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章 熟人来访-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三十七章 熟人来访

三十七章 熟人来访2017-11-8 23:42:29Ctrl+D 收藏本站

    这天晚上唐逸下班回到家,却见宝儿嘟着嘴坐在客厅沙发上,脸上还有泪痕,兰姐怒气冲冲站在宝儿身前,毛衣袖子挽到胳膊肘,露出藕一般雪白的胳膊,正扬起手臂,准备给宝儿一巴掌,唐逸沉声道:“住手。”

    兰姐讪讪放下胳膊,却有些不甘的道:“唐书记你不知道这孩子多淘气,第一天上学就和班上同学打架,老师明天要见家长呢。”

    宝儿今天正式在实验小学报道,兰姐也多了个活儿,接送她上下学,为这个还专门买了辆自行车,其实唐逸上班完全可以带着宝儿,去实验小学也不过是多拐个弯,不过为了让宝儿能和普通孩子一样健康的成长,不让她小小年纪就被人奉承讨好,学得势利样,唐逸才让兰姐每日接送她上下学。

    听到宝儿第一天就和同学打架,唐逸笑了,走过去坐到宝儿身边,问道:“谁欺负咱家宝儿了?告诉叔叔,叔叔去打他屁股。”

    宝儿撅着嘴生闷气,理也不理唐逸,唐逸看得好笑,忍不住在她小脸上拧了一把,笑道:“小受气包。”宝儿气得扭过小脑袋,给他个后脑勺。

    正准备再问她,门铃响了起来,这还是兰姐她们来之后第一次来客人,兰姐就有些慌乱,拎着不情不愿的宝儿就将她塞进了内屋,唐逸心说多半是李安,估计是想挽回自己对他的看法吧,对兰姐笑道:“别慌,多半是熟人,开门吧。”

    兰姐拉开门,门外是一男一女,男的国字脸,很精神的一个中年人,女的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也就三十多岁年纪。

    看到兰姐中年男人错愕了一下,随即问道:“这里,是唐书记家吗?”

    兰姐看着男人的派头就知道是领导,忙陪笑道:“是,是,二位请进。”

    唐逸看到进来的一男一女却是怔住,两个人自己都认识,男人是武装部李部长,女的更是意想不到,竟然是电大辅导员林老师。

    唐逸心说他们怎么会认识,还一起找上了门?心中狐疑,脸上挂笑走过去和李部长握手:“李部长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

    又对林老师点头笑道:“你好。”

    林老师猛然在唐书记家见到唐逸,已经够令她吃惊了,再听林部长口口声声唐书记唐书记的,更是满心惊骇,他,怎么会是县委唐书记?但见唐逸不说认识自己,她也只好装糊涂。

    李部长介绍道:“唐书记,这是电大林老师,青岛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在执教上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是我县不可多得的人才哦。”

    唐逸笑笑,请李部长和林老师进了客厅,坐到沙发上,兰姐心思玲珑,为李部长泡了杯浓茶,给林老师却是送上一杯果汁,想来女人没几个喜欢喝茶的。

    送茶时李部长和林老师都忙站起来接着,李部长更客气的说:“谢谢。“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兰姐,唐逸笑道:”她是我女朋友的姐姐,孤儿寡母的暂时住我这里,顺便照顾我的生活。”索性干姐姐的干字也去掉了。

    李部长恍然,深有感触的道:“唐书记为了延山殚精竭虑,每日没黑日没白天的忙,说是鞠躬尽瘁一点也不为过,要我说,对处一级的干部,保姆费也应该尽早落实,尤其是很多基层处级干部,孤身一人来异地工作,比省市领导还要累得多,却没有家人照顾,你说家人跟着吧,工作还是个问题,所以我觉得基层异地干部更应该特殊照顾,不能让我们的一线基层领导有后顾之忧嘛。”说着诚恳的对兰姐道:“唐书记就劳烦您多照顾了,没办法,谁叫我们基层领导很多政策还没有落实呢,人民公仆,人民公仆,咱们这些公仆的家人又有几个不辛苦的?都跟着劳心劳力,就当为国家作贡献了,为子孙后代多出份力吧。”

    兰姐听得云里雾里的,也没大听明白,就知道他说自己辛苦呢,心里就纳闷,自己的日子多舒服,吃饱了睡,睡足了吃,看看电视,溜溜市场,简直就是自己以前梦寐以求的日子,怎么就辛苦了?那不辛苦得怎么过日子?

