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章 火中取栗(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四十章 火中取栗(下)

四十章 火中取栗(下)2017-11-8 23:42:32Ctrl+D 收藏本站

    兰姐吓了一跳,本能的将红包推开,皱眉道:“你这是作啥?”

    小云妈也不由得埋怨自己这口子心太急,打圆场道:“妹妹别理他,他这人吧以为谁都和他一样市侩呢。”

    笑着在兰姐耳边道:“明天来我店里,咱姐俩好好聊聊。”又道:“我们两口子的事儿可就拜托你在唐书记面前多多美言了。”

    兰姐看着小云妈离去前嘴角意味深长的笑容,脸色变了变,心事重重的进了屋。

    唐逸坐在沙发上点了颗烟,琢磨起了周主任的事儿,姚书记放下县委办主任这个头衔的醉翁之意唐逸当然知道,不过唐逸想不明白的是他就那么有把握能将自己的人提拔到这个位置?

    今天晚上李县长和唐逸喝酒时也就这个问题作了沟通,李县长也有自己的人选,期望得到唐逸的支持,而昨天晚上,焦部长也隐晦的和唐逸交流了一下,听他话里的意思他的老同学也找过他,焦部长也急需通过一些重量级任命在县委树立自己的影响力。更令唐逸头疼的是陈达和也找到自己,据说是县委办郭副主任找了他,陈达和和郭主任交情极好,于是来帮郭主任疏通。

    一个县委办主任的位子就引得这许多人垂涎,处理的不妥的话更会令唐逸和李县长刚刚形成的松散同盟分崩离析。唐逸叹口气,在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中。想做到面面俱到太难了。

    又想起林老师调动工作地事儿,他和严书记沟通了一下。虽然知道严书记和老姚关系好,但这点事儿他应该还是会给自己面子的。谁知道严书记答应倒是很痛快地答应了,只是又和唐逸诉起苦来,原来最近市委准备组团前往美国考察,每个县有一个名额,惯例就是给一名副书记,老严就去过朝鲜等几个社会主义国家,还没见识过资本主义国家的花花世界。所以对这个名额就表现地极为热心。谁知道陶书记就是不答应。好像是准备自己带儿子出国转一圈儿,严书记就是希望唐逸能帮自己把这个名额拿下来。

    这又是一桩难事,人家老陶都准备自己去了。自己还能虎口拔牙?愣叫他改变心思?老严也太瞧得起自己了。

    正犯难,兰姐坐到了他身边,吞吞吐吐道:“唐书记,我和你说个事儿。”

    唐逸笑道:“不会是帮周主任下说辞吧。”

    难得唐书记会和自己开玩笑,兰姐妩媚一笑:“呦。我说话你听吗?”

    唐逸笑笑。拿起了茶杯。

    兰姐叹口气道:“唐书记,我想搬出去。”

    唐逸愣了下。问道:“怎么?不喜欢保姆的差事?”

    兰姐忙道:“不是不是,我就是想和宝儿搬出去住,保姆的活儿我还是会继续作的,保证不会误了唐书记的事儿。”她还真怕唐逸不用自己了。

    唐逸微微点头,问道:“有地方了?”他已经隐隐猜到兰姐为什么要搬出去,当然不会硬劝兰姐留下。

    兰姐道:“一楼西门的房子出租呢,我想租下来。”兰姐才来唐书记家没几天,就已经接待了几拨客人,心里就已经有些不自在,自己这孤儿寡母的住这里算咋回事儿?人家回去会咋议论自己?等前天见到楼下出租房屋地小广告后已经动了搬出去地心思,这一次再见到小云妈眼里那暧昧的意味,兰姐就下了决

    要说别人怎么议论自己都没关系,兰姐也不在乎这些,但可不能因为这个让宝儿受委屈,让宝儿同学戳她脊梁骨,骂她有个破鞋妈妈。

    思来想去兰姐就下了决心,楼下房租是一年一千二,兰姐盘算了下,唐书记给的买菜钱每月密下一百块还是很容易地,自己的工资还是能省下。

    唐逸点点头,道:“那成,你自己决定吧,房租钱我来出。”

