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八章 黑手初现-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五十八章 黑手初现

五十八章 黑手初现2017-11-8 23:42:52Ctrl+D 收藏本站

    齐洁在宣布恶意收购翔云后的第一次股东大会上,却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任谁也没有想到李磊在会议上拿出股权变更书,他已经持有翔云8%的股份,并宣布支持林海风连任下一届董事会主席。

    股票大跌,李磊却知道那都是暂时的,翔云迟早会闯过这一关,华逸集团不会控股一个公司就是为了搞垮它,所以在一些股东抛售股票之时,他却趁低价大量买入,成为翔云第四大股东。

    注意到林海风眼里升起的希望,齐洁轻轻一笑,林海风也一直在观察齐洁,娇艳欲滴的红唇绽放出诱人的笑意,林海风却并没有升起什么男人的**,却只觉得后脊梁升起一片凉意。

    林海风的堂叔这时开始发言,就在林海风以为大局已定之时,他堂叔却抛出了重磅炸弹,这位第三股东宣布支持齐洁作为下一任董事会主席,林海风当时就怔住,现实和他的想象翻了个个。

    华逸集团控股翔云已成定局,齐洁微笑步出会场,李磊看着她艳丽的背影,心砰砰跳个不停,虽然已过而立之年,但眼界颇高的他至今还没有成家,更没有哪个女孩儿能令他心动,但现在,他知道,他的春天降临了,而方才,刻意支持林海风,又何尝不是希望引起齐洁的注意?

    市委书记林越的办公室,唐逸汇报着近期的工作,刚刚参加完市委的会议,唐逸却被留了下来,凭直觉,唐逸知道林越有事情要和自己谈。看看办公桌后他拿着茶杯心不在焉的模样,似乎有什么难题需要解决。

    “恩,近期工作作的不错,韩成子庐落成典礼我会邀请省委领导剪彩的。这点上我完全赞同延山县委地意见。”

    拿起茶杯吟了口茶水,林越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本杂志,放到了唐逸面前,唐逸一眼就认出来,是刊登有自己和安安照片的那一期《时代周刊》。

    “本来我是不想就这件事发表看法的,毕竟你未婚,交个明星女朋友也很正常。虽然上了娱乐杂志影响有些坏,但吃一堑长一智,你自己也会注意地。”

    林越停顿了一下。叹口气道:“但是最近关于你的传言很多,自己注意一下吧。”

    唐逸心里一沉,这是有人在背后捅刀子啊!只是不知道向他都反映了自己什么问题,林越也不会明说。

    唐逸没有垂头丧气的检讨,反而好像很烦恼的摇摇头,倒令林越一愣,唐逸叹口气道:“这事儿我也挠头呢,杂志我女朋友也看了,正和我吵架呢。”

    这一句话学问不小,马上将气氛从凝重变为轻松。领导在批评教育,年轻干部毫无心机的倾诉心事,一句话就拉近了和林书记的关系。

    唐逸又接着道:“安安根本不是我女朋友,她想在延山投资,又碰巧我和招商局几名同志遇到了她。这事儿说起来就长了,回头我给您写份报告吧。”

    “其实这事儿出来后我就四处找《时代周刊》的资料,想用法律武器为自己讨回公道,谁知道前几天从《南方日报》上看到这份杂志倒闭了,因为胡乱编写深圳市领导的私生活被查封了。这些无良地记者。市领导和女儿吃饭的照片硬是给写成和情人私会,那记者被判了两年。缓期一年执行。”说到这儿唐逸倒有些佩服齐洁,釜底抽薪,从根儿上消除这件事的影响,也就这女人能想出这么恶毒地法子,买通记者胡搞,市长门一出,自己那还算什么新闻?而《时代周刊》被停业整顿,她刚好事后接手,可谓一箭双雕。

    听到这儿林越脸色才缓和下来,笑道:“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嘛,你不会这么糊涂,娱乐圈的人还是尽量不要接触。”

    唐逸点头称是。

    林书记趁机笑着问道:“说起女朋友,她是作什么的?你为啥不好好和她解释呢?”

