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九章 变动-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六十九章 变动

六十九章 变动2017-11-8 23:43:4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和宝儿兰姐刚刚吃过晚饭,组织部焦部长就登门造访,兰姐拽着非要小大人似的并排和唐逸坐沙发上的宝儿出了门,宝儿不喜欢吵闹,只是撅着嘴用力和妈妈较劲,被兰姐一点点拽出去。

    客厅房门嘭一声被拉上,唐逸才收回目光,笑道:“这小丫头越来越有意思。”

    焦部长却显然没有闲情逸致去评论宝儿,笑了几声,说:“唐书记,听说市里还要动县委班子?”

    唐逸看着焦部长眼里的期望和不安,知道他的想法,一来是希望这些官场的震动不要影响到他。二当然是希望自己也能向上动一动,他也可以借机会进进步。

    唐逸笑道:“一出事总是会有风吹草动的,你也不用庸人自扰,咱们延山班子我看没问题。”

    焦部长稍微安心,看起来唐书记已经有了底。

    唐逸端着茶杯走到窗口,望着路灯闪烁的金融大街叹了口气:“真舍不得延山啊,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留下了我最美好的记忆。”

    焦部长就是一愣:“唐书记,你要离开延山?”

    唐逸索然的笑笑,焦部长心里可就一下凉透,还盼望唐书记运作下成为新一届县委班子的领头羊呢,谁知道他却突然萌生了退意,难道陶书记的案子他也受到了影响?

    接下来的日子里,唐逸明显低调起来,很配合的帮助李秀起处理县委地各项工作。每次看到常委会上唐书记意兴阑珊的模样,焦部长心里就不得劲儿。

    终于,谜底在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考察组到来时揭晓,组织部干部二处负责考察地市州及省直党群政法外事部门领导班子和省委管理的干部以及后备干部,地(市州)委组织部正副部长县(市区)党政领导正职以及后备干部。

    而省委组织部考察组这次的考察固然是因为延山经济增长喜人,是以省委对延山班子进行后备干部的考察。从省委的举动看,显然对市委一些极端看法不认同。并没有将延山班子打散地意图。

    接着传来的风声就令焦部长等一些人喜忧掺半了,考察组和唐逸足足谈了有一个小时,这信号很明显,无疑唐逸是这次考察组重点考察目标。但马上又有消息说。唐逸很可能会被调往省直部门。

    在县委书记空缺地时节,唐逸如果真被调往省直部门,实在说不上是什么好事儿,对焦部长等人,更无异晴天霹雳,就算唐逸被委以重任,但他们苦苦等待的时机却成了南柯一梦。

    十几天后,省委和市委联合下文,新任县委书记千呼万唤始出来。邻县县长王涛被调任为延山县委书记,原延山县县长,县委副书记李秀起调任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原延山县政法委书记雷浩任延山县县长,级别提为正处级。王红梅和王涛对调。任邻县县长,级别提为正处。原延山县组织部部长焦作龙被提为副书记,兼任组织部部长,县委办公室主任周海军也正式成为县委常委。

    可以说,此次人事调整,和唐逸走得近的几位常委无疑是最大赢家,不但如此,王红梅还第一次登了唐逸的家门表示感谢,因为她听说自己地提升也是得到了唐逸地大力推荐。

    几天后,省委终于发文,唐逸被调任省委办公厅督查室主任,级别虽还是正处,却也一跃进入省委大院,成为省管干部。

    省委督查室负责中央省委重大决策重要工作部署贯彻落实的督促检查和情况综合;负责中央和省委领导同志重要批示和交办事项的督办及落实情况的反馈,负责省委和省委领导同志决定事项的督促办理等等等等。是省委办公厅里重量级部门,更因为省委督查室负有必要的组织协调专项案件的查办参与工作实绩的评议对奖惩的建议对干部使用地建议对领导决策的协助等职责等等特殊的条件和权能,使得省委督查室主任一职有远远大于其职能权能的能量,当然,前提是要得到省委办公厅领导的看重。

