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五章 发火-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五十五章 发火

五十五章 发火2017-11-8 23:42:49Ctrl+D 收藏本站

    夜朦胧夏日再次重磅出击,从省歌舞团请来省内小有名气的歌手走穴,省电视台漂亮的综艺节目主持人安安也现身夜朦胧即兴表演,虽然票价涨到了五十,但一楼大厅还是爆满,多加了几张茶座,才能勉强坐得下,当然,其实细算下账,夜朦胧还是赔了一大笔的,基本一个月算白忙活了,但眼看新城完工在即,只怕随之也会有娱乐城酒吧登陆延山,姚小红是希望藉此一役,确立夜朦胧在延山休闲娱乐业的龙头地位。

    唐逸自己占了一个茶座,看着茶几旁空出来的几张沙发,轻轻叹口气,毕竟大厅里还有人站着观看节目。

    唐逸本来是不想来的,但姚小红电话里盛意拳拳,也就应了下来,不想今天歌舞厅爆满,虽然姚小红给自己安排的是僻静角落的小茶座,但看着空出来的沙发,唐逸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太惹人注目了,好像自己一个人买下几张票,在摆谱一样。

    舞台上安安正唱着潘美辰的《你就是我唯一的爱》,潘美辰的歌儿比较冷,却在冰冷灰暗中传递着浓浓的柔情,倒和台上安安冷艳的气质很吻合。

    歌声毕,唐逸轻轻鼓掌,确实唱得不错。

    “哥,你在这儿啊,太好啦。”身后传来女孩的声音,唐逸回头,不由得莞尔一笑,军子的女朋友李红娜,看着她那大爆炸头唐逸就想笑。

    李红娜身边站着一个漂亮女孩,眼窝有些深,长长的睫毛经过细心裁剪,向上弯曲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很性感的感觉,牛仔背带裙又充满青春活力,一看就和李红娜一样,街面上喜欢打扮的女孩儿。

    “哥,我和莉莉来晚了,你看看。站都没地儿站了,总不能让我们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孩子站男人堆里去吧。”李红娜说话很有撒娇的味道,对这位县委书记哥哥,她不怎么怕。反而有种亲近依靠的感觉。可能因为心理上感觉唐逸高高在上吧,和他撒娇就好像和长辈撒娇一样,显得很自然。

    唐逸笑笑,指了指边上的沙发:“坐吧。”

    小娜大喜,拉着叫莉莉的女孩坐下,娇笑道:“就知道哥最好了。”又对莉莉道:“叫哥,尊敬点,哥可不是我以前介绍你认识地那些傻凯子。”

    莉莉甜甜叫了声“哥。”唐逸微微点头。想起李红娜几个月前也同样介绍自己认识两个疯丫头,那时还真有些窘迫,不过唐逸现在却没什么感觉,可能是因为和官场上的人精日日斗心机,心境实在有些老了,看小娜和莉莉这样的女孩子就好像面对宝儿一样,都是不懂事的小丫头。

    小娜笑着问唐逸:“今天哥请客?”唐逸恩了一声,小娜马上回头叫服务员:“来两瓶xo!”莉莉扑哧一笑。拧了小娜一把:“死丫头,你真拿哥当凯子啊。”对走过来地服务员说:“我要一瓶健力宝。”

    小娜哎呦一声怪叫:“咋了?心疼啦?这就替哥省上了?你什么意思呀你?”引来莉莉一阵扑打,小娜娇笑着闪躲,又对服务员道:“两瓶xo级地可乐。”

    女服务员对熟客小娜极为熟悉,知道她爱搞怪。见怪不怪,笑着答应一声,去吧台拿饮料。

    唐逸看着两个女孩子笑闹,不由得摇了摇头,自己离年轻人的世界却是越来越远。

    xo级的可乐还是可乐。小娜递给唐逸一罐。笑道:“哥,别老喝茶了。年纪不大,心都喝老了,来罐这个吧,有朝气。”

    唐逸点点头,接过来放到一边儿,小娜站起来,拿起那罐可乐“啪”的拉开,咕咚咕咚倒进杯子里送到了唐逸面前,想了想,没敢将唐逸手里的茶杯抢走。

    唐逸无奈,只有拿起杯子泯了一口,小娜这才开心一笑:“这才对嘛!”

