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章 民变(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五十四章 民变(下)

五十四章 民变(下)2017-11-8 23:42:48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早,唐逸就在阿凤嫂的陪同下来到了那死去女人的娘家,老两口都是五十多岁,但面相苍老的好似七老八十,他们只有那一个女儿,唐逸本以为很容易做通工作,但唐逸刚刚提起他们可以用法律武器为女儿讨回公道的话题,老人就急了眼,骂道:“丢人现眼的东西,死了活该!我们老石家没她这种闺女。”

    碰了一鼻子灰,出了院子,却见门口一青年满脸冷笑,转身离开。

    唐逸皱眉道:“是不是石大川派来监视的,所以两位老人不敢说心里话。”

    阿凤嫂摇头道:“石头是照顾两位老人生活的,小霞这一去,丢下孤零零两个老人,石大川就安排石头伺候他俩,这也是石门村的传统,没有子嗣的老人都能得到善终。”

    唐逸轻轻点头,也难怪石门村铁板一块了,它的这些老规矩还是很得人心的,就算党领导下的村子,那些孤寡老人能最终进入养老院的也极少,虽然有五保户政策,但山村里,实际上五保户的生活是极其艰难的。

    结束在石门村的调研已经几天了,唐逸每天还是在思索石门村的问题,该怎么引导村民走出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呢?。

    直接动石大川?无疑是一柄双刃剑,操作的不好,同样会将自己割得血淋淋。老陶也关心了一下唐逸的调研工作,虽然看不出他有什么幸灾乐祸的表现,但唐逸知道,老狐狸肯定心里笑翻了天,觉得自己还是太年青,急功近利。偏偏要去碰几十年的顽疾,结果闹了个无趣。

    唐逸倒不在乎陶书记的想法,但想起石门村那贫苦的生活。心里实在有些不是滋味儿。这些天甚至下令兰姐每天作玉米饽饽忆苦,也是在提醒自己延山还有许多村民生活在贫困线上,自己任重而道远。

    唐逸听宝儿告状,兰姐对自己地作法嗤之以鼻,背后说自己越来越像电视上装模作样的清官老爷,很无趣。唐逸当时笑着对宝儿说:叔叔大概不适合生活在地球上了,叔叔是火星人。

    宝儿却是搂着唐逸脖子笑:“那宝儿就作阿童木,陪叔叔在天上飞。”

    想起宝儿。唐逸又是一笑,小丫头越来越磨人,现在自己每天不抱她一会儿她就不开

    “叮铃铃”电话响起,唐逸慢悠悠走到办公桌前,接起了电话,话筒里传来阿凤嫂带着哭腔的惶急声音:“唐书记,是唐书记吧?您,您快救救小丫。唐书记,就您能救她了……”

    “什么事?慢慢说,别急!”听说小丫出事,想起那乖巧地小女孩儿,唐逸也有些急。小丫。小丫拿了邻居一个鸡蛋,三爷爷说,要,要按规矩处置她,要。要押她去祠堂……”阿凤嫂哭喊起来。“唐书记,快来帮帮她!求您了!”

    唐逸二话不说。马上挂掉电话,又拨通公安局地号码:“陈达和,马上带人到石门村,多带些人!最好带一个中队!”

    也不等陈达和问明白,挂掉电话,就向楼下跑,他知道阿凤嫂肯定是在邻村村委会打的电话,而安装电话的村子,距离石门村最近的也有七八里远,阿凤嫂打电话求助时说不定小丫已经被押进了祠堂。

    一周的调研也不是完全没有成果,唐逸听阿凤嫂大致说过,偷盗的话,按石门村的规矩,是要被打断手的,虽然小丫年纪小,可能不会用那般严厉地族规,但惩罚也轻不了。

    桑塔纳风驰电掣的驶出县城,一个多小时,才到了石门村附近,前面小路崎岖,汽车却是开不进去,有四五里地需要走路,唐逸下车就飞奔起来,老高怔了一下,唐书记是最注意仪表的,走路从来沉稳自然,哪见过他跑?

