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章 生日-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六十章 生日

六十章 生日2017-11-8 23:42:54Ctrl+D 收藏本站

    南望苍茫碧海,北戴河莲峰山南麓,苍松翠柏中,隐隐可见一处红砖青瓦的别墅群,从外面看不怎么起眼,但攀向南峰的小路时,游客就会被荷枪实弹的武警拦下,这让人隐隐知道那片神秘的别墅群所代表的意思,这片别墅群就是中央首长暑期办公所在地----中直干部休养所一分院。

    北戴河办公制度正式形成在1953年,而1958年在此举行“北戴河会议”,会后在全国形成了全民炼钢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从此,北戴河才真正被人们知晓被历史铭记。

    文革期间一度中断的北戴河办公室度在改革开放后重新恢复,例如1983年第一次出台的“严打”政策就是在北戴河决定,而南巡前伟人的85岁生日也是在北戴河度过,北戴河,是华夏当时当之无愧的“夏都”。

    唐逸,此时就站在别墅群9号楼内,和外面看起来简朴无华不同,别墅内,红毯铺地,紫幕环墙,加之别墅门口那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一种大气庄严的气氛扑面而来。

    和其它部委的别墅群偶尔从当地筛选俊男美女作服务人员不同,毗邻96号的别墅群属于中央军委管理,别墅里从服务员到生活秘书莫不是军人,而当穿着天蓝色制服,英姿飒爽的女勤务兵为唐逸送上香茗时,令唐逸产生出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虽说也见过大场面,但在这别墅里,唐逸还是觉得有一种难言的压抑感,令自己透不过气来,直到见到恒古不变的宁小妹,他才有了一丝真实的感觉。

    此时,唐逸在别墅二楼。看着远处海天一线的碧海蓝天,轻轻叹了口气。

    房间很雅致,古老的檀木家私,格调凝重,宁小妹坐在藤椅上,静静地喝茶。

    刚刚在98号楼见到了宁小妹的爷爷,时任军委副主席的宁老太爷,老爷子兴致很高。和唐逸聊了足有半小时,谈工作,谈国家,声音有力而威严,唐逸只有静坐聆听的份儿。直到一边的生活秘书提醒他会议时间到了才截住话题,最后笑呵呵说:“小逸啊,好好对小妹,她是个好孩子,就是性子冷了点。别叫她受委屈”只有那一刻,他才表现的像个慈爱的爷爷。

    唐逸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宁小妹,宁小妹穿着雪白的裙子。裙摆低垂,遮住了小巧精致地白皮鞋,偶尔轻动,能瞥见微微挽起的小白袜,有一种灵动的诱惑。

    宁小妹突然起身,裙摆飘摇,露出小腿一丝洁白细腻,虽是惊鸿一瞥,但唐逸还是不由得赞叹一声,说起皮肤之晶莹剔透。宁小妹实在是有令天下女人望尘莫及的资本,或许,这也和她的生活经历有关,养生之道,历来是门神秘的学问。

    宁小妹缓步走到窗前。凝望远方碧海蓝天,清丽的面庞在夕阳照耀下,就好像雅典娜的圣洁,隐隐浮现着一丝神圣不可侵犯的光泽。

    离得近了,唐逸不得不承认。那些作护肤品代言人地明星真的可以去死了。见到宁小妹,怕是她们会羞愧的买块豆腐撞死。

    “今天天气挺好地。晚上吃什么菜?”宁小妹说话向来没什么逻辑,唐逸早已经习以为常,随口道:“我随便,吃块蛋糕垫垫肚子就好了,和你爷爷吃饭我哪吃的下?”