    唐逸无奈的叹着气:“军人,天生固执,我解释她也不听。”转眼间两个人说话的气氛倒像是长辈和晚辈谈心,只是两人心中想什么只有这两个人清楚。

    林书记笑道:“军人好啊,军人好,党的干部和子弟兵,都是觉悟最高的,模范夫妻,哈哈。”

    唐逸也深有同感的点头:“脾气虽然固执了点,但和我感情还是有的,我自己一个人在延山,她就放心不下,鼓捣她姐姐来照顾我,唉,真不知道是不是来监视我?女人就爱吃醋。”虽然这话和领导说着有些不妥当,但在这种氛围下,倒也自然。

    林书记脸色越发缓和,笑道:“原来你家保姆是女朋友的姐姐啊。”

    唐逸咦了一声:“林书记也知道这事儿?”

    林书记恩了一声,摇着头道:“传言不足信啊,古人说三人成虎,言之有理啊。”

    “认真作好你地工作,近期延山的发展有目共睹,班子里表现最突出的就是你,好好干!”这话说出来,就是相当的褒奖了,近日唐逸为缓和敲诈棒子后和市委恶劣的关系作了许多工作,工作报告总是将引进韩资地功劳记在市委头上,倒也使得林书记心里那根刺淡了许多。

    唐逸回延山的路上,却是皱起了眉头,终于有人动手了,唐逸一直以来尽量避免出现你死我活的斗争局面,其实官场上,水火不容的斗争固然不少,但更多的班子是即斗争又妥协,在错综复杂地利益纠葛间获取自己地利益,或许今天两人是一条战线,但第二天就针锋相对,虽然官场斗争中最容易出现死对头,但唐逸一直在尽量避免。不过该来的还是要来地,现在无疑就已经有人将矛头对准了自己,将杂志和兰姐等问题摆到林书记面前,那是摆明想打死自己。

    唐逸琢磨着这个人的可能性。能向市委书记反映问题地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老陶?李秀起?姚书记?都有这可能,唐逸晃晃头,慢慢观察吧,自己注意不出纰漏就行。

    回到家,刚刚下午三点,打开音响。听着莫扎克的《小夜曲》,唐逸倒了一杯红酒,又忍不住从茶几上翻出齐洁写给自己的那封信。信的内容倒是规规矩矩,只是将《时代周刊》和翔云地产事件处理地始末简单写了写,没有一句诉说思念之情的话语,但最后落款令唐逸忍不住好笑,“夫君在上,妾在下,齐洁叩首。”

    看着齐洁娟秀的小字,唐逸又忍不住笑起来,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小女人最近好像有些疯。心态有问题,看得出是变着法讨自己欢心,可能是觉察出自己渐渐疏远她吧。

    唐逸叹口气,仰倒在沙发上,脑子里闪着一幕幕和齐洁相识相知的片段。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慢慢,神智模糊起来……

    “哇!”宝儿近在耳边的一声大叫将唐逸吓得一激灵坐起,接着就见兰姐拧着宝儿耳朵打她屁股:“败家孩子,就不能让你唐叔叔多休息会儿?”

    宝儿用小胳膊奋力抵挡。还是被打得大声呼痛。唐逸笑道:“好了好了,我这睡了半天。也该活动一下了。”伸手将宝儿从兰姐魔爪下抢过来,宝儿气愤的瞪着兰姐,小样子不服不忿的。

    唐逸弹她个爆栗:“不许这样看妈妈,跟妈妈道歉!”