    老高吃惊是吃惊,也急忙熄火下车,追着唐逸跑起来,越跑却是距离唐逸越远,老高累得气喘吁吁,看着前面唐逸越来越小的身影,老高拄着腿,大口的喘着气,心说唐书记这体力,我看作竞技运动员都成。石家祠堂里,摆着两排檀木椅,坐着的几个人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石大川坐在首正中,在这些老人身后,还有十几名精壮的小伙子。

    祠堂正中,阿凤嫂正搂着小丫,母女抱头哭泣。

    石大川点燃旱烟袋里地烟--飘天文学--悠道:“继续吧。”

    两名庄稼汉过来就想拉开阿凤嫂,阿凤嫂哭着哀求:“三爷爷,您就饶了她吧,她还小,您看,她的手都被打出血了,她也是您的孙女啊,您就不心疼吗?”

    小丫的手血淋淋的,阿凤嫂捧着她地手,泪水掉的越发快了。

    石大川叹口气:“小凤,没有规矩,何以成方圆?做错事,就要受到惩罚。看她年纪小,就再打几下算了,也是让她牢牢记住这个教训,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屁话!”随着响亮的声音,祠堂门口大步走进来一个清秀后生,额角微微有些汗水,唐逸,他很少说脏话,今天却是怒了。

    “爱什么财?取什么道?不就是馋了,拿了邻居家一个鸡蛋吗?谁小时候没招过猫?斗过狗?石老爷子,你们石门村如果家家有鸡蛋吃,会出这种事吗?”

    唐逸看到小丫血淋淋的手,哭的扭曲成一团地小脸,一股怒火压抑不住,句句质问石大川。

    石大川不在意地笑笑:“县太爷啊,我们屯子有屯子的规矩,就不劳烦你作主了。”

    阿凤嫂却是拉着小丫躲到了唐逸身后,轻声对小丫说:“别怕,唐书记来了就好了。”

    唐逸气极,反而轻轻笑了起来:“屯子地规矩?好。很好啊!我看今天谁敢再动手!”

    两个庄稼汉却是不信这个邪,他们就认石大川,大步就向唐逸走过去。石大川一口口聒着旱烟袋。看着唐逸的脸,突然摆摆手:“算了,今天就当给县太爷面子,就到这儿吧。”

    唐逸冷笑:“算了?给我面子?说得真轻松,你们现在是在犯罪知道吗?孽待儿童,故意伤害他人身体,非法管制,你们”点着石大川和那几个庄稼汉:“马上去县局自首。”

    “哈哈”祠堂里一阵大声的哄笑。这些人看着唐逸都觉得滑稽无比,这年轻人是不是疯了?

    这时,一名村民晃晃张张跑进来,大声道:“三爷爷,外面来了好多警察!”

    石大川看着唐逸,脸色渐渐阴沉下来,他身后一名年轻人飞快的跑了出去。

    老高最先冲进了祠堂,接着十几名穿着绿制服警察冲进来。最前面地正是陈达和,见唐逸安然无恙,总算松了口气,凑到唐逸身边问:“怎么整?”就差问往死里整还是轻点整了。唐逸指了指石大川和边上一众人:“这些人,涉嫌一宗命案。全部带回去调查。”

    陈达和应了一声,一挥手:“全给我带走!”

    警察就往上涌,祠堂里的小伙子却是操起棍子棒子护在了石大川前面,两边发生了激烈的肢体接触,就在这时。外面一名联防员脸色惊惶地冲进来:“陈局。老百姓好像要闹事!”唐逸怔了一下,走出祠堂。

    祠堂外。有十几名警戒地联防员和警察,却听村落里,响起了当当的钟声,家家户户人头攒动,一个个庄稼汉拿着锹啊镐啊从家里跑出来,向祠堂这边汇集。

    外面警戒的联防员和警察脸色都变了,他们都听说过石门村强悍的民风。

    陈达和也走出来,见到外面聚集的人群脸色也难看起来,外面的公安人员排成一道人墙,维持秩序,不让村民靠近,但村民群情激奋,奋力的向这边涌。

    “凭什么抓三爷爷!妈的,今天谁敢抓三爷爷我要他地小命!“一名蛮汉突然大喊起来,接着抡起铁锹,嘭一声将正向外推他的警察砸了个跟头。

    其它村民见有人动手,马上也都抡起家什向前冲来,陈达和就有些愣神,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呢,但他毕竟是军人出身的老公安,拔出手枪“啪啪啪”,照天上就是三枪,大喊道:“都给我站住!”

