女人有多厉害可想而知。

    如今却眼见这位南方呼风唤雨的女强人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极尽温柔体贴之能是去讨好一个男人,不由得不令张玉莹瞠目结舌。

    齐洁突然对张玉莹招招手:“你过来。”张玉莹马上屁颠屁颠凑到齐洁身旁,听齐洁小声吩咐,唐逸自然知道齐洁是叮嘱她不要透露她地身份,想想刚才几人估计也没听清张玉莹说地“华逸集团”。让这几个人知道自己有背景没关系。但暂时还是不让华逸集团和自己挂上钩的好,不然传扬开去。本来不知道自己底细的查一查也能猜个**不离十。

    张玉莹回来时满脸寒霜的对张鹏道:“我们分手,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也不管张鹏什么反应,大步下楼。

    唐逸好笑的摇头,齐洁也太损了,拿捏个小明星吓唬吓唬就得了,逼人家和男朋友分手?虽然干净利落,免得看起来多嘴多舌的张鹏刨根问底,但这法子实在有些损。

    张鹏急急的追下去,齐洁娇笑道:“咋不买电器啦?还等他买四大件送我呢。这人,真不讲信用,我看他做生意也早晚赔得精光。”

    高小兰和蔡明都笑,对这个横空杀出来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的丽人都是充满了好感。

    但唐逸已经笑道:“你们转你们的,我和咱家姐姐去别处转转。”

    高小兰和蔡明只好和他们告辞,两人走出一段距离,才开始猜测起丽人地身份,虽然不得端详,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看唐主任接触的人的层次,就知道唐主任背景不简单。

    蔡明叮嘱高小兰:“小兰,今天这事儿最好别和人说,就是你父亲那儿也最好别提。”

    高小兰问:“为啥?”她知道蔡明话少,但看事情却透彻,往往一言中的。所以蔡明地意见她一向很重视。

    蔡明道:“你看那位小姐对张玉莹地态度就知道她是想掩饰今天这件事,不管是为什么掩饰吧,总之人家是不想这件事传出去,唐主任当然不会和你明说,但如果明天上班后,听到一些关于今天的传闻,他对你会有好印象吗?”

    “就算爸那里,你也最好别乱说,上面地事儿很复杂的,你最好别掺乎进去,要和唐主任搞好关系,当然,如果爸有一天和你明确说要动唐主任,这件事你倒可以给爸讲讲,也许能--飘天文学--儿作用,我刚才记住了,那位小姐是齐总,华一集团,就是这么个音,回头我找南边的资料看看,那位小姐应该是南方的能人。”

    高小兰一脸佩服的挽起他的胳膊:“你真厉害,我刚才就没听清她们说什么。”

    又说:“爸怎么会和我说这些,人事的事儿他从来不和我说的,每天就是要我好好工作,和领导搞好关系。”

    蔡明笑道:“就是啊,那是爸爱护你,所以啊,这事儿咱还是烂肚子里,不管他们怎么变动,你只要踏踏实实工作,咱过咱幸福的小日子就成。”

    高小兰温顺的点头:“我听你的。”

    唐逸和齐洁下了楼,齐洁轻声道:“我。我以后再不任性了,今天的事儿,唉。你们单位那两个人没关系吧?”

    唐逸笑道:“没事儿,两个小科员而已。”为了宽齐洁的心,自不会说出其中一人是办公厅副主任的女儿。

    “我。我以后不来省城了。”齐洁默默走了一会儿后幽幽的说。

    唐逸挽起她胳膊,笑道:“那可不成,你不来我就登报找你!放心吧,想见我就来。大不了以后咱少逛街。”看齐洁内疚。唐逸心里不忍,倒索性大大方方鼓励她来见自己。

    齐洁却不说话,唐逸凑到她耳边笑道:“以后咱就在宾馆床上呆着。”

    齐洁俏脸腾地通红,狠狠扭了唐逸胳膊一把:“美死你!”

