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章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五十章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五十章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2017-11-8 23:42:43Ctrl+D 收藏本站

    站在深江大桥桥畔,望着远处缓缓流动的点点灯光,唐逸掐灭了手中的烟,烟蒂划出一道抛物线,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夜幕中。

    深江大桥上,南方夏日夜晚的微风,仿佛有些冷冽。

    唐逸紧了紧衬衫的领子,向不远处的出租站台走去。

    等出租车赶到交州大酒店时已经九点多了,望着酒店星星点点的灯光,唐逸才觉得自己肚子有点饿。

    八楼走廊静悄悄的,两名漂亮的服务员说说笑笑走过来,看到客人,都问了声您好。

    唐逸来到陈珂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很快门被拉开,露出陈珂清丽的笑容,“哥,你回来了。”

    唐逸点点头,进了房间,“有吃的吗?饿死我了。”

    小曼正大口吞着方便面,听到唐逸喊饿,抬头笑道:“不怕我的口水就让给你吃。”

    陈珂嘻嘻笑道:“想让他吃你的口水啊,做梦去吧。”

    小曼笑道:“对,不吃我的吃你的。”

    唐逸不习惯被小女孩儿打趣,有些尴尬,说:“那我走了。”

    陈珂忙拉住他手,笑道:“哥,我给你泡杯面吧。”

    唐逸坐在沙发椅上看着陈珂忙碌,小曼道:“唐逸,你挺了不起啊。”

    唐逸不知道她又想开什么玩笑,也不接声。

    “刚才你知道谁来了吗?宏达的大老板总裁,齐小姐来了,和陈珂道歉呢,你路子挺野啊?”小曼边说边打量唐逸,对唐逸,她可真有些佩服,平日看这男人总是那样沉稳,好像一切成竹在胸的模样。还以为他装样子呢,小曼也没少心里嘀咕。小小年纪装深沉,没劲。谁知道几天功夫,陈珂的事儿就被摆平了,更有对方大老板亲自登门道歉,说不是唐逸的运作谁会相信?这世道,没有哪个大老板会无缘无故的发善心。来搞什么亲民,除非发神经。

    唐逸恩了一声,他早料到了这个结果,既然齐洁见到了自己,不管她原意是什么。是绝对不会再和陈珂纠缠下去的。

    陈珂将杯面放到唐逸身边的茶几上,笑道:“等三五分钟就可以吃了。”

    听小曼说起齐洁,她眼睛里闪烁着崇拜地光芒:“齐小姐真漂亮,又能干,听说才二十出头,就是大公司的总裁了,真羡慕她。”

    唐逸摇摇头,也不吭声。

    小曼也叹口气道:“主要地是漂亮啊。近看才知道,人家那皮肤真好啊,古时候不有句话叫吹弹可破嘛?我看用她身上最合适,看得我都想亲几口。”叹着气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肌肤,嘟囔道:“也不知道她用什么化妆品。”

    陈珂笑道:“你呀。用砂纸磨磨估计也差不多。”

    小曼气得瞪圆了眼睛,拿起床头的枕头就扔了过去:“你去死!”

    唐逸一直不做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珂又说:“哥,齐小姐还给我买了好多东西,我都没要。”

    唐逸笑笑:“恩。作得对。”

    在陈珂房间吃过泡面。唐逸溜达回自己房间,开门的时候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也没细想,进了房间,顺手带上门,卡在墙壁插卡盒一插,房间的灯一盏盏亮起来。

    接着唐逸怔住,洁白的床头,齐洁静静坐着,看到唐逸进来,她露出一丝笑容,只是有些苦涩。

    看来齐洁特意装扮过,淡紫色长裙,风姿绰约,紫色绑带高跟鞋,即时尚又性感,嘴唇,也刻意抹了淡淡地紫,使得本就妩媚的她更多了一股说不出的妖异魅力。

    唐逸笑道:“倒是越发会打扮了,挺漂亮的。”说着很随意的坐在了沙发椅上,和她保持了两三米地距离。

    齐洁怔怔看着唐逸,也不说话。

    唐逸打量着昔日温柔如水的她,轻轻叹口气。

    齐洁低下头,轻声道:“知道我第一笔生意赔了多少钱吗?”

