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二章 打砸-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六十二章 打砸

六十二章 打砸2017-11-8 23:42:57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刚刚上车没一会儿,电话又“滴滴滴”的响起来,害得刘飞皱眉道:“怎么比我家老头子还忙?”

    电话里的声音有些陌生,带着份畏惧以及不确定的情绪,“唐书记?”在得到唐逸肯定的答复后声音更透了分拘谨:“我,我是张自强啊。”

    唐逸愣了一下,他怎么会找自己,而且能打听到自己的手机号,说明他还有些门路。

    “唐书记,是这样,有件事想和您汇报一下,前几天吧,有几名客人来承启喝酒,提到了陈家坨,陈方圆,呵呵,陈老板不就是那天和您一起的那位吗?所以我就留了心,您猜我听到什么?”

    张自强声音微顿,却也不敢卖关子,急急说下去:“原来他们中有几位是陈家坨的村民,他们正策划闹事呢?我也听得不清不楚的,总之和什么土地有关,也不知道这事儿对您有没有什么用处。”

    唐逸皱皱眉:“请他们吃饭的是谁?”

    张自强一听就知道自己信息派的上用场,语调有些兴奋:“那人我不认识,不过前一阵子我见过他和劳动局一个局长吃饭。”

    唐逸恩了一声:“这样,你把你的电话给我,有事我再和你联系。”张自强报出自己电话号码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

    挂了张自强的电话,唐逸却是有些急,这是几天前的事儿,不会现在已经闹起来了吧,马上让杨队停车,下车打电话。

    陈方圆听到唐逸的声音,笑道:“唐书记,怎么有空找我?唉。前几天可是找得你好苦,陈珂要参加暑期什么活动,回学校前想再见你一面呢,却哪也找不到您,听办公室的人说您休了几天假?回北京了?陈珂走的时候还满脸不开心呢。”

    唐逸说是,又笑道:“没关系,我有时间去看她。”听陈方圆语气轻松,显然没出啥纰漏。

    “陈叔。扩充厂房的事儿怎么样了?地皮解决了没?”

    陈方圆笑声得意起来:“解决了,你别说,老袁真有力度,新书记哪斗得过他?前阵子镇委会议上丁瑞国弄得灰头土脸,我的地皮也批下来了,这不,我已经准备修建新厂房呢吗?”

    唐逸叹口气:“陈叔,这事儿还是缓缓吧。”

    陈方圆楞了一下:“为什么?”

    唐逸犹豫了一下,终于和他透了底儿:“我听说有村民在策划闹事儿。”

    “什么?妈地肯定是丁瑞国捣鬼!这王八蛋。明的不行就来阴的。”

    唐逸心里却是问号更多,直觉上,这绝对不是简单的镇班子斗法。因为丁瑞国知道陈方圆背后站得是自己,就算想和老袁斗,也不会拿陈方圆作棋子。

    “陈叔,别管是为什么吧,这事儿缓一缓,还有,建行的事儿到底怎么样?”

    “建行那儿真的没问题,这点唐书记放心,新厂区的事儿,放放也行。可是,机器我都买了,已经签了合同了,赔了违约金,半年就白干了……”听得出。陈方圆满心的不情愿。

    “先缓缓,也别马上毁约,主要是暂时不要去动人家地耕地,这事儿我再琢磨下。”

    听唐逸语气坚决,陈方圆只好点头同意。

    回到警车上。唐逸考虑着县委。陈方圆和自己的一系列问题,习惯性的皱起了眉头。刘飞在旁边絮絮叨叨,被杨队扇了一巴掌怪叫起来,唐逸被刘飞的怪叫惊醒,看着刘飞,突然眼前一亮,一团迷雾,却需要一些对手算计不到的因素来搅合搅合啊,没准儿自己就能看清其中的诀窍呢?

    刘飞骂骂咧咧从公安局出来的时候,唐逸的车就在门口等着他,虽然从心里已经相信刘飞的身份,唐逸还是回办公室确认了一下,田朝明发来地传真虽然是黑白的,有些模糊,但无疑,照片上那英俊的青年正是刘飞。

    看到唐逸亲自开车来接自己,刘飞高兴起来,笑道:“还是你够哥们。”

    唐逸道:“笔录没遇到什么麻烦吧?刘飞揉着还有些青肿地眼睛:“妈的搁以前老子会受这个?这几天真他妈倒霉催的,任谁都能骂我几句。”

    唐逸笑道:“你觉得自己倒霉?多少人想有你这身份呢?自己不知道自爱,谁会瞧得起你?”