    走了两步,齐洁又道:“那女孩儿叫什么名字?”唐逸吓了一跳,谁知道这丫头现在会用什么法子帮自己圆场,忙说:“你别管了,这事儿我心里有底。”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最坏的局面就是自己和华逸集团地关系闹得街知巷闻。

    齐洁轻轻点头。嘴角突然露出几丝俏皮的笑意:“你刚才说我想你就可以来见你是不是?你知道的,我最听你地话了。”

    唐逸无语。

    周一刚刚上班,办公厅行政财务处副处长王立国就进了唐逸的办公室,笑眯眯道:“唐主任,周末时和人事处碰了碰头。决定给你浮动一级工资。还有你不占公家住房,房租补贴也加八十块。”

    唐逸楞了一下。涨工资了?这个概念有点生疏,马上觉得自己表情不对,笑道:“谢谢王处,来,坐坐。”

    王立国笑眯眯坐下,接过唐逸送上的茶杯,就和唐逸闲侃套近乎。

    唐逸刚进办公厅,自然是抱着广交朋友地原则,也就听着王立国海侃,随意应付两句,却总能说到点子上,两人越聊越投机。

    王立国是个万事通的性子,天文地理啥都懂一些,但经历过网络时代的唐逸知识面何等渊博,王立国起头说起了基因技术,唐逸就把克隆那一套搬出来,听得王立国大为叹服,由衷的道:“皇城根儿出来地人就是不一样,以前吧在北京打车,地士司机就各个神得很,天上地下,没他们不知道的,我当时就佩服的紧,唐主任的知识面又比他们高了几个层次啊,唉,我就奇了怪了,难道真是一方水养一地人?”

    唐逸心说你作北京的哥倒称职的很,嘴上忙谦逊:“就是胡侃,京城人都这毛病。”

    正说得投机,门被敲响,高小兰探进头,看到只有王立国在,就雀跃的跳进来,说:“王处,是不是商量今年过年的福利啊?我可跟您说啊,别再买些烂苹果糊弄咱们这些劳苦大众啦,去年我家的苹果放烂了也没人吃,酸死啦。”

    王立国和她也很熟,无奈地道:“你还说着了,今年过年和去年一样,大米,油,水果,年终奖也不多,没办法,财政吃紧啊。”

    高小兰撇撇嘴,对唐逸道:“唐主任,看到了吧,咱办公厅就是清水衙门,过年都过不安生,哪有地方好啊,想发什么发什么。”

    唐逸和王立国相视苦笑,这话也就她说得出来。

    王立国走后,唐逸就问:“找我有事儿?”

    高小兰说:“您还没看卷宗吧,早上刚送来的,是文化厅副厅长袁有才那个卷宗,您先看看,昨天听我爸念叨,好像上面很重视。”

    唐逸心里好笑,有这么个通风报信的小糊涂虫也不错,就拿起卷宗看,却听高小兰扑哧一笑:“这个袁有才,也够倒霉的,去年被咱们督查室连续通报批评三次,本来的正厅长降为了副厅长,咋还不长记性呢?又有人反应他工作能力不够,主抓地文化市场乱七八糟地,听说崇文街文化宫里全是卖盗版毛片的呢。虽然大部分责任要市文化局承担,但屡次有人向他反应这个问题,他也不作为,人家可是给他扣了个渎职地帽子呢。”

    唐逸笑笑也不接口,其实唐逸知道,这种厅级干部,看起来是被督查室通报三次才被降级。实则还是上层的意思,如果没上面授意,哪个督查室主任会傻到去通报厅级干部?不过想想也好笑。也不知道这位袁厅长得罪了哪位神仙,被死咬着不放。

    简单看了看卷宗,就递给高小兰:“这案子你们一科跟进吧。调查详细些。”既然高主任关心,就说明和他有厉害关系,自己又不清楚情况,置身事外最稳妥。

    高小兰笑着说好。等她走后。唐逸才翻起其它卷宗。其实被发到督查室调查的重要案宗都有省委和办公厅领导的批示,该怎么作早就定了调子,督查室不过狐假虎威,但在外人看来,却是权势滔天。当然,其中细节的把握就是督查室拿捏地了,运用巧妙的话确实能在无形中获得相当大的权能。

    翻着翻着,唐逸就翻到了一份春城市委督查室发来地材料,是省第三建筑公司以民政“救灾搂”名义。要求春城市政府减免基建项目相关费用,牵涉的资金五十七万,因为第三建筑属于省属公司,所以春城市委督查室上报到了省委督查室,这是自己来以前的案宗。已经交由领导阅过。几个副厅长都作了批示,要求省委督查室详查后处理。

    第三建筑公司。唐逸却是打过交道,延山建设地新城区就被他们承包去大半工程,建筑公司老总侯富贵唐逸见过几面,是很精明的一个商人,第三建筑其实已经被他买下,就是名字没有变更,因为当时来说带点国字号痕迹的名称还是能给人些安全感的。