    宝儿撅着嘴乖乖道歉,盛夏来临,宝儿穿了一件红色挂白纱地蕾丝裙,是唐逸从市里给她买的,配上小红皮鞋,穿起来更像一个漂亮的芭比娃娃。看着她小胳膊上红红地手掌印,唐逸一阵心疼,轻轻帮她揉了几下,宝宝大眼睛马上浮现出笑意,在唐逸脸上亲了一口,唐逸笑笑,或许真如报纸杂志上说的,这个年纪的孩子,第六感还没完全退化,能感觉出谁真心对她好。

    “兰姐,你等一下,我有件事和你谈谈。”看兰姐穿起围裙准备下厨,唐逸叫住了她。又对宝儿道:“去,里屋写作业去,关上门,不许偷听。”宝儿乖巧的答应,拎着大书包进了以前她们娘俩那房间。

    看她小小的身子拎着大大书包,很不成比例,虽说看起来可笑又可爱,但唐逸还是皱皱眉,这个年代的孩子书包太重了,不过自己却是影响不了什么,谁都想跨上那座独木桥,中国教育制度不变,上面空谈给学生减负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

    “唐书记,什么事儿啊?”兰姐穿着条小红裙子,露着光洁的小腿,红色高翘凉鞋似曾相识,好像是给唐逸按摩时穿的那双,性感而诱惑。围裙很小,紧紧勒住兰姐的腰,胸前**曲线更为突出。

    唐逸干咳了一声,指了指沙发:“坐下说。”

    兰姐有些拘谨的坐下,和唐逸相处越久,她反而越怕唐逸。

    “兰姐,你和卓大军地事怎么样了?”

    兰姐心说原来是领导关心群众生活,这个黑面神,在家也不忘走形势,嘴上乖乖说:“卓大军不同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我准备过几天就去法院。”

    唐逸点点头,琢磨了一下道:“离婚这件事啊,先搁一搁吧。”

    兰姐就是一愣,“为什么?是怕影响宝儿吗?唐书记您放心,离婚对宝儿是好事儿,不离婚我倒怕卓大军会影响到宝

    唐逸皱眉道:“叫你暂时搁一下就搁一下,哪那么多为什么?你叫十万个为什么啊?”说完惊觉,自己怎么能和人这么说话呢,兰姐也有自己的人格,不是什么东西,更不是自己的撒气桶,怎么回事,自己好像太不拿人家当回事儿了。

    兰姐却是低下头,乖乖的恩了一声,倒令唐逸更为过意不去,不过唐逸知道,兰姐心里现在不定怎么诅咒自己呢。

    “兰姐,最近情况有些特殊。总之你尽量低调吧。”

    兰姐又恩了一声,抬头问道:“唐书记,是不是有人说闲话啦?”

    唐逸心说她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心机,笑道:“你不用管了。记住我的话,低调些。”

    兰姐犹豫了一下道:“要不,我们娘俩回乡下?别影响了您地前途。”

    唐逸皱起眉:“回什么乡下?那不是欲盖弥彰吗?你就记得我的话就成,嗦什么?快去做饭!我饿了!”心说这女人不训斥还真是不成。

    兰姐乖乖起身去厨房,心里却一个劲儿诅咒,黑面神,惹得姑奶奶火起,我毒死你!想起自己能操控黑面神的生死。就是一阵洋洋得意。

    不过在厨房忙活着,想着黑面神地话,兰姐也在寻思。不会黑面神要倒了吧?看他经济就有问题,早晚也会出事儿,想着唐逸锒铛入狱的场面,兰姐揉着面就笑了起来,真想看看黑面神倒霉地样子。脑子里又出现唐逸出狱后狼狈不堪地模样,更是越想越快意,哼,到时候姑奶奶雇你作保姆,也骂你个够,再每天要你按摩一次。非让你尝尝伺候人是什么滋味!

