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八章 官场小地震-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六十八章 官场小地震

六十八章 官场小地震2017-11-8 23:43:3Ctrl+D 收藏本站

    年末,延山统计局上报的延山全年经济指标报表震动了延庆,甚至整个辽东省,延山经济增长达到了骇人的130%,这也是因为以前的延山一穷二白,经济总量基数小,是以增长比例十分令人震惊。延山县委被省委通报表彰,并授予先进基层党组织称号,而对个人的嘉奖,据说还在讨论当中。这就不由得令县委常委们浮想联翩,毕竟,这可是会牵涉到以后的仕途。

    就在几名重量级常委纷纷动用手头的能量活动之时,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刘志伟带队的调查组突如其来的进入延山,调查司法**和官僚作风问题,焦点人物就是县委副书记唐逸和公安局代局长陈达和。

    据悉,省纪委接到实名举报材料,举报人分别是延庆市天上人间娱乐公司万总和北京创意达广告公司楚经理,一个是地方经济明星,一个是京城富豪,举报的问题又大同小异,都是公安局粗暴执法,胡乱编织罪名,而两次执法县委唐书记均在场,这不由得不引起省纪委重视,将文件下发到市纪委,市纪委这才派出了副书记带队的调查组调查。

    而此时正值省委考虑嘉奖延山领导干部的敏感时期,给唐逸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令唐逸更纳闷的是事前竟然没接到田朝明的预警电话,毕竟举报材料在省里过了个程序,田朝明不可能不知道。

    和陈达和私下见了一面后叮嘱他这几天两人尽量低调,不要碰面。陈达和当时就大骂老陶和李秀起,说肯定是他们捣的鬼。就算他不骂,唐逸心里也有底。具体是他们其中的谁无关紧要,总之现在这两人已经真正成为了唐逸地绊脚石,两人都想除唐逸而后快,唐逸亦然。

    在保持低调的同时,唐逸第一个想到地对付李秀起的办法就是从李胖子下手,估摸着两人也有金钱关系,但令唐逸失望地是,军子找遍延山,也没有李胖子踪影,看情形。他已经躲往外地,十有**,就是李秀起知会了他。而唐逸希望拿到些材料钳制李秀起的想法也就打了水漂。

    唐逸有些一筹莫展,和纪委刘书记的谈话还算顺利,刘书记也表达了对唐逸的信任,但调查组一日在延山不走,唐逸就不可能真正轻松起来,看着年末几个关键的常委会上陶书记和李秀起一唱一和,通过他们属意的一项项决议,唐逸更是心如火烧。但现在,自己又不能高调和他们对抗。

    陈达和那边更是焦头烂额,调查组对他就没那么客气了,步步紧逼下更急得陈达和拍了桌子,但这,只会更加降低他的印象分。

    夜幕降临,唐逸坐在客厅默默品茶,宝儿大概看出他心情不好。就安安静静的跪在茶几旁写作业,不过看唐逸老皱眉头偷偷拿起茶几下的糖罐给唐逸茶杯里加了一勺糖,唐逸品得茶味不对,才发现宝儿正悄悄往茶几下放糖罐,气得拧了她小脸一下:“就知道淘气!”

    被唐逸拧得呲牙咧嘴。宝儿小脸皱成一团:“叔叔的茶不是苦吗?”

    唐逸道:“谁说地?茶自然是苦的。谁叫你加糖啦?”

    “可是叔叔老皱眉,不是嫌茶叶苦吗?”

    唐逸一愕。随即笑着摸摸她小脑袋:“没事,你不用管叔叔。”

    穿着白色紧身毛衫的兰姐正偏坐在音响旁的地板上,戴着耳机听音乐,从后面看,姿势倒也撩人,宽口天蓝牛仔裤下,一双雪白脚丫就斜在乳黄地板上。

    唐逸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女人,打扮起来却是韵味十足,算得上一个尤物,就是好吃懒做,实在没有一丝一毫可取的优点,谁娶了她也算倒霉。

    回转目光,唐逸又不禁想起了刚刚田朝明的电话,等了十几天,终于等到了田朝明的电话,但田朝明说话犹犹豫豫,说市委现在有些乱,让自己小心些。

    市委有些乱?唐逸马上敏锐的捕捉到这个信息,或许,自己这个事件却是牵涉到了市委的斗争,甚至很大可能自己成为了其中一个棋子,但自己这个棋子是什么作用却只有下棋之人知道了,而博弈之人,甚至是在省委之间展开。

    或许是,延山经济地腾飞触动了一些敏感的神经吧。

    唐逸不喜欢这种成为棋子的感觉,更不喜欢受人操控,但眼前迷雾重重,自己却仿佛无能为力。林雷

    这时候电话“叮铃铃”响了起来,宝儿马上乖巧的拿起电话,将听筒凑到了唐逸耳边,陈达和的大嗓门异常清晰:“唐书记,有时间吗?现在来我家,有急事!”