    想想,侯富贵这人还是不错地,公司口碑也不错,新城区文化广场倒也令自己挺满意,按理说不该因为几十万给市府留下啥不好地印象,贪小便宜总会吃大亏,侯富贵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说是这么说,事儿还得办,下午唐逸带上一名督察专员和几名科室督察员,驱车直奔省第三建筑公司,唐逸亲自出马也是为了熟悉业务,不能在督查室工作一回天天清茶报纸过日子。

    第三建筑公司总部在建国大街和崇文路的交叉口,是一栋六层楼的老建筑,不过凭侯富贵的头脑,想来几年后也会变成摩天大厦。

    虽然没有电话通知,但门卫一听是省委督察组,吓得赶紧放行,又给秘书室打电话,通知老总。

    唐逸一行人上到二楼的时候,侯富贵正从楼上匆匆跑下来,他是那种精瘦精瘦的身条,就算每天山珍海味也胖不起来,富人阶层大概最喜欢这种体质了。

    侯富贵看到唐逸就是一愣,唐逸微笑对他伸手:“候总,我们又见面啦,我是省委督查室主任唐逸。”

    侯富贵小眼睛马上闪过几丝惊喜,熟人好办事,再一个,他和唐逸接触过,知道唐逸干净利落的办事作风,是很精明干练的干部,侯富贵马上紧紧握住唐逸的手,笑着说:“啊,唐书记原来高升了,可喜可贺,怎么也不事先打个电话,我为你庆祝啊。”他不大清楚政府级别,凭感觉,省委督查室主任肯定比县委书记大上几级。

    唐逸笑道:“平调而已,谈不上高升,再说你是大忙人,我可不好打搅你啊,成了,咱也不忙叙旧,进你办公室谈吧,我们是来了解救灾搂那案子地。”

    侯富贵忙把督察组一行人迎进三楼办公室,秘书给大家倒茶,见唐逸拿起喝,督察员才跟着拿起了杯子。

    侯富贵就开始吐苦水,听他的话,前年春城崇文区一小区失火,市委出资兴建救灾搂,但谁知道搂盖成了,市里面却不按相应政策减免费用,也使得施工费迟迟未到位,侯富贵最近资金周转有些问题,也就再不耐和市里相关机关扯皮,直接将情况向市委督查室反映。

    唐逸皱眉道:“可是市委督查室调查结果上可是说了你那救灾搂里住的是市民政局家属,不是什么灾民。”

    侯富贵苦笑道:“事儿可不就差在这儿吗?救灾搂盖成了,他们不安置灾民,却将救灾搂变成了民政局家属楼,我有什么办法?这也不是我的错啊!盖救灾搂的时候因为时间紧,我可是花高价买地建材,如果他不给我减免费用,我可真成了赔本赚吆喝了。”

    唐逸盯着侯富贵看了一会儿,从他地眼中看到的只有坦然。微微点头:“民政局当初委托你们第三建筑建设救灾搂地相关文件还在吧?”

    侯富贵忙道:“在在,我这就给你拿。”

    他小心翼翼从保险箱里拿出几份文件,交给了唐逸。唐逸看了几眼,点点头:“我们回去核实一下。”

    侯富贵看着文件一阵犹豫,唐逸笑道:“信不过我吗?”

    如果是别的督察主任。侯富贵还真信不过,他现在就这几份文件的证明,落别人手里说没就没,那是个啥啊。他什么事没见过。回头就和自己说遗失了,或者说根本没收到,甚至造几份假文件,自己屁辙也没有。

    但对方是唐逸,侯富贵犹豫了一下终于点点头:“唐主任,拜托你了。”

    唐逸站起身和他握手:“放心,我会调查清楚地,你再将详细情况和刘专员作个笔录,我去现场扫扫。”

    侯富贵忙送唐逸出门。

    “救灾搂”的情况如市委督查室上报的材料所说。居住地果然是民政局家属,唐逸回去的路上一言不发,心里就琢磨这件事该怎么处理,那批受灾的灾民呢?想来被民政局安置了,不过不会是窗明瓦亮地新住宅。

    刚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田朝明秘书小王的电话。小王笑着问;“唐主任,民政局梁局晚上想请你吃饭。怎么样,给我个面子吧?”