    不过笑着笑着,兰姐偶然回头看到了客厅里静静品茶地唐逸,笑容慢慢凝结,他,如果真地变成那付模样。会很可怜吧?不过今天会议有一个很受唐逸关注的议题,那就是陈家坨新镇书记的人选,柳大忠半个月前已经退居二线,但因为县委最近工作的重心是准备韩成子草庐落成仪式。所以这个问题才拖到了今天。

    陶书记热情洋溢的讲了一番韩成子庐落成的意义。也不怪他情绪高涨,前天韩成子草庐落成典礼有省委副书记田朝明亲临。并大力表扬了延庆市和延山县这一阶段地工作,充分肯定了延庆延山引进外资的成功。陶书记在落成仪式上没捞到什么讲话的机会,也就只有在常委会上大讲特讲,过过嘴瘾。

    唐逸其实心里也很兴奋,过几天来自南朝鲜地第一批游客就会启程,而相信在天鹅湖公园完工后,国外和国内的游人会接踵而至,金秋旅行社已经在省城设立了办事处,和省长途汽运公司合作开辟了延山一日游的专线,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成效,但唐逸相信随着旅游休闲观念慢慢深入人心,国内游客这一块儿也是一份大大的蛋糕。

    陶书记讲完了延山经济腾飞的蓝图,这才提议进行下一个议题,陈家坨党委书记的筛选。

    其实会议前事情基本就定了下来,新书记是原劳动局副局长丁瑞国,丁瑞国是土生土长的延山人,四十多岁,唐逸见过他,是特圆滑的那种干部,唐逸对之印象不是很好。

    但他是焦部长提名,唐逸也就没有反对,唐逸最近很低调,韬光养晦,认真观察着每个常委的动向,当然,该管的事他还是要管地,该决断的时候从来也不犹豫。

    丁瑞国的任命全票通过,最近李县长也很少再和陶书记唱反调,姚书记更像消失了一般,影响力直线下跌,常委会往往就是一团和气中通过一个个议题。

    接着又是讨论宣传部准备出台的一份文件,这时候唐逸的手机响起来,却是唐逸忘了关手机,抱歉地笑笑,挂掉了电话,关机。

    等会议结束,唐逸走出会议室刚开机,电话又响起来,是陈方圆打来的电话:“唐书记,开会呢吧,我一直拨您的号呢。”

    不等唐逸说话,老陈又笑着说:“我和陈珂都在县城呢,等着请你吃饭,你可一定要大驾光临啊!”

    听说陈珂回来了,唐逸啊了一声,拍拍头,可不是嘛,七月中旬了,她早该放暑假了,自己却是忘了,也没打个电话。

    看看表,六点多了,笑着说:“成啊,陈叔,告诉我地点,我马上到。”那边陈方圆敏锐的感觉到唐逸称呼的变化,心说还是女儿面子大,不亏是那时候一起办案子地交情,虽然听说唐书记有女朋友了,但女儿也未必没有机会。

    承启酒店二层包间,唐逸见到了久违地陈珂。陈珂穿着淡黄裙子,清丽动人,但雪白赤足上却穿了一双性感的紫色高翘凉鞋,脚趾甲涂得淡淡地青。充满了诱惑味道,现在的陈珂,就好像是清纯性感的结合体,标准的小妖精。

    唐逸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第一眼就是看人家陈珂地身材,心里骂了自己一声,嘴上笑道:“陈珂,回家啦?怎么不打个电话告诉我呢?”

    陈珂嘻嘻一笑,趁她老爸走上去和唐逸握手时偷偷勾起小手指冲唐逸比划。唐逸猛地想起了那绮旎的夜晚,火热的吻,还有。陈珂那娇小诱人的身躯,老脸差点就是一红,忙转头热情的和陈方圆寒暄,却是惹得陈珂一阵白眼。

    小妮子本来是很委屈的,初吻给了唐逸后,以为唐逸会对自己好一点呢,谁知道唐逸电话也不打一个,放了暑假,更没说来看看自己,但满腔委屈见到唐逸却化成了绕指柔。自己就给唐逸找好了借口,工作肯定很忙吧,看他,都瘦了。