    唐逸恩了一声,并没问什么事,马上起身穿外套,陈达和能一本正经说有急事那就肯定是有急事了。

    宝儿跑到门前鞋架上,帮唐逸拿下皮鞋换鞋,唐逸笑着摸摸她脑袋,出门时宝儿探出小脑袋:“叔叔,早点回来哦。”

    唐逸险些摔倒在楼梯上,怎么跟个小管家婆似的。

    令唐逸诧异的是陈达和家客厅里,张自强两口子都在座,见到跟在陈达和身后进来的唐逸两人都慌忙站起身,毕恭毕敬地打招呼。

    陈达和对王珊笑道:“去整几个菜,我和唐书记喝一杯。”王珊对他嫣然一笑,翩翩进了厨房。

    唐逸皱皱眉,问陈达和:“嫂子和侄子呢?”

    陈达和道:“这几天太乱,我让她俩回了老家。”说着拉唐逸在沙发上坐下,又对有些拘束的张自强道:“你也坐吧,你媳妇儿不在,正好说说你那事儿。”

    “好好。”张自强谄笑着坐下。咳嗽了两声,小心翼翼问唐逸:“唐书记。您知道张蓉这个小娘们儿不?”

    唐逸皱眉,陈达和忙解释:“就是承启酒店李玉成的第二任妻子。”

    唐逸微微点头。张自强笑道:“那小娘们儿可漂亮了,这不我……”陈达和听他说得离谱,唐逸更眉头紧紧皱起,气道:“去去,去厨房帮你媳妇忙活去,这些事儿我和唐书记说。”

    张自强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不敢违拗陈达和地话,只好起身,还是谄笑着和唐逸道:“唐书记,那。那可都是我发现的……”

    陈达和笑骂道:“滚你地蛋吧,老子还和你抢功啊?”张自强陪笑说不敢不敢,讪讪进了厨房。

    陈达和还没说话呢,唐逸对厨房努努嘴,问:“张自强妻子怎么也在?”

    陈达和知道唐逸问这话地意思,略一琢磨,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事儿,您明白就好。”

    唐逸皱眉,陈达和嘿嘿笑道:“那天吧,喝多了。不知道怎么就和她搞一起了,别说,这小娘们滋味还真不错,妈地**叫的真好。”见唐逸脸色不好看,忙说:“您放心,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唐逸叹口气,说:“你明白就好。想清楚些,为这种女人下马可不值得。还有你可别冷落嫂子,不然我饶不了你!”

    陈达和道:“那哪能,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还是和你说正事吧。”

    怕唐逸训斥自己,陈达和忙转了话题。说起张自强的事儿。原来,张自强一直对李玉成给他戴绿帽子心存不忿。一直就想借机报复。

    说到这儿唐逸更皱眉,张自强对李玉成怀恨在心,就不恨你了?

    陈达和似乎知道唐逸想什么,压低声音道:“张胖子吧现在对他媳妇儿也死了心,他俩也就是维持着夫妻的名头,早晚也会离婚,王珊呢,这娘们确实有点骚,不过心眼不多,跟了李玉成快一年,屁也没落下,现在提起李玉成就恨得牙根痒痒呢,我帮她家亲戚办了点事儿,现在可是死心塌地跟我,你就放心吧,这点事我要看不透,玩不转的话我老陈也没脸跟你唐书记混。”

    被陈达和胡搅蛮缠搞得一阵好笑,不过唐逸知道陈达和并不像看起来这么简单,他的私生活自己也不好插手,否则只会影响两人的关系。只要他不对这女人生出眷恋,不让她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儿,应该关系不大。陈达和见唐逸脸色渐和,这才放心说下去。

    或许是张自强知道了老婆和陈达和的关系,自以为时机已到,于是就趁李玉成不在时,深夜潜入了李玉成家,准备将张蓉玩了报仇。谁知道张蓉挺拽,激烈反抗下说自己是县委书记地情人,要整死张自强啥的,张自强却是凶性发作,拿出匕首恐吓张蓉,张蓉当时就傻了眼,更在张自强威逼下透露出李玉成和老陶有金钱关系,有些钱就是她经手送的。

    唐逸听到这儿蹙眉道:“前车之鉴啊!”