    刘飞瞪眼道:“我说你说话的口气别像我家老头子成不?还有,你瞧不起我是吧?”

    唐逸轻轻点头,刘飞脸唰一下就垮了下来,看样子就想翻脸,但看着唐逸一脸坦然,终于像泄了气的皮球,靠在了车座上。

    车里静寂,过了一会儿,刘飞道:“你已经确定了我的身份,又不怕我,拽得二五八万似的,看来你不简单啊!”

    唐逸看了他几眼,语调平静而又分析的丝丝入扣,更能猜出自己已经确定了他的身份,唐逸心里不免有些诧异。

    “说吧,准备拿我怎么办?送回省城?”刘飞眼角露出一丝落寞,唐逸微怔,静静看了他一会儿。

    “省城有伤心事?”

    刘飞愕然看向唐逸,或许,他还从来没接触过嗅觉如此灵敏的人。搜飘天文学

    “不管有什么事吧,那终究是你地家,是你要走的路,你就要仰起头走下去,而不是装疯卖傻的逃避。”唐逸是有感而发,要说逃避,自己才最有资格吧?

    “是你哥哥太耀眼?你很压抑?”刘飞摇摇头,笑道:“还以为你是神算子呢,原来也是江湖郎中!”

    唐逸笑笑:“那你岂不是江湖骗子?那咱们两个可要喝一杯。”看着刘飞,心里倒有些温暖,或许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吧,像自己这个年纪的,身份地位都和自己很悬殊。身份地位和自己差不多地,又都和自己有代沟。

    载着刘飞到了夜朦胧,在酒吧,刘飞又恢复了纨绔本色,拉着服务员小姐的手要和人家交朋友,更险些和邻桌客人动手打架,幸亏他知道自己那糟糕的体质,在姚小红劝解下。色厉内荏的坐了下来。

    唐逸话不多,只是静静喝茶,看着刘飞地表演,心里也有些羡慕,自己又何尝不想像他一样,活得嚣张洒脱一点。

    “刘飞,回到开始地话题吧,你想在延山做生意,我可以介绍一个人和你认识。一个延山地能人,你可以跟着他学点东西。”

    “你以为老子不会做生意啊?”刘飞下意识梗起脖子,看到唐逸静静看着自己的双眼。像斗败地公鸡一样泄了气,点了点头。

    “记住别惹乱子,不然我马上送你回省城。”最后这句话唐逸说得很严肃,刘飞再次点点头,算是记下了。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客厅灯光大明,兰姐和宝儿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唐逸进来,宝儿扎着小手就扑了上来。唐逸笑着抱起她。

    “回来啦,菜都凉了,我去热一下。”

    唐逸第一次发现,原来兰姐说话也可以很温柔,难道是自己在外面时间太久产生的错觉?不过当见到金黄灯晕下等着自己吃饭的母女。唐逸心里却是有些温暖,有一种回家地感觉。

    “我吃过了,你们吃吧。”唐逸抱歉的笑笑。

    兰姐嘴里嘟囔着走向厨房:“电话也不打一个,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说回来吃就回来吃。不回来吃就叫姑奶奶等。“虽然离得远。听不清她嘟囔什么,但唐逸也知道她在发牢骚。好心情马上被破坏殆尽,瞪了兰姐背影一眼,又找骂呢吧?

    宝儿搂着唐逸的脖子:“叔叔叔叔,干妈收到我的礼物了吗?她高兴吗?有没有夸宝

    唐逸笑道:“当然夸你了,说我们宝儿又聪明又可爱,还给你买了许多玩具呢,在下面,叔叔一会去给你拿。”其实这些玩具都是唐逸在省城买的。

    宝儿高兴的亲了唐逸一口:“那宝儿下次可以亲干妈了吗?”