    服务员上了酒水菜肴,唐逸和陈方圆边吃边聊。陈珂坐在唐逸身边也不说话,就是默默的帮唐逸夹些他喜欢吃的菜。

    陈方圆笑着敬唐逸酒,又道:“谢谢唐书记给我批地好地皮。”陈方圆的三层楼超市已经竣工,确实是个好地段,其实这事儿唐逸没怎么张嘴。但陈方圆是唐逸一力扶持起来的。很多事下面人就知道给办了。

    唐逸笑道:“陈叔,只要你认真经营。为延山经济发展多出份力,就是谢我了。”陈方圆笑着连声说是,陈珂却是偷偷一笑,他越来越会打官腔了。

    “陈叔啊,赚钱办法固然多,但尤其注意要把握方向,不能走歪路啊。”唐逸也不忘敲打陈方圆,他隐约收到风,陈方圆和一些县级干部过从甚密,唐逸真不想见到他栽倒地一天。

    陈方圆又是连声答应,说了几句闲话,陈方圆问道:“唐书记,明天常委会上是不是会决定陈家坨书记的人选?”

    唐逸笑笑,这个老陈,消息还是挺灵通的,今天的常委会确实是临时决定提前了一天。

    “已经定了,丁瑞国。”唐逸也不瞒他。

    “啊?”陈方圆愣了一下,“丁瑞国?不是老袁吗?唐逸皱眉:“以后别听风就是雨,老袁岁数也大了,再干一届也就退了,和目前中央精神干部年轻化标准不符。”老袁和唐逸也搭过班子,是当时陈家坨的三把手。

    陈方圆脸色就有些难看,摇头道:“糟了糟了,这下可糟了。”

    唐逸奇道:“用谁不用谁的和你有啥关系?罐头厂不已经改为县级企业了吗?谁当书记也管不到你。”罐头厂规模扩大,早已经从镇级企业升格为县级企业。

    陈方圆摇头道:“唐书记您不知道,我正准备买下附近一块地皮扩充厂房呢,这事儿当地村民意见很大,哼,都是红眼病,见不得人家先富起来,本来老袁都答应我……”说到这儿猛地住了嘴。

    唐逸没有说话,看了眼陈方圆,直觉上这事儿会给陈方圆带来麻烦。

    “乖女儿,去给老爸买盒烟,就要绿江。”绿江烟当时五角钱一盒,是省内烟,很冲,陈方圆就喜欢抽那烟。

    陈珂接过陈方圆递过去的五角钱,看得唐逸好笑:“你五角钱都没有啊?”

    听唐逸取笑自己,陈珂就冲唐逸勾起小手指,唐逸干咳两声,转过了头。

    陈珂出去后,陈方圆凑近唐逸,低声道:“唐书记,你觉得老袁还有机会不?”

    陈方圆一身呛鼻的烟味,唐逸向旁边侧侧身,皱眉道:“常委会的决定怎么改?真亏你说得出口。”

    陈方圆叹口气,又道:“那,那您说我趁这几天老袁说话还顶事儿赶紧把这事办了成不?”

    唐逸心中有些生气,但想起过去在陈方圆家一起其乐融融的场景,更想起自己“落难”时陈方圆让陈珂给自己带话,要和自己一起做生意地种种情义,唐逸叹了口气,轻轻拍拍陈方圆肩膀。道:“陈叔,我知道你现在交的人广,我说话你未必能听进去,你别摇头。听我说完,你要扩充罐头厂,这很好,但别作过火的事儿,别搅得四邻不安,你说的对,现在就是很多人有红眼病,所以出头鸟就更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撞到枪口上,陈叔,我说地都是肺腑之言。尤其是新书记上任在即,要烧三把火地,你更要稳住啊。”

    唐逸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现在有人盯着我呢,保不准就拿你开刀。

    陈方圆微微点头,唐逸能和他这么掏心的说话,他也有些感动,大概也想起了以前的光景,眼中就有了泪花,举起杯子道:“好。唐书记还是以前地唐书记,我全听你的,来,走一个。”

    唐逸看得出现在地他不是作伪,笑着举起杯子和陈方圆碰了一下。而且一口气咕咚咕咚将杯中地啤酒干掉,很冰,炸得胃一阵疼。

    陈方圆也举起杯子一饮而尽,两人相视而笑。

    就在这时候,包厢门嘭一声被推开。陈珂满脸气愤的冲进来。也不理陈方圆那句“闺女,烟呢?”而是径自走到唐逸身边。抓着唐逸胳膊向外拽,嘴里大声道:“哥,有人欺负我,你去给我出气!”