    兰姐大喜,娇笑道:“谢谢唐书记。”

    接下来的几天,县委机关气氛都怪怪的,县委办主任的任命几乎牵动了所有人地心,不仅仅是事关己身地几个常委,各科室的头头脑脑都盯着呢,人人都知道,这次任命很可能是姚书记和唐书记李县长地第二次交锋,这次较量的胜负会直接影响以后延山政局的走势。

    唐逸在办公室接待了焦部长和人大刘副主任,那时候人大权力远不如十年后,人大主任多由党委一把手兼任,这也保证了一把手的权威性。至于刘主任这个副主任,就基本属于摆设了。

    唐逸不动声色的听着两个人说话,最后送了刘主任四个字:“尽力而为。”也不知道是说他唐逸会尽力而为,还是嘱咐刘主任在工作上尽力而为,总之刘主任听了很高兴,欢欢喜喜走了,焦部长却是苦笑一声,他看得出唐逸对这事不怎么上心,他也收到了风声,李县长那边准备提拔组织部副部长,一直在工作中和自己较劲的马副部长出任这个职位,焦部长心里可就犯了寻思,难道唐书记和李县长站到了一起?竟然不顾自己的感受,要提拔自己的对头?

    看得出焦部长脸上的失落,唐逸笑道:“有些事,急也急不来,顺其自然吧。”

    焦部长走后,唐逸皱起了眉头,虽然焦部长并没有发牢骚,但他那“持保留态度”的神情都写在脸上呢,支持不支持李县长?唐逸有些难以抉择,支持他,那焦部长肯定会和自己离心,说起来常委里自己最靠得住的还就焦部长一个人,而且支持了李县长无异会使李县长慢慢在党委做大。不支持李县长?刚刚结成地脆弱同盟马上就会分崩离析。自己好不容易维持的制衡陶书记地平衡就会被打破。

    有些烦躁,起身推开了办公室的窗户。老姚刚巧从他办公室前经过,看着老姚那一脸自得地冷笑。唐逸心里就是一沉,他凭什么这么自信?难道他已经得到了足够的票数?

    其实人事任命如果陶书记和唐逸,焦部长都同意的话,也不必专门拿到常委会上讨论,最多在每月一次例行的常委会上走一下过场,通报一声。但人人都知道,这次县委办主任的任命唐逸和陶书记是肯定谈不拢的。最后多半要走组织程序。最后还是要投票。

    唐逸坐回长条沙发,喝了几口冰凉的茶,很有些苦涩。

    秘书小王拎着一暖壶热水进来。拎了拎桌上地暖壶,已经空了,心里咋咋舌,唐书记喝茶真凶。

    走之前小王看似不经意地笑着说:“姚书记刚刚进了焦部长的办公室哩。”

    唐逸抬头,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笑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好。”小王好像受到了什么褒奖,欢天喜地地走了出去。

    唐逸心里却越发烦躁。自己仿佛突然陷入了一个困局,越是挣扎,越是迷雾重重,不管下一步怎么走,自己好像都会失去些什么。

    老狐狸!唐逸心里恨恨骂了句,拿起茶叶壶准备再泡一杯茶,目光突然盯在茶叶壶的壶盖上,那是一副人物画,“韩信胯下受辱”,茶叶壶是老爷子送得,原意是警醒唐逸小不忍则乱大谋,唐逸看到韩信却是猛地灵机一动,接着后背冷汗直冒,老姚可未必是为了在常委里增加一个自己人,或许他真正的意图却是令自己这一方阵脚大乱,甚至自己人反目成仇,就如同当年汉军击败楚军一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想想可不是,不管自己如何抉择,都势必会伤害到自己的同盟,势必会和一些盟友起了隔阂,而且说不准老狐狸此刻就在左右逢源,说不定最后还真的拿到足够地票数通过他地人选,进而重新树立他的威信,自己这方却是会随着这次常委会地召开变得同床异梦,最后分崩离析。

    唐逸叹口气,靠到了沙发上,理着繁乱的头绪,想着这些天的人和事儿,一直到下班,还是想不出什么两全其美的法子。在县委大院门口更遇到姚书记,看到他脸上的冷笑,唐逸又是一阵烦闷,难道,自己真就被这老狐狸困死了?回到家,兰姐却是兴高采烈的哼着小曲听音乐呢,看她那紧绷绷的小红裤子下,一双雪白的脚丫踩在茶几上跟着音乐颤动,美得好像磕了,

    根本没听到唐逸的脚步声,直到唐逸闷闷坐到沙发上,兰姐才惊觉,忙不迭穿上拖鞋,小跑过去关了音乐,回来问唐逸:“晚上吃点啥?”

