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 新的开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一章 新的开始

一章 新的开始2017-11-8 23:43:6Ctrl+D 收藏本站

    宁小妹的干娘李素贞李婶是一位慈祥的妇女,四十多岁,年纪不算大,但身子骨不大好,面色苍白,病怏怏的,见到小妹才有了丝生气,她爱人几年前得了癌症过世,自己一人寡居,李婶可谓命运坎坷了,十几年前刚刚出生的儿子却意外夭折,几年后爱人又辞世,幸好机缘巧合下认识了宁小妹,总算老了有个依靠。

    李婶住在春城市南风区工商局家属楼,是以前爱人分的楼房,小区毗邻妇幼医院,是十几栋绿色的六层小楼,打车的话只要说“妇幼医院后的小绿楼”,的士司机就知道该去哪里。

    李婶听说唐逸是小妹的未婚夫,来省城工作,就一定要唐逸在家里住,唐逸推辞不过,只好答应,倒令小妹有些意外,毕竟李婶家面积不大,七十多的二居室,兰姐和宝儿再住进来的话明显没有空间。

    唐逸却是喜欢李婶家这种其乐融融的气氛,李婶不知道宁小妹和唐逸的身份,对待他俩就像慈爱的母亲,唠唠叨叨中透着一种温暖,这种感觉,唐逸很久没体验过了。

    宁小妹当天就回了北京,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兰姐和宝儿的入住,李婶见到可爱的宝儿,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本来冷清的家突然就热闹起来,还有个可爱得好像洋娃娃的小女孩儿,李婶心情大好,就连平时咳嗽的老毛病好像也一瞬间消失。

    兰姐和宝儿在李婶的卧室搭床,还好主卧室够大,李婶又是单人床,又搭了一张双人床也放得下。虽然有点挤,但论宽敞,普通人家里,省城本就不能比县城,兰姐早就有所心理准备。倒也没有抱怨。难得的招来唐逸一句表扬:“兰姐进步啦。”美得兰姐一天都笑吟吟的。

    唐逸地房间兰姐却是收拾了一下午,更想去找工人重新粉刷,被唐逸拦下才作罢。

    唐逸去组织部报道后,就由组织部的同志领到了省委办公厅。当时省委办公厅主任一职是省委常委,秘书长黄伟兼任,唐逸当然见不到这位常委,就算黄伟知道他的身份。也不会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和他套近乎,毕竟作到副部级这个位子上,对唐系初露头角的小辈关注一下可以,拉近乎大可不必。

    唐逸见到的是实际上主抓办公厅工作地副秘书长,办公厅常务副主任高于真,高主任倒很热情,和唐逸谈了足有半个小时,然后由秘书领唐逸去督查室。

    督查室在省委办公厅综合楼三楼。挂得牌子是“**辽东省党委督查室”。

    和唐逸见面的几名副主任和督察专员都是副处级干部,倒也有不到三十岁的年青人,是以对唐逸的年纪并没有表现出太多地惊奇,但人人都知道,这位新主任肯定有些背景。

    唐逸发表了一篇言简意赅的就职演说,既没有高调的煽情,也没有故作矜持,肯定了前期督查室同志的工作,简单作了几点以后地要求,倒也博得了一阵掌声。

    督查室下分几个科室。综合科,督察一科,督察二科等等,唐逸又去各个科室和科长科员简单见了见面,这才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熟悉业务。

    下班前。督察一科副科长高小兰敲响了办公室的门,高小兰是名二十四五的女孩。长得还不错,穿着件红色羽绒服,映得她有些俏丽,脸上几个淡淡的雀斑也使得她多了几分娇俏,她刚刚大学毕业一年就提了副科级,这也是在深水衙门的好处,如果在县里,刚刚参加工作就提为副局可是难于登天。

    高小兰笑着说:“唐主任,晚上聚餐吧,和大伙儿联络下感情。”

    她是督查室最年轻的女孩儿,也是督查室的开心果,所以几名科级干部才会推选她来请唐逸。

    唐逸来之前已经详细打听了几位副主任和督察专员地情况,是和田朝明的秘书小王透的话,小王虽然不知道唐逸的身份,但得到过田朝明的吩咐,所以对唐逸的事儿很上心,在给唐逸大致了解了几位副主任后,尤其提到了高小兰,因为她是办公厅副主任高于真的独生女。