    唐逸愕然,顺着她地劲儿站起来,被她拖着向外走,心里哭笑不得,还是那个愣头青,我给你出气?总不能让我跟人动手打架吧。

    但听说陈珂被人欺负,也就跟着她往外走,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面一包间前围满了人,都是穿制服的服务员和保安,陈珂抓着唐逸就挤进了人群,就见包间里,几名男人喝得脸红脖子粗的,正在大声吵嚷,服务员保安都在劝,几人还是不依不饶,似乎屡次要推开保安向一个角落凑。

    唐逸向角落看去,才发现包间角落,有一个漂亮小姑娘,穿着朝鲜民族服装,看年纪也就十三四,此时正满脸惊恐地蹲在角落哭泣,本来抹了胭脂的红脸蛋已经被冲得一道一道的,看着那几个喝醉地客人时,眼中更是充满惧意。

    听着服务员议论纷纷,陈珂也给他解释了几嘴,原来,这位小姑娘是承启酒店招揽顾客的酒娘,就是送酒的服务员,穿着民族服装,客人大多就好这口,刚才小姑娘来送酒时不小心碰翻了一盘菜,溅到那客人身上几个油点,这些客人可就不干了,加之都多喝了几杯,见小姑娘挺漂亮,更满嘴朝鲜话,就开始动手动脚调戏小姑娘,这才惊动了服务员,叫了保安,现在大堂经理都来了,怎么劝就是不听,非要凑过去和小姑娘“说话”。

    至于陈珂,刚才进去说了几句公道话,反而被对方污言秽语的骂了几句,气得就去找唐逸撑腰。

    “哥,找他们饭店经理谈谈吧?还是现在就报警?”陈珂虽然拉着唐逸作大旗,却是没有拽唐逸进去打架的意思,比以前进步不小。

    唐逸还没说话,一名醉汉一眼看到了服务员中间的陈珂,可能是靓女实在惹眼吧。醉汉指着陈珂喊:“她,找她和哥几个说话也成,说得高兴了,哥几个给钱!”

    唐逸脸就是一沉,忽然就听一名保安喊道:“说你妈!”冲过去一拳打在那醉汉脸上,力道挺大,醉汉一个仰八叉,抱着椅子摔倒。

    接着那保安又冲向其余几名醉汉,拳打脚踢,醉汉大多站都站不稳,哪还有力气动手,不一会儿哥几个就被打躺下,保安还不罢休,又用脚狠狠踹他们,直到其它两名保安拽开他才喘着粗气喊:“妈的,找死啊,也不看看在和谁说话。”

    酒店保安和服务员都是傻了眼,很久没见过张哥这么生猛了,现在就是老板明目张胆和他老婆在办公室偷情他都作闷头王

    生猛的保安正是张自强,唐逸笑了笑,想拉着陈珂回包厢,却见陈珂已经跑去和那小姑娘说话,摇摇头,挤开人群,自己回了包间。

    陈方圆有意让闺女和唐逸独处,也就没跟出去,见唐逸回来笑道:“怎么回事儿?”他也不急,在延山还有唐书记摆不平的事儿?

    唐逸笑笑:“没事。”坐下思索了一下,对陈方圆道:“陈叔,您去和门口的服务员说一声,就说咱这桌客人想和酒店保安张自强说说话,叫她们去叫一声。”

    陈方圆应了一声,就去包厢外喊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