    “当然可以。”唐逸呵呵笑着,心里却盘算不能给宝儿这个机会,不然真的冷不丁去亲那怪胎,还不知道宁小妹会怎么反应,可别伤了宝儿的心。

    抱着宝儿进了餐厅,看到餐桌上满满的一桌菜,唐逸倒有些内疚,回来地路上打电话说自己回家吃饭,想来兰姐也费了许多心思吧,自己没回来吃饭也忘了打个电话,看这桌子菜都冷了,也难怪兰姐不满。

    “去热热吧。”唐逸见兰姐给宝儿盛饭就皱起了眉头。

    “我们娘俩也就配吃些残羹冷炙。”兰姐嘟囔着将饭碗递到了宝儿面前,唐逸心中暗笑,兰姐也会整景了,会说成语了?不过脸却拉了下来:“叫你热就热!哪来那么多废话?”

    兰姐看到唐逸脸色,吓得心中就是一跳,满腔怨气早不知道飞去哪里,忙乖乖起身去热饭。

    唐逸抱着宝儿喂她吃饭,宝儿嘻嘻笑着,享受着唐逸的温柔,兰姐小心翼翼道:“唐书记,您和女朋友订婚啦?”

    唐逸点头,兰姐笑道:“既然早晚是一家人,那干脆宝儿以后就喊你干爸吧。”

    唐逸楞了一下,摇摇头:“还是各论各的吧,真结了婚再说。”

    兰姐心里狐疑,黑面神明明是很喜欢宝儿地,可为啥就不认个干亲呢?黑面神的心思,真是难猜。

    上班没忙几天,唐逸就接到了陈方圆的电话,陈方圆听起来心情很好,笑着问:“唐书记,您介绍那朋友到底什么来头?面子可老大了,前几天,市行调查组找我核实一些材料,您那朋友知道了这事儿,打了几个电话,不出十分钟。市行的人就撤了,昨天建行老汪还请我吃饭呢,好像他也过关了,说了一堆感谢我的话,哈哈。”

    唐逸皱皱眉,本来就是想刘飞去趟趟浑水,不过可没希望他将水搅得更浑,如果老汪真有问题。自己岂不是助纣为虐?成了他们的保护伞?

    “陈叔,您没问题就好,不过您真的要注意,不要和一些可能有问题的人走得太近,不然到时候真没人能帮得了您。”

    听唐逸称呼上换成了“您”,陈方圆一愣之余,也明白唐逸这是用晚辈的身份规劝自己这个长辈,更隐隐有最后地嘱咐地意思,陈方圆点点头:“我记下了。”

    “刘飞那儿您就当他是晚辈。该打打该骂骂,不用客气。”

    陈方圆苦笑:“我倒想,可那小子说他一句脖子就梗梗起来。这办了建行那件事,尾巴更是翘到了天上,在超市指手画脚的,好像他是超市老总一样。”虽然是抱怨的口气,却也听得出他心情很好。

    陈方圆又道:“还有唐书记,新厂区的事儿您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经解决了。”唐逸一愣:“怎么解决的?”

    陈方圆笑呵呵道:“挨家挨户谈呗,怎么都是老街坊,我请客吃饭,外带谈了补偿地事儿。大致上已经谈拢了,虽说花了不少钱,总比赔违约金划算。”

    唐逸怔了半晌,随即失笑,自己近来思考问题似乎太僵化了。遇到问题总是会从政治角度出发来考虑怎么解决这件事,怎么平衡其中的利害关系,却忘了解决问题不是非要通过斗争解决地,对方收买村民,自己想的就是怎么将这件事揪出来打击对手。却忘了可以完全不用理这茬。只需作好村民的工作即可,不管对方什么意图。总之皮球踢回给了他们。

    “陈叔,你觉得可以就上马,这是好事儿。”唐逸话里已经表明了支持地态度,陈方圆笑着说是,又聊了几句挂了电话。

    刚刚批阅完一份文件,手机响了起来,是唐万东,唐万东语气里也是透着喜乐,倒令唐逸挺诧异地,好像自己身边的人都是好事连连,就自己心情怎么老是阴阴郁郁地?

    “小逸啊,军方说要给你立功表彰。”

    唐逸一愣,随即笑道:“这不合规矩吧?”

