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章 再见陈珂(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四十八章 再见陈珂(下)

四十八章 再见陈珂(下)2017-11-8 23:42:41Ctrl+D 收藏本站

    海天大酒店三楼包厢,装饰华贵,唐逸在此宴请裘市长和林律师,林律师是被政府办公室打电话通知的,听说裘市长有请,林律师差点美上天,自以为是名气太大,裘市长可能会破格提拔自己进检察院或者法院,如果能混个一官半职那可比作律师强太多,毕竟现在这年月,打官司就是比门子,自己打赢的官司都是对方没啥门路的,就说宏达地产的民事案,自己多有把握的一个官司,还不是因为对方财雄势大,害得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想起来又有些恼陈珂,都是那不懂事的毛丫头,害得自己颜面扫地。

    林律师来赴宴时踌躇满志,自以为时来运转,谁知道见了裘市长,人家只是鼻孔里哼几声,又给他介绍做东的青年,林律师才知道原来今天裘市长就是牵线搭桥,开始有些气馁,后来再一想,怎么也算和市长认识了,以后多走动就是,关系不就是走出来的吗?

    唐逸说起陈珂的事,又说事情并不是她作的,只是一时情急,胡乱承认的。

    林律师这才知道是陈珂的说客,心里诧异,陈珂同学路子真野啊,竟然能劳动一市之长出面说合,以前还没注意她的来头,看来以后要对她好一些,再有案子自己可要点名去学校要她帮忙,转眼间,陈珂在他眼里已经成了香饽饽。

    那还有什么说的?林律师满口答应不再追究这件事,当然,既然不起诉陈珂,也自然没办法起诉宏达地产了。

    裘市长和唐逸倒挺谈得来,两人都是官场中人,说起话来云里雾里。听得林律师满头雾水,这俩却越聊越投机。

    林律师浅浅喝了一两杯,唐逸和裘市长倒是喝得不亦乐乎,倒好象今天是林律师请客,宴请这两位大人。

    虽然被冷落,林律师却很是自得,自己也终于上了台面了,不管是怎么上的吧,总之够面子和市长大人一起喝酒了。

    散场时唐逸送裘市长上车,顺势塞到他怀里几张商品券。那时候购物卡还没流行,不过大商场倒是有购物券,和后来的超市商场购物卡有异曲同工之妙,唐逸买了交州百货大楼十张一千元的商品券,一股脑给了裘市长。

    裘市长等回到家才有机会拿出来数了数,倒是一怔,就这点事儿就送了一万块,这姓唐的青年可以啊,值得结交,当晚自是心下大乐。竟和婆娘大战了半个小时,害得他婆娘以为他战神附体,概因裘市长已经好久是三分钟必泄了。

    唐逸没送林律师礼物,有裘市长出面,再看林律师阿谀地神情。也知道他路子不广,好打发,如果自己送他礼物倒可能适得其反,越是倨傲他越会以为自己和裘市长关系亲密,办事才会尽心尽力。

    回宾馆时已经过了十一点,唐逸也没去敲陈珂的客房,心说等明天办妥再告诉她喜讯吧。

    第二天一大早唐逸就去了宏达地产委托的霞飞律师事务所,等了半天,偷偷送给接待台秘书小姐一个红包,惹得秘书小姐朝他飞了几个媚眼。

    不一会儿。秘书小姐就喊唐先生,看来红包很管用。

    对方大律师的名字就叫刘霞飞,是名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职业套装,戴眼镜,看起来做事就极为严谨。

    开始刘律师以为唐逸是委托人,当听说唐逸是帮陈珂来求情的,她脸就拉下来了:“唐先生。你知不知道你在浪费我的时间。我最痛恨的就是污蔑我们事务所名誉的人,陈珂。我们必须告。”

    唐逸笑笑:“林律师那边已经撤回了对陈珂的诉讼,当然也就不会再诉宏达地产,何不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刘律师一脸寒霜,用力向后一靠,加重自己说话地语气:“我不管林律师他们是什么举动,我会坚持我的原则,唐先生,你请回吧。”

    唐逸皱皱眉,心说陈珂就算损坏也是损坏的宏达地产的声誉,用得着你气愤填膺吗?看来其中另有玄机。也不再多说,起身告辞。

    在公用电话亭就给裘市长拨了个电话,问裘市长能不能帮自己约宏达地产的人出来谈谈。

    裘市长犹豫了一下,问:“什么事儿?是单纯想认识他们的人还是有什么纠纷?”