    陈达和嘿嘿一笑:“唐书记,这我知道,不过你放心,我老陈不收受贿赂,更不会让王珊掺和我的事儿。”

    唐逸恩了一声,问道:“张蓉现在怎么样了?”

    陈达和道:“知道这事儿了,我就将张蓉和李玉成监控起来,现在县局呢,不过程序怎么走,你吱声。还有这事儿要快,老陶几天见见不到他情人,起了疑心,有了防备可就不好弄了,这次怎么也要闹他个灰头土脸。”

    唐逸轻轻拍了拍陈达和的肩,微微一笑,心说陈达和是个人物,自己明明说了现在风头紧,要低调低调,他却愣是敢将根本没触及刑事犯罪的两个人给秘密抓起来监控,胆子够大,但又不得不说他走了步好棋。

    不过这次,可不是要闹得老陶灰头土脸那么简单,虽然咱现在是棋子,也要搅合搅合,让你们博弈的不得不跟着咱棋子的路数走。

    唐逸沉吟了好久,笑道:“这样吧,这事儿交给叶书记。不过要录好张蓉和李玉成地口供,至于你这违纪的行为该怎么处理。也就一并去让叶书记伤脑筋吧。”

    陈达和有些迷惑,毕竟叶书记和老陶走得近。自己地作法又于法理不合,很容易被老陶反咬一口的。但他一向信赖唐逸地眼光,虽然迷茫,却也微微点头答应。

    王珊从厨房探出头,娇滴滴道:“唐书记,陈局,您二位说完正事儿了吗?可以上菜了不?”

    陈达和笑道:“上菜上菜,再把厨房左边橱柜里那瓶五粮液拿出来!我要和唐书记好好喝两杯!”

    席上,张自强陪着十二分小心的说话,唐逸起身去洗手间时更见到陈达和粗鄙的大手抚摸着王珊蓝色裙子里雪白的大腿。唐逸无奈的叹口气,说起来王珊也是,这都快入冬了,虽说陈达和家暖气火热吧,但也不至于穿着裙子啊,想来也是陈达和好这口,估计张自强找他前正胡天胡地呢,所以才叫王珊换了夏日性感的穿着。

    草草喝了几杯,唐逸就说有事先走,陈达和送他到门口。唐逸略一琢磨,低声道:“张自强强奸不遂,难道不投案自首吗?”

    陈达和开始一愣,随即就明白了唐逸地意思,如果有张自强投案自首这个由头,那么自己找李玉成张蓉调查取证也就顺理成章,接着不小心调查出陶书记的经济问题更是理所当然,而且。让张自强投案自首更会撇清自己,免得这么大件事自己替他兜了,保不准以后这小子会拿出来作什么底牌,这不像他老婆和自己的关系,王珊只要自己控制好。张自强却是没办法作什么把柄。

    陈达和心领神会的点头:“好。我给那小子做做工作,他要是不老实就直接抓起来!”

    唐逸微笑。转身下楼,叶书记和老陶近,但嗅觉灵敏地常委们应该发现现在气氛地诡异,叶书记够精明地话绝对不会包庇老陶,但为防万一,还是让陈达和有理有节更为稳妥。

    至于张自强那儿,陈达和估计也会借机会敲打他吧,一定要他清醒的认识自己该处地位置和该走的路。

    老陶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引来的火会烧到自己身上,市纪委刘书记的调查组突然找他谈话,并拿出了大量的他和承启酒店老板李玉成权钱交易的证据,县委正印书记虽然属于省管干部,但得到省纪委尚方宝剑地市纪委调查组显然有足够的权力调查他。