    莉莉偷偷在小娜耳边说:“娜姐,他是谁啊,你不怕军子吃醋啊。”

    小娜撇撇嘴,“吃醋?他要会吃醋就好啦!”说起军子就来了委屈,对唐逸道:“哥,你得说说军子,不就转正了吗?当了个芝麻绿豆大的小队长,牛上天了,找他玩儿就好像请菩萨一样难,刚刚打电话约他来夜朦胧玩,他又说没空。哥你这么大官儿还不是一样有时间来听歌?”

    唐逸笑道:“恩,回头我说说他。”又对小娜道:“你也不小了,又有了正式工作,就别老和以前似的那么疯,军子会不开心的。还有什么凯子不凯子地,谁比谁傻吗?小心最后吃亏。”

    小娜听话的恩了一声,倒令莉莉一阵诧异,看来面前这小青年分量很重啊,老气横秋的教育小娜,就算是小娜父母,她也早就反唇相讥了,现在倒好,乖乖的答应。

    “哥,听你教育我我就是开心。”小娜说得是心里话,唐逸语重心长几句话,倒使得她心里暖暖的,觉得这位书记哥哥真好,很贴心的感觉。

    这时小娜腰间“嘟嘟”的响了起来,接着在唐逸惊讶的目光下从腰间摘下bp机,看了眼,马上喜笑颜开:“是军子!”起身就想去吧台回电话。

    唐逸从包里摸出手机递给她:“用这个吧。”莉莉惊奇地道:“这是手机吧,我就在电影上见过。”小娜对莉莉得意的笑道:“什么稀罕玩意哥都有。”

    小娜拿过手机,却不知道怎么用,唐逸指点了她几句,她才拨通了军子的电话,说了几句挂电话笑道:“哥,军子找我吃饭,我先走了,你玩儿开心点。“回头对莉莉抱歉的道:“对不起啊莉莉,我也没办法!”

    莉莉气呼呼瞪她一眼:“你去死吧你,当我是救生圈啊?没用了就扔掉!”

    小娜吐吐舌头,俏皮的道:“你就别得便宜卖乖啦,有哥陪着你,心里指不定多美呢,便宜你这女色狼了!”回头对唐逸道:“哥,小心点儿啊!这丫头片子不是什么好人!”在莉莉笑骂声中一溜烟挤过人群跑掉。

    唐逸无奈地笑笑。拿起茶杯浸了一口。

    舞台上男歌手唱起谭咏麟的《爱在深秋》,倒也深情款款,似模似样。

    “哥,小娜很听你的话呢。我觉得吧。小娜还有点儿怕你。”莉莉喝着饮料,好奇的打量着唐逸。

    唐逸笑道:“或许吧,对了,小娜bp机哪来的?不是别人送地吧?”对军子地事他还是很上心地。

    “不是,攒了几个月工资,一下全没了,她就这样,喜欢追潮流。再说工作也好。不像我,倒现在还没个安稳工作……”说到这儿莉莉轻轻叹口气,勾起了满腹心事。

    唐逸道:“别急,延山就业机会可是越来越多地,早晚会找到称心的工作莉莉撇嘴道:“机会多有什么用,没有关系哪也进不去,最可恨的就是那些色鬼,就想占便宜。想找工作?可以,拿钱来!没钱?拿身体来换!妈地气死我了。”

    听她爆粗口唐逸一愕,心说看来是有切身体会啊。

    唐逸笑笑道:“没这么严重吧,延山总体风气还是可以地。”

    莉莉眨着大眼睛道:“还不严重?就说我吧,前阵子招商局旅行社招工。说是招聘一批女孩作导游,听说能去省里培训呢,我就报了名,谁知道怎么说?那管事的经理就明白跟我说,要跟我睡一觉。当时我就抽了他一大嘴巴!拿姑奶奶当什么人了?”