    “谁说的?军科院不但要给你记功,而且还有意招揽你呢,宁老太爷可是笑翻了天,他们宁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一门子大老粗,孙女婿能得到军科院认可,你说他可多开心?你呀你,现在在宁家可是宝贝了。”

    唐逸听二叔说得直白,不禁好笑,大概也是自己的表现完全出乎他地意料,给了他太多惊喜吧。

    “事儿是回绝了,不过军科院准备给你个客座研究员的头衔,彭院长说了,要定期邀请你去军科院计算机中心交流呢。”

    唐逸吓了一跳,唬一次人还行,常去的话那些专家还不把自己底细摸个底儿掉?忙说:“二叔,你也知道基层工作挺忙地,我怕是没这个时间。”

    唐万东笑起来:“露怯了不是?你不用担心,我觉得你应该答应,要知道军科院在军委可是很有发言权的,你如果能和那些又酸又硬的学究们拉好关系,总是一件好事。”

    唐逸心说就怕关系拉不好,反而是那些学究看穿自己的底细将自己扫地出门,不过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想想这样的交流也不会让自己接触军方计算机的高新技术,如果就是普通计算机方面的问题,自己倒可以凭借多出来的见识和他们白话白话。心里又有些好笑,自己几时就成香饽饽了?

    和二叔通电话时桌上的电话就响了一遍,挂了手机,桌上电话又响起来,唐逸接起电话,话筒里响起了洪亮而亲切的声音:“小逸?我田朝明。”

    “田叔,有事儿?”唐逸马上报以微笑。

    “是这样,关于刘飞那孩子啊,我已经和刘书记谈过了,明天我就派人去接他,怎么样?没问题吧?”

    唐逸心中就有些不悦,虽说不知道田朝明地戏码,也知道他是用刘飞的事儿涮刘书记的面子。刘飞回家肯定好受不了。

    “怎么小逸?不会是那小子又跑了吧?”田朝明有些急,看来刘飞这戏码还不轻。

    “没有。”唐逸平整了一下情绪,尽量不让自己的不悦流露出来,“这样,过几天我劝他回去,到时候我给您打电话。”

    田朝明怔了一下,大概他捕捉到唐逸话里的意味,就是唐逸现在和刘飞挺熟悉。笑了笑道:“成,到时候别忘给我打电话!”

    刘飞很好找,他是绝对不会跟陈方圆去乡下罐头厂地,在万宝超市职员休息室,唐逸堵住了他。

    唐逸路上也反复思考过,刘飞留在这里确实不妥,本来指望他搅搅混水,但经过银行那件事唐逸发现,如果他和陈方圆搅合到一起。没准儿就真成为官商勾结地典范产物,这是唐逸不愿意见到的。

    而且回省城,是刘飞必须面对的。只是自己要好好和他谈谈,这孩子本质不坏,只是隐藏了太多的心事,唐逸难得遇到一个在自己面前不会拘谨惧怕地同龄人,也真想和他好好沟通下。

    见到唐逸,刘飞倒是挺高兴,他正和一超市女职员逗趣,见唐逸推门进来,笑道:“哇,我们伟大地领袖光临。同志们,鼓掌!”

    超市男女员工愕然,唐逸无奈的将他拽出屋,说:“走,我有事和你说。”

    刘飞笑道:“正巧。我也有事找你呢,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下了楼,坐进桑塔纳,刘飞定要他来开车,唐逸也就听之任之。自己坐上了副驾驶。随手系上安全带,心中一怔。自己几时养成了这个习惯?

    桑塔纳在新城区飞驰,最后停在了一处霓虹闪烁地街区,看着窗外景色,唐逸点点头,延山新城区地夜景越发漂亮了。

    刘飞指着其中一处霓虹笑道:“咱去里面找找乐子?”

    唐逸顺他手指方向看去,那是一栋二层小楼,斜挂着长方形霓虹招牌,四个彩字跳动“天上人间”,唐逸愣了一下,怎么和市区那娱乐城一个名字?不过看看门面,二层楼看起来实在小家子气,应该不是市区万家开的。

    唐逸当然不会在延山进出这种娱乐场所,笑道:“我找你有正事,你小子别捣乱。”

    刘飞却是一脸不忿的看着那招牌,说话有些咬牙切齿:“妈的老子这几天延山几个好地方都逛了,就这家没进去过。”

    唐逸知道他所谓的好地方肯定就是娱乐城歌舞厅之类,摇头笑道:“那改天你自己来吧,拽着我干嘛?”