    人群开始滞了一下,接着马上就有人喊;“别被他吓唬住,他不敢开枪,公安局的都是孙子!”

    最开始动手的蛮汉劲头最大,抡起铁锨又是一下,正砸在一名联防员脸上,联防员惨叫一声,捂着满脸的血退了几步,蹲了下去。

    其他村民也都抡起家什冲上来动手。

    陈达和见镇唬不住村民,正愣神,突然肩膀被人一拍,耳边就听唐逸阴沉的声音:“开枪!”

    陈达和脑子嗡了一声,下意识手枪平举,照着蛮汉就是一枪,“啪”一声清脆的枪响,蛮汉捂着大腿栽倒,在地上打着滚惨叫。

    这一见血,陈达和地凶悍劲儿反而被激发,举着枪朝天又“啪”的放了一抢,大声喊:“***谁再胡来老子利马毙了他!”

    外面几名佩枪的刑警也掏出枪,黑洞洞的枪口虽然朝天,一股肃杀之气却已经扑面而来。

    村民都愣在那儿,最爱起哄地那小个子也不喊了,傻愣愣看着那成排的枪口。

    陈达和回头对祠堂里大声喊:“抓人!”

    等全副武装的警察将戴着手铐的石大川一行人推出来后,人群更是一片沉寂,村民都有些茫然,尤其是,昔日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三爷爷竟然被戴上手铐,一名警察死死按着他地头,三爷爷,三爷爷竟然低下了他地头。

    唐逸却不这样就走,他知道就是这一刻,要让这些村民牢牢记在心里。

    有联防员已经给蛮汉采取紧急止血措施,又抬着他跑掉。是送往县医院救治。

    唐逸挥挥手,身前的警察退到两边,唐逸站在祠堂前地石阶上。望着一个个村民的脸。那些村民地脸上,有不平,有愤愤,有喜悦,更多的还是茫然。

    唐逸顺手将小丫拉上了台阶,举着她血淋淋的手:“乡亲们!你们所谓石门村地规矩就是这样对待孩子地吗?做错了一件小事,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那鸡蛋是属于别人的,就要打烂她的手?你们石门村就是这种规矩?简直是荒唐!”

    “现在是什么社会了?是新中国!改革开放已经十六年了!你们呢?还在捧着祖宗牌位磕头!祖宗留下的东西就全是对的?”

    “知道你们在违法吗?残害人命。孽待儿童,聚众袭警!知道是什么罪行吗?”

    唐逸声色俱厉,看着他那派头,看看他身后那全副武装,充满威压的警察,村民都开始有了惧意,这,这可再不是几天前走家串户那和蔼可亲的年轻后生了。这一刻,村民们才有些理解县委书记这个名词的含义。

    三爷爷?好像在人家眼里屁也不是,说拿下就拿下了。

    唐逸没有用温和地语调缓解气氛,他今天要的就是从根儿上刺激一下这些乡民,叫他们知道。国家的力量是无坚不摧的。

    对后面挥挥手:“走!”

    村民们慢慢让出条道路,看着精神抖擞的警察压着石大川一行人走面前走过,这一幕,深深震撼了他们的认知。

    石大川倒也坦白,对打死石小霞一事供认不讳。只是不承认自己有罪。经过检察院,公安局在石门村的调查取证。又挖掘出十几起伤害他人身体,非法禁锢等罪行,石大川及其帮凶很快就被正式批捕,等待检察机关的公诉。

    常委会专门就石门村一案召开了临时会议,会议地议题除了肯定石门村一案对打破旧传统,促进社会进步的积极意义外,还就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陈达和开枪射伤村民一事进行了讨论。因为好像县局内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认为陈达和此举极为不妥。

    纪委叶书记首先发言,他认为陈达和开枪是逼不得已,而且射伤的村民连续打伤两名公安人员,其中一名公安人员伤势比较严重,颅骨断裂,脑震荡,已经构成了轻微伤害。在这样的情况下陈达和开枪可以理解。

    雷浩第二个发言,他声音洪亮,第一句话就令全场愕然,“处分?我看陈达和同志这次不但不应该被处分,反而应该立功嘉奖!”