    唐逸默然,不用问也猜得出刚刚涉足商海的她会遭受怎样的打击。

    “伯母除了提点我几句,海南的每笔生意都是交给我拿主意,我的第一个合同就被人家设了个套儿,十万美金眼睁睁被人家拿走了,明明知道被骗了,还要给对方账户上汇钱,我,我当时……”齐洁有些哽咽,却很快控制住情绪,大概因为她知道,她今天不能靠博取唐逸的同情来弥补两人的关系。

    唐逸看着齐洁,心中五味杂陈,叹口气道:“我理解你,真地理解你。”她和自己一样,都是突然被放入烘炉烧烤,不同的是,自己早就耳渲目染,她却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被投入了诡诈汹涌的商海。

    齐洁幽幽道:“我知道,所以我怎么设计宏达,怎么狠毒的对付那些商贾,你都不在意,甚至你最在意地不是我要为难那小姑娘,你在意的是我不该挑战你的权威,不该有事瞒着你。”

    唐逸愣了一下,却细细的回味起她的话。

    “是你和我说地,你问过我,想不想尝尝俯视你地滋味,那好,我告诉你,昨天就是我的一个尝试,我想打败你,结果失败了,你说话算数地话就不该为这个生气。”

    唐逸看着齐洁盯着自己振振有词,其实色厉内荏的小模样,突然觉得好笑,至少这一刻,他看得出齐洁的心思,她知道靠同情打动不了自己,采取的策略是和自己讲道理,虽然看似句句机锋,实则内心惶恐不安。

    “你真想打败我?”唐逸点上颗烟,眯着眼看着齐洁。

    齐洁慢慢低下了头,突然低声道:“我,我就是在床上也怕你。”

    “咳咳……”唐逸刚刚吸了口烟,马上被齐洁的话惊到,大声咳嗽起来。本来很凝重的谈判气氛荡然无存。

    香风扑面,齐洁马上凑过来。乖巧的帮唐逸捶背,“去。”唐逸推开她,但再想恢复刚刚威慑她的气势却已经很难。

    齐洁坐到了茶几上,轻声道:“我说了都听你的,想欺负你一回也是听你的话啊。你却就知道欺负我……”

    唐逸无奈的看着她,怎么还有股子陈珂那死皮赖脸地劲儿了?

    齐洁慢慢把娇躯向唐逸身上靠过来。唐逸也没动,任她软软的身子倚住自己肩膀。

    “我知道我错了,其实,我真地就是想见见你,知道吗?伯母跟我说的第一条就是不许主动去见你。可是,我,我好想你……”

    “日子越久,我越是想你,电话,我都不敢和你说,我怕听多了你的声音,就再忍不住。会不顾一切的回延山看你……”

    “我真的真的想你。”泪水终于从齐洁眼角滑落,她哽咽着靠进了唐逸地怀里。

    唐逸叹口气,轻轻拍了拍她肩膀。

    “也许,我。我是嫉妒她,我,我也不知道……谁,谁叫你从来也不说来看看我,却。却为了她……”齐洁抹着眼泪。努力不叫自己哭出声。

    听到这儿唐逸有点心虚,好像自己是有些冷落齐洁了。她最难熬的日子自己不但没在她身边,甚至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以前口口声声多么喜欢她,希望温柔可人的她能陪自己走过风风雨雨,可是自己想没想过她呢?她需要遮风挡雨,需要有人关心安慰的时候自己在哪里?

    “我,我就是一时转不过弯儿,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吃醋……看到你,看到你绝情地样子我好怕……”齐洁眼泪不住滑落,脸上淡淡的妆被泪水冲得有些狼狈,却添了几分妩媚意味

    唐逸叹口气,拿起纸巾帮她擦眼泪,轻声道:“好了,以后我不会再招惹女孩子了。”

    齐洁摇头,轻声道:“其实这几天,每次想起你因为我在吃苦,我,我就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为什么变得这么坏,我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爱怜的捧起唐逸的脸:“这几天,你很辛苦吧……”

    唐逸没有说话,轻轻拥她进怀,两人久久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唐逸笑道:“以后你想俯视我就俯视我吧,我也想尝尝向你求饶的滋味。”

    齐洁淡紫的唇凑到了唐逸耳边,香热的气息扑到唐逸耳朵里:“想地美,哪次不是我向你求饶……”

    唐逸小腹就有股热流上升,不过他还是推开齐洁,“去,别胡闹。”一来气氛有些不对,二来不想见到齐洁就**,好像自己就是找她发泄似的。

    唐逸起身走了两步,来到床头柜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厚厚一叠资料,扔到床上:“看看吧,这是我当初准备和你谈判不成就开始进行的计划,你看看怎么打败我。”

    齐洁摇摇头,提起这事儿她脸色又有些苍白,但看唐逸皱眉,只好拿起资料翻看,看了几眼,或许资料太重,她拿着有些吃力,于是就把文件摊在床上,自己趴在床上看。

    紫色裙子被她夹在双腿间,美腿和翘臀勾勒出诱人的曲线,小腿还不时弯起又放下,常常带得裙子滑到膝盖,雪白地腿有些耀眼,唐逸看得心里一突,忙把目光转开。

    “啊,老公这招真绝,我会被你欺负死的。”齐洁突然娇声惊呼,那声媚媚的老公叫得唐逸心里又是一热,久违了的称呼。

    “咦,还有这一步,我怎么就想不到呢?”