    “晚饭就咱两个吃。”

    唐逸一愕,生日晚宴,就自己和宁小妹两个过?再想想自己此次来北戴河,也没见到爷爷的面,二叔在北京,只打电话和自己聊了几句,想到这叹了口气,生在权宦之家,亲情实在是很淡薄,自己和宁小妹这还算好的了,开国领袖的子女呢?在他临终前几年甚至都见不到他一面。

    至于自己和宁小妹所谓订婚仪式,现在九十年代初,大陆不流行订婚,更别说有优良传统作风的两家权贵了,是不可能像港台巨富那样举办什么隆重的订婚仪式的,想来也就是两家老太爷口头承诺一下,自己又来见了“家长”,明天两家简单聚个餐,这个事儿就算定下了。

    虽然有些心理准备,还是觉得有些荒唐。

    “那随便吧,你吃什么我吃什么。”唐逸决定随和一把,想想宁小妹其实挺可怜的,从小缺少关爱,还要和一个不喜欢的人订婚,以后就算真地能和自己结婚,只怕生活也不会怎么幸福。

    “我喜欢喝粥,白粥。”

    唐逸再次被打败,看宁小妹认真的表情又不是在俏皮,唐逸无奈的叹口气,扭头看风景,决心不再理她。

    宁小妹这时候去沙发边拨通了外线,要了几道小菜,是唐逸那次招待她的几道菜,唐逸倒想不到她现在还记得。

    唐逸心说既然就咱俩吃饭,我也就不用跟你客气,在晚上才拿出礼物让老人家看得开心了,走上几步,拿起沙发上自己的手包,从里面拿出两个包装精美地礼品盒递给宁小妹:“生日快乐,这是礼物。”

    宁小妹恩了一声接过去,却没有拆开的意思。

    唐逸笑道:“一件是我亲手作的,另一件是宝儿买的。”

    “宝儿?”宁小妹清丽脱俗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随即释然,大概想起了她那“干女

    唐逸地礼物是彩纸折地星星项链,用彩绳串起,很是漂亮,其实唐逸更用心的是另一件项链,那是给齐洁准备地,宁小妹这件属于试验阶段的残次产品,但看到宁小妹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喜欢时,唐逸倒有些内疚,觉得自己作人真是失败,不管是对齐洁,还是面前的少女,自己好像都欠了人家许多许多,一步步走下来。自己倒真的有些卑劣了。

    难道自己真的要和齐洁分手吗?唐逸的良心在责问自己,脑子有些乱,这时,却见宁小妹拿着宝儿给她买的怪脸蛋壳发呆,好像受到了什么打击。

    第一次,觉得宁小妹还是挺有几分可爱地。

    宁小妹发了会儿呆,还是将蛋壳收了起来,说:“替我谢谢宝儿。”

    坐了一会儿。唐逸实在有些无聊,但这个房间又实在没有什么娱乐设施,电视都没有一台。唐逸不由得问道:“喂,你在这里住几天啦?”

    宁小妹品着茶说:“三天。”

    “你也住得下去,就每天喝茶过日子?”

    宁小妹点头,唐逸叹口气,靠在沙发上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宁小妹起身,拨通了外线。却是要人送一台电视来。

    唐逸本来想夸她几句,却听她说了句:“心静自然不会烦躁。”马上将想表扬她的话憋回了肚子。

    过了一会儿,两名女兵送进来一台二十一寸的彩电。调试了一下频道,这处别墅群安装有卫星天线,并且是无屏蔽那种,对华极为不友好的国外媒体也能收到。

    唐逸也凑过去帮她们忙活,调台时不小心就跳出了几个**画面,是境外成人电视台的画面,两个漂亮女兵脸都是一红,唐逸也闹得颇为尴尬,却听宁小妹道:“刚才那是什么?”差点把唐逸气晕。

    两个漂亮女兵走后,唐逸不敢胡乱拨台。免得再转到**节目,随便找了个动画片看,是猫和老鼠,好久没放松的唐逸倒是看得挺过瘾,不时哈哈大笑。

    当看到杰瑞老鼠再一次把汤姆猫戏耍的团团转时。唐逸端着茶杯大笑,不经意一转眼,却见宁小妹也正津津有味的盯着电视画面,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地笑意。