    唐逸地妥协在田朝明看来是一步妙棋,延山县委书记地难产和唐逸位子的难以安排有很大地关系,县委书记的任命要通过省委,而知道唐逸底细的几名重量级常委就都不方便表态,而唐逸如果在延山争取进步的话无疑会和意图染指延山县委书记的胡市长及其身后***发生争斗,无论胜负,唐逸在辽东都会接下死敌。林雷而对于未来海阔天空的唐逸,实在显得有些因小失大,毕竟虽说延山经济腾飞,但对于唐逸这种身份的政坛新星,一个贫困县建设的再好,也不可能成为他日后真正的资本,反而退一步才叫海阔天空,何况不管怎么说,唐逸头上也戴上了延山经济腾飞奠基人的帽子。

    由此唐逸也得到了回报,不但进入了省委大院,更使得他提议的一系列人手安排顺利通过,田朝明心里不得不感慨,这年青人确实沉稳干练,不计较一隅一地之得失,目光高远,看来唐家继唐万东后又出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啊。

    在唐逸参加的最后一次常委会上,目光缓缓扫视在座的常委,唐逸有些动了感情,在李秀起有气无力的建议请唐书记最后给我们讲几句时,会议室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唐逸却沉默了好久,最后轻声道:“我就不多说了,只希望同志们再接再厉,将延山的经济带上一个新台阶。”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蕴含了千言万语,得到的,是更热烈的掌声。在场地常委们谁不知?延山能有今天的局面唐逸才是最大的功臣。

    夜朦胧酒吧二层一间包厢里,几名延山重量级人物赫然在座,雷浩,焦作龙,周海军,还有位风韵犹存的女性。王红梅。

    唐逸笑着举起酒杯:“干杯!”杯子里是琥珀色干邑白兰地,就算是王红梅。杯子也倒了少许人头马。

    如果几个人还是原来的职位身份,是肯定不可能聚在一起饮酒聊天的,官场上,明目张胆地结党是最忌讳的。

    但现在是唐逸地送行酒。显然就没了那么多避忌。

    雷浩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更对唐逸道:“唐书记,有时间就回家看看,可别忘了我们,延山,永远是你的家。”

    唐逸笑笑:“不谈这个。”他看得出,雷浩是在表态,他会不负唐逸所望,将延山控制在自己手里。

    但唐逸却并没有这个意思,他既没有想遥控延山的念头。更没有培养班底地意图,毕竟现在地自己,还不到培养嫡系的火候,推雷浩几个上位,也不过是念在他们和自己同进同退。自己不可辜负了人家。除了这几个常委。老高和秘书自也得到了心照不宣的照顾,老高估计年后就会成为县委机关后勤服务中心的副主任。提个副科级。

    “雷哥,我就一点希望,踏踏实实将延山经济搞上去,多为老百姓谋福利。”唐逸很诚挚的看着雷浩,从今天一进酒吧,唐逸就换了称呼,但雷浩几个还是一口一个唐书记。

    雷浩点点头:“放心吧,我记下了。”

    唐逸笑笑,又分别和焦作龙,周海军,王红梅干杯,到王红梅时唐逸笑道:“王姐也听风就是雨,省委考察组看中的是你的工作能力,难道我唐逸说话那么好使?我可也想去哪个县做县长呢,可惜组织不认可啊!”

    王红梅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大晚上登门看唐逸确实有些俗了,唐逸这人,为人处世最不落俗套,有些事大家心照不宣,何必走那场面上的事儿。

    “王姐,这些年中央可是重视女干部的培养,祝你鹏程万里!”唐逸举着杯子和王红梅碰了一杯。

    其实现在雷浩焦作龙等心里,实在是对唐逸身后地背景很好奇,经过这次人事变动,如果还想不到唐逸身后有背景那就是傻子,而且都觉得唐逸很可能有省里的背景,但虽然都很好奇,又都不好问。

    “唐书记,以后我们去省城的话你可要招待我们。”周海军举起了杯子,唐逸微笑点头。

    畅饮之间,唐逸突然来了兴致,说:“我为大家唱上一曲吧。”

    几人马上鼓掌叫好,隐隐听说过唐书记歌喉迷人,却是没人见识过。

    唐逸拿起麦克风,说:“我就清唱吧,这歌不好找曲子。”

    “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欢笑,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

    在唐逸悠扬绵长的《友谊地久天长》歌声中,众人喝得酩酊大醉,幸亏姚小红机警,自己和一名服务员将王红梅送回家,又为喝醉的几名男士盖上毛毯,让他们在包厢凑合了一宿,免得曝出什么县委常委集体醉酒地闹剧。

    坐在客厅沙发里,看着旁边直着小腰板坐在自己身边,似模似样跟着自己看新闻地宝儿,唐逸不由得又笑了起来,宝儿越来越像个小大人儿。

    这时候,门铃响了起来,正在厨房忙活的兰姐喊:“宝儿去开门。”宝儿却正襟危坐,就好像没听到她喊一样,在唐逸面前,兰姐又不敢训斥她,只好气呼呼去开门,开门后叫了声:“陈局。”

    陈达和进来扯着大嗓门就喊:“唐书记,你几时去省委报道?”