    唐逸皱起了眉头。旅行社,招商局?李安这局长他是不想干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那小子还挺横,报警抓我,军子哥出面才保了我,要不是认识小娜,我看那小子还不罢休。”莉莉气愤的说着,突然停住话语,指了指远处:“看看,怎么话儿说的,不是冤家不碰头,就那小子,旅行社经理,他抱着的女孩子我以前也认识,和我还有小娜都在一起玩过,真不要脸,为了份工作就把自己卖了。”

    顺莉莉指的方向看去,唐逸也看到了一男一女,男人三十岁上下,头发抹得油光锃亮,白净脸,瘦瘦的,做演员地话挺适合演汉奸痨病鬼那类型,女的和小娜莉莉差不多大吧,打扮得挺妖娆,有那么几分味道。

    唐逸看过去的时候正巧那女孩子也回过头,看到莉莉一愣,随即拉了拉那男人,在男人耳边说了几句话,男人回头打量了唐逸和莉莉几眼,随即笑呵呵搂着女孩儿走过来。

    “莉莉,你这里有空位啊?”走到茶座近前女孩先开了口,莉莉冷哼一声:“有人,再者说了,就算没人也不给狗坐!”

    女孩强笑道:“莉莉你怎么啦?我又没得罪你。”

    男人却是笑道:“莉莉,我知道你对我有些误会,不都过去了吗?别放心上,再说军子也和我说了,我不已经答应解决你的工作问题了?就算做不成导游,旅行社还是有其它工作的嘛!”

    莉莉眼睛都不瞥他一下:“得了吧你,就算你请姑奶奶去作经理,姑奶奶也不去!”

    唐逸微笑道:“莉莉,别胡说。”又对男人和女孩儿道:“请坐吧,小女孩不会说话,别见怪。”

    莉莉怔了一下,或许是因为受到小娜影响,对面前年轻人的话有些看重,嘴唇动了动终于忍住,气鼓鼓的闭了嘴。

    男人坐下后就从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唐逸:“鄙人金秋旅行社经理顾玉成,啊,我们这个旅行社并不是私人旅行社,隶属于招商局,属于行政机构。”

    唐逸接过名片,笑着说:“我姓唐,您就喊我小唐吧。”心里冷笑,这话哄哄别人还成,招商局自己就属于事业编制,旅行社却成了行政机构,这顾玉成吹牛都不带打草稿的。

    那时候延山很少有印制名片地公司,顾经理每次递名片都有一种成就感,好像自己高人一等似的。本来也是,招商局下属的旅行社,是经政府批准成立的,肯定会垄断延山市场。看看这些天南朝鲜和自己这方联系的旅行社数量,就可以知道延山地旅游市场多么广阔,在可以预期的将来,自己这旅行社经理就可以财源广进。只怕大局的一把手也比自己威风不到哪去。

    看着名片唐逸微微皱眉。姓顾?倒想起了前阵子偷李安现金地那女人,是招商局一位副局长的情妇,那局长就姓顾,自己也见过几面,不怎么起眼地一个人,想不到心机隐藏地挺深。

    唐逸笑着问:“啊,不知道顾经理和招商局顾局长怎么称呼?”

    顾玉成眼睛一亮,笑道:“唐老弟原来是行内人。顾局长正是鄙人叔叔。“或许因为和南朝鲜方面接触过几次,顾玉成自觉是有身份有地位地人,说话越发文绉绉。

    唐逸笑道;“说不上啥行内人,我呀,这不我妹子地事儿我着急吗,就四处托人打听,知道了招商局几位领导的大名,但想和人家接触。却是没啥门路,这不正愁呢吗。“说到妹子时指了指莉莉。

    顾玉成一听就倨傲起来,敢情是没啥门路的闲人啊,就看他妹子混的这德行,这姓唐的也高明不到哪儿去。

    说话马上就带了官腔:“这事儿。我也正作难呢,公安局齐队长交代下来的事儿,本来我是应该办的,但你也知道,我们这个局吧。是要害部门。衙门里水太深,事情不大好办啊!”

    唐逸笑道:“那就劳烦顾经理费心了。只要顾经理帮忙,我一定重谢。”

    顾玉成咋着嘴说难办难办,坐他旁边的女孩摇着他胳膊道:“你就给办了呗。”

    莉莉本来忍着,但看他装腔作势地模样,再想起他那天向自己求欢时恶心的嘴脸,心里一阵想吐,冷冷道:“姓顾的,少在这儿装大尾巴狼!给姑奶奶滚远点!什么玩意儿,整个一傻!”

