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章 诈唬(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三十六章 诈唬(下)

三十六章 诈唬(下)2017-11-8 23:42:27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听着军子述说,轻轻笑了,这就是他要的结果,说起李科长这种握有些小权利,在国家机器里多多少少有点小人脉的政府事业机关的文员,对公安系统并不怎么惧怕,没准还会和公安干警耍个小脾气,吹几句小牛啥的,绝对不会老老实实接受盘查,何况如果他背后还有人,盘查他无疑会打草惊蛇。但这种文员最怕的就是那些横起来不要命的大痞子,所以他才想到和军子布这么个局,诳他一下,正如唐逸预料,收到了奇效。

    “军子,看他像个会报复的主儿不?”

    军子笑笑道:“就他那熊样,我刚唬了他几句,吓得没尿了裤子。”却不知道李科长裤裆里早就湿漉漉一片。

    “不管怎么说,小心些,这人啊,别看现在装孙子,没准缓过来就咬你一口,以后你多注意点儿,尽量别去招商局,免得和他照面,过些日子这事情平息了再说。”

    军子点点头。

    唐逸又道:“接下来胡小玲就交给你了,看来这事儿就是她作得,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主脑。”唐逸刚给李安打了个电话,果然李安出去一打听,取钱那天下午胡小玲去过招商局。

    唐逸也就将事情大概讲给了军子,又道:“你找到她,就说是李安的人,问她那天到底作了些什么?”随即又失笑,对付市井女人,那些痞子经验可不是一般的丰富吧。

    军子走后,唐逸坐得有些无聊,于是来到隔壁的包间,刚才占据了人家姚小红的办公室,姚小红只好躲进一间包厢看电视消磨时间,毕竟自己“偷汉子”了,要闭门思过,不能转眼就被李科长看到自己在笑眯眯招待客人。

    看到唐逸走进包间,姚小红娇笑道:“刚才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军子真要打我呢。”

    唐逸道:“哪能呢?回头他姐还不吃了他?”坐到姚小红对面的沙发上,自己倒了一杯橙汁,问道:“最近生意怎么样?”

    姚小红盘着腿坐在沙发里,正在看琼瑶剧《青青河边草》,被唐逸挡住视线,不由撅嘴道:“哎呀你,怎么我去哪你追到哪儿?”

    唐逸笑笑,拿着果汁坐到了角落,姚小红却是吓了一跳,她刚刚正看电视剧看得上瘾,说话也没过脑子,等想起面前人是谁以后,不由得吐吐舌头,心说他倒是好脾气。

    姚小红深悉人情世故,自然不会问唐逸和军子在策划什么事,只是笑着道:“唐书记,对不起啊,要不,你坐这边儿来?”若是别人,姚小红会接着打趣一句“怎么看你像受气包似的“,对唐逸却是不敢,不过想起受气包这个词藻能用在唐逸身上,倒是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唐逸摇摇头,那付沉稳的派头马上将姚小红刚刚升起的戏谑之心压下,姚小红偷偷叹口气,齐洁平时和他在一起也是这般无趣吗?真是苦了她了,要不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呢?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虽然外表风光,实际却不见得幸福。

    唐逸喝了几口果汁,将杯子放到茶几上,对姚小红道:“过几天市里有个联合检查娱乐场所的行动,你多注意点儿,别在风口上出什么事儿。”

    姚小红早从陈达和那里收到了风,笑着点头:“放心吧,我有分寸。”

    唐逸点点头,起身走了出去,本来是想和姚小红聊几句齐洁,寥解相思之苦,恋爱时没有个知心朋友诉苦,什么话都憋在心里的那种滋味普通人是体会不到的,不过在姚小红面前一坐,唐逸已经知道她不是自己应该聊天的对象,出了包间,带上包厢的门,唐逸靠在墙上叹了口气,或许,坐到这个位子后就再也不会有真正的知心朋友了,官员都是很寂寞的吧?

    ……

    军子回到夜朦胧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带来的消息却令唐逸啼笑皆非。

    军子几个人守在胡小玲娘家门口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将唱着小曲出来倒水的胡小玲堵住,拉上车,面包开到荒郊野外,匕首在脖子上一架,胡小玲已经吓得哭天抢地,再听军子报上字号,马上以为是李安找的亡命徒,一股脑将自己的事抖了出来。

    胡小玲确实是故意接近李安的,不过李科长并不知情,指使她的人是她的姘头招商局顾副局长,顾副局长本来的意图只是指望胡小玲能从李安嘴里套套话,作为一枚长期的棋子使用,让胡小玲拿到李安保险柜和办公室钥匙的也是他,大概是准备以后发力扳倒李安时用的,没想到胡小玲这人胆子大,又贪心,那天李科长住院,她照顾李科长时,李科长发牢骚,言道今天回不去怕是李局长的钱进不了财务,担心李安对自己有看法,抱怨自己的肠胃不争气。

    胡小玲一听却是动了心,于是找借口去了趟招商局,没想到偏偏就有机会溜进李安的办公室,拿了钱就回了娘家藏好,想来李安就算猜到是自己作得也不敢报警,她这两天就琢磨如果李安猜到是她干的,找她私了该怎么拖延,要说这么一大笔钱她拿着还真有点不踏实,这些天正与娘家在南方做生意的哥哥联系,准备带着钱远走高飞。

    谁知道就在联系好了人,准备第二天飞去深圳时,几个亡命之徒找到了她,她做梦也没想到李安会来这么一手儿,几名大痞子在她身上毛手毛脚她还能忍受,但匕首在脸上画圈儿她可就吓得慌了神,一口气将自己知道的全抖了出来。

    听了前因后果,唐逸叹口气,幸好事情不像自己想得那么糟,李安运气不错,那婆娘为了钱早早漏了底儿,如果以后真有啥机密文件被那婆娘偷去,被人在外面操作一下,李安这局长也就算做到头儿了。

    顾副局长?那不是老姚提拔的人吗?唐逸皱皱眉,里面估计多少也有老姚的因素在里面,看来他是真想将自己斗下去啊。恩,胡小玲这枚棋子自己倒可以利用下。

    军子将一个大纸袋放到了桌上:“哥,你数数,这是十万块,胡小玲还没动。”

    唐逸微微点头,知道军子肯定数过了,也不再动它,琢磨了一会儿问道:“你觉得胡小玲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军子一笑:“贪财,风骚,只要是女人的缺点我看她都沾边儿。”

    唐逸笑笑,贪财吗?有点意思。

    想了想又问道:“你那几个朋友嘴巴严吧?”痞子们自然不知道事件的主谋是这么一位大人物,但被他们听去招商局李安顾局长等一些秘闻,还有这件桃色偷钱事件,如果泄露出去对招商局班子的影响可不大好,不管怎么说,招商局的设立也是自己的提议,更是自己很有用场的工具,当然要维护它的正常运转。

    军子笑道:“哥,你放心吧,他们和我是过命的交情。”

    唐逸本想再嘱咐军子离他们远点儿,听着这几个痞子做事的风格可不是小混混,已经有点黑社会的性质,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心中失笑,黑社会在政客眼里还真的就是夜壶,用得时候很爽,用完就恨不得踢得越远越好,自己可不也是这样?

    以前骂军子是因为军子那种混社会的方法是属于被人使的那杆枪,这小半年,军子的隐忍令唐逸很满意,知道他已经受到触动,有了自己的想法,也不用自己事事提点,也就没有多说,只说了句:“做事多留个心眼儿。”

    军子会意点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