    唐逸当然不会前脚踏进门槛,后脚就得罪自己的顶头上司,笑道:“好啊。”

    有高小兰居中联络,几名副主任,督察专员自然悉数到场,加上几个科室正副科长,还有几名副科级督察员,总共有十七八个人浩浩荡荡直奔金秋酒家,唐逸当时心中就苦笑,一个督查室的处级副处级,科级副科级,加起来抵得上半个县委了。

    金秋酒家是春城比较有名的中高档酒店之一,大厅富丽堂皇,包间布局雅致,众督察进了包厢,要酒要菜,菜单当然是第一个递给唐逸,唐逸点了个“鸳鸯藕片”,刚刚合上菜单递给下一位,副主任王凤起已经笑道:“唐主任果然有学问,点地菜也讲究。”

    唐逸对他笑笑,听小王说过,老主任病退,王凤起对督查室主任的位子最是热心,想来自己坐上这位子他是最失落的一个,但从他脸上可一丁点也看不出来。

    高小兰诧异的问:“王叔,一道菜也有讲究?我咋没听说过。”

    从这句王叔,唐逸又敏锐的意识到,王凤起应该和办公厅高主任有走动,当然,也不排除高小兰工作后他刻意和她拉近地关系。

    王凤起用筷子沾水在桌上划出藕片地形状,问:“你们看,藕片像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也说出个所以然,高小兰娇声道:“你就别卖弄学问啦,谁不知道你以前是党报的编辑?”

    王凤起说:“看你这急性子,真难为你恋爱能谈五年。林雷是不是小蔡处处让你啊!”

    众人哄笑,高小兰一下红了脸,但很明显,提起小蔡,她满心幸福。

    王凤起说:“唐主任点地这道菜又名路路畅通。取藕片多孔之意。”说着转向唐逸:“唐主任,我说得对不对啊?”

    唐逸微笑:“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王主任见识渊博啊,那我点的菜可是个好兆头。就寓意咱们督查室以后地工作路路畅通,一帆风顺。”

    众人笑着鼓掌,酒宴间气氛融洽,唐逸很随和的和他们聊着天。用心的捕捉着每一句谈话可能泄露的信息,督查室虽小,但上有办公厅主任,下有各怀心思的副处,科长,想捋顺关系,真正作到自己言出令行还是要费一番周折。

    这顿接风酒本来是大伙凑份子,高小兰按多退少补地原则每人收了一百块钱。但唐逸却趁中间出去透气的功夫结了帐,倒令这些新同僚一阵诧异,随即或多或少对唐逸有了丝好感,最起码这位新上司为人是很大方的,不像以前的老主任,从来就没有掏钱请客地习惯。熟悉督查室工作之余,唐逸的第一件心事就是宝儿的学业了,省城不比县城,不能自己去某座小学抖抖威风,则事事通行。自己初来省城,更没有什么关系网,这种小事也不可能和田朝明开口。

    想来想去,唐逸倒想起了刘飞,于是拨通了他的电话。谁知道刘飞却说他在延山搞生意呢。刚去几天,还埋怨唐逸调到省委也不通知他一声。当然,听说唐逸找他帮忙,笑得那叫一个舒畅,又给唐逸了春城市教育局王局长地电话,唐逸按他给的号码给王局长拨了几次,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唐逸心中叹口气,这小子办事真不牢靠,也懒得再找他,琢磨了一下,就在周一上午找了个借口,直接去教育局咨询外来子女入学的问题。

    教育局传达室的老大爷耳朵有点背,对唐逸的问话回答的不清不楚,唐逸这个郁闷,直接进了办公楼,在走廊上转悠,却不知道该去哪个科室打听。

    唐逸第一次感觉到失去权力的无奈,如果在延山,哪有这种事儿,自己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唐主任?你怎么在这儿?”身后传来疑惑的男声,唐逸回头,却是王凤起,胳膊里夹着公文包,刚刚从二楼下来,看到唐逸回头,忙笑着过来握手。

    唐逸笑道:办点事儿,你呢?”

    王凤起叹气道:“我这也是办事儿,这不嘛,南风区一名考生是市级三好学生,高考却没按国家规定加分,人家家长找到了咱,我这不来了解一下情况吗。”

    说着就给刚刚送他下来地胖胖的中年人介绍唐逸,“王局,这是我们督查室一把手唐主任,唐主任,这是教育局王局长。”

    王局长马上亲热的和唐逸握手,唐逸笑着问王凤起:“事情怎么样,顺利吗?”