    兰姐楞了一下,问:“去省委?”

    陈达和边往屋里走边说:“唐书记可是要进省委了,你不知道吗?”

    唐逸无奈地接口:“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我成了省委常委一样。”

    陈达和笑道:“早晚的事儿,早晚的事儿。”见宝儿装模作样坐在唐逸身边看新闻,心知唐书记极宠爱这个小丫头。只好搬过塑料椅坐到了一边儿。

    宝儿瞥见他,却是站起来鞠躬:“陈叔叔好,您坐。”然后搬着另一张小红塑料椅坐下。

    陈达和坐到沙发上,笑道:“宝儿越大越懂事。”

    唐逸和陈达和随意聊着,无非是嘱咐他以后要低调些,陈达和一一答应。又悄声问:“唐书记,你给哥哥透个底儿。你这到底是升了还是降了?”

    唐逸笑着拍拍他地肩:“总之不是啥坏事儿。”

    陈达和这才喜笑颜开,随即又叹口气道:“你这一要走,我这心里还真失落落的。”

    唐逸也有些戚戚然,捏了捏他肩膀。没有说话。

    晚饭唐逸和陈达和没喝多少。两人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唠嗑,嘻嘻哈哈说起以前在镇上的日子,说着说着两人话语都低沉下来,唐逸轻声道:“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万事都要小心,新书记上任,怕是会动动以前的老班底,你尽量别和雷浩他们掺和进去。”

    唐逸已经习惯了官场的遮遮掩掩,见人只说三分话。却是很久没有这般直白地说话,陈达和微微点头。

    唐逸又在椅子上一靠,笑道:“好了,总算可以轻快过日子了。”他确实有些轻松,县委副书记。官不大。却是多少人瞩目的焦点,作任何事都要小心翼翼。不能行差池错一步,而同样是处级干部地督查室主任,在省委却是毫不起眼的小角色,在省城,就更没有人会认得自己是谁,终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过日子,唐逸有一种解脱感,而且唐逸知道,怕这是最后难得的清闲日子了,前提是自己不走霉运的话。

    陈达和走后,兰姐帮唐逸冲了杯热茶,小心翼翼问:“唐书记,你要去省里了?”

    唐逸点点头,兰姐哦了一声,犹豫着却没有说话。

    唐逸说:“你和宝儿啊,就留在这儿吧,给我看房子,每月我给你五百块钱。”唐逸其实是很舍不得离开宝儿地,但总不能自己去哪儿都带着她们娘俩,被有心人注意地话,说起来可不大好听。

    兰姐楞了一下,没想到黑面神早就替自己母女安排好了,只是为什么对自己母女这么好呢?看房子还有工钱拿?要说黑面神对自己有意思那是绝对不可能,看来他是真喜欢宝儿啊。

    “唐书记,你几时走?”兰姐心里突然有些不舍,虽然黑面神整天就知道训斥自己,态度从来都是恶劣的很,但不知道怎的,自从认识他后心里就好像有了主心骨,甚至做梦也总是那种安逸舒适的美梦。

    唐逸说:“小妹过几天来接我,搭她的车走,你有事?”

    “没事,我就是想到时候好好给你作顿好吃的。”兰姐说话时心中柔柔的,决心好好给黑面神张罗一桌表达自己感激之心的饭菜,谁知道唐逸马上皱眉道:“怎么的?你平时做菜都是糊弄我啊?”把兰姐气得恨不得掐死这个神经病。

    唐逸抱起宝儿,心里叹息一声,轻轻将脸贴着宝儿地脸,宝儿嘻嘻笑着问:“叔叔,省委离这里远吗?你几天能回来,宝儿看不到你功课都做不好。”

    唐逸默然无语。

    门铃响,兰姐飞快的过去开门,以为又是县委哪个领导来告别,开门楞了一下,随即打招呼:“宁小姐。”回头喊:“宝儿,快来,看看谁来啦。”