    顾玉成脸一下就垮了下来,也不装文人了,恼羞成怒的一拍桌子:“妈的别给你脸不要脸,要不看军子的面子,老子早他妈玩了你,告诉你,再跟老子装牛逼老子明天就找人抡了你!你以为军子是个鸟啊?”

    莉莉站起来就想拿饮料泼他,唐逸一瞪眼:“坐下!”不知怎么的,莉莉心里一颤悠,就慢慢坐了下来。

    唐逸微笑看向顾玉成:“怎么的顾经理?骂我妹妹地话我可不爱听啊,还是说工作吧,怎么帮她解决下?”

    顾玉成本就是无赖,这时更是一股邪火升上来,一脸嚣张的看向唐逸:“骂你妹子怎么啦?老子还就骂了!你能把老子怎么着吧?工作?成,一万块!我让她上导游!没钱,让你妹子陪我睡一觉!再陪我叔叔睡一觉!我给她上导游领班!你妹子伺候得我舒服,就给她个副经理干干!”

    “滚你妈的!”莉莉越听火越大,拿起饮料就照顾玉成泼过去。

    红色液体沿着顾玉成脸慢慢流下,顾玉成却是阴阴冷笑,抹着脸上的饮料:“泼的好,老子就再送你进局子,今天我谁地面子也不卖!你他妈要不陪老子睡一觉老子就送你进大牢。”

    唐逸笑了:“顾经理,骂人骂得挺过瘾,成啊,挺能干的,工作明码标价,招商局选了个好经理啊。”

    说着话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李安的号儿:“李安嘛?我,听出来了,好,你给我马上到夜朦胧,紧急会议,还有叫上顾铁柱,我知道是晚上!叫你叫就去叫!恩,招商局党委紧急会议!”

    唐逸挂了电话,顾玉成冷笑道;“拿个假手机装孙子啊,告诉你,老子玩这一套时你他妈还吃奶呢?想把老子吓跑?老子没那么笨。”说着就对旁边的女孩儿道:“去吧台打电话报警,找李哥,就说有人欺负我!”

    女孩儿毕竟认识莉莉,想息事宁人,劝道:“顾哥,算了吧!”顾玉成一瞪眼睛:“叫你去就去!”女孩儿无奈起身,向吧台走去。

    不到十分钟,李安,顾玉成,还有招商局另外两个副局长。党委成员从人群中挤过来,人人都是一头雾水,怎么跑到夜朦胧开紧急会议?还是人特多的时候。

    幸好客人地目光都被台上精彩地表演吸引,没什么人注意这个角落。

    看到叔叔气喘吁吁的赶过来。顾玉成就有些傻眼。再看叔叔谦卑地喊唐逸唐书记,顾玉成脑袋嗡了一声,能被他叔叔用这种表情喊唐书记的,延山只有一个人,县委唐书记唐逸啊!

    唐逸看着几名站在自己跟前的招商局正副局长,微笑起来:“很好,你们工作作的好啊!都作出花儿来啦!佩服啊,我想不佩服都不行!我唐逸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能干工作的!”

    几名局长不知道他说什么。只有笑着打哈哈,却见唐逸猛地一沉脸,“啪”地一拍茶几:“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一时间,这边小角落空气好像凝固了似的,几名局长都是噤若寒蝉,他们还从没见过唐逸脸色如此严厉。

    唐逸指着呆若木鸡的顾玉成:“这就是你们任命地旅行社经理!很好嘛!很能干!很能干啊!工作岗位明码标价,导游,一万块钱。导游领班,让女孩陪他睡一宿,啊,不对,顾局长。还要陪你睡一宿呢!哈哈,好啊,很好啊”

    顾局长脸都绿了,真想找根绳子将那败家侄子勒死,可是。现在他却动也不敢动。后背,已经完全被冷汗打湿。

    “你们几个明天全给我递辞职报告!一群什么东西!”唐逸拿起茶杯大口喝水。小角落里静得针掉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只有唐逸喝茶水地声音,好像舞台那边和这个角落成了两个世界。

    “唐,唐书记,我,我想说几句。”一名副局长结结巴巴开了口。

    唐逸道:“你说!”