    唐逸听他语气慎重,已经隐隐知道宏达地产很不一般,笑道:“有点小麻烦,很好解决,对他们来说就是举手之劳。”

    裘市长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帮你约约看,不过事情怎么解决还要看你的。”言下之意自然是人家也不见得卖他面子。

    唐逸说声谢谢挂了电话。

    回到宾馆,刚刚走出电梯,香风扑鼻,一条娇躯挂在了自己身上,转身一看,陈珂搂着自己肩膀,嘻嘻傻笑。

    唐逸申斥道:“放手,勾肩搭背成什么样子!”

    陈珂嘻嘻笑道:“我就想和你亲近呢,在延山我不敢,因为你是唐书记,在这儿,你是唐逸,我就不怕你了。”

    唐逸将她胳膊甩开,皱皱眉向自己房间走,陈珂笑嘻嘻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默默走路。

    到了唐逸房间门口,陈珂也跟着停下脚步,唐逸看看她,打开房门,陈珂已经一闪身挤了进去,还是那样的死皮赖脸,唐逸蓦然想起今生和她的第一次相会,她可不也是这样,厚着脸皮为自己挤开了李文和家的门,或者说为自己挤开了宦海之门。

    或许,这是今生她对自己地另一种爱护吧。

    唐逸感慨万千,陈珂却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多愁善感,坐在沙发上,盯着唐逸打量。

    唐逸笑道:“看什么看?”

    陈珂轻轻叹口气,“事情不顺利吧?

    唐逸愣了下,看来陈珂还是变了,不再是什么事都不过脑子的那个陈珂。

    陈珂轻声道:“我今天一直在想,唐书记去了哪里呢?为了我的事他是不是受了委屈?他是不是要和人说情,和人低声下气?……”说着说着大颗泪珠从她眼角滑落。

    唐逸怔住,忙拿起纸巾递给她,笑道:“哭什么?”

    陈珂抓起纸巾抹了几把,泪水却是越掉越多,越来越快。

    唐逸问:“怎么了?今天受委屈了吗?”一股怒气涌上心头,是谁欺负了她吗?

    陈珂用力抹着眼泪摇头:“不,不是的,在我心里,唐书记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他应该是永远高昂着头,永远高傲地对别人说“我就是唐逸,怎么样呢?”,可是,可是,为了我……我,我不要你再帮我了……”说到这儿,她再说不下去,似乎想痛哭,又用力抿着嘴忍住,用力的抹着泪水。

    唐逸怔怔看着她,过了好久,轻轻摸摸她的头,坐到了她身旁。陈珂好久后才红着眼睛对唐逸笑笑:“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唐逸捏捏她小脸,笑道:“没有,你说得对,我就是唐逸,怎么样呢?”

    陈珂笑了,泪水却顺着笑脸滚落,唐逸用手拭着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傻丫头,真是个傻丫头。”

    陈珂小脸在唐逸手上蹭了蹭,倒使得唐逸发现了自己动作的唐突,忙缩回了手。

    陈珂看着唐逸,轻声道:“我知道,你还是会为了我去和人陪笑脸,去和人示弱,我发誓,我从今天会努力,我再也不会闯祸,总有一天,我会和你一起喊,我就是唐逸,怎么样呢?”

    唐逸有些震撼,静静看着陈珂,不知道说什么,陈珂不再是那懵懂的丫头,不再是傻兮兮的少女,可是她突如其来的宣言却是那么突兀,令唐逸不知如何反应。

    陈珂笑笑,笑容凄美而华丽,就好像很多年以前。

    只是,那时的自己不敢抓她的手。

    这次呢?

    看着陈珂慢慢走出客房,唐逸胸腔好像被什么堵住,想说点什么,又那么困难。

    “陈珂,我……”好像不是自己地声音,飘渺的远在天际,又仿佛近在耳边。

    陈珂回头,笑了,勾起右手小指:“要快乐哦!”

    唐逸用力点了点头,突然起身,走上两步,将陈珂搂在了怀里,搂得很紧很紧。

    我这次不会再错过你的手!天诛地灭,又怎么样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