    唐逸一听心下雪亮,为了第三建筑那档子事儿呗,这事估计就是梁局经手的,他们消息倒也快,这个梁局,自己给宝儿转户口时见过,为人很爽快风趣,二话不说就帮自己将事情办了,说起来自己还欠他个人情。

    唐逸微一沉吟,道:“好吧,我准时到。”

    隔着听筒都能感觉到小王松了口气,大概他怕唐逸上任要烧几把火吧随即小王欢喜的道:“晚上七点,夜明珠大酒店,我在门口等你。”

    下班后,唐逸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兰姐自己不回家吃了,挂电话前就听兰姐嘟囔:“喝酒喝你个大胖肚子,叫你天天臭美”唐逸真是哭笑不得,兰姐肯定是以为自己挂了电话,看来平时,诅咒自己地事也少不了。

    忍了忍没再打电话过去骂她,收拾文件,就去赴宴。

    小王早早就在大堂宽敞豪华地门廊等着呢,但他只盯着出租车,等穿红制服的服务生小弟帮唐逸拉开车门,他才看到唐逸,忙笑着迎过来,却愕然看见唐逸伸手给了小弟十块钱小费。

    在北方,大多数人还没有给小费的习惯,但夜明珠是省城数一数二的大酒店,南来北往的商贾多了,服务生小弟每天倒也能接到价值不菲的小费。

    小王满脸笑意的和唐逸握手,艳羡的看着唐逸的桑塔纳:“买车了啊。”如果是十年后,小王这级别自然买得起车,甚至每年收地礼数也够买车了,但现在,他只能望车兴叹。羡慕唐主任的家境殷实。

    唐逸当然不会说:“随便买辆二手车瞎凑合。”而是说:“是啊,老妈的家底都快被我败光啦,唉。”

    小王大笑:“你就别跟我谦虚了!走吧,二楼梁局等着呢。”

    二楼富丽堂皇的包厢里,几名性感漂亮的服务小姐一样样摆放着菜肴,尽力使得菜肴地布局看起来精致美丽,梁局是名头发花白地老人,五十多岁,但精神奕奕,和唐逸握手时也很有力,他笑着道:“唐主任,早就想和你唠唠了,就是没有机会,想不到咱俩也真是有缘,你这第一个案子就牵涉到我们民政。”

    唐逸倒喜欢他磊落的风格,微笑道:“那些是公事,不管怎么处理,都不影响咱们私人地感情。”

    梁局大笑:“对对,公是公,私是私,一定要分清。唐主任你坐,我和你唠唠。”

    小王吩咐服务员都退出去,没有召唤一律不许进来打扰。本来预备倒酒的服务员悻悻的退出去,她们最喜欢在这里遇到年青客人,因为来这里的非富即贵。说不定就能钓上金龟婿。

    梁局也不用喝酒调节气氛,等服务员退出去后,直接说:“唐主任,不瞒你说。救灾搂变家属楼是我的主意。但我也是没办法啊,这些年市财政经常卡我们民政的预算,有几栋家属楼都快变成危楼了,但财政上就是不拨钱,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就这,还有栋老家属楼的职工天天找我闹呢。”

    唐逸皱皱眉:“梁局,我说话直,你别往心里去。我觉得你这构不成侵占救灾搂的理由,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

    梁局愕然看向唐逸,随即叹口气,“你说得没错。我是办了件糊涂事。但你不在其位,不知道我地难处啊。”

    唐逸默默喝茶。说起来,国内房改刚刚起步,辽东省更走在了全国的后面,雷声大,雨点小,除了少数建筑公司在建设商品房,基本上所有的国有企业和政府事业单位地房改没有任何进展,这也是因为一把手书记刘琦思想保守,当然,对房改,唐逸知道其实国家走了一条弯路,尤其是世纪末的房改,太过急功近利,恨不得所有的房子马上全变成商品房,加上炒楼团横行,使得楼价飙升,许多普通家庭为此背上了沉重地包袱。

    唐逸虽然心里叹息,但他现在对房改大趋势不能影响,何况他也不是经济学家,就算现在要他制定政策,他也拿不出什么好办法,这种新生事物,没有借鉴,也只能在实践中慢慢摸索。

    但梁局一席话,倒使得他想起房改初期的一些不成熟的方案,或许可以解决民政局的问题。

    喝了口茶,说:“梁局,其实你们也不一定全部要国家掏钱帮你们盖家属楼,可以采取集资地方式嘛,国家出一部分,职工自己出一部分,产权归个人,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而且可以作为房改地试点嘛,你给市委打个报告,看看市委的反应。”

    梁局微微点头:“这倒是个办法,就怕职工们不舍得自己掏腰包。”

    唐逸笑道:“88年的房改文件你看过吧,中央早就给房改下了基调,而且近来海南房产有些不正常,有泡沫虚幻成分,已经有人在开始炒楼价,估计过不了多久中央就会对房改出台一个详细的政策,到时候怕你们职工想不自己掏钱建搂都不能喽。”