    “我们工作是有严重失误,但是,事情的主要责任在顾局长,我不是推卸责任啊,旅行社的事是顾局长一手抓的,我们都插不上手啊,就是李局长也碰不得。”

    李安拉拉他衣角,道:“老肖,别说了。”又一脸诚恳的对唐逸道:“唐书记,是我工作失误,我明天就引咎辞职。”

    唐逸恩了一声,就在这时候,姚小红从人群中挤过来,见这边人多,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到了顾经理身边低声道:“顾哥,给个面子,别在这里闹,有事回头再解决。”

    声音虽低,在座的却全听得清楚,顾局长险些晕过去,这败家侄子,又有什么事儿啊?

    唐逸问姚小红:“你是这儿的经理吧,什么事儿?”

    姚小红笑道:“啊,是顾哥好像和您发生了一点小误会,报了警抓您,这不警察被我在门口拦下了吗?我这打开门做生意,闹太多事儿不好,就当您二位给我个面子,别再闹了,您跟顾哥道个歉,这事儿就过去了,承当给我面子了!”

    唐逸冷笑看向顾经理,又看了看顾局长,冷笑道:“看来我不道歉还要进局子了!”

    “啊”顾局长突然捂着胸口软软坐下,却是心脏受不了这打击,诱发了血压高的老毛病。

    姚小红忙搀顾局长在沙发上坐下,又递给他一杯水,忙着拍打他地脸,其他人却是动也不敢动,都看着唐逸脸色。

    唐逸冷哼一声:“送他回家,明天办病休!”

    几名局长都点头,唐逸道:“你们回去吧,明天自己开个会!问题怎么解决给我出个方案!”

    几名局长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听到唐逸最后这句话,心里又有些庆幸,好像不用辞职了,不过又有些忐忑,毕竟谁知道领导的心思呢?几名副局长都将目光投注在李安脸上,知道李局长和唐逸走得近,看来这一次能不能留下大概要看李安的意思了。

    李安心里却有些得意,他知道顾局长有意将侄子任命为旅行社经理后就故意将旅行社的事推给了老顾,就等着拿他侄子把柄呢,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还巧不巧的就撞到了唐书记枪口上,这一下老顾是再不用翻身了。至于辞职啥的,李安当然要表态,但想来事情查清楚后,唐书记也不会将自己拿下,却正好趁这次机会动一动那几名副局长。

    几名局长和姚小红搀着老顾离去,莉莉一直没敢说话,看着这几名大腹便便的官员被唐逸像孩子一样厉声训斥,却大气也不敢出,更有一名局长头发花白,看年龄作唐逸爷爷都靠谱,却被训斥的拿着袖子不住抹额头地汗,这些人,平时有多大架子自己可是见过,导游面试时,其中一名副局长也就是那姓顾的也去巡视了一下,那威严的模样莉莉可是记忆犹新,当时还想呢,原来县里的局长这么威风。可是就是同样一个人,被唐逸训斥了几句,竟然吓到高血压发作,就好像没脚的虾米一下倒了下去,可真是够滑稽地。

    “唐,唐……”顾经理想说话,唐逸却已经皱起眉头:“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谈话,你回家准备一下交待材料,明天检察院会找你核实一些问题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啊?”顾经理差点没晕过去,知道再磨蹭会更惹得唐逸反感,勉强站起来,在女孩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向外走去。

    唐逸又拿起茶杯喝水,莉莉却再不敢随便说话了。

    “莉莉,过几天导游班会重新招人,你再去试试,我看你没有问题的,漂亮大方。”

    听到唐逸夸自己漂亮大方,莉莉的心不知道怎么就扑通扑通跳起来,低声恩了一声。

    “啊,你去玩吧,我坐一会儿就走了。”唐逸看看表,有些晚了。

    莉莉又恩了一声,很听话地站起来向外走去,走到人丛中,忍不住再次回头看了唐逸一眼,看着唐逸略显孤寂地身影,叹口气,就当刚刚的心动是一场美丽地梦吧,这个男人,遥不可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