    听着齐洁的大呼小叫,唐逸气得过去在她屁股上就拍了几巴掌:“少跟我装模作样!”翘臀弹力惊人,唐逸地手都有些飘飘然。

    “啊,痛死我了!”齐洁媚媚地娇呼又害得唐逸心跳加速。

    “老公,你是真的很厉害嘛!”齐洁在床上转身,柔软地腰和颤动的胸,姿势惊人的魅惑。

    那份资料是唐逸授意下,军子和另一家房地产秘密达成的协议,瘦猴。张总都会被作为棋子使用,唐逸甚至有给另一家房地产注资地意向。当然,资金本来是准备和母亲或者齐洁联系的。

    但唐逸知道,既然对手是齐洁,背后地势力或许是亲唐系,自己这份协议也就没什么用场,只是辛辛苦苦准备了几个昼夜。不拿出来用用总觉得有些别扭,这才扔给齐洁看一眼。

    早知道齐洁不会正面回应,但她敷衍的也太没诚意了,唐逸有些窝火,或许。也有别的因素,总之他伸手抓住齐洁的腰,想将齐洁翻转再打几下屁股,但双手刚刚抓住齐洁柔软而又弹力十足的腰,齐洁的小腿弓起,顶在了唐逸小腹上,两只紫色绑带高跟鞋裸露出地脚面正夹在唐逸下体,唐逸的男人特征马上雄起。却又被那光滑的脚背,俏皮的脚趾,硬邦邦的鞋跟碰触着,滋味难言。

    齐洁大眼睛仿佛沁出水来。淡紫嘴唇轻轻喘息,声音媚到了骨子里:“别打了……疼……”

    唐逸再也忍耐不住,猛地扑了上去,齐洁地雪白小腿也很配合的分开,使得唐逸轻松的压在了她柔软如绵的身子上。

    好似面对一件精致的工艺品。唐逸慢慢舔着齐洁雪白的粉颈。余光更能看到她深深的雪白乳沟,唐逸手在她柔软而又弹力惊人的身子上抚摸着。嘴慢慢含住了齐洁淡紫地嘴唇,轻轻品尝……

    齐洁裙子被撂到腰间,紫色内裤拉到膝盖处,无力的趴在床上,双手抓着雪白的床单低低的呻吟着,仿佛带了哭腔,这已经是唐逸要地第三次了。

    唐逸全身重量压在齐洁翘臀上,用力的冲刺,不时在齐洁拉链洞开,光滑洁白的后背上亲几

    就在这时候,床头齐洁坤包里的手机响起了音乐,齐洁无力的伸手翻着包,好久才将手机从包里拿出来,接通后贴到了耳边。

    唐逸放缓了动作,却不停止,齐洁白唐逸地力气都没有了,有气无力地说了声:“你好。”

    “啊,小三啊。”

    听到这儿唐逸知道是那文弱女保镖,心里轻笑,突然用力顶了几下,男人,这时候大概都是邪恶的。

    齐洁“啊”地媚叫一声,又拼命咬牙忍住,最后低低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唐逸边大力动,边问:“什么事儿?”

    “她说……啊……啊……她说我……啊……”齐洁终于放弃了回答的努力,咬着嘴唇低低的媚叫着,俏脸眉头紧皱,一副想哭的表情,那可怜而又娇媚的模样却是会令男人疯狂到极致。

    唐逸得意的笑了声,正准备最后的冲刺,突然,床头电话响了起来。

    唐逸有些气愤,以为是小三,接起就大声喊:“忙着呢!”

    “哥,我,我想和你说几句话。”是陈珂清脆的声音,大概被唐逸喊声吓到,声音里有了怯意。

    “不能明天再说吗?”听到是陈珂,唐逸忙放缓了语调。

    陈珂声音娇怯怯,却很坚决:“我想现在和你说,我这就去你房间。”

    “啊?”唐逸还没说话电话已经被挂掉,唐逸知道陈珂倔强起来十头牛也拦不住,再打电话去她房间也没用。

    无奈的从齐洁身上下来,却见齐洁慢慢侧过头,媚媚的看着自己,无力的道:“你……你吃珂儿吧,别……别折腾我了……”

    唐逸伸手在她腰上扭了一把:“别胡说,人家还是大姑娘呢。”

    “你先去洗手间躲一躲!”打量一下房间,唐逸无奈的说。现在唐逸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要套间,只要了一间标准间。

    拽了齐洁一把,齐洁却是实在动的力气都没有,唐逸想抱起她扔进洗手间,齐洁却仿佛看透了他的企图,掀开床上被子,钻了进去,“我……我,我不出声……”

    唐逸看她也实在没办法在洗手间站稳,总不能将她扔浴缸里吧,还是哼了一声:“装。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门铃响起,唐逸匆匆披上件睡袍。过去开了门,又飞快的跑回来,跳到床上,也钻进被子里,头靠在床头,双腿膝盖竖起。将被子撑得高高的,齐洁在他腿弯处蜷曲起来,酒店的被子本就又厚又软,加上唐逸膝盖撑起,如果不是有心。倒真看不出被子里还有一个人。

    陈珂走进来看到唐逸盖着被子就是一怔,问道:“哥,你不热吗?”