    “当时情况多严峻各位同志可能不能真正理解,我是经历过类似事件的,村民被鼓动起来有多么可怕我是亲眼见过地!”

    众人心中都是一晒,都知道雷浩当初是红卫兵干将,去摸过石门村的老虎屁股。

    雷浩慷慨激昂的道:“达和同志这一枪开的好啊,将局势完全稳定下来,没有他这一枪,我敢断言,石门村事件明天就会上报纸头条,题目就是山民暴乱,围攻执法人员!我估计,不出动武警怕是都平息不了这场骚乱!而且会有更多被蒙蔽的乡亲受伤,会有更多公安战线地同志流血。”

    雷浩说地大家心知肚明,其实如果真演变成暴乱,可不是上不上报纸那么简单了,整个延山班子只怕都会被处分,甚至引起延山官场震动,上头调整延山领导层也不无可能。

    不过说是这么说,事情没发展到那一步,其中文章就玄妙了,常委大多在等着唐逸和陶书记的意见。

    陶书记摩挲着秃头笑道:“雷浩书记说地对,我的意见,县委应该对公安局在“六-一二”事件中的表现进行嘉奖,再和市局沟通一下,最好能在公安系统内给予陈达和同志记功嘉奖。唐逸皱皱眉,老狐狸卖的什么药?向自己示好?还是想将事情闹大?再另外挑起什么由头?唐逸宁愿相信是后者。

    “唐书记,说说你的看法吧,当时你在现场,你的意见最中肯。”陶书记笑眯眯点了唐逸的名。

    唐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琢磨了一下道:“我看啊,嘉奖就不必了吧。不管怎么说,对村民开枪,总归是很恶劣的行为。我觉得。县委应该通报批评。当时我在场,却没能制止达和同志地行为,我检讨!”

    陶书记摩挲着秃头,皱眉道:“通报批评?”

    常委都不说话,等着陶书记的决断。

    好一会儿,陶书记道:“唐书记这样看,很难办嘛!”摇了摇头道:“那嘉奖就免了吧,至于通报批评。更是完全没必要,口头批评一下吧,雷书记,你和达和同志谈谈。”

    雷浩点头。

    “就这样,散会!”走出会场时陶书记拍了拍唐逸肩膀,笑道:“不要想太多,这次事件你处理的还是很果断地。”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

    事件刚刚过去没几天,唐逸还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事情动态。避免留下什么后遗症的时候,又接到了石门村的电话,这次是石庆年打来的,原来,石大川一伙儿被批捕后。原来就对石大川不满的石姓村民以及外姓村民就开始活跃起来,商量着要将石家祠堂砸掉,和维护石家祠堂的村民已经发生了多次冲突,眼见形势就不可控制。

    唐逸再次来到了石门村,这一次。他可没敢轻车简从。在刑侦大队杨队长和两名警察的陪同下,坐着警车呼啸而来。

    当然。车子还是开不进石门村,唐逸和杨队几个人又一次汗流浃背的走了几里崎岖小路,两名警员心里骂娘,嘴上可不敢说,杨队倒是愉快地紧,能在唐书记面前露脸,这点儿苦算什么?

    唐逸到了石庆年家,就命他将石家和外姓里有份量的人找来,作为群众代表,自己想听听他们的意见。

    唐逸坐在石庆年家东屋炕头,开了一次很有特色的座谈会。

    几名外姓代表和石姓代表都坐在炕前的小马扎上,抬着头仰视唐逸,听唐逸讲话,这也是唐逸要的效果。

    “乡亲们啊,几天前的事件是个别人唆使,蒙蔽了不明真相的群众,根据我们党地原则,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对于被蒙蔽的群众一律不追究责任,教育为主,只办首恶。所以大家不要怕,这次我来,就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听听大家对以后的展望。”

    一句话,受蒙蔽的群众已经和阶级敌人石大川划清了界线,石姓代表都是松了口气,就怕县太爷秋后算账,当然,心里还是很忐忑地,唐书记一来,只怕石家祠堂是保不住了。

    唐逸微笑着看向外姓代表,问道:“关于石家祠堂,你们为什么想将它砸掉?”