    可能注意到唐逸在看自己。宁小妹马上收回目光。端起茶杯喝茶。

    唐逸愕然,随后好笑的摇头。

    晚上两人的晚餐浑然没有二人世界的温馨浪漫。两人都是自己吃自己的,都不怎么说话。唐逸本就话少,和宁小妹在一起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自己感觉两人关系实在尴尬,如果是真正的朋友或者真正的情侣还好,偏偏两样都不是。席间倒是宁小妹说了一句话:“没你作的好吃呢。”倒令唐逸有些飘飘然,宁小妹是不会说假话的,自己地厨艺能和这儿的厨师媲美,当然值得得意一番。

    第二天的午宴前唐逸总算见到了爷爷,老太爷年事以高,但保养地很好,面色红润,气宇轩昂,身材高大的他就那随随便便一坐,已经给人带来无尽的压力,包括唐逸这个亲孙子,在老太爷面前,唐逸总是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老太爷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唐逸的工作生活,听唐逸像做工作报告似的一样样汇报,不由得微笑起来:“小逸啊,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是想听听你的心声,你对这次婚姻的真实看法。”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知道我自己该怎么作。”老太爷点点头,也就不再说这茬。

    午宴上,除了两家老太爷,第三代地唐逸和宁小妹,第二代也各有一人到场,宁小妹的父亲在南方巡视,宁家第二代出席的是宁家姑爷,北海舰队司令员周克强中将,看来这个大女儿挑选的夫婿倒很得宁家老太爷喜爱。唐家的是唐万东,时任国务院财政部副部长,四十多岁地他可说前途无量。

    话题基本都在两个老太爷之间展开,第二代和第三代都是聆听教诲的态度。

    说着话,宁老太爷突然问唐万东:“万东,听说这次组阁,铁林同志被调整为国务委员?这个老家伙,可喜可贺的事嘛,电话也不打一个。”

    唐万东点头说是,也不发表什么意见。

    唐逸却是知道,所谓国务委员,虽说和副总理平级,实际上却等于靠边了,再不能更进一步成为总理,这也是这个时代特殊的产物,改革开放以来。派系斗争激烈,为了平衡派系间的倾轧首长不得不在国家机构上做了些变通,成立了顾问委员会和在国务院设置了国务委员这样地职务,顾问委员会其实就是让那些已经超龄地老革命还保留一定的权利,从正面讲是把年轻地领导者“扶上马送一程”,从负面讲就是要制约激进地改革派不要走的太远。而国务委员的设立则是首长南巡后,为了制衡国务院众多副总理的争斗,国务院不再设立过多的副总理。而代之以国务委员的设置,这样,担任国务委员的人就基本上没有可能去竞争下届总理的机会了,而副总理则是下届总理地当然候选人之一。因为这样的设置,历届担任国务委员的同志都是年龄偏大实际工作经验丰富工作能力极强的人。

    也不知道宁老太爷和铁林同志的恩怨,唐逸更得闷声发大财,不过唐逸关心的是二叔十年内能不能进位为副总理序列,进而竞争总理宝座。前世二叔是在财政副部长位子上下马的,但今世显然情况不同。不说自己,首先唐系在前一阵子的中央调整中就获得了极大的利益,就说二叔吧。前世他可是五十出头才熬到了财政部副部长地位子的。

    唐逸现在刚刚有机会接触到一些核心内容,这顿饭吃得倒很舒心,竖起耳朵,认真听着两位老人家说话,捕捉一些有用的信息。

    “我闷了,爷爷,我和唐逸出去走走吧。”宁小妹撂下碗筷,语调平静地对宁老太爷说话。大概,第二代第三代里也就出了宁小妹这么一个怪物,从不知道什么是敬畏。在任何人面前,她永远是一副淡泊的模样。

    宁老太爷笑道:“听我们说话闷了,成,你们去吧。”看起来他倒真的疼这个孙女,如果是另一个第三代敢在饭桌上说出同样的话。只怕早就挨了一顿训斥。

    唐逸无奈,只好起身,最起码现在要表现的同进同退。

    走出房间前就听唐万东笑道:“小逸和宁小姐真的很般配,一对儿壁人。”