    清丽脱俗的宁小妹一袭雪白风衣,如凌波仙子翩翩而入,宝儿马上用力挣脱唐逸的怀抱,跳下沙发,就向门口跑去,唐逸吓一跳,忙喊:“给我站住!”就怕宝儿扑上去亲宁小妹。

    幸好想象中的可怕情节没有发生,宝儿跑到宁小妹身前,只是怯怯地鞠躬:“干妈好。”宁小妹点点头,径自走到沙发旁坐下,兰姐忙去泡茶,这有宁小妹留下地茶叶壶,唐逸吩咐过除了宁小妹来,否则不许动那茶叶,但却不知道兰姐早就偷偷尝过两次。

    宁小妹对兰姐道:“我的茶杯没带上来。”兰姐不明白啥意思,唐逸还得解释:“她不喝茶了。”

    兰姐哦了一声,心说宝儿干妈还真讲究。心里,自然要称呼宁小妹为宝儿干妈满足自己地虚荣心。

    唐逸问宁小妹:“怎么这么晚到了?”

    宁小妹道:“正巧在沈阳军区办完事,过来接你。”

    唐逸恩了一声,看样子明天就要去省城了,虽说距离组织部报道的日子还有几天,但早去几天总是好的。

    宝儿怯怯的站在宁小妹身边,看得唐逸一阵心疼,拉过宝儿的手说:“明天我和干妈带你去省城玩好不好?”

    “好啊。”宝儿拍手欢笑,兰姐没敢插嘴,心里嘀咕,还没放寒假呢,要宝儿逃课吗?

    唐逸将宝儿搂在怀里亲了一口,就怕宝儿兴高采烈下去抱宁小妹。

    唐逸想起一件事,忙喊:“兰姐,你将客房收拾收拾,床单被子全换成新的。”

    兰姐知道这是宁小姐要留宿,就进客房去拾掇。

    宁小妹看到唐逸盯着宝儿的眼神,问:“她和兰姐怎么办?”

    唐逸叹口气:“留在这儿呗,唉,还真舍不得小宝儿。”手指在一圈圈挽着宝儿的头发,有些惆怅。

    宁小妹静静的看着唐逸,过了一会儿道:“我干娘在春城,兰姐去照顾她吧。”春城就是辽东省省城。

    唐逸楞了一下,问:“你的干妈?”

    宁小妹轻轻点头:“跟师傅修行时我得了场重病,师傅配的药需要母乳,是干妈的乳汁,师傅说这是场缘分。”

    唐逸“啊”了一声,却听宁小妹又道:“干妈年纪大了,我刚巧想帮她找个保姆呢。”

    等兰姐出来,唐逸就将小妹刚说的事复述一遍,问兰姐的意思,兰姐哪还能不答应,她早就向往大城市的生活,一听自己可以去省城了,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唐逸道:“那这样,你这几天先准备准备,等我在省城落了脚就来接你和宝儿。”

    兰姐痛快的答应,又拉着宝儿和宁小妹唐逸告辞,心说自己可不能煞风景,人家小两口不定多少话要说呢。

    唐逸看看手腕上的表,已经九点多了,站起身说:“我去楼上睡,你休息吧。”

    宁小妹摇摇头,指了指唐逸房间:“睡习惯的房间舒服点

    唐逸愕然,她也会关心人?不过唐逸也就随口说说,楼上虽然有兰姐每个月上去打扫一次,但想想也知道不好住人,如果宁小妹挺实诚的不留他,唐逸还真不知道去哪儿住。

    宁小妹也不客气,拿着遥控拨到一养生节目,就津津有味的看起来,唐逸看得直打哈欠,终于忍不住道:“咱看个动画片成不?”

    宁小妹头也不回:“猫和老鼠我看完了呢,可是自己看感觉没意思啊。”

    唐逸就有些晕,道:“娱乐节目就是人多看才有意思啊,大家一起哈哈一笑,有气氛。”

    宁小妹略微点头:“是这样吧。”

    唐逸又道:“不过这养生节目嘛,就是一个人看有意境,两个人就犯困了。”

    宁小妹奇道:“是吗?我不觉得呢,你不喜欢看吗?”

    唐逸叹口气:“算了,你看吧,我去睡觉。”有宁小妹在,也不方便去洗澡,草草洗漱一把,回房间睡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