    刘飞气呼呼道:“你以为我自己不想来?妈的他们愣不让我进去,说是只招待南朝鲜人,要搁省城那会儿,老子早就将它砸了!”

    唐逸皱起了眉,推车门下车:“走,去看看。”刘飞喜上眉梢,屁颠屁颠跟在唐逸身后。

    到了娱乐城近前,唐逸才发现二楼一条长长的条幅“延庆市天上人间娱乐公司延山分公司”,还真是万家开的,就是条幅不挂彩灯,晚上不到近前看不清楚。

    玻璃门前蓝制服保安拦住了唐逸和刘飞,态度倒很礼貌,叽里呱啦说了几句朝鲜话,刘飞骂道:“妈的说国语,老子听不懂你地鸟话。”

    保安一脸微笑:“抱歉两位先生,既然二位不是南朝鲜人,恕不接待。”

    唐逸皱眉道:“叫你们经理出来,我有事问他。”

    保安打量了唐逸几眼,“对不起,我们经理很忙。”

    说着话的功夫,一个拿着小旗子的导游带着七八名韩国男人下了一辆面包,向这边走来,几名保安马上谄笑着拉开玻璃门,看导游制服,不是金秋旅行社地,应该是韩国那边旅行社的导游。

    大概瞥见来了客人,大堂里急匆匆跑出一个胖子,和那导游亲热的说话,那些韩国男人鱼贯而入之后,导游落在后面,胖子塞给导游一个红包,导游笑着装进了口袋。

    唐逸对胖子经理招手:“这位先生,你过来一下。”

    胖子经理看了唐逸一眼,本来已经转身准备走掉,刘飞大骂道:“你他妈作死啊?叫你过来听到没有?”

    胖子楞了一下,沉着脸走过来,对着唐逸和刘飞骂道:“吵吵什么?妈的我看你们俩才是作死吧?”

    唐逸拉住又想上去挨打的刘飞,问胖子:“这些韩国人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就他们能进?”

    胖子冷笑:“你管得着吗?你哪位你?人家花得起钱,就进得了这个门,你他妈现在扔下一万块,老子也叫你进去享受享受!”说完转身走了进去。

    唐逸看着一脸嚣张的胖子,轻轻笑了起来,只是笑容里有多少不甘?他已经想明白了,买春团,这就是买春团,真是想不到这世自己见到的第一个买春团不是在报纸上的报道,而是在延山,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

    唐逸就觉得自己全身血液都要爆炸,一直以来的冷静荡然无存,拿起手机拨通了陈达和的号:“陈达和!你他妈干什么吃地?你这公安局长不想干了吧!现在,马上给我带队来天上人间?不是延庆,是延山!延山天上人间!你不知道地儿?我不想听这些解释!十分钟内,我看不到你,明天就撤了你的职!”

    几分钟后,警笛长鸣,几辆警车飞快的驰来,又一辆辆急刹车停下,陈达和气喘吁吁的从第一辆警车跑下来,十几名干警联防员也飞快的下车。

    唐逸指着天上人间,缓缓道:“全给我抓起来!”

    听着唐逸阴冷地语调,陈达和打了个寒噤,回头骂道:“妈的,给我动手抓人!砸店!”

    有几名联防员拉起警戒线,其余干警联防员一拥而入,随即就听里面玻璃碎响,男女尖叫,陈达和抹着汗凑到唐逸身边,低声问:“怎么回事儿,这么大火气?”

    刘飞也被唐逸突然表现的冷酷吓得够呛,偷偷闪到了一边

    唐逸静静站着,却不说话。

    这时一名带队中队长匆匆跑出,凑到陈达和耳边道:“陈局,嫖客都是朝鲜人,刚才不知道,有反抗的底下警员已经动手教训了他们,怎么办?”

    陈达和隐隐知道唐逸为什么这么生气了,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唐逸,回头低声道:“给我往死里打,有事我兜着!”

    妈地这黑锅,我老陈来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