    宁老太爷哈哈笑道:“我可就等着抱重孙子呢,也不知道俩小家伙肯不肯努力进步。”

    厅里人都笑。唐逸不由得有些尴尬。但看宁小妹,却是一脸坦然。好像根本不关她的事儿一样。

    唐逸摇摇头,顺手帮服务员带上了厅门。给了唐逸一个电话号码,是辽东省省委副书记田朝明的电话,韩成子庐落成典礼上唐逸见过田朝明,很是精明强干的一个人,倒是想不到他也靠近唐系。

    唐万东笑着说:“回延山前去省城和他见个面,我和他打了招呼了。”

    唐逸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的表现得到了认可,二叔觉得自己能在延山站稳脚,开始让自己接触唐系***。

    唐万东可能觉得唐逸年轻,还是有些不放心,临走前不忘提醒一句:“但你要记住,不能相信任何人。”

    唐逸默默点头。

    二叔走后,唐逸就闷在别墅看电视,等着军方计算机部门来人。他也住96号楼,宁小妹旁边地房间。后来宁小妹不在时,可能因为见唐逸平易近人,送点心的漂亮女兵大着胆子问唐逸要不要看录像,唐逸点头后她马上就和另一个女兵送来了录像机和许多录像带,接下来几天,唐逸就每天看枪战片和美国科幻片。

    宁小妹每天也来唐逸房间坐一会儿,但唐逸每次看枪战片,宁小妹都会蹙起眉头端着茶杯走掉,大概在她看来,那些虚假的打斗实在惹不起什么兴趣吧。

    这天晚上,唐逸正重温发哥的《英雄本色》,宁小妹走了进来,还是穿着一袭白裙,大概刚刚洗过澡,长发湿漉漉的,倒使得她地冷艳增添了几分妩媚味道。

    唐逸看看挂钟,已经十点了,奇道:“有事?”

    “刚刚接到电话,计算机专家明天来见你。”说着话宁小妹坐到了唐逸身边。

    唐逸哦了一声,低头去茶几下摸自己准备的计算机方面的材料,却突然发现宁小妹的裙摆下,精致小皮鞋带子没系好,露出一抹雪白脚背,那份晶莹光润就是令唐逸一呆。赶紧拿起材料,转过了目光。

    宁小妹也注意到了,欠下身系鞋带:“怕你睡了,有些急,忘了穿袜子呢。”

    唐逸恩了一声,却不可避免的想象着宁小妹皮鞋中光着地晶莹玉足是怎生模样,心中一荡,随即赶紧抛去自己地胡思乱想。

    宁小妹系好鞋带坐起身。刚好看到发哥嘴里叼着牙签,大杀四方,一副英雄本色。

    宁小妹蹙起眉头:“真傻,杀个人也这么麻烦。”

    唐逸手里资料差点掉地下,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批评发哥,而宁小妹说话向来客气,能说出这样地话说明她对发哥是极看不上眼了。

    “别胡说,这才叫英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嘛!”唐逸每次看发哥地片子都是会热血沸腾的,虽说这种感觉现在越来越淡漠,但发哥毕竟是儿时的偶像。当然不喜欢有人批评他。

    宁小妹就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站起来道:“我走啦。”

    唐逸边整理资料边随口说:“等等,我有点事问你,明天是什么部门来见我,军方军方的,我可真有点糊涂,别到时候说错话被抓进大牢。”

    唐逸的冷笑话没引起宁小妹一丝共鸣,她淡淡道:“国防部情报三处,计算机信息发展属于他们监控。还有军事科学院计算机信息中心的两名计算机专家。放心,他们不敢抓你的。”最后一句话平淡,却自有一分傲气,唐逸苦笑,怎么听口吻?好像我需要你保护一样?