    王局长不等王凤起回答,马上道:“省厅重视的事儿我们教育局怎么敢怠慢,两位领导放心,我会马上着手解决。”

    唐逸微笑点头,心知其实这事儿九成九就是王凤起的私事,但督查室职权确实含糊,过问这件事倒不算越权。

    王凤起又客套了两句就离开,心里叫声倒霉,怎么就遇见他了,自己办的这事儿可有些上不了台面。

    王局长一看就知道唐逸有事儿,忙请他进自己的办公室谈,要说王局也是正处,但和省委机构的正处级比起来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

    唐逸就问起外来农民工子女入学问题,王局长开始以为唐逸是来反映民声,忙冠冕堂皇的答应会认真研究这个问题,等唐逸说起是自己亲属的子女后,王局长松口气,就说:“唐主任这位亲戚住哪里?安排进就进小学就读是没问题地,就是各个小学都有自己的转学费规定……”

    “这个没有问题,转学费该交多少就交多少。”唐逸笑着起身:“那我过几天再找您。”

    王局笑呵呵道:“没问题没问题,唐主任以后有事尽管开

    送唐逸出门时王局又道:“唐主任,还有个办法。就是用投靠亲戚的办法将那孩子的户口迁进来,这样就省去了转学赞助费,要知道,有的重点小学收取地费用还是很高地。”

    唐逸点头,心里却是一动。是啊,省城不比县城,只怕农村户口的孩子老师都会另眼相看,更别说被父母捧在手心地那些小皇帝了。

    回到家。就和李婶商量,李婶当然是完全赞同,唐逸跑了几趟春城民政局,这次唐逸吸取了教训。找了田朝明的秘书小王,别看小王级别不高,认识地人却挺多,在他帮助下,宝儿就以李婶远房亲戚的身份将户口迁入了李婶的户籍。

    接着唐逸就极快的帮宝儿办妥了入学手续,是距离小绿楼挺近地春城三小,也是春城有名的重点小学,当晚上回到家。唐逸说起宝儿户口已经迁入春城,明天就可以去三小上学时兰姐感激的眼圈都红了,非拉着宝儿要给李婶和唐逸磕头,在她心里,这个省城户口份量可是太重了,那时候,农村户口和商品粮户口就是一道天然的沟堑,人一出生就已经被划分出三六九等,更别说宝儿地户口不但改成商品粮,更成了名正言顺的省城人。这无异于鲤鱼跃龙门。

    李婶慈爱的抱过宝儿,笑呵呵说:“小兰,可不能这么见外,宝儿是小妹的干女儿,那就是我的干孙女。我不疼她谁疼她?”

    兰姐有些哽咽。红着眼圈用力点头,又说:“我去作几个菜庆祝一下。”

    李婶比较朴素。而且说啥也不接唐逸的生活费,说她的退休金完全可以供一家子吃喝,自己无儿无女,存钱也是浪费。

    在李婶面前,唐逸也就不好表现的大手大脚,但今天高兴,唐逸就拿出两百块钱递给兰姐,说:“买点好吃地,好好庆祝一下。”

    李婶这次没有阻拦,只是点了点唐逸:“你呀,就知道花钱!我看得出,你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那奢侈也不好,家底总有败光的一天,你要小妹将来喝西北风啊!”

    唐逸无奈的挠头,怎么李婶心里自己成败家子了?兰姐第一次见唐逸受窘,不由得扑哧一笑,但被唐逸瞪了一眼,马上乖乖的拿着钱下楼。

    吃过饭,李婶惯例早早上床睡觉,宝儿跪在茶几旁看书,看着看着也睡着了,兰姐轻轻抱起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将她送进卧室,也就宝儿睡着的时候,兰姐才会露出难得的怜爱,宝儿醒着时,兰姐一向是没一句好声气,从来是对宝儿连吼带叫。

    唐逸音量调到最低,看着新闻节目,和脑海中隐隐的印象对应,捕捉有用的信息。

    “唐书记,我,我帮你按摩下要不?”兰姐轻声轻语的在唐逸背后说。

    唐逸愕然转头,笑道:“怎么,还没忘了你那手艺呢?”想起兰姐帮自己按摩时地绮旎,干咳两声道:“不用了,我不累。”

    兰姐脸有些红,大概也是想起了刚刚认识唐逸时的场景。“你这些天跑宝儿的事儿,肯定累坏了,我明天就去买按摩油,以后天天帮你按摩。”

    唐逸知道,正宗按摩是很费力的力气活,兰姐是想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激,也就不好训斥她,只是摇摇头:“不用了!”