    唐逸看着她那雪白的毛衣,皱眉道:“真不会搭配衣服。”其实红裤子白毛衣固然有点不搭调,但兰姐一直都是俊俏小媳妇的打扮,现在的装扮倒也别有一番风流,就是唐逸现在心里有些烦,看东西也就有点不顺眼。

    兰姐却不生气,娇笑道:“呦,你说我这身打扮不好看吗?还以为你一直当我是木头呢。”

    又道:“这是我在周主任爱人的店里选的,我可给钱了,就是打了个九折。”

    唐逸一怔,问道:“你说谁?”

    兰姐眨着妩媚的大眼睛道:“周主任爱人啊,你不记得了,前几天刚来过的。”

    唐逸怔了半晌,突然笑了起来,猛地站起身,笑道:“周主任?我怎么就没想起他呢?好,好,好啊,你老狐狸暗度陈仓,我唐逸就不会么?”兴奋的来回踱了几步,看着兰姐那俏丽的脸蛋,就觉得分外可爱,突然伸手在她脸上扭了一把,笑道:“这次记你一功!”兰姐呀一声惊叫,吓得退了几步,却见唐逸已经拿起了电话,兰姐摸着自己的脸,还以为自己做梦呢。用力捏了几下,很痛。这才确信不是梦境,唐书记真的在自己脸上扭了一把。再看唐逸,拨号间脸上地笑容已经慢慢散去,又恢复了往日那沉稳的表情,心知唐书记是一时兴奋,不过为啥要调戏我呢?你又不会真地看上我!兰姐觉得吃了亏,偷偷瞪了唐逸几眼,也不敢张嘴要公道。只好心里嘀咕着去准备饭菜。

    唐逸拨通了周主任的电话。听到唐逸地声音周主任说话就有些发抖,唐逸和他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工作,最后很随意的道:“周主任。你需要和陶书记多沟通嘛,就算你为政府负责,党委的意见你还是要听一听的。”

    放下电话,唐逸慢慢闭起了眼睛,话是点到了。周主任听不听得懂就是他的事儿了。

    饭桌上。兰姐不时摸自己的脸,想提醒唐逸些什么。却被唐逸一句:“兰姐,别教坏小孩子,饭桌上摸脸不是好习惯。”气得差点闭过气去,却见唐逸是一脸严肃地批评自己,只好乖乖答应一声,和宝儿一样乖宝宝似地端起饭碗吃饭。

    在即将召开常委会的前一天,唐逸来到陶书记办公室进行例行的碰头,两人谈了谈近期地工作,最后当然就谈到了县委办主任人选的任命上,陶书记知道这次人事权事关重大,唐逸是断然不会赞同自己的意见,还是例行公事的提了一嘴:“唐书记,我有几名合适的人选,你要不要听听?”

    唐逸地反应却出乎陶书记地预料,“成啊,我也正挠头呢,县委办是个很重要的部门,这次够资历,够水平担任这个职位地同志又不少,实在难以取舍呢。”说着有些烦恼的坐到了沙发上。

    陶书记心里暗笑,知道唐逸那几个人肯定是自己斗得不亦乐乎,令他大伤脑筋。

    他本来是乐得看唐逸笑话的,但看唐逸心事重重的样子心里倒是一动,很随意的道:“唐书记,有时候吧,想收获就要先学会放弃。”

    唐逸看样子错愕了一下,然后似乎琢磨起陶书记的话,有些入神。

    过了一会儿,唐逸眼睛一亮,好像想通了的样子,笑着对陶书记道:“谢谢陶书记指点,令我茅塞顿开啊。”