    “那你属于哪个部门?”对宁小妹地军方身份唐逸一直很好奇。也一直没有机会询问。

    “我现在是北京军区侦察和突击部队其中一个突击队的总教练。”

    宁小妹口气平淡,唐逸却是心下一凛,北京军区是第一个组建特种兵部队的军区,要几年后,各大军区才纷纷成立自己的特种兵部队。而宁小妹现在说的这支军队无疑就是北京军区的特种兵部队。共和国第一支特种兵,唐逸听说过北京军区的特种兵大队。是类似于美军海豹突击队那种编制,更是共和国最神秘的代号“ldh”特种兵部队的前身。

    未成年就是突击队总教练?虽说有宁家地关系,但如果本身镇不住场面,那是肯定不行的。

    怪不得说发哥孬呢,这丫头,不会杀过人吧?

    再看宁小妹,唐逸感觉就怪怪的。

    “喂,你杀过人没有?”唐逸终于忍不住问道。

    宁小妹说:“我不杀人,所以是教练。”唐逸地心这才放下,但心里还是有些别扭,怎么听她说起来杀人好像是件很简单的事呢?

    突然想想有些不对,问道:“你属于北京军区,去延山做什么?”

    “挑兵。”

    唐逸嗯了一声,笑道:“就你带酒吧那几个兵能被你挑中的话,我看咱们的特种兵建设也没希望了。”

    宁小妹没有说话,唐逸已经知道她的习惯,这说明她不认可自己的话,又不喜欢驳斥。

    “你钢琴弹得挺好的。”大概想起了酒吧第一次见面,宁小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唐逸笑笑,能被她夸奖一句不容易啊。

    说着话,唐逸倒是被勾起了兴趣,想多知道部队一些事,毕竟很多秘闻自己都不知道,又怕宁小妹不耐烦走掉,这小丫头从来是随心所欲,说走就走,洒脱着呢。

    这时唐逸瞥到了录像堆里几盘卡通录像带,不由得一笑,那里面有几盘《猫和老鼠》的录像带。大概是漂亮女兵见自己看得第一个节目就是《猫和老鼠》,以为自己喜欢这个动画片吧,不知道从哪借来的,昨天偷偷给自己送了来。

    翻到那几盘录像带,唐逸就去换节目,嘴上说:“晚了,看会儿动画片再休息。小妹,你再坐会儿,我和你说说话。”

    宁小妹嗯了一声,又说:“我去泡杯茶。”

    “喝可乐吧,现在年轻人都喜欢喝这个。”唐逸从冰箱里给她拿了一罐可乐,倒想起别人劝自己喝时的情景,不由得摇摇头。

    宁小妹倒是接过了可乐,却不打开,不过也没再说回去泡茶。

    电视画面就变成了猫和老鼠地追逐,宁小妹说:“我喜欢看这个。”

    唐逸一晒,宁小妹就是宁小妹,在确定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后就不会管别人是不是笑话她,而是坦白承认。不过喜欢看动画片嘛,说明小女孩终究还是小女孩,任你出尘脱俗,不食人间烟火,心理年龄终究还是个小女孩,还会保留小女孩的童真。

    “那就喝可乐吧,美国人看电影都喜欢喝可乐,吃爆米花,看美国动画片也喝可乐才有美国味儿嘛!”

    宁小妹哦了一声,拉开易拉罐,倒进杯子里,皱着眉尝了两口,倒把唐逸逗得偷笑。

    “我还是喜欢喝茶。”宁小妹终于将杯子推到了唐逸面前,“你喝吧。”

    虽然宁小妹一贯清丽本色,并不用唇膏,但杯子上还是留下两片浅浅的红,似乎还有淡淡的清香,唐逸心里一荡,忙转头道:“太不卫生啦。”心说前几天我帮你夹菜你还诸多挑剔呢。

    “我们是未婚夫妻啊。”

    唐逸愕然,敢情接触地亲密程度在她心里也有个标准,随着关系的变化而变化,怎么像游戏升级呢?

    笑笑:“我也不喜欢喝可乐的。”

    宁小妹哦了一声,不再勉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