    兰姐哦了一声,说:“那您看电视,我去帮您铺床。”

    唐逸恩了一声,继续看自己地电视,又琢磨,过几天是不是买套房,鼓捣李婶搬过去,毕竟这条件实在有些勉强,哪怕是三室也成啊,最起码要宝儿和兰姐有自己地房间。

    唐逸想到就作,抓空买了辆八成新的桑塔纳,周日又在新建地盛泰小区买了套三居室,不管李婶搬不搬,买楼总不会赔钱,当时商品房卖期房的少,唐逸买得也是成品房,接下来几天办了繁琐的手续,拿到钥匙马上找了家装修公司装修。

    在省城没那么多避忌,送宝儿上学的任务理所当然被唐逸接下来,不过小学放学可比唐逸下班早,所以放学就由兰姐来接。

    这天周日。正在睡懒觉的唐逸被手机铃声惊醒,摸索着从枕头边拿起电话,含糊不清的问:“谁啊?”

    “我,你情人。”齐洁娇媚地声音从听筒传出,唐逸的睡意马上去了一半。将被子向上拉了拉,却听齐洁道:“怎么,不是大老婆你失望啦?”

    唐逸哭笑不得,却不知道怎么接口。齐洁再怎么表态,自己也不好真将她当情人看,对这笔感情债,唐逸选择的是逃避。能拖就拖,也实在想不出什么解决的办法。想起自己当初信誓旦旦的向齐洁承诺,如今却选择了这样一条路,唐逸实在觉得对不起齐洁。

    “看你,又不说话,是不是说到你心里去啦?”齐洁娇嗔。

    唐逸忙转开话题:“没有没有啦,你最近忙不忙?”

    齐洁娇笑:“再忙也阻挡不了我思念你地步伐,所以我来了。”

    唐逸气道:“去!别肉麻。弄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突然意识到齐洁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你来了?什么意思?”

    齐洁道:“当然是在春城啊,咱妈可是好不容易答应的,叫你帮着说情你又不说。”

    唐逸腾一下坐起来:“你在春城?”也不知道是喜是忧。

    齐洁道:“是我上门看你呢还是你出来?”

    唐逸忙道:“我出去,你说吧,你在哪?”

    “春城宾馆呢。我晚上到的,就没敢打扰你。我,我一宿都没睡呢,一想到要见到你就,就睡不着。啊。你还是晚点来吧,我眼圈怎么这样了?”齐洁最后惊呼起来,惹得唐逸一笑,打电话还在照镜子呢。

    唐逸道:“行,那你先睡一会儿。告诉你啊。变得不漂亮地话我可是不要你了。”齐洁那边儿嗯了一声:“那你中午来,我在1108。”

    挂了电话。唐逸马上起床洗漱,和兰姐说了一声不在家吃饭,蹬蹬下楼,开着桑塔纳出了小区,在小区门口早点摊上买了豆浆油条,然后飞快的向崇文路驶去。

    十几分钟后,唐逸已经站在了春城宾馆1108号房门外,十一层都是套房,要五六百块钱一天,在当时的物价来说,是相当奢侈了。

    唐逸按了老半天门铃,才听到房间里响起脚步声,停在门边,大概是从猫眼向外看呢,接着房门飞快打开,齐洁站在门后,痴痴看着自己。

    齐洁还是那样艳丽照人,洁白的紧身纯棉毛衫勾勒出胸部地高耸和纤腰的柔细,黑色皮裙兜住翘臀,黑色棉袜包裹着美腿,红色高跟鞋更在黑色棉袜外艳得耀眼。

    唐逸也怔怔站了一会儿,才将手里的塑料袋递给她:“怕是凉了,你肯定没吃早饭吧,来,一起吃。”

    齐洁恩了一声,让开过廊,唐逸进屋,齐洁关门,然后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唐逸的腰,抱得很紧很紧。

    唐逸甚至能感觉到背上流淌的热泪,轻声道:“别哭了,先吃饭。”