    陶书记笑笑,又道:“那我就说说这几个人选?”他点给唐逸这句话固然是点了点唐逸,好似是善意提醒唐逸不必非抓着这次人事权不放,不然只怕得不偿失,实际上老陶却是见唐逸没什么决断,就起了私心。

    本来陶书记是答应老姚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支持他的人坐上县委办主任的位子,甚至如果常委会没得到自己满意的结果,他会不惜破釜沉舟,用党委书记的强权否决掉这一决议,当时的党委,虽说可能出现一把手书记影响力衰弱的情况,但一把手就是一把手,他如果执意通过一项动议,就算大多数人持保留意见,决议还是会通过,只不过长久以往,这位一把手的威信也就会荡然无存,在上级部门的考核中也会得到极差的印象,仕途估计也就到了尽头。

    陶书记本来是下定决心支持老姚的,但见唐逸似乎也在左右为难,他就动了私心,县委办是个重量级部门,难得老姚肯主动放下这个摊子,陶书记又如何不想据为已有?只不过开始是抱着坐山观虎斗的态度才支持老姚,但唐逸如果另有心思他可不会和老姚客气。

    陶书记说得第一个人选就是姚书记推荐的人,唐逸果然大摇其头,陶书记一笑,道:“那唐书记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没?”

    唐逸道:“除了陈主任,陶书记难道就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陶书记又说了一个人名,这是陶书记比较亲近的人。唐逸却又是摇了摇头,道:“他的资历还不够吧?”

    陶书记也知道自己提议那人确实难以服众,如果唐逸答应自己还可以强行通过,唐逸不答应自己也不必一条道走到黑。

    思索了一会儿,道:“我心目中倒是有个最佳的人选,政府办的周主任你应该知道,你觉得这人怎么样?”

    周主任前几天登了陶书记的门儿,两口子说话乖巧,倒也颇得陶书记欣赏,不过因为陶书记已经应了老姚,对周主任的态度就是含糊其辞,装糊涂,心里却是有了计较,如果周主任还继续和自己走动呢,过些日子就提拔提拔他,不能让同志冷了心嘛。不想眼前县委办眼看就可以提拔自己的人,本来没啥合适人选的陶书记倒是想起了他。

    唐逸心里一笑,面上作出一副沉思的表情,最后终于点了点头:“我赞成陶书记的意见。”

    陶书记大喜,笑着说:“那就好,那明天的常委会我就宣布。”至于老姚那儿,陶书记早想好了说辞,当然就是和唐逸李县长妥协的结果,至于老姚的不满陶书记也只有慢慢平息。

    唐逸走之前问了句:“陶书记,严书记去美国考察的事是不是该定了?”

    陶书记愣了一下,转而知道这是唐逸支持自己的交换条件,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

    唐逸回了自己办公室,却是会心一笑,想收获要学会放弃吗?这道理我却是早懂了,而且比你老陶理解得更彻底。

    拿起电话拨通了周主任的号儿,含糊其辞的勉励了周主任几句,然后挂了电话,周主任挂了电话就有些激动,虽然唐书记没明说,但周主任感觉的到,似乎县委办主任的位子已经定了,而且应该就是自己。

    想起那天登陶书记的门,陶书记含糊其辞的样子,周主任以为已经没希望了,没想到唐书记就是高,不知道怎么运作了一下这主任的帽子就戴在了自己头上。

    周主任虽然激动,却知道不到明天常委会,事情就没有定音,所以他勉力压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埋头工作,只是写稿子时钢笔不时划破稿纸,害得旁边汇报工作的文员都是莫名其妙。

    唐逸挂了周主任电话后,又拿起电话给李县长和焦部长各打了个电话,李县长开始听说唐逸同意了陶书记的人选,确实有些生气,但听说人选不是姚书记的人,而且是陶书记执意拍板的决定后,李县长倒也有些释然,想起这次老姚自己放权,反而偷鸡不着蚀把米,对自己的人选落选也就一笑而过。

    焦部长更是有些感动,以为唐逸为了他不惜开罪李县长,对自己早先腹里的怨言深深后悔。

    唐逸此时却泡了一杯热茶,美美品了一口,好香。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