    一名代表结结巴巴道:“因为它是封建糟粕。”

    唐逸笑了,清了清嗓子:“乡亲们啊,石门村的问题并不是因为石家祠堂在不在,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如何致富,如何奔小康,这点儿,石书记和我保证过,三年带你们奔小康。”

    石庆年吓了一跳,当时是喝醉了吹大气,不想唐书记记在了心里,虽然是笑着说出来,石庆年还是满头冷汗,真要自己兑现怎么办?

    “我的意见是祠堂要保留,不但保留,而且要好生修缮,那,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啊。”

    不管石姓代表,还是外姓代表,听了唐逸地话都很惊讶,谁也想不到唐书记是这么个意见。

    “为什么说它是一笔宝贵地财富呢?你们大概也听说了,咱们延山新城区的建设已经进入尾声,随着韩成子庐和天鹅湖公园地完工,会有大批游客接踵而至,我看你们石门村,也完全可以加入延山一日游的旅游路线里,作为保存最为完善的古老祠堂,它的吸引力可是要远远强于南方一些近年才破土动工的伪文化古迹。”

    看着村民一个个迷茫的神情,唐逸心里笑了下,自己也算讲道与盲了,提高语调:“总之我保证,不出几年,石门村会家家买得起电视机,电冰箱,甚至在县城买车买房也不会再是梦想!”

    “电视机?”村民纷纷议论起来,有亲眼见过的更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大声问:“唐书记,您说的是真的?”

    唐逸笑道:“我从来不骗人。”

    村民代表都兴奋起来,在他们眼里,唐逸就是天王老子了,听到唐逸的承诺,都压抑不住心头的激动,鼓起掌来。

    等送走村民代表,唐逸拉石庆年坐下,说道:“庆年,过些天我让招商局新成立的旅行社来考察一下。”南朝鲜已经有旅行社和延山接触,当时延山尚没有旅游局,只有在招商局名下建立了一个旅行社,和南朝鲜方面联系,谈判合作事宜。

    唐逸笑着说:“我看你们村子就搞农家乐模式。”知道石庆年听不懂,简单解释了一下:“就是保持你们村的原貌,游客和你们同吃同住,体验乡土人情,你们这里距离草庐不远,村子又很有特点,修修路,加入到旅游路线里是大有文章可作的。”

    石庆年有些不安的道:“游客住我们村,那吃什么?屯子资源太匮乏了。”

    唐逸神秘一笑:“吃什么?玉米饼子你们总有吧?五块钱一张,卖呗。”

    石庆年吓了一跳,心说玉米饼子卖五块钱一块?唐书记真会开玩笑。

    唐逸心里却是琢磨,这事儿和李安探讨下,价位怎么定,五块钱一张玉米饼好像有点贱卖。

    走之前唐逸去看了看小丫,小丫头手上缠满了纱布,是在县医院处理的,唐逸摸摸她的头,小丫一副做错事的样子,可怜兮兮的道:“我,我再也不偷东西了。”

    唐逸皱眉道:“那不算偷,知道是别人家的东西再去拿才算偷,他家老母鸡在你家门口下的蛋,那叫拾,还回去叫拾金不昧!”

    小丫大眼睛异常明亮,看着唐逸,惊喜的道:“真的吗?”又看向父母。

    唐逸笑道:“我说是真的就是真的。”石庆年和阿庆嫂只有点头。

    唐逸又笑道:“过几天我带个小朋友和你玩。“小丫点头。

    唐逸又问起村小学教学情况,听说这儿的教师大多是代课,其实就是石门村的村民后,叹口气,这也是个问题,不过却是急不得,只能等村子条件好了才能吸引教师来,现在强制命令调人过来反而不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