    齐洁不说话,抱得却更为用力。

    唐逸也是心中激荡,上一次见面,因为陈珂的事,两人心中起了隔阂,就算**,却仿佛也没有灵与肉的交流,而此刻,被齐洁用力抱住,唐逸胸中柔情涌起,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唐逸嗓子有些苦,勉强控制着情绪,轻声道:“先吃饭,听话。”

    齐洁却只是摇头,唐逸也就不再说话,就那样默默站定。

    良久之后,唐逸咳嗽了一声:“齐洁,你没戴胸罩吧,压得我舒服死了。”

    齐洁嘤咛一声,极快的离开唐逸地背,双手更在唐逸肚子上掐了一把:“越来越像流氓。”唐逸呵呵一笑,拿着早点放到茶几上,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对齐洁招手:“来,坐这儿我喂你吃。”

    虽然和唐逸早已经是“老夫老妻”,但听唐逸的调笑齐洁俏脸还是飞上红晕,白了唐逸一眼,去冰箱旁橱柜里拿出碗碟,撕掉消毒塑料袋,来到茶几旁将豆浆和油条用碗碟盛好。然后坐到茶几对面对唐逸嫣然一笑,拿起油条就往嘴里塞,看齐洁红唇轻动,咀嚼食物实在是一种享受,唐逸好一会儿才回神,端起碗喝了口豆浆,马上皱起眉头:“凉了。”摸摸油条,也没了热乎温,唐逸见齐洁却是吃的津津有味,轻声说:“打电话要早点吧。”

    齐洁摇头:“你想吃自己要,我就喜欢吃这个。”

    唐逸恩了一声,拿起有些冰凉的油条,塞进了嘴里……

    在卧室里和齐洁疯狂的**,齐洁被折腾的死去活来,柔软的身躯被唐逸抱紧,两只手放胸前,两条雪白的修长美腿也蜷曲在胸前,顶着唐逸的胸口,带着哭音媚叫着,忍受着唐逸一次又一次的猛烈冲击,唐逸抱着蜷曲成一团地齐洁,用力征伐,心中充满了征服感,身材修长的美女被这种姿势侵犯是最令男人满足的。

    几次激情之后,齐洁在唐逸怀里喘息着,仿佛一滩泥,手指也懒得动一下。唐逸轻轻抚摸着她卷曲的长发,问:“什么时候将头发烫了?”

    齐洁烫得是那种小碎卷,披散在脑后,更为她增添了几分成熟女人的性感。

    齐洁好像没有力气吱声,只含糊吐出几个字,唐逸无奈地搂紧了她。

    两人睡了一下午,到晚上才洗澡更衣,当然,齐洁说啥也不和唐逸一起洗澡,就怕唐逸兴起,再折腾自己。

    齐洁进洗漱间地时候就将衣服带了进去,出来时已经打扮完毕,在唐逸面前转个圈儿,“我美不美?”

    唐逸笑着说“美”在她腿上扭了一把,害得齐洁一阵娇嗔。

    唐逸问:“出去逛街?”

    齐洁用力点头,拉起唐逸的手,说:“我要和你手拉手逛街。”

    唐逸微微点头,齐洁随即幸福地凑到唐逸身边,挽起了唐逸的胳膊,一脸陶醉状。

    唐逸轻轻揽住她的腰,闻着鼻端的清香,惬意的深呼吸了一口,说:“走吧?”

    齐洁摇头:“再等一会儿。”靠在唐逸怀里,却是不愿意动弹。

    过了一会儿,齐洁小声说:“我能感觉出来,你还是我一个人的是不是?”

    唐逸微怔,终于轻轻点了点头。

    齐洁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我知道,你还有些犹豫,还在想是不是要抛开一切,只娶我一个,其实,我很满足了,或许,以后我还会继续吃醋,说不定还会让你伤脑筋,但我真的,真的挺满足的。”

    “吃醋,是我们女人的天性,你,你不能因为这个讨厌我。”齐洁将头埋进了唐逸的怀里,唐逸默然无语,只有用力拥紧她。

    “反正,我就是再闹腾,也翻不出你的手掌心儿。”齐洁红唇凑到了唐逸耳边,喷出的清香潮热令唐逸心中一热,随即警觉,捏了捏齐洁鼻子:“你少来,告诉你可别胡闹,我现在可真有些怕了你。”

    齐洁嫣然一笑,挽住唐逸胳膊:“走吧,去逛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