    梁局玩味的看着唐逸,这个年青人,口口中央,声声大局,听他的思路,可是胸怀天下呢,自己估计的应该没错,这年轻人背景不简单。

    “那成,我回头就放风吓唬他们,再给市委打个报告,如果这事儿真能解决,我可得给你鞠几个躬。”梁局哈哈笑了起来。

    唐逸笑道:“鞠躬就不必了,不过梁局,救灾搂变家属楼毕竟名不正言不顺,我看,咱还是按程序走,该怎么的还怎么的,不能授人以柄嘛。”

    梁局微微点头,大致明白了唐逸地意见,说:“成,这事儿我会看着处理,不让你难做。”

    小王这时笑道:“咱干一个吧,别尽说话。我不像二位领导是宰相肚,一天不吃东西啊我就饿得受不了!”

    唐逸和梁局大笑,三人这才推杯换盏,席间倒也其乐融融。

    晚上回到家,唐逸就训斥了兰姐一顿,也不好说听到她诅咒自己,就找茬说她泡的茶太苦,可怜的兰姐帮他连续换了几杯,还是被狠狠的数落了一番,面上挂笑,心里恨恨的诅咒着,黑面神这是在外面受气了,咋没气死你呢?

    以后几天,兰姐吓得都不敢单独和唐逸相处,总是陪着李婶说话,在李婶面前,那黑面神还是不敢飞扬跋扈地。

    周日上午,兰姐数着李婶给地角票,准备一会儿出去买菜,不过她喜欢打扮,就算要出去买菜,也是打扮的很俏丽,红皮大衣,小红裤子,红色低跟皮鞋,小媳妇地风韵十足,小尤物不知道在菜市场迷倒了多少人。

    唐逸这时候打着哈欠从卧室出来,兰姐吓了一跳,马上起身准备开溜,唐逸却叫她:“等会儿,有点事儿,一会跟我去个地方。”

    兰姐忙推脱:“我要去买菜的。”

    唐逸皱眉:“叫你等会就等会儿。”说着就进洗漱间洗漱,兰姐只好乖乖坐在沙发上,李婶出去散步,宝儿还在睡懒觉,她也没有救兵可搬,心里七上八下的。

    唐逸洗漱完,就叫兰姐跟自己下楼,坐进唐逸的桑塔纳,兰姐却是浑身不舒服,第一次坐唐逸的车,却是难受的紧,心里也骂自己真是贱骨头,坐坐他开的车怎么了?就不能让他伺候自己一次,想是这么想,心里却猫抓似的,就是不自在。

    唐逸从后视镜看到兰姐在后座上扭来扭去的,气道:“坐好,系好安全带,多大人了?多动症啊?”

    兰姐乖乖恩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唐逸道:“我在盛泰花园买了房,昨天去看了看,装修进度太慢,以后你看着点儿,别让他们偷懒,来回打车去吧。”说着叹口气:“早知道他们磨工,就不按天数计算工钱了。”

    兰姐一听却是喜上眉梢,兴奋的扑到前排车座上问:“你又买房了?几个房间的?啊,盛泰花园我在电视上看过,盖得挺好呢,像花园一样漂亮。”

    唐逸被她吓了一跳,但见她雀跃的模样,也就没训斥她,说:“三室,你和宝儿可以单独住一间。”

    兰姐眉开眼笑的点头,说:“唐书记,你可真有本事,在哪都买得起房。”

    唐逸皱皱眉,也懒得理她。

    桑塔纳驶进盛泰花园,小区门口已经有保安执勤,封闭式管理,很现代化的一个小区,保安见到唐逸的车,笑着点头,早前早就登记过了,小区里能买得起车的人不多,而且当时公私车牌也能区分,小区里的车大多是公家车,几辆私人车牌保安都记得烂熟,这是真正先富起来的人群。

    在18栋前停车,然后和兰姐上楼,来到三楼,唐逸马上皱起了眉头,302房门紧锁,装修工还没有来。

    唐逸看看表,已经九点了,不由得有些生气,没人看着也不能这么敷衍吧,就算你磨工人也应该作出干活的样子吧。

    兰姐却没什么觉悟,好奇的四处打量,更用力跺了几下脚,小红皮鞋和地板接触,发出清脆的响声,唐逸没好气的问:“干嘛呢?”

    “咦,这里不是声控灯吗?怎么不亮?坏啦?”兰姐抬头看着头上的白色灯罩,自己嘀咕。

    唐逸无奈的摇头,也懒得跟她解释,索性不理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