    经过几晚上的攻势,老陶终于扛不住,交代了自己的一系列问题。

    陶书记很快经省委组织部批准,停职调查,县委工作暂时由李秀起县长主持。

    陶书记的垮台,很快就引发了一系列震荡,市委林书记不几天就被调职,调任省里某局长,而明眼人都知道,他已经靠边了,已经五十多岁的他政治生命已经基本走到了尽头。

    唐逸渐渐嗅出了一丝味道,原来这次博弈真正的战火在市委,是胡市长和林书记之间的较量,看来上次老陶向自己示弱也是林书记疲于应付胡市长地攻势,不想另生枝节,却不想老陶咽不下这口气,估计是他背后串联了万老板和楚经理想整垮自己,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而胡市长,早就听说有省委的背景,看来不假,估计市纪委那位刘书记也是他的人,借调查自己进入延山摸路,其实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唐逸估计,怕是胡市长隐隐知道自己的身份,调查自己只是为了激怒自己,激怒自己身后地背景,引得唐系***出手,借唐系地手一举打垮政敌。

    不想唐逸身后的***没有动,唐逸却凭借一个小小地契机给了他们机会,使得林书记一系受到致命打击。

    站在办公室窗前看着光秃秃的槐树顶,唐逸心里也有些萧索,无论如何,自己还是成为了人家的马前卒,虽然,这枚棋子的作用可能会令博弈人震惊,会令他再不敢轻忽,但自己终于还是作了枚棋子。

    门被轻轻叩响,接着李秀起推门走了进来,他满脸微笑,老陶垮台后,他对唐逸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唐逸知道他的心思,市委的文件只说由他暂时主持延山县委的工作,却没有任命他为县委代书记,这分明是上面还有另外的想法。

    所以李秀起只有尽力和所有常委搞好关系,如果延山班子铁板一块,都拥护他的工作,他活动活动,或许就能成为延山的一把手。

    “唐书记,看什么这么入神?”李秀起笑着走到窗前,也煞有兴趣的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树顶。

    唐逸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见多了派系倾轧,不像李秀起想的那么简单,唐逸知道,延山一把手这个位子,是肯定落不到李秀起头上的,甚至现在,估计不知道多少人盯上了它,毕竟,现在坐上这个位子,可就成为延山经济飞速增长的掌舵人,对以后的仕途而言,是一笔巨大的资本。

    胡市长这时候急着发难,估计也是因为延山延庆经济日新月异,他急需坐上一把手的位子为自己以后的仕途加分,不然的话以他的年纪,完全不必这么大阵仗逼走林书记,毕竟后年就换届,到时他可以顺顺当当过渡为市委书记,而不用急着和一把手拼死活,政治斗争是柄双刃剑,尤其是这种摆开车马,你死我活的斗争,就算得胜,也会给上面留下不好的印象,总体来说弊大于利,真正高明的政治斗争都是无声无息展开的。

    “喝茶吧。”唐逸到茶几边给李秀起泡茶,李秀起也不客气,坐到长条沙发上,拿着唐逸递给他的茶杯叹口气:“没想到啊,老陶是这种人,可惜了,多年的干部啊,唉……”

    唐逸也随之叹了口气。

    这时电话响起来,李秀起也就放下茶杯起身,笑道:“你忙,我回政府那边儿看看。”

    电话是田朝明打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笑着问:“小逸,怎么样?有没有进步的准备?”

    唐逸知道他的意思,笑了笑,问道:“田叔,市委是什么意思?”县委一把手虽然是省管,要经省委组织部任命,但市一级的意见也很重要。

    田朝明倒不遮遮掩掩,道:“我从侧面打听了一下,还没定下来呢,据说因为人选问题闹得很厉害,小胡刚刚坐上位子,暂时可压不住场面。”

    唐逸恩了一声,心知自己的举动打乱了胡市长按部就班夺权的步骤,大概一些人际关系还没调和好就匆匆上马。

    田朝明又有些严肃的道:“还有件事,市委前几天有个议题,就是准备彻查延山班子的问题,老陶交代了一份名单,向他行贿过的就不说了,名单上可是听说有几名常委的问题呢,市纪委有个提议,要严查到底。”

    唐逸微怔,这就叫打断胳膊连着筋啊,一个班子再怎么斗争,却也有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味道,老陶垮了,整个班子也不好受,更别说市委还有别有用心的人推波助澜,巴不得延山班子全垮台,他们好借机会插进来呢。

    挂了田朝明的电话,唐逸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个局面,自己又如何获得相应的利益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