    “兰姐,你看你的电视。”为了表示对兰姐的尊重,突出她是自己姐姐的身份,唐逸特意说了这么一嘴,兰姐笑道:“不看了,你们说正事儿。”将电视关了,偏偏她又是个好事的性子,也不走开,在那儿剥桔子,削苹果,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

    李部长知道唐书记习惯直来直去,客套了几句话后就说明了来意:“唐书记,过了春节党校准备上个经济学课程,听说会招聘几名教师,林老师打了两次报告,都被驳了回来,她可是我县恢复高考制度后第一批中专毕业生啊,后来又自修了本科课程,可以说是教育战线的尖兵,我觉得,这样的人才我们要珍惜啊,人才外流的弊端也是唐书记您反复强调的,我觉得县委党校在这件事上处理的有些不妥。”

    唐逸笑着摆摆手:“也不能这么说,严书记这人我知道,一向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如果他将林老师的工作放一放,就肯定有他放的道理。”严书记分管党校青年团等事宜,也兼任党校校长,和老姚关系不错,要说李部长找自己的事儿不是啥大事儿,按理说李部长怎么也是县委常委,调动一名完全够资历的教师进党校,也就是打声招呼的事儿,既然找到了自己,那就是老严故意刁难他。

    李部长滞了滞,心说唐书记以前那混样还真是装出来的,常委会立威后果然就是另一种神气了,于是陪笑道:“唐书记,那你说这事儿怎么办?难道林老师这样的好同志就一直放在电大?怕是委屈了人才啊。”

    从进了门林老师就一直偷偷打量唐逸,半个月前她就得到了信儿,党校要增设经济学课程,打了两次调职报告,都被驳了回来,本来也不报啥希望了,那天和李胖子闲聊时随便提了一嘴,李胖子是个热心肠,满口打包票,又带她去自己叔叔家走关系,林老师倒是吃了一惊,李胖子也不是就知道吹牛,原来他还有个县委常委的叔叔。

    本来李部长就够威严了,林老师在他面前还真有些拘束,令林老师更想不到的还在后面,平日不言不语的学生,一跃成为了日常李胖子吹牛时经常提到的县委书记,想起几个学员谈论县委秘闻时唐逸就在旁边,林老师就是一阵后怕,幸亏自己没说啥出格的话,要不说古人说隔墙有耳呢,这话还真是不能随便乱说。

    听到李部长帮自己说话,唐逸轻轻巧巧就来了句“严书记放一放肯定有放的道理”心里不由得有些不是滋味儿,再怎么说,也算认识吧,哪能一点弯儿都不打的就回绝呢,就算说考虑考虑自己也有个台阶下啊。

    可能因为认识唐逸吧,林老师就突兀的插了一嘴:“唐书记,李部长,其实我在电大也挺好的,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

    李部长愕然,心说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唐逸轻笑道:“林老师有些怨气嘛,这可不是干工作的态度,党校的老师更要觉悟高,立场坚定,不能因为不理解组织的安排就怨天尤人嘛。”

    林老师被唐逸批评的满脸通红,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面前的青年可不是电大时的学员身份,容不得自己放肆,拿起果汁却没喝,将杯子放到茶几上,又拿起来,很窘迫的模样。

    唐逸喝了几口茶水,将茶杯放到桌上,放缓了语调:“当然,林老师教学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我也是林老师的学生嘛。”

    李部长一愣,唐逸笑道:“这件事还请李部长和林老师保密,我想安安稳稳读下电大文凭。”

    “至于林老师的工作,党校也确实需要林老师这样的人才,不过毕竟是严书记负责的,我也就是负责打个招呼,成不成的还要看严书记的意见。”

    李部长心里一笑,唐书记还真卖自己面子。他本来就是想借这事儿和唐逸套套近乎,另外也是试探下唐逸对自己的态度,今天得到的答复可谓很圆满了。

    林老师却是有些懵,唐书记前面说得冠冕堂皇,本来以为他是婉拒呢,谁知道后面一个“当然”又把这事儿应下了,直到出了唐逸家门还是迷迷糊糊的,最后心里自嘲的一笑,大概只要是领导就喜欢卖弄高深吧,年青的唐书记也不例外。虽然不知道唐逸到底是因为李部长的面子还是因为认识自己答应了这事儿,心里还是挺感激他的。

    李部长问起林老师,知道唐逸和自己侄子是同期学员后出了一脑门冷汗,他那侄子他知道,嘴里能跑火车,啥都敢往外倒,心说回去一定要点点他,让他在电大安分点。

    兰姐送他俩出门后得意洋洋的回了屋,李部长在门口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武装部部长,还告诉兰姐有什么苦难不好找唐书记解决的话尽可以找他,兰姐就有些小得意,想不到县委的大人物都对自己客客气气的,哼,牛家铺子那几个喜欢嚼舌头的婆娘以前不是瞧不起自己吗?现在知道这码事吓她们个跟斗。

    得意洋洋哼着小曲进了屋,看着唐逸就格外顺眼,殷勤的走过去送上妩媚的笑脸:“唐书记,我再给你煮点夜宵?”

    唐逸笑笑:“你还是去看看宝儿吧,问问她为什么和同学打架,也别尽怪她,我看宝儿不是调皮孩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