    唐逸勉强笑笑:“有些冷呢。”再看陈珂,穿了件淡黄的小裙子,身段玲珑,可爱的小花袜,黄色厚底凉鞋,一副天真少女的神态。和齐洁地妩媚比起来,是一种别样的风韵。

    其实唐逸很少用看女人地眼光看陈珂,但现在正是情浓之时,看陈珂就不免换了个角度。

    陈珂也发现唐逸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也不在意,只是大热天唐逸捂着床棉被,虽说室内空调凉爽,那也热啊,又发现唐逸脸色通红。不由得关切的道:“哥。你发烧了?是不是热伤风?”

    说着话就坐到了床头,小手摸在了唐逸额头。冰凉而柔软的小手,和烫烫的脸接触时,唐逸就是一激灵,忙将头转开,打着哈哈道:“没事,没事,倒是你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

    这声啊,却是因为唐逸火热地下体突然被一片温软湿滑包裹,唐逸眼前马上浮现出齐洁的紫唇含在下体时那迷乱而又诱惑至极的场面。

    温软的两片紫唇在轻轻蠕动,极度的舒爽令唐逸倒吸一口冷气。

    “哥,你怎么了啊?”陈珂急得不行,小手抹着唐逸额头地汗。

    “没……没什么……你,你到底有什么事?”唐逸努力平整着呼吸。

    说起来意,陈珂脸上一红,低下头,用很轻的声音说:“我,你明天就走了,我,我来看看你……”

    面前是娇羞无限的可人少女,被子里媚意入骨女人紫唇的吞吐,唐逸这个难熬啊,脑袋几乎要爆炸,强自忍耐着,听着陈珂的下文。

    “我,我就是和你告别的。”陈珂说完,突然抬头在唐逸嘴唇上吻了一下,此情此景,少女特有的芬芳和柔软的红唇带给唐逸地冲击是毁灭性的。

    双手捧住陈珂精致的小脸,用力吻了上去,陈珂开始是惊愕,接着就是欢喜,笨拙的张开红唇,任唐逸地舌头在自己嘴里挑逗。

    唐逸含着少女的芬芳,手也忍不住伸进陈珂裙子里,在陈珂光滑细腻的大腿上揉捏,陈珂惊叫一声,开始用力挣扎,却哪里争得开。

    唐逸用力搂着陈珂亲吻,大手更蹂躏着小黄裙下稍显稚嫩的身子,小腹下,紫唇温润湿滑的吞吐越来越快,强烈舒爽地刺激到了极致。

    唐逸终于“啊”了一声,下体地火热尽情奔放,紫唇的套弄还在继续,直到唐逸抱着陈珂软软瘫倒。

    陈珂用力挣脱开唐逸地怀抱,小脸通红,带着哭腔道:“你,你混蛋!”

    唐逸羞愧的低下头,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

    陈珂本来是带着少女的满腔柔情来和唐逸告别,也想将自己的初吻献给唐逸,可初吻是给了他,感觉却不是那种柔情蜜意的一吻,陈珂不傻,感觉得到唐逸刚刚对自己是男人对女人那种充满**的原始侵犯,而不是充满爱意的接吻。

    小妮子这个伤心啊,可是骂完唐逸,再看他羞愧无地的表情,又有些后悔,红着脸站了一会儿,飞也似的向外面跑去,走到门口,回头看了唐逸一眼,终究不忍心,勾起小指笑道:“我的初吻哦!”

    然后拉开门,飞快的跑掉。

    被子里,艳丽妩媚的俏脸慢慢探出,齐洁紫唇上还挂着一丝白液,媚笑道:“看你还能欺负我?”

    唐逸无语的看着她,真想叫她一声大姐。

    不过想想刚才从没体验过的刺激,唐逸又是心荡神驰,这种半吊子都称不上的三p已经如此香艳刺激,真正的三p呢?

    “喂,是不是想我和谁谁谁一起伺候你大老爷呢?”齐洁似笑非笑的看着唐逸。

    唐逸吓了一跳,忙摇头:“别胡说!”这点,死也不能承认。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